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神棍召唤萌宠后 48.紫龙佩(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四十八章

  秦潞在知道叶长生和贺九重从Q省回来的第一时间, 就打了电话过去联络的。手机的铃声响了很久,直到电话都快因为那头长时间未接听而自动挂断时, 那边才传出了一个略带几分惺忪睡意的年轻嗓音来:“秦小姐?”

  秦潞“嗯”了一声, 略有几分迟疑地道:“叶天师是……休息了?”

  隔着电话, 能听见那边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动静,随即便是拖鞋在地砖上踢踢踏踏的声音,那头像是从床上起来走到了另一个地方,声音清醒了一点:“嗯, 下午才坐了车从Q省回来, 这几天都没休息好,所以回来就睡了。”

  叶长生这么一说,秦潞的话倒是不好将自己的意图问出口了。

  “那我这通电话打的倒是挺不识趣的了。”她坐在椅子上,手指顺着椅子扶手的曲线缓缓摩挲了着, 稍稍地顿了顿才对着那头道:“天师此行……一切都还顺利吧?”

  那头听着她的话, 立刻便笑起来:“秦小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拐弯抹角了?你是想问我紫龙佩有没有到手吧?”

  秦潞听叶长生主动问出来, 一直浅浅皱着的眉心也舒缓了几分。她拿着手机从椅子上站起来,缓缓踱步到窗边,透过巨大的窗户看了看外头的景色,口中问道:“听天师的语气,想来应该是顺利的了?”

  叶长生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说话的声音让人听着有些微妙:“大体上看……应该算是的。”

  秦潞敏锐地捕捉到了他话中的这一丝微妙, 眼角稍稍地往手机那侧瞥过去道:“那紫龙佩?”

  “哦, 那个啊。”叶长生听见这个, 瞬间声音便轻快了起来, “那个我已经拿到了。”

  他笑着开口道:“只不过今天回来的时候已经不早了,就没再知会你。你看这样吧,明天上午还是秦三爷的那套别墅,我找个时间把东西给你送过去?”

  若是按以往秦潞的性子,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她绝对是宁愿连夜让人将叶长生请过来,也是不愿意再多等半分钟的。毕竟现在关于她父亲财产的归属权争夺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刻,多耽搁一秒,她就要再寝食难安一秒——这种无法掌控全局的感觉对于她几乎是不能忍受的。

  但是问题在于,偏偏叶长生不是以往的那些普通人。

  光是他本身也就罢了,更麻烦的,是在他身边还有一个光凭借着气势就能压垮一个人的神秘人。

  秦潞一想起那个过往履历一片空白,像是突然凭空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总是与叶长生同进同出的拥有一双可怕的猩红色眼眸的男人,心里头不自禁地还是生起了一种不可名状的恐惧。

  对于秦潞来说,如果这世界上的人分为对她有用和无用两种的话,那么叶长生和那个叫做“贺九重”的神秘人不但是属于有用,而且还是她绝对不会想去得罪的那一类。

  “那就明天中午之前吧。”秦潞思考了一下回答道,“明天上午九点左右,我会派人过去接你们。”

  “那就九点吧。”那头的少年人像是对此也没什么异议,轻松地应了一声道:“这么定了。那就明天见了,秦小姐。”

  说着,在得到秦潞礼貌性的回应后“嘟”地一声挂断了电话。

  这头与叶长生确定过了时间,秦潞终于暂时感觉安心了一点。将手机随手放进口袋,揉了揉自己胀痛的太阳穴,又从一旁的矮几上摸了根细长的薄荷烟点燃了放在嘴里吸一口,然后缓缓吐出一个淡白色的烟圈。

  自从她看见她父亲的那份遗嘱之后,秦潞就开始刻意地将其他所有人都和她父亲秦三爷彻底地隔绝了开来。

  虽然以周慈为首的秦家养子还有一些她爸在外留下的野种对她这样专横的行为很是看不惯,但是无论如何,她好歹是秦三爷名下唯一正经入了户口的秦家大小姐,而且这么多年又一直是在替三爷处理着公司里的大小事务,积攒下来的威严也不是随便一个阿猫阿狗就能公然挑衅的,所以这一个多月下来倒也算是勉强维持了面子上的平静。

  想到这里,秦潞微微眯了一下眼睛:只不过半个多月之前,她父亲的病情突然恶化起来,为了安全起见,她只能委托心腹先将他送去了她自己名下的一所私人医院,而且,为了避免有其他人暗中下什么手脚,她只好继续待在这个别墅里掩人耳目。

  虽然她已经尽快地找到了叶长生,意图从他的手里拿到紫龙佩,但是时间终究还是差了一点——实际上,早在四天前的夜里,她就已经接到了一通来自她那所私人医院,报告三爷死亡讯息的电话。

  秦潞微微眯了眯眼睛,又深深地吸了一口烟:不管怎么样,她父亲已经死亡的消息在她拿到紫龙佩之前还不能被别人知道。

  她还差一点。

  就只差那么一点了。

  她决不允许那些空有一肚子野心坏水,却没有半点办事能力的酒囊饭袋染指属于她的东西!

  秦潞静静地坐在窗边将手里的那只烟吸完了,正又掏出手机准备给自己的司机打个电话,告诉他明天早上记得去叶长生那里将人接过来,只是电话还没播出去,却听门口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谁?”秦潞将手机放下来,微微掀了眼皮朝着门的方向望了一眼,声音里带着些警惕。

  “大小姐,是我。”外面传来菲佣那蹩脚的普通话,“周慈少爷他们突然上门,说是有些事情想要找大小姐商量商量。”

  秦潞冷笑一声,隔着门漫不经心地回道:“他有什么资格来找我商量事情?”又不耐烦地吩咐道,“去跟他说,今天太晚了,我已经睡下了。有什么事让他们明天下午再过来。”

  那菲佣听着秦潞的话却还是没有离开,站在门外吞吞吐吐地:“大小姐,你还是先开开门吧。周慈少爷看着很急,万一是什么要紧的事情呢?”

  秦潞几乎是一瞬间就感觉哪里不大对劲。

  她平日里说话一直都是说一不二,底下的佣人哪个敢在她已经明确表达出自己的意思后还敢凑上来替那些她厌恶之极的挂着秦家养子名头作威作福的外姓人说话?

  不动声色地从身旁的抽屉里摸出一把小巧的银色手q塞进袖口,缓缓踱步到门前伸手拧开了门栓,一抬眼,正见以周慈为首的一群人站在门前。

  周慈看着秦潞,微微笑着收回了压在费用太阳穴旁的深黑色手q,对着秦潞道一句:“晚上好啊——不愧是秦家正经的大小姐,做事派头比其他人不知大到哪里去了,就是我想要见上一面也是困难的很。”

  秦潞眸子在看见周慈手上的手q时微微深了深,声音略有些沉冷:“周慈,你这是什么意思?”

  周慈笑了笑,藏在镜片后的眼睛闪着一丝如毒蛇般森然的光:“没什么意思,我就是这么久没见三爷,心里头挺挂念他的,想要过来探探病再跟他说说话——毕竟我也算是三爷亲生栽培起来的。他这会儿病了我却不在跟前伺候,于情于理也实在说不过去啊,你说是吧大小姐?”

  说着,朝身后左右使了一个眼色,两个看起来人高马大的保镖连忙上前,将秦潞牵制住拖到了一边。

  “周慈!——你敢!”

  秦潞看着自己被从门口拖出来后,周慈抬步便想往屋子里走,心底一沉,顿时怒斥了一声。

  那头却是从鼻子里哼出一声不屑的气声儿,几步走到床边,毫不迟疑地一手将上面盖着的棉被掀开,然后看着底下那个家人,眼底划过一点讥笑,转过头来问着秦潞:“这就是你这么多天一直亲力亲为地照顾着的三爷?”

  他转过身:“你骗我们骗的可真是用心啊——难怪你不让其他人来屋子里见三爷。秦潞,你在计划着什么?”

  秦潞瞧着那头眸色有些冷,好一会儿才道:“我倒是没见过谁探病还会带着q过来的。周慈,你想造反吗?”

  “造反?”周慈阴森森地扯着唇笑了一下,“造谁的反?秦家是三爷的,可不是你秦潞的。三爷还没放话说要把家业交到你手中去吧?”

  秦潞被周慈戳到了痛处脸色蓦地沉了下来,正在心里揣测着那头到底是从哪听到了什么风声时,却听到那头蓦然开口问道:“听说,三爷的遗嘱里写着,只要谁能拿到紫龙佩,谁就能够一个人继承秦家所有的家业?”

  秦潞心底略微一动,下意识地抬眼朝他望了过去。

  只见那头眼底闪烁着一丝遮掩不住的得意,声音慢悠悠的:“你之前让我找的那个姓叶的男人,听说他已经从Q省那边回来了?”

  秦潞眯了下眼,终于忍不住开口,沉声道:“周慈,你究竟想干什么?”

  周慈幽幽一笑,阴毒的视线缓缓地在秦潞身上移动着,声音里带着一种兴奋与狂乱:“我给你们秦家当狗的日子已经够久了,秦潞,也该是时候让你尝尝这种一无所有的滋味了。”

  而与此同时,在X市的另一头,被秦潞一通电话从睡梦里吵醒的叶长生坐在客厅里喝了杯水,挂完电话后才又溜溜达达地回了屋子。

  贺九重掀开眸子望他一眼,道:“秦家的女人催的这么急?”

  叶长生脱掉外套又赶紧钻进了被窝里,用被子将自己盖严实了,抬着眼望着那头道:“毕竟秦家家大业大,各路牛鬼蛇神都多,耽搁一分钟中间就不知道要再生多少变故。嗯,毕竟是豪门争斗嘛,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贺九重又瞥一眼被叶长生搁在床头的那个装了玉佩的小盒子,似笑非笑地道:“你对着那头撒谎的时候,还真是脸不红心不跳。”

  叶长生眨了下眼,理不直气也壮地道:“我撒什么谎了?”又道,“秦潞问的是说紫龙佩我拿到没有——我当然是拿到了。只不过那东西实在太不争气,刚刚到了手自己就碎了,我有什么办法?”

  贺九重扬扬眉头,指尖捻了捻他额前散落下来的一缕碎发,问道:“那你明天就真的准备带这东西过去糊弄秦潞?”

  “什么糊弄?说的这么难听。我这是有理有据、合情合理地对不可逆转的结果进行适当的补救和再加工。”

  叶长生说着,笑眯眯地往那头睐一眼:“所以,亲爱的你明天一定要紧跟着我。万一那头因为过度的惊讶与喜悦而导致一些不必要的矛盾发生时,你一定要记得保护好我。”

  贺九重看着叶长生的模样,愉悦地勾了一下唇。

  指尖自他发梢往下滑落,顺着他的眉心划过他的鼻梁、嘴角,最后在他尖尖的小下巴上轻轻地捏了一下:“嗯。睡吧。”

  得到了来自金大腿的承诺,叶长生心满意足地露出一个安心的笑来。闭上眼睛又在他手上蹭了蹭,快速地说了一句“晚安”,随即乖巧的闭了眼,任由先前被打断的睡意再次翻涌了上来。

  第二天叶长生起得很早。

  心情不错地洗漱完毕后从楼下买了早点,和贺九重正吃到一半,突然就听门外传来了一阵略有些急促的敲门声。

  叶长生和贺九重对视一眼,随即放下手头吃到了一半的包子,拿起餐巾纸擦了擦手走过去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是一个西装革履但面相却有些凶的男人,他打量一般地将叶长生上下看了一遍,随后才道:“叶长生吗,大小姐让我接你去三爷那里。快点走吧。”

  叶长生瞧着外头男人和之前秦潞派来的那人完全不同的说话态度,漆黑的眸子微微闪烁起一点微妙的光。他没有动,只是半靠在防盗门上,带着点笑模样望着那男人道:“我记得秦小姐跟我约的是九点派人来接我,现在好像还不到七点?”

  男人看着叶长生眉头皱了皱道:“我不知道,我只是听大小姐的意思是让我现在立刻就将你带过去。”说着,伸手过来就想抓着叶长生的胳膊将人拖出来。

  叶长生稍稍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男人伸过来的手,笑眯眯地道:“这可不行。我是这人吧,最守时了。约好了九点,多一分少一秒都不算是九点。”

  看着那头明显不耐的脸色,他唇角上扬着,慢吞吞地道:“而且我早饭还没吃完呢。”

  屋外的男人听到这儿,彻底便失去了耐心,往里头走了几步便想要强行将叶长生带走,然而还不等他的手触碰到那头的叶长生,却见一道黑色的身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倏然闪到了他的面前。

  接近着他只觉得喉咙一紧,自己竟是仿佛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掐着喉咙然后缓缓地提到了半空中。

  他的手慌乱地在自己的空荡荡的脖颈处摩挲着,双脚紧绷着挣扎着,试图想要重新在地上找到支撑。因为缺氧而充血的眼睛艰难地向下望叶长生和他身边的贺九重望去,一张脸上浮现出混合着痛苦和惊恐的绝望。

  贺九重手里带着一杯豆浆递了过去,将视线在叶长生身上扫了一下:“他没碰到你吧?”

  叶长生笑眯眯地:“你在质疑你自己的反应力吗?”

  说着,接过贺九重递来的豆浆,“啪”地一声将管子戳破了上面的包装纸插/进去吸了一口,然后靠着沙发欣赏了一会儿那头在半空中的挣扎,又小口地吸了一口豆浆,掀着眼皮瞧他道:“知道为什么我为什么不信你是秦潞派过来的人么?”

  糯米似得小尖牙在吸管上咬了咬,含糊不清地笑着道:“因为秦潞手下的人到我这来,大概是不敢像你这么态度蛮横的。”

  那头已经缺氧缺得眼前一阵阵发黑了,他徒劳地挣扎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地嘶哑着开口:“求……你……饶、饶我……命……”

  叶长生歪歪头:“知道错了?”

  那边赶紧艰难地点了点头。

  叶长生看着,觉得满意了,侧了头朝着身旁的贺九重看了一眼。那头手上微微一动,紧接着那个浮在半空的男人瞬间便像是失去了支撑一般跌落了下来。

  双手捂着自己的喉咙撕心裂肺地咳了好一会儿,好不容易等自己稍微能喘上点气儿的时候,就见身边突然一道阴影覆过来,一侧头,竟然是叶长生捧着手里的豆浆走到他身边蹲了下来。

  纵然身边那人此时顶着这张白净弱气的脸,看上去就像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学生模样,但是经过刚才的事他却也不敢再小看他,见他凑近了,身子下意识地就发着颤往后退的远了点。

  “你是谁的人?”

  男人嘴唇紧紧抿了一下,看样子似乎是不想开口。

  叶长生也不急,只是晃了晃手里只剩下一半的豆浆,笑得一脸纯良地对那头诚恳地道:“你应该知道,其实我们也不是什么好人,对吧?”

  男人下意识地抬眼,视线透过叶长生又看了看他身后那个有着一双异常的猩红色眼眸的贺九重,浑身抖了一抖,终于还是艰涩地开了口:“周、周慈。”

  “哦,是他啊。”

  叶长生点点头,随即单手撑着下巴,有些纳闷地望着面前的男人道:“我知道柿子要挑软的捏,我看起来也的确好欺负,但是光天化日地在大街上绑架一次也就够了,这会还叫人跑到我家里来绑架第二次,你说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那头的男人身子又微微颤了颤,并不敢随便接话。

  “说吧,他这次是要你带我去哪?”

  男人迟疑了一下,但是也不敢再隐瞒,低声道:“就是三爷的别墅……他吩咐我尽快将你和‘紫龙佩’一齐带过去。”

  叶长生眨了下眼,脸上漾开点明悟的笑意,一口气将剩下的豆浆全部喝完了,随手将空了的杯子扔进垃圾桶,拍了一下身上衣服的皱褶,点了下头道:“好在我这边也准备的差不多了。行,那我们就走吧。”

  男人惊讶地抬头望了叶长生一眼,似乎是有些不可置信:“什么?”

  “我说我明白了。”叶长生溜溜达达地回了卧室,将自己的背包背上了,然后冲着依旧还坐在地上的男人弯出一个笑,他的唇角上扬着,隐约能看到里头一点小尖牙,“我们走吧。”

  一路车子开得飞快,八点刚过,叶长生和贺九重两人就已经抵达了别墅。

  坐在车里缓缓摇下车窗,抬起眸子往别墅那头看了一眼,带了点兴趣地道:“周慈现在就在里面?”

  坐在驾驶位的男人通过前头的车内后视镜往后排的那两人快速地瞥了一眼,然后带着点复杂的心绪波动点点头应了一声。

  “那我就先进去了。总不好意思让人在里头久等吧。”

  叶长生推开车门,对贺九重看了一眼,道:“你的破坏力太强了,就怕控制不住里面一屋子人都不够折腾。等我二十分钟,我先进去看看,要是有什么事儿我再叫你。”

  贺九重眸子在他身上定了定,道了一声:“十分钟。”

  见那头无奈地点了点头应下了,便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目送着他下了车。

  叶长生下了车,微微仰头看着头顶上已经开始刺眼起来的阳光,然后愉悦地露出一个笑来:“今天的天气看样子不错。”

  屋子里头开门的不再是之前的菲佣,而是另一个保镖模样的男人,他看了叶长生一眼,便一言不发地将两人都带进了屋子。

  屋子里头早已经坐满了人,这会儿看着有人进来了,便一齐将目光投在了新进来的那个少年人身上。

  周慈原本坐在沙发上,见到了叶长生眼里微微亮了一下,扬着笑就朝着人走了过来:“几天不见,叶天师过得好吗?”

  “还好,还好。只不过大概是没有周先生过得那么好的。”

  叶长生脸上也扬着点笑,视线掠过周慈落在了另一旁坐在三四个保镖中间,双手被反剪到身后绑住了,一脸怒色,看起来就像是被挟持了的秦潞,随后又移回到了周慈的身上:“翻身做主人的感觉如何?”

  周慈脸上的笑意深了一点,他对着叶长生道:“那就要看叶天师肯不肯帮忙了。”

  叶长生半压了一下眼皮瞧他,笑着道:“豪门大家的争斗,我一个神棍能忙得上什么忙?”

  “那叶天师可就是太谦虚了。”

  周慈知道叶长生是在跟自己打哈哈,眯了一下眼睛,索性就把话挑明了:“早些时候,我们已经确认了秦三爷的死讯,今天下午律师就会过来宣读三爷的遗嘱。”

  他望着叶长生道:“遗嘱的事情想必之前我们的大小姐也跟你说过了,那么这紫龙佩——”

  叶长生点了点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原来你也想要紫龙佩啊。”又微微歪了歪头,似乎是有些苦恼,“但是毕竟紫龙佩只要一块,我是先答应的秦小姐,只怕这次要对不住周先生你了。

  周慈扯着唇笑了笑道:“你肯答应秦潞,无非也就是她答应了给你什么好处。这样吧,无论她答应了你什么,我都给你三倍——只要你肯把这紫龙佩交给我。”

  叶长生视线在周慈脸上定了定:“真的?”

  周慈藏在镜片后的眼睛微微一闪:“当然是真的。”

  被迫坐在一旁的秦潞听到这儿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忍不住地怒声喊了一句:“周慈,你不要欺人太甚!”

  周慈微微挑眉,像是炫耀似的回头瞧她一眼,但却是没对她做什么回应,转而又回过头望着叶长生道:“你意下如何?”

  叶长生倏然就笑开了,他一双眼笑成弯弯的月牙状,声音听起来异常地轻快:“不是我不相信周先生,只是秦小姐当初让我找紫龙佩的时候,可是答应了等继承了家业后,将秦家一半的公司股份都送给我。”

  他望着周慈:“周先生这会儿答应我给我三倍,岂不是除了我那份儿还要再白送一个秦氏给我?哎,这可怎么好意思。”

  周慈脸上的笑一瞬间便僵硬住了,他微微眯着眼,眼底浮起一丝阴冷之色:“所以你还是选择秦潞?”

  叶长生眨眨眼:“什么选择不选择的,我们做生意的还是得讲究个诚信吧。毕竟是先答应那头的事,秦小姐可是连定金都先付给我了,我要是毁约,多坏我的名声——以后生意做不下去了可怎么办。”

  “真是令人感动的精神。”

  周慈冷笑了一声,缓缓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黑色的手q,拇指轻轻一掰,拉开了保险栓。黑洞洞的q口对着叶长生的眼睛,他的声音压得极低:“看来你是想敬酒不吃吃罚酒?”

  叶长生望着那把顶在自己眼前,随时都可能走火的黑色手q,神情竟然还是异常轻松的,他视线往上抬了抬,朝着周慈笑得眉眼弯弯:“不好意思,周先生,我不喝酒。”

  说着,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只见那个看上去纤瘦得仿佛没有丝毫攻击力的少年蓦然对他出了手。

  偏头避开那q口上前两步,手上一张定身符“啪”地拍到了他的手背上,与此同时,趁着那头动弹不得的瞬间,靠近了屈膝猛地向他下面的要害部位重重地一撞,然后另一只手扣住他的手腕往外一折,那黑色的手q在他掌心轻轻一转,竟是瞬间便易了主。

  屋子里的保镖看着这幅情况都立即拔了q朝着叶长生的方向举了起来,只是这会儿周慈已经落入了叶长生的手里,一群人手握真枪实弹,但是却也不敢轻举妄动。

  叶长生踩着周慈的大腿让他半跪下来,冰冷的q口牢牢地贴着他的太阳穴。他依旧笑眼弯弯的,白皙清秀的脸上一片纯良乖巧:“我这个人最惜命了,所以我不怎么喜欢有人拿q指着我……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周先生?”

  手q已经被他自己拉开了保险栓,这会儿贴在他的头上,周慈似乎隐约都能嗅到空气中漂浮着的硝烟味。

  他略有些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水,随即却是冷冷地朝着身边的那一群保镖呵斥道:“把q收回去!”

  那群保镖面面相觑,似乎有些犹豫。

  叶长生继续笑着,但是扣着手q扳机的手指却明显地紧了紧。

  周慈额头开始冒出冷汗,他这次是真的有些急了,连忙大声地道:“把q收回去!快点!收回去!”

  周围的保镖动了动,还是又收回了q,站回了之前的位置。

  叶长生满意地笑了笑,他摸索着手中的q支光滑的外壳:“不愧是能在秦家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周先生还是识时务的。”

  周慈神色极难看,因为他手上那张诡异的符纸,他现在就连轻微的动弹都做不到。

  再开口,他的声音几乎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你想怎么样?”

  叶长生歪着头思考了一下,然后往沙发那头被用绳子绑着的秦潞看了一眼:“把她先放了吧。”

  周慈脸色更阴沉了。

  叶长生拿着q在他太阳穴上戳了戳,笑嘻嘻的:“怎么,你不愿意?”

  周慈将自己的牙都快咬碎了,半晌,冷笑道:“有本事你就开q,我倒是看看你敢不敢好好地在手上沾上一条人命。”

  然而他话音未落,就见叶长生突然朝着他的大腿开了一q。

  q法稍稍失了点准头,子弹擦着他的膝盖深深地被镶嵌进了地板里,空气中的硝烟味更重了,要不是有定身符固定着身子,周慈几乎是一瞬间就软了下去。

  “偏了。”叶长生歪了歪头,随即将还略微飘着白烟的q口抵上周慈的额头,笑着瞥了他一眼,“不过这次这么近的距离,应该不会偏了,你说呢?”

  周慈整张脸上的血色尽褪,他嘴唇哆嗦了好几下,然后疯了似的地大吼道:“快把秦潞放了!快放了!”

  保镖们这次也不敢再迟疑了,赶紧解开了秦潞手上的绳子,然后将人送到了叶长生身边。

  秦潞微微活动着自己被绑的有些血流不畅的双手,再看着叶长生,一时间也觉得有些心情复杂。

  她到底还是看走了眼。

  她之前对叶长生之所以有所忌惮,大部分还是因为他通鬼神的本事和身边那个令人胆寒的贺九重。但是她没想到的是,原来就算没有贺九重,这个叶长生本身也不是什么可以小觑的人物。

  她又看了一眼已经明显脸上浮现出惊慌的周慈,再看看叶长生拿着枪时那笑意自若的模样,心底不由得再次暗暗庆幸,当初她选择的是与叶长生合作,而不是像周慈这样地犯了蠢。

  “多谢。”秦潞抿了抿唇,终于还是在叶长生身边低低地道了一句。

  叶长生微微掀起眼皮瞧她一眼,脸上依旧笑意不减:“为顾客做最贴心的服务一直是我做生意的宗旨。秦小姐满意的话记得给我五星好评哟。”

  说着,又垂下眸子淡淡道:“只不过,择日不如撞日,既然三爷的死讯已经瞒不住了,就快点一次性将事情都处理完吧。三爷的律师你能联系上吗?”

  秦潞一怔,立刻道:“我现在就让他过来。”

  叶长生点点头,又掀了周慈手上的那道定身符,笑眯眯地将人扶起来,又将手q塞回了他手里:“俗话说的好,和气生财嘛。都是给秦家做事的,何必弄得这么剑拔弩张呢?”

  周慈眸底神色明明灭灭,他握着手里的手q,一时因为看不清眼前这个少年人实力的深浅,竟然也不敢再轻举妄动来。

  那头倒像是丝毫不在意这屋子里一群人都是拿着足以将他打成筛子的热武器,反而是舒舒服服地找到沙发上坐了,轻松惬意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就在屋子里微妙的气氛达到高/潮时,门外突然“轰隆”一声,只见门口的防盗门像是被爆破了似的,连带着门框和周围的墙皮飞出几米远,然后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男人缓缓地踏着阳光从那空洞洞的本该是门的地方走了进来。

  纯黑中泛着奇异的猩红色的眼眸掠过屋内众人,然后落到了正坐在沙发上怡然自得的喝茶的叶长生身上,声音淡淡的:“还没结束?”

  叶长生捧着茶杯,怜悯地看一眼第二次被贺九重破坏了的大门,老老实实地道:“等着秦小姐找律师来呢。”

  贺九重闻言,又缓缓地将视线挪到了一旁的秦潞身上。

  纵然这会儿的贺九重已经将自身的气势收敛了很多,但是秦潞瞧着他,还是打从心底地觉得有些恐惧。垂在身侧的手悄悄地握起来,竭力不让自己的怯意那么明显,她冲他点点头道:“律师半个小时之后就到。”

  贺九重听到了回答,脸上的表情也看不出是满意还是不满意,只是饶过她径直就往叶长生的方向走了过去。

  如果说刚才周慈还一直盘算着要再动用武力将叶长生手中的紫龙佩抢过来的话,这会儿看到贺九重徒手连着墙皮一起掀开一扇门的非人的力量后,他心里的那一丝念头不但消失得干干净净,甚至还想要立刻拔腿从这个屋子逃出去。

  虽然他一直都觊觎着秦家的家业,但是这一切的前提必须得是他还有命去享受!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又有些嫉恨起秦潞:凭什么,凭什么她天生就那么好命。不但是名正言顺的秦家大小姐,这次还能得到叶长生的援助!

  凭什么她就天生得高他一等呢!

  但是周慈在想什么叶长生和贺九重两人自然都是不在乎的。

  屋子里本来微妙的气氛自从贺九重的出场之后开始转变成另一种模式的微妙。除了叶长生和贺九重之外,包括秦潞在屋子里都有些如坐针毡。

  好不容易熬过了半个小时,将带着秦三爷遗嘱的律师等到了屋子,秦潞这才微微地松了一口气。

  遗嘱的宣读过程按部就班,读到“经过陆呈之徒叶长生的认可,从其手中拿回紫龙佩者,可继承我名下所有公司股份”时,叶长生便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小盒子,然后挥了挥手表示存在感地道,“行了,紫龙佩我已经拿到并准备送还给秦潞秦小姐了,剩下的事情应该就不归我管了吧?”

  律师一愣,随即道:“这还需要叶先生您再在这份相关的声明上签个字。”

  叶长生点了个头,粗略地扫了一眼,然后拿过笔“唰唰唰”地在上面写下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

  “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了。”律师检查了一遍,然后点了点头道,“叶先生您可以先离开了。”

  叶长生应了一声,然后朝秦潞招了招手道:“秦小姐,方便的话,你过来送送我吧。”

  秦潞点点头,将叶长生和贺九重一直送到了别墅外,那头才将手里捧着的盒子叫给了她。

  秦潞接过盒子,正准备打开来往里面看一眼,但是手刚摸到上面的盒盖,叶长生却突然伸手将那盖子的边角压了一压。

  “……叶天师这是?”

  叶长生笑了笑,意味深长地道:“只要我承认了这是紫龙佩,律师承认了这是紫龙佩,这盒子里头装着的紫龙佩到底什么模样,秦小姐看不看又有什么必要呢?”

  秦潞一怔,瞬间便明白了叶长生的意思。

  她心情略有些复杂地看了一眼手上的盒子,但只一瞬她的表情便又恢复如常。将盒子单手握住了,她对着叶长生点了点头道:“叶天师说的是了。”

  叶长生见她明白了,满意地弯了弯唇道:“那么,秦小姐交给我的任务我也算是圆满完成了?”

  秦潞便笑道:“这次的酬劳我会尽快给叶天师汇过去,我答应过的三个要求也不变,只要叶天师需要我帮忙,我一定哪怕上刀山下油锅,我也一定会尽量满足天师的要求。”

  叶长生眉眼弯弯地瞧她一眼,摇头道:“要是真的上刀山下油锅,我倒是不敢来找你了。”

  说着又挥了挥手,同贺九重一齐往路边那辆秦潞给他们叫来的私家车走去。

  用眼尾压着瞥一眼叶长生,贺九重似笑非笑的:“说的冠冕堂皇,其实你也就是不想让那个女人瞧见你拿块石头似的玉装作紫龙佩糊弄她罢了。”

  叶长生眨了眨眼,笑的一点都不心虚:“啊,是啊。很明显吗?”

  贺九重侧头睐他一眼,忍不住唇角也些微地扬了扬:“接下来呢?现在时间还早准备去哪?”

  叶长生拉来车门和贺九重一前一后坐进了车里,想了想,笑嘻嘻地道:“先去吃个中午饭,回去休息一会儿下午我们两个就去逛逛街,买点年货回来屯着吧。”

  他望着贺九重,一双眼睛因为期待而闪烁着好看的光:“这可是我们两个在一起之后过得第一个新年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