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七十一章

  徐招娣是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分娩前的阵痛一波接着一波, 从小腹一路扩散到四肢百骸,疼得她像是所有的神经都在被拉扯着, 所有骨头都被打碎了重新排列组合, 让她恨不得立即将子宫挖出来扔掉, 好平息这恐怖的疼痛。

  “我不生了……呜呜……不生了……”

  徐招娣双手拼命地抓着身下的白色床单,身上的汗水一层一层地冒出来,混合着因为疼痛而涌出来的生理性泪水,将她整张脸都斑驳了起来。

  她扭曲着五官看着一旁正专注地做手术的医生, 哑声哭喊着道:“还要多久?还要生多久……太痛了, 我不生了……我不想生了……”

  正在进行手术的医生一脸严肃,额头上也是沁出豆大的汗珠来。他没有作声,一旁的护士见状便小声的安慰着徐招娣道:“别怕,深呼吸, 已经看到孩子的头了……再深呼吸, 对, 很好,马上手术就能结束了。”

  徐招娣跟着护士的口令做着深呼吸调整自己呼吸的节奏,但是她的精神还没有缓和下来,紧接着一波强过一波的阵痛便又凶猛地翻涌了上来。

  “啊!!”

  凄厉的惨叫在手术室不断回响,主刀医生停下动作, 声音沉沉地道:“不行, 孩子的头太大了, 胎位也不是很正, 顺产太困难……”又对着旁边一个小护士道, “你去和产妇家人商量一下是不是马上接受剖腹产。如果接受,立即让他们在剖腹产同意条款上签字……时间要快,申请书回头再补。这里孕妇羊水已经破了,等不了多久了。”

  小护士闻言赶紧点头应了一声,抱着文件一转头就快步朝着手术室外走了出去。

  手术室外的张家母子两还正在翻阅着字典给即将诞生的孩子筛选着合适的名字,突然间手术室的门打开了,忍不住一愣,赶紧迎了上去:“——孩子生出来了?”

  小护士摇摇头,将手里的文件递过去,对着两人快速地解释道:“现在我们的手术出现了一点问题,孩子头部太大,胎位不正,顺产可能有点问题,医生让我来问一下你们是否接受剖腹产将孩子取出来?”

  男人这边听完还没说话,一旁的老太太立即皱着眉头道:“剖腹产干什么?不剖,不剖!”

  小护士一愣,似乎是没想到产妇家属会拒绝剖腹产,又连忙道:“但是不进行剖腹产手术,胎儿头部太大,产妇可能会出现难产——”

  “哪有这种说法!”老太太摆摆手,脸上有些不以为意,“我们那会儿的时候,哪家生孩子不是顺产的,一个个不都好好的?就你们现在年轻姑娘娇贵,吃不得苦,想着剖腹产轻松!”

  小护士好好地平白被那头老太太顺带着讽刺了一圈,眉头一皱,有些不满:“这位病人家属,请你不要胡说!手术室里的产妇现在情况不是很好,眼下为了产妇和孩子的安全,采取剖腹产才是最好的选择。”

  “我不是都说了吗,就自然的生,不剖!”老太太眉头一竖,指着那小护士就道,“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医院的歪歪道道,就你们那划一刀就要收五六千的黑心钱,我们招娣就自个儿生,不剖!”

  小护士被老太太泼辣蛮横的姿态气的不轻,想要辩解两句但是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又被那头破头盖脸地堵了回去,到最后什么也没谈成只能又气红了脸回了手术室。

  男人看着一脸胜利姿态的老太太,有些不解地问道:“妈,医生都说要建议剖腹产了,你为什么不同意?”

  老太太看他一眼,脸上闪现出一种世故的精明来:“哼,这都是医院里面骗人的把戏,我是脑子坏了才会同意。”倾过身子跟自己儿子细细算着,“如果是顺产,咱们只要花个不到三千,回去再报销一点,总共用不了两千块钱。但是剖腹产可就贵了去了,就那么一下去,翻了两三倍呐!”

  愤愤地道:“而且剖腹产生出来的孩子哪有自然生的好?我跟你说,那些选剖腹产的女人就是不要脸,只顾着自己,他们啊就是不想让孩子从‘那儿’出来,怕以后底下松了!”

  男人听到这话,略有些不自在地咳了一声,但随即又想到那个小护士的话:“但是医生都已经说了,孩子太大了,不剖腹产生不出来……”

  “他们骗你呐!”

  老太太满不在乎地摇摇手:“以前没有什么剖腹产的时候,我们不都是就这么生?哪有那么多事。你看我们身边有几个女人生孩子给生死了?”

  男人想了想,觉得她说的有道理,随即也没再多说,继续低头翻起了字典来。

  手术室里的医生已经准备根据外面家属签下的剖腹产同意书来进行接下来的手术了,但是一抬头看着小护士那张略带着些气愤和挫败的脸,经验老到的医生立即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微微摇了摇头,也没什么办法,只能继续按压着徐招娣的肚子,尽量帮着那头自然顺产。

  但是婴儿实在是太大了,他们努力地帮着徐招娣引导了一个多小时,却还是没能顺利地让孩子从产道生产出来。那头已经被剧痛折磨得精神恍惚的徐招娣在一波阵痛过去的间隙,忍不住哭喊道:“我要剖腹产,你们给我剖腹产吧,我实在受不了了,太疼了!”

  医生擦了一把头上的汗,觉得这样下去确实不行,只能让小护士又赶紧出去问了一遍。

  但是毫无疑问,这一遍问出来的结果还是一模一样。

  胎儿迟迟无法顺利产出,随着时间的过去,徐招娣的惨叫声也从一开始的尖锐变得渐渐虚弱了起来。

  “医生……我不生了……我不生了……孩子我不要了,我不生了呜呜呜……给我剖腹产吧,给我剖腹产吧……”

  已经在手术台上见过太多人情冷暖,医生心里自然是比那个刚工作的小护士了解外面那两个产妇家属的心思,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对着那小护士道:“你再去问一次,已经没时间了,如果家属再不同意,今天一大一小两个都要保不住了。”

  小护士听着一愣,随即连忙点点头,又赶紧跑出了屋外。

  屋子外面的张氏母子看着那小护士第三次出来,脸上带着浓浓的不耐烦。

  老太太还不等那头开口,眉头一皱立即有些厌恶地道:“我不是都说了吗,我们家不剖腹产!”

  那边的小护士看着这不讲理的老太太已经觉得有些厌恶了,她忍住心里喷薄而出的怒火,强忍着道:“这位病人家属,产妇在手术室已经十分危险,这里的剖腹产手术告知和同意书麻烦您签一下……如果您这一次还是选择不签,那么我会将我们的所有谈话进行录像保存。”

  小护士这次放缓了一点语速,使自己的解释尽可能的清晰:“还有一点,如果在之后手术出现什么意外,在孩子和大人之间,我们会选择竭力抢救产妇。”

  老太太被这句话刺得浑身一跳:“什么意思?什么手术意外保大人?保大还是保小难道不是听我们的意见吗?”

  小护士不答话,只是把笔递过去:“家属您愿意签字了吗?”

  “你、你这是不合理收费,我要投诉你们!”

  老太太气哼哼地骂道,但是一旁的男人却是犹豫了:“妈,还是签了吧,要不然到时候真的连累到你大孙子怎么办?”

  老太太依旧是不乐意。

  她自然是想徐招娣自然顺产的,他们当年那么多女人,一个个顺产的都过来了,这会儿到她身上就这么娇贵?

  但是想想小护士说的“出了意外保大再保小”,一时间又不由得有些动摇。

  摆了摆手终于还是妥协了让男人签了字,看着那头小护士风风火火地回到手术室的背影,嘴里还是忍不住咬牙骂道:“早知道医院这么不靠谱,我当初就应该找人来在家里帮招娣接生!”又气哼哼地回到椅子上坐了,恨恨地,“要是招娣这一胎不给我们张家生个儿子,她就等着吧!”

  手术室里,已经疼得彻底虚脱的徐招娣终于感觉自己的五感在慢慢地随自己远去。

  她感觉自己的灵魂像是挣脱了肉体,轻飘飘地在云层上飘荡着。她飘啊飘啊,从手术室飘到了走廊外面。

  外面张氏母子正不时地看着手术室的门,像是正在焦急地等待着什么。她往下降落了点,正听见她的婆婆嘴里低声地骂骂咧咧,具体说了什么听不清,但是大体上似乎是在控诉她生个孩子花了太多的钱。

  她将这些话听在耳里不由得觉得些气闷,忍不住就看了看她的老公。

  他正在低声地安慰着老太太,徐招娣想听听他说了什么,稍稍地飘得近了些。

  “妈,之前招娣说那个天师给她算的命就是生产的时候可能会有灾祸,你看现在她好好地就难产了,你说,那符纸——”

  老太太伸手拍了拍他:“别自己吓自己!”说着,又犹豫道,“反正不管怎么样,你已经把符纸撕掉扔了,这会儿就算再去后悔也没什么办法了。”

  徐招娣一瞬间瞪大了眼睛。

  ——撕了?

  ——他把符纸撕了?

  一股彻骨的寒冷从脚心慢慢升腾起来,徐来娣看着那个在他入产房之前还信誓旦旦地说,为了他们母子平安一定会将符纸烧了喝下去的男人,周身一瞬间便爆发出一种浓重的怨毒。

  他骗了她!

  他骗了她!

  她的脸色蓦然青白起来,愤怒地低吼着冲向那一对无耻的母子,但是随即却又像是被一阵强大的吸力吸回到了手术室里。

  轻飘飘的感觉一瞬间褪去,那种似乎能够撕裂灵魂的痛楚又从四肢百骸里升腾了起来。

  “医生,孩子已经抱出来了,现在准备手术缝合。”

  “医生,产妇出现大出血,心跳已经掉到每分钟六十!”

  “医生,血止不住!”

  “医生!产妇已经呼吸衰竭!”

  “医生!产妇呼吸停止了——”

  “医生!”

  *

  手术室外面的红色灯光是在凌晨两点五十分熄灭的。

  张家一对母子看到了信号,赶紧起身,急冲冲地走了过去。

  首先出来的是之前那个催了他们三次签订剖腹产同意书的小护士。小护士把口罩摘了,扫了一眼围上来的两个产妇家属,有些皮笑肉不笑地道:“张先生是吧?恭喜张先生喜得贵子。”

  男人一愣,随即和老太太对视一眼,眼里都是闪过巨大的光亮:“真是儿子?真的是个儿子?”等得到那头肯定的答复后,两人脸上的喜悦简直都是要化作实质地溢出来,“哈哈哈,我当爸爸了,我有个儿子了!”

  另一头的老太太也是一脸恍惚,好一会儿才手舞足蹈地:“我有孙子了!我有孙子了!咱们老张家后继有人啦!”

  紧随着那个小护士,有稍微年长些的护士已经将刚出生的孩子身上的污秽和血迹都擦干净了用布包包了起来。

  老太太和男人见状都一拥而上,争先恐后地想要去抱一抱这个刚出生的小男丁,但对于那个在产房里拼死拼活了一个晚上的产妇他们却又好像早就选择性的遗忘了,这么长时间里,两人都在争抢着新出生的孩子,对于产妇的情况似乎一点儿也不上心。

  两个人对新出生的小男孩的热情几乎要将房顶都掀开来,前面的小护士看了,眼里闪过一点不屑的冷色,轻轻地哼了一声,对着男人就道:“产妇还在后面昏迷不醒呢,你们这么喜新忘旧是不是有点太过河拆桥了?”

  被小护士这样当面训斥让男人有点挂不住脸,他咳了一声,四处看了看掩饰性地问道:“那招娣……我老婆呢?”

  小护士听他这么问,突然侧过身去朝着身后努了努嘴,声音听起来隐约有一份诡异:“喏,不就在后面吗?”

  男人便朝小护士身后望了过去。

  只见一张移动病床被两个护士推了出来,病床上一个隆起的弧度可以证明有人正躺在上面。

  男人跟过去看了一眼。

  病床上的徐招娣脸色有些青白憔悴,男人忙跟着那病床,随着那两个护士的脚步往前走,这头不由得柔声安慰道:“老婆,真的是个大胖儿子!你真的为我们老张家生了个大胖小子!你简直是我们张家的头号功臣!”

  “是吗?”徐招娣掀了眼皮瞧他一眼,声音里还带着一点虚弱,感觉整个人气若游丝,“生孩子可真是遭罪,弄不好就要在生死线上走一遭。”

  男人感动地握住徐招娣的手,动情地道:“老婆,真的是太辛苦你了!”

  徐招娣笑了笑,她轻轻地道:“没什么,只是多亏你喝了那张符纸,要不然我可能今晚就要交代在手术台上了。”

  男人听到徐招娣这么说,眸子微微地闪烁了一下,随即偏了偏视线,讪笑着道:“毕竟是你千叮咛万嘱咐的,我这么疼老婆,怎么舍得让你有危险。”

  “哦,是吗?原来你是真的喝了……我真感动。”徐招娣听了男人的话,眸子微微眯了起来,“我还以为你只是敷衍我,等我一进产房你就会将那个符纸扔进垃圾箱。”

  她原本虚弱的模样里掺杂了一点阴冷,乌黑的眸子在医院惨白的白炽灯照射下莫名地浮现出来一丝幽绿色的光。

  男人看着这样的徐招娣,身子突然打了个颤。

  他抿抿唇强笑道:“怎、怎么会呢?我不是一开始就答应过你,我肯定会喝的吗?我怎么舍得让你和儿子受什么风险。”

  勉强抑制住心里陡然而生的恐惧,男人不敢在和徐招娣说话。

  下意识地往周围望了望,正准备看看其他人在哪,但是望了好一会儿,当他发现自己依旧还是行进在条长得诡异的走廊后,终于隐约地察觉到了一点儿不对劲。

  ——怎么会呢?明明他们已经走了这么久,但是一路上却还是没有走到电梯口。

  走廊悠悠长长的,竟然连个值班的护士都没有。

  男人心里有些发虚,忍不住问道那两个推着病床的护士:“我们要去哪儿?”

  护士却不答话,只是继续木着脸推着病床往前走。古怪的沉默让男人的心跳不安地加快了起来,他正忐忑着,眼前却突然地出现了一道门。

  一个护士推开门,另一个护士便推着病床就要往里面走。

  男人被门内透出来的寒气冻得打了一个哆嗦,他下意识地抬头望了一眼,只见在那道奇怪的“病房”外,大大的“停尸房”三个字正躺在上面,猛地暗下来的夜色里散发着幽绿色的光。

  “你……你……你们有病吗?你们带我和我老婆来这干什么?”

  男人看着房间前的三个字,顿时又惊又怒地冲着两个护士吼了一句,但是他话音还未落,却听病床上,徐招娣突然咯咯地笑了出来。

  “老公,没错啊,我是该来这儿的。”

  男人顺着声音低下头,就见原本躺在病床上的徐招娣突然掀开了自己身上的被子坐了起来。她下半身没有穿衣服,刚刚生产完还没有完全消下去的肚子上被化开了一道狰狞的刀口。

  那刀口大的吓人,里面隐约像是有个血肉模糊的孩子在扒拉着那刀口的边缘往外张望着。

  “老公,你看看我们的孩子。”徐招娣望着男人,她声音异常轻柔地,像是害怕打扰了自己孩子的好梦。

  男人被眼前惊悚的场景吓得几乎快掉了魂,他“啊”地一声拼命地想要往后退着,但是因为自己的手还牵着徐招娣,一时间整个人同那头僵持住了。就算是想跑也动弹不了。

  徐招娣看着男人因为惊恐而扭曲了的脸顿时笑得更开心了,她从自己的肚子里挖出了一块血肉捧到了男人面前,用他们两人的手共同握住了那一块:“除了儿子,这是我们另外的一个女儿,你看,她的眼睛和嘴巴多像你……你会喜欢她的对吧?”

  男人的眼睛瞪到了极限,他颤抖着垂下眼看着自己手心里那一块残缺不全却还依旧能看清有人类五官的血肉,半晌,尖叫着将自己的手从徐招娣手里抽了回来,疯狂地将那块血肉扔了出去后慌不择路地朝另一头跑了出去。

  医院走廊上的白炽灯一闪一闪的,身后传来了徐招娣的笑。

  欢快而又阴森,让人听着浑身发抖。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他是在做梦吗?

  男人拼命地在空无一人的医院里奔跑着,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但是体力逐渐的衰竭却让他不得不一点一点地放慢脚步。

  他倚着强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然而这时候却又有着不属于他的脚步在忽近忽远地响起,那声音带着笑,温柔得一如平常。

  “老公,你在哪?出来吧,女儿很想见你……我们一家人团聚不好吗?老公,别躲了。”

  一声一声,像是厉鬼在索命似的。

  男人压抑着自己快从喉咙里跳出来心跳声,伸手捂着嘴,尽可能地小幅度远离徐招娣脚步的声源处。突然,只听“啪嗒”一声,一堆类似于肠子之类的东西从头顶掉落下来,正落在他面前不到十公分的地方,男人惨白着一张脸,缓缓地抬起头,正看见自己的妻子正倒立着站在天花板上,笑嘻嘻地望着他。

  她肚子上的破洞开裂得更大了,有血肉模糊的器官正在顺着那个开口往下掉落着。

  她的脸色青白,青白色的眼白占据了一双眼睛的绝大多的部分,看上去阴冷而又怨毒。她对着他扯开嘴笑了笑,有腥臭的血滴滴答答地落到他的脸颊上。

  他听到她用一种扭曲而又狂热的语气一字一顿地。

  “老公,我找到你了。”

  “啊啊啊啊啊啊!”

  *

  老太太感觉自己突然地好像就打了个盹儿,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点四十多了。

  明明是五月份的天,但是不知怎么的天气却突然地阴冷了起来。

  再往身边的儿子似乎也因为太过于疲惫而睡着了,她正准备将他推醒,突然,只见手术室外面的红光关闭了,里面的医生和护士都面色肃穆地走了出来。

  老太太见状,赶紧颠颠儿地跑过去,眼睛几乎都在发着光:“孩子生出来了吗?是儿子吗?是不是儿子啊?”

  出来的几个护士面面相觑,好一会儿才低哑地道:“很抱歉地告诉你这个不幸的消息……因为产妇的身体状况不佳,就在她产子之后不久,由于无法控制的血崩……虽然我们已经尽力抢救,但是依旧还是没能抢救过来,就在凌晨两点四十七分,徐招娣已经因为产后血崩抢救无效去世了。”

  老太太听到他们的话,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天旋地转,她冲上去攥住离她最近的一个护士的衣领,怒声道:“那我的孙子呢?我的大孙子怎么样了?”

  “他……您孙子……”护士似乎是在考虑着措辞,口罩下的脸上表情有些微妙,“您的孙子倒是很健康,但是……”

  说话间后面已经有护士将新生儿从手术室里抱了出来。

  老太太听到看到孩子,整个人飞速地冲了上去就将孩子抢了过来,她把孩子紧紧地抱在怀里,嘴里一直低低地念叨着:“我的孙子,我的命根子诶……你没事就行,你没事就行!奶奶只要有你了,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了!”

  说着,念念叨叨地将孩子抱到椅子上,一边低声哄着,一边麻利地将孩子身上的布包投开来往下面看了一眼。

  然而,就只一眼,老太太脸色骤变,一站起身,竟然是直接将手里的孩子往地上摔了下去!

  刚刚出生,嫩得跟块豆腐差不多的新生儿被这么猛地往地上一摔,只听“砰”地一声响,几乎大半条命都被这么摔没了。

  震天的哭声从地上的婴儿嘴里发了出来,一旁的护士们都被这个变故吓了一跳,他们冲过来赶紧将地上的婴儿抱起来,还没来得及指责老太太,就见那老太太脸色铁青,一只手哆哆嗦嗦地指着婴儿一边紧盯着那群护士:“这个不男不女的怪物是什么?我的孙子呢?我的孙子呢!!”

  虽然知道产妇用命换来的婴儿是个双性人这件事对于产妇家属来说可能是个重大的打击,但是能这样歇斯底里,将新生儿就这么差点摔死在地上的奶奶也是少见。

  护士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回话,好一会儿,主刀的医生才走上前对着老太太低声道:“这就是你的孙子……只不过可能因为胚胎发育的时候它吞噬了另一个女胎,但融合的时候出现了一点问题,所以现在变成了这样。”

  “你不要跟我说什么我听不懂的,这不是我孙子,这是一个怪物,这是一个怪物!”老太太拼命摇头,眼睛里已经有些疯狂,“他是怪物!”

  一旁抱着婴儿的护士看着老太太的样子忍不住劝道:“其实这孩子男性特征发育得挺完善的,如果真的想要将他当男性养,只要以后等他长大了再去带他做个小手术就行了……没什么事的。”

  “没什么事?没事么事!”老太太崩溃地大喊,“你们这群不要脸的黑心大夫,把我儿媳妇弄死了,又把我唯一的孙子变成了怪物……我跟你们没完!我要去法院告你们!你们别想跑,一个都别想跑!”

  她情绪激动地又转过身,看着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儿子,气不打一处来:“睡睡睡!你儿子媳妇儿都没了,你居然还有心思睡觉?!”

  说着,用力地过去推了男人一把。

  然而就他这样一推,原本靠在椅子上的男人竟然就这么直愣愣地倒了下来,他的身子倒在地上,发出了“砰”地一声巨响,头和四肢姿势却僵硬未变,看起来已经死去很久了。

  在场的所有人这会儿是真的傻眼了。

  老太太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然后颤颤巍巍地向前挪了几步,小心翼翼地弯下腰,然后颤抖着手去探了探男人的鼻息。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周围的人终于忍不住地叫了一声:“大妈,这位先生这是……”

  话没问完,却见那头一向身子骨比牛都还壮实的老太太突然往上翻了一个白眼,身子一软,竟是就这么昏了过去。

  *

  自从昨天钱浩说完那些猪狗不如的话开始,徐来娣简直是再多在那个家里待一秒都会觉得想吐。

  头一天开了药给钱雪降了烧后,带着两个女儿在医院旁边租了个宾馆住了一晚,第二天想着叶长生的话,又赶着一早便带着她再次过去做了个全身检查。

  等到了从医生的手里接过钱雪的X光片子的时候,她看着骗子几乎整个人都在颤抖。

  “你是说,她的脑袋里有一根针?”

  医生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片子的一小块突兀的阴影:“看这个形状,应该是一根绣花针,被人直接从脑部直接刺进去的。后来针又经过流动,最后被卡在了这一块头盖骨之间的缝隙中……实际上这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人类的大脑构造十分精细,损坏了一点都可能导致严重的后果。

  如果这根针不是被头骨的间隙给卡住,也许您的女儿现在已经无法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了。”

  又道,“经过检查,我们在孩子的脑袋上也发现了多处针扎后留下的痕迹,如果没有推断错的话,这也就是孩子会反复生病的原因……”犹豫了一下,看着那头惨白的一张脸小心翼翼地道,“徐女士你有合理的怀疑对象了吗?——需要报警吗?”

  徐来娣木木地站着,她像是听进去了医生的话,又像是没有听懂。她没有作声,只是身体却一直在不停地哆嗦。

  虽然她知道钱家一直都不喜欢她生的两个女儿,可是徐来娣从来没想到的是,他们除了明面上的苛待责骂之后,竟然还会在她背后偷偷地对她的小女儿做这种畜生不如的事情!

  看着这恶毒的几乎是要置人于死地的手法,几乎不需要细想,徐来娣便立即明白过来这是谁的手笔。

  又捧着手中的X光深深地看了一眼,她黑色的眸子里突然地便燃起了一种刻骨的憎恨的火苗来,她咬着牙好一会儿,才低低地开了口:“——报警!”

  “我要让这一家畜生,全部……”死无葬身之地。

  然而还没等她拿出手机拨打电话报警,突然,医院外面便响起了一阵警笛鸣叫的声音。徐来娣皱了皱眉,有些疑惑地往外看了一眼,见几辆警车正停在医院楼下,不由得问道:“这是怎么了?”

  医生也顺着她的视线往外面看了一眼,叹了一口气道:“还不是因为昨天妇产科那边出的事。院长主任他们全惊动了。”

  听到“妇产科”,徐来娣微微愣了愣,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就泛起了一点不好的预感。她身子往前探了探急道:“妇产科怎么了?”

  医生似乎有些奇怪与她紧张样子,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摇了摇头道:“昨天三楼的一个孕妇生孩子,因为胎儿过大加上有一点胎位不正,主刀的医生就想和家属申请允许剖腹产。但是手术期间让护士和那家里沟通了几次,那头死活就是不同意。”

  唏嘘一声:“等到了最后一次,勉强同意后,因为已经耽误了最佳救治时间还有产妇自己本身比较虚弱,导致了产后血崩,没能救回来。”

  又道:“而且,那家老太太是个重男轻女特别严重的,听着自己儿媳妇死了还没什么,但是等看到儿媳妇生下的那个——”

  徐来娣问道:“生了个女儿?”

  医生摇摇头:“要是女儿倒也不至于这样……那个产妇生了个双性婴儿。”

  徐来娣呼吸微微一窒,心里头不知怎么的,那股不安开始越来越浓烈起来。她犹豫了一会儿,又忍不住问道:“那个产妇……她叫什么?”

  医生哂笑:“那我可就不知道了。”说着,又像是想了想,“就记得好像叫什么‘娣’了……哎,一看家里肯定也是个重男轻女的。”

  徐来娣整个人像是被一道闪电劈中了一般,她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你说什么?”

  医生似乎是发现了徐来娣的不正常,他联想了一下自己刚刚说的话,突然福至心灵,有些惊异地道:“你认识那个……”

  徐来娣感觉所有的空气都被抽走了,她身子晃了晃,似乎随时都要倒下去。

  原本站在一旁的钱雨见状感觉担心地小跑过来:“妈妈。”

  徐来娣愣愣地低下头,摸了摸钱雨的脑袋,好一会儿,又对着那个医生道:“医生,麻烦你帮我看一下我两个女儿……我马上就回来……马上。”

  医生有些犹豫,但旁边的护士妹子看着她状态不对,倒是点头答应了:“如果只是一会儿的话,我可以帮你照看一下。”

  “谢谢……谢谢。”徐来娣道了谢,又看看钱雨,“你在这里等着妈妈,妈妈马上就回来。”

  钱雨看着徐来娣精神恍惚的样子,虽然心里担心,但是却还是懂事的点点头:“我跟妹妹就在护士姐姐这里等你,妈妈快去办事吧。”

  徐来娣看着自家女儿懂事的脸,深呼吸了一下,转身推开门就往三楼那件熟悉的病房跑了过去。

  “小妹!!”

  徐来娣喊着徐招娣,几乎声音都有些破音,伸手推开病房,里面却尽是些不熟悉的面孔。

  强烈的恐惧席卷上来,让徐来娣忍不住颤抖着问道:“徐招娣……这间病房里之前住着的人,你们看到了吗?”

  病房里面的人似乎也是被徐来娣的样子给吓到了,好一会儿才呐呐地道:“好像是已经生完孩子走了吧?我们两个个小时前就已经搬进来了。”

  徐来娣怔了好一会儿,轻轻地对里面的人说了一句“对不起打扰了”,然后哆哆嗦嗦地从包里掏出手机,疯狂的开始拨打起徐招娣的电话。

  一遍。

  两遍。

  三遍。

  就在第四遍电话刚刚打过去后,那头却突然被人接听了。

  徐来娣脸上一喜,但是她还没来得及把这份喜悦落定,就听到那头突然传来了一个严肃的声音。

  “你好,这里是XX公安局,因为手机响了太多次,所以这边冒昧地接听了一下。请问你打这只电话有什么事吗?”

  徐来娣的心彻底沉了下去,她死死地握着自己的手机,一双眼睛瞪着不知名的方向,仿佛连呼吸之间都有着血的铁锈味儿:“我是……徐招娣的姐姐。你好,警察同志,我就是想问一下,我妹妹她……是不是出事了?”

  那头微微顿了顿,声音里带着一丝遗憾:“是的。”又犹豫了一下,问道,“现在你妹妹的公公和婆婆正在我们局里做笔录,您看您需要过来一趟吗?”

  徐来娣急促地呼吸了一下,好一会儿,她仰着面,用力吞咽下来喉咙里的哽咽:“好的,请等我一会儿,我现在就马上打车过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