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六十五章

  张老太太的葬礼是杨秀娟和杨庆豪两家一起张罗着办的。

  杨秀娟和杨庆豪将张老太太的遗体带回故乡和早逝的杨老爷子合葬在一块, 算是了却了老太太生前想要逃离X市的一桩心思。

  葬礼的当天,叶长生和贺九重两人也过去露了个面。

  连续下了三天的雨, 这一会儿倒是突然放了晴。天空如洗, 看上去是一种X市天空所没有的蓝。阳光明晃晃的, 透过云层洒落了下来,像是给整个山头都镀上了一层金色。

  已经三月的天,杜鹃花漫山遍野地野蛮生长着,每一片花瓣都在述说着一种叫人挪不开眼的生机勃勃。

  叶长生伸手折了一朵放在老太太的墓前, 垂眼看一眼墓碑上老太太的名字, 他站了好一会儿,但是却又什么都没说,只是微微叹息着笑了一下,然后跟着贺九重便准备离开。

  只是还没走几步, 原本站在一边的杨家姐弟两却突然出声又将他叫住了。

  “等等, 叶先生!”

  叶长生步子一顿, 转过身去偏头望着他们。

  杨秀娟今天没有化妆,她穿着一身肃穆的黑色大衣,胸前别着白色的纸花,神情看起来有些疲惫:“我和我弟弟……很感谢你。”

  “谢谢你,替我们送了老太太最后一程。”她的声音低低地, 带着一点颤音, “她看起来走得很安详……谢谢你, 谢谢你一直替我们陪在老太太身边, 让她不至于孤苦伶仃地一个人上路……谢谢……真的, 谢谢。”

  杨庆豪安慰似的轻轻地拍了拍杨秀娟的肩膀,再抬头看着叶长生,眼底微微有些泛红:“老太太这辈子其实从没享过什么福。年轻的时候为了能把我和我姐两人拉扯大,什么脏活累活都愿意做,身体落下了不少病……后来为了生活,辗转又来到X市。她跟我们说过,她想回老家,但是我们从没有考虑过她的想法。”

  “现在我们知道我们错了,但是,再也来不及……”他声音低哑地,“我们总是以为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叶长生望着他们:“人不是神。”

  “一辈子这么长,是人就都会犯错。有的错我们发现的早,有足够的时间让我们去弥补,去改错。”他的声音淡淡的,“但是有些错,错了就没有机会了。没有人是真的有无穷无尽的时间去等待你们悔改的。”

  他微微笑了一下,声音不高却像是一个字一个字地敲打在了对面两人的心里:“既然做错了事,那你们总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杨秀娟和杨庆豪咬紧了牙,却双双俱是无言。

  “老太太的事你们也不用再感谢我。我能在这么多人里头张老太太相识一场,也算是一场缘分。”叶长生笑笑,“能让老太太安心上路,我自己也很高兴。”

  又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杨秀娟和杨庆豪相互看了对方一眼,然后她从随身带着的包里拿出了一个包好的信封递给了叶长生,道:“老太太最后一段日子,在医院里各种奔波打点都多亏了叶先生,这是我们两家的一点心意……”

  叶长生垂眸看了一眼那个厚厚的信封,在手里掂量了一下,随后将信封拆开,从里面抽了几张出来后,又将剩下的部分递还了回去:“我垫付的医药费只有这么多,你们给的钱给多了。”

  杨秀娟握着被那头又塞回来的信封愣了愣,随即连忙解释道:“不不,这些是你应该拿的。毕竟就算是陪护费……”

  叶长生便笑了起来。

  一双眸子微微地弯起来,像个小月牙似的。在阳光下的照射下,那双乌黑的瞳孔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轻轻地游动着:“我说过了,在那么多人里,我偏偏就遇见了张老太太,这是一种缘分。人和人之间有这么一场缘分不容易的。”

  杨秀娟握着手上信封的力道紧了紧,似乎是因为没想过这个情况,她脸上的表情显得有几分无措。她侧头询问意见似的看了看杨庆豪,而后又看了看叶长生,犹豫地道:“但是,我们这……”

  但那头的话还没说完,这头叶长生却又突然开口,将她的话打断了。他望着杨秀娟和杨庆豪就问道:“关于那个保姆——虐待张老太太的案子什么时候开庭?”

  杨秀娟愣了一下,然后回答道:“大概就在下个月中旬了。”

  叶长生点了点头,道:“那么,这些钱就当是我给老太太出的一部分律师诉讼费吧。”他笑了笑,轻轻地道,“我会一直关注着这个案子的进展,希望所有的罪恶能如你我所愿,得到最严厉的制裁。”

  “那今天就先这样,时候不早,我们也该回去了。”

  朝着那头告了辞,也就不再管那边是个什么反应了,拉着贺九重,两人迅速地便消失在了杨氏姐弟的视线里。

  一路走到大路上,拦了辆出租赶回X市,两人坐到后车座上,贺九重侧头看一眼叶长生似笑非笑地道:“看样子又是白忙活了一场?”

  叶长生瘫倒在后车座上哀叹了一声,伸手将自己的脸埋起来,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别说了,我已经开始后悔了。”

  贺九重扬着眉低笑一声,将叶长生拉过来靠在自己的肩上,低头在他的发顶上落下一记亲吻:“我倒是没觉得你后悔。”

  叶长生将合并着的手指张开了一点,透过指缝望着贺九重:“不,我是真的后悔。”

  “你知道从这里到X市包车一趟来回要多少钱吗!”他眉眼忧郁,“我至少应该把这部分的钱拿回来的。”

  贺九重觉得叶长生这会儿透过手指缝儿看人,一双乌黑的眸子滴溜溜的,简直像个小动物似的招人,忍不住将他的手拉下来放在自己的手里细细地捏了捏:“那你刚才怎么不把打车的钱一齐拿了?”

  叶长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愁眉苦脸地:“刚刚不是顺应着气氛,一时没注意,就装X装大发了没能收住么。”他看看贺九重,似乎是想找到一点认同,“你难道不觉得我刚才那段话说的特别帅气吗?”

  贺九重唇角勾了勾,脸上的表情带着些戏谑:“嗯,帅气。——那帅气之后呢?现在你怎么想?”

  “现在?”叶长生发誓自己从贺九重的眼睛绝对是看到了明晃晃的嘲笑,他皱了皱鼻子,脸上的表情有些纠结,“你说如果我让他们用微信再把车费转给我,是不是显得有些没有面子?”

  贺九重没作声,只是依旧扬着唇角望着他。

  叶长生和他对视好一会儿,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一样蔫蔫地靠在贺九重肩膀上:“好了,我知道了,你不用说话了。我知道你在内心里已经在嘲笑我了。”

  贺九重低低地笑了笑,他伸手在叶长生耳朵上捏了捏:“我可什么都没说。”

  叶长生伏在他肩膀上好一会儿,像是赌咒发誓一般地闷声道:“下次!下次我绝对不干这种亏本的买卖了!绝对不!”

  贺九重听着他的话,好整以暇地反问:“如果还有下一次呢?”

  叶长生思索了一会儿,还是没能想出拿什么作为赌注好,好半晌,又泄了气地重新趴着倒在了贺九重的肩膀上,嘟嘟囔囔:“哎,等我们回去,我们再去拜拜财神吧。哎,新的一年,我们也还是要为我们坐地三百五十平起的大别墅努力呢。”

  贺九重垂眸睐他一眼,眸子里缓缓地流淌出了一点笑意,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若有似无地应了一声。

  “好。”

  在你方唱罢我登场的一系列事件后,随着张老太太的葬礼的举行,新一年的春节假期也就算是彻底地结束了。

  因为感觉最近似乎诸事不顺,参加完张老太太葬礼的第二天,叶长生拉着贺九重就直接去了X市里最大的寺庙,恭恭敬敬地请了个财神放到了家里。

  贺九重略带着点玩味地看着叶长生一路上都一脸虔诚地抱着那尊财神像的样子,带了点好奇地开口问道:“你真的相信这尊财神能给你转运?”

  叶长生理所当然地点点头:“相信啊。”说着,又一脸慈爱地看着手里的财神:“这种东西,从来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万一我从此以后就转运了呢?”

  贺九重扬起唇来笑了一下道:“如果你能抑制住自己身体里那一点好管闲事的本性,平时多接一些只需要坑蒙拐骗就能拿钱的单子,这样下来比起拜财神,那我觉得我们距离你所谓 ‘三百五十平的别墅’的目标似乎还要更近一点。”

  叶长生稳稳地抱着怀里的财神像,侧头瞥了一眼贺九重道:“这些事情你都考虑到了,难道你以为我想不到吗?”

  那边挑了挑眉,直勾勾地望着他。

  这头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颇有几分愁眉不展的意思。他嘀嘀咕咕地:“但是做不到的事情不管怎么样,就是做不到啊。”

  贺九重单手手肘抵着车窗撑着脸看着叶长生的眉眼,忍不住地笑了出声。

  张老太太的案子是在清明节后不久开的庭。

  带上张老太太,那个黑瘦的保姆一共虐待过的老人达到了六人,前后加在一起的作案时间超过了十年。

  案子一经审理,立刻在网上掀起了轩然大波。

  无数的网友在密切关注着这起耸人听闻的“保姆虐待老人”案件的同时,各大平台有关于案件的讨论贴也如雨后春笋一般一个个地冒了出来。

  在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将关注的焦点放在了犯案的保姆身上。每一个讨论帖对于这个似乎已经泯灭了人性的保姆都是口诛笔伐,群情激愤,每一个参与讨论的网友提起这个保姆时都恨不得能够将她亲手正法。

  但是随着大家对于案件的深度挖掘,除了呼喊“对保姆从严判刑”的主流声音外,另一个观点也开始进入了所有精神亢奋的网民眼里。

  ——这个女人犯案时间这么久,虐待的老人这么多,那么为什么在张老太太的事件之前,就没有一家曾发现过自家的老人曾经遭受过这些虐待?

  这个问题尖锐而敏感,像是一剂镇定剂,瞬间将所有人过于亢奋的精神冷却下来,然后再强硬地拉入了隐藏在表明的虐待案件之后的更加本质而残酷的另一个层面。

  这样的泯灭了人性的如同魔鬼一样的保姆当然是再怎么千刀万剐都不足以泄民愤,但是那些因为忽视了家中老人,将老人的一切都交给保姆全权负责从而“纵容”了保姆犯罪,从某种意义上也算是虐待老人的帮凶的子女呢?

  像这样的保姆毕竟只是人群里的极少数。更何况,她犯了罪,还有法律在等着制裁她——可是,那些并没有触碰到法律红线,却又偏偏在社会上占据了更大一部分比例的子女又该怎么算?

  像是碰触到了社会的痛点,在讨伐虐待老人的保姆热潮之后,一部分人也都开始学会了反思。

  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当他们真的变成了这样一个连自己年迈的父母都无暇顾及、甚至于他们被人虐待都发现不了的人之后,他们给老人带来的伤害比起保姆对于他们身体上的虐待,又是哪个更加残酷呢?

  这个问题像是一根刺,就这么结结实实地扎进了肉里,不那么疼,但是却和血肉粘合在了一起,让人无法再视而不见。

  五月的时候,这起引起了全民关注的保姆虐待老人的案件一审终于落下帷幕。犯罪人因为极其残忍的犯罪行为和导致的恶劣社会影响,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这个判决虽然并不能让所有人都感觉到满意,但是在现有的制度下,却也算是最大程度地兼顾到了法律和民意。

  原告和被告人对于判定结果都没有再选择上诉,一场轰轰烈烈引发了全民参与讨论的案件终于算是画上了一个句号。

  在法院宣告了审判结果的当晚,杨秀娟用他们几个被害人家属共同注册的一个微博号发了一条微博。

  “有些罪法律无法审判你,但是良心可以。有些错,没有时间去弥补,错了就是一辈子。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我已经失去了唯一的机会,只希望你们还没有。”

  叶长生垂着眼看着手机上那条新跳出来的微博,手指在屏幕上摩挲了许久,微微笑着,在右下角点了一个赞。

  贺九重从他背后走过来,正巧看见了叶长生的表情,挑眉问道:“发生了什么令人高兴的事情?”

  叶长生笑了笑,应了一声:“算是吧。”

  翻了个身仰面看着贺九重,感叹一声:“只是突然觉得,虽然人性的确有着很多有关于‘贪婪’、‘残忍’、‘自私’这样的不好的一面,但是很多时候,它却也表达了‘温柔’、‘包容’还有‘爱’。多看一看人性里温情的部分就会让人觉得,这世界还是很美好的嘛。”

  贺九重坐在他身侧,曲起手指用指节在他的眼角轻轻摩挲着,声音戏谑:“你之前不是经常还把‘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挂在嘴边?”

  叶长生眨眨眼,拿了个枕头抱在怀里,笑得眉眼弯弯的:“所以我才说,人是一种很复杂的高级动物。”

  贺九重垂着眸子望他:“看样子你很喜欢‘人’?”

  “喜欢啊。”叶长生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无论是‘善’的一面还是‘恶’的一面,再没有其他生物要比人来得更加复杂而多变了。”

  他回望着贺九重,笑眯眯地道:“观察着身边形形色色的人,我会有一种强烈地活着的感觉。”

  贺九重听着叶长生的话,眸子微微地动了一下:“什么意思?”

  叶长生叹了一口气,伸手让那头将他拉了起来:“像我这样游走在阴阳边缘的人,心底总是要揣着点什么当做底线的。名也好、利也好,家人也好、朋友也好……甚至是色/欲也可以。你总得给自己在阳世留点念想,要不然和阴界接触得多了,阴阳的界限模糊了,你在这阳世也就待不下去了。”

  贺九重倏然眯了眯眼睛:“你想过——”

  “没有没有。”叶长生看着那头猩红色的眼眸里闪烁过的沉色,连忙笑嘻嘻地摇了摇头,将贺九重的脸用双手捧着然后低了头在他唇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的亲吻,鼻尖抵着他的鼻尖,让两人的气息都融合在了一起,“亲爱的你忘了么,我这个人最惜命了,怎么可能会想寻死?没遇到你之前我每天都要跟上天祈祷一百八十回要让我长命百岁呢。”

  贺九重深深地望着他。

  因为离得太近了,他并不能看见他的脸,唯一能够看清的,只有那头一双因为闪烁着笑意而显得格外明亮的眼。

  他微微低下头,将自己的唇虚虚地覆在他面前的另一双唇上,彼此的气息在这样若即若离的距离下立刻便开始升温。

  “那现在呢?”

  “现在我得祈祷八百回。”叶长生轻轻地笑着,眼里像是有揉碎了的星光,“我得更长生一点,好在你身边陪着你呀。”

  贺九重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谁猛地攥紧了。

  明明是甜蜜的情话,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瞬间听来,却让他觉得心头竟有些酸涩起来。

  他将叶长生紧紧地抱在怀里,声音沉沉地:“长生。”

  叶长生感觉到了贺九重突然的情绪变化,他暗自反省了一下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还没具体地反省完,突然听到那边喊他的名字,便歪了歪头应了一声:“嗯?”

  “你既然已经答应与我在一起了,你就要一直一直陪着我。”贺九重说的很慢,一个字一个字像是有一种重量似的敲击在他的胸口,让他的呼吸也莫名有些沉了起来。

  “我不会允许你先离开的。”

  叶长生微微怔了怔,随即却是忍不住地笑了:“我们两个这个谈话的展开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们两个明明是在甜甜蜜蜜吧,怎么突然就沉重起来了?这个发展不大对啊。”

  但是那头,贺九重却是没有应和他的笑。

  他依旧只是紧紧地抱着他,垂下的眼皮盖住了他那双猩红色的眸子,叫人看不清那眸子里闪动着的情绪。

  “好了好了,都怪我,我不该没事扯什么活啊死啊的。”叶长生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将贺九重拉开来,看他一眼,又将额头抵上去,亲昵地和他的蹭了蹭,“只不过亲爱的,虽然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你能有忧患意识其实挺好的……但是你觉不觉得现在考虑这个还太早了一点?”

  “过了年之后我也才刚刚二十二,距离一百还差七十八年,还有整整三个半的二十二呢。”叶长生又在贺九重的脸上一边响亮地亲了一下,然后推开他翻身下了床,套着妥协踢踢踏踏地就往客厅那头走,“比起那些几十年后我们才轮的上去讨论的对生命短暂的感慨,不如我们先考虑一下今天晚上的晚饭要吃什么?”

  贺九重微微抬了眼看着叶长生的背影,好一会儿,他的眼底像是闪过了一丝暗色的光,没作声,却也下床跟了出去。

  客厅里叶长生正在外卖APP上翻找着外卖,看见那头出来了,便仰着脸望着他道:“你晚饭想吃什么?面食、小馄饨还是吃饭?”

  把手机反扣下来:“要是外卖吃腻了,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出去吃也行啊。”

  贺九重站在他身边,看着他白皙清秀的一张脸,许久,低低地笑了一下。

  叶长生有些莫名地望着他:“你笑什么?”

  “没什么。”贺九重伸手在他的发梢上捻了捻,低低地道,“只是觉得很奇怪。”

  “在遇见你之前,我从来不知道我会因为另一个人的生死而这么寝食难安。”

  叶长生眨了眨眼,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他将贺九重拉到自己身边坐下了,用一种微妙地表情望着他,眼角眉梢透露出一点淡淡的光彩。

  他忽地开口问道:“你还记得你刚来这里的时候——就是你第一次从谢月那里救了我,然后我们一起回家的那次?”

  贺九重思索了一下,看着叶长生:“怎么?”

  那头弯着一双圆眼睛,笑眯眯地:“你对我说,我是第一个让你觉得活着比死了更有趣的人。”

  贺九重怔了怔,随即像是被突然唤醒了什么记忆似的,唇角忍不住上扬了一个弧度:“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了,你竟然还能记得?”

  “那自然是记得的,毕竟能说出这样的话,对于你来说,已经算是难得的对我的夸奖了。多么珍贵的第一次,不好好珍藏起来怎么行呢。”叶长生单手托着下巴,望着贺九重,眼底浮现出了一点狡黠,又反问道,“那你还记得我在那之后又说了什么吗?”

  贺九重看着面前少年人的眼睛,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大约是因为想起了什么,倏然便有笑意在眼底一点点地蔓延了开来。

  他的声音低低的,尾音却有些许的上扬:“在接下来的日子中,你要努力成为我心中‘最想让他活下来’名单排行榜里的第一人?”

  叶长生啧啧一声,扫一眼贺九重那张脸,打趣地道:“瞧瞧,我的话这么久过去了,你不也还记得么?”

  贺九重伸手轻轻捏着叶长生的下巴,声音里都因为对当时的那段回忆而浸染了笑意:“因为除了你,从来都没有人会敢对我说这种话。”

  叶长生被那头捏着下巴被迫仰面往上看着,眼里依旧笑吟吟的:“虽然当时听起来可能有些自不量力了,但是现在呢?我做到了吗?”

  贺九重的手指在他的下巴上轻轻的磨蹭着,指腹上的薄茧与皮肤接触,带来一点奇异的酥麻感。

  他低头,深深地吻上叶长生的唇,许久,在彼此喘息的瞬间,那头才吐出一句带着沙哑笑意的声音。

  “嗯,你做到了。”

  他的声音轻而缓:“而且,没有什么‘第一人’,如果在我身上真的有这样的一份排行榜,那么上面的人自始至终也就只有你一个而已。”

  叶长生轻轻地喘着气,他往后靠在沙发上,好一会儿缓缓地抬了眼朝身旁那个男人看过去,唇边的弧度微微扬着,声音里带着点夹杂着笑意的懒散:“怎么办?我现在心跳得好像有点快。”

  他笑眯眯地:“亲爱的,我觉得自己好像更爱你了。”

  贺九重伸手描摹着叶长生的眉眼,声音低低哑哑:“那就再多一些吧。”

  叶长生懒洋洋地望着他:“再多一些是多少?”他伸手比划了一个大的圆,忍不住地笑起来,“现在已经有这么多了。”

  “还不够。”贺九重把他的手捉住了,放在嘴里轻轻地用牙叼着。

  他的声音因为嘴里含着东西而略显得有些含糊不清,但是那双眼却直勾勾地,那种猩红色像是一团正在燃烧的火,热度透过空气传递过来,便直接一路烧到了他的血液里。

  “还要再多一点。”他的声音带着一种蛊惑人心的磁性,“多到离开我就会立刻消亡的程度。”

  叶长生乐不可支:“这样的程度那也太可怕了。若果真的有什么意外让我们两个要暂时分开呢?比如上次我们在T省的那个平行空间里遇到的那样?”

  “不会。”

  那头话音未落,贺九重却蓦然就开了口。

  他微微眯着眼睛,大约是因为想到了之前的事情,眸底浮动起一丝阴郁和危险:“那次的事,我绝不会再让它发生第二次。”

  叶长生被他眼底过于认真的神色弄得怔了怔,好半晌,弯了弯唇角:“那你呢?”

  贺九重望着他。

  “如果只要求我一个人再多一些,未免有些太不公平了吧?”他的声音异常轻快地,又将被贺九重叼在唇齿之间的手指轻轻在他的口中搅弄着,都不知道算是撩拨还算是挑衅了。

  贺九重的眸色微微一深,他吮吸着叶长生的指尖,好一会儿,喉咙里低低地溢出一点笑声来。他没有作声,但是眸底却分明有什么情绪在不停地涌动着,似乎随时都要喷薄而出。

  将他的手指放到了一旁,伸手将叶长生整个儿拉过来,他按着他的后脑与他深深地拥吻着,然后又将整个人抱在怀里,站起来就往卧室走了去。

  当被吻得七荤八素地压倒在那张巨大的双人床上时,叶长生突然隐约反省起来,自己刚刚撩拨得是不是有点太过火了。但是还没等他进一步地思考,那头火热的吻又覆了上来,让他整个大脑又突然陷入了死机状态。

  迷迷糊糊间,他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只来得及哀叹一下今晚的晚饭估计是又吃不成了,再然后,他也无暇再顾及别的,只是随着贺九重的动作,让自己彻底沦陷在这一种令人目眩神的快感之中。

  ……

  【这依旧是一辆假车】

  等叶长生神清气爽地再次清醒过来,外面天色已经隐约出现了一点亮色。

  看了一眼时间,时针刚刚卡在了“五”和“六”的正中间。摸了摸自己空瘪瘪的肚子,哀叹一声果然没能赶上的晚餐,迟来的饥饿感瞬间便更加激烈地涌了上来。

  身旁的贺九重还闭着眼沉睡着。叶长生侧头看了看他的睡脸,脑子里不可抑制地就又浮现出昨天晚上那些旖旎的场景。

  他略有些不自在地眨了一下眼,咳了一声便准备起床。

  只是刚刚掀了被子正在到处摸索着自己昨夜被贺九重随手扔开的内裤,刚刚找到还没来得及套上,身后却有一只胳膊从背后将他环腰搂了过来。

  肌肤相触的那一瞬间的热度让他忍不住打了个激灵,脑子里先前还只是破碎的画面这会儿突然就又被连成了一个个不可描述的动图。

  昨天夜里经历过的事情当时脑子里被愉悦搅成一团浆糊还没觉得有什么,但是这会儿青天白日的再回想起来,那就不可谓是不羞耻了。

  “哎,松开松开,你挡着我穿衣服了。”

  竭力将自己为数不多的羞耻心压制住,叶长生伸手在贺九重的手臂上拍了拍,“别耽误我起床。”

  贺九重的声音从背后传过来,带着一点睡醒之后的沙哑,听起来竟然性感的要命。

  “长生,你这下了床就翻脸不认人的脾性,我以前怎么没发现?”

  叶长生将他的手臂一把甩开,迅速地便将内裤套了起来。起身到一旁的衣柜里翻出干净的短袖T恤穿上了,又套了个牛仔裤。

  等到把一身衣服全部穿齐了,终于找回了一点安全感的叶长生这才偏头朝着贺九重望过去。他眨了眨眼,一脸纯良诚恳地:“还好,还好,我也是刚刚才发现。”

  贺九重勾着唇笑了一下,他撑着身子坐起来,赤/裸的上半身暴露在空气中,紧实的皮肤下,诱人的腹肌在被子边缘若隐若现,整个人瞬间爆发出来的浓烈的荷尔蒙几乎令人窒息。

  他看着叶长生,猩红的眸子望着他,声音里有点危险的意味:“昨夜你舒服了,但是我还没有。”

  叶长生瞬间明白那头在说什么,想到昨天自己舒服了就瞬间陷入沉睡的事实,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尖,略带着一分心虚地道:“嗯……十、十分感谢?”

  贺九重的眸子蓦然眯了起来:“感谢?”

  “难、难道你还要我跪谢?”叶长生震惊地望着他,委屈地控诉,“明明是你自己主动的!”

  贺九重深深地瞧着他,好半晌,才轻轻地笑了一声:“既然这样,那不如今天就由你来主动?”

  叶长生抬头望了望天花板,然后又低头朝着床上的贺九重灿烂一笑:“一晚上没吃饭,你一定饿了吧?我现在出去洗把脸马上就给你买早饭,你就在房间里等着我帮你一份你最爱吃的小笼包吧么么啾!”

  说着,也不再看贺九重那头的反应,一转身赶紧脚底抹油般地逃离了卧室。

  贺九重坐在床上半抬着眼看着那头逃也似的离去的背影,好一会儿,唇角扬起的弧度更深了深。

  虽然他早就想过了,这件事上在他准备好之前,他不会再去做得更过分。但是在此之外,他从他那个狡猾而又恶劣的小恋人身上获得一点甜头来止渴也总不算为过吧?

  在想一想昨天夜里,叶长生那微微皱起的眉头,和那双似哭非哭的的眼睛,心头突然便就又升起了一团火。

  他眸色微微地又沉了沉,深深呼吸了一下,好一会儿才将心里燃起的那团火又给压了下去。

  ——只不过这种甜蜜的折磨到底还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呢?

  贺九重思索了一会儿,心里头要赶紧解除契约的想法倒是更深刻了起来。

  等贺九重这头起了床洗漱完之后,两个人一同吃了早饭,又休息了一会儿,眼看着已经快到八点了,叶长生这才带着自己吃饭的家伙和贺九重去了附近的公园旁边摆摊。

  五月份的天已经暖和得甚至有些热了,叶长生躲在树荫底下,被暖风一吹,顿时就感觉一阵睡意汹涌。

  这会儿不是周末,过了早高峰后路边行人也少了起来,等了一个上午,也并没有见着几个人过来占卜算卦。

  正昏昏欲睡着,突然地,一个瘦小的老太太拉着个年轻女人步履匆匆地就往叶长生这里走了过来。

  “诶……我不算,这都是骗人的……妈!”

  那个年轻女人眉头紧皱着,似乎有些不情愿,声音压在喉咙里,拼命地想要从旁边的那个老太太手里挣脱。但是那个老太太看起来虽然瘦小,力气却似乎是大的很,纵然那头怎么挣扎,但是到底还是没能抵抗的过,硬生生地就被她从街道那头拽到了这头叶长生的算命摊子前。

  将那个年轻女人按到在算命摊子前的椅子上坐了,老太太狠狠地瞪了一眼那女人,用方言又快又凶地道:“什么骗不骗人,现在医院里又不给你查,要是像你姐姐似的,又怀了个女儿怎么办?等生下来了,你婆家还能给你好脸色看?”

  听到老太太这么一说,那个年轻女人的脸色白了一下,整个人的精神气都颓靡了下来,她抿了抿嘴,好一会儿才道:“女儿怎么了?我就觉得女儿挺好的……我和姐姐不都是女儿吗,不也挺好的……”

  “好什么好!你知道就因为我生了你们这两个赔钱货,我年轻的时候被你奶奶他们戳了多少次脊梁骨!”老太太脸上恨恨地,拿指头在她头上用力地戳了一下,“要不是我后来肚子争气,又生了你弟弟,你以为我们现在的日子还能这么好?”

  “我是你妈,听我的没错。难道我还会害你吗!”

  老太太噼里啪啦地说完,看着身边的年轻女人彻底沉默了,这才满意地笑了一下,又转头看着那头的叶长生,用夹杂着方言的普通话带着几分讨好地笑着道:“这位天师,你能帮我女儿算个命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