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六十九章

  “离婚”两个字从徐来娣的嘴里说出来的时候, 钱浩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他瞪着眼看着正安安静静地坐在床头,面色苍白却又异常平静的徐来娣, 好一会儿才问道:“你说什么?”

  当然, 不止是钱浩被那头的一句“离婚”惊住了, 就连徐来娣自己其实也诧异于自己这样的人有一天居然能够对着钱浩提出离婚。

  作为徐家的第一个女孩,她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在一个家庭里,要以自家的男人为天;女人最重要的是手脚勤快、肚子争气,如果生不了儿子, 那么这个女人就会让夫家蒙羞。这对于他们来说, 生不出儿子是比杀人放火还要更让人戳脊梁骨的罪过。

  就是因为这样的观念已经根深蒂固,所以连续这么多年没能给钱家填个男丁的事,一直是徐来娣的心头刺。这么多年以来,她一直提心吊胆的, 怕的就是钱家嫌弃她所以让钱浩休了她然后另娶。

  ——就在她刚刚将“离婚”说出口之前,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会主动对钱浩说出这样的话。

  “徐来娣, 你再给我说一遍?你要跟我离婚?”

  大概是因为过于震惊,钱浩的脸上除了不可置信之外,竟然还浮现出来了一点茫然。

  这不对啊?按照他对徐来娣这么多年的了解,只要他拿孩子这件事做由头说离婚,那头肯定会被吓趴下, 她应该哭着跪在他面前, 磕着头求他不要离婚才对……

  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徐来娣是今天被钱雨的失踪弄得鬼迷了心窍吗?

  徐来娣看着那头钱浩因为震惊而突然有些说不出话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 之前还有些许忐忑的心情这会儿却是彻底平静下来。

  床上的姐妹两似乎因为徐来娣和钱浩二人的争吵而不怎么安慰地发出了一点呓语, 徐来娣回过身将从他们身上滑落下来的被子给他们掖好了,然后一边轻轻地摸着大女儿的头发一边压低了声音轻轻地道:“虽然你们都不喜欢这两个孩子,但是他们是我的宝贝。你们不要的话,那我就一个人把他们收好。”

  “钱浩,我不是一时冲动……虽然刚才的离婚只是我顺着你的话脱口而出,但是关于这些事我之前已经是认真地想过了。”徐来娣道,“如果生第三个孩子是要以他们两个为代价,这个代价太沉重了,我受不了。我不会再生第三个孩子了。”

  “如果你觉得你们钱家对以后也不可能再有孙子继承香火而耿耿于怀,那我就带着两个女儿给愿意为你生儿子的那一大把女人让位。”

  她的声音细听还是带着点颤抖的,但是语气却不疾不徐,像是已经在脑海里演练了很多次那样:“钱浩,我想好了,我们离婚吧。”

  屋外,在不起眼的角落里,一道红光微微一闪,紧接着又瞬间消失不见。

  叶长生正和贺九重两人走到自家楼下,听着一阵细微的什么拍打着翅膀的声音传过来便微微地抬了抬眼。在一片惨白灯光下,只见一只小小的千纸鹤晃晃悠悠地就朝着他的方向飞了过来。

  他摊开手让那只纸鹤平安地着陆,静静地瞧了它一会儿,然后侧过头对着贺九重扬起唇来笑了一下,问道:“你猜后续发展得怎么样?”

  贺九重看着那头少年人一双晶亮的黑色眼眸,低笑一声:“总不能辜负了你大晚上还特意坐车赶去十几公里外英雄救美吧?”

  叶长生将纸鹤收了起来,偏着头睐他一眼,笑道:“不,英雄救美的是你,我的作用不过是给我的大英雄导个航而已。”

  贺九重挑挑眉,倒是也没有反驳。

  叶长生带着贺九重上楼,再想想晚上那会儿的场景,眼皮微微压了一点儿,声音里尽是唏嘘:“不过虽然我算到过徐来娣这两个女儿命盘都多凶煞,但是倒也没敢想她的气运会这么差。”

  进了屋子,又想想那个被贺九重差点拧断了脖子,最后又废掉下半身,让他们匿名扔到了警察局的那个正欲施暴的男人,摇摇头叹息一声:“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这个世界上的变态这么多、危险这么多,把孩子好好拉扯大可真不容易。”再感慨道,“还好我们两个生不出孩子,要不然还不知道要怎么操心呢。”

  贺九重低头在叶长生的眼睛上亲了亲,轻轻笑着:“这话口是心非的,听起来你怎么似乎很遗憾?”

  叶长生摸了摸鼻尖望望天,好一会儿讪笑着清了清嗓子道:“你也知道我爸妈走得都早。一个人的时候,好歹也还是曾经幻想过以后儿女双全、子孙绕膝的嘛。”

  说完,又举手起誓道:“不过,自从有了你之后我发誓我绝对没有再这么想过了。”又强调似的加重了语气,“真的!”

  贺九重伸手在叶长生的后颈上捏了捏,看着他下意识地往下缩了缩脖子的动作,挑唇笑了一下:“嗯,我知道。”

  慢悠悠地吐出三个字来:“你不敢。”

  叶长生马上侧过头来望着他,笑眯眯地反驳:“什么‘不敢’,我明明是‘不可能’。我对你爱的那么深沉呢。”

  虽然知道那头说这个话就是为了在他面前讨好卖乖,但是贺九重不得不承认自己对于这样的话还是觉得颇为受用。

  将叶长生一齐拉到沙发上坐了,贺九重问道:“所以徐来娣是决定不要这个她心心念念盼了这么多年的儿子了?”

  叶长生点了点头:“看起来的确是这样。”但是说罢,又微微歪着头想了一下,一双腿晃啊晃啊的,脸上的表情带着些许微妙,“只不过,这又不仅仅只是她一个人的儿子。”

  贺九重偏着头望他。

  叶长生却并不多说了,只是伸了个懒腰,去卧室里拿着换洗衣服就去了浴室:“不管怎么样,这场戏要怎么演下去,那是台上人的事儿,我们作为看客也就在旁边围观吆喝一下就足够了。”

  拉开浴室的磨砂玻璃推拉门,嘀咕一句:“说起来,徐家妹妹的预产期,也就是这两天了啊。”

  贺九重听着那头嘀嘀咕咕,心里想着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嘴上说着要当看客,看到一半还是忍不住去将那个本该横死的女孩救下来。

  他这么想着,再往已经传出水声的浴室看了看,唇角就不禁溢出了一丝笑来。

  *

  钱雨感觉自己做了很长的一个噩梦,梦里的世界光怪陆离,她被一头面目狰狞的怪兽追着四处逃窜。

  那怪兽长得很高大,一双浑浊丑陋的铜铃似的眼睛,青面獠牙。一张血盆大口大张着朝她扑过来,似乎是能就这么将她整个人都撕碎了。

  钱雨感觉自己害怕极了,她躲在一栋小楼里,但是外面的怪物却还在找她。怪物随便一脚,就将周围的建筑全部踩塌了,他一步一步地,很快就朝她藏身的小楼走了过来。

  她感觉一瞬间自己连呼吸都停止了,她惊恐地睁着眼,看着那头的怪兽一点点地朝着自己的藏身之处逼近,终于,就在她自己的小楼要被踩塌了的一瞬间,一道金光闪过,就只见先前还张牙舞爪的怪兽突然像是被什么制服了一样,惨叫了一声随即便立刻烟消云散了。

  钱雨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在那个怪兽倒下的一瞬间微微放松了下来。

  她瘫倒在地面上,呆呆地坐了一会儿,随即茫然地抬起了脸朝着那道金色的光芒望了过去。

  在强烈得几乎叫人无法直视的光线中,钱雨感觉自己模模糊糊地似乎看见了两个年轻男人的身影。

  一双并不十分宽大的手伸过来,将还在原地发呆的她也拉进了那片金光之中,然后她就听到了一个带着点笑意的好听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了起来。

  “回家去吧。”

  钱雨身上蓦然打了一个颤,随即便缓缓地清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熟悉的天花板第一时间印入了眼帘。钱雨眨了一下眼,然后轻轻地动了动身子。

  在她的身边,小小的钱雪抱着她的胳膊睡得正香。她不想打扰妹妹的睡眠,便就又不动了,视线又朝旁边移了过去。

  虽然依旧是个狭小的房间,但是比起她和钱雪那个用薄板隔开来的,几乎只放得下一张小床的空间还是要宽敞不少的。

  ——这是她爸爸和妈妈的房间。

  脑子里反应过来的事实让她一下子就彻底清醒了过来。

  可是,她怎么会在这里呢?她明明应该还是在学校那里等妈妈来接她。

  正试图一个人慢慢地回忆着事情的经过,突然,屋子的门被人拉了开来发出的声响将她的思绪打断了,她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再抬头朝着门的方向望过去,见是徐来娣推门走了进来,一时间心里才微微地放松了下来。

  而徐来娣那头,一进屋看见钱雨已经醒了,怔了怔,随即眼底下一红,赶紧几步上前走过去,将她一把抱在了怀里,声音里带着些许的哽咽。

  “大宝……大宝……你可算是醒了,你是要吓死妈妈么?”

  钱雨似乎是极少看见徐来娣对她如此外放地展示自己情感,被那头紧紧地抱在怀里,先是愣了很久,紧接着一种说不出的后怕和委屈同时涌了上来,令她也忍不住地红了眼眶。

  “妈妈……呜呜,妈妈……”

  “有坏叔叔,呜呜,妈妈我好害怕……”

  昏迷前的记忆似乎是一瞬间复苏了,钱雨缩在徐来娣的怀里,小声啜泣着:“妈妈你怎么那么晚都不来接我,呜呜呜,你是不是……是不是也像爸爸他们一样不喜欢我、不想要我了?”

  虽然是委屈到了极致,但是钱雨却也不敢放声大哭。

  她的哭声似乎都是压在了喉咙里,只有实在忍不住了的时候,才会溢出来一点儿,低低哑哑的,让徐来娣的心一瞬间就揪了起来。

  “怎么会呢?大宝和小宝,你们两个都是妈妈的宝贝,妈妈最喜欢你们了。”徐来娣的心被这几句哭诉揪成了一团,她哑着声音道,“今天没有按时去接你,是妈妈错了。但是妈妈和你保证,绝对没有下一次了,好不好?”

  钱雨听到徐来娣的安慰,不知道是感觉到了安心还是什么,一时间竟然哭的更凶了。

  徐来娣很少看见自己的女儿会这样哭,一时间心里也是又酸又涩,只能将用力地将她小小的身子往自己的怀里压了压,声音里也带了一点哭腔:“别哭了,都是妈妈的错,让你受委屈了。”

  怀里的钱雨就拼命地摇了摇头,手指却死死地抓住徐来娣的衣角:“小雨……不委屈。喜欢妈妈。”

  大约是这边的动静太热闹了,原本在一旁睡得正熟的钱雪也突然地就惊醒了。她睁着一双懵懂的眼睛,看看身边的两个人,好一会儿,嘴一瘪,竟然是也哭了起来。

  被钱雪这么一哭,身旁的两个人都慌乱了一会儿,一瞬间也忘了哭了,赶紧手忙脚乱地过去哄她。

  那头被徐来娣抱起来挤到了两人的中间,小小的手轻轻捂在她和钱雨的眼睛上,声音怯生生的:“不哭,妈妈、姐姐,不哭。”

  徐来娣看着自己的这两个乖巧懂事得过了头的女儿,心里一时间五味陈杂,她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又牵着她的小手放在嘴边亲了亲的,低声应道:“嗯,不哭。小雪也不哭。”

  感受到徐来娣的温柔,钱雪又忍不住拿脸往她的脸上蹭了蹭:“喜欢妈妈。”

  徐来娣怔了一下,眼里又用泪意涌上来,但是却是强行压了下去,亲了亲她的脸,又将她抱进小房间哄睡着了,再次出来,就看见钱雨正半坐在床上,有点怯生生朝着她这头望了过来。

  徐来娣迎着那道视线走了过去,坐在床边,伸手摸了摸她额头贴着纱布的地方:“还疼不疼?”

  钱雨先是摇了摇头,然后想了一会儿,又点了一下头道:“有一点点,但是已经不怎么疼了。”

  徐来娣又摸了摸她消瘦的脸颊,声音里带着一点颤抖:“大宝告诉妈妈,你在学校前面……遇到了什么?”

  钱雨听到那头这么问,因为害怕而全身微微颤抖了一下,但是却还是老老实实地将昨天晚上的事情又重复了一遍。

  “我不是故意要和陌生人离开的。”钱雨的眼泪又滚了下来,“对不起,妈妈,我不是故意的。”

  “妈妈不是要怪你。”徐来娣将钱雨搂在怀里,声音里有深深的后怕,“只是这个世界的恶意实在是太多了,要是没有那个天师救你,妈妈就要永远失去你了。”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钱雨稍微推开了一点,她看着她的眼睛缓缓地道:“大宝,妈妈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钱雨听着徐来娣的话,心猛地一跳,也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什、什么?”

  徐来娣看着她的脸,伸手替她整理了一下有些乱的鬓角:“我准备和你爸爸离婚,离婚之后,你愿意和妈妈一起生活吗?”

  钱雨一瞬间大脑一片空白。

  虽然她还很小,但是“离婚”的意思她却也早就明白了。

  她张了张嘴,声音极小地:“爸爸和妈妈要彻底分开了吗?以后再也不见面了吗?”

  徐来娣点点头:“爸爸妈妈的感情出现了一点问题,已经不适合继续再在一起生活下去了……但是爸爸妈妈都是爱你们的。”

  她道:“妈妈的经济能力可能要比爸爸差一点,如果大宝你和小宝要跟妈妈在一起生活,以后的日子可能会很辛苦。我们要租比现在更简陋的小房子……”

  “我要和妈妈在一起。”

  徐来娣的话还没说完,那头一个小小的声音就冒了出来:“我要和妈妈、和妹妹在一起。”

  徐来娣心底有点暖,但是她看着自己的孩子,声音轻轻地:“大宝你真的想好了吗,要是跟妈妈在一起生活,以后的日子说不定会比现在还要更辛苦。”

  “我不怕!”

  钱雨脸色虽然还是带着一点苍白,一双乌黑的眼睛却亮晶晶的:“我不怕辛苦。而且我已经八岁了,很快就长大了,我可以帮妈妈一起赚钱,赚很多很多的钱,然后一起照顾妹妹!”

  徐来娣鼻头一酸,明明脸上在笑,但是眼泪却又忍不住地滚落了下来。

  “好,那我们就离开这里。”徐来娣抱着钱雨,声音极低地,“我要带你离开这吃人的地方。”

  再次又将钱雨哄睡着了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好在这是个星期六,孩子不需要再去上学。

  徐来娣从房间出来的时候看见钱浩正在客厅里抽烟,浓重的尼古丁的味道扩散开来,让人几乎没法呼吸。

  老太太刚起床从屋子里出来,一看着家里这个情况先是猛地一顿咳嗽,然后忍不住地赶紧冲过来将烟从钱浩的手里抢了过来:“儿子你这是突然发什么疯呢?抽了这么多!”

  又看一眼徐来娣,眉头拧得紧紧的:“来娣可还在这儿,人家怀着我大孙子呢。你自己一个人抽就算了,别祸害我大孙子!”

  钱浩脸色阴沉地朝徐来娣那头看了一眼,然后阴恻恻地笑了一下,对着老太太道:“妈,没什么孙子了。”

  老太太一愣:“你说什么?”

  钱浩的视线紧盯着徐来娣,声音幽幽的:“你的好儿媳妇昨天跟我说,不能用两个女儿做代价换一个儿子,所以这个孩子,她不打算要了。”

  “她说要给我离婚呢。”

  老太太似乎是从没想过徐来娣会敢对钱浩说这种话,她反应了好一会儿,然后才转过身沉着脸朝着徐来娣问道:“你真是这么说的?”

  在这个家里,徐来娣最怕的就是她的这个婆婆。

  自从她生了大宝之后,他丈夫和公公对她也不过是脸色冷淡,脾气火爆一点,但是这个婆婆对她却是一直百般苛责,让她这会儿光是被她这么盯着瞧就不自禁地产生了一点胆怯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忍住了心里头的那点本能的恐惧,微微点了点头道:“是的。”不等那头说话,她又道:“昨天将大宝送回来的那两个人……我认识。”

  老太太和钱浩相互对视了一眼,但是都没有立即作声。

  徐来娣就继续道:“昨天下午我送大宝去学校的路上,回来遇见了昨天那个天师,我让他帮我算了一卦……算的是我能不能再生个儿子。天师说,我只要再怀上,就会是个儿子,但是代价是我的两个女儿。”

  老太太闻言,眼睛一亮,赶忙走近了几步,盯着她的肚子道:“真的?那人真的说了你只要怀了就是个儿子?哈哈,你这肚子里的真的是个儿子?”

  徐来娣抿了抿唇:“是。”又迎着老太太的视线,缓缓地道,“但是,妈,你死心吧,我不会要他的。我不可能拿我的两个女儿去换一个他。”

  老太太闻言,一张脸瞬间耷拉下来,怒气蓬勃地道:“你是不是疯了!不说那个什么天师说的是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拿两个女儿换一个儿子,这种天大的好事别人求的求不来的,你这么想的竟然不要?”

  徐来娣身子微微怔了一下,她沉默了许久,才淡淡地道:“大概因为我还有点人性吧。我不想变成妈你这样的女人……虎毒都还不食子,像妈你当年为了生钱浩,将头三个孩子都亲手弄死了的这种事,我做不到的。”

  “妈,你这么做了良心真的不会受到谴责吗?你在晚上睡觉的时候,闭上眼难道不会感觉到被你亲手溺死的那些女孩在你的床头看着你吗?”

  老太太被戳到了痛脚,愤怒地抬手就给徐来娣甩了一个巴掌:“呸,那些赔钱货生了不弄死,养着难道不用喂饭吗?吃得那么多,万一饿到我儿子怎么办?而且你是什么身份,我自己的孩子想怎么处理,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三道四的?”

  徐来娣脸上被老太太打出了火辣辣的红印,但是她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她默默地又把头偏了过来,看着老太太微微笑了一下道:“对,那些是妈你自己的孩子,你想要怎么处理,我的确没有什么理由去说三道四。”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但是我怀的这个,也是我的孩子。我想不想要他,妈你又凭什么在我面前指手画脚呢?”

  老太太被气的够跳脚,咆哮着道:“凭我是你妈!凭你是我们老钱家的媳妇!你怀了老钱家的儿子,必须就得给我们生下来!”

  “很快就不是了。”

  徐来娣在老太太的气急败坏中反而显得越来越平静,她声音淡淡地:“妈,刚才钱浩已经跟你说了不是吗?他想要离婚,我同意了。”

  老太太一怔,回过头去看自己的儿子,见那头没有否认,连忙冲过去哭喊着拍打他:“离什么婚!你好好的离什么婚!我们的孙子还没生下来呢,谁让你离婚的!没有孙子,你还不如让妈去死啊!”

  钱浩被老太太发疯撒泼闹得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跟徐来娣解释道:“来娣,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我那……我那就是一时嘴快,正在气头上。气头上的话怎么能信呢?”

  徐来娣点点头道:“我知道你是气头上的话。”

  老太太和钱浩的眼睛都亮了一下:“那你——”

  “但是我不是。”徐来娣把眼皮垂下去,淡淡地道,“我是真的深思熟虑过才做出的决定。我不想跟你过了,我要离婚。”

  老太太闻言,一下子就坐到地上拍着大腿哭喊起来:“哎呀,天杀的没良心啊!我们老钱家造的什么孽,我们对你哪里不好?吃的穿的那里少了你的一份,你这个女人怎么就心肠这么狠毒,要绝了我们家的香火啊?”

  徐来娣淡淡地道:“大概就是我天生黑心黑血,看不得你们一家过得好吧。”又笑了笑,“妈,没事儿。没有我你也会有孙子的,钱浩说了,外面能生儿子的女人一抓一大把,我早点退位下来,你也好抱孙子。”

  又道:“这两天安定下来,我就会找房子带大宝小宝搬出去住,我知道你们不待见他们两个,离婚之后,我把他们两个带走,也省的在屋子里碍了你们一家的眼。”

  看看钱浩又道:“只不过现在是周末,民政局不工作,所以可能还要委屈你再等一会儿。这两天我会去律师事务所把相关的东西都问清楚,等到下周,希望你能抽一点空闲时间来跟我去民政局把婚离了,从此以后你再去找什么女人给你生儿子都跟我没有关系了。”

  钱浩看着徐来娣眉眼冷淡,心里这会儿是真的有点急了:“徐来娣,你至于吗?我不就是一时生气,口头上说了几句气话,你有必要这么斤斤计较还要打掉儿子跟我离婚?”

  “至于的。”徐来娣点了点头,她看了看钱浩,又看了看一旁的老太太,“你们已经差点杀了我,把我变成了一个只想要儿子的怪物。我得在你们将我的女儿们也‘杀掉’之前,赶紧带他们离开。”

  “我必须要让他们知道,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我们这样畸形的家庭的。重男轻女是一种病,你们病入膏肓,但我不能让你们把这种畸形的病传染给我的孩子。”

  “就是这样。”徐来娣绕过钱浩走到老太太的身边,对着他笑了笑,声音轻轻地,“妈,你说你这么看不上女孩,你在你自己小的时候,怎么就没有自己找根绳子往哪个树上一挂,一了百了呢?你在家里活了那么多年,吃了你哥哥弟弟那么多粮食,你心里难道就不觉得愧疚得慌吗?”

  说完,也不看那头乍青乍白的脸色了,拿着包就出了门。

  一路去到医院,徐来娣推开一间病房的房门,抬头看见徐招娣这会儿正被众星拱月地围在中央吃早饭,但是那头看起来眼里却没什么喜色,反而眉眼里显出了几分焦躁。

  徐招娣听着动静朝这边望过去,见是徐来娣过来了,眼睛里才稍微恢复了一点光彩,忙出声道:“姐姐你过来了?”

  徐来娣笑着点了点头,走过来从徐招娣的婆婆那里将稀粥端过来,道:“阿姨昨天和妹夫在这里陪了一天,也应该累了。这里有我陪着妹妹呢,你们先回去洗个澡休息休息吧。”

  那头听她这么说自然也是求之不得,又交代了两句,便拉着自己的儿子赶紧离开了。

  屋子里又只剩下姐妹两个人,这让徐招娣看起来瞬间轻松了不少。她叹一口气道:“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少奶奶生活还不好么?”徐来娣望着她忍不住笑了一下道:“等你生完孩子就没这待遇了,你还是赶紧享受吧。”

  徐招娣叹了一口气,强笑道:“有什么好享受的。我现在甚至都感觉不到我在他们眼里是我肚子里宝宝的妈妈,我觉得他们看着我的时候,只把我当成了一个人型的孵化箱——就是孵鸡蛋的那种恒温的箱子你见过么?”

  徐来娣将手中的粥碗放下来,好一会儿,轻轻地对那头道:“小妹,我准备跟你姐夫离婚了。”

  徐招娣整个人一愣,她手往后面撑了撑,挺着肚子往她那头靠了过去:“我姐夫他——”

  徐来娣摇摇头,迎着那头不解的眼神笑了一下道:“你这种想法不也是重男轻女吗?怎么,只能他跟我提离婚,不能我跟他提吗?”

  徐招娣有些焦急地问道:“可是好好的,姐你怎么就想到离婚了呢?”

  徐来娣反问道:“你真的觉得我在你姐夫家是好好的吗?”

  徐招娣一顿,突然又想起徐来娣昨天跟她说的那一些话,她松了手上的力道,又躺了会去,问道:“可是总得有个契机吧?你昨天还说想要给姐夫家生一个儿子呢。”

  徐来娣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我去昨天给你算命的那个天师那里算了一卦。”

  徐招娣愣了愣道:“姐,你也信这个?”

  徐来娣笑笑:“有时候日子过得绝望了,总是忍不住要信信鬼神的。”又道,“天师说我想要生男孩,就要用我的一切来换——然后昨天我查出自己怀孕了,与此同时大宝差点死在了一个变态儿童犯罪者的手里。”

  “什么意思?大宝出事了?!”徐招娣脸色一变,声音都因为惊吓而有些破音。

  “别急,别急,小心动了胎气!”徐来娣赶紧安抚她,道,“没事没事,只是有惊无险。昨天那个天师帮我把大宝救下来了。”

  徐招娣这才轻轻吐出一口气,神色有点虚脱:“你吓死我了。”

  徐来娣笑笑:“昨天我比你还害怕。”她伸手摸了摸徐招娣的头,“那个天师送大宝回家的时候跟我说,他帮了我一次不会再有第二次,开弓没有回头箭,让我做选择前自己考虑后果。”

  徐招娣抿抿唇:“所以……你就决定离婚了?”她犹豫道,“会不会太草率了。算命的话,怎么能全信呢?”

  徐来娣摇摇头:“我并不是完全因为他的话才这么做的。昨天大宝的那场意外后,我想了很多。”她叹了一口气道,“我之前是魔怔了,认为现在生了两个女儿,日子过得不好,等我生了儿子,日子就好了……但是现在想想,没有儿子的时候他们对我的两个女儿都已经这么不好了,以后再来个儿子,他们可不是要榨干、折腾死他们眼中的那两个‘赔钱货’么?小妹,以前咱妈生了咱弟之后怎么对咱们的你忘了么?”

  徐来娣的话让徐招娣也一瞬间沉默了下去。

  与其说他们两个是弟弟的姐姐,他们两个在家里更像是他弟弟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奴仆。那段回忆实在算不得美好,让她现在再回想她都不愿意。

  “而且现在计划生育卡的这么严,要想再生一个肯定要解决掉一个给后面的弟弟挪位置。要解决谁?小宝吗?可是小宝本来就是个病恹恹的孩子,正常家里谁想要一个这样的女孩?那他们会怎么处理她?冻死了之后再扔了吗?”

  徐来娣述说着种种可怕的可能性,垂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握了起来:“如果我生了一个儿子,无论从哪个方面看,我都看不到我的女儿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她道:“小妹,我觉得我们两个一直被周围的环境影响得思想僵化了,我们的脑子里只有着生不生男孩,怎么在一个家庭里面的地位更高一些……但是我们完全还可以有另一条出路啊。”

  “他们不愿意养女儿,我自己养。而且我有手有脚,虽然可能辛苦一点,但是再差也不会比让他们觉得没有人爱他们更差了。”

  徐来娣道:“我想把他们好好养大,亲眼见证他们两个穿上婚纱,嫁给一个不需要多么优秀、但是疼她爱她的男人。他们组建家庭,然后会有孩子,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他们都会视为珍宝。他们的孩子会在一个普通而又温馨的家里健健康康的长大。”

  “我不想让我的女儿像我一样,被家里用一点钱‘卖’到另一家去,然后这些卖掉的钱还要拿去贴补弟弟。我不想这样。”

  徐招娣看着这样的徐来娣,心里升腾起一种奇妙的感觉,让她有点想哭,但是又忍不住想要笑:“真好,姐,你又活过来了。”

  “昨天我看见你的时候,我以为你以为‘死’了。你还活着,真的是太好了。”

  “嗯,我也以为我已经死了。”徐来娣伸手给徐招娣擦了擦眼泪,“直到我昨天看见我的两个女儿。他们躺在床上,依偎在一起。他们那么小,那么乖。他们是我的宝贝。”

  徐招娣看着徐来娣给她擦眼泪,忍不住又笑了:“哎,一件好事儿,你没哭我倒又哭了……那你打算怎么办?离婚?他们家同意吗?还有咱妈——”说到李老太太,徐招娣眼底又暗了暗,“咱妈那个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要是离了婚,她不得跟你闹到断绝关系!”

  “那我反倒是真的轻松了。”徐来娣笑着叹了口气,“现在这个阶段太难,除了我女儿别的我暂时都不想去管了。妈她要是真嫌我离婚了丢人那就丢人吧……”

  徐招娣想了想,伸手将自己放在台子上的包拿了过来。她将包里一个拐角处,小心翼翼地将上面的线拆开,然后从里面拿出了一张卷的小小的定期存款存折单。

  “姐,这三万块钱是我瞒着张家偷偷自己存下来的,就想着以后万一遇到什么事儿了能周转一下。”她看着徐来娣道,“你这离婚我总觉得恐怕不会那么顺利。这钱你就先拿着,虽然不算多,但至少能周转一下。”

  徐来娣连忙推拒:“不行不行,你这攒了这么久才攒起来的钱……”

  “我又不是给你,只是借给姐你周转的。等你熬过了这一阵子困难,以后你还要还我呢。”徐招娣笑了起来,她深深地看着“而且,姐,你做到了我一直没有勇气去做的事。”

  她声音低低的,带着点笑,“哎,我真羡慕大宝小宝,有你这样一个妈,你说咱妈要是也跟你一样,我们现在该有多幸福啊。”

  “小妹……”

  “这个钱你拿着吧。”徐招娣微微扬起唇角,她的眼睛亮亮的,带着某种期盼的光。

  “姐,我想看看……”她的声音又轻又薄,“我想看看你走了这一条不一样的路后,路上到底会有怎么样的风景。”

  徐来娣握着手里的那张存折单,好一会儿,用手背擦了一下眼角氤氲上来的雾气,咬着牙点点头:“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