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九十二章

  已经是下午五点了, 窗户外面陡然闪过几道亮白色的闪电,紧接着便是轰隆隆的雷声。那雷声极大, 像是贴在耳边炸开了一样, 隐约震得耳膜都在发疼。

  刘敏正在切菜, 被这突然炸响的雷声弄得心下一惊,顺带着切菜的动作节奏乱了乱,刀口一偏竟是直接在手指上划拉出了一个深深的血口。

  “嘶——”地一声叫唤,她下意识地便将手上的刀扔出去了, 捧着自己被切了的那只手就不停抽着气。尖锐的疼痛瞬间从手指传递到大脑神经上, 疼得她额头都在冒汗。

  她脚下跌跌撞撞地捧着手从厨房几步快走到了客厅,略带着些慌乱地矮身跪下来,连忙将完好的那只手伸出去,往茶几下的柜子里探了探想要翻找出搁在里头的医药箱。

  但是奇怪的是, 明明就那么大点地方, 平时只要伸手就能够到了, 但这会儿的紧急关头,她都快要将茶几下摸了一个遍却还是没能找到想要的东西。

  手指上的血滴得更快了,血珠子跟串成了线似的,在白色的大理石地板上不停地往下滴落着,很快便晕出了一朵朵殷红的小花。刘敏这会儿又急又慌, 再看一眼自己已经被血染得通红的左手, 忍不住就感觉整个人有些天旋地转地发晕。

  就在她因为失血而晕的眼前都有些发黑的时候, 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一阵轻轻的脚步声。刘敏微微一愣, 略带了几分奇怪地微微侧了侧头, 用余光往身后的方向瞥了过去。

  从她现在的角度并不能看见身后那个人的全貌,她跪伏在茶几前,只能隐约看见来人的半截腿和脚下踩着的那一双白色球鞋。

  虽然裤子看着眼生,但是那双鞋倒是好认的很。

  刘敏先是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又把头回过去,一边继续摸着医药箱,一边带着些抱怨地开口:“磊磊,你这孩子回来怎么都没个声儿的,突然往人后头一站你是不是想把你妈的心脏病都给吓出来?哦,对了,还有你那双鞋,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进家了得先把鞋换了,我白天才拖得地呢!”说完,听见旁边没有什么回应,有些拧了拧眉头,声音里含着点不满,“你这孩子,我说话怎么也不见你给个动静——”

  话还没说完,又往后转了身一看,身后却是半个人影也没有。客厅空荡荡的,只有狂风将客厅里的窗帘吹得猎猎作响。

  刘敏脸上的表情浮现出了一点愕然,她扶着面前的茶几身子缓缓站了起来,再往四周仔细地扫视了一圈屋子,直到确定了真的没有其他人后,一时间更觉得莫名其妙了。

  没人?那她刚才看到的是什么?

  ——幻觉吗?

  她这么想着,觉得本来就有些晕的脑袋这会儿就更加昏沉了起来。

  伸手锤了锤自己胀痛不已的脑袋,她再扭头看着自己完全没有结痂意思的伤口,心底慌乱更甚。连忙将自己那些多余的心思先暂时收了起来,随即又咬牙将整个身子都伏到了地面上去,一边脸贴着地,趴着往茶几下查看医药箱到底被他们塞到了哪里。

  这么一看倒是很快就看到了箱子的方位,但是正当刘敏微微松了一口气,准备伸出手去够那个卡在边角的医药箱时,突然,一张残缺了大半的血肉模糊的脸突然紧挨着那个医药箱浮现在了她的面前。

  他的嘴咧着森冷的笑,一双突起的眼球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她。纵使不去细看,但是她却也能从那双褐色的眸子里感受到一种让她毛骨悚然的恶意来。

  “啊啊啊!”

  尖锐的惨叫声几乎是要将房顶都掀开似的惨烈,她猛地撑着地面站起来往后退着,但是脚却被沙发的边角绊了一跤,整个人顿时一个重心不稳直直地便往后面“砰”地摔了出去。

  而与此同时,外面却突然传来了一阵轻快的脚步声。有钥匙“叮铃哐啷”的轻轻在门上碰撞,有人从外面猛地将门拉了开来,紧接着便是男孩子带着点不悦的声音:“妈,你好好地在屋子里鬼吼什么,我在楼下都能听见你的声音。”

  刘敏又惊又喜地跌坐在地上扭过头,看着王磊拖着个行李箱朝着屋里走,脸上的表情一时间都有些失去控制:“儿子?你回来了?”

  王磊踩着那双白球鞋就进了屋,将行李箱随手搁到一边,看着刘敏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皱皱眉头走过来,又看一眼她被血染红了的左手,连忙问道:“妈你这是怎么了,做菜把手给切了?”蹲下来将她的手拿过来看了看,“还在流血,啧,你怎么不找创口贴贴一下?”

  刘敏抬着头望望自家儿子的脸,似乎终于是从中稍微找回了一点勇气,但是这会儿再想起刚才那个场景心里却还是依旧怕得慌。整个人抖啊抖地伸了手往茶几的方向指了指,几乎语不成调:“那、那里……”

  王磊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回头往茶几那边望了一眼,起身就想往那边走。

  但是他刚动了一步,衣服就被刘敏在后面赶紧扯住了,她眼里的惊慌显而易见,一开口连声音都在发颤:“别过去!那里……那里有鬼!”

  王磊本来就正处在天不怕地不怕的时候,这会儿听到刘敏那边说有鬼,脸上立刻就扬起一个不屑的笑来:“什么有鬼没鬼的,妈,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迷信这个?”

  说着,将刘敏的手扯开了,毫不避讳地就往那茶几下望了过去。

  茶几下只简单地摆放着一些杂物,医药箱就明晃晃地摆在最靠外的地方,几乎都不用费劲儿,一伸手将能将箱子轻易够出来。

  王磊将医药箱摸出来后又继续趴在地上往那里头望了望,看了好几遍见的确没看见有什么古怪的东西,然后这才拎着医药箱朝着刘敏走过去。

  “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哪有什么神啊鬼啊的,妈你就知道自己吓唬自己。”

  刘敏看着王磊安然无恙地从那边又走了回来,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但是脑子里的一根弦却还是紧绷着,一股淡淡的违和感在她心里不断地扩散开来,叫她有些心神不宁。

  “大概是最近有些累了吧。”刘敏强笑了一下,从王磊手中接过医药箱,从里面拿了纱布先给伤口止血。

  “我爸和爷爷他们呢?”王磊站起来往屋子里看了一圈,随口问了一句道。

  刘敏便回道:“你爷爷出去工作了,你爸身体不舒服,今天开了点药,在屋里都躺了一天了。”

  王磊皱了皱眉头,有些奇怪地问了一句:“爷爷他大休息天的怎么又出去工作?”又看着刘敏道,“他都那么大岁数的人了,你们也不拦着点。要是不小心磕着碰着怎么办?你还记得去年那会儿吧,不就是因为出去工作才叫人给撞了么——就赔偿问题我们跟那家打官司还打了快一年呢!”

  刘敏听到王磊的话,正在处理伤口的手微微一抖,她没有作声,只是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看上去神色有些尴尬。

  但是这头倒是没发现那头神色的变化,反而继续自顾自地嘀咕着:“而且爷爷那个身板,老胳膊老腿儿的了,就算是做体力活,工地也不一定能要他吧?”

  越想就越是觉得有点儿不对劲,朝着刘敏又看了一眼,带着点疑问:“爷爷他到底是出去干什么去了?”

  刘敏眉眼里有些慌乱,她将手上的镊子放到一边,眼皮子不安地快速转动着:“你爷爷他还能干什么?不就是……不就是给人做做小工打打下手么。都不是什么重活,别人看着他这么大年纪还出来做事怪不容易的,所以就让他在一边帮忙了……哎呀,这血怎么都止不住?”

  王磊本来还觉得刘敏说话有些颠三倒四,但是听她后面一叫唤,注意力一下子也就被转移了过去,将她的手拉过来看了看,瞧着那伤口外面的皮肉朝外翻着,透过刀口似乎都能看见里面的血肉和骨头,眉头拧了拧道:“这不行,妈,这口子看起来有点厉害,我们还是去医院吧。”

  “诶,没那么严重吧,就是用刀切了一道口子……”

  刘敏听着有些不大愿意,但是熬不过那头态度强硬。王磊往王强的房间看了一眼,又道:“爸是不是在里面?我过去跟他说一声,要是他身体还是不舒服,要不然就一起去医院看看吧。”

  刘敏想了想,也觉得王强在屋子里睡了一整天实在太奇怪了,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她将纱布往自己手上简单地缠了缠,跟着王磊一道就往屋子里去。

  卧室的窗帘被拉得严严实实的,明明还是下午,但是屋子里看起来就像是晚上一般没有什么光亮。因为空气无法流通再加上天气的闷热潮湿,他们从外面一推开门,就闻到了一股难闻的味道从房间里面传了出来。

  王磊随手按了按屋子的灯,但是不知是灯泡坏了还是别的什么愿意,顶上的灯只是发出挣扎的“嗡嗡”声闪烁了几下,但是紧接着便就又熄灭了。

  皱了皱眉头低声骂了一句,就着从客厅透过来的光亮抬头又往床的方向瞥了一眼。虽然不能看的十分明确,但是就着被子隆起的弧度,大致上还是能看见那头王强依旧是直挺挺地在床上躺着。

  王磊在刘敏之前先走进了屋子,几步又停在了王强的床边,刘敏那头就绕过床去将窗帘拉了起来。屋外的乌云已经压得叫人看起来几乎是伸了手就能够到似的,看着叫人甚至感觉到窒息。

  屋外狂风大作,雷声和闪电交织着,看着叫人觉得有些害怕。

  王磊离王强近了,便发现那头虽然身子一动不动,眼睛倒是睁开着的。他望着他的方向,一双眼珠子瞪得几乎快要掉出来似的。

  王磊觉得他这样子有点奇怪,忍不住伸手轻轻地推了推他:“爸,你这是怎么了?”

  像是被这一推按动了什么开关似的,本来还僵直在床上的王强抽搐了一下,突然身子就像是能够动弹了。他浑身剧烈地颤抖着,一双手伸出来死死地掐着王磊的肩膀,用力之大几乎要将自己的手指掐进那头的肉里去。

  他望着自己的儿子,整张脸微微扭曲着,像是看到了什么无法承受的事情,一双眼神色疯狂视线却又微微涣散:“他来了……他来找我们报仇了……快跑!快跑!我们得赶紧离开这……他是要我们全家人都陪葬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