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八十八章

  叶长生的声音明明是轻轻软软的, 但说出来的话这会儿听起来却就显得尖锐得厉害了。

  那个老人看着那边一张全然没有半点攻击力的脸,先是愣了一下, 似乎没有立即反应过来他到底什么意思, 一直等到周围集体爆发出了一阵大笑, 他这才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紧接着脸色一沉,看起来有些恼羞成怒了。

  “你这个小鳖孙子说谁——”

  老人脸上的皱纹都气的似乎多了几道,浑浊的眼睛里面冒出狰狞的凶光, 一手做着撸袖子的动作, 几步上前就要朝叶长生的方向扑过来。

  他走得很急,两只手粗暴地将周围挡在他面前的人都扒拉开,整个身子因为激动而微微地向前倾着。

  贺九重听着那头嘴里不干不净地叫骂,倏然抬起头来眯着眼朝着老人的方向看了一眼。明明是漆黑的眸子, 这一瞬间却蓦然闪烁出一丝猩红色的光。

  老人虽然没有抬头, 但是就在这一刹那却也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似的, 一道凌冽的杀意透过皮肤渗进了里面的血肉,像是被什么锐物扎过似的疼痛让他整个身子猛地打了个颤,连带着小腿肚子莫名就有点发软。

  而与此同时,人群之中也不知道是谁伸了一下脚往他脚底下猛地铲了一下,随即只见那头“啊”地一声叫唤, 整个身子晃悠着便猛地往前冲了两步。

  周围的乘客见了他这个架势赶忙往旁边散了散, 只是这头人还没来得及彻底散干净, 紧接着便听那头“砰”地一声闷响, 整个人竟然就这么被绊得直直地跪到了地上去。

  他跪着的方向正对着个中年壮汉, 一抬眼看到这么个场景也忍不住地乐:“哎,大爷,你这是怎么个意思?小辈儿过年的时候磕个头我还能给个红包,这会儿你给我这一跪,难不成也是讨红包来的么?”

  周围听着壮汉的调侃,一时间笑声不由得更大了些。

  老人憋红了脸往出声的那头望过去,只是视线瞥到人家人高马大一身腱子肉,涌到了嗓子眼的骂声又被自己别别扭扭地吞了回去,只是一张脸扭曲的厉害,看起来越发的面目可憎。

  他这一下可能摔得有些厉害,在地上跪了半天都没能缓过来。眼看着自己支撑着地面爬了几次没能爬起来,眼珠子一转,索性也就不起来了。仰倒着往后一坐,一边大幅度地拍着自己的腿,一边哀哀地叫着骂了起来:“哪个天杀的龟孙子绊了我啊,你给我滚出来!这一车没有良心的畜生啊!”

  他的视线在公交车内扫视着,愤愤地:“迟早老天爷要把你们都劈死的!”

  听着这话,不说那些本来就已经被他激起不满的乘客,另一小部分坐在原本只是做壁上观的乘客这会儿也是被骂的有些愤怒了。

  “呸,老天要是长了眼,劈也是先劈死你这个有娘生没娘养、不要X脸的老无赖!”

  人群中有脾气暴躁的妇女先是忍耐不住地小声地啐了一口骂道。

  老人听着这声音,怒声就拔高了嗓子道:“你说什么?你有胆子再给我说一遍?”

  另一头坐在老人面前的壮汉就笑了:“这有什么不敢的,来来来,大家伙儿说说,都这么大年纪了,还倚老卖老地大庭广众欺负一个小姑娘,可不是不要X脸么。”

  被几个人抢先开了头,就像是□□瞬间被点燃了似的,越来越多的指责声像是潮水一样,朝着这头就涌了过来。

  老人一向不守规矩地跋扈惯了,每次挑着欺负的也大多是些看起来就没什么脾气的大姑娘小媳妇儿。

  被他欺负的人脾气和软,在他面前只能吃哑巴亏。而周围的人虽然看不惯他,但也大多都是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作壁上观。

  虽然偶尔也会被他们指责两句,但也并不会像今天这样——那些人一个个如同吃了□□一般,对着他指指点点的样子,恨不得将他拖出去游街才好。

  与预想不同的结果却让坐在地上的老人面上难得地显出了几分心虚。他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是面对着众人的指责,一瞬间他也不敢再说话了。

  公交车晃晃悠悠地到了站,人群里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原本坐在地上的老人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蓦然一轻,紧接着随着公交车后车门打开的一瞬间,整个人竟然是被人从后面提溜着后衣领,然后就这么硬生生地被从后车门里丢了出去。

  眼瞧着那个老人被丢下了车,车里的乘客先是怔了怔,随即等反应过来却是又忍不住地松了一口气似得笑了起来,对着那头的勇士就鼓起了掌。

  没了那个老人的胡搅蛮缠,车上很快又恢复了他本来应有的安静。

  叶长生坐在窗边,微微撩开车帘透过车窗往外看了一眼,只见那个被扔出去的老人这会儿正坐在地上朝着公交车的方向似乎在破口大骂。

  太阳要坠不坠地挂在地平线上,橘色的光渐渐模糊了白天与黑夜的界限。叶长生看到在老人的身后,不知什么时候突然站了一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

  大约二十左右的年纪,穿着一身宽松的运动服,一张脸明明该是阳光元气长相,但是这会儿却因为那不正常的惨白而显得几分阴郁。

  他站在距离老人只有不到三十公分的地方,低着头,一双眼睛空洞洞地一直望着他。橘色的光明明从他身上笼罩了下来,地上却没有他的影子。

  公交车又缓缓地重新开动,路边还在叫骂的老人和那个诡异的男孩很快就全都被甩在了身后。叶长生缓缓地收回了视线,随即低下头又看了一眼时间。

  六点一十三分。

  正正好的逢魔时刻。

  贺九重注意到了叶长生有些微妙的表情,侧过头看他一眼,低声问道:“怎么了?”

  叶长生眨了一下眼,随即却是笑着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只不过是发现事情的发展好像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有趣了。”

  贺九重挑了一下眉,眼神里透露了些询问的意味,但是那头却只是眯着眼睛笑,并不愿意细说:“说好了不去多管闲事的,你现在可别招我。我们可是已经亏本亏了很久了。”

  见他这么个模样,贺九重也是忍不住地扬了扬唇,微微压着一点声音带着些玩味地道:“你倒是知道我们亏本很久了?”

  叶长生叹一口气,表情有点忧郁,他用手托着自己的侧脸望着他,唉声叹气地重复:“所以你可千万别招我。”

  贺九重看着叶长生的小模样,低低地笑了一声,伸手又捏捏他的后颈,应了一声道:“嗯,我不提。”眸子微微一抬,“只不过,根据以往的经历来看,每次只要遇到这种事,无论你愿不愿意,实际上最后的结果都会变成——”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那头抬起的一个忧伤的眼神打断了。

  贺九重的视线在那头的小可怜模样上轻轻掠过,薄唇微微一扬,识时务地不再继续这个话题。稍稍顿了一会儿,转而另起了个话茬道:“车子到站还得一会儿,还想再睡会儿么?”

  叶长生歪了歪头思考了一会儿。

  虽然这会儿他其实已经没什么睡意了,但是左右也没什么其他的事,便还是点了个头应了一声,微微合着眼又往贺九重的肩膀上靠了靠。

  车上的冷气的温度刚刚好,伴随着车身微微的颠簸,纵使本来没什么睡意,这会儿一颠一颠的,也不禁叫人舒服的有些泛起迷糊来。

  贺九重能感觉到靠在自己身边的那个人呼吸渐渐变得有些绵长,就在他以为那头快要睡过去的时候,耳旁却突然又想起了一句极轻极低的叹息声。

  “哎,我也觉得。”

  他顺着叶长生声音微微侧过头,正对上那头朝他的方向望过来的一双眼睛,黑白分明的,被橘色的光淡淡地笼罩着,看起来有一种些微的暖意。

  那头似乎有些苦恼:“亲爱的贺先生,虽然事情还没有发生,但是我总觉得我们买房的计划又要继续往后推迟了呢。”

  贺九重伸手捻了捻叶长生微长的发梢,垂眸看着他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嗯,没关系。”

  又在他的发梢上若有似无地落下一个吻,低笑一声道:“你比房子可重要多了。”

  *

  王华祥被人冲公交车上扔下来后的好一会儿,大脑都是一片空白的。

  他横行霸道这么多年,撒泼耍赖闹惯了,哪个对他不是忍着让着的?这会突然受到这样的待遇,他整个人都气急败坏起来,坐在地上指着那辆公交就开始破口大骂。

  周围本来正安静地等着公交的人看着他发了疯似的样子,也都纷纷皱着眉头避得远了些,但是地上的王华祥却像是感觉不到来自四周的厌恶似的,又中气十足地骂了十多分钟,直到那头的公交车都已经跑得没了个影儿,然后这才骂骂咧咧地从地上缓缓地爬了起来。

  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阳光照在身上已经没有了最开始那样灼人的热度,缓缓地笼罩下来,将地面都镀上了一层橘色。

  一阵风吹过,原本还觉得热得让人心烦气躁的温度陡然下降了一点,一阵阴冷的气息顺着风就往自己的骨子里钻,让王华祥浑身猛地颤了颤,陡然打了一个喷嚏。

  “这是什么鬼天气?”他皱着眉头低声嘀咕了一句,双臂交叉环住了在自己的胳膊上搓了搓,眼睛往下一垂正瞧瞥到被自己塞进上衣胸前那个口袋的一沓粉红色,先前那些不快像是又渐渐地退散了,爬满了皱纹的脸上缓缓地露出一个带着几分贪婪的笑来。

  隔着衣服又心满意足地拍了拍那一沓子钱,再想想刚才在公交车上那憋屈的体验,这会儿也不乐意再跟一群人挤公交了,从路旁边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拉开车门矮身就坐了进去。

  司机透过车内的后视镜往车后看了一眼,随口就问道:“两位先生要去哪儿?”

  王华祥微微一愣,下意识地向旁边看了看,伸手在空荡荡的座位上抹了一把,又狐疑地朝着前头的司机望过去:“什么‘两位先生’?”

  司机一愣,又抬起眼往后视镜里看了一眼。

  这一次镜子里倒是只显示出了后座位上的那个头发全白老人。

  他心底下微微打了个突,诧异地又转过了头,视线快速地在车里扫视一圈,见后面真的没有自己刚刚瞥见的那个阴沉沉的年轻人,眉头不禁拧了拧,压低了声音嘀咕一句:“咦,不应该啊……难道是我看错了?”

  坐在后车座的王华祥觉得司机有些神神叨叨,但是却也没有太过在意,摆了摆手就对着那头报了一个地址。

  司机点了点头应了一声,也当自己刚才是只是一时眼花,没再多想,朝着那头报出的地址方向就开了过去。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路边的路灯也渐渐亮起来了。车子开到一半正遇上晚高峰,停在红绿灯路口前,硬生生地将街道堵成了停车场。

  王华祥正坐在后车座上打瞌睡,只是从先前开始便一直萦绕不去的阴冷的气息一直在往他的骨子里灌,冻得他浑身一直哆嗦,根本没办法睡安稳。

  又猛地打了一个喷嚏,皱着眉头从睡梦中清醒过来,他异常不满地拍了拍驾驶座的椅背,怒声道:“你想干什么?冷气开的这么大,是想把我给冻死吗?”

  司机被那头声音里略显得粗暴的指责弄得有些不满地皱了皱眉,但是看一眼对方都这么大的年纪了,到底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好脾气地道:“那我现在把空调关了,你要是觉得热就把旁边的窗户打开吧。”

  王华祥坐在后面冷冷地哼了一声,勉强算是回应了一声,往后又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了靠,像是继续准备入睡的样子。

  车子又缓缓开动起来,外面虽然是没了太阳,气温倒还是高的。暖风从车外逆着车子奔驰的方向往里面送,很快地便将之前车内残留的冷气吹散了。

  但是王华祥却还是觉得冷。

  这种冷像是南方的冬天融雪时的那种湿冷,细细绵绵地一直往骨子里钻,就算衣服穿得再厚也似乎都抵挡不住那种寒意。

  他哆哆嗦嗦地又睁开了眼睛,连牙齿都打着颤。愤怒地用力踢了一脚驾驶座,拔高了声音骂道:“我让你把空调关掉你没听见吗?怎么还是这么冷?”

  前面的司机被这后面的一踢弄得整个人微微往前抖了一下,手上方向一歪,差点同后面正准备超车的一辆轿车撞了上去。

  脚上连忙加了点油门将方向回过去,直到把两辆车之间的距离拉开后,随即再开口声音是真的有些怒气了:“你这老大爷怎么回事?你不要命我可还要命!”

  王华祥被刚才的变故也吓得微微怔了怔,但是随即却又梗着脖子比那头更大声地嚷嚷道:“那我不管——我说我觉得冷你没听见吗?说了说了,还开这么大的冷气,我看你就是想把我老头子冻死好谋财害命!”

  前头的司机被后面这人泼皮无赖的样子气笑了,也不乐意继续往前开,直接变了道到路旁停了车,伸手就将人从后车座上扯了下来。

  “哎,你干什么,你干什么!”王华祥本来也就是随口骂骂,过个嘴瘾,这会儿看着那头人高马大的司机过来跟拎小鸡似的将他强行从车上拖下来,一时间不禁有些慌了,连忙大声嚎着,“救命啊,打人啦,出租车司机要杀人啦!”

  司机被他嚎得头疼,瞪着眼就怒吼了一声“闭嘴!”,随即将人提溜着扔到人行道上扔下了,微微低着头,有些不屑地望着这会儿面上带着些许瑟缩之意的王华祥道,“虽然说顾客是上帝,但是像你这样的人我还真是不乐意伺候。”

  粗声又冷哼了一下,转身大踏步地坐上了车,重新给车挂了挡便准备离开。

  只是在车开动的那一瞬间,他不经意地又望着被他扔下车的王华祥那头看了一眼,却见在那个老头的身边,之前上车那会他以为眼花了错看的那个阴沉的青年这会儿却又突然地出现了。

  他微微地低着头站在老人的身后,一言不发地,模样瞧起来有几分诡异。

  司机心底下微微一颤,忍不住就放慢了点开车的速度想要再往那头仔细地看一看。

  只不过他心底下的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却见那头奇怪的年轻人就像是明白了他的想法似的,本来垂下的头突然缓缓地又抬了一点儿,一双空洞洞的眼角直直地便朝他的方向望了过来。

  明明隔得有些远了,但是那双眼里透露出来的阴郁与沉冷却还是全数地透过空气传递到了他这一头。

  原本还想着要观察会儿情况的司机被这样的一眼看的背脊陡然发凉,他微微打了个激灵,顿时什么围观的心思都飞了。脚下猛地一踩油门,将车子融入车流之中,半点都不敢再耽搁地赶紧离开了这里。

  一天之内被两次扔下车,王华祥气的简直都要疯了,他站在原地指天指地大声骂了好一会儿,然后才终于有些筋疲力尽似的停了下来。

  微微弯着腰双手撑着自己的腿喘了一会儿气,再抬头看看四周,心里不禁又是一阵火起。

  这里已经有些偏了,站在路上连再打车都不好打。只不过唯一好的是至少离他家也不算太远,就算是走路,半个小时也应该就能到了。

  想了想今天晚上经历的一系列倒霉事,暗骂一声“晦气”,紧接着却还是伸手拍了拍屁股上的灰,朝着自己家的方向就抬步走了去。

  虽然王华祥已经年纪比较大了,但是他的身子骨一直硬朗,平日就算爬个山什么的也不至于大喘气,但是今天这会儿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明明他只不过在平地上走了不到一里路,整个人却是感觉身子沉得厉害,就像是背着什么重物进行了高强度的运动似的,累的他眼前一直在发黑,似乎连喘气都觉得费劲儿。

  然而更糟糕的是,明明他现在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了,但是他不但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热,反而浑身的血液都像是快要被凝结起来似的,无法用言语描述出来的寒意让他整个身子都变得僵硬起来。

  哆哆嗦嗦地从怀里摸出手机,从通讯录上找到一个电话拨了过去,然而还没等电话接通,王华祥突然感觉胸口一阵憋闷。

  他扶着路旁的路灯急促地喘息着,只是那股憋闷却是越来越明显,随即一口气没能喘上来,他眼前一黑,竟然是这么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手机在地上滚动了几圈落在了一遍,那头“嘟嘟嘟”了几声后这才被人接通了。紧接着,通过薄薄的屏幕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喂,爸。你现在在哪儿呢?”

  男人声音带着笑,听起来似乎心情不错:“今天的‘生意’怎么样?又赚了多少?快回来吧,家里做好了饭,可就差你一个了……喂,爸?”

  这头却依旧是没有回应。

  王华祥用最后的力气勉强地掀开了一点眼皮,手微微动了动朝着手机的方向探了探,然而还没等他拿起那手机,整个人就彻底昏迷了过去。

  而在他昏迷前的最后一刻,在他不大清晰的视线里,却蓦然闯进了一双让他觉得有些熟悉的白色的球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