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七十七章

  何娴佩的声线本来就高, 平时说话轻缓些还未觉得有什么,但这会儿说话说得急了, 原本还算得上好听的声音立即显得尖锐迫人。一声一声的, 像是敲打在人的神经上, 让人觉得有些难受。

  在座的所有人这会儿都没有再作声,他们的目光打量似的落在了眼前的这个女人身上。偌大一个包厢里只有她连珠炮似的声音回荡着,听着觉得有些吵得慌。

  秦潞坐在椅子上,微微眯着眸子看了她一眼。她的面上虽然没明显地露出嫌恶, 但是眼底的神色确实有点儿冷, 看起来心情似乎已经不太美妙。

  叶长生的视线不懂声色地在秦潞身上转了一下,当下明白过来,她对这个女人想来也是不怎么待见的。

  但是对于这样不算隐晦的厌恶之意,那头也不知道是并不在乎还是真的一无所觉, 被全场这样环顾着打量依旧还是自顾自地喋喋不休。

  何娴佩的侧着身子卡在秦潞和崔国胜两人的位置中间, 正巧阻隔了两人的视线。她的身子不停地往前头腻, 声音依旧刺耳:“你倒是说句话啊,可急死我了!我不管,老崔你可就阳阳这一个宝贝儿子,今天我跟他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你可得好好替我们娘两个评评理。”

  叶长生用餐巾纸捂在鼻子上缓了会儿, 觉得打喷嚏的冲动终于被抑制下来, 侧头和贺九重交换了一个眼神, 然后这才又把视线落到那边去。

  一双乌黑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点光, 只差把“看戏”两个大字刻在自己的脑门上。

  贺九重对着这种戏码倒是兴致缺缺, 随意地朝着那头的女人看了一眼,又意兴阑珊地将视线收了回来,百无聊赖捉了叶长生的一只手放在手里轻轻揉捏着。

  崔国胜自然是感觉到了来自其他几人睇过来的视线,脸上微不可查地浮现了些许尴尬,再看看正站在自己身边喋喋不休的何娴佩,脸色忍不住就冷了下来:“你说够了没有?”

  女人平时大约是很少见崔国胜这么当着众人的面给她冷脸的,微微一愣,脸上便立即委屈了起来,她嘟囔着:“老崔,你怎么了?这事儿明明就是他们不对,阳阳可还在下面被扣着,你不过去找他们理论,在这里凶我干什么?”

  虽然何娴佩的举止仪态实在教人不敢恭维,但是毕竟长相还是美的。

  妆容精致的一张脸上满满的胶原蛋白,委委屈屈地望着人的时候上扬的眼尾里还带着点媚眼如丝的味道,一眼横过去,让男人瞧着身子不自觉就先酥了一半。

  如果是平常的私人场合,崔国胜被她这么一缠一腻,虽然心底里可能觉得有点烦,但面上也就随她去了。

  但是偏偏现在这个正式的场合里,被秦潞、叶长生和贺九重三双眼睛望着,他心底里莫名就升起一股类似于恼羞成怒的不快。

  再看着何娴佩的脸只觉得一阵烦躁,顿时也没了好气:“不小心用油笔在酒店里的画上涂了两笔?你怎么就不让他不小心拿把刀在别人身上捅两个窟窿呢?”

  站起身来瞪一眼何娴佩,声音闷在喉咙里沉沉地道:“你就惯着吧。好好的孩子,你再惯下去,迟早有一天得毁在你手里!”

  何娴佩当着几个人的面被崔国胜下了面子,先是不可置信,随后待反应过来,一时间不由得又臊又急。双手绞着手上拎着的包包的带子,面上虽然不服气,但是这会儿却也不敢再说话了。

  饭前吃了个用来开胃的瓜,围观群众叶长生和秦潞都表示十分满意。

  尤其是秦潞。

  作为与崔国胜从父亲那辈开始就建交的相处了近二十年的朋友,秦潞对于他现在娶的这个小了他自己将近一轮半的何娴佩一直都非常看不上。

  没学历、没文化也没能力,对外不能陪着去商场打拼,对内不能安安分分地做一个贤内助。唯一的可取之处也就是还算年轻漂亮。

  刚怀着孩子嫁给崔国胜的时候,何娴佩虽然已经野心勃勃地开始计划着如何挤进上流富太太们的行列,但至少表面还知道装装样子,看上去也还是算得上低调内敛。

  但是等她几个月后生下了崔阳,稳固了自己崔家女主人的地位之后,何娴佩便觉得自己已经站稳了脚跟,瞬间便开始变了张脸孔,见天儿地抱着儿子,换着法子地开始作天作地。

  秦潞本来就看不起这种凭着肚子上位的女人,只是平日里因为她一没犯在自己手里,二又碍着崔国胜的面子,才一直没好多说什么。

  所以这会儿好不容易地突然近距离看着她吃瘪,心情不由自主地便愉悦了几分。

  眼见着气氛僵得令人觉得有些不适了,终于看戏看够了的秦潞那边才微微往后挪了一下,将身子靠在椅背上,啜着点笑意看着一旁的崔国胜打着圆场道:“行了,今天是个高兴的日子,崔总也别为了这么点事坏了兴致。”

  说着,又拿起手机,翻了一个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没多久便被那头接通了,秦潞对着那头“喂”了一声,笑着开口便问道:“听说刚刚大厅里你最宝贝的那副油画被个孩子毁了?嗯,嗯……我知道你那画来的不容易……”眼皮子微微抬了抬,扫过那头的崔国胜和何娴佩,“是啊,那位大师的真迹二十万我都觉得便宜了。”

  “只不过,那个孩子是我朋友家的小公子,我这也不能不管。要不这二十万你就先记在我的账上,到时候结账我一并付了就行。”

  “行,好的好的,那就这么说定了,实在是麻烦你了。”

  冷静又利落地将事情处理结束,收了电话再往那女人的方向看了看:“行了,去把孩子接回来吧。”

  何娴佩见秦潞那边轻描淡写地就将二十万揽到了自己的身上,忍不住地就撇了撇嘴:“干什么要给钱,不就是一幅画吗?开口就要二十万,怕不是想钱想疯了。”

  秦潞听到这个话,掀了眼皮朝着面色尴尬的老朋友揶揄地看了一眼,伸手从烟盒里夹了一支烟抿在嘴里点燃了,似笑非笑:“崔太太以前没接触过这个阶级的生活,眼皮子浅了点也没办法。这用二十万换人家油画大师的一幅真迹,人家酒店还真不算讹你。”

  “你该庆幸这酒店里挂着的画还没够上毕加索、达芬奇的水准。”吐了一个漂亮的烟圈,眸子压着眯了下,声音里带着点意味深长,“不然的话,就那一幅画,就算要你倾家荡产也不一定赔得起。”

  何娴佩自从嫁入豪门之后,最怕的就是被人对自己的家世评头论足。这会儿蓦地被秦潞戳到了痛处,一张脸瞬间就憋了个通红。张了张嘴想要反驳却又找不到什么立场,下意识地就往崔国胜那头望了一眼。

  但是那边却像是不怎么高兴,沉着张脸朝她望过来的时候,带着一点警告:“你还站着干什么,木桩子似的。还不赶紧把阳阳带上来,你没看到所有人都在等你们两个吗?”

  这话说的就是在当众打何娴佩的脸了,她羞愤得浑身都不自禁地细微地颤抖着,但是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碍着自己的身份、立场,到底没敢说什么,咬了咬唇拎着自己的包扭头就出了门。

  女人从叶长生身边走过,然后便又是一阵香风飘了过来。

  叶长生一时没忍住又打了个喷嚏,随即用右手食指的指背在鼻子下抵了抵,屏住呼吸等那阵香风过去之后,这才感叹着道:“我第一次发现香奈儿家的香水味道还没有我家里那瓶六神来得好闻。”

  秦潞望他一眼,脸上倒是缓缓地浮出了一个赞同的表情出来。

  经历过刚才那件事儿,原本还很淡定从容的崔国胜整个人看起来便尴尬了许多,他叹了一口气对着秦潞低声道:“我儿子做的孽怎么好让秦总收拾烂摊子,那齐少是出了名的油画痴,你能帮我牵线让齐少接受那二十万和我的道歉就已经很好了。现在先紧着吃饭,等回头我就叫人把钱再转到你的账户里去。”

  秦潞自然是知道他的脾气的,也就没拒绝。低头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一点了。

  估算了一下时间,正想着要不要吩咐侍者来上菜,但还没来得及叫人,那头紧闭的房门突然又被拉了开来。屋里的人朝着们的方向望过去,就看见一个漂亮的服务生小姐姐一脸惊慌失措地闯了进来。

  “请问崔国胜先生是不是在这里?”

  屋子里的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再看看服务生那张写满了慌张的脸,心里隐约地便浮出一个答案了。

  “我就是,请问出了什么事?”

  崔国胜往外走了一步,沉着声音开口问道。

  服务生小姐姐欲言又止,好一会儿才咬牙道:“就刚才那会儿工夫,崔先生的小公子趁着安保科的人不注意,自己拿了把美工刀偷跑出去,将大厅那一排的画都给划坏了。

  安保科的人想将您的小公子先带出去,但是他一直不大配合。这会儿又赶上您的太太她……”难听的话没好当面说出来,支吾了一下,道,“他们现在已经在下面跟安保科的人打起来了,崔先生您还是快点下去看看吧。”

  崔国胜在那头的话说到一半的时候,整张脸就已经彻底沉下来了,这会儿听着那边犹犹豫豫地把话说完,只觉得两边太阳穴都“突突突”地狂跳起来。

  做了个深呼吸,甚至都顾不上屋子里其他几个人了,那头将垂在身侧的手捏的极紧,拉开门大踏步地便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屋子里头,叶长生正侧着身子靠在椅背上朝外张望,直到那边的背影从他的角度都看不见了,这才又转过身来。

  乌溜溜的眼珠子眨了眨,将视线从另两人的脸上划过,声音含着一点狡黠的笑意:“反正在这里呆着也是呆着,不过我们过去看看?”

  贺九重自然是没什么意见的,另一边的秦潞和他对视一眼,也是一拍即合。

  将手里的烟按在烟灰缸里,一边起身一边道:“开这家酒店的老板是个X市圈子里有名的一个富二代,钱权都不缺,平时也没什么别的爱好,唯一喜欢的就是收集油画。能在这个酒店大厅里挂着的,那可都是当下数得上的那几个名家手笔。”

  叶长生啧啧了两声,再次感叹了一遍有钱人的生活真是奢靡,随即也站起了身来:“不过,秦总和崔总不是朋友吗?现在这会儿的幸灾乐祸是不是也太明显了点?”

  秦潞掀起唇一笑,耸了耸肩:“嗯,我尽量克制着不要太明显。”

  说着首先便开门走了出去。

  叶长生和贺九重互相看了一眼,随即也就跟在秦潞后面下了楼去。

  楼下的战争已经结束,只剩下了乱糟糟的一片狼藉。叶长生四处打量着底下那一圈被边角被划烂了的画,摇摇头不由得啧啧称奇:“崔总的这个儿子看起来也是不得了,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这么一片地方毁得这么干净,也算是天赋异禀。”

  贺九重挑挑眉头望着他:“你怎么看起来这么兴奋?”

  叶长生伸出舌头舔了舔唇,无比虔诚地:“打倒万恶的资本主义!”

  贺九重被他这个小模样看的心里头有点痒,低笑一声缓缓道:“你这一次可还得指望着‘资本主义’给你发工资,怎么?不要了?”

  叶长生似乎是才想到这茬儿,清了清嗓子,赶紧将自己的表情收拾好了,然后这才朝着大厅中央走了过去。

  他们来的晚,大厅里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挤满了人,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只有断断续续的声音透过众人叽叽喳喳的讨论声传过来。

  “是的,我很抱歉,不过我希望这件事可以就这么私了,这只不过是孩子一时的恶作剧罢了,不用上升到去警局……”

  “是的,我的孩子对贵店造成的所有损失我会全部承担。”

  崔国胜的声音听起来带着疲惫,听起来有些低声下气。

  叶长生拉着贺九重灵活地在人群中穿梭,好不容易走到第一排,于四面八方的嘈杂声中,他突然听到另一头夹杂着火气愤怒地开口:“赔钱?你以为我缺的是这点钱?崔国胜,X市就这么大点地方,大家做生意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今天你儿子在我店里砸了我的场子,我不废了他的手就算我心善了,你还说这是恶作剧想让我大度?我大度你mlgb!”

  叶长生抬头看了看,站在崔国胜对面的是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看上去应该是温文儒雅那一挂的,但是这会儿似乎是被气的厉害了,脸上的表情有些狰狞。

  秦潞这会儿也上了前,她走到那个男人身边,低低地说了什么,男人对着她摆了摆手,眉头依旧皱的很深。

  秦潞见状,便又低声劝了几句,说了许久,那头的表情才有些许地松动。

  崔国胜好歹生意做了这么多年,在X市里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这会儿被人这么当面指着鼻子骂,脸上也是一阵阵地乍青乍白。

  他嘴唇动了动,最终也只能说着“我很抱歉。”,在他身边,一开始还盛气凌人的何娴佩和崔阳这会儿脸上都显露出些不安来,女人将孩子抱在怀里,安静地站在一旁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对面的男人似乎仍旧不解气,抬着眼看着自己被崔阳用美工刀划烂的油画,怒气便源源不断地翻涌上来。伸手揉了揉自己胀痛的太阳穴,咬牙切齿地道:“今天我是看在秦总的面子上……三百万,然后滚出去。”

  带着蓬勃的怒火,一字一顿地:“以后别让我看见你家这个逼崽子,见一次我打一次。”

  说着,似乎是连在这里多呆一秒都觉得难受似的,伸手扯了扯自己脖子上的领带,又满脸戾气地看了一眼正缩在何娴佩怀里的崔阳,随即才一脸不快地转身离开了。

  眼看着当事人的一方大踏步地离开了,一开始围在大厅里的吃瓜的群众也就渐渐地散了开来。但那已经年逾五十的男人依旧低着头站在大厅中央,他的嘴紧紧地抿着,眼里的情绪晦涩莫名。

  一开始被中年男人吓得不敢说话的何娴佩这会儿看着那头人走了,这才缓过神来,一皱眉头,有些不满地小声嘀咕:“这……这都是些什么人啊,强盗吗?几幅破画就要三百万,他怎么不去抢呢?”

  又看看崔国胜:“老崔,要不咱们还是报警吧。他这是敲诈勒索,我们可以告他的。”

  崔国胜缓缓地动了一下,他抬起头淡淡地瞧了她一眼,好一会儿才哑声道:“这三百万,是你跟你的好儿子做的孽。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是偷是抢都好,自己想办法凑齐了交给齐少。”

  何娴佩听着那头的话,一瞬间瞪大了眼,她结结巴巴地:“我……我出?老崔,你可别开玩笑,我哪有那么多钱?”

  崔国胜神色很淡,他望着何娴佩:“那就是你的事情了。”

  说完,也不想再听她说话。他转过身,甚至连秦潞和叶长生他们都没来得及打个招呼,带着一脸沉郁之色,抬着步子便走了。

  被这么突然丢下的何娴佩和崔阳似乎都有点愣了神,他们怔怔地看着那边头也不回的背影,心里虽然依旧觉得自己没什么大错,但是看着周围人的反应,隐约也知道今天这事大概是将人得罪透了。

  当下想着先前那个男人对他们以后“见一顿打一顿”的宣言,当下也不敢在这个屋子久留,微微白着脸拉着自己宝贝儿子的手,随着崔国胜的步伐也快速地走出了酒店。

  满大厅的人终于散的只剩下了叶长生、贺九重和秦潞三人。

  秦潞望着那头的两人好一会儿,笑了笑,开口问道:“上去吃饭吗?”

  叶长生和贺九重听着她的话,似乎也没觉得他这样问有什么不对,点点头理所当然地道:“吃啊。一路颠簸过来,我的胃都空了。”

  秦潞听着他的话忍不住笑得更开了点,转身领着两人便又回到了之前的包厢去。

  “本来今天就该是我向叶天师和贺先生赔罪的饭局,中间出了点插曲,这会儿兜兜转转倒算是重回了初衷了。”

  秦潞笑着叹口气,替叶长生和贺九重分别倒了点酒,然后举杯道:“那为表心意,我先自罚三杯。”

  那头喝酒如喝水,叶长生没有秦潞这么好的酒量,便只微微地让酒沾了下唇意思了一下。

  秦潞看看叶长生又看看他身边的贺九重,劝酒的话涌到了嘴边随即却又全部都被按捺了下来。自饮自酌了两杯觉得没什么意思,就随着那头规规矩矩地吃起饭来。

  吃饱喝足,正待散场,秦潞突然地又将叶长生叫停了下来:“叶天师,等等。”

  叶长生就回头望了她一眼。

  秦潞犹豫了一会儿,又看着叶长生道:“我那朋友,天师你看……”

  叶长生心满意足地摸了摸自己胀鼓鼓的肚子,笑眯眯地插科打诨道:“崔总是个福厚的相貌,吉人自有天相,秦总又何必那么担心呢?”

  秦潞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心里知道他大约是已经看出了什么。但是叶长生不说,她也不好再细问,只能点了点头应道:“天师说的有道理。”

  说完这句话,两个人的神态倒是瞬间都轻松了下来。又在一起闲聊了一会儿,见着时间差不多了,秦潞这才又叫人将叶长生和贺九重送了回去。

  正是最热的时候,稍微走几步路就是一身汗。

  叶长生趿拉着拖鞋从卧室里翻出干净的衣服,嘴里哼着不成调的曲子就准备去浴室洗澡。贺九重坐在沙发上望着他,微微扬了扬眉问道:“你现在的心情很好?”

  叶长生倚着浴室的推拉门偏头望他:“还不错呀。”笑眯眯地,“不但吃了免费的午餐,还顺带围观一场熊孩子的打脸现场,为什么心情不好?”

  贺九重视线在叶长生上下扫了一圈,神色里带着些戏谑:“到嘴的肥羊跑了,难得见你一点都不感到难过。”

  “我难过啊。”叶长生眨了下眼,一本正经地,“你没看我中午吃饭那会儿难过的饭都多吃了一碗吗?”

  说着,走进浴室迅速地冲了一把战斗澡,又神清气爽地带着一身湿润的水汽凑到了贺九重身边靠住了。

  贺九重伸手轻轻地捻了捻叶长生还在往下滴着水的发梢,声音里带了点玩味:“坦白从宽,嗯?”

  叶长生便回过头去望着他,笑着道:“其实真的没有什么好坦白的。”他微微地眯了一下眼睛,“只不过我总有一种预感……”

  “什么?”贺九重问道。

  叶长生把湿淋淋的头发靠了过去,乐滋滋地道:“说不定我们很快就能住上新房子了。”

  “好。”贺九重拨弄了一下他满头的湿发,轻轻地笑了一声:“那我就期待你的预感成真了。”

  *

  崔国胜是自己一个人开车先回的家。

  因为并不喜欢自己的私人领域遭到外人的侵袭,所以除了定时会请钟点工过来打扫房间之外,偌大一个别墅,竟然连半个侯门的女佣都没有。

  明明外面还是艳阳高照,但是屋子里面却因为拉着窗帘而显得几分阴沉沉的。

  崔国胜吸了一口气,缓步走进屋子里伸手将窗帘拉开了一道边缘。有阳光顺着那边缘已经然而还不等他将窗帘完全地拉开,突然,身后一阵什么东西轻轻坠落的声音传了过来,让人心里猛地紧缩了一下。

  他拉着窗帘的手顿了顿,整个身子僵硬地转了过来。

  视线警惕地往四周看了一群,最终落到了地面上。只见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一颗纯黑色的弹珠正顺着木地板的地面缓缓地向他的方向滚落了过来。

  崔国胜丁当地看着那颗弹珠,心跳一瞬间跳就厉害起来。

  仿佛连呼吸都屏住了,他看着那个滚动了半天最终还是停落在自己脚边的弹珠,好一会儿,异常僵硬地缓缓弯下了腰去,伸手将弹珠捡了起来。

  那是一颗纯黑色的弹珠,光滑的玻璃表面可以印着出崔国胜一张表情有着些微扭曲的脸。

  他合起了手掌想要站起来,然而还没等他完成动作,突然,声后传来了一个稚嫩而冰冷的声音。

  “还给我……那是我的。”

  那冰冷的声音仿佛突然发怒一般的拔高,尖锐刺耳:“我说把它还给我!!!”

  崔国胜受到了惊吓似的“啊”地一声喊出来。手中黑色的弹珠掉落下来,顺着木地板的纹路继续滚动着就不知道消失在了哪个缝隙之中。

  他没敢往后看,只是粗重地喘着气,一只手微微地颤抖着拉住了窗帘的边角然后猛地朝着另一个方向扯了开来。

  灿烂的阳光透过透明的窗户洒落进来,空气里跃动的灰尘都清晰可见,将原本阴沉沉的房间瞬间就染上了明媚的色彩。

  崔国胜双手扶着窗台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一会儿,微微侧过头朝刚刚身后发出了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

  然而那里却什么都没有。

  空荡荡的,被阳光照耀着,混合着家具的阴影,让地板看上去有些斑驳。

  崔国胜缓缓地吐了一口浊气,他无力地走到了沙发上仰躺了下来,感觉整个脑袋仿佛针扎似的疼了起来。

  这到底是什么?

  幻觉么?

  崔国胜想着,又微微地摇了摇头将自己的这个想法否定了。如果只是过度劳累所导致的幻觉,只出现一次两次倒还可以解释,但是他的情况却已经是整整出现了一个多星期了。

  他实在没有办法说服自己这只是幻觉。

  那么,不是幻觉的话又是什么?

  那个女孩……那个女孩不是已经——

  耀眼的阳光似乎是给他整个人带来了一点力量,崔国胜咬了咬牙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矮下身子趴在地上试图去寻找之前那颗不知道滚落到哪里的黑色弹珠。

  视线在地面上四处搜寻着,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在沙发与墙角的间隙,一个黑色的玻璃圆球正静静地躺在那里。崔国胜伸手够了够,勉强地刚刚能摸到那弹珠的表面。然而正当他试图继续往前探一探的时候,那颗弹珠像是被另一只冰冷的小手拿开了。

  那只手极小,大概只是七八岁孩子的手大小。整个手像是冰块雕刻似的散发着冷意。明明是七月的天,但是崔国胜却因为那只手的冷度而被冻得浑身发颤。

  他下意识地想将自己的胳膊从沙发下面的间隙里抽回来,但是还没等他动作,之前那个稚嫩的声音又在他耳边幽幽地响了起来:“这是我的。”咯咯咯地笑起来,咬字有一种奶声奶气而却又阴森森的味道,“叔叔要陪我玩么?”

  一直在心里堆积着的恐惧终于在这一瞬间爆发了出来,他喉咙地低低地溢出一丝吼叫声,以极快的速度将自己的胳膊抽了回来,也不敢再在屋子里多停留了,一手拿起桌上的车钥匙,几步便冲出了屋子外去。

  屋子里头,穿着白色小裙子的女孩看着男人惊恐的离开的背影,好一会儿微微歪了歪头,握着自己手里的黑色弹珠,转身便又消失了。

  何娴佩是带着崔阳跟着在崔国胜身后离开的酒店,但是那头走得太快了,等着头的母子两人出来,那头早就开着车不见了踪影。

  “妈,我爸爸他是生气了吗?”崔阳眉头微微皱着,似乎是对眼前的状况不能理解,“他为什么生气?”

  何娴佩皱了皱眉,再看看自家儿子,有些抱怨地拍了他的肩膀一下:“你还好意思问你爸为什么生气呢?好好的你怎么把人家的画都给划烂了?赔三百万呢,你爸可不是得生气么?”

  崔阳满不在乎地撇撇嘴:“谁让一开始我就是在那画上用笔涂了一下他们就抓我来着?还非要我赔钱,不让我走……哼,既然这样那就一幅都别留了。”

  何娴佩听着也是点了点头,有些生气地骂道:“我就是觉得他们是在讹人,什么画呀,一幅两幅就十几、几十万的,你就弄坏了那么点东西,赔五千我都觉得多了,还三百万……你爸是不是傻呀,我们当时就该报警的,他们这么要钱,绝对是敲诈勒索!”

  又“呸”了一声:“当初你不小心将那个小姑娘从楼梯上推下去,我们也不过赔了个几万,一幅画还能比人命贵吗?”嘟嘟囔囔,“反正爱谁赔谁去。我是没钱的。”

  说着从包里撑开了伞,将崔阳往伞下拉了拉,心疼地道:“太阳这么大,可别把我的阳阳晒坏了。走,我们打车回家吧。”

  *

  叶长生虽然已经直觉地认为崔国胜迟早还是得找上门的,但是他没想到的是他来的竟然这么快。

  天色还没有完全黑下来,火烧云一片片接连起来,将整个天空染成了一种奇异的颜色。

  崔国胜拿着一串车钥匙站在叶长生的门外,脸上的疲惫比中午那会儿看起来要更浓厚了些。

  “叶天师……我是特意向秦总询问了你的住址,过来向你登门道歉来的。”

  崔国胜看着那头突然拉开的门后一张白嫩嫩的脸,怔了一下,然后这才像是回过神来,朝着他点了点头,哑着声音道歉道,“本来按照计划,我应该是中午就和天师将事情谈好,只是没想到……中午的变故发生的太多,把先前定的计划全部打乱不说,还让天师和贺先生两个平白看了场笑话。”

  叶长生似乎也是想到了中午的那一场热闹,眸子微微一动,笑了笑道:“令郎和令夫人的确是……非常有个性。我第一次见得时候他们也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崔国胜愣了愣有些惊讶地道:“天师什么时候见过他们?”

  叶长生眯了眯眼睛回忆了一下:“三天前,XXX街吧。小少爷走得急了撞了我一下,尊夫人在后面紧跟着,看样子是真的对儿子心疼得厉害。”

  他这话虽然说得委婉,但是早就明白自己妻子儿子是什么脾气的崔国胜立即便想明白了前因后顾,再看看叶长生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只觉得一阵尴尬,好一会儿才干巴巴地道:“……天师受委屈了。”

  叶长生笑眯眯地看他一眼,转身将门让了出来:“崔总在外面站着不累么?进来坐吧。”

  崔国胜应了一声,随手将门带上了,换了鞋进了屋。

  屋子里面还有一个异常高大的男人正坐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见他进来了,便微微眯着眼睛朝着他看了过来。

  男人的视线只在他身上定了一瞬,随即便就挪到了一旁的叶长生身上,开口的时候,声音有一丝紧绷的危险:“是昨天的那个女人?”

  他咬字冷而沉,崔国胜还没听懂那头在说什么,竟是听着这一句话,全身便不由自主地因为惊惧而起了一点冷汗。

  叶长生看着贺九重眼底倏然升起的杀意,心里“咯噔”一声,暗道一声不好,这会儿赶紧再走过去在他的肩膀上按了一下:“这件事我晚上再跟你说……现在先办正事、先办正事。”

  贺九重眸子微微地眯了一分,也看不出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只是光瞧着模样像是不大开心。

  叶长生心里胆战心惊,暗自估摸了一下他此刻的怒气值,然后眉头浮上一点忧愁来。

  叹了口气强压下那点忧愁,看着面前不明所以的崔国胜,开口问道:“不知道崔总今天过来主要是想为了什么呢?”

  崔国胜看看叶长生又看看贺九重,脸上的表情有着些微的犹豫:“其实我……”说了三个字,又顿了一会儿,才艰难地开口道,“叶天师,你说这世界上是真的有鬼吗?”

  叶长生眨了一下眼,一脸理所当然地:“有啊。”

  崔国胜听到他的话,也不知道是不是得到了安慰,整个人的状态稍微稳了一点,他捧着自己面前的水杯抿了一口水,像是在思考着怎么组织语言,好一会儿才道:“一个月之前,阳阳——也就是我儿子他和一群同学在学校里打闹的时候,不小心失手,将一个小姑娘推下了楼梯。”

  “小姑娘我前几天还过去探望过,听说着似乎是道现在都还在医院里躺着,一直没有清醒过来……”他声音低低地。

  叶长生点点头,干脆利落地划重点:“你儿子害的人家小姑娘变成了植物人。”

  崔国胜被叶长生毫不委婉的措辞弄得愣了一下,他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又低声道:“但是,奇怪的是……这一个多星期,那个小姑娘好像开始会在我家出现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