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九十三章

  王磊被王强略显得几分癫狂的样子弄得一头雾水, 还没等他细问,就见那头又松开了他, 从床上猛地跳了下来, 赤着脚一路就小跑到了王华祥的房间。

  王磊紧跟着走了过去, 见那头翻箱倒柜地将王华祥的整个房间搜摸了一遍,直到最后从床垫底下摸出了一个薄薄的布袋子,王强脸上才露出了一点松了口气的表情来。

  将布袋子一手扯开,把里面装着的银行卡和几张定期存款单子一齐倒出来往自己的口袋里装了, 然后对着王磊做了一个深呼吸:“具体的事情之后我们再说, 现在我们带着你妈先出去。”

  王磊觉得更是奇怪,他皱着眉头道:“外面这会儿又是刮风又是打雷的,马上就要下暴雨了,在家里呆着好好的, 你要出去干什么?——谁来了?什么陪葬, 爸你都在说什么?”

  “问问问, 有什么好问的,我让你走就快点走!我是你爸难道还会害你吗!”

  王强这会儿心里憋闷的厉害,耳边有惊雷不断炸响,像是有一把锤子一下一下地砸在他的脑袋上似的,疼得他整个人都焦躁不已。

  再抬头看了一眼时间, 已经过了五点半了。外面的天色暗沉得夜晚似乎已经没了什么差别, 尽管看见了自己的妻子和儿子都用一种说不出的古怪眼神望着他, 但是这会儿他却也是没有耐心再解释什么, 对着那头怒声吼了一句“不想死的话就快跟上”, 再然后拿了车钥匙便步履匆匆地出了门。

  王强虽然不能说完全是个慈父,但是平常在王磊面前肯定也是从来都没有展现过这么个满身戾气的模样。他像是被什么逼急了一般,整个人看起来焦躁得几乎显现出来了一点神经质,让人看着无端地就觉得有些可怕。

  刘敏显然是被这样异常的丈夫吓得不轻,她一张脸煞白求助似的看了看自己的儿子,那头脸上虽然也是疑惑,但是到底最后还是安慰性地拍了拍刘敏的肩膀,找了个理由强行解释道:“大概爸他是做了什么噩梦,心情不好吧……我们先跟着下去,反正妈你也要去医院,这下也正好让爸开车送我们过去。”

  刘敏抿了一下唇,想了想也还是点了点头,随手拿了一把伞然后便同王磊一起走了下去。

  楼下王强已经开着车在街口等着了,见到那头两个人下了楼,便一个劲儿地按着喇叭提醒他们上车。王磊扶着刘敏坐到了后车座,自己因为不太放心王强的状态,想了想还是去王强旁边的副驾驶位坐了。

  然而这边他刚刚关上车门,都还没来得及系安全带,身边的王强就一脚油门踩下去,迅速地开着车逃一般地向着外面驶去。

  王磊被这巨大的惯性扯得整个身子往后一倒,低低地骂了一声,这会儿再侧头看着王强紧绷着的侧脸,心底是真的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爸,你到底怎么了?好好的,大晚上你发什么疯啊?”

  王强却并没有立即作声,他的一双眼直勾勾地看着正前方,手将方向盘抓的极紧,看上去似乎是正处于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

  刘敏坐在后车座也能感觉到整个车子里头弥漫着的诡异气氛,她稍稍往前倾了一点,轻轻拍了拍驾驶位的座椅,试图缓和一下王强的情绪:“老王你干什么,你看看,都把孩子给吓着了。你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儿了?”

  前面还是一言不发,脚下一直踩着油门,直到一直开出了自己的小区,一路开到了外面的街道上,他的喉咙滚动了一下,这才发出了略有些变调的声音来。

  “那个姓伍的小子……我亲眼看到的,他来找我们了。”

  这话一说出口,他身旁的王磊还是一头雾水的样子,但是坐在后座位上的刘敏却像是明白过来什么似的。

  她想起了刚才在客厅看到的那莫名出现的半截身影和茶几下的那残缺不全的面孔,像是之前还不明晰的东西顿时在这一瞬间变得明朗了起来,她一张本来就因为失血过多而显得苍白的脸顿时又青了三分。

  她整个人重心不稳似的晃了晃,一手攥住了前面的椅子尖声惊叫道:“你说什么?这不可能!”

  本来还想问问“姓伍的小子”究竟是谁的王磊被刘敏这过激的反应吓得微微一怔,随即拧着眉头回头望过去:“妈,你也知道?”

  刘敏往王磊的方向看过去,但是两方视线相触的一瞬间却又像是逃避似的微微将脑袋向下面偏了偏,再开口的时候声音就显得有些含糊:“知道什么?我就、就随口一说,我能知道什么。”

  外面的雷声更大了,雷电亮得甚至都有些刺眼,一道道地劈下来,仿佛就落在自己面前似的。

  风也狂乱地从另一头朝他们的方向席卷而来,路边的行道树被吹得“呼啦啦”地响,有稍细些的树枝被风猛地吹断了,便顺着风往马路上砸了去。

  那一节带着茂密绿叶的树枝仿佛从天而降,正巧卡在了王强车窗的正中央,油绿的叶子糊在眼前的车窗上,视线瞬间就被遮去了一块。

  乌云在空中堆积了一天,这会儿随着电闪雷鸣,氤氲了许久的暴雨终于在这一瞬间倾盆而下。

  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砸在车子上发出沉闷的声响,四面的车窗玻璃也很快就被雨水糊了起来。王强连忙开了雨刮器,只是左边那一侧的雨刮器恰好被之前的那根树枝卡的死死的,这会儿竟是一动也不能动。

  王磊没有注意前面的情况,他依旧侧着头往后看着刘敏。他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对于那头的闪烁其词显然是不怎么相信的。

  心里隐约闪现了一个猜测,他刚准备再问些什么,却突然感觉整个车子猛地往前一冲,身边刺耳的紧急刹车猛地就响了起来。

  他没有系安全带,在这种急刹车的情况下整个人几乎是被甩出去似的撞上了前面的挡风玻璃。骨头在这样高速的碰撞下像是被挪了位一样的疼痛,他低低地呻.吟一声,有些恼火地侧头看着面如土色的王强,低吼道:“爸,你干什么?!”

  王强却是嘴唇哆嗦了好半天,才低低地道:“我……我好像是撞了人了。”

  他这话一说出来,整车的人都忍不住愣了愣。王磊透过被雨晕得一塌糊涂地车窗往外望了望,也有些害怕了:“那、那现在怎么办?”

  王强心底慌得厉害,下意识就想重新打火往前面开,王磊倒是赶紧把人拉住了,声音带着点颤:“不能跑,不能跑……跑了就是肇事逃逸,被抓到了得坐牢的!”

  王强慌慌张张地从车里摸出一根烟往嘴里塞着,点了好几次火勉强将烟点燃了,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点了点头,对着车里的另两人道:“我先下去看看。”

  外面的雨大的吓人,像是天都被戳破了似的,雨水砸在身上“噼里啪啦”地,都让人觉得有些疼痛了。

  他颤抖着往前走了几步,只见一个矮小单薄的老人正趴在地面上,雨水不断地往下落着,将地上原本浓稠的血很快就成了一大片。

  他背对着他,王强并不能看见他的脸,就着车子的灯光,他只能看到那熟悉的衣服和那一头全白的头发。

  嗅着那混合着雨水味道的血腥气,一种强烈的晕眩和呕吐感涌了上来,他颤抖着走过去跪在那具身体的旁边,哆嗦着手将人整个儿翻了过来,然后看着眼前那张无比熟悉的脸,王强终于忍不住惨叫了起来。

  王华祥倒是似乎还有一点意识。

  他眼珠子看着王强的方向微微地转动着,喉咙里发出“嗬嗬”地响动,像是已经年久失修的风箱似的鼓着风,随着他每一次挣扎着想要发声他的嘴巴里不停地往外冒出一股血沫。

  “爸,爸你怎么会在这?爸,你别吓我啊。”

  王强的全身被雨打的透湿,一张脸上也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看起来五十岁的人竟然很有几分凄惨。

  王华祥这会儿已经没有力气说出完整的话了,他的眼睛瞪着王强的身后,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景象似的,他的手拼命地试图抬起,但是最终只是挣扎了一下,随即又软弱无力地垂了下来,呼吸已经停止了,只是眼睛却还是睁着的,直勾勾的朝着某个方向,印照着最后还透露出来的恐惧。

  身后王磊也打着伞走了过来,声音通过雨幕传过来显得有些失真:“爸,情况怎么样了?”

  王强身子猛地抖了抖,转过身看着王磊的时候整个人的精神都有些不太对了。

  “……死了。”

  王磊离得远,没能确切看到那边的情况,乍一听到王强说撞死了人,脚下的步子也是忍不住顿了顿,好一会儿才涩着嗓子道:“那……怎么办?在这里等着报警,还需要再打一下急救电话吗?”

  王强瘫坐在地上,嘴里低低地嘀咕:“报应,这是报应……碰瓷碰了这么多年都好好的,最后竟然被我撞死了,哈哈哈,这是报应!”

  王磊看着那头神神叨叨地,像是已经情绪完全崩盘了,心里不禁生起了些异样。绕过王强又往那边走了几步看了看,等到看到了那头被撞死的人的脸,他的脸色才陡然一变,手上的伞几乎都要拿不住了:“爸……爸?爷、爷爷他……?!”

  王强面色灰败,他又在雨里坐了一会儿,然后将王华祥的尸体整个儿抱起来,朝着自己的车子走过去,然后将尸体整个儿塞进了后车厢里。

  王磊在后面跌跌撞撞地跟着,看着王强将王华祥的尸体塞进了后车厢,又重新拉开车门进了驾驶座,整个人有点崩溃:“爸,爸!你难道就这么走了?我、我们可是——”

  “不然还能怎么样?报警跟警察说我把你爷爷撞死了然后让我进局子吃牢饭吗?”王强的一双眼通红,趴在方向盘上朝着王磊就怒吼了起来。

  车子里头已经被这一系列状况弄得有些回不过神来的刘敏先是疑惑地往后备箱的方向看了一眼,等到听清了前面父子两的对话,整个人一愣,随即才惊叫着道:“你们撞得是爸?你们把爸给撞死了?!”

  本来就已经精神紧绷到一个临界值,这会儿再听着刘敏在后面大呼小叫,王强整个人瞬间就爆发了。他用力地砸着方向盘,扯着嗓子吼:“闭嘴,你们都他妈给我闭嘴!”又看一眼王磊,眼底还翻涌着一种混合着一点疲惫和惶恐的戾气,“我做什么事还用不着你教!他已经开始行动了,你爷爷是第一个,马上就要到我们了……马上就是我们了……上车,快上车!”

  王磊觉得这会儿的王强可能已经疯了,但是毕竟现在正下着暴雨,他们停的地方又偏僻,就算是不上车他的确也没什么更好的去处了,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收了伞重新坐回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系上了安全带,他这会儿终于忍不住地朝着车内的另两人逼问了起来:“‘姓伍的小子’到底是谁?谁要报复我们,为什么要报复我们?什么第一个第二个的,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刘敏已经被这一连串的变故弄得六神无主,她看看后车座的方向,一想着车里这会儿装了一具尸体,整个身子就不由自主地发着抖。

  手上的伤口还是没能止住血,那血一滴一滴地从伤口氤氲出来,将白色的纱布已经完全地染成了红色。粘稠的血腥味一点一点地在狭窄的车厢里蔓延着,熏得人脑子发晕。

  她本来意识就已经不大清醒,这会儿再听着自家儿子的逼问,更觉得脑子里像是塞了一团棉絮,胸口里像是有什么堵着似的喘不过来气,嗫喏好一会儿,把视线低垂下来,什么也没能说出来。

  但王强那边却是与刘敏的态度截然相反,他像是被王华祥的死彻底刺激了一般,先是古怪地笑了一会儿,随即瞥了身旁的王磊一眼,哑着嗓子开了口:“磊磊,你以为你这么些年吃好的、穿好的、用好的……那些钱咱们家是怎么来的?”

  王磊一怔,嘴巴微微地张了张,脸上的表情有些茫然。

  刘敏听着王强突然这么阴阳怪气地开口,心下微微一跳,忍不住就伸手从后面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声音有些含糊地压着:“老王,你怎么跟孩子说话呢?”

  “我怎么说话?我这是跟他说实话!”王强喘着粗气,似乎连毛孔都外张着,“这都是爸做的孽,他把人家害死了,现在倒好,他一个被算了帐还不够,我们全家都要跟着倒霉啊!”又用力地砸了一下方向盘,“我早该知道的,我早该知道的……这种钱不该赚的……”

  随着他砸车的动作,车子前行的轨迹明显地拐了一个S的弧度,王磊在一旁看的心惊胆战,忍不住喊了一声:“爸——”

  那头又缓缓地将方向扶稳了,侧头看了一眼还怔在一旁的王磊,缓了一口气,对着他开口声音稍微平静了一些:“咱们家什么经济条件你也知道,这么多年了,你用着那么些高档货的钱都是你爷爷给你的吧?他一个一穷二白的老头,哪来的钱你就不觉得奇怪?”

  王磊垂在两侧的手微微紧了紧,有些话哽在喉咙里半天却还是没能吐出来。

  奇怪吗?当然是奇怪的。

  他爸快五十了也还只是一个小公司里的普通员工,他妈也只是全职在家,偶尔帮人做做家政的活。他爷爷已经快七十,每个月只有微薄的退休金。一家几口人一个月累积起来到手的工资给他从头到脚换一身像样的运动服都费劲。

  但是实际上呢?

  不说他衣柜里那些动辄就是几百几千的名牌衣服,就是那些他平时花在那些消磨时间的正版游戏光盘上的钱累积起来就已经不算是个小数目。他明明家里并不富裕,但是仔细想想,他的吃穿用度比起班里那些中产阶级的孩子也并不会差多少。

  那么,这么一大笔钱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

  王磊想到这,也是感觉胸口有些堵得慌。

  他有时候空闲下来了,也不是没有过猜测。但是那些猜测都实在太过于阴暗,让他下意识地就选择了逃避——毕竟无论怎么样,他现在的日子这么幸福,吃穿不愁还能有闲钱出外旅旅游,这些钱怎么来的,反正跟他又没什么关系,他只要舒舒服服的享受不就行了吗?

  所有的真相被一层薄薄的窗户纸作为遮羞布遮盖着,在这层遮羞布之下,王磊感觉自己一直都活得光明正大,清清白白。有些不愿意想的事他就不去想,无知无畏地从家里汲取着所需的养分,然后转过头就继续肆意生长。

  但是如果这一层窗户纸糊了这么多年之后,突然就被人捅破了呢?

  王磊嘴唇颤了好几下,强压下心里那些翻腾的思绪,竭力镇定地开口问道:“爸,你什么意思?”

  王强沉默地又看了他一眼,随即又将视线滑落到他的脚上,好一会儿,低低地道:“你记得你这双鞋怎么来的吗?”

  王磊听着那头问话,脚下意识地缩了一下,迟疑着道:“之前你去撞了爷爷的那户人家里收东西抵债收来的?这个鞋当时学校有人正显摆,我看着觉得好看,尺码也合适,就留下了。”

  说着,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啊,我记得那户人家是姓伍来着?爸,你说的就是——”

  王磊脸上闪现过不安,他微微地在座位上挪动了一下,声音有些干涩:“但是那件事不是早就已经结案了吗?他们该赔的钱早就赔完了,怎么这会儿还能跟他们家扯上关系?”

  王强没作声,一张脸阴沉沉的。刘敏在后面沉默了许久,却是低着嗓子轻轻地开了口:“那孩子为了还钱借了高利贷,大概是因为钱没能还上,前两天跳楼死了。”

  王磊听着这话,身子颤了一颤,他双手在自己的裤子上有些不安地擦了擦,好一会儿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但、但是,是他先撞了人,我们还是根据法院的判决要了赔偿,这……这能算是我们的责任吧?”

  他的声音有些许发颤,说完之后看了看正在开车的王强,又偏头看了看坐在车后座的刘敏,见他们表情微妙,脑子里突然就想起开庭的时候,那个跟他差不多年岁的年轻人愤怒地瞪着他们,大吼着他们“恩将仇报”时满脸绝望的样子。

  心脏似乎微微蜷缩了一下,那些一直不愿意被他所正视的东西这会儿像是全部都涌到了眼前。

  他的手指轻轻哆嗦着,连声音都在颤抖:“爸,当初那个人说的,都是真的?他真的是救了爷爷,所以才被我们家讹上的?”

  整个车厢内寂静无声,只有三个人略显得有些粗重的呼吸清晰可闻。

  “妈,你也早就知道了?”

  王磊回过头望着刘敏,看着那边微微低着头并不愿意看他,整张脸一瞬间也是又青又白。

  他靠在座位上微微后仰着,愣了好一会儿低声喃喃:“你们……你们怎么能这样?你们逼死了一个无辜的人啊……”

  王强听着他这类似于指着的话,整个人有些怒发冲冠,他哑着嗓子怒道:“王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当初我们拿到的那九万块钱,大部分花到谁身上了你自己不清楚吗?”

  他喘着粗气:“你现在用的那个快一万的手机,要不是用那笔钱,谁能给你买?你这会儿倒是觉得我们是杀人凶手了?你是不是觉得你自己就特别无辜?”

  王磊像是被那头戳中了心思强行从道德制高点又给扯了下来,一瞬间羞愧、愤怒和许许多多无法言喻的更复杂的情感交织在一起,让他的一张脸涨的通红:“要是早知道你们的钱是这么来的,我一开始肯定不会用这些脏钱!”

  “你这小兔崽子——”

  王强被这句话突然激怒了,伸了手就往王磊的衣领上扯。那头王磊被突然扯住了领口,一时间火气也不由得涌了上来,双手拉着王强的手就不停地挣扎。两个人一来二去,方向盘被带的歪歪扭扭,连带着整个车身都飘了起来。

  刘敏在后面被惯性摔得东倒西歪,低声喊了一声“你们别闹了”,再扶着前面的车椅定住身形,刚准备说些什么,一抬头,却见前面刺眼的灯光飞速地朝着他们这边就逼了过来。

  “小心,有车啊!!!”

  尖叫从嗓子里炸响仿佛都有些破了音,原本在前面和王磊拉扯着的王强也像是才反应过来似的,一张脸顿时吓得刷白。

  前面的大货车正尖锐地按着喇叭,朝着他的方向就疾驰而来,王强脚下踩着刹车猛地打着方向盘,但是与此同时车轮却不知道是撞到了什么,整个车子一飘,竟是“轰隆”地一声巨响,紧接着整个儿地翻了过来。

  雨依旧在不停地下着,泥土的气息混合着血的腥气不断地在脑子里翻涌。

  油缸大约已经破损了,有汽油混合着雨,一滴一滴地顺着车子正在往地上滴落。王磊“哇”地一声吐出一口血,他感觉自己浑身的骨头跟碎裂了似的疼,伸手摸索着解开了绑在腰上的安全带,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试图将车门推开来。

  然而不知道是因为车门已经完全变形了还是什么,直到他所有的力气耗尽,他却也还没能尝试成功。

  眼前的视线已经糊成了一片,所有的声音突然都渐渐细弱了下去。就在他彻底失去意识的一瞬间,他的视线里突然走进了一双熟悉的白色球鞋,再然后,他听到了一把冰凉的嗓音幽幽地在他耳边响了起来。

  “你拿了我的东西,是时候该还给我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