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十章

  日子转眼便到了腊月二十三。小年一到, 四周的年味儿就开始渐渐地浓了起来。

  叶长生这天起了个大早,洗漱完又吃完同贺九重吃完了早饭, 随后兴冲冲地便对着那头提议道:“都已经到小年了, 我们不如来做大扫除吧!”

  贺九重眉心挑了一下望他:“平时怎么不见你这么积极?”

  叶长生乐滋滋地点了点头道:“所以说, 今天是小年,难得一次么。”

  站起身来不知从哪翻出一套专门用来打扫的工具,对着贺九重道:“再者说来,都已经快过年了, 平时脏点眼不见为净, 但是这会儿总不能脏到新年去。”

  说着,将手里的递给贺九重,一点都不见外地对着他笑眯眯地道:“那么,所有的窗户玻璃就麻烦你了, 我去整理屋子里的其他东西。”

  贺九重伸手接过那块抹布, 轻轻地笑了一声, 望着叶长生眼神玩味:“这么多年了,恐怕敢像这样让我帮忙打扫屋子的,也就你一人了。”

  叶长生眨了一下眼,理所当然地道:“那当然,我跟他们又不一样, 他们都是外人, 而我是你的男朋友嘛。”扬着唇笑得眉眼弯弯, 半抬起手, 将右手的拇指和食指交错着比划了一下, “比心。”

  贺九重听着那句“男朋友”再看看叶长生白皙清秀的脸,心头微微一动,上前了半步伸手卡住他的下巴向上抬了一分,又低下头,结结实实地便与那头交换了一个缠绵的深吻。

  贺九重的吻总是霸道而又缠人的,细细密密地将叶长生包裹住,强硬地不允许他有丝毫退却,让他退无可退地只能顺着他的节奏,然后一起在彼此交缠的呼吸之间沉沦。

  一吻罢了,叶长生略有点虚脱地往后倚着墙站了一会儿,好不容易缓过了神,带着点无奈地抬头望着那边一脸餍足的男人,有些忧愁地道:“亲爱的,你不觉得我们刚刚才在一起,平时这些甜甜蜜蜜还是需要克制一下的么?”

  “是么。”

  贺九重半压着眼皮垂眸望着叶长生,声音因为夹杂着一丝低低地笑意竟显露出了某种要命的危险和性感。

  他的手轻轻地扣住叶长生的下巴,拇指缓缓地在他的唇角上摩挲了一下,猩红色的眸子里隐约地又溢出了某种不满足来:“我以为我自己已经足够克制了,不是么?”

  叶长生感受着唇边那人指腹上略带着一点薄茧触感,再望望那双闪烁着某种暗色的眼眸,脑子里顿时便警铃大作,面上立即是乖巧地地点点头,随即诚恳地附和着道:“对,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

  贺九重瞧着那头一脸明显心口不一的模样,面子上并没有挑破,只是唇边的隐约的笑意又深了一点。

  松开了扣着叶长生下巴的手,稍稍站直了身子问他道:“打扫要怎么做?”

  看着那头具有压迫力的身影与自己离得稍远了些,叶长生悄悄地舒了一口气,神情里明显比之前轻松了一点。

  他咳了一声走到一旁的柜子前,往里头拿了一小摞旧报纸摆在了客厅的茶几上,然后随手撕了半张,团成一团拿在手里,示范性地走到客厅的窗户前将手中的报纸往玻璃上擦了擦。

  “就这样,里外全部用报纸擦一遍,在用干抹布擦一遍,窗户上看不见什么明显的污渍就行了。”想了想,又不是很放心地补充着道:“不过边框四周的地方,你记得之后还要用湿抹布再擦一遍——你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贺九重的视线落在叶长生的身上,不答反问:“若是我做好了,那又有什么奖励?”

  叶长生歪歪头,望着那边随口道:“奖励你一个爱的么么哒?”

  贺九重点点头,从叶长生手里接过那团报纸团,随即唇角一勾,意味深长地道:“好,那我就期待着由你主动的么么哒。”

  叶长生看着贺九重的模样,觉得自己可能无意间又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咳。”

  伸手摸了摸鼻尖,已经隐约有几分后悔的叶长生清了清嗓子,也不再跟他挤在客厅,随手拿起一旁的扫帚跟簸箕,直接就往卧室里走了去。

  虽然整个屋子不怎么大,但是正正经经地打扫下来也还是颇费工夫。

  贺九重虽然一直被叶长生戏称为“行走的破坏王”,但是这会儿真的做起了家务,虽不说是多么完美,但是好歹也没有发生什么类似于“将窗户整个拆卸下来”的惨案。

  两个人分工着一点一点打扫着,又配合着用长扫帚往天花板的四周清理了一下角落的灰尘,赶在中午吃饭之前,好歹是初步将屋子都重新清理归置了一遍。再将一大早就已经塞进洗衣机的衣服、床单都全部放到阳台上晾晒起来,这次的大扫除才终于算是告一段落。

  折腾了一上午的叶长生这会儿得了闲,先是去浴室洗了个澡,再舒舒服服地躺倒已经换过新床单的巨大双人床上,忍不住就生出了一点睡意来。

  贺九重从客厅走进来,坐到床边望着他玩味地道:“累了?”

  叶长生仰面看他一眼,点了点头又转身趴了过来,随手捞了个枕头垫在下巴下面用手环住了笑道:“难道我表现的还不够明显吗?”

  贺九重伸了手在他的脖颈处不轻不重地捏着:“不仅累不过是清理一间屋子,你看起来怎么比在外面奔波了一天还要疲惫?”

  叶长生被贺九重捏的有些痒,忍不住就缩着脖子笑出声来:“那大概是因为我天生就不适合干这个吧。”说着,抱着怀里的枕头滚了一下,异常感慨地道,“这是我第一次觉得还好我们的家就这么一点点大。这么小的房子我们都得打扫一个上午,那些活在大房子里的人可怎么办啊?”

  贺九重望着他,淡淡地开口打破他的幻想道:“……他们有佣人。”

  叶长生:“……”

  贺九重:“甚至不止一个。”

  叶长生:“……”

  贺九重捏捏他的耳垂:“所以还是努力赚钱吧,嗯?”

  叶长生深深地叹一口气:“好吧,我觉得你说的对。”

  吃过了午饭,抵挡不住睡意汹涌的叶长生抱着被子往阳台的小躺椅上一躺,舒舒服服地便睡了过去,等到他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偏西偏的有些厉害了,他看了一眼时间,钟表上的时针刚刚爬过了“四”。

  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又溜溜达达地回到卧室,一抬头,正瞧着那头贺九重正盘坐在床上,一脸兴味盎然地翻看着什么。

  他走过去往他那里瞥了一眼,随即笑着道:“我刚把这本相册收起来,你怎么好好的又给我翻出来了。”

  贺九重勾勾唇,掀起眼皮瞧他一眼道:“你有相册,之前没见你拿出来过?”

  叶长生坐到贺九重身边,一双腿在床边晃呀晃的:“屋子里的杂物太多,一层一层堆积着,我自己都不知道把它压在那个角落去了。也就是上午整理房间的时候,刚好找到了,这才又特意收起来了。”

  探了头凑过去问道:“你看到哪了?”

  贺九重将相册递过去分他一半:“一点。”

  叶长生也不在乎他的回答,兴致勃勃地将照片翻到了最开头:“你看,这是我刚满月的时候拍的满月照,那张稍微大点了,应该是一百天的时候了。”

  贺九重看着上面冲着镜头笑得甜到人心里头去的小叶长生,眸子动了一下,指尖在照片上摩挲了一会儿,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地道:“满月时的孩子怎么没有头发?”

  叶长生乐不可支,侧着头看着贺九重道:“你没发现我不但没有头发,也还没有眉毛么!”又伸手翻了一页相册,道,“毕竟我们这边以前有满月宴时剔胎发的习俗么。”

  贺九重微微挑了下眉,倒是对此没有再说什么。

  随着叶长生叽叽喳喳的解说一张一张地往后翻,本来就不厚的相册很快便就看完了。

  将相册合上,正准备放回抽屉里,一起身,却有一张随意夹在相册末尾的照片倏然地从里头滑落了下来。

  叶长生弯下腰将那张单独的照片捡起来,视线往上面扫了一眼,随即脸上却是浮起了一点浅淡的笑意,自言自语地道:“我还以为这张照片丢了,没想到是夹在后面了啊。”

  贺九重朝那头望了一眼,问道:“什么?”

  叶长生便伸手将手上那张照片递了过去。

  那是一张看起来就颇具历史感的照片了,站在一栋老房子前头,年轻的男人偏过头,似笑非笑地,正看着身边一个约莫六七岁正在大哭的孩子。

  叶长生道:“这是我和我师父唯一的一张合照,照片上那时候我刚跟着他没多久,好像才刚刚六岁的样子吧。”他回忆着道,“那时候他正接了一个单子,说是镇子里有鬼作祟,为了引诱那个鬼出来,他就让我去当诱饵——虽然过程有惊无险,但是我当时也是吓得不清。你看我哭的多惨。”

  贺九重抬了眸子扫他一眼道:“那你后来又是怎么原谅他的?”

  叶长生眨了眨眼,像是思索了一下,道:“他后来给我买了一串糖葫芦。山楂特别大,糖裹得特别厚的那种。”

  贺九重低笑了一声,他坐到了床边,伸手将叶长生猛地往自己这头一拉,然后抱着他调整了一下姿势,让他面对面地跨坐在了自己身上。

  他看着跨坐在自己腿上的少年,手指漫不经心地在他半长的头发上轻轻地缠绕着:“可惜你师父已经不在了,不然我可以帮你再教训他一顿。”

  叶长生似乎是想象到了那个画面一般笑起来,随即点点头,认真地道:“是的,这实在是太可惜了。”

  贺九重又松开了缠绕着他头发的那只手,微微向前倾了倾,鼻尖轻轻地抵着那头的鼻尖,让彼此的气息混合交融在了一起。

  他的声音低低的,带着一点暧昧和蛊惑:“长生,说起来,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叶长生眨了下眼,试图插科打诨:“什么?”

  贺九重深深地望着他,唇角扬起的弧度不知怎么的,竟然带上了一丝要命的邪气:“你不会想知道,我会有什么样的方式来提醒你的对吗?”

  叶长生怔了一下,看着那头明显闪动着跃跃欲试的光芒的猩红色眸子,心里叹息一声该来的总是躲不掉的,索性也就不再装傻:“就这一次?”

  贺九重扬唇一笑:“我这会答应了,你就相信吗?”

  叶长生想想,竟然非常无奈地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所以,之后的事情我们之后再做讨论,”他的手充满催促意味地按在叶长生的后脑上往下按了按,“现在是时候先兑现你的承诺了。”

  叶长生自然是感受到了那头的催促,他定定地瞧着那人近在咫尺的眉眼,不知怎么的,心底却是突然有些温暖的东西涌了上来。

  他的唇角极浅地往下陷落了一个细小的弧度,随即倒是也不再犹豫,双手扶着那人的肩膀,仰着面将唇印上了那人的唇瓣。

  先只是浅浅的相互紧贴着,随后却不知道是谁先伸了舌头,彼此的防线便在这一瞬间完全坍塌,彼此攻城略池,热切而又激烈地索取着彼此。

  吻到了情浓处,单纯的一个吻似乎也就不再足够了。贺九重蓦然侧了身,将跨坐在自己腿上的少年掀翻压倒在了床上,双手压着他的手腕,变换着角度更热烈的亲吻着他。

  叶长生觉得周围的空气热的有些厉害了,意乱情迷之中身体却又不自觉地因为对未知的紧张和抗拒僵硬了起来。

  贺九重似乎是感觉到了身下少年人对于更进一步的行为的排斥,略微顿了顿,他的亲吻又安抚似的温和了下来。

  亲昵地将自己的唇缓缓地压在他的唇上摩擦了一下,他微微抬起身子低头望着床上那个因为自己的亲吻而眼眸微润的少年人:“放心吧。”

  他的声音带着未完全宣泄的热情,带着一丝喘息,显得哑得厉害:“在你完全准备好之前,我会等着你的。你不必这么紧张。”

  叶长生躺在床上仰面望着他,僵硬的身子又一点一点地放松了下来。他轻轻地笑了一下,像是想从贺九重那双猩红色的眼眸里找寻出什么一般:“你之前不是说,你的耐心其实很有限么?”

  贺九重也低低地笑,他起身将压着叶长生手腕的手移开,转而拉着他从床上又坐了起来:“只有面对你的时候,我才会发现我的忍耐力总是低的可怜。”

  他伸手替叶长生整理着他有些凌乱的头发,而后深深地望着他:“所以,也不要让我忍耐得太久。”

  叶长生觉得有点头疼。

  他现在已经清楚地知道让一头野兽长时间地处于一种饥饿状态,是一种怎样恐怖的事情。但是问题是,有些事情的确不是他想接受就能轻而易举地接受的啊。

  比如……咳,对吧。

  哎,算了算了,不管怎么样,不是现在就好,在他完全准备好之前。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吧,至于之后的事——到时候再考虑好了。

  过了小年之后,日子陡然就变得快了起来。

  大年三十那天早上,叶长生赶着早带贺九重一起去了一趟超市,买了一斤肉两斤白菜和擀好的面皮,又拐去附近的烟花爆竹店买了几挂鞭炮和烟花带了回去。

  自从之前有一次见识到了叶长生堪称破坏级别的黑暗料理,贺九重就再也没见过叶长生买菜下厨。这会儿时隔数月再次见到了,心情不免带着些好奇与微妙。

  “你要下厨?”

  叶长生淡定自若地点点头:“怎么,我们家里的那个厨房你难道以为是摆设吗?”

  贺九重似笑非笑地望他一眼,道:“我来这里半年,也只看你开过一次火。”——就开了一次火,最后还差点将厨房给炸了。

  后半句他没说出口,只是眼里显露出来的意思却异常明显。

  叶长生依旧不感觉到半分羞愧,他眨了一下眼,理不直气更壮地道:“总会一次比一次好的。如果不尝试,你怎么知道你的底限在哪呢?”

  贺九重唇角一扬,意味深长地道:“只怕你每次都能体会到自己的底限其实都是可以继续刷新的。”

  叶长生:“……”

  虽然很生气,但是因为很有道理却还是无法反驳不是吗。

  回到家里先将买来的肉和面皮一起放到厨房的台子上,侧头瞧了瞧跟在自己后面进到厨房的贺九重:“你跟进来干什么?”

  贺九重就倚着门往他这头看,微微扬了扬眉头:“我怕你再炸了厨房,在这里守着免得你受伤。”

  叶长生觉得有点忍无可忍:“我只是剁个饺子馅儿,又不开火!怎么会炸厨房!”

  贺九重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真的不用我帮忙?”

  叶长生洗了洗手,又将袖口卷子来瞥他一眼,弯着唇角笑眯眯地道:“你只要帮我试吃就行了。”

  贺九重回想了一下当初出自于叶长生手下的那道看不出原材料是什么的“炭烤黑炭”,突然觉得试吃这种事安放在从叶长生手下出来的菜品上时,可能也并不是一件轻松的活。

  不过贺九重的怀疑倒是丝毫没有打击到叶长生的自信,他先是将所有的肉剁碎了放进一个大的铁盆里,然后再将白菜切碎了,混合着一点葱花和其他调料,一起均匀地搅拌了起来。

  大约折腾了半个小时将饺子馅做好,这头才又抱着铁盆到了客厅。

  将装满了饺子馅儿的搁到桌子上,叶长生拿着买来的面皮,迅速地就开始包了起来。

  他包饺子的速度很快,手法娴熟,包出来的饺子也一个个都饱满漂亮的很。贺九重在一旁看着,眼里闪过一丝稀奇:“你不是不会做饭吗?”

  叶长生抽了空抬起眸子瞧他一眼,笑眯眯地道:“不会炒菜也不是代表不会包饺子啊。”

  又垂下眸子去:“当年我跟着我师父的时候,吃的最多的就是饺子。一开始的时候他包,后来他把我教会了,之后包饺子就都是我包揽了。再后来进了福利院,到了冬天,院长就让全福利院的孩子一起包饺子吃——那大概是我们一年里吃的相对来说最好的时候了。”

  说着,对着贺九重道:“怎么,要试试看吗?”

  贺九重思索了一会儿,看着那头叶长生笑得弯弯的眉眼,突然开口道:“我怎么觉得你是想通过这个来报复我刚才奚落你厨艺的那件事?”

  叶长生耸耸肩,脸上露出一个“啊,被发现了”的表情,倒是也不再怂恿那头,只是赶紧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所有的馅儿都用完大约包了六七十个,叶长生煮了一多半用盘子分别装了,又调了一小碟子辣椒醋,一起放到一个大托盘里端到了客厅。

  “尝尝看吧。”

  叶长生递了双筷子给贺九重,笑眯眯地开口道。

  贺九重接过筷子,随意地夹了一个饺子放进了嘴里。

  然而饺子刚在嘴里咬了一下,但紧接着却见他微微皱了皱眉,他望着叶长生,随即竟然从嘴里拿出了一个一块钱的硬币来。

  “这是什么?”

  叶长生望着那枚硬币,脸上闪现出一抹惊奇:“这是元宝啊。”迎着那头带着疑问的眼神,他乐不可支地解释,“这是福利院的时候大家吃饺子留下的习俗。在特定的饺子里放进硬币、花生或者是辣椒,盐巴这些东西,吃到什么就代表着今年一年什么样的运气。”

  又羡慕地道:“几十个饺子里,我也就放了这么一个代表好运的,没想到你第一个就吃到了。啧啧,果然被上天眷顾的人就连这种小事的运气都特别好啊……像我就从来没吃到过。”

  贺九重又看了一眼手中的硬币,随即笑了一下,再望着叶长生开口道:“没关系,我吃到了,和你吃到了,本来也没什么差别。”

  叶长生乐滋滋地点头:“是的是的,你的不就是我的么。来来来,继续吃饺子。”

  不得不说,叶长生虽然做菜是灾难,但是饺子包的倒是真的挺好的。里面的馅儿咸淡适中,肉也不会太多太紧实,饺子封口封得严实,煮了之后也不会存在露馅儿的情况。

  对于本来就没抱什么期望的贺九重来说,这次叶长生包的饺子到算是意外之喜了。

  吃过中午饭,外头的鞭炮声就已经陆陆续续地开始炸起来了,叶长生先是联系了最常订餐的饭店给他们晚上送一顿年夜饭过来,然后从卧室里翻箱倒柜里翻出一卷红纸,仔细裁剪成两块合适的大小搁到了桌子上。

  贺九重看着他又拿出块砚台来加水磨着墨,问道:“你在干什么?”

  叶长生回头看他一眼,道:“写春联啊!”又把头回过去磨了一会儿,见墨差不多足够了,便去拿了一支毛笔往砚台里头沾了沾,随口道:“之前和你出门买灯笼的时候,你在路上不是瞧见挺多卖春联的么。这个东西是一年一换的。”

  贺九重道:“那你买灯笼的时候怎么不顺便把春联也买了?”

  叶长生笑着道:“那多没意思。春联这东西,还是自己来写比较有趣。”

  说着,大笔一挥,在那红纸上一气呵成地写下了上下两联。

  “一帆风顺吉星到,万事如意福临门?”贺九重挑了一下眉,带着丝笑意转头望着叶长生:“吉星说的是谁?”

  叶长生笑得无辜:“你觉得是谁就是谁啊。”

  说着,又在剩余的一小块边角料上龙飞凤舞地写上了“财源广进”四个大字作为了横批。

  满意地将新鲜出炉的春联又看了两眼,叶长生对着贺九重就道:“就这幅了,走,我们去贴春联去。”

  推开门,外头热闹的爆竹声便更大了起来,和周围同是出来贴春联,一年到头好不容易能见上一次的邻居们道了个“新年好”,回了屋子叶长生又赶紧将之前买的小灯笼在客厅天花板上大灯的四角栓住了挂了起来。

  大红的灯笼一挂,屋子门上的“福”字一贴,整个屋子里瞬间便有了过年的味道。

  忙乎了半天终于能休息一下,叶长生便赶紧往沙发上倒了下来。贺九重坐在他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叶长生一抬头,正好仰面对着那头的视线。

  他笑着又将视线移到大灯上那四个小巧精致的用红绳掺着金线编制灯笼上去,随口问道:“说起来我还有些好奇,你们那边的人有过年的这个习惯么?”

  贺九重看他一眼,道:“倒是会有五十年一次的祭典,但是倒没有听到有过年的习俗。”

  叶长生点点头,对此表示理解:“毕竟凡人的寿命也就几十年,至多也不过一百,每过一年就要少一年,可不得找个方式集体纪念一下么。”又望着贺九重,“不过你们修仙修魔,寿命本来就长,一修炼起来大概几十年都是弹指一挥间,一年时间对你们来说的确算不上什么。”

  贺九重极浅地扬扬唇,沉默了一会儿道:“或许之前是这样。”

  叶长生听到他这么说来了点兴趣地侧眼望了他一下,道:“那现在呢?”

  他回望着他,声音沉而缓:“但是现在我却已经开始期望时光与你等长。”

  叶长生脸上的笑微微收了一点,他望着贺九重好一会儿才道:“你知道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

  贺九重看着叶长生陡然严肃下来的表情,自己反倒是轻松了下来:“世界这么奇妙,什么样的事情都会发生。连你将我从异世召唤过来这种事情都能做到,其他的事情在没尝试过之前,你又怎么知道不行呢?”

  他的神色很平静,看起来竟然像是认真的:“你不是说我的运气一向不错吗。”

  叶长生叹了一口气,随后也还是笑了出来:“是是是,你运气好所以可以为所欲为。”

  贺九重瞧着叶长生的表情就知道他并没有将他讲的话当做一回事。微微压了压眼皮,猩红的眸子里却有什么正在涌动着:没关系,既然是他最先逼迫着叶长生给出他答复,他便从没想过自己接下来的人生中要放他先行离开。

  就像他说的一样,有些事情不尝试一下,怎么就知道不行呢?

  ——在与天搏命这件事情上,他的运气一向不差。

  叶长生定的年夜饭在下午四点半的时候已经准时送了过来。吃饭之前,他他拿着一挂长鞭炮和早就准备好的纸钱元宝走下楼,先是将鞭炮炸完后,又捡了一根枯枝在地上画了三个带着缺口的圆圈代替他父母和师父的墓碑。

  “爸,妈,还有师父。”叶长生将那些纸钱点燃了,放在那三个圆圈前,低声念叨,“又要过年了,今年一年我过得不错,也已经找到了想要走下去的人了。除了这个人是个男的,以后你们应该看不见孙子和小徒孙了之外,其他的都挺好的。我过得挺开心的。”

  “我很久已经没有这么轻松这么开心过了。”叶长生用枯枝拨弄着纸钱,好让它燃烧得更快一点,“你们也会替我觉得开心的吧?”

  说着,一抬眼,看见那个正往他这边走的男人,微微一笑,低声道:“不开心也没办法,我已经决定了,大概就是他了。”

  贺九重走过来的时候,看着叶长生似乎正在低低地说着什么,但是等他过来那头却又停下了。他走过去,看他一眼道:“还没弄完吗?”

  叶长生仰头笑了笑:“师父前两天才拜祭过了倒是无所谓,但我爸妈这边,我总要和他们说说话吧。”

  说着,将枯枝扔到一旁的垃圾桶里,又将随身带着的酒随手往地上倒了一半,又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对着那头道:“行了,我这边结束了,回去吧。”

  贺九重点点头,和他一起上了楼。

  饭菜已经满满当当摆了一桌子,五荤三素一个汤一个凉菜,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全都占了个齐乎。

  “你这会儿倒是不嫌浪费了。”贺九重勾唇笑道。

  叶长生坐下来,给那头倒了酒,自己这边美滋滋地抱着个椰子汁:“这不是过年么?过年就是要过得富足,剩菜越多才越好呢。”

  两个人一起吃过年饭,外面天色已经有些暗了。叶长生将桌子上的剩菜都收拾好了放进了冰箱,正思考着要不要带贺九重一起去外面散散步消消食,就听自己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按下了接听键,里面随着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传来的,是一把熟悉的女人声音。

  “叶天师,新年好啊。”

  叶长生便笑了起来,应声道:“新年好,新年好。难得程小姐这会儿还能抽空想起我。”

  程诗苗在那头也笑,她道:“那叶天师是低估了自己的重要性了。这段时间我天天都得想你几次呢。”

  叶长生眨了下眼,唇角泛起神秘的微笑,坐在沙发上对着手机那头笑着道:“如果我没听错,那你刚才的话应该算是爱的告白?”

  原本静静地坐在一旁的贺九重忽然捕捉到了“告白”两个字,缓缓地抬头望了叶长生一眼,只是些微眯起的眸子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危险。

  明明隔着手机,但是那头本来心情正好的程诗苗却像是突然感应到了来自贺九重的凝视一样,她的身子微微颤动了一下,背后竟是一凉。

  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下意识地就问道:“叶天师那位……是在旁边吗?”

  叶长生笑眯眯地往贺九重那头看了一眼,道:“啊,就坐在我身边呢。”

  程诗苗心里更凉,忍不住道:“刚才我们的对话他也听到了?”

  叶长生又应了一声:“差不多吧,我手机开着免提在呢。”

  程诗苗这会儿是彻底知道自己刚才从心底漫上来的冷意是从哪儿来的了,为了自己以后还能活下去,她只能赶紧在那头解释:“虽然我的确很敬重叶天师,不过我想我说的和你理解的告白不是一个意思。”

  她道:“我在网站本来的频道写得久了,这两年其实一直是瓶颈期。那次看到叶天师和您的……咳,之后,我突然来了一点想法,就转战去了另一个频道。现在看起来,以天师你们为原型的小说似乎反响不错。故事还没完结,我这边已经考虑想要商志了,所以过来给你们拜个年,也算是和你们道个歉顺便报备一下……嗯,毕竟之前一时兴起就开了坑,也没想到要提前问问你们的意见。”

  叶长生眼里浮现出一点兴趣来:“哦?以我为原型的故事?听起来似乎很有趣。程小姐的商志如果出了,记得送一本给我。”

  程诗苗笑了笑,应着声道:“天师放心,到时候一定不会少了你那儿的一份的。”说着,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声音压低了一分道,“对了,前两天我收到筱筱在西藏那边给我寄来的明信片了。她在那里的学校里当着老师,虽然看起来灰头土脸的,但是她自己应该是觉得要比留在X市要好。”

  叶长生笑着道:“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我们也干预不了。人的生命就那么长,她过得开心不就好了吗。”

  “嗯,天师说的是。”

  程诗苗叹了一口气,又像是有点释怀:“那么我就识相一点,不打扰天师和您家那位的休息时间了,这边先挂了。”

  叶长生应了一声,紧接着便就结束了通话。

  电话刚刚挂断,还没来得及将手机放进口袋里收起来,就听那头贺九重突然淡淡地开口问道:“不是爱的告白你很失望吗?”

  叶长生眨眨眼,看着那头似笑非笑的表情,脑子里立即拉响特级警报:“怎么会呢,我已经有你了啊亲爱的!”

  贺九重扬扬眉头,翻起旧账:“我记得你还夸过她长得好看?”

  “但是世界上不会再有任何一个人在我心中会比我家亲爱的更好看!”叶长生直起身子,坚定地发誓道,“我家亲爱的世界宇宙第一无敌的好看!”

  贺九重并不满意,他眯了眯眸子,声音里透露些危险:“所以你其实只是看上了我的脸?”

  叶长生:“……”

  贺九重:“嗯?”

  叶长生略头疼看着莫名无理取闹的贺九重一秒,然后果然地选择起身,搂着他的脖子结结实实地给了他一个深吻。

  “我只喜欢过你。”

  “也只会喜欢你。”

  “不要瞎闹了,嗯?”

  贺九重眼眸深深地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叶长生,许久,捏着他的下巴反压回去,给了他一个更激烈的回吻。

  半晌,气息略微不稳地分开,看着那头急促地喘息着获取氧气的少年人,勾勾唇,声音低哑地道:“如果你愿意每天都像刚才那么热情的话。”

  ——那我大概在找死。

  叶长生看着贺九重,一时间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浓浓的担忧。

  “对了,就刚才,我好像突然想起一件事来。”

  叶长生被贺九重从沙发上拉起来,突然一脸若有所思地开口出了声。

  “什么?”贺九重侧头瞥他一眼问道。

  “我记得……程诗苗签约的那个网站,是不是一向以拥有最大的纯爱分站所出名的?”叶长生抬头望着他,“我记得她之前常驻的频道是言情,那么问题来了,她现在换了一个频道,她是换到哪里去了呢?”

  贺九重:“……”

  叶长生皱皱眉头:“她遇见我们的时候,我们两个明明还是纯洁的男男关系啊。”

  贺九重:“……”

  叶长生抬头望望头顶上悬挂着的小灯笼,许久,感叹一声:“果然,女人这种生物真的是很可怕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