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神棍召唤萌宠后 53.恶语(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十三章

  游乐园里人山人海, 抬眼望去,到处都是带着孩子的三口之家和青春洋溢的年轻情侣。

  他们或是一起开心地排在自己想玩的项目前相互笑着说着话, 或是站在某个醒目的标志前高高地举着自拍杆自拍, 所有人都兴高采烈的, 眼睛里闪烁着愉悦的光。

  丁佳站在一块树荫下,抬着头看着眼前那一左一右牵着孩子,一路有说有笑的寻常三口之家,眼前突然地一阵阵发黑, 有强烈的呕吐感翻涌上来, 在这失去视觉的短暂时间里耳边却有男人暴怒的声音直直地刺入脑膜。

  “你说,你是不是跟外面那群小混混睡过了?要不是跟你一起的那个女孩说漏了嘴,我倒现在都还不知道!好啊,丁佳你长本事了, 你才多大啊, 你就跟那群小混混上床, 你跟你的婊/子妈简直一模一样!”

  “这么不要脸,不如死了算了!”

  丁佳浑身像是得了病一般地哆嗦着,许久,眼前的黑色褪去了,重新能看见周围光亮的她终于忍不住地踉跄地走到旁边的垃圾桶前, 扶着垃圾桶就弯腰干呕了起来。

  正从商店里买了水回来的汪鹏看见丁佳的样子略微愣了愣, 随即赶紧几步冲了过来, 伸手替她拍了拍背顺着气, 一脸担心地道:“怎么了?怎么突然不舒服吗?”

  丁佳干呕了好一会儿, 似乎是感觉舒服了一点,她用手背擦了一下嘴角,然后仰了仰头,将眼里因为刚才的干呕而溢出的生理性泪水眨了回去,好一会儿,摇了摇头:“大概是中午吃的东西把胃吃坏了,这会儿有点犯恶心。”

  汪鹏将她扶到了另一边的长椅上坐着休息了一会儿。

  阳光正明媚,照在人身上有一种舒服的暖意。

  丁佳往后靠在长椅的椅背上,闭着眼享受着温暖的阳光,渐渐地感觉着胸前的那股恶心的感觉褪了下去,她这才又做了一个深呼吸,睁开了眼睛。

  将手上的饮料给身边人递了过去,汪鹏有些不放心地道:“既然不舒服,要不然今天游乐园这就先算了,我们还是回宾馆休息休息吧?”

  丁佳拧开盖子仰头喝了一口饮料,像是从刚才的虚弱中缓了过来,她从包里翻出湿纸巾来擦了擦手和嘴,然后才抬起眼朝汪鹏那头看了一眼。

  她的唇角往上弯着,像是勾起了一抹笑,乌黑的眼睛里因为还未完全褪去的湿润看起来有柔弱而又带着点诱人的媚:“我们今天来为的不就是那个网上说很灵验的‘镜屋迷宫’吗,这会儿来都来了,不过去体验一下多不划算。”

  汪鹏被这样丁佳看得浑身燥热。

  虽然丁佳五官并不算多么精致,但是她却生了一双极好看的眼睛。黑白分明的,眼角微微上扬。看着人的时候,眼睛里像是落入了星光,明明该是清纯的模样,但眼波流转间就带了一点明艳的媚意——她有着一种和自身清纯的样貌不一样的诱人颓靡的气质,让人看在眼里就觉得有些抓心挠肺。

  他在大学的时候一眼就被这样的丁佳所吸引住了。

  忍不住就把头微微偏了一点,咳了一声动了一下身子,他略有些不自在地道:“但是游乐园在这里又不会跑,你今天身体不舒服我们可以明天再过来的。”

  丁佳站起来,将饮料瓶单手握住了:“没事的,只是刚才那一阵子不舒服而已,现在已经缓过来了。”又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对着那头笑意盈盈地道,“还有几个小时游乐园就要关门了,抓紧时间,我们现在就去镜屋迷宫那边吧。”

  汪鹏被那头磨得没办法,不得不又再三地跟她确认了身体状况后,这才和她一起往人流最密集的区域走了过去。

  作为让这座并不出名的游乐园起死回生的招牌项目,虽然“镜屋迷宫”的趣味性并没有其他尖叫系项目大,但被从各地吸引而来的小情侣们排队的热情却依旧高得吓人。

  为了能符合传说中“爱情试金石”的设定,镜屋迷宫一次只允许一对情侣进入。

  不过所幸地是,迷宫并不算太大,而且本来也就只为赚一个噱头,里面的路设计得也相对简单。就算有着无数面哈哈镜导致行走过程走,情侣们对正确的路的视觉识别上会产生一点困难,但是大致上想要走通整个迷宫也不过只需要五到十分钟左右。

  丁佳和汪鹏站在迷宫的前面排起队,数了数前面,一共还有三十多对情侣,如果按照最快的速度来算的话,大概在游乐园关门之前刚刚好能排到他们。

  太阳升得更高了一点,晒得人有些昏昏欲睡。

  排得长长的队伍以极缓慢的速度一点一点地往里挪动着,但是排队的人却都没怎么抱怨,他们带着满脸的幸福与期待,叽叽喳喳地与自己的另一半分享着自己此时的心情。

  汪鹏等得有些无聊,他也正想着和丁佳说会儿话,一侧头却发现自己的女朋友正仰头望着镜屋迷宫的方向怔怔出神。

  她的眼神木然而空洞,看起来像极了一个正在发病的梦游症患者。

  他皱皱眉头,伸手轻轻地推了推她的肩膀:“小佳?”

  丁佳打了个哆嗦,然后像是被这一下给突然惊醒了似的,她眨了眨眼,木然的瞳孔里又渐渐地恢复了正常的光彩。

  她侧头望着汪鹏,带着一丝疑问:“怎么了?”

  汪鹏这会儿却是觉得她有些不对劲了,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感觉到上面还算正常的温度,这才松了一口气,随即又问道:“你还问我怎么了,你才是。你身体真的还撑得住吗?要是不舒服的厉害我们先去找个医院看一看,我看你精神好像不大好。”

  “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没什么事的。”丁佳却还是摇头否定了汪鹏的建议,她对着他看了过去,强调似的重复道,“我没事的。”

  汪鹏心里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但是看着这会儿身旁的女朋友又一脸正常的模样,叹了一口气,不由得也是觉得自己实在是多心了。

  点了点头,对着她道:“那就先把项目玩完。结束后你要是还是觉得不舒服,一定要记得告诉我。”

  丁佳“嗯”了一声,然后突然对着汪鹏笑了:“汪鹏,你对我真好。”

  汪鹏一愣,随即不自在地咳了一声,扭头低声道:“你是我女朋友,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丁佳一双眼落在他偏过去的眼睛上,面上的表情并没有显露什么,但是眼底却像是在搜寻着什么似的带着一点奇怪的异色:“那你喜欢我吗?”

  那头便立刻回过头望着她道:“小佳你在说什么傻话,我当然喜欢你!”

  她继续望着他,脸上的笑意明媚却又诡异地显露出了一丝古怪:“有多喜欢呢?”

  汪鹏马上道:“非常非常非常喜欢!”又道,“我把命给你我都是愿意的。”

  丁佳点点头,脸上的表情让人看不出她是满意还是不满意,好一会儿,望望前面缓慢地挪动着的队伍,笑着轻松地开口道:“你说,万一在这个迷宫里我们没能找到对方怎么办?”

  汪鹏闻言,自信地笑了笑道:“不会的。我认路能力很强,一般的迷宫我都能找到路。放心,我肯定能把你带出去。”

  丁佳知道那头并没有听懂自己的意思,但是却也不再多向他解释了,笑了一下,随即垂下眸子心不在焉地往地上看了过去。

  *

  叶长生从睡梦里一觉醒来,外面太阳已经往西偏落了大半。

  掀开被子下了床,去里头的那个和式套间看了看,发现贺九重正闭着眼睛在打坐,微微弯了弯唇,也不打扰他,转头便又去了浴室。

  舒舒服服地洗了一个澡,等洗干净了。又走到到那个豪华无比的浴池边,抬步跨坐了进去。

  池子很深,他稍微把腿盘起来一点就能让水没过自己的胸前。

  叶长生舒服地喟叹一声,坐在浴池的一角放松地往后仰着头靠着,随手把一块被水沾湿的毛巾覆在了脸上,看上去懒散而又自在。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缓缓的脚步声响了起来,紧接着,他听见自己的门被人倏然推开,然后那脚步声便渐渐地近了。

  伸手将遮盖在自己眼睛上的毛巾撩开一小块,露出一只眼睛往来人那边瞧了瞧,声音都因为周生这叫人太过于舒服的温泉水而变得有些发懒:“你那边结束了?”

  贺九重没作声,猩红的眸子半眯着,透过着浴室里升腾着的淡白色雾气望着里头叶长生那纤瘦却白的泛光的身子,视线似乎有些过分的灼人了。

  叶长生被这样灼烫的视线瞧得一激灵,瞬间从这令人感官都愉悦得迟钝了的温泉里清醒过来,将原本覆在自己眼上的毛巾拿了下来,身子虽然紧绷着,语气倒是尽可能地放轻松了一点:“刚才看你在那边,我都没敢打扰你——现在几点了?”

  贺九重倚着墙直勾勾地望着他,他的视线不安分地在叶长生裸露着的皮肤上游走着,里头像是燃烧着一簇暗色的火苗。

  少年的身子虽然消瘦,但是骨相身形却极好看。他的皮肤是能泛出光的瓷白色,细腻得几乎看不见毛孔。半长的短发被池水打湿了贴着脸颊垂下来,有水珠便顺着发梢滑落,从他的脸颊滑落到渐渐的下巴,一不留意,又落入了池子里,看上去竟有种说不出的煽情。

  许久,他才开了口,声音里带着一点模糊的笑意:“你在紧张?”

  叶长生趴在浴池上,手臂交叠着搁在浴池边沿,然后把脸压了上去:“如果你要这么问的话,那的确是有一点。”他略有些纠结地皱着眉头,望着那头缓缓道,“你现在的眼神像是要吃了我似的。”

  贺九重低低地笑起来。

  他的笑声音色略沉,听起来莫名有一种撩得人心痒的味道。他从浴室的门前缓步走到叶长生的身边,然后俯下身去望着他。

  他们两人离得极近,近得彼此的呼吸都清晰可闻:“我每天都这样看着你,你怎么就这会儿变得紧张了起来。”

  叶长生近距离地被那双猩红色的眸子瞧着,不知道怎么的像是被传染了似的,他的心跳也陡然加快了一点。

  他叹一口气,略有几分苦恼地道:“大概是因为,现在你穿着衣服我还没穿的关系吧。”

  贺九重微微地挑了一下眉:“那你的意思是,让我也将衣服脱了?”

  叶长生被那头的无耻震惊地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才艰难地道:“我的意思是,你出去一会儿,让我先把衣服穿起来。”

  贺九重又笑了起来,眸子里闪烁着某种恶劣的趣味,他道:“为什么我要先出去,你全身有哪里是我不能看的么?”

  叶长生看着这样牢牢占据着主动权的贺九重顿时觉得头大如斗。他又沉默了一会儿,再抬眼,漆黑的眸子里泛起了一种说不出的微妙之色。

  贺九重被那头用这样的表情一看,下意识地心里就起了一点防备,但是还没等他做出什么反应,那头白腻腻的两条胳膊便缠上来搂住了他,紧接着便是一阵“哗啦”的水声,一具温热身子带着满满的水汽隔着他薄薄的浴衣毫不避讳地贴了上来。

  “不是不能看,只是我怕你忍不住。”

  叶长生微微仰着面,一张白净的脸被温泉的热气熏得有些发红,他乌黑的眼瞳笑得弯弯的,带着一点恶意地往他不可描述的地方蹭了蹭:“你硬了。”

  贺九重的眸色瞬间便沉了下去。

  他蓦然抱住面前这个陡然又将主动权从他手里抢走的少年,一手抱住他的光滑的腰背,另一只手插/进他的头发里,略带着一分强硬地将他的发微微向后拽了拽,然后热烈而又疯狂地掠夺起他的唇舌。

  激烈的吻持续了很久,久得就连叶长生都觉得自己要被这个吻所融化时,他捧着他的脸看着那一双已经完全被燃烧起来的猩红色眸子带着些许不稳的喘息,突然笑眯眯地开了口道:“亲爱的,我还没有准备好。”

  那头倏然眯起眸子。

  叶长生却是顶着一脸的纯良无害从他的怀里挣脱了开:他歪歪头,表情极无辜的:“你还记得答应过我什么对吗?”

  贺九重闪烁着暗色的眸子半压着,他身上的气息极危险,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一点即燃的模样。但是迎着那头的视线,却也还是淡淡点头应道:“嗯,我记得。”

  叶长生倏然就笑了,他不着寸缕地从浴池里缓缓地走出来,然后慢条斯理地拿了干净的毛巾将身上的水擦干了,随后才披了浴袍回过头,视线恶意而又暧昧地往那头某个明显还没消火的地方打了一个转,然后耸耸肩,笑眯眯的:“所以我刚才都说了,我其实是为你好来着。”

  说完,心情极愉悦地哼着不成调的小曲,穿着拖鞋踢踢踏踏地往着外面走去了。

  刚坐在沙发上舒舒服服地又瘫了一会儿,还没从温泉的热度里彻底缓过神,身后突然又传来了一声推拉门被人推开的声音。

  叶长生坐在沙发上没有动,只是略微偏过头去望了望神色已经恢复如常的贺九重,唇角的笑意里带着一点揶揄:“就这么忍下来对身体不好的,你不去自己解决一下?”

  贺九重走到他身边,伸了手在他被水打湿的头发上轻轻捻了埝,他半压着眸子望着他,声音淡淡的:“你似乎很开心,嗯?”

  叶长生眨了下眼,觉得自己幸灾乐祸也不能表现得太过于明显,咳了一声面前将脸上的喜悦收了收勉强地切换成正常的模样,然后揉了揉自己已经感觉到有些空瘪的肚子对着贺九重道:“睡了一个下午,我已经觉得有些饿了,要不现在换个衣服,我们去二楼吃饭吧?”

  贺九重自然是没什么意见的,去柜子里将自己的衣服拿出来换上后,和同样换好了衣服的叶长生便朝外走了去。

  折腾了这一会儿,原本还有点太阳的太空这会儿已经染上了沉沉的暮色。他随手拿了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已经过了五点半,再不多会儿就要六点了。

  贺九重余光瞥见他的表情,朝他望了一眼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叶长生把手机收了起来,回望了他一眼,笑了笑道,“只是突然想起来,再过不多久就要到逢魔时刻了。”

  *

  随着太阳渐渐西斜,镜屋迷宫前的队伍一点一点往前挪着,眼看也渐渐地开始缩短了不少。

  排了许久的队,掐着时间,好歹算是赶在五点半关闭游乐场之前,丁佳和汪鹏终于等到了自己的进去体验一次的机会。

  两个工作人员将两人分别带到了迷宫的东、西两个入口,然后简单地向他们陈述了一下规则。

  “迷宫除了你们进来的这两个入口外,中间还有‘南’‘北’两个出口。你们同时从东、西两头出发,在十分钟之内,只要在迷宫内相遇,再随便找一个出口出来,你们的爱情就算是通过了考验,这辈子都不会再分开了。”说完,又像是想到什么,强调似的道,“当然,在迷宫里面通过叫喊互相交流从而获得成功也是绝对不允许的。”

  不知道是不是由于重复了一整天的台词,工作人员解说时的热情也大打折扣,他公式化地和丁佳说完这段话,然后替他撩开了她这头入口的厚重帘布,微微偏偏头示意她快点进去。

  丁佳站在门前怔了一会儿,她看着那个被撩开了门帘,像极了张开了血盆大嘴想要择人而噬的猛兽的入口,心里突然没由来的产生了一点恐惧。

  她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是想将自己这个没由来的想法强压下去。独自在迷宫前徘徊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定了定神,缓缓地走了进去。

  就在她进入那个迷宫的一瞬间,外面的帘布被人放下,整个空间里有那么一瞬间像是又完全黑暗了下来。她像是受到什么惊吓一般,在一瞬间身体紧绷住了,竟然是一动也不敢动。紧接着,迷宫里头,冷白色的白炽灯突然在她头顶上亮了起来,到处都是镜子,丁佳略有几分仓皇地蹲住了脚步,略带几分无措地四处看着无数个镜子里的无数个自己。

  哈哈镜将人的身材和五官拉扯得怪异而荒诞,丁佳看着镜子,镜子里无数个面容诡异的她便也就从四面八方地盯着自己,像是一个个面容扭曲的可怕怪物。

  她惊慌地用手撑着一块镜子,抬着头四处望了望,拼命地试图找寻着另一头的汪鹏。

  先前已经压下去的那种强烈得叫人恶心的心悸这会儿又突然翻涌了上来,她看着镜子里那些一个个扭曲的人物,恍惚间耳边又响起了别人说话的声音。

  窃窃的,夹杂着一种显而易见的恶毒。

  “你听说了吗,二班那个丁佳……”

  “哦,我知道我知道!别看着她那个样子,听说她骚得很。每天放学后就会跟一群小混混出去夜店里玩,好像是说都睡过了呢。”

  “不会吧?我觉得她长得挺单纯的……”

  “单纯什么呀,你们男生就知道她长得好看偏袒他,喏,就那个,七班那个痞子,昨天体育课我在一边休息,亲耳听见他再跟他的兄弟讲他们两个是怎么开房的……哎呀,别说单单是睡了,那种女的,说不定连堕胎都不止一次了呢!”

  “诶?堕胎?谁谁?”

  “还能是谁?就二班的那个班花!”

  “哇!这么劲爆?”

  “可不是吗,你没看见她的校服裙子都比别的女生短一截么?而且胸那么大,也不知道穿个束胸遮一遮,一看就是骚,想要勾引男人。”

  “诶?不对吧,我瞧着她裙子挺正常的,那裙子短了是尺寸问题吧——你就说吧,你是不是嫉妒人家腿长?”

  “我、我会嫉妒?开玩笑,我会嫉妒那种给钱就能睡的婊/子?”

  “没有证据的事,这么乱说不大好吧?”

  “怎么没有证据了?大家都这么说,你出去问问,整个学校都知道了。要是她真的没做那种事,难不成是大家一起在造她的谣吗?”

  “哎,这要这么说也是。怎么别的人不说就光说她呢。亏我以前还喜欢过她,没想到她是这样的人!”

  “就是,没想到她是这样的贱人!”

  原本只是几个人的窃窃私语,紧接着,加入谈话的人越来越多,女孩子尖锐的讽刺声,男孩子下流的笑声,他们的声音越来越大,将其他偶尔的一两句反驳全部压了下去,变成了丁佳整个世界的主流声音。

  “我没有……我没有……”丁佳背靠着一面镜子瘫坐下来,她把头抵在膝盖上,拼命地捂住耳朵,试图将所有的声音都隔绝在外,“我什么都没做过……我没有……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不认识那群混混……”

  然而这一切却都毫无作用。

  尽管她捂住了耳朵,闭上了眼,却依旧还有更鲜明的画面、更刺耳的言语一点一点地渗入进来,满满当当地,融进了她的血液之中。

  “丁佳,你能不能不要再跟我说话了,我妈说你人品不好,我再跟你玩,她就断了我的零花钱。而且,我的其他朋友也都很不喜欢你,你还是不要靠近我了。”

  “贱人,是不是你勾引我男朋友?这一巴掌是你自己活该得的!别人跟我说你是个婊、子我还不信,一心想跟你做朋友,没想到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帮我去把她的衣服扒了!衣服是给人穿的,那个专门勾引别人男朋友的婊、子她也配么?”

  “你不就是想要钱么?在外面找个鸡也就三百一晚,我听说你是从小陪男人睡到大的,比鸡也干净不到哪里去,给你八百一晚上是看得起你了,你还真当自己是什么贞洁烈妇呢?我呸!”

  “我没有!不是,我没做过,我真的没有做过!”丁佳浑身颤抖着,起先只是小声地喘息,紧接着便是撕心裂肺地大声叫喊了出来,“为什么不信我呢?为什么没有人相信我呢!!!”

  耳边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

  汪鹏是听到了丁佳激动而尖锐的大叫声的。他心里一慌,赶紧顺着她的声音冲了过来,看着那头蹲坐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模样,着急地冲上前去:“小佳,小佳你怎么了?你是不是身体还是不舒服?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好不好?”

  丁佳似乎愣了好一会儿,抬头看了看他,许久,有些虚弱地喊了他一声:“汪鹏?”

  那边点了点头,将她扶起来:“你还好吗?”

  丁佳像是松了一口气,对着那头勉强地笑了一下:“没事,我就是刚刚呆在这里觉得有点害怕……我不想再留在这里了,我们出去吧。”

  汪鹏点了点头,扶着丁佳道:“好,我带你出去。”

  两个人相携而去,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就在丁佳刚刚蹲坐着的地方,精子与镜子的间歇处,陡然开出了一朵黄豆大小的,散发着腐臭味的黑色花朵。

  外头的天色已经有些暗了,游乐园已经准备闭园,原本熙熙攘攘的人群一瞬间便又如潮水一般地褪去了。风一阵一阵地吹过,让人突然觉得有些冷。

  汪鹏带着丁佳去吃了点热乎的云吞面,还是不放心:“你今天一下午都像是不太舒服,要不还是去医院看一下吧?”

  丁佳一边吃着面,一边抬了眼斜他一眼,笑着道:“人哪有那么金贵的?我真没事儿,之前大概就是有点水土不服,这会儿早好了。”

  “可是……”

  “真的,没必要。”丁佳吃到一半觉得有些饱了,就把筷子搁下了转头望他,“而且我们一开始不是已经计划好行程了吗,按照计划的去做吧。”

  汪鹏叹了口气,到底还是没能拗过她。

  两个人吃完了饭,就近逛了逛商场又看了一场电影,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又找了个静吧,准备坐一会儿喝上一杯就回去,正休息到一半,突然外面一群男男女女笑着闹着地冲了进来。

  为首的女孩满脸兴奋地环顾了全场一圈,视线落到丁佳身上,略微迟疑了一下,眼里划过一点不可置信,她走过去,有点雀跃地道:“丁佳?你是二班的那个丁佳?哇,初中毕业后我可好久都没看见你了!你还记得我吗?”

  丁佳在的视线在对方浓妆艳抹的脸上顿了顿,她没让他们看见她垂在阴影处陡然捏紧的拳头,脸上的微笑礼貌而疏离:“不好意思,初中的人太多了,我好像不记得见过你了。”

  女孩在听到丁佳的话的一瞬间,脸上的表情微微僵了僵,眼底随即迅速地划过一抹混合着羞恼的鄙夷,开口便道:“哦,那也不怪你,毕竟你初中的时候可是我们学校的大明星啊对不对?”

  视线又划过丁佳身边的汪鹏,笑了笑:“看样子确实是成熟了,挑男朋友的眼光跟初中的时候也不一样了——等等,这是你的男朋友吧?”

  汪鹏心情不怎么好,抬头看着那个女孩呛声道:“我是不是她的男朋友跟你有什么关系?小佳已经说不认识你了,你没听见吗?滚!”

  那女孩两面讨了个没趣,脸上顿时又青又白,正准备再说些什么,却被一旁瞧着事情有些不太对的朋友赶紧拉到了旁边。

  等到身边没人了,那头的汪鹏突然有些阴阳怪气地开口道:“你初中的名声看样子是真大,明明你都没见过的人,对你倒是都熟悉的很。”又咄咄逼人地问道,“你那时候选男朋友的眼光是什么样的啊?”

  丁佳晃了晃自己的酒杯,看着里面的青柠色被静吧里的灯光晕染成一片模糊不清的浑浊,然后笑着问汪鹏:“你看我喝的酒是什么颜色?”

  汪鹏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把视线落在了她的杯子上。

  “有红色的光照过来,你觉得它是红的,黄色的光照过来,你觉得是黄的。灯关了,你看不见了,你就觉得它是黑的。但是实际上,这杯酒一直是这个颜色,它一直没变过,变得只是投射在它身上的光罢了。”

  汪鹏望着她,似乎没有听懂:“你是什么意思?”

  丁佳眼里的疲倦和失望一闪而过,她望着他道:“如果我说,你是我的第一个男朋友,你信吗?”

  汪鹏眉头一皱,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你拿这种话来骗我,是想堵住我的嘴不让我在继续问下去吗?丁佳,我又不是不知道你。你老实告诉我吧,我不会生气的。”

  丁佳突然笑起来,她的声音很好听,连笑声也像银铃:“‘你不是不知道我’?那你说,你知道我些什么?”

  汪鹏一时语塞,好一会儿,烦躁地端起了自己的酒杯猛地往嘴里灌了一口。

  坐在一旁的丁佳就像是被打开了什么开关似的,她就望着汪鹏,一直笑,笑得前俯后仰,笑得几乎要掉下泪来。

  汪鹏被这宛若嘲笑的声音笑得有点难堪,低声吼了一句;“你他妈别笑了,看着我一直被你耍得团团转,你觉得很有趣吗?”

  “有趣啊。”丁佳不笑了,她的脸面无表情,眼神空洞洞的,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假人,她低喃一声,又重复道,“有趣啊。”

  说着,又站起了身,淡淡道了一句“我去上个厕所。”,便绕过他又钻入人群不见了。

  而一直暗地里观察着丁佳和汪鹏这边的女孩在看到那头的两人疑似爆发了争吵之后,眼底里浮现出了一点快意,趁着丁佳离开,端着酒杯又走了过去:“丁佳的男朋友是吧,我有几句话要跟你讲。”

  汪鹏看都不看她一眼,低着头直接低吼了一声:“滚!”

  那女孩被迁怒了却不生气,反倒是更加开心了,她坐到他的身边,用着极轻柔的声音诱惑地道:“何必那么生气呢?反正丁佳一直就是这样的……只不过我很好奇,听说她高中那会儿堕胎都堕了三四次了,你这么年轻就跟这种女人绑在一起,以后自己真的还能组成一个正常的家庭么?”

  洗手间的镜子前,丁佳正呆呆地望着镜子里面的那个自己。

  精致的妆经过一天已经有些花了,粉底斑驳,泄露出她脸上的疲惫。

  她还记得所有一切的变故,都是从初二那年他拒绝了七班一个小混混的求爱开始的。从那以后,关于她的流言蜚语像是流行病毒一样迅速传遍了整个班级,再然后扩散到整个学校,以致于再到周围的外校。

  一时间,她丁佳在整个市的中学里“谁都可以上的公交车”的名头,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每天每天,她除了要承受来自周围人的白眼和孤立外,还要承受无数慕名而来的各种各样的男人的骚扰。

  她没有朋友,家人也厌弃她,整整五年,直到她考去很远的外省上大学前,她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最可怕的时候,她曾经连续三个月没有开口说过一个字。

  摧毁一个人有多简单?

  太简单了。

  只要一句话就足够了。

  屋外渐渐飘起了雾,雾气渐渐地透过旁边的窗户弥漫了进来。

  丁佳呆呆地看着镜子,镜子里的人呆呆地看着她。她缓缓地,从包里拿出了一小块用来修眉的刀片,然后在恍惚中,对着自己的手腕猛地划了一道。

  白皙的皮肤像是豆腐一样被锋利的刀片切开,但是里面流出来的却不是血。

  大片大片的黄豆大小的紫黑色的花朵争先恐后地向外涌出来,渐渐地,以不可思议地速度将整个洗手台装满,然后铺天盖地地,向丁佳的身上涌了过来。

  丁佳依旧呆呆地望着镜子,镜子里的她也呆呆地望着她,然后在外面的她完全被黑色的小花湮没的一刹那,镜子里的那个她缓缓地,扯着唇,咧出一个阴毒而又诡异的笑容来。

  丁佳出来的时候之前那个女孩和她的同伴们都已经离去了,汪鹏却还在继续喝酒,他的脸色铁青,原本就菱角分明的轮廓因为他紧咬着牙的缘故,导致他的下颌骨变得更加突出。

  “时间不早了,我们该走了。”

  丁佳伸手将汪鹏的酒杯从手里抽走,脸上笑吟吟的:“今天玩得太累,这会儿都快一点了,别再在这里磨蹭了,走吧。”

  汪鹏抬起眼,深深地望着她,没吭声,只是站起来去吧台付了钱,然后一言不发地就闷头往外面走。

  丁佳追上去,宛若一条蛇一样地黏腻地缠着他的手臂:“你怎么了?”

  汪鹏依旧一言不发,只是带着她穿梭在浓雾里,打了辆车直接回了他们白天定好的宾馆。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任何交流,带着丁佳回到了他们的房间,汪鹏打开门,拉着丁佳的胳膊就将她粗暴地扔到了床上,然后脱下了外套便带着一身暴虐的气息压了上去。

  丁佳伸手推他,声音幽幽的:“汪鹏,我们不是说好了这种事等我们结婚以后再做吗?”

  汪鹏跪在她身上,听着这句话喘了一口气,然后暴怒着“啪”地就给了她一巴掌。

  他的双眼因为愤怒而充着血,呼吸异常急促,连毛孔都张开了:“闭嘴,丁佳,现在我再多看你一眼我都觉得以前的那个被你耍的团团转的我是有多傻逼。结婚?我他妈会跟你这种初中就当公交车的婊、子结婚?”

  丁佳的脸狼狈地偏到一边,她的脸上却没什么怨愤,用舌尖舔了舔嘴里被那一巴掌打裂了的地方,随即反而低低地笑了起来:“哦,你知道了?刚才那个女人告诉你的?她还告诉你什么了?”

  “我给人当小三,当二奶,给人怀孕堕胎的事情,她告诉你没有?我还去乱/交派对,跟无数个男人上过床的事情,她告诉你没有?”

  她又把头回正了,抬头望着自己身上的那个男人,一双眼睛黑洞洞的,里头却像是开出了一朵诡秘的花:“汪鹏,你想知道什么,你怎么不敢自己来问我呢?那些人知道的不过是皮毛,他们哪有我自己知道的事情多啊?”

  “闭嘴!闭嘴,闭嘴!!”汪鹏听着丁佳的话,太阳穴“突突”地跳,整个人暴跳如雷。

  丁佳看见这样的他,缓缓地笑起来,一张脸妖娆而妩媚:“他们说的没错,我就是这样一个女人。汪鹏,我真替你感觉到不值,就我这样的公交车,让别的男人一个个一对对的上了百八十回了,但是跟你在一起一年半,却连根毛都不让你碰,还总是妄想着嫁给你让你接盘。”

  “——你说,你这男人当得是有多窝囊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