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神棍召唤萌宠后 45.紫龙佩(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四十五章

  想来秦潞那边也是真的着急, 户口的事那头刚刚答应下来才两天,第三天一早叶长生在家里就收到了她专门派人送来的一系列证件。

  来人大约是受过了什么交代了, 对着叶长生时态度恭敬得甚至都称得上有几分小心翼翼:“叶天师, 秦小姐托我向您问一句, 今儿已经是第三天了,时间不等人,您看您什么时候方便……”

  叶长生将手上的证件放回文件袋里,朝着那头唇角一弯, 笑眯眯地应道:“回去给你们秦小姐带个答复吧, 让她尽管放心。我准备准备,就赶今天的车走,七天之内我肯定会带着东西回来见她的。”

  站在屋外头的年轻人听到叶长生的承诺,面上像是微微松了一口气, 赶紧又朝着他礼貌性地点点头, 随即便转身离开了。

  叶长生将门随手关上, 心情颇好地轻哼着不成调子的小曲带着装满了证件的文件夹回了卧室。将身份证从里面抽出来后,又将其他的东西妥帖地压在了柜子里。

  贺九重跟着他走进了卧室,侧着身子半倚着门框,看着那头眉开眼笑的模样,扬了一下眉, 像是被那气氛感染了似的自己的唇边也不由得带了一点笑模样:“就一张卡而已, 值得那么高兴?”

  叶长生掀了眼皮瞧他一眼, 乐不可支:“你不懂。”将那张身份证看了又看, 乐颠颠地道, “这可是你在地球存在过的证据!”

  看一眼身份证上就连证件照也俊美得不像真人的男人,叶长生摇摇头又忍不住叹息:果然是种族优势,基因这东西还真是羡慕不来。

  将身份证夹在指缝地朝着那头晃了晃:“这东西你是自己收着还是放我这儿?”

  贺九重明显兴致缺缺,压着眼皮扫他一眼,反问道:“有什么区别吗?”

  叶长生想了想,觉得也是,反正他们也就跟连体婴似的,走到哪都要黏在一起,索性就直接将身份证塞进自己的皮夹。

  随行要带的行李这两天就已经收拾好了,叶长生又检查了一下背包,确定没落下东西了,拖着行李箱终于是和贺九重一齐出了门。

  X市去往Q省的高铁车次很多,虽然两个人出门不算早,但还是轻轻松松地就买到了票。

  不急不忙地检票进站,又带着贺九重按着车票找到了自己的座位,看着那头一直用一种若有所思的表情打量着车厢时,忍不住就笑了。

  坐到座位上手肘轻轻地在他身上抵了抵,眉飞色舞地道:“是不是再次为我们凡人的智慧所折服?”

  贺九重挑挑眉,不置可否。

  直达高铁的速度自然是长途大巴比不上的,几百公里的距离,不过一部电影的功夫便也就到了。带着贺九重找了家速食店解决完午饭,又叫了个出租开往下面的县城,一路上紧赶慢赶,大约下午三点的时候两人便已经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

  那是个依山傍水的地方,乍一眼瞧过去,到处都是小桥流水人家。道路两旁行道树种的也都是常青树,虽然是冬天,看上去也葱葱郁郁的,颇有一种如诗如画的味道。

  叶长生带着贺九重就近找了一家名叫“客栈”的古风旅馆,准备先开个房间,将随身的行李放下来再出去转转。

  “客栈”应该是一家私人经营的宾馆,在前台坐着给住客登记的也是老板娘本人。

  纵然是化了淡妆,但是依旧可以看出她的脸色略有些憔悴,瞧着叶长生和贺九重拉着行李进来的时候,眼底微微浮起了一点惊讶。

  但是她很快地又将那点惊讶压下去了,笑着朝着那头搭话道:“小哥你们要住店么?”

  叶长生点点头,将身份证递过去给她登记:“一间大床房。”

  大概是因为极少看见两个年轻男人过来一开口就要大床房,老板娘微微一愣,随即再看着两人的表情也不由得微妙了些。

  虽然在最开始的时候,叶长生对于这样微妙的视线还是有着些许不适应的,但是经过这半年的磨练,这会儿他已经可以做到彻底视若无睹。

  仰起脸顶着那头的视线,弯着嘴,笑得格外无害:“还是说没房了?”

  “有的,有的!”老板娘听到他这么问,连忙回过神来,手下急忙给两人做起了登记,眼睛扫了扫两人的身份证,眼底的表情略有些复杂,“小哥你们也是X市人?”

  叶长生微微侧头与身旁的贺九重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即还是盯着一张无害的脸继续笑着问道:“老板娘怎么这么问?”

  那老板娘张了张嘴,但最后却是移开了视线敷衍道:“没什么,没什么,我是觉得X市是个好地方,随口问问罢了。”将身份证递还给他们,“大床房一百六一晚,加上押金一共收您二百六十。”

  叶长生从钱夹子里抽出三张纸币递了过去,他站在台子前微微向前倾了倾身子,半压着眼皮突然幽幽地轻声开口问道道:“老板娘,你这店……还干净吧?”

  正从抽屉里翻找着零钱的老板娘听着那头慢悠悠的声音,一双手陡然一颤,随即略有几分惊慌地抬眼朝叶长生望过去,尽管已经竭力抑制了,但是开口的时候带着惊惧的颤动还是异常明显:“你、你什么意思?”

  叶长生重新站直了身子,颇为无辜地指了指身旁的贺九重,道:“我这兄弟有些洁癖,平时住那些五星级大酒店,只要房间里脏一点他都不高兴,所以我就随口问一问卫生情况……”

  他的视线在她脸上转了转,随即微微歪了一下头,声音缓缓地:“老板娘你很热吗,怎么突然出了这么多汗?”

  老板娘脸色刷白,面上还是强笑着:“小哥你们放心,在这一片,你肯定再找不出一家旅馆比我们家卫生条件还要好的了。”

  她暗自调整着呼吸,将脸上的慌乱赶紧收拾起来,然后将四十块钱零钱和房门钥匙递给叶长生:“三零六号房,你顺着楼梯去三楼,楼梯口往里数第二间就是了。”

  叶长生将东西接过来,视线在老板娘脸上又停了一下,随即笑眯眯地道了个谢,提着行李箱又同贺九重一齐上了楼。

  三楼的房间并不很多,但是走进去看了看,装修的倒是很精致。屋子里弥漫着淡淡的橘色味儿的空气清新剂的味道,嗅起来让人觉得神清气爽。

  将行李搁到一边,叶长生推开窗户往外看了看。

  不得不说这个旅店的位置选得也是好,站在这里透过窗,直接就能看到外面的一片湖。他微微偏过头看着贺九重弯唇一笑,声音有些轻快:“我们来的时间还是不对,要是天气再热点,在这里吹吹风,避避暑倒是挺好的。”

  贺九重点点头,似笑非笑:“正好外面还有个移动的冷气源。”

  叶长生转过身坐到了窗台上,一双脚晃啊晃的,脸上的笑意没心没肺:“看样子先前那个老板娘一直不对劲也就是因为外头那个枉死鬼了……啧,能被随口的一句话吓成那个样子,看来这几天她也是被折腾得够呛。”

  贺九重一看叶长生的模样就知道他又动了什么心思:“你想替那女人把外头那只枉死鬼超度了?”

  叶长生笑嘻嘻地望着贺九重道:“好歹是一笔外快呢,正好够我们这几天的开销!”说着,从窗台上又轻跃下来走到他身边,“只不过这件事还是先放一放,等晚上回来我们再说。走吧,趁着天还没黑,我们先去做一点正事。”

  贺九重瞥他一眼,没作声,却是跟着他又出了屋子。

  下楼的时候经过前台,正看见那老板娘坐在椅子上一脸忧心忡忡,一抬头看见他们下楼了,连忙站起来笑道:“怎么样,房间还满意吗?”

  叶长生笑着点点头:“房间很漂亮,推开窗子就能看见外面的湖,挺好的。”说着,微微顿了一下,又道,“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离着湖近了,正刮着风,在上面呆了会儿感觉有时候冷气大了点。”

  老板娘听到这话,脸上表情更复杂了,她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好一会儿,半晌也只是讷讷道:“没事,屋子里都装了空调的,到时候你可以把暖气调高点。”

  叶长生没说话,只是笑着睐她一眼,颔首应了个声儿,随后与贺九重两人一起便准备出门。

  但是经过前台还没来得及出门,那头看着两人的身影突然地便有些焦急地喊了一声:“哎——”

  叶长生步子一顿,转过身略带了些疑惑地望了过去:“老板娘有什么事吗?”

  那头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了口:“小哥你们要是这会儿出门,记得也别在外面逗留了。这地方最近……不是很安全,你们还是在天黑前就回来比较好。”

  叶长生眸子动了动,敏锐地从那边略有几分遮掩的话里听出了些什么,他往后退了几步,趴在台子上往老板娘那头望,放轻了点声音问道:“怎么说?”

  老板娘眼睛微微闪烁了一下,支支吾吾地道:“反正、反正就是不安全。”又像是解释一般地继续道,“大概是变态杀人狂吧,挑的都是像你们这样年轻的男孩子。这半个月都连续发生好几起了。”

  叶长生视线锁在她的眉眼上,追问道:“警察呢?还没抓到凶手吗?”

  老板娘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抱怨似的道:“要是抓到了,哪还有那么多事!这段时间里整个县里头都人心惶惶的,一到了晚上,路上连个摆摊的都没了。哎,作孽啊。”

  叶长生侧过头,若有所思地朝贺九重那头瞥了一眼。

  “好的,谢谢老板娘你的提醒,”他站直了身子,朝着老板娘弯着唇露出一个笑来,“我们会注意点时间,早些赶回来的。”

  说着,拉了拉自己身侧背包垂下来的带子,与贺九重一起出了旅馆。

  “对那个‘变态杀人狂’你有什么想法?”贺九重自然是注意到了刚才叶长生若有所思的表情,他微微扬了扬眉头,对着他开口问道。

  “不好说。”叶长生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脸上表情有点纠结,“就我个人而言,我是希望这件事跟我们此行没什么关系的。”

  贺九重看着叶长生拉开了车门,走过去坐进了后车座,声音淡淡的:“但是根据以往的经验看,你的希望可能是要落空了。”

  叶长生坐到了贺九重身边,唉声叹气:“好巧,我也这么觉得。”

  向司机报了一个地址,随后像是没了骨头一样靠在贺九重肩膀上,声音有些有气无力:“我觉得我最近可能正在水逆期。”

  贺九重垂眸看一眼叶长生,玩味道:“那要么就这么回去?反正就算你不替她找什么紫龙佩,她也对你没什么办法。”

  叶长生掀了眼皮瞧他,感觉有点心动:“但是这样是不是有点无耻了?”

  贺九重挑了一下眉,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自行体会。

  叶长生在他的那个眼神中体会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抵抗住了这个诱人的提议:“好歹是收了他们好处的!”

  贺九重用舌尖轻抵了一下唇,笑道:“如果你坚持的话。”

  叶长生叹一口气:“别跟我说话,我现在已经开始后悔了。”

  两个人断断续续地说话间,出租车已经将他们带到了目的地。和贺九重又沿着小路走了一节,叶长生领着他熟门熟路地爬上了一个低矮的小山包。

  山包的半山腰处有一个看起来有些时间了的坟包,墓碑上掩盖在密密麻麻的杂草下,原本应该鲜亮的红色刻字已经因为风吹日晒而显得黯淡无光。

  叶长生走过去半跪下来,伸手将墓碑前面已经有半人高的杂草拔了扔到了一边,伸手在墓碑上拍了拍上面堆积的灰尘,笑了一下略有些轻快地喊了一声:“师父,好久不见,我又回来看你啦。”

  贺九重站在叶长生的背后打量了一下这个坟包。

  虽然说墓碑前面杂草横生,但是坟包上面却干净得有些不正常了。瞥一眼周围土壤明显被翻动过的痕迹,贺九重玩味道:“你的师父好歹算是对秦家有恩。能在在恩人死后就带人过来过来挖恩人的坟,他们倒也是不怕报应的。”

  “现成的利益和真金白银在眼前吊着,让他们杀人他们都不怕,挖一两个坟算什么?”

  叶长生倒是看得来,他将自己的背包放到一旁,从包里掏出一只狼毫笔、一盒朱砂还有一小瓶矿泉水。用矿泉水将狼毫的笔尖润开,沾了朱砂将墓碑上已经褪色了的刻字又重新描了一遍。

  “自从读了大学,五年我都没回来给师傅他老人家扫过墓了。”

  好不容易将所有的字描完,看着墓碑上重新变得鲜亮的刻字,叶长生颇为满意地欣赏了一会儿,然后将东西又给收拾了起来:“这次虽然是为了帮秦潞拿紫龙佩,但是好歹也算是个让我回来的契机,就凭这一点,我决定不记她的仇了。”

  收好了东西,叶长生回过头又朝着贺九重招了招手:“过来过来。”

  贺九重看他一眼,不明白那头想要做什么,但是步子顿了顿,到底还是顺着他的意思走到了他的旁边:“怎么?”

  “没什么,就是带你过来给我师父炫耀一下。”

  叶长生仰头望望他,然后笑着地牵住了他的手将他拉到了陆呈墓碑的前头。

  “八岁那年的生日,师父给我算了一次命,说我这辈子都没有父母子女缘,是个孤星的命格。”他声音不低不高,脸上的表情平静得甚至可以说得上是轻松,“我听了很难过,哭了一天一夜。”

  贺九重侧头看着他风淡云轻的模样,好一会儿才淡淡开口道:“你师父算错了。”

  叶长生唇角弯了起来:“对啊,他算错了。我虽然这辈子可能真的没有什么父母子女缘,但是我有你啊。”

  他回望一眼贺九重,郑重其事地:“他曾经告诉过我,他生平从未算错过任何一卦,现在我把你带过来,终于可以好好地嘲笑他了。”

  贺九重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握着叶长生的手却微微地紧了紧。

  “好了,炫耀也炫耀过了,该干正事了!”

  叶长生拉着贺九重在墓碑前静静地站了一会儿,然后表情是彻底轻松了下来,一只手捞起自己搁在地上的背包轻快地说道。

  手上的温度骤然失去了,被风吹过生起的些许凉意和空虚感让贺九重略有些不快地皱了皱眉。将手虚握了一下收回袖中,瞧着叶长生道:“紫龙佩在这里?”

  叶长生耸耸肩:“毕竟师父死前的一段时间我们都一直生活在这里,如果连这里都没有的话,那我也确实不知道再去哪里找了。”

  贺九重视线掠过那个坟包:“这里不是已经让人给彻底搜过一遍了?”

  叶长生弯弯唇,眼里透过一抹狡黠:“这好歹是一代天师自己一手建起来的埋骨之地,要是这么简简单单地就能被其他人盗了墓,那说出去多没有面子啊。”

  那头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把人型白符,嘴里低喃了些什么,蓦然将白符往空中一洒,手上拿着已经沾了朱砂的狼毫笔快速地在空中的白符上画了一圈形状诡异的线条。

  那些白符落到地上,然后瞬间像是活了一般,他们四处扩散开来,将整个坟包围在中间,像是显出了一个无色的结界。

  叶长生又取了一张已经画好了的白符,“啪”地一声拍到了那墓碑的旁的那一小块地上,直到先前的那道五色的结界渐渐透出些淡淡的血色后,蓦地从一旁的枯树折了三根枯枝插入地里,手掌在那墓碑不同的地方连拍三下,低喝一声“开”,紧接着,就见那结界竟蓦然开出了一个类似于门的空缺来。

  贺九重瞧着叶长生行云流水的一套动作,微微挑了一下眉:“这个阵法也是你师父做的?”

  叶长生点了点头道:“我当初第一次见的时候其实还是觉得很震撼的。明明人都快死了,竟然还想着要怎么保护自己的财产,啧啧。”

  说着又瞥了贺九重一眼,朝着那结界的缺口处示意了一下:“走吧。”

  两人进入那结界的一瞬间,面前的景象突然就变了。原本还算明亮的视线突然暗了下来,周围都是一层坚硬的石壁,看上去他们像是进入了一个狭窄的山洞一般。

  “亲爱的,来打个火。”

  叶长生朝着那头吩咐了一句,话音未落,便见一道赤色的火光倏然划破了黑暗,一抬眼,便见一小团窜动的火苗正从贺九重手中里升腾而起,随后慢悠悠地落到了两人的上方。

  因为这团火,狭窄的空间顿时明亮了不少。

  这的确是一个山洞。洞口狭窄,蜿蜒着不知道伸向何处。

  两人走了约莫十分钟,山洞里面的空间稍微宽敞了一点,但是紧接着,原本只有一条路的洞口突然分成了三条岔路。叶长生眯起眼仔细地看了看那些岔路,然后带着贺九重果断地选择了最右边的那一条。

  然而这一切也还只是一个开始。

  在接下来漫长的时间里,两个人开始不断地遇到越来越多的岔路,明明看上去不很大的一个山洞,但直到你走下去才感觉仿佛置身于一个奇幻的地下迷宫。

  好在叶长生似乎一直都没有出过错。

  他们一直顺着那些路往下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再遇上了一个五岔口,叶长生在观察了一番后,突然在中间的那条路前蹲了下去,伸手在地面上摩挲了一会儿,随即像是摸到了一个突起,然后毫不迟疑地按了下去。

  只听一阵巨大的轰鸣声,眼前的五条岔路突然又合并成了一条路,悠悠长长地通向前方。

  贺九重往后看了看,若有所思地道:“这么多条路,如果你选错了会怎么样?”

  叶长生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想了想道:“所有的岔路都是阵法编出来的幻境,如果选错了,嗯,也没什么陷阱什么的,最多也不过是永远被困在这个山洞里罢了。”

  贺九重望他:“你倒是想得开。”

  叶长生眨了眨眼,理直气壮地道:“反正我又不会选错。”他乐滋滋地,“谁让我有攻略呢!”

  ……这倒确实。

  两个人又走了一阵,只见那山洞的尽头竟然是个断崖。断崖下面激流湍急,乍一眼看不出水深几许。

  “这也是幻境?”

  “不,这个是真的。”叶长生指了指断崖对面的石壁,“不过那个是假的。你抱着我跳过去,过去之后就该到了。”

  贺九重勾了勾唇:“怎么,不恐高了?”

  叶长生站得远远地瞄一眼断崖下面湍急的暗流,愁眉苦脸地道:“如果只是一会儿的话……”

  贺九重低笑一声,伸手将叶长生拦腰抱住了,另一只手捂住他的眼睛,不给他准备的机会,往前一个轻跃,带着他径直穿过了那面石壁。

  石壁后是一个小小的墓室,一副石制的棺材摆在正中央,而四周的架子上则错落有致地摆着一个个的锦盒。

  贺九重将正在自己怀里微微发着抖的叶长生放下来,又贴心地在他腿软的瞬间扶了一把,视线在扫视墓室内的东西时,略有几分兴趣地问道:“外面坟包里的那个棺材也是假的?”

  叶长生扶着他的胳膊缓了好一会儿才勉强开口道:“棺材是真的,只不过里面的尸体是个木制的傀儡罢了。”

  贺九重眯了下眼:“你师父为了死后不受人打扰,倒真的是煞费苦心。”

  “谁说不是呢。”叶长生松开贺九重的胳膊站起来,像是在回想着什么似的,“我甚至怀疑他早就知道自己要死了……当初他可是用了好几个傀儡日以继夜地工作了两三个月,然后才弄出这么块墓地来。”

  活动了一下腿脚,望一望堆满了几个书架的锦盒,对着贺九重就道:“这些都是我师父收藏着的东西,有些东西邪性得很,放在哪,要用什么镇压什么牵制,位置都讲究得很,你找紫龙佩的时候别给弄乱了,要不然之后又是一个麻烦。”

  贺九重无可无不可地望了他一眼,也没应声,只是自己挑了一个书柜翻找了起来。

  这些大小不一的锦盒里装着的东西也是五花八门,上至价值连城的字画古玩,下至某些不知名的野花枯木,不一而足。

  贺九重扫一眼手头上的这一件品质上佳的唐三彩,微微扬了眉头朝着叶长生望过去,道:“你那么缺钱,与其辛辛苦苦地摆摊算命,怎么不想想将这里头的东西挑几样卖出去换钱?”

  叶长生掀了眼皮瞧他一下,略有些痛苦地道:“你以为我没想过吗!”

  将手上的锦盒放回去又拿了另一个打开来看:“只不过这些东西都是我师父活着的时候就已经一件件地放好了的,我想接触都接触不到。而且那时候我又还小,还不明白金钱的魅力究竟有多大。”

  合上锦盒再换一个打开来看了看,“再者说,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凡是我师父收藏起来的东西,或多或少总有一股子邪劲儿,我八字那么轻,万一犯了冲,我怕到时候就算我有命拿,没命用啊。”

  贺九重兴味盎然地瞥他一眼:“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谢谢、谢谢,这一直是我为数不多的优点里最被人所广泛认可的。”叶长生头都不抬,一边插科打诨,一边继续翻找着锦盒。

  贺九重见那头忙得起劲,扬了一下眉头,倒也不再去打扰他。

  随手翻了几个锦盒,突然视线在看到一块雕刻着狴犴的羊脂玉时,眸子微微定了定。

  “等等,你过来看看这个。”

  叶长生抬头望他一眼:“怎么,发现什么了?”

  贺九重将锦盒里已经碎成了两半的羊脂玉给那头看了看:“收藏碎玉也是你师父的爱好?”

  叶长生一怔,将手下的东西放下了,赶紧几步走过来凑近看了看那块碎裂的羊脂玉。

  仔细将那碎裂的玉放在手里观察了一会儿,他眉头渐渐皱起,低声喊了一句:“糟了。”

  贺九重望着他:“怎么说?”

  叶长生道:“玉主‘善’,狴犴主‘牢狱’,这块羊脂玉一看就是用来镇压邪物的。”

  贺九重“哦”了一声,唇角勾出一个看戏的弧度:“但是现在它碎了。”

  叶长生觉得有些头疼,他望着那头,委婉地表示抗议:“你的幸灾乐祸可以表现得稍微含蓄一点。”

  那头低笑一声,但是看样子也是不打算改正的。

  叶长生将锦盒拿过来走回到了它原本呆着的位置,然后心底默念记了一下屋内所有锦盒摆放的规律后,又计算了一下,迅速找到对应方位的另一个锦盒。

  他走过去将那个盒子打开来往里看了一眼——果然,里头已经是空无一物。

  贺九重缓缓地踱步过来,视线掠过那个空了的锦盒,唇边的笑意又深一分:“可喜可贺。看样子,你我在车上说的那番话已经应验了一小半了。”

  叶长生望着贺九重,这会儿是真的觉得自己的后脑勺开始隐隐作痛起来。

  “行了,我已经知道自己这辈子的运气大概都用在召唤你这一件事上了。”他将那个已经空了的锦盒合上了放进自己的背包里,神情忧愁,“我觉得事情突然变得有点麻烦,我想我们还是先回去休息一下,明天再考虑其他的事吧。”

  贺九重笑了一下,没再出声打击他,同他一起又沿着原路出了这个山洞。

  进去的时候外面还算是阳光灿烂,等他们出来的时候月亮都已经升到了半空。叶长生看了一眼时间,竟然都已经九点多了。

  这个时间严格意义上还不算太晚,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老板娘嘴里的那个“变态杀人狂”的影响,他们两人站在路边等了好一会儿,别说出租车,就是连个路过的车辆都少见。

  索性本来县城就没有多大,严肃地拒绝了贺九重要带他飞回去的提议,两个人就沿着手机导航一路往回走。

  大约走了半个多小时,在叶长生的红蓝双条耗尽的临界值上,两人这才终于回到了“客栈”。

  里面的灯还是亮着的,老板娘还没睡,听到外面有动静抬头望了一下,见是叶长生和贺九重两个人回来了,连忙从里头走了出来:“哎呀,小哥你们怎么这么晚,我可真是担心死了!”

  “在外面遇到了一些事,稍微耽搁了一会儿。”

  奔波了一个下午,叶长生的脸色明显地有些难看,声音也变得有气无力。

  老板娘看着他这个模样,不知道是联想到了什么,脸上担忧更甚:“诶,你……你在外面……没遇到什么吧?”

  叶长生微微抬了一下眼朝她那头望了望。

  她突然间这个反应想必是还有什么事情是瞒着他们。若是按照平常,他这会儿应该就要趁热打铁地去跟这老板娘套话去了。只不过他今天实在太累了,除了想要好好休息,洗个澡睡一觉外,实在提不起干劲儿来再做其他的事。

  “没什么。”他礼貌地笑了笑,显然是不打算多说的了,拿着钥匙绕过她便想要上楼。

  贺九重便跟在他身后。

  然而他还未走两步,一旁的老板娘突然伸手在他面前挡了一下。

  他没作声,只是微微垂下眸子撇了她一眼,老板娘被这一个眼神冷的一哆嗦,心里不自禁地就生出了一丝恐惧,原本想要说的话一齐堵在了嗓子眼,竟是半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贺九重等了一会儿,见那头还不说话,眉心微挑,淡淡问道:“有事?”

  老板娘对贺九重看起来是颇为忌惮的,但是欲言又止好一会儿却还是忍不住小声地提醒了一句:“我看刚才那个小哥……他可能遇上什么了,看起来不大好。”

  贺九重眼皮往下压了一分,略带着一分玩味又问了一句:“什么意思?”

  老板娘的表情有些急又有些怕,她不敢说明了,只能支支吾吾地侧面提醒:“反正……反正你今晚千万记得看好他,若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赶紧报警,或者把他送去医院……你千万要记得啊,可不能大意了。”

  说完,又像是有些后悔自己的多嘴,也不愿再多解释了,绕过贺九重去到门前把门锁死了后,检查了一下门窗,随即赶紧自己也回了屋子。

  贺九重淡淡地看着老板娘那恍若逃命似的背影,眸子微眯了半分,随即又转身往楼上的房间走去了。

  屋子里头,叶长生已经冲了一个短暂的战斗澡,正带着一身湿气四仰八叉地趴在床上,看上去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贺九重缓步踱到床边,稍稍欠下身,伸手在他尤还带着水汽的头发上捻了一下:“或许下午我们在出租车上另一小半的猜想也快要被证实了。”

  叶长生半阖着眼,费力地晃了一下手,气若游丝:“那可真是太惨了。”

  贺九重这会儿看看叶长生虚弱的样子,发现自己竟也无法抑制地觉得他很可爱。

  他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疯了。

  ——但是,疯了便疯了吧。

  贺九重感受着自己心跳的频率,和那微微揪紧的陌生悸动感:这种感觉实际上也并不是很坏。

  “睡吧。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去解决。”贺九重收回了放在叶长生头发上的手,低声道了一句。

  已经困得实在睁不开眼的叶长生赶紧乖巧地微微仰头在他手心里蹭了一下,随即把身上的被子拉到遮住了大半张脸,然后将自己埋在松软的枕头里,瞬间进入了沉眠。

  在叶长生睡着之后,贺九重又坐在他身边安静地对着他的睡颜看了许久,伸出的手指顺着他的额心、眉眼缓缓地往下滑落,最后没入被子里停在了他微微颤动的喉结上。

  怎么会有对他来说这么特别的一个人呢?

  刚刚好的眉眼,刚刚好的声音,刚刚好的笑容,刚刚好的个性。

  刚刚好的能填补他内心缺憾的叶长生。

  叶长生一直说,或许召唤他已经用掉了他一辈子的运气,但是贺九重没有说出口的是,他现在已经开始觉得,这句话用在他的身上或许才更为恰当。

  叶长生像是命运为了补偿他所有不幸而特别馈赠给他的礼物。

  这是命运对他一生只有一次的慷慨。

  就如同他曾说的,无论叶长生是怎么想的,最后他给他的答复,只能是肯定——他已经无法再忍受叶长生不属于他。

  贺九重深深地望着在自己的身旁安然熟睡的少年人,猩红的眸子里明明灭灭,许久,他俯下头去,极浅地在他唇上落下了一个轻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