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神棍召唤萌宠后 49.小甜饼(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四十九章

  已经快到小年, 一年将近尾声,处理完秦潞那头的事情后, 叶长生终于开始休起了自己迟来的假期。

  一点钟叶长生带着贺九重出了门, 打了个车便直奔市中心的商场而去。

  贺九重觉得叶长生一脸雀跃的样子十分有趣, 忍不住问他道:“过个年罢了,你怎么这么高兴?”

  叶长生回头瞧瞧他,倒是一脸理所当然:“高兴啊,为什么不高兴!这可是我们凡人一年当中最期待的日子了。”

  贺九重挑挑眉, 似乎是带了点好奇地问道:“有什么说法?”

  叶长生笑眯眯地:“能放假啊。”

  贺九重:“……”

  叶长生往他身边挤了挤, 然后探过身子对他透过车窗朝外指了指那些承载了大包小包,飞快地在马路上飞驰的摩托车群:“看见了吗?”

  两人贴的实在是太近了,少年衣服上干净的洗衣粉的香气混合着他自己本身一点偏甜的淡香,透过温热的呼吸在这异常狭小的空间里传过来, 让贺九重的眸色瞬间沉了一沉。

  勉强压抑着心里那簇烧的正旺的邪火, 顺着叶长生手指的方向往外瞥了一眼:“怎么了?”

  叶长生又把身子缩了回去, 侧着头看他道:“那些都是从全国各地来X市打工的人,一年到头可能正经能休个长假回家看看的,也就只有春节这一个节日了。”

  他用手肘抵着车窗,单手撑着自己的脸侧,唇角扬着弧度:“这是一年中, 难得的国家和老板都给你时间, 要你和家人一起团聚的节日呢。”

  贺九重也侧头回望着叶长生。

  先前贴近时那样叫人有些迷乱的气息稍稍淡了一些, 但这并没有浇灭他心里的那团火, 反而因为某种不满足, 他的喉咙竟然变得更干渴了起来。

  他深深地坐在自己不远处的那个笑意闲适的少年人,唇角些微的勾起,开口时声音带着一丝低哑:“叶长生,是不是这段时间我未提起,你便忘了还欠我一个答复这件事?”

  他低笑一声,漆黑的眸子在光线的折射下,不知怎么竟泛出一丝猩红色的光泽:“我要的,可不是当你的什么家人。”

  叶长生略微一顿,看着贺九重的模样,一时间竟然觉得被他那仿佛像是带着热度的视线撩得心里头有些痒。

  他眨了一下眼,唇边的弧度却是没有变,只是一双乌黑的眼睛笑意灿然。他开口,声音干净澄澈,字字清晰:“嗯,我知道的。”

  车子开了一个小时开到了目的地,刚一下车,叶长生兴冲冲地拉着贺九重就坐着电梯往顶楼去。

  玻璃的电梯数字一格一格地往上升着,侧头瞧一眼身边被人群挤得面色略有些难看的贺九重,叶长生突然开口喊了他一声,道:“亲爱的。”

  贺九重半压着眼皮瞧他一眼。

  叶长生仰着头,笑得眉眼弯弯,说话时呵出的白气将他的表情的浅浅地氤氲了开来:“我们来约会吧。”

  贺九重明显是不懂什么叫做“约会”的,微微扬了扬眉头,重复了一遍问道:“约会?”

  叶长生弯弯的黑色眼眸里闪烁出一丝狡黠,他并不解释,只是趁着电梯停下开门的那一瞬间,自然地伸手拉住了贺九重的手,顺着密集的人群往电梯外走了出去。

  他唇角上扬着,脸上写满了显而易见的愉悦:“不明白也没关系,今天的行程安排就交给我吧。”

  贺九重站得比叶长生略后了半步被他拉着往前走,稍稍压下眼皮瞧着那头拉着自己的那双白皙的、比自己小了两号的手,眸子地泛起一点隐约的笑,好半晌,淡淡地应了一句“好”。

  叶长生首先拉着贺九重直奔了一家人潮涌动的火锅店。

  空气里弥漫着的火锅鲜辣味一阵阵地飘过来,明明还未见到食物,肚子却像是先一步起了反应,忍不住就觉出了几分馋。

  虽然这会儿并不是饭点,但是火锅店里排队的人也不见减少。前头的人一个个拿着号,等到了叶长生这里,拍号都已经突破了一百大关。

  瞥一眼手上出号票上标注的等待桌数,将票随手揣进口袋里,拉着贺九重又出了火锅店坐了电梯往隔壁的商场赶。那头瞥他一眼:“不吃了?”

  叶长生望着他就乐了:“吃啊。我想吃这家很久了,平时一直没机会来。只不过你没瞧见里头现在正人山人海吗,要等七十五桌呢,几个小时做什么不好,坐在那里干等着干什么。”

  说着,拉着贺九重往三层的男装服饰店便走去:“走吧,说到要过年,怎么能不买新衣服呢?”

  虽然说在异世界已经呆了整整半年工夫,对于这里的衣饰他也算是不再排斥了,但是对于亲自去购买这方面因为他一直兴致缺缺,所以之前他实际上都是将决定权交给叶长生,由他一手包办的。

  仔细想想,真正要让他过来门店里自己挑选却还算是头一次。

  即使对于这种事情他并没有什么兴趣,但不知怎么的,瞧着那头一脸兴致勃勃,他自己的心情倒也变得愉悦了起来。

  叶长生领着贺九重一起将整个商场三层的男装店毫无遗漏地全部逛了一遍,瞧着那头一套一套地试着衣服,啧了一声摇了摇头,忍不住就有些羡慕起来。

  果然脸长得好看,就算穿个麻袋都显得气质不凡。

  贺九重穿着一件黑色风衣朝着叶长生走过来,看着他道:“在想什么?”

  叶长生眨了下眼,笑眯眯地道:“在想,你长得可真好看啊,怎么就不能分我一点呢。”往旁边努了努嘴,“看到那些售货员的热切的眼神了没有?要不是你看起来不大好招惹,他们早就扑过来了。我以前一个人过来买衣服的时候可没这待遇。”

  贺九重一双眼定定地瞧着他,许久,淡淡道:“我喜欢你的模样。”

  “我觉得你很好看。”

  叶长生“噗嗤”一声笑出来,他歪了歪头,突然地翻起旧账:“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你明明说的是,‘你这张脸虽然不算吓人,但是看着提神醒脑’。”

  贺九重扬起唇角,声音低低的:“所以我当时是在夸你,你没有发现吗?”

  “那你夸人的方式看来是很特别了。”叶长生眉心挑了一下,将手上一件浅咖色的双排牛角扣棉质大衣递了过去:“再去试试这件吧。”

  贺九重的视线在叶长生手上那件明显与他平日里风格不符的衣服上顿了顿,而后询问似的瞥了他一眼。

  那头的少年人便抓了抓头发,叹着气道:“没办法,你是天生的衣架子,穿什么都好看,但是我不是啊。”他看着穿在贺九重身上那看起来便格外冷沉帅气的风衣,眉头带着点苦恼地皱了皱,“这件衣服穿在你身上,是模特秀款,简约霸道,但是你能想象穿在我身上是什么样子吗?”

  贺九重突然像是明白了过来,他从叶长生的手里将那件大衣接过来,视线在他脸上打量一般地上下扫过,想到了最近新学会的一个词,唇角往上一勾:“情侣装?”

  叶长生睐他一眼,嘻嘻笑道:“你怎么不说是统一室服呢?”

  说着,自己又拿了一件小上几个号的同款,伸手抵着他的背将他推到换衣间:“别浪费时间了,试试看吧。”

  贺九重微微侧头向后望着身后那人漾着笑意的脸,低低地笑了一声,到底没再说什么,拿着衣服便去试衣间换了。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换好了衣服出来的,明明同一款大衣,但穿在两人身上,呈现出来的气质倒是格外不同。

  叶长生虽然身材纤瘦些,但是腰细腿长,身材比例好看。一张白皙清秀少年感十足的脸,与本就是休闲风格的棉大衣相得益彰,一笑起来,眉眼弯弯,虽不是艳色惊人,但是温润乖巧,像是所有人心中的那个少年的模样。

  再反观贺九重。

  叶长生将他上上下下扫视一遍,终于是彻底服气了:“我还从来没有想过,就算是这种休闲风的衣服穿在你身上还是能让人觉得沉锐而又霸道。你果然应该是穿麻袋都好看的那种人吧。”

  贺九重没有作声,只是自顾自地望着叶长生。

  他仰着脸问他道,“那你呢?这件衣服你喜欢吗?喜欢那我就去让店员给我们包起来了。”

  贺九重深深地瞧着他,好一会儿才点了下头,轻笑一声道:“就这一件吧。”又缓缓地道,“现在我倒是能明白,为什么那些人会热衷于情侣装。”

  叶长生回头望他:“什么?”

  贺九重声音低低的,带着一点儿若有似无的哑,吐出来的字句在唇齿间辗转,莫名就氤氲出来一点似有若无的暧昧来:“那会让人产生一种,‘他是属于我的了’的仪式感。”他伸出手,将手背轻轻地贴在叶长生耳侧的位置缓缓地摩挲了一下,“那种感觉甜美得叫人会有点上瘾。”

  叶长生和贺九重对视着,许久,脸颊有意无意地侧着在那人的手背上轻蹭了一下,笑得无害而又纯良:“嗯,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心满意足地逛完商场、买完衣服重新回到顶楼的火锅店,等了没多会儿叫号便叫到了他们。虽然排队的人多了点,但是好在味道的确没有辜负期待。

  但是与一直兴致高昂地胡吃海塞的叶长生形成对比的,却是对面一直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贺九重。

  一顿饭下来,他几乎没怎么动筷子,只是一双眼若有所思地望着叶长生,眸底明明灭灭的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但是稀奇的是,向来对于贺九重情绪拿捏观察得最精准的叶长生这会儿却像是选择性地忽略了对面的那个人似的,他也不招呼那头吃饭,只自己一个人吃的怡然自得。

  叶长生点的是全辣的锅底,等到将所有点的菜全部吃完,已经辣的嘴都通红。

  半瘫在椅子上舒舒服服地揉了揉自己的肚子,轻轻地喟叹一声,满脸幸福地道:“果然到了冬天,还是吃火锅最让人感觉到幸福了。”

  说着,又像是才注意到那头似的,冲着贺九重眨一下眼道:“我记得你也爱吃辣的,怎么一点都不吃?不合胃口吗?”

  贺九重没作声,只是定定地瞧着他,似乎是想从他的眼里看出点什么来。

  但是那头却是个不怕被看的,他披上外套拿着购物袋走过来拉着他起身,笑嘻嘻地道:“也没关系,反正我们待会儿还要去超市的。要是你饿了,晚上我们再去楼下买点夜宵好了。”

  电梯已经满员,外面还又密密麻麻地挤了一堆。叶长生想了想,带着那头便走了楼梯。

  楼梯倒是空荡荡的,除了他们两个目之所及处好像都没有其他人。贺九重看着身侧那人,终于忍不住地低声喊了一句他的名字:“叶长生——”

  叶长生就点点头,懒洋洋地应一声:“诶,在这呢。”

  贺九重微微眯着眼,他瞧着他,眸子里跃动的某种热切得像是能将人吞噬下去的火焰看德都让人觉得有些惊人了:“你在做什么?”

  叶长生瞥他一眼,开心地笑起来:“我不是说过了,我在跟你约会吗?”

  贺九重问道:“什么意思?”

  叶长生就乐不可支地道:“你连情侣装都知道,怎么就还不知道约会呢?”他道,“约会嘛,一般就是指小情侣两个人在一起约在外面会面活动的意思啊。”

  贺九重与叶长生相牵的那只手猛地紧了紧,他紧紧地望着眼前那个笑意轻松的少年人,好一会儿,声音极低哑地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

  叶长生微微抬着眼望着那个比自己要高出一个头来的男人,微一扬唇,蓦然伸手拽着那头的衣领将他的身子往下拉低了些,而后仰面贴上去,蜻蜓点水地在那人的唇上留下了一个吻。

  “我发现我可能是喜欢上你了。”

  叶长生缓缓地松开拽着对方衣领的手,他唇角的弧度浅浅,一双漆黑的眸子璀璨生光。

  “贺九重,你愿意做我的男朋友么?”

  那头的人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他感受着唇上似乎还留有余温的轻吻,望着面前那个笑意隐约的少年,那一瞬间,他的心脏似乎是停顿了一拍。

  许久,仿佛勉强找回自己声音的贺九重对着那头又像是确认一般地问了一遍:“你说什么?”

  那头的少年人却像是被他的反应所取悦了一般,本就上扬着的唇角弧度微微深了一分,声音却是轻快而又无比清晰的。

  “我说,贺九重,我喜欢你,你愿意做我男朋友么?”

  话音未落,一直没有动作的男人却像是被眼前的少年突然按动了什么机关似的,他蓦然地将那个笑意从容的少年一把推到墙边,一手卡着他的手腕撑住了墙壁,但另一只手却下意识地轻轻护住他的后脑。他垂眸看了他一眼,然后俯下身去深深地吻住了他。

  两人的呼吸彻底地交织在了一起,夹杂着不知道是谁的心跳声,一下一下,急促而又激烈的,吵得人耳朵发疼。

  贺九重激烈而又克制地亲吻着怀里的那个少年,他像是想要就这么把他撕碎了吞咽下去,又像是想要将他好好爱惜着放在心尖上,极度的矛盾让他有些不可抑制地混乱。他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越发借由这个吻来宣泄着心头那些狰狞的情绪。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恶的人呢?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狡猾的人呢?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一个叶长生呢?

  ——他的叶长生。

  叶长生虽然知道自己的话一旦说出来,对面那个忍耐了许久的男人可能会要发疯。但是尽管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他却还是依旧因为这样疯了的贺九重而感到了惊讶。

  感受着这个疾风骤雨般的吻里面蕴藏着的汹涌的情绪,他心里微微叹息了一下,还是闭上眼,用另一只没有被握住的手轻轻地环住了那人的脖颈,然后温柔地回应他。

  像是被叶长生的回应所安抚了一般,贺九重那样激烈的情绪竟也渐渐地也平和了下来。

  叶长生轻轻地吮吸着贺九重的舌尖,不知过了多久,两个人才分离了开来。

  被过长的亲吻吻得有些缺氧叶长生略有些脚步不稳的趔趄一下,随即整个人便被贺九重揽到了怀里抱住了。

  他也不反抗,懒洋洋地靠在他的怀里,像是带着些抱怨似的嘀咕道:“完了,第一次接吻居然是火锅味的,这下真的是记忆深刻了。哎,我们今天为什么要吃火锅呢?”

  贺九重将下巴抵在叶长生的肩头,听着他的抱怨,低低地便笑了起来:“没关系。这不是我们两个的第一次。”

  叶长生一愣,微微偏过头试图看他:“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贺九重半眯着眼,像是在回忆:“前两天,刚从你师父的墓穴出来,你累的在旅馆里昏睡不醒的时候。”

  叶长生忍不住地笑了一声,随即又绷住了谴责道:“趁人之危,非君子所为吧?”

  贺九重侧头将叶长生的耳垂叼住,放在嘴里轻轻咬了一下,眉头微微扬了扬:“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君子?”

  叶长生想了想,竟然觉得很有道理。

  缓了一会儿感觉自己恢复了力气,叶长生便将贺九重推开了,抬眼望着他笑了笑问道:“对了,我刚才的问话你还没有回答,问你话呢,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

  贺九重低头看看他白皙的脸上一张被自己亲吻得又红又肿的嘴,心里头又觉得有些痒,俯身又在他嘴上落下一记轻吻,再开口,声音里带着笑意。

  “嗯,我愿意。”

  离开了商场,趁着天色还不算太晚,叶长生又按照着原定计划带着贺九重去超市置办年货。大约是因为学生和一些企业都已经开始放假了,超市里头的人流比以往还要更多。

  推着购物车一路走走停停,从零食区走到干果区,一样一点地挑着花样。等吃的差不多选完了,再一抬头,却发现贺九重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略微挑了挑眉,叶长生倒也不太在意,推着购物车转头又去了日用品的区域:嗯,反正他们的那些毛巾牙刷什么都也差不多是时候要换新的了,趁着这个机会要不然统一换成情侣款式的感觉也不错啊。

  超市逛了大半圈,该买的几乎都买齐了,叶长生一抬头,正看着贺九重若有所思地站在某个货架前看着什么。

  他推着购物车走过去在他背后叫了他一声道:“你在干什么?”

  贺九重回头瞥他一眼,然后微微将身子移开了一点,让出身后的那一排东西:“这是什么?”

  叶长生顺着他的示意往那头看了看,然后看在那一小排堆积得密密麻麻,品牌款式各不相同的TT:“……”

  “这是气球。”

  叶长生淡定自若:“就是上次你看到的,几个捆在一起用来装饰展厅那个。”

  贺九重挑挑眉:“真的?”

  叶长生诧异道:“我有必要骗你吗?”

  贺九重继续问道:“所以,那些一对对的小情侣害羞带怯,像偷东西似的过来拿的,其实是个气球?”

  叶长生点点头:“对啊,你不知道吧,在我们这里,成年的男女私下玩球是一件很羞耻的事情,所以他们偷偷摸摸的。”

  说着,转身推着购物车就要走:“好了,我东西买的差不多了,我们赶紧结完账回去吧。”

  “等等。”

  贺九重淡淡地喊了他一声,然后从容自若地从那一盒五花八门的TT中选择了一盒最大的扔进了叶长生的购物车里,然后对着他点头道:“走吧。”

  叶长生眨了一下眼,望着贺九重异常认真地道:“你真的要买吗?真的会很羞耻。”

  贺九重侧过头,对着他意味深长地勾了勾唇,道:“没关系,反正我只在你的面前用。”

  叶长生:“……”

  看着走在稍前方的贺九重的背影,再用难以言喻的眼神望一眼正无比扎眼地躺在自己购物车里的那盒TT,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许的疼痛——作为每个男生在青春期都讨论并憧憬使用的东西,他从没想过第一次真正近距离接触时,他居然担心的会是他自己成为被使用的那个。

  又看一眼贺九重近乎一米九的高大身侧,再试着根据比例幻想一下他某个不可言说的地方,顿时更觉得头大如斗。

  不行不行不行。

  他大概会死。

  绝对不行。

  绝对不!

  走在前头的贺九重见叶长生没有跟上来,略侧了侧身,朝着身后便望了过去:“怎么,不是说要结账回去了?”

  叶长生在心底绷着一根弦,面上倒还是不动声色,笑眯眯地弯了弯眼角推着购物车便赶了上来:“嗯,走吧。”

  贺九重瞧着叶长生一脸难以言喻的表情走到了自己的身边,唇角略微向下陷落了一个细小的弧度,但是随后却是又将视线移了过去,随着他一齐便去结账的地方排起队了。

  两人打车回到家的时候还不到九点,正提着大包小包的战果往楼道的方向走,刚进小区远远地两人就看见一个矮胖而又熟悉的身影正在他们的楼下徘徊。

  叶长生和贺九重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即脸上带着点笑意地走了过去,对着那头的人便喊了一声道:“孙老板?”

  孙超听见叶长生的声音,身子微微一动,赶紧将手上的烟在旁边的地上摁灭了扔进了垃圾桶,然后快步迎了上来:“诶!叶天师,真是好久不见了!”

  叶长生看了看比十月那会明显又胖了一圈的孙超,笑眯眯地道:“看样子孙老板生意做得不错,身上的幸福感见长啊。”

  孙超嘿嘿一笑,又对着一旁的贺九重讨好地点了点头,这才道:“这不还是多亏了叶天师吗。”又赶紧替叶长生将他手里提着的东西接过来,“哎哟,怎么能让天师拿东西,我来拿,我来拿。”

  叶长生推辞了两下,见实在推辞不过,便也就随他去了,转身同贺九重一道,领着他便上了楼。

  将买的东西放到卧室去,又烧了壶水给那头泡了杯茶,叶长生坐下来对着那头问道:“自那次法事之后,一切都还好?”

  孙超马上点了点头道:“好!怎么不好!矿里再也没出过事不说,一路政府政策也都给开了绿灯,这不,我手头宽裕了一点,想着欠债不能拖到明年,就赶紧在年前赶来天师这里了么。”

  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支票递给了叶长生,道:“这是剩下的八十五万,天师收下吧。”

  叶长生将支票接了,点点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孙超摆摆手,道:“这是天师该得的,这一百万对我来说花得可实在是太值了。”说着,又起了身道,“将钱亲手还给叶天师,我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也就不多在您这里打扰了,我在外面定了个宾馆,明天一早就回青山镇。”

  叶长生听了这个话,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出声对着孙超道:“孙老板等等。”

  孙超“诶”地应了一声,又看着叶长生问道:“叶天师有什么吩咐?”

  叶长生道:“吩咐倒是算不上,只不过我想问问孙老板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孙超立刻点头道:“叶天师尽管说!天师的事就是我的事,只要天师吩咐,我一定尽心尽力把事情办好!”

  叶长生笑着道了声谢,然后从屋子里拿了一个密封好的的信封递给了孙超。

  “天师这是……”孙超略有些疑惑地看了看手里的信封,朝着叶长生问了一句。

  叶长生从茶几下的盒子里摸出一支圆珠笔,又随手拿了张符纸“唰唰唰”地写下了一串地址,然后对着孙超道:“孙老板明天回青山镇经过A市的时候,麻烦你按照这个地址将信封交个一个周姓的人家。”

  孙超道:“这信封里是……?”

  叶长生没有明说,只是垂着眸子淡淡地笑了一下:“就算是……我送给他们的一点小礼物吧。”

  那头既然不打算把话挑明,孙超也就识相的不打算再多问,将写着地址的纸条塞进口袋里,又将那信封放进外面大衣的衣兜,对着叶长生点头道:“叶天师放心,我一定把你交代的任务圆满完成。”

  叶长生笑了起来,道:“那就多谢孙老板了。”

  孙超摸着自己肥硕的脑袋憨憨一笑,道了句“这有什么的,”说着便想要出门了:“那叶天师,我今天就先走了,欢迎您以后再去我们青山镇去做客啊。诶,您也别送了,留步留步。”

  走到门口了,又笑着同里面挥了挥手,随即便顺着楼梯下楼走远了。

  贺九重坐到叶长生的身边,将头倚在他的颈侧,轻轻嗅着他身上的味道,声音淡淡的:“我还是第一次瞧见你把收到的钱再还回去。”

  叶长生被贺九重的呼吸弄得有些痒,他笑着偏头躲了躲,道:“一身的火锅味你都还没洗澡呢,在闻什么?”

  贺九重低笑一声:“你身上的甜味儿。”

  “我们用的都是一个牌子的沐浴液和洗发水儿,哪有什么甜味儿。”

  叶长生弯着眼角看他一眼道:“至于那钱……我当初就没打算收的钱,只是那时他们给了我也不好不要。这会儿时机成熟了,当做红包送还回去也正好。”

  贺九望着叶长生,问道:“什么意思?”

  叶长生从沙发上站起来,到卧室里拿了换洗的衣裳一边往浴室走一边伸了个懒腰缓缓地道:“那个小姑娘虽然投胎去了,但是直到她消失,她身上跟周定安夫妻之间的那根因缘线可都还没断呢!”

  贺九重扬了扬眉头,似乎是觉得事情有些有趣:“你的意思是——”

  叶长生啧了一声还是忍不住笑了:“这世间因果循环啊,奇妙的很。有些缘分,就算是死别都隔断不了。”

  “这样也不错不是吗?”贺九重给自己倒了杯水道。

  “嗯,谁说不是呢。”

  第二天天还未亮孙超就赶紧让司机开车赶往了A市,因着一路走的高速,紧赶慢赶总算是在下午的时候赶到了市区。

  按照着叶长生给的地址一路找了过去,对了一下门牌号确定无误了,然后才轻轻地敲了敲门。

  但是里面却并没有什么回应,他又敲了一会,正思考着要是没人在家他应该怎么办时,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请问你找谁?”

  孙超一愣,赶紧转过头去一抬眼就看着一对中年夫妇正站在楼梯口警惕地望着他。

  “哎呀,误会误会!我不是什么坏人。”孙超看着那头连忙拍了拍脑袋道,“我这是受人之托,过来找一个姓周的人家……你们知道吗?”

  听见孙超这么说,两人的神色更警惕了,女人盯着他就道:“谁让你来的?找他们干什么?”

  孙超看着夫妻两人一副就差写着“你不老实交代我就去报警”的脸,赶紧老老实实地道:“是叶天师给了我个地址让我过来给他们送个东西……哎,别看我长这样,我真不是啥坏人,你们就行个方便,我待会儿还要回镇子呐。”

  听到“叶天师”三个字,夫妻两个相互对视了一眼,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诧异,神色里的警惕倒是褪去了不少。

  “你说的叶天师,是指‘叶长生’叶天师吗?”一开始出声的男人又对着孙超继续问道。

  “对的对的。”孙超听见那边肯接话,赶紧点点头,脸上浮现出点笑意,再看看那两夫妻心里有了点数,“你们是……”

  周定安轻轻地搂着林红走了过去,对着孙超礼貌性地点了一下头,然后拿出钥匙把门打开了,出着声道,“我就是周定安。请问叶天师要你把什么交给我?”

  进了屋,又回头望他一眼,问道:“先生进来坐会儿么?”

  孙超摇摇头,笑着道:“不用了不用了,车在下面等着我,我把东西给你们马上就走。”

  说着,仔细地从大衣的衣兜里将那个信封拿出来,递到了周定安手里,像是松了一口气:“行了,叶天师交给我的事儿我也算办成了,那我这就走了。”

  林红在一边点点头,道了声“实在是麻烦你了”,然后和周定安一齐目送着孙超走远了。

  将门关了起来,林红有些好奇地往周定安手里的信封看了一眼,问道:“叶天师给了我们什么?”

  周定安摇了摇头,伸手扶着她将她小心翼翼地扶到沙发上,嘴里轻声道:“别说这个,还是先说说你自己吧。怀孕了都不知道,这段时间除了工作还外在面做两份兼职,差点你和孩子两个就都出事了!”

  说到这件事,林红也有点心有余悸。她叹了一口气道:“最近虽然是感觉身体有些累,胃口也不好,但是你也知道,自从……”说到这里,她抿了抿嘴,眼底又是一红,“我食欲一直就不怎么好,所以最多是以为自己最近可能累了些,根本没有往怀孕上想。”

  周定安听着林红说话,自己也是叹了一口气。他坐在妻子身边,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好半会儿才道:“你最近就不要再去工作了,听医生的话,先好好在家里养一个月。你实在是太累了。”

  林红苦笑着看他一眼道:“不工作怎么办啊,家里已经没什么钱了,现在又有了孩子,总不能指望着你一个人赚钱……日子总得过啊。”

  周定安心底又是一阵揪痛,他下意识地想要抽根烟,但是一想到林红正怀着孩子又还是忍住了,好一会儿低声道:“要不然,我就再去找份兼职……我去卖卖力气,总比你怀着孩子奔波好。你就听我的话,在家里歇会儿。”

  林红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叹了一口气道:“那我这两天请个假,等过两天孩子稳定了一点,到时候再说吧。”

  说着又伸手推了推那头道:“把信封拆开来看看吧,叶天师到底叫人送了什么过来。”

  周定安点了点头,将信封沿着边缘撕开,然后侧放过来往下倒了倒。

  “啪”地一声轻响,一张银行卡从信封里掉了下来,轻轻地在地上弹跳了一下,然后滚落在了他的脚边。周定安觉得那张银行卡看起来有些眼熟,随手将手中的信封里的一张折叠起来的纸递给林红,自己蹲下身去将那张银行卡捡了起来。

  林红接过那张信纸,顺便就将叠起来的纸张摊了开来,没什么仔细地垂眼往信纸上看了一下,然而只这一眼,却让她脸色猛地变了一变,紧接着不可置信地缓缓抬起手捂着嘴,倏然放声大哭了起来。

  周定安看出了信封里的那个就是他当初送给叶长生当做酬劳的银行卡,一时不由得觉得百感交集,再看着沙发上的妻子哭的凄惨,心下一惊,赶紧坐过去道:“怎么了?叶天师写了什么?”

  林红不说话,伏在他肩头哭的全身都在颤抖。周定安赶紧从她手里将那张纸拿过来看了一遍。

  纸上只有寥寥数字,没有落款,满打满算也才两小行。

  “母女情未断,贺喜获麟儿。祝好。”

  周定安的手也颤抖起来,他睁大着双眼,似乎是不可置信,但眼底分明又有狂喜在翻涌,他颤抖着抱住怀里的妻子,为了支撑着林红,为了不让这个家彻底垮下去,辛辛苦苦地忍了这么久,在这一刻,这个大男人也终于忍耐不住地哭出了声出来。

  “孩子他妈,琳琳……琳琳回来了!琳琳她真的回来了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