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神棍召唤萌宠后 46.紫龙佩(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四十六章

  经过一整天的奔波, 叶长生的确是累的厉害了。这一晚他趴在床上睡得极沉,几乎一夜无梦地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日上三竿。

  从沉睡中勉强地恢复了一点意识,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窗外略有些刺眼的阳光斜斜地洒落进来, 晃眼得令他带着些许不满地皱了皱眉头。

  将被子拉过头顶,整个人蜷缩在被窝里又独自缓了几分钟,直到整个人意识彻底清醒过来后,他揉了一下眼睛, 这才又掀开被子撑着身子缓缓坐了起来。

  离他不远的地方, 穿着一件黑色大衣的男人正半倚着窗,神色淡淡地朝外望着什么。

  窗户被推开了半个,有冷风带着湖水的湿气涌进来,吹得旁边的窗帘都在轻轻飘动着, 将男人的面容遮掩了大半, 从叶长生的方向看过去, 那人的模样隔着半透的窗帘印花隐约竟看不分明。

  他欣赏了一下贺九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貌,好一会儿,心满意足了,微微歪了歪头,朝着那头开口问道:“你在看什么?”

  那头听到这边的动静, 便稍稍侧过身子, 半垂了眼皮将视线落到他身上, 一双猩红色的眼眸在阳光的润色下竟然显出了几分暖色。他的唇一扬, 言简意赅地给出了两个字:“看人。”

  叶长生闻言略微地愣了一下, 似乎是不大能理解他的想法。伸手掀开被子,从床头的柜子上捞过自己的外套披在了身上,随口就问道:“那你看了这么久,觉得好看吗?”

  说完,从床上跳下来套上裤子,汲着拖鞋一边踢踢踏踏地往浴室里走,一边带着几分疑惑地笑道:“只不过你什么时候竟然会对地球上这些凡人感兴趣了,我怎么不知道?”

  贺九重的视线在叶长生白的泛光的后颈定了一会儿,眸底颜色暗了一分,好一会儿,才淡淡地回他道:“我不是对他们感兴趣。”

  叶长生回过头,一抬眼皮正对上那边那双直直地瞧过来的猩红色眼眸,他稍稍顿了一下,几乎是一瞬间他便明白过来贺九重的言下之意究竟是什么。

  唇角抑制不住地往上弯了弯,黑色的眼瞳往那头瞧过去的时候里面闪烁着一点亮亮的光:“我可以把你的这句话理解为我认为的那个意思吗?”

  贺九重没说话,只是微微向后倚着窗台,将视线投向了他。

  逆着光,那头的表情其实从他这里的角度并不能看的十分清楚,但是偏偏那人的视线却仿佛有重量似的,沉甸甸的,让叶长生想要刻意去忽视都做不到。

  他被他这样深深地看着,蓦然就感觉胸口细微地悸动了一下。

  夹杂着一点酸胀,又带着近乎于甜蜜感的愉悦。

  叶长生不是很能分得清这种让他不大熟悉的感觉到底是什么,但是他知道,这么多年,在遇到的那么多形形色色的人当中,至少只有眼前的这个男人会带给他这种微妙得甚至称得上美妙的体验。

  “咳。”

  叶长生这么想着,伸手抓了一下头发,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视线又收了回来,又随手地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道了一句“我先去洗个脸。”,随即赶紧走进卫生间关了门,将身后那道沉着而又灼热的视线隔离在了外头。

  贺九重微微偏了头将头抵着窗,瞧着叶长生似乎带着些逃跑味道的背影,玩味了一会儿,又忍不住低声笑了一下。

  没关系,尽管逃吧。但是,请珍惜这最后的时间。

  他所剩余的忍耐力和耐心,真的已经不多了。

  刷完牙又洗完脸,在卫生间里面磨蹭了好一会儿,等叶长生再出来时整个人又完全恢复如常。

  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到十一点了,接连错过晚餐和早餐的后遗症终于在这会儿开始爆发了出来。

  摸了摸自己已经开始饿的隐隐作痛的胃,正准备问问贺九重想要吃点什么好一起出去觅食,但话还没问出口,却见本来在倚在床边的贺九重突然侧过了头,朝着房门的方向看了过去。

  “怎么了?”叶长生走到贺九重身边,顺着他的视线往门的反向看了一眼。

  贺九重压下眼皮望他一会儿,神色里似乎是来了一点兴致:“那女人来了。”

  叶长生听了这话,刚反应过来他说的女人大约就是指的这个旅馆的老板娘,没等细问,紧接着,门外就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那敲门声很轻,像是带着一点犹豫和不确定似的,只两三下,便停了手。

  在敲门声之后的,便是老板娘的声音透过门传了进来:“小哥儿?小哥儿,你们醒了吗?”

  叶长生眸色闪烁了一下,关于昨天晚上那会儿的记忆慢慢复苏,他仰头瞥了一眼身旁一脸好整以暇的男人,放轻了声音问道:“她来几次了?”

  贺九重唇角扬了扬:“自清晨天还未大亮开始,算上这一次,应该是第六次了。”

  他的话音刚落,屋子外头一直得不到回应的老板娘似乎是有些急了,再拍门声音也不由得急促了些:“小哥儿?小哥儿你们还在吗?在的话给应个声,不说话的话我可要进去了!”

  叶长生忍不住带着点笑意和身边的贺九重交换了一个眼神:“看样子她是真的急了。”

  贺九重站直了身子,淡淡回道:“毕竟是做租客生意的,谁也不想平白让自己的客栈沾上人命。”

  叶长生十分赞同地点了点头,听着那外头已经传来一点翻找钥匙时传出的清脆声响了,这才停止了跟贺九重的聊天,动身朝着房门那边走了过去。

  伸手拧开门往外看了一眼,目光正与房间外头的老板娘撞了个正着。视线顺着她的脸往下落到她拿着钥匙正准备开门的手上,脸上表情有些许微妙:“有什么事吗?”

  老板娘看见门后叶长生那张恢复了元气的脸,先是一怔,随即脸上紧绷着的表情立刻舒缓了下来。她像是整个人都从高危警戒中摆脱出来似的,看起来明显地松了一口气。

  “没什么,没什么。”老板娘下意识地把手垂下来,悄悄地将钥匙藏到了身后,神色略有点闪躲地强笑道,“我就是想着,待会儿就到退房时间了,过来问问看小哥你们两个需不需要续房。”

  叶长生瞧着老板娘,听着这话便笑了起来:“我还当是有什么事呢,敲门敲得那么急。”

  老板娘听到叶长生这么说,脸上略微浮现出点尴尬,但是紧接着还是立即否认道:“没有没有,好端端呢,哪能有什么急事。”

  叶长生点了点头,对着她道:“我们要办的事儿还没办完,一时半会也走不了,就先再续租一天吧,待会儿我再下去交钱。”

  老板娘闻言赶紧应了一声,视线又在叶长生身上转了一圈,似乎确定了他没什么大碍后转身便想走。

  只是还没走几步,这头叶长生扶着们突然又出声将她给叫住了:“诶,老板娘你等等。”

  那头步子一停,转过身便来望他:“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想问问,”叶长生望着她道,“这一楼的租客不知道除了我们还有几个?”

  那老板娘不明白他问这个想要干什么,但是略微顿了一下还是就笑着回道:“三楼的大床房有一半都是熟人定着长期租住,但这会儿赶巧了人都不在,所以也只有小哥你们两个住的。”

  叶长生“哦”了一声,又缓缓地眨了眨眼道:“那我昨天怎么瞧着这层楼里好像还有一个人?”

  老板娘愣了愣,随即有些疑惑地皱了皱眉道:“不可能吧,最近几天来的生客都少,三楼的确只有你们两个在住的……”又像是想到什么,有些不放心地追问道,“小哥你看到的人长什么样?”

  叶长生便想了想,根据记忆描述道:“看起来大概是个二十七八的年轻男人,大背头,黑框眼镜,穿着西装——哦,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不舒服,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大好。我看见了他两三次,原先想跟他搭话来着,但每次一转眼那边就不见了。”

  老板娘听见叶长生的描述,本来还有些红润的脸上瞬间就被吓得刷白,她嘴唇哆嗦了一下,声音下意识地强硬了起来:“你胡说什么?我们店里没有这样的人!”

  “是吗?”

  叶长生看了她一会儿,声音的音尾些微地往上扬了扬,他没有急着辩驳,只是淡淡地瞧着那头乍青乍白,不自然地透着一丝心虚的脸,须臾,视线又从她身上微微移了一点,越过了她的肩膀往她身后望了过去:“可是,老板娘,你回头瞧瞧,他现在就就在你身后看着你啊。”

  老板娘被叶长生阴森诡谲的语气吓得“啊”地尖叫一声,与此同时小腿陡然一软,一个趔趄,竟是整个人都重重地跌坐到了地板上。

  叶长生虽然知道她可能害怕,但似乎是也没想到她的反应这么剧烈,瞧着那头狼狈的样子,眉心微扬了一下,而后几步走过来又伸手准备将人扶起来。

  侧头看着老板娘由于惊吓而失去血色的脸,他唇角往上弯了弯,异常纯良无害地笑着道:“放心吧,你这店里的那个虽然是个枉死鬼,但是仔细算倒也不是什么恶灵。你看他变成鬼这么些天,虽然可能无意地做了些恶,不过也没害死你,你用不着怕成这样。”

  老板娘听着叶长生在一旁神啊鬼啊说得神神道道,一张脸上又惊又疑,赶紧伸手将他推开了点,手脚并用地挪到墙边警惕的望着他,哆哆嗦嗦地开口问道:“你、你瞎说什么?你是什么人?”

  叶长生看着那头惊慌不定的样子耸了耸肩表示无奈,随即将手伸进口袋,从里面掏出一张崭新的名片,然后笑眯眯地便又朝着那边靠了过去:“职业捉鬼师,专职降妖伏魔、御神斗鬼,兼职算命占卜,偶尔也可客串风水师,你可以了解一下。”

  老板娘将名片接过来,看看上面吹得天花乱坠的一串名头,又看看叶长生明显感觉涉世未深的脸,将信将疑地道:“你会捉鬼?”

  叶长生点点头,胸有成竹:“快捷高效,价格公道!我的口号是——逆天改命!”眨了下眼凑过去将人从地上扶起来,“所以你要雇用我吗?”

  老板娘经过这几分钟的缓冲,这会儿情绪似乎稍微平静了一点,她顺着叶长生的力道站起来,只是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来她对他还是不怎么相信的:“你真能看见鬼?我凭什么相信你?”

  叶长生对着她笑了笑,没作声,只是绕到她背后,双手扶着她的肩膀,不容反抗地将她推进了屋子。

  “你、你想干什么!”

  老板娘本来就对贺九重有些恐惧,这会儿看着疑似骗子的叶长生突然把她带进屋子里,再一抬头看看另一头坐在一边煞神似的黑衣男人,神情瞬间不由得又紧张了起来。

  “没想干什么,只是想给你看些东西罢了。你不是想知道我凭什么让你相信么?”叶长生笑着睐她一眼,脸上表情异常从容轻松,将她又带到了窗边,指了指窗外的马路,“你看见那棵树了吗?”

  老板娘按捺下心里的不快,勉强地配合他,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一下,然后抿抿唇,略有些不安地道:“看见了。”

  叶长生点了一下头,又接着问道:“看到那棵树树荫下面休息的老人了吗?”

  老板娘背后悚然一凉,赶紧又抬头往那边看了一眼,但随即皱了皱眉头:“你是什么意思……哪有什么老人?”

  “嗯,等着。”

  叶长生随手拿了一张已经用朱砂画上了奇怪图案的白符,灵巧地将白符折成三角状后,又低声默念了一句长长的咒语,随即拿打火机将那白符点燃了,又将那白符燃尽后的灰烬均匀地摊开在了手心。

  “你想干什……啊!”

  老板娘惴惴不安地看着叶长生在自己眼前做完让人不明所以的一套动作,刚准备出声询问,却见那头捧着一手的灰蓦然对着她往她的眼睛里吹了去。

  又惊又怒地尖叫了出声,几乎是下意识地赶紧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好不容易恢复了视线,还没来得及对叶长生无礼的举动进行斥责,就听那头突然朝着窗外的方向扬了扬下巴问道:“现在呢?能看见了吗?”

  老板娘抑制不住自己的怒气,愤怒地压低了声音,浑身气的微微发抖:“你到底想干什么?如果你只是想拿我寻开心,那你成功了。你们现在就给我滚出去,不然我就要报警了!”

  “嘘。”

  面对那头的怒火,叶长生倒是并不在意,他脸上依旧扬着轻松的笑意,朝着窗外那棵树的方向歪了歪头:“看。”

  老板娘深呼吸了一下,忍着怒火朝着外面又看了一眼。

  然而就这一眼,却让她整个人都僵硬了起来。她瞪大着眼睛,看着外面那个突然凭空冒出来的人,几乎是脱口而出:“张大爷?”她擦了擦眼睛又往那头看了好一会儿,确定自己没有看走眼,这才惊慌地重新望向叶长生道:“这,这是怎么回事?张大爷他明明几个月前就死了,这……”

  叶长生便笑了起来,意味深长地道:“现在或许我已经能够取得你的信任了?”

  老板娘望着叶长生,大概是受到的冲击太大了,在接下来的好几分钟她都没法做出反应。

  不知道是这么多天积攒下来的压力和委屈全部找到了宣泄口还是怎么的,等她回过神来,再看着叶长生,眼圈一下子就红了。她抹一把眼泪哽咽着道:“天师、天师你一定要帮帮我啊!”

  叶长生便笑眯眯地望着她,手指在窗台上轻轻敲击了几下:“如果你愿意信任我的话。”

  “信的,信的!”老板娘连忙点头,抽噎了好一会儿,才缓过了一口气,愁容满面地道,“要是天师不帮我,我这旅馆是真的就要开不下去了。”

  叶长生把她领到一边坐了,听着她开始絮絮叨叨地开始倒苦水。

  “你也知道我们这里,小县城,街里街坊的从小就认识,民风淳朴得很。平时就是出现个什么打架斗殴的,都已经算是个大案子了,再往上的案件这么多年基本都没发生过……但是就在半个月之前,我们这里突然发生了一起奇怪的命案。”

  老板娘道:“死的是个年轻的男人。二十岁刚出头的年轻小伙子,干的力气活,一直身强力壮的。但我听人说,他是被人撕成了两半而死的——不是用斧子砍,也不是杀人后分尸,就是活生生地被人上下撕开了死的!尸体发现的时候,下半截已经没了,就是到现在都还没找到。”

  “这个案子实在是太古怪了,那个年轻人平时做人也是规规矩矩,和和气气的,就算和人曾有过什么矛盾,也不至于让别人把他给杀了啊!何况,这样的杀人方法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普通人能做到的。警察调查了几天都没有什么收获,就在这时候,第二具尸体又出现了!”

  老板娘朝叶长生那边望了一眼,缓缓地道:“再后来,那个杀人犯作案的频率也开始越来越高,到现在每隔一两天,城里头就会有一具年轻男性的尸体被发现。这些年轻人的死状都很不同寻常,而且周围却又找不到任何凶手留下的痕迹,所以整个县城都开始人心惶惶。

  而就在一个星期前,一个年轻男客人在我们这里留宿,夜里他曾出去过一次,回来的时候我就发现他面色惨白,神情恍惚,似乎有些不对劲。只是当时我根本没有多想——然而就在第二天!”

  她说到这里,声音又戛然而止,整个人像是因为回忆起了什么恐怖的东西而忍不住微微地打着颤。

  她缓了好一会儿,才又重新开口道:“第二天,过了中午退房的时间我见他还没有下来,就上楼准备去问问情况。他房间的门并没有关,只是虚掩着,我将那房门推开后……就发现,”她的声音抖了一下,“就发现他的尸体正倒在地上,只是他的头却不知所踪。”

  叶长生微微眯了下眼睛,问道:“他死的时候你们没有听到任何动静?”

  老板娘摇了摇头,又道:“奇怪的就是这点。他的房间就在二楼,我们这里的隔音效果并不好,如果真的发生了打斗,我住在一楼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的。”

  叶长生点了点头,又问道:“调了录像监控吗?”

  老板娘应了一声道:“这是个大案子,当天警察过来给我做了笔录后就派人来看了监控了。出入旅馆的人都一一排查过了,在二楼走廊的监控里也没有看到有可疑的人进出他的房间……所以说,他真的就是这么莫名其妙地死在屋子里的!”

  她说着,面色愁苦:“经过了这事儿,本来预定了我这里的客人都开始纷纷要退房,已经住进来的客人就算不要押金也要重新再换个旅店再住,我这店的名声算是彻底毁了。而且更可怕的是……自从那名客人死后,我这旅馆好像就有些不干净了。

  仅剩的几个没有走的客人后来总说房间里会突然变得很阴冷,或者是摆好的东西出现在了不同的地方什么的。一开始我以为他们是知道我这里发生了命案所以产生了点心理错觉,但是很快的,我自己也开始发现了不对劲。就这么折腾着,没两天,这些客人也都被折腾走了……哎,我一直本本分分做生意,也没做过什么缺德的买卖,怎么好好的就摊上这么个事儿了啊。”

  叶长生听着那头的话稍稍思索了一下,又确认似的问了一遍道:“所有的事情在监控里是都没有找到凶手的痕迹吗?”

  老板娘点点头:“那些警察都把监控录像带回去翻来覆去看了无数遍啦,也没见着找出什么证据出来。”

  “我明白了。”叶长生微微眯了一下眸子,他站起身捞过搁在一旁的背包背在了身上,望着那老板娘道,“走吧,带我去那个年轻人死之前住的房间看看。”

  老板娘连忙“哎”地应了一声,起身就领着叶长生和贺九重两人往楼下走去。

  二楼的房间大多都是单人间,死了的那个年轻人住的是个没有窗户的房子,虽然是大白天,但是里面不开灯的时候还是黑黢黢的一片,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老板娘开门的一瞬间就觉得又森冷的阴风朝他们这边刮来,冷的她忍不住就打了个寒颤。

  叶长生绕着房间环顾一圈,随即又回头看着一直面色紧张的老板娘一眼,问道:“他死的时候尸体在哪?”

  老板娘一怔,也不敢进屋,就站在门口发着颤伸手往沙发的方向指了指。叶长生一颔首,走到那沙发旁,突然踞坐下来,指尖在地上摩挲一下,而后从怀里取了一张符,“啪”地拍到了那地面上贴住了。

  那符纸一开始只是纯白色的,但是随着叶长生默念的口诀越来越接近尾声,那白色的符纸突然开始染上了一点暗红,那暗红色渐深,隐约间又像是夹杂着一丝淡淡的紫。

  叶长生望着那符纸上的淡紫色,左眼里的阴鱼急促地摆动了一下,紧接着只见那暗红与淡紫缓缓融合起来,交织着在符纸上闪现出一个类似于龙的图腾后,“嘭”地一声,竟是自己燃烧起来,化为了灰烬。

  贺九重在一旁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微微扬了扬眉头,淡淡地道:“紫龙佩?”

  叶长生面色也有些许凝重:“嗯,应该就是它没错了。”眉头深深拧着,“不过他竟然能从那种地方跑出来还化了形,这不应该啊。”

  老板娘一头雾水地听着叶长生和贺九重两个说着她听不明白的话,再看看那头严肃的模样,顿时心里头凉了半截,忍不住就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天师,这……这鬼是很难送走吗?”

  叶长生摆了摆手,叹了一口气道:“不,一个枉死鬼还不至于……我现在想的是怎么处理杀他的那个东西。”

  说着,食指夹了三张符,倏地扔到空中,与此同时双手快速结了一个印,口中道了一声“显”,三张符纸迅速地分别飞散到了房间的墙壁上,紧接着,没有窗户的单人间里突然刮起了一阵阴风,无数暗色的雾气渐渐地往叶长生先前贴了符纸的地方聚拢而来,不多会儿,那雾气竟是凝成了一个穿着西装,带着黑框眼镜,脸色青白、神色茫然的年轻男人出来。

  站在门口的老板娘显然是立即认出了这个不久前惨死在她店里的可怜人,她“啊”地惊叫了一声,但是随即又是赶紧用手把自己的嘴捂住了,不敢再发出声音来打扰叶长生,只是一双眼忐忑地注意着屋子里的情况进展。

  叶长生看着那个年轻男人,他瞳色漆黑,眸底却像是有什么在游动着,这会儿那双眼看起来竟然有些不同寻常的妖异。他突然开口问道:“还记得自己怎么死的吗?”

  男人茫然的眼微微眨了一下,他望着叶长生,紧接着眸子瞬间便充满了恐惧与焦灼:“不要吃我……不要吃我,我错了,我不该觊觎紫龙佩!啊!!!啊!!!”

  叶长生眸子微微一动,蓦地又拍了一张白符贴到了那鬼的额心。

  被贴了一道符,他不再大喊大叫,只是神色依旧是恐惧的,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大对劲。

  叶长生仔细看了看,然后瞬间明悟了:老板娘一开始说他当天夜里回来的时候,就脸色苍白,看起来有些奇怪。如果他没想错,应该是那个时候他就已经被紫龙佩吃掉了一魂一魄,当天夜里,紫龙佩根据他魂魄的气息追寻了过来,然后才吃掉了他的脑袋。

  少了一魂一魄,就算是还能说话,但是大概也是问不出更多有用的信息来了。

  只不过——觊觎紫龙佩?纯黑的眸子微微动了动:看来这个人与秦家也是脱不了关系。

  他这算不算是给秦潞又解决了一个隐藏着的竞争对手?像那头汇报一下给不给加薪酬?

  叶长生苦中作乐地胡思乱想着,又叹了一口气,也不打算在这里再耽误时间,一抬手连在他额心、胸口和背后拍了三下,随后“刷”地将之前贴上去的那张白符撕去,眸色极冷锐,声音里带着某种奇异地味道开口问他一句道:“我可斩断你的阳世牵扯,可送你一段死后安逸。机会只有一次,你愿意投胎去吗?”

  那鬼呆愣地望着叶长生,似乎没有理解过来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那边便又问了一句:“你愿意投胎去吗?”

  他怔怔好一会儿,发出一点似是啼哭一般的声音,然后艰难地点了一下头。

  叶长生脸上的表情轻松了一点,他嘴里低喃了一句咒语,指尖倏然从他眉心划过,眸底的阴阳双鱼依次摆动了一下,随后只听得一声“去吧”,那鬼冲他鞠了一个躬,随即便化作一阵青烟消失了踪影。

  超度了那个倒霉的枉死鬼,原本阴冷的房间似乎突然就暖和了一些。

  呆在门口被刚才发生在眼前的事惊得目瞪口呆的老板娘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有些怯怯地问道:“天师,这就成了?”

  叶长生点点头:“成了。”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她却还是有点不放心:“他……不会再回来了吧?”

  叶长生似笑非笑地望她一眼,声音轻快地道:“都已经投胎去了,如果还能再回来,那你这店恐怕是真的不用开下去了。”

  老板娘听到他这么说,这些天以来,一直盘旋在自己心里的那块巨石终于落了下来。她抬起

  右手在自己胸前拍了拍,嘴里念叨着:“结束了就好,结束了就好。哎……只是这个年轻人也是可怜。你说我们这小县城好好的,这是犯了什么冲,招来这么个到处祸害别人的煞星!”

  叶长生有些忧愁:“这可不是煞星。”他摸了摸自己饿的更厉害的胃,嘟嘟囔囔,“这是能够化形的物妖啊。”

  看着那头老板娘茫然的眼神,他也不打算多解释,拉着贺九重出了屋子就打算在自己饿晕过去之前赶紧出去觅食。

  老板娘在后面跟着,眼看那两人都走得远了,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有些紧张地喊了一声:“诶,小哥!你等等!我这眼睛……我这眼睛可怎么办?”

  一心觅食的叶长生拉着贺九重走得飞快,连头都来不及回地随意道:“放心吧,那只是暂时的,你要是受不了就自己多哭一会儿,眼泪把之前那些符灰都洗干净了,你就恢复正常了!”

  老板娘愣愣地瞧着两人走远了,好半会,叹了一口气:还能怎么办?哭吧。她可不想整天一睁眼就看见满街上那些游魂——她要是真见了,非得被吓死不可!

  拉着贺九重去了最近的一家小饭馆,也顾不上吃饭的环境到底好不好了,点了几个菜又接连盛了好几碗饭,直到吃得空瘪的肚子被撑得浑圆,这头才终于心满意足地放下了筷子。

  贺九重倒是一直没有动筷子,坐在旁边见叶长生吃得累了,就给他倒了一杯水递了过去。

  “亲爱的我发现你现在已经开始越来越体贴了。”

  叶长生从贺九重手里接过水,略有几分感慨地望他一眼道。

  贺九重微微勾了勾唇,低声反问道:“体贴不好吗?”

  “不,我的意思是请继续保持,再接再厉!”叶长生笑眯眯地望着他道。

  贺九重瞧他一眼,没有作声,只是唇边的那一点笑意倒是分明。

  “你先前说的物妖,指的就是紫龙佩?”贺九重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问道。

  叶长生点了点头,道:“万物皆有灵,尤其是哪些历史悠久的古物,这么多年下来,很多物件都自己成了‘灵’,哦,就像程诗苗的那个守护灵一样。”又道,“‘灵’多为善,但是有善就会催生‘恶’,与物化灵相对应的,就是物化的妖——其实物妖一直是很少见的,毕竟比起活着的东西,一件死物想要妖化并且化形实在太难了,没有个几千年的累积基本上都不可能成功。”

  他说到这,又觉得有点头疼:“但是话又说回来,正是因为物化妖太难了,所以一旦物妖化形成功,那他们必然要用大量的精气和血肉巩固自身,而在所有的生物里,年轻的人类男性无疑是最好的下手对象——对我们这些普通人来说,这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贺九重微微挑了一下眉,问道:“物妖很强吗?”

  叶长生思索了一下,道:“肯定要比普通的恶鬼强那么一点的。但是如果是紫龙佩,看样子它化形最多也才半个月,算是个新生的妖,就算强也应该不会太过于离谱。”

  贺九重扫一眼他微皱的眉心:“我怎么觉得你的表情所表达的意思似乎不是这样?”

  叶长生拿起一根筷子拨弄着碟子里的剩菜,好半天叹口气,道:“我不是怕我们打不过他,只是你忘了我们这次过来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吗?”

  贺九重唇角陷落了一个弧度,猩红色的眸子半眯着,脸上显出一点兴味:“将紫龙佩带回去给秦家那个女人?这样不是正好,你将紫龙佩带回去,承诺已经完成,他们守不住、用不起,那又与你我何干?”

  叶长生掀了眼皮瞧他一眼,批评道:“你这是唯恐天下不乱!”

  将筷子扔进碟子里,苦恼地抓了抓头发:“而且我到现在都还没弄明白,这紫龙佩虽然邪性,但是明明十几年前还没有妖化的趋势,怎么这会儿突然说妖化就妖化了?这不科学啊。”

  贺九重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叶长生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随即苦大仇深地:“打算什么的,等找到紫龙佩后再说吧。按照旅馆老板娘的说法,现在它为了巩固自身的妖气,行动已经越来越猖獗了,只怕等他再吃几个人,我们要抓就麻烦了。”

  贺九重道:“你已经知道紫龙佩现在藏身在哪里了?”

  叶长生想了一会儿,点了个头道:“有个模糊的猜想吧。”

  说着,拿起手机快速地查阅了什么,然后一目十行地从中提取自己的需要的信息,片刻后,抬起头来对着贺九重道:“如果我没想错的话,紫龙佩可能就在这一块附近。”

  贺九重挑挑眉:“你找到什么了?”

  叶长生将手机屏幕对着他点了点上面的新闻:“虽然信息比较少,但还是能看出来,刊登出来的前几个受害者都是在距离水域不足一公里的范围内遇害的。”

  又眯着眼道,“龙潜于渊,整个县城足够深的水域也就这么几块,我们白天休息一会儿,等天色晚了之后,我们再去这些水域一一排查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