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神棍召唤萌宠后 90.碰瓷(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九十章

  王华祥睡得迷迷糊糊之间, 突然感觉自己的身子猛地沉了沉,像是被什么重物死死地压着似的, 他的胸口涌上强烈的憋闷感, 呼吸立刻就变得艰难了起来。

  如同一条离开了水的鱼, 他拼命张开嘴喘息着试图获得更多的氧气,但是却收效甚微。

  本来还迷糊着的大脑在这样的情况下瞬间便恢复了清醒,然而眼皮却还是怎么都睁不开,垂在两侧的手连轻轻的挪动似乎都无法做到。

  王华祥心里一慌, 都还没怎么思考, “鬼压床”三个字立刻便涌进了自己的脑海里。

  大概是已经早上了,透过半开的房门他能清晰地听到客厅传来的脚步声。他的眼皮飞快地颤抖着,嘴唇也一直微微地哆嗦,看起来似乎是像向客厅那头求救, 但是挣扎了很久, 他且还是什么都没能做到。

  有阴冷的风不停地朝着身体里面灌, 冻得他牙齿都在“咯咯”地打着架,恍惚间他好像感觉到自己的床边微微凹陷了一块,似乎是有什么人坐在了他的身边。

  他望着他,那种充满了阴翳的眼神压过来,即便是王华祥这会儿并不能睁开眼他都能异常清晰地感受到。许久, 他听到那个坐在自己身边的人对着他的方向开口说了话。

  声音阴冷的, 带着一种叫人背后发毛的怨毒:“为什么我死了, 你们这种人呢却还活得好好的呢?”

  王华祥浑身打了个激灵, 猛地就把眼睛睁开了。

  窗外已经隐约有了些亮色, 淡淡的阳光透过窗帘的间隙往屋内投了进来,将屋子照得亮堂了一些。王华祥浑身打着颤做了几个深呼吸,他面色难看而又异常警惕不安地迅速抬着眼扫视了周围一圈。

  视线所及,整个屋子都空荡荡的,除了他自己,并没有再见到其他什么人。但是尽管这样,他的一张脸却还是依旧紧绷着,眼睛阴沉沉的,带着一丝明显的戒备。

  胸口那里的压迫感还没有完全褪下去,用力地呼吸的时候肺部就会传来一种针扎似的疼痛。

  王华祥伸手捂着胸口又赶紧小口地呼吸缓了一缓,然后赶紧掀了被子,跌跌撞撞的从床上翻了下来。

  屋子外面刘敏正在厨房里做着饭,看着王华祥起床了,有些诧异地喊了一声:“爸,你醒了?”

  王华祥摆了摆手,看起来似乎并不怎么想理人。

  自顾自地坐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直到感觉身体上那种强烈的不适感渐渐褪去了,他这才去洗脸台洗漱了一下,而后转过身朝着那头开口问道:“阿强呢,还在睡?”

  刘敏将米粥和煎饺端到餐桌上,应了一声道:“昨天晚上他说身体不舒服,又是说热又是说冷,折腾到凌晨才迷迷糊糊睡下去。”

  把东西搁下了擦了擦手,又看着王华祥:“后来早上我起的时候看他睡得沉,就没去叫他了。”

  王华祥听着那头的话,微微皱皱眉头,压着嗓子嘀咕一句:“又是冷又是热?怎么好好的他也得了这么个毛病。”

  刘敏正在摆碗筷,没能听清楚那头在说什么:“爸,你在说啥呢?”

  王华祥从沙发上站起身走到餐桌边上坐了,没回她话,只是对着她有些不耐地道:“没什么,没事别瞎问。”又抬头看一眼挂在墙上的钟表,继续道,“这都已经七点了,身体再不舒服也不能不吃饭。不吃饭不是人更扛不住吗?去,把阿强叫起来吧。”

  刘敏点点头应了一声,一转身赶紧又回了自己的卧室。

  不多会儿,只听卧室那头传来了一点说话声,紧接着是些微其他的声响,不多会儿,有拖鞋在地上摩擦发出的“啪塔啪塔”声,一抬头便看见王强和刘敏一前一后地走了出来。

  迎着光,走在前面的王强脸色苍白憔悴得有些不正常。眼底下是深深的淤青,眉眼耷拉下来,胡子拉碴的,整个人都透露出一种死气沉沉的味道。

  王华祥被他这样吓了一跳,连忙把筷子搁下了,探过身子皱着眉头望他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王强勉强地对着那头笑了一下,身子摇摇晃晃地挪到餐桌旁,然后整个儿不稳地摇了摇,猛地往凳子上落了下去。

  “诶——”

  王华祥和刘敏被他这个样子都吓了一跳,连忙伸手过去扶他,好不容易没让那头从椅子上摔下去。

  王华祥低头看他虚弱的脚下都打着飘的样子,心里一直就没散去的不安这会儿就更浓了一些:“昨天白天不还是好好的吗,这就睡了一晚上,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哎,爸你问我,我自己哪能知道啊?我现在整个脑袋都还是晕的。”王强一只手撑着桌子,另一只手撑着脑袋,他的眼皮子耷拉着,轻轻地喘着气抱怨:“昨天夜里做了一晚上的噩梦,刚才的时候还遇到了鬼压床,要不是小敏叫我,我估计到现在都还动不了……”

  王华祥听到他这么说,身子稍稍一顿,随即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你也被鬼压床了?”

  王强微微点了点头,刚准备说话,又忽地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微微瞪着眼朝着那头又看了过去,声音被憋在嗓子再挤出来,显得有些变了调:“爸,难道你也——”

  王华祥抿着嘴没作声,只是眼神里显出了一丝焦躁。

  刘敏在一旁听着两个人的对话感觉有些云里雾里,忍不住地就问了一句:“这是怎么了?”

  王华祥心里面揣着事,只觉得心底下那种忐忑与不知名的恐惧像是有一把刀悬在自己的头顶随时就要落下来似的,那种山雨欲来的压抑感让他整个人都有些寝食难安。

  瞪了那头一眼没好气地吼了一声“女人家家的不该问的事别多嘴”,然后再看着王强,道:“反正今天是周末,你要是身体实在不舒服,就再去医院那边看看。磊磊今天就从H市旅游回来了,你自己病了不要紧,可别把病过给了我大孙子。”

  王强听着,似乎是也想到了自己的儿子,点了点头笑了一下道:“爸,我知道的。”

  王华祥“嗯”了一声,又把筷子拿了起来:“吃饭吧。”

  刘敏和王强听到那边开了口,这才也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了,拿起筷子默不作声地吃起早饭。

  王华祥呼噜噜地将米粥全部喝完,又随手扒拉几个煎饺吃了,擦了擦嘴,看一眼时间便准备换鞋出门。那头的两个人看着他的动作,忙开口问道:“爸你这是就‘上工’去了?你不是身体也不大舒服吗,要不然就再歇几天?”

  “歇什么歇,那可都是钱等着我去拿啊!”那头一边换着鞋一边就应了一声道:“就这歇的几天,你也不算算我们损失了多少!再不挣钱,难道我们一家等着喝西北风吗?”

  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乐滋滋地道:“而且我们磊磊马上可就要去B大读大学了,他就要是大学生了,我可不得给他多挣一点学费么!”

  说着,跟屋子里的两个人摆了一下手,转头就心情颇好地出了门去。

  本来一大清早的时候外面的确还是大太阳,但是等他这会儿出门,天空上就已经开始笼罩了一层厚厚的乌云。

  没有阳光,但是气温却还是高的吓人,地上到处都开始返潮,空气充斥着大雨降临前特有的一种闷热。

  王华祥正抬头望着天上的那层乌云,盘算着这场雨大概什么时候能落下来,顺着巷子的一面往前走着拐了个弯,一时没注意脚下,只听得一阵“乒乒乓乓”的脆响,像是将个什么东西踢翻了。

  微微不耐地皱起眉头低头看了一眼,只见脚底下被自己踢翻的居然是个铁盆,周围冥镪燃尽后的灰烬洒落了一地,顺带在将旁边供奉着的食碟也全部都撞得歪歪倒倒。

  “哪家作死的哟,给个死人烧钱还非得挡活人的道!”

  王华祥本来心里就揣着事,又被燥热憋闷的天气一烤,这会儿再看着面前这么一堆祭祀之后的痕迹,一股无名火突然就冒了起来。

  站在原地先是愤愤地骂了一会儿,又一脚将那个铁盆踹得更远了些,随即拍了拍腿上沾上的冥镪灰烬,转了身就继续沿着路往前面走去。

  天色似乎更暗了一点,但是却没有风。王华祥顶着这样的天气走了一会儿,只感觉自己浑身都被汗浸透,整个人似乎都像是被从水里捞出来了似的。

  “这鬼天气!”

  他低声骂了一句,再一转身,只见不远处的巷子口竟然又出现了几个燃烧殆尽的冥镪灰堆。一个一个的,堆在一起像是袖珍的坟包似的。

  王华祥被自己的联想吓得浑身微微打了一个颤,他朝着那堆灰烬啐了一口,暗骂了一句“晦气”,随即又赶紧加快了步子从那旁边绕了过去。

  只不过一连遇见了好几个,饶是他不在意这些,心里头也不禁开始泛起了嘀咕。皱了皱眉掏出手机准备查一下日子,然而还没等他细查,那头只不过是刚刚将手机屏幕按亮,只见主屏幕上那一行“XX年七月十五”的白色大字就这么直直地落到了他的眼里。

  今天是……七月半吗?

  王华祥这么想着,不知怎么的,身上突然就打了个激灵。他微微颤着手将手机收进了口袋,明明天气这么热,但他的额头上莫名地就渗出了一层冷汗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