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神棍召唤萌宠后 54.恶语(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十四章

  “啪嗒。”

  “啪嗒。”

  “啪嗒。”

  洗手台的水龙头没有被人拧紧, 有水滴滴落在金属的按扣上发生的微弱声响在房间里轻轻回荡着,空气中传来了淡淡的血腥味, 然后那血腥味又随着水滴“啪嗒啪嗒”地坠落而开始渐渐地被另一种浓郁的腐臭而代替。

  丁佳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愉悦地轻哼着不知名的小曲, 一只手惬意地拿着一瓶指甲油正仔仔细细地给自己的指甲涂上艳丽的颜色。

  在她的身边,那个本该鲜活的男孩此时却奄奄一息,他木然地睁着眼睛,光/L的胸前破了一个洞, 却没有血流出来。

  大片紫黑色的花落在了他的伤口上, 然后迅速地扎了根。花的根茎从皮肉钻进去,密密麻麻的将他的心脏包裹起来,它们疯狂而又贪婪地吸食着他身体里的血液,本来黄豆大小的花朵很快就长得如蚕豆般, 密密麻麻地, 将男孩身上的破洞堵得严严实实。

  将十根手指全都一一装点上了色彩, 丁佳抬起手对着光看了看,似乎是满意了,唇角咧出一个笑。她将指甲油放到一旁,重新将视线落到了床上的男孩身上,一双黑色的眼睛里瞬间便爬满了某种叫人胆寒的温柔来。

  “都开得这么大了。”

  艳红的指甲在古怪的紫黑色花朵上轻轻地滑动着, 红与黑的对比在这一刻像是被推到了极致。她唇角盈着笑, 声音如银铃:“但是还不够。”

  “只有你还不够。”

  她站起身来, 温柔地又给了床上那个已经说不出话来的男孩一个吻, “咯咯”地笑出声, 但是眸子盛满了一种滑腻而阴冷的怨毒。

  “远远不够。”

  *

  所有人都发现今天的赵珊从在清吧看见了那个所谓的老同学之后,整个人似乎就变得有点不一样了。

  一行几个人见着时间不早,强行拉着还不愿意走的赵珊出了清吧,找到了自己车停着的位置将她塞进了车里。好一会儿,同行的一个男孩忍不住就开口向她问道:“刚才那个女孩是谁?你初中同学吗,长得挺漂亮的啊。”

  本来还兴高采烈的赵珊脸一下子就沉了下去,一掀眼皮望着那个问话的男孩,阴阳怪气地笑道:“可不是漂亮吗,初高中那会儿在我们当地可出名了。”

  周围的女孩子似乎也来了点兴趣:“是吗,因为什么出名?长得漂亮吗?”

  赵珊朝着那两个女孩看过去,带着点不屑地道:“什么呀,你还不知道我初中读得那个学校么,私立贵族学校,里面都是有钱的大小姐,家里用钱养娇养着,模样好看的女孩子多了去了,要说漂亮还能轮的上她?”

  又压低了声音,带着点分享八卦的隐秘:“她呀,是因为那方面不检点,所以才出名的。”

  坐在副驾驶上的男孩听到这个话就笑了:“我看你们这些有钱的大小姐们也就是无聊闲得慌,才会喜欢没事在背后讨论这个事。她初中才多大啊,最多偷偷摸摸交了个男朋友吧,怎么就不检点了?”

  赵珊被人驳了面子,脸上马上就不好看起来:“什么呀,又不是我一个人说的。当时整个学校谁不知道她是个见了男人就走不动路的婊/子,我听人说,她光是duo/胎都好几回了!”

  那男孩马上又反驳道:“‘听人说’?听谁说的?”

  赵珊一愣,嚷嚷道:“他们班的人说的啊。”

  “那他们班的人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那、那都一个班的,不肯定就都知道了吗?”赵珊底气略有几分不足,但随即像是又想起了什么,声音又高了起来,“而且,我听人说,有人亲耳听见当时我们学校里那个最出名的混混跟自己朋友在再讲怎么跟丁佳开房的。”

  “所以又是‘有人说’?”那男孩皱了一下眉,“而且你自己都讲了,说那个话的是你们学校最出名的混混,他说的话你们也能就这么信啊?吹牛又不需要成本的,那我还说现在正当红的那个女明星是我女朋友呢,你们信不信啊。”

  赵珊眉头拧了起来,她不满地看着副驾驶的男孩,用脚踹了一下副驾驶的座位,怒气冲冲地道:“你到底是谁朋友,你怎么老是帮那个女的说话?”

  “我不是帮她说话,”男孩看着赵珊真的生气了,抓了抓头赶紧解释,“我只是觉得吧,又不是你亲眼看见的东西,你这么上下嘴皮子一碰说出来轻巧,人家女孩子要受多大的困扰啊。”

  他这话说完,正在开车的男孩扭头冲他眨了眨眼,突然就带了点邪恶地笑了笑:“平时也没见你这么能说啊,老实说吧,你是不是看上那妞儿了?”

  “诶,你可别胡说,我就是觉得——”男孩听着同伴这么调侃,赶紧摇了摇手,但是话还没说完,就听后座的女生们窃笑开了。

  “哦,我说呢,你这么维护她。果然你们男生就喜欢这种又骚又贱的。”赵珊看着那男孩,像是立即占据了道德制高点,神情立即高高在上起来,声音透着点鄙夷,“你要是喜欢,你就上。反正她从中学起就是我们那著名的‘公/交车’了,大家都知道的。”

  “哦,对了,我突然想起来,最近两天我们学校初中学校好像正在临市举办校友会呢,我正好回去就帮你问问同学有谁还有她的联络方式。”

  说着,赶紧拿出了手机,迅速打开微信找到了标注为“xxxxx初中校友会”的微信群,冲着那头摇了摇,“看,他们还真都在附近……没想到啊。诶,我说真的,联系方式你要不要,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

  另外两个女孩也笑开来,打着趣道:“诶,没看出来啊,我们还以为你平时一幅理工男的严肃古板样子,没想到原来也是喜欢这种的……你们男生是不是都这样,喜欢胸大脸还清纯的那种绿茶/婊啊?”

  男孩百口莫辩,好一会儿在所有人的炮轰中终于举了白旗:“算了,你们爱怎么说这么说吧。跟你们就没什么道理好讲的。”

  一个女孩马上道:“什么叫没什么道理好讲啊,我跟你说,你这就是心虚!”

  男孩往上翻了个白眼,彻底不说话了,他把头回过去,决定退出这场孤立无援的辩论。

  见着车里唯一支持丁佳的人彻底选择了沉默,剩下几个人志同道合,八卦的味道倒是更浓了起来。

  “诶,我说,她这样的,在你们学校人气应该还蛮高的吧?”

  赵珊马上应和道:“对对对,我跟你说,初中一开始大家还没发现她是这种人的时候,她装得别提有多好了。学校拿奖学金特招进来的,学习成绩常年年纪第一,对男生态度又端着,爱答不理的……我们学校好多富二代一口一个‘女神’‘高岭之花’,可都迷她迷的要死。”

  另一个女生一看赵珊这个样子立即带了点了然:“看来你跟我们讲过的那个无疾而终的初恋,喜欢的也是之前那个女的?”

  “可不是吗。说起来她还曾经想要主动献身给我初恋呢,只是那时候她的白莲花皮已经被掀得底朝天,我男神都不稀罕看她一眼就是了。”赵珊冷哼一声:“她丁佳家里条件那么差还非要拿奖学金上我们那个初中,现在回过头想想,为的不就是在学校里勾引个有钱的男朋友养她吗?只是没想到,自己玩的太狠给玩砸了吧,活该!”

  又道:“而且后来我上高中那会儿,听说她在外面玩还不够,还主动勾引了自己闺蜜的男朋友。但是那个闺蜜也不是吃素的,第二天当着班上人面就带人把她衣服给扒了!可真解气啊,我怎么就没能看到那一幕呢?”

  听到这个话,先前听八卦听得津津有味的正在开车的男孩忍不住接了一句话道:“诶,这个做的是不是有点过了?再怎么样,扒人家女孩子衣服……这是不是得算人格侮辱了?”

  “呸,抢闺蜜男朋友还好意思说什么人格呢?这种人最不要脸了!”另一个女孩立即反驳,“我要是有这种闺蜜,我都恨不得手撕了她。”

  开车的男孩道:“但是能被人勾引走,那个男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吧?你们一个二个的平时不是一直挥舞着女权大旗吗,现在怎么这么宽容了。”

  赵珊朝他那头瞥过去:“诶,我说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啊?今天是被鬼迷了心窍,铁了心要帮丁佳说话了是不是?”

  “她要是真是清白的,那她一开始被造谣的时候她怎么不反驳?她的朋友呢?怎么一个都没见着出来帮她?我听说她爸都不稀罕搭理她了——那可是她亲爸,她要是自己没有问题,怎么可能落到这个地步?”

  听着后面赵珊的振振有词,前面的两个男孩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一点无奈和妥协。

  “行行行,我错了我错了,哎,我这嘴贱的哦。”男孩嬉笑着道歉,“而且她怎么样又跟我没关系,你们继续聊,我再多插/嘴一句我就抽我自己行不?”

  车子一路开到宾馆前头,直到下了车,赵珊这才意犹未尽地停止了和其他几个人的八卦。

  五个人一共定了三个房间,赵珊一个人的房间比其他四人高一个楼层,跟他们在六楼分别之后坐着电梯又继续向上爬了一层,这才拿着房卡刷开了自己的房间。

  五个人自驾游玩了一天,这会儿疲惫倒是一并涌了上来。

  她随意地将包放到一旁的台子上,从行李箱里拿出了换洗的衣服走到浴室准备去浴室洗澡,但是就在她经过洗脸台时,洗脸台前的镜子像是突然闪过了一道诡异的黑影。

  赵珊愣了愣,下意识地回头望了望,然而房间空荡荡的,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

  ——是眼花了吗?

  她这么想着,拿着衣服便走进了浴室。

  舒舒服服地洗了一个澡,就在穿衣服的时候,赵珊突然地觉得后肩的部位有一点痒,她抓挠了一下,摸到了一个小小的硬硬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

  她赤裸着走到镜子前面照了照,只见在自己的左后肩上,有一粒约有米粒大小的黑色不明物正镶嵌在其上。她用手指扣了一下,但是那个不明物却像是长在了她的肉里似的,无论她怎么样扣弄那头都是纹丝不动。

  赵珊皱皱眉头,决定暂时不再去管它了,拿着自己的换洗下来的脏衣服走出了浴室。

  然而就在她出浴室的那一瞬间,一眼看见屋里面那个正背对着她坐在床边的女人,她整个人都不自禁地僵了一下,几乎脱口而出地对着那背影喊道:“你是谁——”

  听到这边传来的动静,原本坐在床边的女人便缓缓地转过身朝她的方向望了过来。

  女人有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眼角微微上扬着,看着人的时候有一点清纯的妩媚:“老同学,我们不是才刚刚见过面吗,你这么快就把我忘了?”

  赵珊被丁佳那一双眼睛看着,全身陡然地打了一个冷颤,她看了看自己门口被自己插得好好的门栓,忍着背后莫名发凉的感觉颤着声音问道:“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丁佳笑了笑,一双黑色的眼角直勾勾地望着她:“这重要吗?”

  赵珊暗自握了握自己的手,她把手上的衣服搁到一旁,走到丁佳面前然后指着门口道:“我不管你怎么进来的,但是你现在的行为已经严重侵害了我的权益。这是我的房间,请你马上从我的房间离开,不然我就要去叫酒店的保安上来了。”

  “侵犯了你的权益?”

  丁佳听了这个话,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诡异和阴毒:“那你对我所做的那些事呢?我的权益呢?你刚才在酒吧,对我男朋友说了什么?”

  赵珊心下一“咯噔”,突然有点心虚:“什么说了什么,就……就随便聊了一会儿。”

  “聊什么?”丁佳站起来缓步走到赵珊身边,她的眸子半垂着,眼瞳里的阴翳却是分毫不差地向对面的赵珊传递了过去,“聊了聊我初中是怎么四处勾引男人的么?”

  赵珊觉得眼前的丁佳有些可怕,但是这会儿也不愿意在她面前露了怯,便梗着脖子道:“但是我说的都是事实,你都敢做,还不让别人说吗?”

  丁佳伸出手,指甲轻轻地在赵珊的脸颊上划动着:“我做了什么?怀孕,打/胎?还是勾引了你喜欢的那个男孩?哦,我记得他,跟我同班,我记得他姓吴,为了讨我欢心,天天变着法儿地给我送早点、送小礼物,我怎么拒绝他都不死心。”

  赵珊的面孔微微扭曲了一下,她一手打掉丁佳的手,怒声道:“闭嘴!”

  她这一巴掌打得很重,那头白嫩的手背上几乎是瞬间便浮现出来了一个夸张的红印,因着力道用得猛了,她自己的脸上也顺带着被指甲划出了一道长长的血口。

  但是丁佳对此却并不生气,她甚至看都没有看一眼自己被打得手背,反而依旧啜着笑看着那头的气急败坏,然后淡淡地继续补充:“你知道关于我的那些事情在学校传开之后,你的那个白马王子是怎么对我的吗?”

  “他在我放学的途中拖着我去宾馆,意图要强/j我。失败之后,为了怕我揭穿他,他就抢先一步在班级里,绘声绘色地说我以前如何主动勾引的他,当众煽动所有的同学叫我‘婊/子’,联合着大家伙儿孤立我。”丁佳伸出手在赵珊脸上渗出血的血口上用力地按了下去,“这些他告诉你了么?”

  脸上的疼痛和丁佳刺耳的话语让赵珊几乎跳了起来:“不可能!他怎么可能会这么做!像你这种女人——”

  她把丁佳的手甩开,转身就往门口走,气急败坏地:“我要去报警,你有本事在这里等着,我……我……”

  但是刚刚转过身,还没来得及走到门前,突然一阵巨大的晕眩感翻涌了上来,她整个人打了个趔趄,勉强地用手撑着墙,腿脚直发软,几乎站都站立不住。

  就在这时候,身后一只纤细的手却带着诡异的冰凉从她的背脊爬了上来:“你看,你们只会问我为什么不解释,但是我现在向你解释了,你们却又没有一个人肯信我。”

  赵珊看着丁佳诡异的模样这会儿是打从心里地感觉到了恐惧,她感觉到那只手猛地一把抓住了自己的头发,然后以一种几乎要掀掉她的头皮的力度,拽着她就将她整个人扔到了地上。

  “你、你想干什么?”赵珊顾不得身体撞击在冰凉的大理石地面上所带来的疼痛感,她哆哆嗦嗦地颤抖着,似乎是想要从地上爬起来。

  丁佳一脚踩在赵珊的肚子上,皮靴细细的后跟深深地往她的皮肉里陷了进去,将她整个人又踩了下去。

  “啊!!!”

  赵珊无法忍受这剧烈的疼痛,张开嘴便大声叫了起来。然而她只喊了半声,紧接着整个人的喉咙就被丁佳蓦然伸手掐住了,所有的声音顿时都被堵在了嗓子眼儿,赵珊被这从未体会过的痛苦憋得一张脸充血成了紫红色。

  “你说,如果我现在把你的果照拍下来寄到的所有的亲戚朋友那里,你猜,你身边的那些人会开始怎么议论你?”

  丁佳的眸子里闪着恶劣而又兴味盎然的光亮,她打量着赵珊瞬间慌乱起来的表情,唇边的笑意越来越浓:“你害怕了。”

  “你在害怕什么?流言蜚语吗?没关系,就像你说的,你的家人和朋友一定会相信你的为人,你还有嘴,你还可以解释。你甚至还可以去法院起诉我——只要你肯面对警察一遍遍的盘问,帮着他们找出我胁迫你拍果照的证据,我肯定会被判刑的。

  你有那么多种方法可以维护自己清誉。只不过是些果照而已,你在害怕什么?”

  赵珊看着清清楚楚地同自己说着如何自证清白的方法的丁佳,这会儿是真的害怕了。

  辩解?起诉?如果事情发生了,那些有什么用!只要她的果照被大范围的传开了,大家还会在乎她是不是因为被胁迫才导致的后果吗?

  ——他们在乎的只是茶余饭后又多了一个可以闲聊的话题罢了!

  而且就算她的朋友们不至于以恶意揣测她,但是那又怎么样?他们再想起她,她也只会成为被大家所怜悯的可怜虫,她会一辈子活在这些果照的阴影下!

  “不……不……求你……”

  赵珊看着丁佳,眼角沁出泪来,她艰难地从嗓子眼断断续续地往外吐着字:“我会被……毁了……不行……”

  丁佳笑了笑:“不会的,你要相信,一个人实际上能承受的磨难要比自己想象的多的多的多,人啊,其实可以很坚强的。”

  赵珊拼命地摇着头,眼泪流得更凶:“不是我……说你坏话的,他们……他们都这么说……我不是……”

  “是啊,所有人都这么说。你们都是无辜的,你们只是应和着传播者随口说了一句无意的话而已……你们都是这么想的对不对?”丁佳把掐着赵珊脖子都手缓缓松开,然后她的手上却不知从哪拿出了一把沾染了些许血迹的银色手术刀,她望着她,唇边泛起了森冷的诡异笑容,“是你们所有人一起杀死了我,我要你们所有人都来替我陪葬!”

  一百多公里外的温泉度假村,原本正躺在床上睡得正熟的叶长生却突然睁开了眼。

  黑暗中,他纯黑色的眸子像是闪烁过什么一般,瞧起来竟有几分奇异。

  他没有开灯,只是缓缓地坐起了身,然后掀开被子下了床,再走过里头的那个和风套间,伸手推开了外面那个推拉门走到了那个院子里去了。

  夜色已经极深了,空中飘着的雾气将天上的月色都模糊了起来,叶长生仰着头望着天空,眼底的阴阳鱼便开始游动了起来。

  身后又是一阵脚步声,贺九重将外套轻轻披在了叶长生的身上,低声淡淡道:“穿着浴衣就敢出来,你也不冷吗?”

  叶长生回过头冲他笑了笑:“不是有你在吗,我偶尔疏忽一点也没关系。”

  贺九重被他的狡辩辩得没什么脾气,站了一会儿便问道:“又发生什么事了?”

  叶长生没说话,只是突然伸出了手。

  于漫天雾气之中,一朵极小的紫黑色花朵突然从天而降,然而就在它落到叶长生手掌的那一瞬间,那朵小花却又像是落入水面的雪花一般迅速地便就消融了。

  贺九重的视线掠过叶长生的手心,微微扬了扬眉头问道:“这是什么?”

  叶长生把手收回来,叹了一口气:“恶语花的幻象。”

  贺九重瞬间就明白了过来:“你不是说你这次来是度假,已经准备不管闲事了吗。”

  叶长生眨了眨眼,立刻试图谈判道:“我明明讲的是,我这次一定不主动去招惹麻烦……但是这恶语花都已经飘到这儿来了,这可算是它主动招惹的我!”

  贺九重好整以暇地望他:“那好端端的,为什么这个恶语花别的地方不去,偏偏就落到这里来了?”

  叶长生:“……”

  贺九重:“嗯?”

  叶长生:“诶嘿。”

  贺九重:“‘诶嘿’?”

  叶长生摸摸鼻尖:“之前在和那对小情侣在机场分别的时候,我稍稍地在女孩身上使了一个小小的法术。”

  贺九重闻言,倒是一点都不觉得奇怪:“看样子你在机场的那两个小小的劝告他们是并没有放到心上去。”

  叶长生叹了一口气:“可不是吗。原先我见着那个女孩的时候,这花只是半开,也不知道他们究竟遇到什么了,才一晚上,能让恶语花的幻象飘到这里来,大约那个女孩自己都已经沦为行走的恶语花播种者了。”

  贺九重望着他道:“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叶长生又抬头看了看雾蒙蒙的天,好一会儿,笑了一下:“算了,毕竟这花已经开了,我们在着急也没用了。先睡觉去吧,明天下午再跟田导游的车过去看看。”

  贺九重似乎觉得这不像是叶长生的行事作风,略带了些兴味地瞧着他,问道:“你也不怕耽搁一天,就横生枝节?”

  叶长生觉得自己无辜极了:“但是是他们自己不听我的劝告,导致的恶果难道还得我这个好心的陌生人来承担吗?亲爱的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贺九重视线在叶长生脸上掠过一圈,发现他是真的不打算现在出手,微微笑了:“老实说吧,你到底心里盘算着什么?”

  叶长生冲他笑了一下,转过身子又往屋子里头走了去:“没什么,只是觉得,既然那些恶语都已经在她的血肉里开花了,那些曾经亲自为她所种下恶语种子的人,总也该给个机会给他们,让他们看看这花美丽的样子吧?”

  他的声音隔着门,传出来显得有些意味深长的沉重:“雪崩的时候,总是没有任何一片雪花觉得自己有责任,不是吗。”

  贺九重站在屋外想是在思考着这句话,随后勾着唇微不可察地笑了笑,随即也进了屋子去。

  *

  宾馆里,丁佳用手术刀在赵珊的胸前化开了一个十字形状的伤口,除了最初留了些许的血外,很快,紫黑色的花争先恐后地从她的身体里长了出来,将她的伤口遮盖的严严实实。

  赵珊的嘴被塞进了毛巾,她的惨叫声已经完全被堵住了,只有那眼底的惊恐毫不遮掩地将她此时的所有想法都展现了出来。

  “害怕么?”

  丁佳笑嘻嘻地望着她。

  赵珊的眼泪“漱漱”地滚落,身子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

  “你看我这记性,竟然都忘记还堵着你的嘴了。”丁佳伸手在堵着她嘴的毛巾上捻了捻,“我帮你把它拿下来,但是你如果再大喊大叫,我可能就会失去我所有的耐心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对吗?”

  赵珊这个时候不敢做任何反应。

  应该是伤口的地方诡异地开出了大片的花,那花呈现紫黑色,散发着一种腐臭的味道。

  虽然她没有感觉到伤口的地方本来应该产生的疼痛,但是比这更可怕的,是她感觉到了自己所有的血液正在往花的方向迅速的流淌。

  或者换句话说,这种古怪而又恶心的花正扎根在她的身体里,拼命吸食索取着她身体的血液!

  她甚至能看到那些花随着时间的流逝,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地长大:最开始的时候不过米粒大小,这会儿再看,竟然已经有鸽蛋般大了。

  丁佳看着赵珊没有反对,便愉快地将她认定是默认了,伸手拿下她嘴里塞着的毛巾,就看着那头哆嗦几下,嘴巴张张合合地,极微弱地吐出两个字来:“怪物。”

  那头听到她的声音,一双眼睛微微眯着,乐不可支:“怪物?哈哈哈,我是怪物?”

  她的手猛地从赵珊的身上拔下一朵花,那花的根部一直紧紧地扎在她的血肉里,被这样硬生生地拔出来,就带出了一块血肉。

  赵珊痛苦地哀叫一声,但是紧接着,她胸口前缺的那一块地方立即又有新的花朵填充了起来,明明被撕扯开这样一个狰狞的伤口,但是她身上却连一滴血都流不出来。

  “我如果是怪物,那你又是什么?”丁佳将那朵花放在手里把玩着,一双眼阴冷冷地看着床上的赵珊,“你以为你现在,还能算是一个人吗?”

  说着,又凑近了她道:“或者说,你们早就不是人了。你们这些杀人犯。”

  赵珊被这尖锐的指责刺得耳膜发疼,她惊慌地摇头否认:“不,我不是……我不是……是大家都那么说所以我才相信的……不关我的事……呜,呜呜,对不起对不起,丁佳对不起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你放过我吧,求求你……初中那群人就在附近,一开始说你坏话的就是他们,我只是随口应和了几句啊,真的!”

  她哭叫着:“我真的只是随口应了他们几句,你也知道的,当时全校都在讲你坏话,我如果不跟着讲……我如果帮你说话,他们也会觉得我是个像你那样的女人的。我真的已经知道错了,你去找他们算账,放过我吧。”

  丁佳笑了笑,她怜悯而又鄙夷地看着赵珊哭得将眼妆晕成一大片的脸,然后没有作声,只是蓦然抬了手,用手术刀划开了自己的身体。

  大片大片的花朵从她的伤口上喷涌而出,迅速地将赵珊整个儿地包裹住了。

  那边先是传来了尖叫声,但是不多会儿,那尖叫声又渐渐微弱了下去,最终又全部消失不见。

  丁佳站在床边,冷眼地看着赵珊被花吸收完所有的血液变成了一具干尸,脸上这才缓缓地露出了一个像是哭泣又像是快意的扭曲的笑容来。

  “我放过了你,又有谁来放过我呢?”她一抬手,那些色泽变得无比鲜亮的花又钻进了她的身体,原本被刀子切开的伤口部分全部又愈合了。

  她从赵珊的包里翻出她的手机。然后用她的手指将手机解了锁。

  虽然是深夜里,微信群里的消息还是没有断,她点开群,看着上面一个个滚动着的熟悉或是不熟悉的头像,脸上带着刻毒而又冰冷的笑,嘴里喃喃着:“下一个……下一个是谁呢?”

  而与此同时,隔壁市的KTV里,一群穿着时尚的年轻人们包下了KTV所有的包厢,正带着一身酒气拿着麦克风在各个包厢里面群魔乱舞。

  有妆容精致的女孩子坐到潇洒地承包了这次校友会所有费用的男孩子身边去,笑意甜美:“吴大少继承了家业过后果然出手阔绰啊,就今儿一晚请这么多校友飞来T省聚会,得花了百八十万了吧。”

  被称作是“吴大少”的男孩子微微勾起唇笑了笑,神色里有掩饰的很好的自得:“大家都是忙人,平时日理万机的,今天肯参加我组织的这个校友会,就是给了我天大的面子,这点小钱算什么?”

  所有人便就都笑开了,纷纷举杯起哄感谢吴大少的慷慨。

  “不过说起来,还是有点遗憾的。”有人道,“初中的同学有些现在还在外面留学,没办法赶上这次的校友会。”

  吴大少笑着道:“不过我们二班的倒是基本上都来齐了,就算有几个本来手头上有事的,听着我要办聚会,也是推了事情赶过来,实在是很够意思了。”

  坐在她身边的女声听到这个话就笑开了:“二班也不是全部来齐了,吴大少你看看,有个人不就没来么?”

  众人相互看一眼,几乎是立即心领神会。

  当年有关于丁佳的传说,他们这个包厢里头所有人都是添砖加瓦的中坚力量。虽然这会儿成年了,回头想想可能当时的话的确只是以讹传讹,不过无所谓了,贵族中学里面的日子太过于无聊,总要有个人来做这些有钱的少爷小姐们日常消遣的对象吧?

  其他背后有人撑腰的人他们不敢多嘴,但是拿着奖学金才能读得起他们学校的丁佳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因为她高挑漂亮,成绩极度优秀,为人又有些清高傲气,平时看上去一副高岭之花的样子,所以刚一入学,她就几乎是被学校大半的男孩子追捧成了心中的女神。

  但是人的劣根性就在于,人们热衷于造神,更热衷于将神亲手拉下神坛推向地狱。

  所以,当第一个心怀叵测的造谣声没有被有效制止后,所有在一盘观望着的不明真相的人,却都开始自愿自主地加入这场“毁神”的盛宴。

  “沉默的螺旋”效应下,相信她的人因为发声太过于弱小而最终选择了沉默,谣言的二次制造、传播着却渐渐成为了主流的声音。

  没有人再去听谣言中心的那个人微不足道的呐喊,他们不关心真相,他们只想知道那个明明一直跟他们这些富二代不同,却从入学以来就格外受全校人偏爱的那个贫民,现在是不是已经开始无法用那副高岭之花的高高在上的样子面对他们了?

  这场所有人都或多或少都参与了的盛宴里,丁佳成为了当之无愧的主角。

  有人倒是还记得吴大少当年拼命追求丁佳,和后来翻脸不认人,带着全班孤立她的事情,开了瓶酒给他空了的酒杯里添了点儿,随口就问道:“大少现在还记恨着丁佳呢?”

  吴大少倒是豁达的很,他云淡风轻地笑了笑:“都那么久以前的事情,我记恨她干什么。”又坦白地承认道,“想想我当初也幼稚的很,那会儿孤立她其实也就是觉得她甩了我的脸子让我下不来台就是了。算算看她反倒是应该记恨我呢哈哈哈。”

  他这一笑,大家便都想到当初的自己,忍不住集体笑了起来。

  “是了,我们当初真是太幼稚了。哎,不过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大家都长大了,不就是当时随口说了一句话吗,她当时听听,气一气也就算了,总不可能还记恨到现在吧?又不是小孩子了。”

  有人轻描淡写地道:“下次聚会也把她叫上吧,要是她真的还记着,咱们就给她道个歉呗。多大点儿事。”

  众人嬉笑一番,将这个话题掀过了。正闹着商量明天准备继续去哪开派对狂欢,有人无聊地打开微信群,却看见没有参加这次聚会的赵珊不知怎么地拉了个人进了群里来。

  那看起来好像是一个微信的小号,朋友圈里空白一片。

  她的头像也不是当下年轻女孩子喜欢的自拍或者可爱的表情包,而是一朵紫黑色的花。

  那花并不如何惊艳,只是普通的花朵而已。但是不知怎么的,仔细盯着看得久了,却有一种隐约的晕眩感。

  然后,群里突然“叮”地一声,竟然是那个顶着黑色花朵头像的人在微信群里发了一句话。

  “我来找你们了。”

  点开那朵花的头像,只见资料上清清楚楚地写着两个字。

  ——丁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