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六十八章

  男人带着钱雨走得路越来越偏。

  一开始还能看到些来往的车辆和三三两两结伴走过的行人, 到后来,行人渐渐地少了, 连过路的车也半天都再见不到一辆。

  街道边的白炽灯将周围照出了一片惨白的颜色, 陌生的环境让钱雨渐渐地又开始紧张了起来。

  她双手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衣角, 侧头看了看身边那个男人的脸,好一会儿,终于像是鼓足了勇气,带着些怯生生地开口问道:“叔叔, 我妈妈真的在这边吗?我妈妈从来都没有带我来过这里。”

  “怎么了, 小雨害怕了吗?”男人笑眯眯地剥了一根棒棒糖,弯下腰来递给她,声音轻柔而温和,“你妈妈就在前面, 再走一会儿就能看到了——难道叔叔还会骗你吗?”

  钱雨没有接那根棒棒糖, 她不安地往周围看了一下, 睫毛颤抖着,突然问道:“叔叔……你知道我妈妈叫什么名字吗?”

  男人眸子微微眯了眯。他脸上的笑意渐渐地退了下去,缓缓地又站直了身子,居高临下地望着面前的钱雨,一直温和的声音里透出了一点冷漠:“怎么?小雨你是在怀疑叔叔吗?”

  钱雨看着男人突然的转变, 顿时觉得更害怕了。她颤抖着轻轻地摇了摇头, 极小声地道:“我只是想我妈妈了。”

  “所以叔叔才要带你去见你妈妈啊。”

  男人又笑了一下, 将棒棒糖塞进了钱雨的手里, 然后强硬地拉起她的一只手继续往前走去。

  那是一只明显的成年男人的手, 宽大,厚实,带着让她没有办法撼动的力量。强烈的不安感一波一波地涌了上来,她试图将自己的手从男人的手里挣脱出来,但是那头握着她的力度却大的不可思议,让她无论怎么挣扎也根本挣脱不开。

  她再惊慌地抬头看着那个男人此时已经没有半分笑意,在白炽灯的灯光下莫名显出几分阴冷和沉郁的侧脸,恐惧一瞬间就在四肢百骸里蔓延了开来。

  她停住了步子不肯再往前走了,将左手里拿着的棒棒糖扔到了一旁,然后发了疯似的朝着男人握着她右手的手指掰了过去。

  “你放开我……你放开我!”

  细弱的声音里带着深深的恐惧,钱雨拼命地想要往后退,但是她的力量实在是太过于弱小,饶是她拼尽了全力,但是在男人的眼里这点程度而又对他来说依旧是不痛不痒。

  “放开你?”男人侧过头望着如同受惊的小鸡仔一般可怜又无助的女孩,温和的脸上逐渐露出了一种病态而阴翳的笑来,“怎么了,你不想见你妈妈了?”

  “你这个骗子!坏蛋!你骗人,你根本不认识我妈妈,你骗我!”已经害怕到了极点的女孩声音拔高了些,尖细的声音里夹杂着由惊恐带来的颤音,“你、你放开我,我要回家!”

  男人的眉头因为女孩过于尖锐的声音而微微皱了一下,他一把将她扯过来,伸手将她的嘴捂得严严实实。他的声音压得很低,带着一股子阴沉的暴虐:“别吵!再吵我就掐死你!”

  钱雨听见了男人的话,她浑身剧烈地颤抖着,一时间因为过度的恐惧反而是挣扎得更厉害了。

  一双大大的眼睛瞪到了极致,眼泪一颗一颗地往下滚落着。细瘦的双腿在地上扑腾挣扎着,被捂住的嘴拼命地发出“呜呜”的喊叫声。

  男人有点不耐烦了,他一只手死死地捂着钱雨的嘴,另一只手将她整个儿拎起来往没有人的暗巷里拖,看到那头挣扎得厉害了,就猛地一个巴掌甩了过去。

  男人用的力道极大,这一巴掌甩过来,钱雨整个身子就被那力道冲击得往巷子的墙壁上撞了过去,随后只听“砰”地一声闷响,那小小的身子微微踉跄了一下,随即便就这么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

  从脸上传来的疼痛很快便扩散了开来,钱雨躺在地上,感觉眼前一阵一阵地发黑。

  她勉强地微微抬起眼皮,在模糊的月色下,她只看到那个一开始一脸温文尔雅的男人正一手扯开自己的领带,另一只手脱掉了西装的外套,狞笑着向她靠近。

  她不知道他要对她做什么,无尽的恐惧将她一层又一层地包裹起来,她想要挣扎,但是身体却像是被灌了铅,让她几乎一动都不能动。

  眼皮无力地耷拉下来,垂在地面上的手指却还是不死心地轻轻地在地面上划拉着,声音细如蚊呐。

  “妈……妈妈……救、救我……”

  徐来娣和她婆婆两个人从医院再回来已经八点多了,钱浩还没回家,屋子里只有钱老爷子正等着,见两个人这会儿回来了,赶紧凑上来问道:“你手机里跟我说得那事儿怎么样?是怀上了么?”

  徐来娣看起来似乎是被折腾的有点疲惫,对着那边笑了一下,道:“我和妈去医院的时候有些晚了,像是彩超检查什么的都做不了,后来我们就做了个血hcg检查。”

  老太太也跟着进了屋子,对钱老爷子道:“检查报告我们等到现在那头才告诉我们晚上出不了,要等明天白天!你说说,这不是耽误我们时间么!”

  徐来娣在旁边喊了一声:“妈!”

  向小老太太那头望了一眼,轻轻地道:“反正明天早上就能知道结果了,没必要着急着一时半会儿工夫。”

  小老太太瞪她一眼,道:“你倒是悠闲自在得,我可是恨不得下一秒就能知道我是不是终于能有个大胖孙子呢!”

  她走过来在徐来娣还十分平坦的肚子上摸了摸,脸上露出一个带着渴望的热切笑容来:“来娣啊,你也可怜可怜妈,妈想要一个大胖孙子已经想的天天晚上做梦都能梦见了,咱们钱浩可是我好不容易才生下来的老钱家的一根独苗,你可不能让咱们老钱家以后没有男孩继承!”

  那头钱老爷子也跟过来,语重心长地道;“就是啊,来娣,你要是不给我们老钱家生个儿子继承香火,我们死了以后可怎么跟列祖列宗交代?而且,要是没个儿子,以后就算我跟你婆婆死了,都没有人能帮我们捧遗像了!”

  说到这里,突然外面又“吱呀——”一声被推开了门,屋里几个人一齐往外面看,正看见钱浩下班了回家,一手拿着公文包略有几分疲倦地往屋子里走。

  走进屋子里,见自家爸妈将徐来娣围在中间,正一脸笑意地与她说着什么,看上去气氛竟是异常和谐轻快,忍不住觉得有几分诧异:“爸、妈,这是怎么了?”

  “儿子你回来了?”老太太笑容满面地走过去,帮他把公文包接过来放到一旁的茶几上,嘴里道着,“妈跟你说,妈马上就要有大孙子了!”

  钱浩一愣,随即朝着徐来娣望过去,脸上浮现了一点喜色:“怀上了?”几步走过来将她的手握住了,带着几分关切地道,“诶,什么时候发现的,你怎么也没跟我说?”

  一瞬间成为家里所有人的焦点的感觉让徐来娣有一种说不出的沉醉感,她抿着唇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着钱浩道:“还没确定呢,只是看着症状像,下午才和妈一同去了趟医院。验血的结果明天早上才出来。”

  听见结果还没下来,这让钱浩有些许失望,但是那头的小老太太倒是言之凿凿:“虽然结果没下来,但是我看着也是八九不离十了!”

  小老太太话音刚落,钱浩也像是想起来什么,对着徐来娣就道:“而且你这段时间,不也老是说想要吃酸的东西吗?”

  “酸儿辣女,酸儿辣女!没错了!”站在老太太旁边的钱老爷子也是红光满面,“这一胎要是怀上了,肯定就是个儿子!”

  客厅里几个人正叽叽喳喳地说着话,突然,一阵极轻的脚步声从卧室的方向传过来。徐来娣朝着那边望过去,就见一个团子大小的小身影抱着扒拉着门框,怯生生地朝着屋子外面看。

  她大约才三岁大小,脸色蜡黄,嘴唇有些干裂起皮,瞧起来很有几分可怜:“妈妈。”

  徐来娣赶紧走过去,将她抱起来:“小宝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那个孩子的视线并不敢落到徐来娣之外的其他人身上去,她的声音很小,细弱得只能让抱着她的徐来娣听见。

  她轻轻地:“妈妈,我饿。”

  徐来娣的心瞬间被她这句话给拧紧了,她回过头看着钱老爷子涩声道:“爸,你没给小宝留一点晚饭吗?”

  钱老爷子愣了一下,视线从徐来娣抱着的小小的孩子身上掠过,不以为意地道:“平时也不是我给她喂饭的,这一下子没见到人,就突然没能想起来。”

  另一旁的老太太也连忙帮腔道:“就是就是,来娣你可别怪你爸。平时不都是你和钱雨那丫头帮着喂饭的吗?”

  钱浩四处在屋子里张望了一圈,随口问道:“对了,大宝人呢?怎么没看见她?”

  听着钱浩的问话,徐来娣像是突然间才想起了什么,她抱着小女儿的身子一瞬间僵硬住了,一张脸“刷”地一声变得比纸还要白。

  “大宝……大宝……”徐来娣声音微微颤抖着,“我今天被妈拉去医院检查……我还没来得及去接她!”

  钱浩听着这个话脸色微微一变:“没接她?这都已经八点半了!”

  徐来娣整个人都慌了,她把小女儿放在地上,手轻轻地在自己的衣角上擦了一下,语无伦次地:“我去找她……我现在就去找她……”说着就想往外冲。

  老太太伸手将人拦住了,她有些不满地道:“来娣,你现在可是怀着我孙子,做事别毛毛躁躁的。”又道“现在才八点半,又没有多晚。那丫头等不到你的话肯定会自己乖乖地在教室等着的,你急什么?”

  徐来娣强笑一下,声音里因为急切而带上了一点哭腔:“妈,大宝才八岁,她从来没一个人上过学,她还不认得回来的路啊。”

  老太太摆摆手,满不在乎地道:“八岁怎么了?我八岁的时候都整个山头到处跑了!”又看一眼被徐来娣放在地上,一脸无措地钱雪,伸手指了指,“而且你这小丫头不是说饿了吗,你不喂她吃饭,难道指望我们喂吗?

  你现在不管她,到时候饿坏了可别又到处说我们没良心,苛待你的女儿。”

  徐来娣看着老太太的样子,又是愤怒又是寒心,一时间整个人都在微微发着抖。

  她侧头看一眼钱浩,咬着牙低声道:“老公,你难道就没有什么话想说吗?”

  钱浩犹豫了一下:“妈说的也有道理。而且毕竟都已经晚了这么长时间了,也不在乎再等一会儿。这样吧,你在家先给小宝喂个饭,然后我们一起去学校那边找找看。放心吧,不会有什么事的。”

  徐来娣看着自己丈夫的脸,怔了一下,突然觉得心如死灰。好一会儿,她低低地开口道:“如果大宝是个儿子呢?”

  钱浩没能听懂她的话,有些疑惑地问道:“什么?”

  “我说,如果咱们大宝不是个闺女,而是个儿子呢?”徐来娣面无表情地,“是不是要是知道我这个点儿都没能去接他,你们已经急的能把房顶都给掀了?”

  钱浩脸色有点尴尬,他视线在一旁的老头老太太身上掠过,又清了清嗓子道:“你这是什么话。”

  “那是我女儿……那是我怀了十个月给你们老钱家生得第一个孩子啊!”徐来娣看着这一家子冷漠的反应,终于忍不住大声哭喊了出声,“你们不想要,我要!那是我的孩子!”

  她忍住了眼眶里面的泪,蹲下身将一脸茫然的小女儿轻轻地搂在怀里抱了一下:“小雪肚子饿很难受妈妈知道,但是小雪能不能再忍一下呢?姐姐到现在还没回家,妈妈现在要出去找一下她。小雪等妈妈回来再给你喂东西吃,好不好?”

  小团子似乎有些费力地思考了一下徐来娣在说什么,好一会儿眨眨眼,然后缓缓地点了点头,声音小小地:“要姐姐。”

  徐来娣看着小女儿稚嫩的面容,勉强地笑了一下,将她抱回卧室,然后也不看屋里那些人了,拿着包便要出门。

  钱浩在后面拉了她一下,似乎有点不自在地道:“我开车送你。”

  徐来娣望着他,眸子里沉沉的一片,看不出她此时到底是什么心情。但是最后那头却还是点了点头,跟着钱浩一起,赶紧地出了门。

  屋子里的老头老太太看着两人风风火火地出了门,一时间不由得面面相觑。

  老太太看着钱老爷子首先皱着眉头咂舌道:“来娣是不是脑子有点毛病?”她道,“不过是个闺女,她这么紧张干什么?”

  钱老爷子看起来也是不能理解,他往卧室的方向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也是十分不赞同地道:“当初把二丫头扔了的时候她不也是这样吗?都已经快死了的丫头,还硬是从垃圾堆里捡了回来,这不是有毛病是什么?”

  “就是!在生小浩之前我们两个扔掉的、溺死的女孩都不知道几个了,要是咱们当初像她似的这么优柔寡断,还能生下小浩?”老太太说到这儿,眉眼间似乎是有些得意,“女人啊,就是得能生儿子,这才叫本事!”

  老爷子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就是这个意思。”

  老太太吁了一口气,坐到沙发上,双手轻轻地在大腿上搭着:“不过,这会儿来娣大概率是又怀了孩子,连续两个赔钱的,也该是要来一个男孩了。”

  老爷子又道:“只不过现在计划生育抓的太紧了,来娣要是再生第三个,罚金的数字可不是开玩笑的。”

  老太太扭过头对着钱老爷子诡异地笑了一下:“你以为屋里面那丫头身体怎么一直都不见得好?放心吧,我为这一天早就准备好了。”

  钱老爷子想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难道你准备——”

  老太太面上的表情极为舒心快活的:“大的那个养了好几年了,再养个几年,等咱们大孙子大一点该上学的时候就能嫁出去换彩礼回来了,那个自然是暂时是不能动的。不过这个小的嘛……反正本来就是个病秧子,早死早超生。让她少在这个世界上吃点苦,也算是我们积德了。”

  钱老爷子也笑了起来,他拍拍老太太的手感叹道:“还是你考虑得周到。”

  再说另一头,钱浩开着车载着徐来娣飞速地往钱雨就读的小学开过去,钱浩侧头看着妻子惨白的脸色,忍不住安慰道:“没事的,别瞎想,我们也就是晚了几个小时而已,能出什么事呢?”

  徐来娣没有看他,只是低声喃喃着:“我不应该跟妈去医院的,医院什么时候不能去?我怎么能把大宝忘了呢?她那么怕黑,我怎么能把她一个人丢下了呢?”

  钱浩听着,忍不住道:“妈也是担心你……”

  “担心我?”徐来娣幽幽地望了他一眼,“你真的觉得妈是担心我的身体?那以前我发着四十度的高烧,在家里烧的都起不来床的时候,她怎么只说我晦气,让我不要传染给他们呢?”

  钱浩眉头皱了一下,这会儿也不说话了,只是加紧踩着油门驶向了目的地。

  XX小学的校门已经紧紧关闭着了,里面的教学楼黑黢黢的没有半点灯光,外面也只有一个小灯泡,闪着昏黄的光亮。

  徐来娣从车上冲下来,小跑到学校门口前看了看,发现并没有找到自己女儿的踪迹,一时间便慌了起来。

  “小雨?小雨?你在哪?妈妈来接你了,快点出来吧。”

  她的声音带着点颤抖:“小雨,快出来吧,别吓妈妈啊。”

  钱浩把车停住了,大老远就听见那头扯着嗓子在含着女儿的名字。他下车走过来:“怎么?不在这里吗?”

  徐来娣伸手拉住他的胳膊,眼神涣散着,整个人的气息都乱了:“老公,老公……大宝不在这,她不在这!”

  钱浩伸手扶住她的肩膀,道:“你先别急,有可能只是她等急了所以自己往回去的路上走了。这样吧,我们先往周围找找,说不定她就在附近呢?”

  徐来娣点点头,忙和钱浩分成两头找了过去。

  但是无论他们怎么找,周围却也一直得不到回应。两个人从九点找到了十点半,将附近一圈能找的都找遍了,再次会合后,在一个小巷子外头,徐来娣突然发现了一个小小的白色绒球挂件。

  她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然后疯了似的跑过去,蹲下身颤抖着伸出手将那个挂件捡了起来。

  因为从小就知道自己是不被家里所喜爱的,所以钱雨一直都格外乖巧。别的孩子这个年纪喜欢的玩具她从来都不会问家里哭要,只有这一个绒球挂件——

  徐来娣记得那是她生日的那天,她带她出去了一趟,路边的小商贩摆着摊子,钱雨是一瞬间就被这个毛茸茸的小挂件吸引了。虽然她也并没有开口讨要,但是那样期盼的眼神实在是太让人心酸,徐来娣便主动将这个不到两块钱的小挂件买下来送给了她。

  虽然只是一个便宜的东西,但是因为这是钱雨为数不多的能够算是“礼物”的东西,她一直非常爱惜,走到哪里都要贴身带着。

  但是,现在……

  各种可怕的猜想一瞬间涌入徐来娣的脑海里,让她整个人顿时晕眩了起来。跟在她身后的钱浩看着那头摇摇欲坠似乎就要这么倒下去,微微一惊赶紧上前将人扶住了,问道:“怎么了?”

  徐来娣整个人似乎瞬间虚弱了下去,她偏过头,牙齿似乎都在打架:“……报警……去报警!!!”她突然尖叫着崩溃道,“小雨……小雨出事了。”

  钱浩被徐来娣这样歇斯底里的模样吓得不清,他将她扶住了皱皱眉道:“你现在状态不大对,我们先回家,先回家再说。”

  “我说小雨出事了……你没听到吗?我们女儿出事了啊!”徐来娣哆哆嗦嗦地从口袋里将手机拿了出来,“我要报警,我要报警!”

  钱浩一手将手机从她的手里抽出来,有些不耐地道:“现在失踪没满四十八小时,就算你现在报警警局也不会立案的。”

  “钱浩!”徐来娣睁大着眼睛望着他,声音颤抖着,“小雨可也是你的女儿啊……你的亲生女儿啊!”

  钱浩叹一口气:“我没说不管,只不过就算现在报警,那边也没办法立案,我们急着报警也没用啊。而且,万一小雨只是没等到我们,所以去同学家过夜了呢?”

  “你现在可能还怀着孕,太激动对自己和孩子都不好的。我们现在先回家,明天早上看看小雨有没有上学,如果没有,我们到时候再去报警也不晚,对不对?”

  徐来娣听着这些话,终于是彻底地对眼前的这个男人感觉到绝望了。

  她被钱浩强行拖上来车,两个人一路上俱是一言不发,整个车子里面弥漫着一股令人压抑的死寂。

  徐来娣坐在副驾驶上,一只手牢牢地抓着她从地上捡到的那个绒球挂件,另一只手轻轻地按在自己的肚子上,脑子里突然就想起了下午的时候那个少年术士跟她说的那句话。

  “若是你能狠得下心,抛弃其他一切,自然心想事成。”

  抛弃其他一切?这个“一切”指的是什么?——她的那两个女儿吗?

  这个想法起得古怪,但是它却不可抑制地在徐来娣的脑海中盘旋着。

  如果不是因为她疑似怀孕,那么她婆婆就不会强硬地将她拉去医院。如果不去医院,她也不至于晕头转向得一时间竟然忘了要去按时接她的女儿。如果不是因为她忘记接她的女儿,她的女儿这会儿应该正好好地躺在床上进入了梦乡,而不会是想现在这样,生死未卜!

  徐来娣摸着自己还没有突起的肚子,心里油然而生了一种浓浓的恐惧:所以是什么意思呢?如果她想要生一个男孩,就必须要牺牲掉她的两个女儿吗?

  今天还只不过是刚刚发现可能怀孕,她的大女儿就已经离奇失踪,接下来到这个孩子出生还有那么长的几个月,这段时间里她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徐来娣的脑海里闪过钱雨和钱雪两张乖巧而又怯生生的脸,心口蓦地一窒,紧接着便有一种无法言说的酸涩与疼痛感缓缓升腾起来,让她几乎无法呼吸。

  “老公。”徐来娣突然侧头看了钱浩一眼,声音木木地问道,“如果大宝和小宝两个没了,你就能有一个儿子,你愿意要儿子吗?”

  钱浩被这么猛不丁地一问,一瞬间有点反应不能:“什么意思?你是说时间倒回到你当初怀大宝的时候?”

  “不是。”徐来娣眼神幽幽地,“是现在。”

  “只要让大宝和小宝彻底消失,你就能有一个儿子……如果是你,你怎么选?”

  钱浩皱皱眉头:“你是因为小雨不见了受刺激了吗?这是什么问题,那不都是我的孩子吗?”

  “是吗?”徐来娣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那如果我真的怀了呢?你也知道我们家现在的经济状况根本交不起罚款,那你准备怎么办?”

  钱浩听那边提起这茬儿,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咳了一声道:“这个,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解决啊,比如我们可以把小雨小雪中的一个送给有能力的人收养……”

  “你还是选择要儿子的。”

  徐来娣点点头,她把眸子垂下去,喃喃自语:“所以这是报应……上天给我的报应……”

  “但是为什么是报应在我女儿身上呢……是我们一心在想要儿子的,这报应不应该落在她们身上啊……”

  钱浩看着徐来娣在自己身边神神叨叨地念着什么,心底下觉得她大概是因为钱雨的失踪而受得打击太大了,一时间也不敢再劝什么,只是赶紧又将车开回了家。

  带着一路魂不守舍的徐来娣上了楼,刚一开门,就感觉屋子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对。钱浩一抬头,就见自家客厅里不知什么时候竟来了两个陌生的男人。

  矮些的那个长了一张少年感颇浓的脸,皮肤白皙,笑眼弯弯,穿着简单的白衬衫,看上去像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学生模样。

  他身后的男人相比起来就要高大的多了。

  将近一米九的个子让本来就很狭小的空间显得更加逼仄,他有一张俊美得甚至连男人都不得不承认其完美程度的脸,只是全身的气势太过于骇人,让别人根本不敢将视线长久地停留在他的身上。

  “你们是……”

  钱浩看着缩在一角的自己的父母,再看看坐在客厅自带气场的两个不速之客,脸上不由得升起了一点防备的意思。

  紧跟在他身后的徐来娣也进了屋,呆愣愣地抬头朝屋内看了一眼,视线在落到屋里那个少年人的脸上时,身子一顿,随即连鞋都忘了换,几乎是跌跌撞撞地朝着他的方向快走了过去:“天师?!”

  “所以我说,我与你们徐家的姐妹其实很有些缘分。”被叫做“天师”的少年人扬唇一笑,乌黑的眼弯成弯弯的月牙状,“又见面了,徐小姐。”

  在看到叶长生的一瞬间,徐来娣的大脑几乎一片空白,她嘴巴张张合合好一会儿,才语无伦次地道:“失踪……我女儿……我女儿她……”

  “你是说,那个扎着马尾辫,有一双大眼睛的小姑娘吗?”叶长生微微偏了偏头,朝着那头笑秘密地问了一句道。

  徐来娣一怔,她似乎是不可置信地,嘴唇微微哆嗦了一下,眼里瞬间爆发出了强烈的亮光:“天师你见过我女儿?”

  叶长生和身边高大的男人对视了一眼,随即对着那头笑了笑望卧室的方向偏了偏头示意道:“小姑娘已经在屋子里睡着了,你要去看看吗?”

  徐来娣不等回答他,整个人连忙几步朝着自己卧室的方向就冲了过去。

  卧室里开着小夜灯,淡淡的蓝色的光洒下来,让整个卧室变得无比温柔。

  徐来娣在门口看着自己床上的那一小团隆起,她的呼吸顿时急促了起来,踉踉跄跄地走过去趴在床边,仔细地打量着床上的那一双已经陷入沉睡的孩子。

  钱雨平躺着身子,眉头皱的紧紧得,眼皮不停地抖动,似乎在坐着什么可怕的梦。在她的身边,小小的钱雪侧着身子紧紧地抱着姐姐的手臂,将整个人都贴在了她的身上。姿态温馨而又眷恋。

  徐来娣的手颤抖地停在钱雨额头上那一块扎眼的纱布上,忍了很久的眼泪终于忍不住地滑落了下来:“发生了什么?”

  叶长生跟着她进了卧室,倚着一旁的墙壁想了想,觉得将孩子遇到恋/童/癖的可怕遭遇再复述给她的母亲实在是太过于残忍,于是只轻描淡写地道:“一些不好的事情,不过所幸我和我的同伴来的还算及时,没有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

  “伤害孩子的人我们已经交给警察去处理了,孩子我也给你送回来了。”那头微微笑了笑,站直了身子道理了理衣服上的褶皱,“如果没什么事……都已经这个时间点,那我们就不再打扰了。”

  “等等。”

  就在叶长生准备转身的一瞬间,跪在床边的徐来娣却突然开口喊了他一声。

  叶长生步子顿了顿,偏过头去望了她一眼:“徐小姐还有什么事吗?”

  徐来娣一手撑着床颤颤巍巍地起了身转而朝叶长生的方向走过来,她看着他,好一会儿才颤声道:“天师怎么知道我女儿会出事?”她问道,“白天里,你给我算卦的时候,天师就知道了?”

  叶长生思考了一会儿,笑眯眯地道:“不,我只是‘刚好路过’,刚好‘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他望着她道,“干涉别人的因果可是违反原则、严令禁止的,徐小姐你可不能红口白牙污人清白!”

  徐来娣心底微微一个激灵,随即沉默了一会儿,低声地对那头道了一个“谢谢”。

  叶长生这回倒是没再作声,权当是受了这句谢。

  徐来娣咬了咬牙,似乎是犹豫了一会儿,又问道:“天师,你白天说的那些话——”

  “你已经猜到了不是吗?”叶长生没等那头说完,便淡淡地开口打算了她的问话,“我能‘刚好路过’、‘见义勇为’一次,但是不可能再会有第二次了。”

  “你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千万要想清楚。这开弓可就没有回头箭了。”叶长生望了她一眼,“哦,忘了说,你的女儿都很可爱。”

  说着,转了身,朝着客厅又走了去。

  客厅里虽然钱浩也想跟着叶长生和徐来娣进卧室看看,但是客厅里的贺九重太可怕,他站在他的面前,便仿佛全身都被定住了,竟然是动也不敢动一下。

  放弃了进屋的打算,在外面左等右等,终于等到叶长生出了屋,他还来不及和那头搭上一句话,那两人竟然是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绕过他便开门出了屋子去。

  贺九重离开之后,整个屋子滞凝的空气才仿佛又渐渐地流动了起来,钱浩朝老头老太太那边看了一眼马上问道:“刚才那两个人是怎么回事?”

  老头老太太也是一脸莫名其妙,只是道:“九点多的时候,那两个人突然抱着小雨那丫头来敲门,然后又给屋里那个喂了饭,之后就一言不发地在客厅里坐着了,他们什么也没跟我们说啊。”

  钱浩皱皱眉头,大踏步地朝着屋子里走过去。

  屋子里头,徐来娣正坐在床边上侧头呆呆地看着床上的两个孩子,看见钱浩走进来了,就对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孩子在我们床上睡着了,今晚我们两个睡沙发吧。”

  钱浩有些不愿意:“他们卧室就在里面,我把他们抱过去就是了。沙发那么小,我们两个怎么睡?”

  徐来娣看着那头走过来,就突然伸手将他拦下了。

  “钱浩,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她声音低低地,“要是这是你儿子,你还舍得这么对他吗?”

  钱浩听着那头一直的咄咄逼人,脸上显出浓浓的不耐烦来:“徐来娣你够了!今天我跑了一天业务,已经这么忙、这么累了,还陪你找女儿找了一晚上,难道我现在就想在床上躺一会儿你也要胡搅蛮缠?”

  “胡搅蛮缠?”

  徐来娣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突然道:“你知道为什么今天好好的大宝会出事吗?”

  钱浩随口道:“不就是因为你自己疏忽了,没能按时接她放学吗?”

  徐来娣摇摇头,她道:“这是代价。”

  钱浩愣了一下:“什么?”

  “这是我们想生儿子所要付出的代价。”徐来娣笑笑,“我的代价是我拥有的一切。我不知道‘一切’的定义是什么,但是我知道,这里面肯定要包含大宝和小宝。”

  “在这个家里,她们是我唯一拥有的宝物了。”

  钱浩心里的荒谬感越来越强,他皱着眉头怒道:“你到底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徐来娣深吸了一口气,脸色异常平静地:“钱浩,我舍不得。大宝和小宝都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舍不得。”

  “这个代价实在太沉重了,我舍不得。”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好一会儿,淡淡地道:“我不会要第三个孩子了。”

  钱浩瞪大了眼,他几步冲过去,掐着徐来娣的肩膀摇了几下:“你疯了?什么代价不代价的,你在说什么疯话,今天这个不过是个意外罢了!就因为小雨走丢了一次你就不想生了?你是不是脑子有病,这一胎你生了很有可能就是个儿子你知道吗?你不也一直想要个儿子吗!”

  “你不会明白的。”

  徐来娣摇摇头:“你们什么都不明白。”

  钱浩看着这样的徐来娣只觉得怒发冲冠,他压低着声音,颇有些咬牙切齿:“徐来娣,我老实告诉你,我为什么到现在还能忍受你这么个女人,不就是因为看中你肯给我们家老实生孩子吗?你生了两个女儿,我也没说你什么吧?我要求不高,只要你再给我生个儿子我就满意了,这样你还有什么不知足?”

  他困兽似的在屋子里转悠两圈,恶狠狠地:“我告诉你徐来娣,你要是不肯再生,那你对我来说也没什么价值了。肯生孩子的女人一抓一大把呢,你不生,我们就离婚!”

  徐来娣听到这句话,浑身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她垂着头,嘴唇不停地哆嗦着,双手紧紧地抓着床单,却是始终保持着沉默。

  然而就在钱浩认为她已经开始沉默着妥协了的时候,却见那头突然缓缓地抬了抬眼睛。她的眼圈很红,整个眼里都泛着红血丝,但是黑色的眼瞳里却带着一种他不曾看过的韧劲。

  她声音轻轻地,带着颤音,却又无比清晰。

  “好,那我们就离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