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八十二章

  八月的天, 毒辣的太阳悬挂在天空上,阳光像是能将人融化了似的灼人。

  蝉伏在树上一声一声地鸣叫着, 明明早已经立了秋, 但是暑气却没有半分消散的意思。这个天里无论白天还是晚上, 只要出了门,随便动弹一下立即就是一身的汗。

  叶长生踩着路边行道树在地上投下的树荫缓慢地往前挪着步。他白皙的皮肤已经被晒得开始发红,额头和鼻尖上细细密密地全都沁出了汗珠。

  他穿着那一白色的短袖这会儿后背也被汗水全部打湿了,贴在背上有一种潮湿黏腻的不快。

  叶长生呼出一口灼热的浊气, 用手背抹了一把脸上的细汗, 然后仰着面眯眼朝着周围瞧了瞧。

  X市本来就是整个中国里排的上号的“火炉”城市,今年的夏天偏好像又格外热一点,这会儿虽然已经不是正午,但是空气的余热依旧厉害, 熏得周围的行人都显得有些恹恹地提不起精神。

  只不过, 当然也有例外。

  又侧了侧脑袋, 看着站在自己身旁,毫无顾忌地穿着一身最吸热的黑色衣裤,漫不经心地行走在阳光下,整个人清爽得看不到半点汗意模样,叶长生的脸上顿时浮上一种近乎于嫉妒的羡慕来。

  “每次在这种时候, 我就会深刻地体会到种族优势真的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呢。”叶长生摇摇头, 对着贺九重长吁短叹。

  贺九重用眼尾瞥了一眼他, 见他满脸的羡慕嫉妒溢于言表, 唇角微微扬了扬, 道:“很热?”

  叶长生叹了一口气,又擦了擦顺着额头滚落下来的汗,有气无力地叹息了一下:“我觉得我现在就像是一只暴露在阳光下的冰淇淋——随时都可以融化的那种。”

  贺九重微微偏过了头,上下打量他一圈,唇边扬起的弧度打了一点,将手递过去,冲着他挑了挑眉头道:“要牵手吗?”

  叶长生先是一眨眼,随即立刻反应了过来,“嗷”地叫了一声,马上连声喊了一句“要”,围着他蹦跶两下赶紧地将那头递来的手牵住了。

  贺九重的手比起叶长生要长上一个指节,手指微微收起的时候就将那头那只手完全地包裹了起来。

  不同于其他人在夏天时摸起来显得过高的体温和随之而来的黏腻的手汗,贺九重的手干燥而温凉,手掌上带着一层薄茧,摸起来有一种很特别的手感。

  几乎是和贺九重牵上手的一瞬间,一丝淡淡的凉气便顺着他们掌心相触的地方一点点地往叶长生的身体里渗透进来。

  并不同于鬼气的阴冷,从贺九重那里传来的这一丝凉气自带着一种叫人舒服的温润感,像是山顶竹林里刮过的清风,温柔地顺着他的血液流淌着,很快就将他身体里因为炎热而带来的焦躁和疲乏顺着暑意一并去除了个干净。

  叶长生半眯着眼享受着从内而外的清爽感,轻轻地喟叹一声,再看一看天,顿时觉得连太阳都变得和蔼了不少。

  像是想要获得更多的凉意似的往贺九重那边下意识靠的更近了一点,再低头看看他们两个人牵着的手,轻轻晃了晃,好一会儿感慨着道:“现在我开始明白,为什么世界上有那么多人幻想着要修魔修仙了。就算只是为了日常这些小事,我觉得理由已经很充分了。”

  贺九重听了这个话,微微顿了一下然后侧了头看他。他的眼底像是快速地划过了什么,开口说话时的声音和平时有着些微的不同:“那你呢?”

  叶长生正陷入自己的感叹,一时间没注意到那头具体说了什么,微微抬头看着他似乎有点没能反应过来:“嗯?我怎么了?”

  贺九重压了压眼皮,将视线与叶长生撞在一处,他眸底颜色猩红,声音压低了一点:“——如果以后我们找到了什么方法可以让我重新回到我那边的世界,那你呢?修仙修魔,你愿意吗?”

  叶长生一愣,随即忍不住笑了,他轻轻的捏捏贺九重的手,一双圆圆的眼睛笑得弯弯地:“你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个?”微微歪了一下头望着他,“你的意思是想要带我一起修魔?”

  贺九重用另一只手将叶长生额头上欲坠不坠的一滴汗擦去了,像是在思索着什么,然后过了好半晌,望着他唇角扬了扬,点头承认道:“我倒是想过。”

  叶长生一开始以为那头只是随口地提了一句罢了,但是这会儿听着他的回话,再细看看他的神色,他这才有些惊讶地意识到贺九重说出的这个话竟然是认真的。

  他微微仰着头看着贺九重,弯了下唇顺着他的话问道:“你想过之后的结果呢?”

  贺九重又看着他一会儿,然后牵着他一边继续地往前走,一边开口回道:“想过之后,我觉得不行。”

  他的神色淡淡的:“除非是天生的魔修,否则要想以其他身份堕魔,路子都太过于偏激。我的堕魔经历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所以说,修魔并不适合你。”

  叶长生听着他竟然真的有理有据地同他分析,不禁觉得有些诧异。望他一眼又好奇道:“那你是想让我去修仙么?”

  这句话说完,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忍不住笑起来:“我记得在你那边的世界里,魔修和仙修一直都是水火不相容的?你要是让我修仙,那我们两个在一起,这像不像是修真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

  虽然没有听懂“罗密欧与朱丽叶”是什么,但是从那头的话里面倒也能将他的意思猜个七七八八。

  贺九重瞥他一眼,见到那头眉飞色舞,一脸神采飞扬的样子,忍不住就伸手在他的指尖上轻轻地捏了捏:“怎么,跟我成为对立面你似乎觉得很开心?”

  叶长生闻言立刻咳了一声,把脸上的嬉笑全部收起来,挺直了腰背尽可能认真严肃地反驳:“怎么会呢,我明明这么爱你。”

  说完,却又忍不住地弯了弯唇角,朝着那头瞟啊瞟啊,脸上笑意又绷不住了:“不过你不觉得这种相爱相杀的设定一旦接受了,其实挺带感的吗?魔界大佬和修仙界小白新手,世代血仇身份的巨大鸿沟!听起来就很有意思。”

  贺九重睨他一眼,好一会儿才道:“虽然很有意思,只不过按实际情况来说,你其实也不适合修仙。”

  叶长生一愣,随即侧过头朝着贺九重看过去,好奇地道:“为什么?”低头看看自己,一脸迷茫,“难道是我不够仙风道骨吗?”

  贺九重似笑非笑地睐他,随即却还是跟他开口解释:“仙修一直看不上魔修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修魔几乎没有门槛,只要你自己摸索出来了如何顺利堕魔便足够了。但是想要修仙却就不那么简单了。”

  他道:“几乎所有的修真门派去下界选拔新弟子,最看重的就是他们的灵根。灵根的系别和等级,可以说是直接关乎你在之后的修习中能够达到什么高度。没有灵根甚至只有劣质灵根的人是不可能会被修仙大派选中的,因为先天的资质已经基本决定了你无论怎么努力,这一辈子可能连筑基的门槛都没办法迈过去。”

  叶长生眨了眨眼,觉得自己可能明白了贺九重的意思。

  他挣扎地问了一句:“所以我的灵根是——”

  贺九重侧过头,毫不留情地打破他所有的幻想:“你就是没有灵根的那种。”说着又像是试图安慰他似的补充道,“也许是世界不同的关系,在这个地方,所有的凡人几乎都没有那种‘灵根’。”

  叶长生感觉自己似乎正看见触手可及的长生不老机会“嗖”地一下又从手里飞走了,黯然神伤地叹了一口气,凄凄惨惨戚戚地道:“所以既然修仙修魔对我来说都没什么机会,你还特意跟我提起来是为了气死我吗?”

  贺九重看着他神色恹恹,一副蔫茄子的可怜样,心里微微叹息一声,忍不住微微低下头,在他的发上若有似无地落下一个吻。

  “嗯,对不起,是我还没考虑周全。”

  叶长生掀起眸子来瞥他一眼,站直了身子轻轻地晃了晃他们相牵着的那一双手,眉目舒展开来,先前那种凄惨的可怜样收了起来,笑眯眯地,看起来倒是豁达得很:“嗯,我接受你的道歉。”

  又同贺九重继续走到了超市面前,侧着头朝着他眨眨眼:“而且不说如何让我去修仙修魔这点了,单是你怎么才能回到原世界这个问题我们就都还没有得到合理的解决方案。前提都不成立,我们这会儿再想那么多干什么。”

  贺九重深深地看着他,并没有立刻作声。

  仍由叶长生将他拉着进了超市,他看着叶长生像是在思考着什么,直到那头都已经准备拿个推车去零食了,他才突然又开口问道。

  “如果……”

  叶长生偏头望着他。

  “如果以后,我们真的找到了回去那个世界的方法,你愿意离开这个还算是平和安稳的世界,同我一起回魔界去么?”

  不同于刚刚那一边还略带着几分轻松玩笑的口吻,这一次贺九重看着叶长生的表情极其认真。认真得甚至让人觉得有几分严肃了。

  叶长生久久地回望着他,好一会儿,缓缓地眨了一下眼,圆圆的眼睛弯成可爱的月牙状,上扬的唇角弧度间隙能看到一点糯米似的小尖牙。

  “嗯。好啊。”

  *

  从超市将缺的日用品全部补齐,又买了一大堆零食,看着手里鼓鼓囊囊的塑料袋,叶长生这才终于心满意足地同贺九重一起打道回府。

  天色已经开始有些暗了下来,虽然气温依旧高的很,但是没了直直地照射在身上的阳光,倒也不至于再热得叫人头皮发麻。

  街道上的路灯陆续亮起,周围的商铺依旧热闹非凡。街边上卖花的小商贩似乎突然地多了许多,到处都有老太太和小姑娘提着花篮在路过的一对对男女之间穿梭,空气里似乎都弥漫着玫瑰花的香气。

  贺九重似乎是感觉到了周围与平常有些不同的气氛,侧头看一眼叶长生,问道:“这是怎么了?”

  叶长生眼神扫一眼花店外面贴着的横幅,先是一愣,随即脸上缓缓地露出一个明悟的表情来,摇了摇头嘴里嘀咕一句:“怎么就又到七夕了,时间过得这么快的吗?”

  贺九重挑挑眉,问道:“七夕是什么?”

  叶长生刚准备说话,只是已经涌到嗓子眼的话在嘴里滚了一圈又被她咽了下去,再望着贺九重,眸子里闪过一丝狡黠:“你想知道吗?”

  贺九重看着叶长生这个表情就知道他心底大约是又在琢磨什么坏主意。

  只是知道归知道,看着现在这个样子的叶长生他又觉得是可爱的厉害,忍不住地便下意识地想要纵着他。

  “你又想干什么?”贺九重挑了挑眉问道。

  叶长生便笑起来,他却也不把话说明,只是对着他叮嘱:“你在这里不要走,等我十分钟。”

  贺九重不知道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但是见那头一脸的兴致勃勃,也就没做什么反驳。

  点头应了一声,话音还没落地,就见那头突然笑嘻嘻地转过身,像是一尾游鱼入了水,在涌动的人潮里灵活地穿梭着,不一会儿就没了踪影。

  贺九重眯着眼瞧着叶长生离开的方向,直到那头真的再也看不见了,他这才缓缓地把视线收了回来,然后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唇角些微地扬了一分。

  只不过,虽然那头说是十分钟,但是贺九重在这边等了大约二十分钟却也没能再将人等回来。

  暗自感应了一下对方的状态,确定了他一切安好,并没有在他不注意的时候又遇上什么麻烦后,这才稍稍安下心。

  天色更黑了一点,天空中晚霞的橘色与被夜色侵袭的蓝黑色混合在了一起,月亮已经升了起来,点缀在夜色之中散发着清幽的光亮。

  虽然开始入了夜,街道上的人倒是越来越多。有姑娘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兴高采烈地讨论着什么,但是更多的却是一对对的小情侣,欢乐的气息与玫瑰的香气交织在一起,便勾勒出了一种淡淡的旖旎。

  贺九重站在原地,正思考着自己是应该继续呆着这里遵守着叶长生的“十分钟”之约,还是应该立即动身将那个敢鸽了他这么久的人抓回来时,一道朝着他这个方向跑来的“哒哒哒”的脚步声从人群中突然传了过来。

  他略微偏了偏头,就看见不远处一个穿着棉布裙子的小女孩顺着人流的方向小跑着朝他的方向赶了过来。

  小女孩一边跑一边向四周望,视线在看到贺九重的那一瞬间,猛地定了一下,然后毫不犹豫地就往他的方向小跑了过来。

  她跑动距离贺九重大约一米的距离时,又像是有些害怕地放慢了脚步,仰头看一眼贺九重的脸,好一会儿才鼓足了勇气仰头道:“大哥哥是姓‘贺’吗?”

  贺九重把视线往下压了压投在小女孩的身上,瞬间便明白过来这是叶长生托人来找他了。

  他站直了身子,然后抬步,朝着她的方向就走了过来。

  女孩看着贺九重靠近了,大概是因为那头的气势对她来说有些太过于吓人,她下意识地便就往后退了两步。

  像是只受惊的兔子一样,看起来全身都在防备着,似乎立刻就想跑。

  贺九重见女孩害怕的厉害,倒也就没再上前,垂眼看着她淡淡地应了一声:“嗯,什么事。”

  小女孩虽然看起来怕贺九重怕得厉害,但是好歹也并没有真的转身逃跑,她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颤颤巍巍地朝贺九重的方向递过去,声音里隐约还能听到一点颤音。

  “这……这是一个姓叶的大哥哥让我给你的。”

  贺九重挑挑眉,心想着“果然如此”,伸手便将那纸条从小女孩的方向接了过来。

  纸条并不大,上面简单的折了两折,投开来上面只用笔极简陋地画了一个女孩,头顶上正定着一个箭头,大约是方向的意思。

  虽然画的着实有些难看,但是意思倒是不难理解。

  贺九重忍不住勾了勾唇,随手将那个纸条又折了起来,再看着小女孩低声道:“他让你带我过去?”

  小女孩忙点了点头。

  贺九重又问道:“你怎么知道是我?”

  小女孩愣了愣,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有些腼腆地道:“是那个大哥哥说,你就在这附近,长得最好看的那个就是了。”

  贺九重眸子微动,唇边的弧度却是微不可见地深了一分。

  小姑娘看着贺九重似乎没什么问题了,稍稍侧过身对着他指了一个方向道:“大哥哥跟我来把,姓叶的那个大哥哥就在那边。”

  说着,一转身,朝着比划的方向就走了过去。

  贺九重朝着小女孩比划的方向瞥了一眼,用舌轻轻抵了抵上牙膛,似乎是觉得有点意思了。随即跟着那个小女孩抬了步子。便也就缓缓地朝着目的地走过去。

  地方并不远,大约走了七八分钟就到了。

  那是一个小公园,大约是因为白天刚刚举行过婚礼,地上还有散落的彩带和花瓣。周围的树上都挂着彩灯,花廊上缠绕盛着青色的藤蔓,间或盛开着不知名的小花,夜色下看上去好看极了。

  周围的座椅上三三两两的坐着人,大部分都是情侣,他们耳鬓厮磨,从这里经过便会发现好像脸空气都似乎粘稠了起来。

  小女孩将他带到公园的一个入口,还没进去,便听见突然一阵礼花的炸响,一抬头,整个公园上空竟是都开出来了五彩缤纷的烟火。

  漆黑的夜色中烟花美得叫人有些屏息,周围本来正在窃窃私语的小情侣们几乎是一瞬间就被这样的天空中这样的美景给俘虏了,一时间不由得都兴奋地聚集过来看起了烟花。

  小女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悄地离开了,贺九重的视线从天上的绚烂移下来,都不用细想,心里便隐约明白过来这些烟花到底是谁的杰作。

  有人从他的身后靠近,带着一大片玫瑰的香气。贺九重一回头,就发现在公园的花廊外,一个笑眼弯弯的少年人正捧着一大束玫瑰站在他对面望着他。

  烟花还在不停地在夜色中盛开着,印在少年的眼里,绚烂的像是能将他灼伤似的。

  “一年前的今天,我遇到了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一个人。”少年声音轻软的,带着一点温润的笑意:“这是一个意外,也是一个奇迹。”

  “我曾经一直以为我的生命是黑白的,直到遇见那个人,我才发生,整个世界竟然是有这么奇妙的色彩。”

  “呆在这个人的身边,会让我不自觉得就变得贪心起来。一天不够。一年不够。十年也不够。甚至一辈子我都觉得太短暂了些。”

  烟花渐渐到了尾声,但是两人身边的人群却渐渐聚集了起来。

  少年微微偏着头看着面前的男人,唇角上扬起一个浅浅的弧度:“那么,亲爱的贺先生,你愿意接受这样的我,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将你从今以后的永远全部都送给我,发誓永生都将不与我分离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