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十二章

  叶长生是在秦潞离开后, 乐滋滋地捧着机票颠来倒去地看时,才突然反应过来, 事情似乎哪里有那么一点不对的。

  他对着贺九重眨了一下眼然后问道:“等等, 这是一张机票?飞机的那个‘机’?”

  贺九重看着叶长生陡然微妙起来的表情, 微微挑了一下眉问道:“有什么问题?”

  叶长生恍惚了一下,然后,像是陡然被针扎破了的气球,他坐在沙发上向后半躺着, 整个人脸上呈现出了一种了无生趣的蔫儿劲:“你说, 我现在再追到秦潞那边,让她给我把机票换成别的什么车票——火车都没关系。这是不是有点过分?”

  贺九重走过去到他身边坐下了,伸手从叶长生手里将那两张机票抽过来看了看,随口问道:“机票有什么问题?”

  叶长生懒洋洋地睐他一眼, 有气无力地道:“你忘记我恐高了吗亲爱的。”

  贺九重听到这话, 眼里闪过一丝明悟。将机票随手放到茶几上, 朝着那头略带着几分兴味盎然地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再同那个姓秦的女人说一声,将这个事拒绝了?”

  叶长生听到这个,马上又坐直了身子望着他。他睁大着眼睛,眼角眉梢都透露出拒绝的气息:“这可是去T省的豪华双人七日游!食宿全免的那种!”

  贺九重瞧他一眼,似笑非笑地问道:“你的恐高——?”

  叶长生又萎靡了下去。躺在沙发上皱着眉头挣扎了好一会儿, 犹豫地挣扎道:“反正飞机快得很, 从这里飞过去也就一个半小时的航程……到时候我带个平板电脑过去看看电影, 这么一点路很快就到了——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贺九重觉得叶长生这个一脸又贪财却又纠结的小模样实在是可爱得有些犯规了, 伸手在他脸颊上轻轻捏了捏, 道:“那么,你最后的决定是?”

  叶长生鼓了鼓腮帮子,像是自己的理性还在跟面前的豪华双人七日游的诱惑做着斗争。

  好一会儿,那头像是异常艰难地做出了决定。

  “去!”

  理性输得真是毫无悬念。

  贺九重这么想着,指腹又在他光滑的脸颊上轻轻地摩挲了几下:“既然都已经决定要去了,你也就别再愁眉苦脸。”他的语气异常轻松地,“说不定像这样的高空出行再多几次,你恐高的毛病就不治而愈了呢?”

  叶长生叹一口气,好半天才勉强地回了一句“要是真的是这样,那可就真是太好了。”

  贺九重的手又从他的脸侧滑到他的耳垂上轻轻地捏了捏:“接下来呢,这几天你还要做些什么?”

  “睡觉啊。”叶长生往他的腿上倒下来,然后平躺着压着大腿的部分仰面往上瞧着道:“本来如果是普通的人家,从大年初一开始,一直到初七,所有的假期时间基本上就是用来拜年的了……不过好在我没什么血缘相关的亲戚牵扯,整个正月也就彻底清闲了下来。”

  贺九重垂了眸望他,瞧着叶长生脸上略微浮上的疲惫之色,顿了一下问道:“你困了?”

  叶长生点一下头:“毕竟睡得太晚了,夜里一直有鞭炮声,睡得也不算安稳。”侧过身从沙发上捞过一个靠枕垫在了自己头底下:“我觉得我现在就需要再睡个迟来的回笼觉……其他的事情等过两天我们再讨论吧。晚安。”

  贺九重低笑一声,透过窗户看看外头明媚的阳光:“到处都亮堂堂的,哪里来的‘晚安’?”

  叶长生眨了眨眼:“那就早安吧……这都不重要了。”打了个小小的呵欠,满足地闭了眼道,“我先睡两个小时,到了中午再叫我起来吧。”

  贺九重“嗯”了一声回应了一句,见着那头身子动了动,又往他怀里的方向挪动了一下,随即才是彻底睡着了。

  每次看着叶长生安稳乖巧的睡脸,贺九重心底便缓缓地便生出了一点岁月静好的安定感来,他看了他好一会儿,伸手将他脸上凌乱的碎发拨开了,然后俯下身去对着那光洁的额心落下了一吻。

  机票是大年初六早上十点的班次,因为顾及已经到了春节假期的后半,之前回到各地的过年的人们渐渐地都已经开始往回赶,路上交通也重新恢复了平常的拥堵,所以两人特地一大早便动身出发了。

  虽然就算如此,两个人在高架路上还是堵了几乎一个多小时。好不容易卡着时间抵达机场,坐在候机区时,叶长生才不由得微微松了一口气。

  距离登机还有一个小时,正考虑着要做点什么打发一下时间,一抬眼,坐在他与贺九重对面,正肆无忌惮地当着众人面接吻的小情侣立即抓住了他的视线。

  大约二十出头的年纪,女孩正坐在男孩的腿上,一双只穿了丝袜打底的腿绷得直直的,线条看上去倒是很优美。

  贺九重侧头看一眼叶长生,脸上似乎带着点戏谑:“你们这里的小情侣在亲密行为上都是这么放得开的吗?”

  叶长生“咳”了一声,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一下:“毕竟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他们这也就只是个案罢了。”

  贺九重笑了一下,视线带着几分热切地在他的唇上停了一会儿,似乎在思考着如何将他们自己也变成一次“个案”。

  叶长生被他这一眼看的心惊肉跳,为了避免他再有什么多余的想法,赶紧拉着他就往背对着那一对还在干菜烈火的小情侣的座位上坐了去。

  临登机的时候,叶长生去上了个厕所。出来洗手的时候,正瞧着外面的洗手台前一个小姑娘在拿着化妆品给自己认真地补妆。

  那是个模样挺秀气的姑娘。白皙的瓜子脸,黑白分明的眼睛,上身穿着一个宽松的白色破洞毛线衫,长长的下摆将里面的短裙半遮掩住,只有当她抬手的时候才能看到一点短裙的边角。

  女孩似乎是感觉到了这头的视线,等到补了粉又重新涂了口红,便斜斜地往这头望了一眼:“看什么?”

  叶长生便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的带着点无辜地道:“看小姐姐长得好看。”

  这句话若是由别人说出来,那大约就算得上调戏了。但是偏生叶长生长得讨巧,白白嫩嫩的拉链,乌黑的眼睛弯成月牙的时候,看起来就带上了一种说不出的惹人怜爱的乖巧少年感,那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倒是让那头的女孩一愣,忍不住地便笑了起来。

  “你倒是会说话。”

  女孩对于夸赞自己的人总是要宽容许多的——尤其他还长得好看的时候。

  叶长生微微偏了偏头,笑得无害。

  她将化妆品收到自己随身的小包里去,随口问道:“你也是去T省玩么?”

  叶长生一边洗手一边点了头笑道:“别人送了两张票,想着正好放松一会儿。”

  那女孩挑了一下化的精致的眉毛:“——和那个一身黑色大衣的男人?”

  叶长生点了点头,又走到烘干机旁边伸手让热风将自己手上的水吹干:他倒不是很诧异她会注意到他们。

  且不说贺九重这个人本来就显眼的厉害,更何况为了避免某些危险状况的发生,他欣赏他们热辣的接吻秀欣赏到一半的时候还特地拉着贺九重换了位置。

  收拾完所有的东西,女孩倒也没再多说什么,背起自己的包对着镜子最后整理了一下仪态,随后就又踩着高跟鞋姿态婀娜地朝外走去了。

  听着那阵高跟鞋与地面发出的摩擦声渐渐远了,叶长生这才又缓缓地侧过头往女孩消失的方向瞥了一眼,眸子里浮现了一点若有所思。

  ——是他看错了吗?

  眸子微微转了一下,紧接着从烘干机下拿出自己已经被吹得干燥的双手,又将这件事立即抛到脑后:算了,他这次是出来玩的,又不是拓展客户群体的。别管闲事、别管闲事。

  这么想着,伸手抓了一下头发,转身也朝着外面的候机区走去了。

  出去等了没多久便开始了登机检票,那一对小情侣刚好排在他们面前,女孩回头看见叶长生便礼貌性地向他点了个头,随即便跟自己的男朋友先检票过去了。

  叶长生拖着行李箱和贺九重依次跟在后面,过了检票口,往飞机停靠的地方正走着,贺九重突然开口道:“看样子在我不知道的几分钟里,你似乎又发生了一些什么有趣的事?”

  叶长生抬了头望他一会儿,打量了许久,唇角泛起一丝神秘的微笑:“不要告诉我这就是传说中的吃醋。”

  贺九重一脸坦然地望着叶长生,勾了勾唇角道:“如果你非要这么理解才能体会到事情的严重性的话。”

  叶长生觉得自己十分委屈:“我们只不过在洗手的时候闲聊了几句,人家姑娘都已经有男朋友了的。你刚刚不是看到了吗……啧啧,激情四射的那种。”

  贺九重深深地望他一眼,忽而低笑了一声:“如果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我希望你给我的理由是你也有男朋友——生气的时候可能会让你下不了床的那种。”

  叶长生:“……”

  贺九重笑了笑,冷硬眉眼之中竟有一丝令身旁人背脊发凉的跃跃欲试:“我是认真的。”

  叶长生:“……”

  秦潞给贺九重和叶长生两人定的自然是最宽敞、最舒适的头等舱。但是尽管如此,从登机后坐在自己的座位的第一瞬间就感觉自己全身已经下意识地开始有些僵硬叶长生还是无法从这难得的奢侈行为里体会到半点享受。

  有空姐正在给所有的旅客介绍着如何使用飞机上的逃生工具,叶长生却没怎么听,只是双手紧握着拳垂在身侧,闭着眼靠在了贺九重的身上。

  贺九重伸出一只手将叶长生的拳头握住了,微微侧过脸隔着他细软的头发在他前额上吻了吻,声音略有几分好笑:“飞机都还没有开始飞,你现在就开始紧张是不是有点太早了?”

  叶长生眼睛都不睁开来,略有几分痛苦地压低着声音轻声道:“你不懂!这是心理阴影!”

  贺九重的唇往下滑动,又在他不安地颤动着的眼皮上压了一压:“你现在后悔没有去拒绝秦潞有关于这次的T省七日游了?”

  “实际上,”叶长生虚弱地将眼睛掀开一条缝望了望贺九重,然后又痛苦地合上了眼,“从进入候机区的第一瞬间我就后悔了。”

  贺九重挑挑眉头,问道:“那我们现在下去?”

  叶长生一瞬间就把眼睛睁开了,看起来精神竟然是比刚才要死不活元气了许多:“那怎么行,我都坚持到现在了,我都登机了!要是就这么下去岂不是很亏?”

  贺九重用眼角瞥他:“这会儿不恐高了?”

  叶长生缓缓地眨了一下眼,又虚弱地倒了下去:“我原本想着是在路上看看电影打发一下时间的,但现在这对我来说挑战都可能有点太大了。我觉得比起看电影,大概还是睡一觉来的比较靠谱一点。”

  贺九重用另一只手捻了捻他一缕细软的发,瞧着他不怎么好看的脸色,好一会儿才道:“睡吧,等到了地方我再叫你。”

  叶长生点点头,刚准备说什么,突然整个飞机一阵轻微的晃动,紧接着所有人便随着重力向后仰了去——飞机起飞了。

  这会儿倒是好了,真的是想下飞机都来不及了。

  叶长生惨白着一张脸哆哆嗦嗦地闭着眼睛,然后赶紧将耳机插/进平板电脑里打开了白噪音意图尽快入睡。

  真的,再给他一次机会。

  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立即倒回到五天前,一拳锤爆那个贪小便宜的自己的狗头!

  真的,活着不好吗?

  不过好在也不知道是睡眠不足还是强大的身体防御机制被打开了,叶长生在度过最艰难的最开始的十分钟后,竟倒也是顺利地入了睡。

  虽然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梦里面全部都是各式各样的妖怪、神鬼、哥斯拉,但是不管怎么样,和坐飞机这件事本身比起来也就算不了什么了。

  等着身边那人的呼吸渐渐绵长,贺九重这才有空分了点心思放到了这个他第一次见的交通工具上。

  像是用铁皮做出的一直巨大的飞鸟,一跃便从地面飞到了云端。

  整个飞机快速地在云层之上行进着,密集的云层这会儿透过窗户看过去,倒更像是绵延不绝的雪山,看起来有一种颇为震撼的美感。

  贺九重不得不承认自己再次被所谓的“凡人的智慧”所震惊。

  这里是个灵力和魔气都很匮乏的世界,能用几千年孕育出像紫龙佩那样的一个物妖都已经算是奇迹降临了。

  这里的人几乎绝大多数都是毫无能力的凡人,他们不会飞,没有强大的力量,也没有被无限延长的寿命,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催化出来的智慧,却能让人瞠目结舌。

  不会飞,他们便去打造会飞的交通工具。没有力量,他们就去发明力量强大的火药与更可怕的所谓能摧毁一个国家的核武器。没有无限的寿命,他们却拥有优秀的延续子孙后代的生育能力。

  ——实际上,在九州和魔界,虽然仙修和魔修的生命都很漫长,但他们想要获取自己的子嗣反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很多道侣终其一生也难获得一个子嗣——所以也无怪乎贺家本家的嫡孙出了事,竟然会想要用分家的孩子血肉灵根来替他调养。

  毕竟贺家整个本家里头,也就这么一个嫡孙罢了。

  ——却也不知道那个一生来就是吃着同族血肉得以苟活的贺家小少爷现在如何了。

  贺九重这么想着,黑色的眼底便缓缓地浮动起了一丝淡淡的猩红色来。

  一个半小时旅程很快便过去了,就在飞机完全降落的一瞬间,原本正在睡梦中挣扎着的叶长生便像是得到什么感应似的陡然醒了过来。

  茫然地看了看已经纷纷开始起身,准备着下机的人群,好一会儿才呆愣愣地望着贺九重道:“已经到了?”

  贺九重将他拉起来,然后伸手将搁在头顶架子上的行李箱拿了出来,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拉着叶长生顺着人群往外走。

  下飞机的时候,好巧不巧地两人竟然又和那对小情侣撞上了,女孩看了看叶长生惨白的一张脸和奄奄一息的模样,忍不住地问道:“这是怎么了?”

  女孩会主动跟别人搭话让随行的男孩略有些惊讶,再看着叶长生,眼睛里不由得就带了一点审视的味道。

  叶长生依旧虚弱地靠在贺九重身上,对着那头的女孩笑了笑道:“我有点恐高,刚从飞机上下来头还有点晕。没什么大事,休息一会儿就行了。”

  女孩点点头,从包里翻出一袋未拆封的话梅递了过去:“这个给你了,虽然我是防晕机的,但是你不舒服的话压一个在舌根上也有作用。”

  叶长生眼眸微微闪烁了一下,随即还是笑着接过了话梅,状似不经意地问道:“T省这么多好玩的地方,也不知道你们要先去哪?说不定我们还能同一段路。”

  女孩刚准备回答,一直站在他身边的男孩粗声粗气地赶紧将两人的对话截断了:“你去哪我们就不去哪,这是我女朋友,小子你别乱搭话!”

  女孩听见男孩这么讲,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但是那头的叶长生倒是没有什么生气的表情,他微微笑了一下点点头:“确实是我问的多了。”

  男孩看着叶长生的样子,不但没有放心,眼神里反倒是更加警惕了起来。他伸手拉着女孩便要往另一条路上走:“小佳,时间不早了,你不是说你想去那家游乐园吗,我们现在快点去还能玩半天。”

  被称作小佳的女孩略有一点抱歉地朝着叶长生的方向看了一眼,刚转身准备跟男孩一起离开,突然地却听到身后有一把声音传了过来。

  “今天日子不太好,看起来不适宜奔波。”

  丁佳回头看了一眼叶长生。

  那头的少年人依旧脸色惨白的,衬得他那一双眼睛黑曜石一般的黑,模模糊糊的,好像有什么在他眼里游动了一下。

  “能别去游乐园,就别去了吧。”

  这话听起来似乎有点古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丁佳透过这句话的表面,好像却能隐隐约约感知到眼前这个陌生的少年似乎是想告诉她些什么。

  但是站在一旁本就对叶长生有些敌意的男孩一听见他这样对自己公然挑衅,眉毛一竖,看起来是真的有些不满了:“诶,你小子什么意思?”

  “汪鹏!别闹了!”

  丁佳看着撸着袖子似乎就想上去给叶长生一点教训的男孩,眉头一皱赶紧将人拉住了:“他不是那个意思!”

  “他不是那个意思,你又知道了?”男孩被丁佳气笑了,怒道:“我才讲要带你去游乐园,他就不让你去,这还能是什么意思啊?”又愤愤地瞪着丁佳,“你可以啊,我还当着面呢,你转眼就又勾搭了一个。我算是真的明白了,他们说的都是真的……我说我怎么想去讨你欢心怎么都没用呢?你的心都被狗吃了!行,诚心不想过了是吧,那就——”

  最狠的两个字在嘴巴里滚了两圈,却还是没能说下去,咬了咬牙,也不再在这里呆着了,拎着行李箱带着一身怒气大步地就走远了。

  丁佳看着自己男朋友的背影,神色里有些许怔忪和疲惫,她叹了一口气,又对着叶长生道了个歉,转身便快步追了上去。

  叶长生瞧着她的背影,好一会儿突然提高了声音道:“如果真的要出去,记得不要超过十二点。十二点之前,必须回去,你明白么?”

  丁佳听着叶长生的声音,步子微微顿了顿,但是却没有回头,几乎是小跑着朝着男孩离去的方向追去了。

  见着两人已经走远了,贺九重侧头望一眼叶长生,眯了眯眼睛道:“说吧,怎么回事?”

  叶长生拿着自己手里的话梅包装袋在手里轻轻转了一转,略微地抬了抬眼望他那头瞧过去,脸上带着点笑:“彼投我以桃,我报之以李。给她一个小小的忠告罢了。”

  他拆开了袋子,拿了一个话梅含在嘴里,酸中带着微甜的味道立刻将之前盘旋在胸前的一丝乏闷驱散了,叶长生心情颇为愉悦地朝着贺九重举了举手上的话梅:“要么?”

  贺九重淡淡地扫了那个袋子一眼,倒是也没有拒绝,随手拿了一粒放在手里捻了捻,然后道:“你该不会又是想要多管闲事吧?”

  叶长生含着话梅,声音听起来有点含糊不清:“怎么会呢亲爱的,我们这次遭了这么多罪出来是为了度假啊!”

  又瞥他一眼,乐滋滋地道:“难道说我在你心里一直是一个阳光正直、乐于助人的好青年吗?”

  贺九重玩味地勾勾唇角,道:“不,我只是觉得你一直是一个会招惹麻烦上门的神奇人物。”

  叶长生想了想,竟然觉得自己的确没有办法反驳。

  咳了一声,拿出手机一边拨打着秦潞给自己的那个电话号码一边对着贺九重举手发誓:“这一次我肯定不主动招惹麻烦!我发誓我是认真的!”

  贺九重勾了勾唇,不置可否。

  电话很快就被那头接了起来,确认了一下彼此现在的位置和穿着打扮后,叶长生这才带着贺九重一道出了机场。

  机场外面到处都是来接机的人,叶长生废了好一番功夫才勉强地从人群中找到了写着自己名字的展牌,再往下一看,正看见一个穿着军绿色大衣的黑瘦的老头儿,微微一笑问道:“我是叶长生,请问你就是刚才和我通过电话的田导游吧?”

  那老头儿把展牌放下来,晒得黝黑的脸上咧出一个笑来,对着叶长生点点头道:“是嘞,我在这等叶先生你们好久了。”又冲着旁边的贺九重点点头,再望着叶长生道,“车已经准备好了在外面等着了,第一站我们先去的是底下最出名的一个温泉度假村,叶先生觉得怎么样?”

  本来经过一个多小时高空折磨已经疲惫不堪的叶长生听到这个话,简直觉得不能再合心意了,他脸上扬起笑来忙点了点头道:“就先去度假村吧,我得先把行李放下,好好休息一下午再考虑其他的。”

  而与此同时,另一头。

  丁佳急冲冲地往外走着,好一会儿了,对着那背影喊了一声:“汪鹏!”

  那头略微顿了,却依旧继续往前走着,丁佳看着有些怒了,大声地喊:“汪鹏,你有本事就继续走!”

  那头便不走了,闷不做声地站在原地,看上去像是一尊石头。

  丁佳蹬着高跟鞋走到他面前去,声音紧绷着:“你刚才是什么意思?”

  汪鹏把头扭过去,神色依旧有些怨愤。

  丁佳愣了愣,心猛地便沉了下去。她张了张嘴,声音有些抖:“你也相信那些话是不是?你现在也相信了是不是?汪鹏,你也觉得我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了是不是?”

  汪鹏有点慌,马上抬起头来否认:“不是!我,我,我只是……”

  “只是什么?”丁佳眉心里有隐藏起来的一丝哀切,但是眉眼却锐利,带着咄咄逼人的味道,“你记得你当初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你说过什么吗?”

  汪鹏看着女友这个模样,忍了好一会儿,却还是忍耐不住地极小声地道:“但是他们都这么说。”

  丁佳一瞬间感觉自己的心坠到了冰谷,她垂了垂眼,好一会儿低声问他道:“那你信谁呢?”

  汪鹏抿了抿唇,没说话。

  丁佳怔怔地望了他好一会儿,尴尬的沉默在两人中间不停蔓延。

  就当汪鹏被这异样的沉默逼得有些受不住时,那头的人却突然就笑了,她神态轻松下来,搂着汪鹏的胳膊拖着甜腻的调子看起来一如平常:“算了,问那么多有什么意思。我们出来玩不是为了开心的吗?”

  汪鹏似乎是有些诧异于丁佳的转变,他侧头看了看她,又有些忐忑地道:“小佳,你……不生我气了?”

  丁佳眉眼明艳,神情轻佻:“你不过说了一句实话,有什么好生气的。”又伸过头去索取了一个深吻,对着他幽幽地道,“走吧,不是说要带我去游乐园吗?”

  *

  凹凸不平的小路上,一辆军绿色的越野车飞快地奔驰而过,激起了一地灰尘飞扬在了半空。

  不知开了多久,眼前荒凉的景象渐渐有些繁华起来,然后,只见一块巨大的广告牌突然在平地上树立了起来,上面“xxx温泉度假村”几个大字用的红底金边,看起来竟然是格外的醒目漂亮。

  那姓田的黑瘦老头儿将车熟练地开进了温泉村里的停车场,一手拔下车钥匙,带着两人就去了预定好的温泉旅馆。

  ——若是单单只是说它是个旅馆未免太委屈它了。

  叶长生略有些惊奇地跟在田导游的身后进了那个占地面积极大,装修的极为阔气的温泉旅馆。

  整个旅馆的整体装修风格偏和风,但是倒也有特别的单间是其他的风格。除了一个巨大的露天温泉之外,每个VIP单间里都会带有引用了温泉水的豪华浴室和一个小的室内露天温泉。

  田导游将早就替他们定好的房间钥匙递了过去,笑着道:“我们这里的温泉也算是T省的招牌了,叶先生和贺先生今天奔波了一路,可以好好在这里泡泡温泉解乏。温泉村每晚也会请马戏团在特定时间来进行表演,如果先生们有兴趣,可以过去看一看。”

  又道:“虽然这家旅馆主打的是温泉,但是二楼的自助餐厅,却也是店老板特意去五星酒店挖了师傅过来做的,世界各地代表性的美食在上面你们也都可以品尝得到。我觉得这会是个不错的体验。”

  叶长生对此算是十分满意了,点点头笑道:“还有什么要注意的吗?”

  田导游笑着摇了摇头,然后道:“在这里我们计划停留的时间是两天,后天白天,早上七点的时候我会再过来,带着你们去下一个景点。”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过因为你们是秦总介绍的贵宾,当然,所有的一切都是以你们的需求为主。如果你们有什么想去的地方也可以告诉我,我会尽量满足你们的要求。”

  叶长生点了点头,只是瞧着那头要走了,突然又开口道了一声:“等等。”

  那头略带着些疑惑地转身过来看了他一眼。

  叶长生便笑眯眯地道:“我听说这周围似乎有个游乐园?”

  那老头儿闻言微微一愣,似乎是没想到两个大男人竟然会对这个感兴趣,便笑着点头道:“哦,是的。那是个有魔力的游乐园。”

  老头儿兴致勃勃地和叶长生分享着自己所知道的信息:“那个游乐场有一个‘镜屋迷宫’,只要情侣分别从迷宫的两端进去,然后顺利找到彼此,以后就能天长地久呢!”

  说着,又耸肩笑笑,满是皱纹的黝黑的脸上带着一点无奈的笑,“也不知道是哪个天才想出来的营销方案,明明是个跟迪士尼比起来什么都没有的小游乐园,几年前都差点倒闭了,最近两年竟然凭着这个又起死回生,吸引了很多年轻人过来。”

  叶长生眼神微微动了一下,他道:“那个游乐园离这里远吗?”

  老头儿想了想道:“也就在临市,开车的话大约两个多钟头吧。”

  叶长生便笑起来,点了个头道:“那就这样。正巧我也想去哪个游乐园看看,明天下午的时候你过来接我们,将我们送去哪个游乐园就行了。具体后天的行程,明天晚上我们再商量。”

  那老头儿倒是觉得无所谓,只是想了想又忍不住道:“只不过那个游乐园是没有夜场的,下午五点半的时候就会关门,如果下午再走,就怕到时候你们大概是玩不成了。”

  叶长生笑笑:“没关系,我们只是想远远的看看罢了。”

  老头儿看见叶长生说话虽然温和但是态度却坚定的很,索性也就不再劝,点个头应了一声,拿着自己的车钥匙又出去了。

  等与那老头儿分开了,叶长生便和贺九重一同去了自己的房间。

  这是一间极度奢华的小套间,一进门见到的是以欧式装修为主的与普通总统套房差不多的模样,但是浴室却是一个亮点。

  他的浴室约有十平方的大小,四四方方的浴缸占据了一多半。装修精美的墙壁上悬挂着一只张着嘴的铜狮像,此时正有水流潺潺地从他张开的嘴里往下流淌。

  叶长生惊叹着将手搁在铜狮像口中摸了摸。因为旅馆里所有的水都取自底下的温泉水,所以使得池子里的水一直都是温热的。

  “这可真是……穷奢极欲啊穷奢极欲!”

  叶长生把手收回来,一边摇头鄙夷,一边却又不忘仔细打量着屋子里的装修,不时地啧啧称奇。

  贺九重用眼尾压着瞥了一眼叶长生都快冒出星星的眼,唇角一勾淡淡道:“这就叫做穷奢极欲了?”

  叶长生回过头好奇地望着他。

  贺九重便道:“我在魔界的行宫无数,便是最偏僻的行宫,沐浴的池子比这里也要大上十倍有余。”手上漫不经心地解着衣服上的纽扣,“这样的狮像我的行宫里倒也有,只不过——不是用铜这种劣质材料罢了”

  ——不是用铜,那是什么?金子?翡翠?宝石?钻石?

  叶长生想了想,觉得想不出来,就像他当初一直都想不通怎么会有人用黄金去做一个马桶还那么变态地用钻石镶边一样。

  是贫穷限制了他的想象。

  凄凄惨惨戚戚地叹了一口气,转身又去了套间。

  套间却是典型的和式装修风格了。

  屋子里没有床,而是铺着榻榻米,旁边的柜子里收着可能会用到的干净被褥。

  屋子中央放着一个红木的矮几,上面放着一点瓜子点心。

  再推开套件那头的木质推拉门,外面有一个小院子,而院子里头,一个大约能容纳三四个人的小温泉用形状不规则的大石块围着,正静静地躺在那里。即使是在明媚的阳光下,靠近地面的高度他隐约还能看到一圈圈的白气氤氲了开来。

  贺九重已经换了浴袍走了出来,看着叶长生正倚着门框晒太阳的懒洋洋的姿态,便忍不住走过去将人从后面拦腰抱住了。

  “你要泡么?”贺九重问道。

  叶长生摇摇头,往后轻轻地仰着倒在他的怀里,连骨子里都散发出了一点懒散的味道:“太累了,我还是先去躺一会儿,晚上再泡吧……别不然到时候给我泡晕了。”

  贺九重侧头望望他,突然又道:“你不是说你不想管闲事的吗?”

  叶长生眨了眨眼,往后仰着头望他:“我没管啊。”

  贺九重垂下眸子,似笑非笑地睐他。

  “我真没打算管。”叶长生一本正经的,“我就是觉得那个迷宫很有意思,想跟你一起走一次。”

  贺九重点了点头:“特意找个临近闭关的时间,就是为了跟我一起走一次?”

  叶长生笑眯眯的:“对啊,你知道的,我生性害羞,让别的情侣看见我们两个一起多令人不好意思。”

  贺九重伸手在叶长生的下巴上捏了捏,不打算再听他的信口雌黄:“说吧,你到底又看见什么了?”

  叶长生的笑没有收敛,乌黑的眼瞳却因为里头闪动过得两尾阴阳鱼而显出一点妖异的光,好一会儿,他淡淡地道:“看见了……恶语正在人的血液里开花的样子。”

  贺九重没有听懂:“什么?”

  那头却不打算解释了,一缩身子,从他怀里挣脱了,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往屋子里头走去:“没什么,过两天你就会知道了……万一我看错了呢,对不对?我好困,你先泡你的吧,等我睡醒了我们去上面吃饭吧……我一直想吃意大利菜想吃很久了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