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七十三章

  如果一定要给妻子徐来娣贴一个标签的话, 那么“听话”和“逆来顺受”这几个形容词绝对是不可或缺的。所以当电话那头突然响起了被挂断后的“嘟”地声响时,钱浩整个人都懵了一下。

  他阴沉沉地看着自己的手机, 忍着心里的怒火又拨了几次, 但是之后的几次却都是“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也不知道是真的是关机了还是将他拉入了黑名单。

  怒火在一瞬间冲到了峰值, 钱浩怒气冲冲的就将手机给砸了出去。

  手机摔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大的声响,惊得隔壁的老太太赶紧循着声儿过来探头望了望。

  “怎么了,怎么了?”老太太将手机从地上捡起来, 颇为心疼地用手在上面擦了擦, 有些不满地看一眼儿子,道,“好好的干什么糟蹋东西?”

  钱浩没作声,只是自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脸色阴沉。

  老太太将手机放到茶几上, 凑过去问他:“来娣那边你联系了没有?她答应回来了吗?”又皱着眉头道, “要是她不愿意, 儿子你就委屈一点,先服个软。不管有什么事,我们先忍着,等她先把孩子生下来。只要我们有了儿子——”

  “妈,小雪的事是什么事?”

  钱浩一直沉着脸听着老太太的喋喋不休, 只是正当那头说的高兴时, 这边突然淡淡地开口问了一句。

  老太太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 声音顿了顿, 又状若无事地道:“什么‘是什么事’?你好好地怎么这么问?”

  钱浩看着老太太的表情, 下意识地便反应过来徐来娣那头说的没错,他妈这边的确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他。

  他往老太太那头坐得近了点,沉沉地望着她道:“刚才我给来娣打了个电话,她说这次离婚她是离定了,还说,妈你对小雪做的事情她都已经知道了,要让你等着吃牢饭——你做了什么?”

  老太太听着那头说话,脸上瞬间白了一下,她的手在大腿根的裤子衣料上反复抓了几下,然后“刷”的站起来,有些惊慌地问道:“牢……牢饭?徐来娣真的是这么说的?”

  看着那边肯定的眼神,老太太更慌了,她在屋子里反复踱步,嘴里念念叨叨:“坐牢?怎么可能会坐牢?那可是我家的孩子,我想怎么样不就能怎么样吗,她凭什么能告我?”

  钱浩看着她这个样子,心里自然知道她大概的确是做了点什么,不由得追问道:“妈,你到底干了什么?”

  “也没什么。”老太太又坐了回去,脸上因为徐来娣的那句“要让她吃牢饭”而微微有些担心,但是眉眼里却分明还是透露了一点不以为意,“就是扎了那丫头两下。”

  钱浩一愣,问道:“妈你扎那丫头干嘛?”

  老太太道:“这不还是为了我的大孙子吗?”她道,“我们以前有个说法,你要是想要儿子,就用针将女儿扎死。把她扎得疼了,以后就知道投胎不能投我们家了。”

  又道:“而且孩子小,随便来个意外,人就没了。小雪没了,咱们不也好继续去要孙子吗?”

  钱浩皱了皱眉头。

  虽然他并不喜欢钱雨和钱雪两个女孩,但是他们好歹也算是自己孩子。而且这两个孩子平时又特别乖巧,从来没给他招惹过什么麻烦,所以他自然也不可能对他们有什么厌恶。

  ——用针扎一个还不到三岁的孩子,这的确是有点过分了。

  “妈,小雪才三岁,你用针扎她,是不是……”

  “怎么了?你也要过来教训妈?你这个天杀没良心的,你是不是也要跟你媳妇一起,把妈气死了才好?”老太太一看钱浩脸色不大对,立刻眉头一竖,恶人先告状地抢先哭诉了起来,“妈跟小雪那丫头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这么干算来算去,不还是为了你、为了咱们钱家能有个儿子传宗接代吗?”

  伸手擦一把眼泪:“要不是妈这么做,来娣能这么快怀上个儿子吗?”

  钱浩被老太太一通连哭带嚎得弄得脸色也不大好看:“但是妈,你那是虐待儿童,是犯法的……”

  “什么犯法?犯什么法!那是我们老钱家自己的孩子,我怎么弄不都是我自己的事吗,怎么就犯法了!”老太太撒泼狡辩道,“我当初处理解决你几个姐姐的时候,从来就没人说什么!”

  钱浩有些焦躁地抓了一把头发,他知道这回儿跟没读过几天书的老太太讲什么法律也是没用的,单手压着大腿站起来,烦躁地道:“别的人不说,是因为妈你当时处理的是你自己的孩子,小雪这里你可还隔着辈分呢,你对她这么动手真的合适吗?”

  老太太本来是没觉得这有什么的,但是这会儿想到那头徐来娣那跟突然吃错药似的强硬态度还有自家儿子这焦虑的样子,一时间心里不由得也有些惴惴不安了起来:“那……那现在我针扎也扎了,事情都发生了,你说怎么办?”

  又紧张地道:“来娣她……不至于吧?就为了一个女孩?”

  钱浩听着老太太说话,只觉得愈发地烦躁了:“她都为了两个女儿要打胎跟我离婚了,你再问至于不至于,我怎么知道至不至于?”

  老太太看着钱浩道:“我总觉得来娣现在是在跟我们耍脾气呢。的确,之前的几年我们因为她没生儿子所以一直对她冷淡了些,特别是我,平时里对她可能稍微苛刻了一点。这会儿她怀了儿子,是在跟我们立威——她不可能真的跟你离婚的。”

  她斩钉截铁的:“毕竟哪有人会不要儿子呢?”

  钱浩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但是这两天通过那头的态度,他却又不敢肯定了。

  又抽了一支烟缓解了一下烦躁的情绪,他站起身来,道:“来娣身上没什么钱,现在唯一能指望的,估计也只有李老太太他们。我现在就过去找找他们,毕竟当初拿了我们那么多的彩礼钱,这会儿总不会翻脸不认人的。”

  说着,伸手拿了车钥匙,转头便出了门。

  *

  徐来娣从警察手里将还在襁褓里的孩子接过来的第一眼,就打从心里觉得,这真是一个好看的孩子。

  虽然是刚刚出生,但是因为是剖腹产,不像钱雨钱雪刚出生那会儿的“小老头”模样,皮肤已经是白白嫩嫩的了,看起来像是一块软软的豆腐。

  他的眼睛是典型的徐家人模样,又黑又大,乌亮亮的,有着成人不会拥有的一尘不染。五官都是小巧却又秀气的,因为太小了,乍一眼看上去并不能分辨男女。

  徐来娣低头亲了亲孩子的额头,突然就有些为难起来。

  如果这是个男孩,她会将孩子交给李老太太。毕竟老太太现在手头比她宽裕,对待她心心念念的“大外孙”,肯定会用百倍的耐心去对待,将孩子交在她手上也不会吃什么苦。

  但是……

  徐来娣再想一想这个孩子异于常人的身体,不由得有些担忧地叹了一口气。

  在他们这样的家庭里,像钱雪、钱雨这样健全的女孩子都生活的艰难,何况是她怀里这个同时拥有了男女特征的?他还这么小,如果交给了李老太太,这孩子以后的日子该有多艰难?

  这毕竟是她妹妹唯一的一个孩子,她就这么把孩子交到李老太太那边,无疑是把孩子往火坑里推,这跟直接杀了他又有什么区别呢?

  徐来娣这么想着,心里头紧了一紧:但是如果让她自己养,凭现在她的经济实力,却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徐招娣给她的那三万,已经几乎全部花在了丧事的筹备上,她现在自己身上大约只有一万多的存款。这点钱在X市稍微租个一次□□三押一的房子,剩下的钱就支持不了什么了。支撑着女儿们和她三个人的日常开销就很艰难了,更何况是再加个最金贵、最要花钱的婴儿?

  徐来娣一瞬间陷入了两难。

  叹一口气,再看看身边一大塑料袋由警局那些被勾起浓浓母性的女警察们一起来的奶粉、纸尿裤什么的婴幼儿产品,眼底透露出了些许安慰。

  好歹眼下这个孩子的吃饭问题暂时还是不用伤脑筋的。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将徐招娣的丧事办完,让她早些入土为安,再赶紧找个时间,回去跟钱浩离婚,将伤害了钱雪的那个魔鬼送进监狱,再带着钱雨钱雪两个彻底脱离那个吃人的魔窟。

  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

  徐来娣想到这里,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好一会儿,又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生而为人,很多事情……怎么就这么难呢?

  *

  傍晚的时候钱浩没在李老太太那头找到徐来娣,但倒是正好堵住了那头正准备出门的徐家俊。

  徐家俊一看到钱浩,下意识地就想跑,但是还没走两步,被那头眼疾手快地抓着就扔上了车。

  比起人高马大的钱浩,徐家俊看起来要瘦小单薄的多。虽然他试图着扑棱了两下,但是到底没能抵抗住,随着车门“砰”地一声关了起来,他也就被这么塞在了副驾驶座位上。

  徐家俊是著名的窝里横,对着家里的几个女人脾气虽然大得很,但是在钱浩面前也不敢像在家里那样放肆,只能陪着笑道:“姐夫最近过的好啊?”

  钱浩一边开着车,一边冷笑:“没你过得好,新房看起来是挺气派的,花了不少钱吧?”

  徐家俊讪笑:“地段不好,贷款二十年,摊下来也没多少,也没多少。”

  钱浩却不愿意再跟他打哈哈了,他眉头皱着,看看一眼道:“你姐的事,你们知道了?”

  徐家俊马上道:“你是说我姐姐想要离婚那事儿?”

  钱浩听那头接话,眉头都拧成了结:“她果然已经跟你们说了?”

  徐家俊“啊”地应了一声:“白天的时候提了一句。”说完又立刻道,“不过姐夫你放心,我和我妈都觉得我姐可能是吃错了药,一个女人家家的,没事怎么能想着离婚?再说我听妈说大姐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呢,这不是有病么不是?我和我妈是坚决不同意的!”

  钱浩听着这话,心里顿时舒坦了不少,但是再看着徐家俊,声音里还是警告:“我不管你们家里怎么说,反正我们家当初是花了大价钱从你家里将你姐姐接回去的,彩礼钱我们钱家也是一分没克扣。

  如果这一次你姐姐是真的铁了心要离婚,其他的都先不说,你们家当年吃下去的那些彩礼费,我要让你们一分不少地全部都给我吐出来。”

  徐家俊脸色有些不好看,但是在钱浩面前他不敢像在李老太太面前那么开口顶撞,只能尽可能平和地道:“但是我姐要是非要离婚,我这个做弟弟的也管不了啊。”

  钱浩冷哼道:“那我不管。你如果不能管你姐,你就还钱!”

  徐家俊这会儿也有一点怒了,于是便靠在副驾驶座上道:“我没钱。我的钱早用完了。这不,新房还欠钱装修,我还想让姐夫你借我一点呢。”

  钱浩冷笑一声:“你可以不还试试。”又道,“而且如果离了婚,我是绝对不会出钱赡养那两个孩子的。你姐姐要就要,养不活就算了,我是不会管他们的了。”

  “哎,你这个人怎么——”

  两个人正争执着,突然前面的马路上突然冲出了一个人,那人的速度极快,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这边行驶而来的车,随后只听“嘭”地一声响儿,钱浩根本来不及刹车,整辆车直直地便朝前面的那个人撞了过去。

  “吱呀——”

  一脚紧急刹车踩下去,视野中已经没有之前那个人的踪迹了。钱浩和徐家俊对视一眼,对方的脸色都是惨白的。

  “撞、撞人了?”徐家俊声音颤抖得不成样子。

  钱浩也是脸色铁青。

  他们跑的是没什么人的外环路,所以车速一直开的很快。以那样的速度撞击过去,别说是人了,就算是个金刚芭比,这会儿肯定也已经被撞成肉泥了吧?

  “这、这、这人是你撞的,跟我没关系,跟我没什么关系啊!”

  钱浩不作声,只是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突起。

  他咬了咬牙打开车门,然后朝外面看了一眼。

  然而,本该横躺着一个人的地方却是干干净净的。地面上没有人,也没有半丝血迹。

  暮色四合,昏黄的天色将地面照出了一种诡异的暖色调,有风吹过,明明是五月的天了,却又一种阴冷转进来,让他陡然地打了个一个寒颤。

  他伸手将自己的领口拉了一下,下了车继续又检查了一遍:真的没人。

  徐家俊在车上吓得几乎都快尿裤子了,眼看着钱浩到外面绕了一圈又坐回了车内,车钥匙一转,重新打了火便要继续往前开。

  徐家俊赶紧把方向盘拉住了,哆哆嗦嗦的问:“你……你这是要肇事逃逸?这周围可全都是摄像头,你就想这么跑?”

  钱浩打着了火,与此同时,一路的灯光也陆续地亮了起来,惨白的灯光将街道照得透亮。

  “没有人。”钱浩哑着声音道了一句。

  “什么?”徐家俊愣了愣。

  “我刚刚下去看了一眼,没有人。”钱浩又重复了一遍。

  徐家俊呆呆地:“那刚刚的是什么?”

  钱浩没有说话,只是把车开的快了些。

  天色渐渐地晚了,以往一个小时的外环路这会儿却像是怎么开都开不到尽头。钱浩和徐家俊的额头上都沁出来一点冷汗,好一会儿,那头颤抖着道:“等等……这个地方,我们是不是来过了?”

  钱浩捏着方向盘的手越发的紧,惨白的路灯下,突然,之前出现过的那个人影又猛地从一侧冲了过来。

  这一回钱浩眼疾手快地在自己的车撞倒人之前便停住了,他几乎是停住的瞬间,便立即拉开了车门朝外望了过去。

  依旧是除了他们一辆车都没有的外环路。依旧是空荡荡的干净的路面。

  鬼打墙。

  这三个字在徐家俊和钱浩的脑子里盘旋着,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第一个说出来。

  “……我,我来开。”

  终于,在第三次撞上莫须有的人影之后,几乎快要崩溃的徐家俊突然对着钱浩开口道了一句。

  钱浩看了他一眼,没有拒绝。他们两个换了个位置,然后继续往前开去。

  换了人之后,似乎所有的一切一瞬间便恢复了正常。

  空无一人的外环路开始渐渐地多了些正常的车辆,周围的路也不再重复了,小心翼翼地经过了之前三次撞到人的地方,见那个人影没有再次出现,两个人刚在心里松了一口气,突然,一种奇怪的味道从外面飘了出来。

  “滴答。滴答。滴答。”

  钱浩几乎一瞬间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他惊恐地睁大了眼睛,伸手拉住徐家俊的手,哑声道:“减速,我们跳车!快跳车!”

  徐家俊没能反应过来,只是下意识地踩了刹车,一旁的钱浩几乎不等车子完全停下来,赶紧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跳了车。

  就在他跳出去的一瞬间,“砰”地一声震天爆炸响动伴随着巨大的热浪席卷而来,很快地将他整个下半身吞噬了进去。

  剧烈的疼痛撕扯着他的意识,就在他陷入昏迷的一瞬间,他费力地仰起头,正看见一个与徐来娣有五六分相似的女人正用一种怨毒而又快意的眼神看着正燃烧着猛烈的车子。

  似乎是感觉到了钱浩这头的视线,那个女人又转过头来,幽幽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唇角一弯,竟然是笑了出来。

  ——徐招娣。

  钱浩闭上眼睛时脑子里浮现出这个名字,然后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忙了一整天,好不容易将徐招娣的丧葬事宜准备妥当,正准备租一个宾馆将叶长生那里的钱雨钱雪抱回来的时候,自己好不同意才安静了片刻的手机又欢快地唱起歌来。

  徐来娣有些疲惫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都没来得及看到底是谁来的电话,突然一阵恸哭隔着屏幕就传了过来。

  “来娣……呜呜……来娣……”

  听出那头已经有些哭的岔气的声音是李老太太,徐来娣略有几分奇怪,这么多年,她还从没听过老太太能因为什么而哭成这样。隔着电话都好像能感觉到那头好像随时都要背过气去。

  她舔了舔嘴,干巴巴地问道:“妈,怎么了?”

  李老太太声音哑得几乎没法听,徐来娣仔细地从哭声中提取信息,好一会儿,愣住了:“家俊他……死了?”

  徐来娣有一点懵:“他不是白天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

  李老太太哭得更厉害了,一边哭一遍骂:“都怪……钱浩……呜呜,那个天杀的,好好的……拉你弟弟开车出去……呜呜呜……”

  徐来娣听到钱浩,微微愣了一下,但是随即却像是隐约能摸到一点头绪了,便打断了李老太太的话问道:“那钱浩呢?”

  “他……呜呜……他还在XXX医院……抢救……”

  老太太说完,又哀嚎着:“我就你弟弟一个啊……这可这么办……呜呜……”

  她叹口气,道:“妈,你还有我的。”

  “那不一样!你是个丫头,你怎么能跟你弟弟比?”老太太的声音蓦然拔高了,尖锐的声音几乎要刺破人的耳膜。

  徐来娣所有安慰的心思都随着老太太的这句话而瞬间烟消云散。

  她笑了笑,对着老太太道:“妈,那既然这样,你还打电话给我干什么呢?”

  说着,也不听那头在说什么,伸手在屏幕上按了一下,直接挂断了电话。

  她抱在怀里的孩子已经沉沉地睡了过去。小小的嘴巴微微张着,有种说不出的可爱。

  这也是个不爱哭闹的很乖的孩子。看到他,她马上就能想到自己的两个孩子还有招娣小时候的样子,她怎么能就这么把他抛弃掉呢?

  她又叹了一口气,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思索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没抵住那一点心软,抱着孩子坐了公交就去了XXX医院。

  医院里钱浩的手术还没有结束,钱家的老爷子和老太太都还等在手术室外,正六神无主,远远地看着徐来娣过来了,老太太冲过去就要打她。

  “贱人!没心肝的东西,我们家浩浩要不是为了不和你离婚,怎么可能跑去你家?怎么可能出车祸?”老太太歇斯底里,“都怪你这个贱人!今天浩浩出了事,我要让你陪葬!”

  徐来娣这会儿抱着孩子,手上腾不出地方,只能出脚狠狠地在那头的肚子上踹了下去。

  老太太个子矮,最柔软的地方最好被踹个正着。那头使得力气大,疼得她差点没背过气去。

  钱老爷子看到这情况,脸色大变跟上前将老太太扶起来,眼见着自家老伴气的发狂想要再扑上去,他眼神微微闪烁,却是抬手就给了老太太一个巴掌。

  徐来娣和老太太都被这清脆的一巴掌弄懵了,一齐扭过头看着老爷子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儿子还在里面生死未卜,你这个当妈的就在外面撒泼,你丢不丢人?”老爷子看着老太太冷着脸道,他的语气极严肃,算不上骂,但却是再明白不过的指责了,“你儿子做的不够好,你还怪来娣?来娣为什么离婚,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女人这么多年兴风作浪,在家使唤她吗?是你自己害了儿子,你怎么自己不反省一下?”

  “我……”

  老太太自从年轻的时候生下来钱浩,自己在家里的地位就是一路看涨,这会儿被老爷子这么毫不留情地劈头盖脸一顿说倒是少见。

  “你什么你!还不给来娣道歉!”

  老爷子厉声呵斥道。

  所有人都不知道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老太太心里委屈,却还是只能闷着声音和那头道了个歉。

  “来娣,妈刚才是太激动了,你……你别介意。”

  徐来娣抿了抿唇,没接话。

  关于钱家老太太,她有一卡车的债需要清算,所有的人当中,她最希望能下地狱的就是眼前的这个女人。

  老爷子看着老太太老老实实地道歉了,眉头微微松了点,再看着徐来娣,眼神里很有点慈爱的颜色:“来娣啊,我知道你对我们一直有意见,但是以前是我们对不起你,你现在也得给我们个改正的机会对不对?”

  他道:“俗话说的好,一日夫妻百日恩。虽然之前浩浩可能有做的不对,做事的时候伤了你的心,但是你也是记挂着他的嘛,要不然你今天好好的怎么会来医院呢?他都这样了,以前的那些恩恩怨怨也就让他过去吧,有什么事儿还能让你们离婚呢?”

  老爷子的视线挪到了徐来娣的肚子上:“浩浩的下半身已经没了,就算活下来以后有孩子的可能性也不大了。来娣啊,你这肚子里可就真真正正是我们老钱家唯一的香火了,你也不能做绝人门户的事情啊。”

  徐来娣一怔,瞬间明白过来老爷子对他异常的和颜悦色是什么意思。

  钱浩现在已经废了,所以她肚子里这个男孩在他们眼里已经从珍贵上升到了“唯一”,现在所有的其他人都是不重要的了,重要的就是能让她把这个孩子给生下来,把他们老钱家的香火给延续下去。

  老太太听了那头的话,一瞬间也就不发疯了,她谄笑着走到徐来娣面前,百般讨好地道:“来娣,你爸说得对。妈以前太过分了,从今天起,妈诚心诚意地给你赎罪好不好,你说东妈就不往西,你想要什么妈就给你买什么……”眼神热切而又贪婪地看着她的肚子,“只要你能把孩子生下来。”

  徐来娣感觉浑身有点发冷。

  她的视线越过那两人放到了手术室上面闪着的红灯,道:“因为钱浩已经废了所以你们就放弃他了?”

  老头老太太不说话,但是眼神里却已经透露出来他们的想法。

  生不出儿子的女人是废物、是累赘,没有生育功能的儿子比起一个健康的小孙子而言,也是什么都不是。

  徐来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看着老太太道:“我带小雪去医院检查,发现在她的脑子里被扎进了一根绣花针——是你干的吗?”

  老太太眼神闪烁了一下,支支吾吾:“这……”

  徐来娣一手抱着襁褓中的婴儿,另一只手威胁似的将手缓缓地贴在了自己的肚子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那个老太太:“是你干的吗?”

  她这个动作虽然轻柔,但是对面一直关注着她的老头老太太却是立即变了颜色。

  钱老爷子忙伸了伸手道了一声“别冲动”,转过头立刻吼了一声老太太:“到底是不是你做的,是你就快承认啊!”

  老太太有些慌,犹豫了一下,看着徐来娣抚在自己肚子上的手缓缓地握成了拳,连忙着急地道:“是,是,是我干的!”

  徐来娣神色很冷:“你还做过什么?不要骗我,全部说出来——如果你还不想钱家绝户的话。”

  老太太紧张地盯着她的手,嘴里连忙道:“我、我……我还在她的头上扎过针,不给她吃饭……还、还喂她吃辣椒……还……还……”看着那头脸上的温度越来越冰冷,她一梗脖子一股脑全说了,“还让她洗冷灰水澡,不让他穿外套。”

  徐来娣轻轻地问:“没了?”

  老太太忙摇了摇头。

  徐来娣深深看她,然后突然拽着她的头发就往一边的墙上撞,“咣咣咣”地撞了好几下,力道大得那头额头都出了血,她才松开手,将她扔到地上,疯狂地踹了她几脚。

  钱老爷子就在一旁,但是却并不拉架,一双眼睛只是担忧地盯着徐来娣的肚子,只怕自己的宝贝孙子出了什么问题。

  “小雪……她才三岁……她才三岁啊!”徐来娣声音颤抖着,喉咙里似乎都有血腥味,“你们真的是……没有人性。”

  她看着老太太,黑色的眼睛里带着沉色:“我要你现在就去警局自首。”

  老太太正趴在地上呻/吟,听到徐来娣的话,惊恐地抬头:“自首?你……你在说什么?”

  “自首。”徐来娣笑了笑,“你不愿意吗?我是在帮你啊,妈。自首的犯罪人可以从轻处罚。只是去吃几年牢饭又不会被枪毙,你怕什么?”

  老太太脸色灰败,她求助似的看着身边的钱老爷子,那头却是看都不看她一眼,只是和善地看着徐来娣道:“就这样?只要他自首了,你就愿意生下这个孩子?”

  “也许愿意呢。”徐来娣笑笑,她将脸侧的头发撩到耳后,一双眼黑的看不见底:“而且我有选择的机会,但是你们没有,不是吗?”

  钱老爷子咬牙,刚准备说什么,却见身后的手术室红灯一灭,里面的医生护士先后走了出来。

  “医生,我儿子——”

  “钱浩的家属是吗?”医生的声音带着一点机械化的遗憾,“虽然我们已经尽力抢救,但是伤患的伤势实在太重,九点五十一分,徐浩应抢救无效已经确认脑死亡。”

  在外面等着消息的几个人听着医生的话脸上的表情顿时都变了一下,老太太似乎是感觉到了悲伤,但是在那之前,更深刻的恐惧却是更快地蔓延了开来。

  因为就在医生宣布了钱浩的死讯之后,她听见那个与他同床共枕了三十多年的老伴,竟然会用一种她格外陌生的冷漠的语气对着另一旁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的女人道:“好,我现在就带她去警局自首!”

  自首?坐牢?

  不不不!

  老太太感觉眼前一片片的黑,她被人用力地拽着领子拉了起来,明明四肢都瘫软无力,但是却一点儿劲都使不出来。

  徐来娣看着那个几乎是拖着老太太离开的老爷子的背影,她轻轻地笑了一下,然后大笑,笑到最后却就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看,这样的家庭多畸形。

  在这样一个家里面,成为胜利者有多简单。

  为钱家生下儿子继承香火。

  怎么样的香火?这种畸形扭曲而又病入膏肓的?

  ——我可去你的吧。

  徐来娣哭着笑着无声地骂了一句,她看了一眼手术室,这会儿她又突然不想再去看钱浩最后一面了。

  一日夫妻百日恩。

  好歹记忆中的那个男人还算的上体面,不去记住你最狼狈最惨样子,算是她能给的唯一一点点情分吧。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身便离开了。

  来到叶长生的住处时,那头好像早就知道她会来似的,还不等她敲门,他便从里面将门拉了开来。

  一双弯弯的笑眼从门后探出来,从徐来娣身上又落到了她怀里的孩子身上,唇角一勾,带着点赞叹:“真是个好看的孩子。”

  徐来娣温柔地笑了一下,道:“长得像我妹妹。”

  叶长生将她迎进来,笑着道:“无论男女,以后大概都会是个美人。”

  他这话说的随意,但是停在徐来娣耳里,便就有了不同的意味,那头微微一愣,抬头看着叶长生道:“天师已经知道了?”

  叶长生笑了笑,给她倒了一杯茶。

  徐来娣没有接茶,只是略有些犹豫地道:“天师,那我是应该把这孩子当男孩儿养还是女孩儿?我看着觉得像是个男孩,但是万一以后给养错了可怎么办?”

  叶长生笑起来,似乎觉得她的担忧听起来很有趣。

  他自己捧着茶喝了一口,望着她的时候眼睛弯成月牙:“放心吧,你养出来的孩子,错不了。”

  他明明什么都没说,但是只这一句话,徐来娣听着却又忍不住想要哭。趁着眼泪还没滚落下来,赶紧把之前的茶杯端了起来,用氤氲开的白雾掩盖了她的泪意。

  叶长生看看她,又看看她怀里的孩子,轻声问道:“孩子有名字吗?”

  徐来娣笑着捏了捏他的手:“没有,只是给他起了个小名儿,叫小面团儿。”

  叶长生偏偏头,笑眯眯地提议道:“如果不介意,能让我给他取一个名字吗?”

  徐来娣一愣,随即连连点头:“不介意不介意!如果天师不嫌麻烦那真的是太好了!”

  叶长生伸手在那个孩子眉心轻轻点了一下,似乎是感觉到有人在触碰他,本来闭着眼睛的孩子在那一瞬间倏然睁开了眼,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纤尘不染,眨巴眨巴两眼,嘴里吐了一个泡泡,“咯咯”地便笑了起来。

  “就单名叫一个‘醒’吧”,叶长生轻轻地捏了捏孩子的鼻尖,脸上浮着一点愉悦,“醒。希望他这辈子可以坚定自己的方向,活得清醒而随心。”

  徐来娣点了点头,念了几遍这个名字,眼底也浮现了一点笑意。

  “以后有什么打算吗?”叶长生又问了一句。

  徐来娣吸了一口气,点点头:“钱浩他给自己买过一份保险,受益人……是我。我准备带着几个孩子离开X市,去个物价低点的小城市生活。虽然可能不会很宽裕,但是……总会好的。”

  叶长生笑起来:“那我看来应该恭喜你了。”

  徐来娣点点头,轻轻笑了一下,眼里闪着一点光:“一切都会好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