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四十二章

  张思远听着这个话更觉得困惑, 他直愣愣地望着刘倩,似乎是想唤起自己的什么记忆, 但是那头只是开了个头, 随后却是继续沉默了下去, 像是不准备再告诉他更多了。

  暖黄色的灯光下,刘倩的身影从实体慢慢地变成了半透明,她又深深望了他一眼,随即半走半飘地走到叶长生面前对着他深深鞠了一躬, 轻轻地道:“今日天师手下留情, 他日如果我能投胎转世,必定做牛做马报答这份恩情。”

  “好说好说。”叶长生坐在床沿旁,一双腿晃悠着,脸上笑眯眯的:“好歹你也是思远明媒正娶的妻子, 都是自家兄弟, 何必一家人说两句话呢。”

  听到“妻子”两个字, 刘倩眼底划过一点黯然,脸上强撑着的笑意让她看上去有几分凄惨。叶长生把她的表情尽收眼底,眸子微微一转,没再在这个话题上多探讨,又将视线落在她的尸体上, 声音里隐约带了一点沉锐之意:“关于这屋子里的锁魂阵, 你知道多少?”

  刘倩闻言, 摇摇头道:“我的记忆只到我死的那一刻, 等我再醒来, 已经是这个样子了。我曾经试图去摆脱那些古怪的怨气保持自我意识清醒,但是无论怎么做都还是徒劳无功。”她想了想又继续道,“或许你可以问问我爸妈,能够想到结这一场冥婚,他们应该会知道什么。”

  叶长生点了点头:“那就等天亮后我再去问问。”

  两个人一问一答间,那头本就开始透明化的身体瞬间又虚化了几分,先前一直充斥在刘倩体内的黑雾已经完全被驱逐了个干净,叶长生仔细将她打量一圈,随即起身去把香炉里的香熄了,远远地抬了眼望她,声音淡淡地提醒道:“时间到了,该上路了。”

  刘倩点点头,微一犹豫,又转身重新把视线落到了张思远身上去,她望着那头浅浅地笑着,声音因为虚弱而显得有点模糊和空灵:“前辈,能最后抱我一下吗?”

  张思远紧抿着唇,他没有说话,只是拖着左腿微微有些跛地挪到了刘倩的面前,然后张开双手,虚虚地环住她的腰抱了她一下。

  人鬼殊途,纵然两个人离得这么近,但是伸出的手依旧触摸不到彼此,他微微收紧了一下手臂却也只能环住一捧阴冷的空气。

  刘倩笑着笑着又有泪水滑了下来:“哎,我真是不甘心。要是我还活着多好,我要是活着,这辈子你肯定就是我的了。”

  她望着他,眼底浮现出不舍和释怀,声音却是努力轻快着的:“张思远,你别那么快结婚。你如果没有遇见一个像我爱你一样那么爱她的姑娘,就再等等……说不定我投胎后还能再来找你呢。”

  张思远松开了虚抱着她的手臂,还没有来得及应声,却见眼前那一抹暗红色的身影已经在暖黄色的灯光里彻底消散了,他下意识地伸手握了一把,但是什么都没有抓到,只有一滴冰冷的泪落在他的手背上,带着一点凉意。

  “她……消失了?”

  张思远怔怔地看着眼前,开口的声音有些干涩。

  叶长生带着贺九重走到他身后,随意地往那头望了一眼:“嗯,她本来就是被强留下来的,这会儿头七过了,再不走就真的走不掉了。”

  弯腰拽着刘倩尸体上穿着的新娘服的后领,艰难地将人拖回了棺材里放好,拿了小刀割了她一小撮头发后又让贺九重将地上的棺材盖重新捡起来盖严实了。

  做完了这一切见那头还在望着前面发呆,忍不住扬扬眉头笑了笑:“怎么,新娘子走了舍不得了?”

  “我一直以为鬼是不会哭的。”张思远把视线收了回来,他垂眸看着自己的手背,然后用另一只手轻轻地搓了搓,冰凉的液体被他的体温中和成了一点湿热:“原来我错了。”

  “大多数鬼的确是没有眼泪的。”叶长生的视线在他手背上掠过,乌黑的一双眼因为里头有什么正游动着而显现出来几分妖异,“不管怎么样,今天好歹是你结婚的日子。老同学,你我总归相识一场,我这次就送你一件新婚礼物吧。”

  张思远下意识地抬着眼朝叶长生望过去,疑惑在喉咙里含着还没来得及问出来,看着那双奇异的眼他突然感觉身体的力气像是被全部抽走了似的,眼前也止不住地一阵阵发黑。

  “你……”

  张了张嘴,刚刚吐出一个字,却是再也撑不住了,身子一软闭了眼就往旁边倒了下去。

  虽然他看着消瘦,但是好歹身高也快有一米八了,叶长生下意识地去扶那头竟然差点没能扶住,脚底下一绊,整个人一个趔趄几乎面朝地要摔个满脸桃花开。

  贺九重在他身后站着,看着那头要摔便立即伸手将他的腰往怀里搂住了,视线在一瞥被叶长生扶住的张思远,眉心微不可查地皱了皱:“你准备做什么?”

  “没什么,送他一个小礼物而已。”叶长生靠在贺九重怀里仰面望着他,笑眯眯的,“放心,对我没什么影响的。”

  说着半拖半拽地将张思远放到了床上,掏出一张白符拍在了他的手背上,只见眨眼功夫,白符上蓦然出现了一小块灰黑色的类似于污渍一样的斑点。

  叶长生瞥了那污渍一眼,随即又将先前从刘倩尸体上割下的那一小撮头发拿出来,用那白符包住了折成了一个三角形。

  “再给我借个火。”

  贺九重没动弹,只是眼角往那折成三角状的白符上睐了一眼,那白符瞬间便爆开了一朵小小的火花。

  叶长生将烧着的符纸放进了先前的那个香炉里,将白符的灰烬和里头安魂香的香灰混合起来,然后用毛笔沾取了一点涂在了张思远的眼皮上。

  贺九重看到这里才明白了叶长生究竟想要干什么,眉头微扬问道:“这样可以让他失去自己的那双阴阳眼?”

  叶长生把笔收起来,又将香炉里剩下的灰烬用白纸包好收了起来,随口应道:“张思远是因为小时候的车祸半只脚跨进阴界,命魂阴阳交错所以才能看见鬼的。

  阴阳术秘法里头曾经提到过,对他这种因为曾经在鬼门关绕了一圈而模糊了阴阳的人,只要用亡灵者头七时的真心泪混合安魂香,就可以再次划清阴阳界限,消除阴阳之眼。”

  贺九重的视线落在忙活个不停的少年人身上,若有所思:“那你呢?”

  那头听到他的问话,偏过头眨了眨眼叹着气道:“如果这个法子对我有用,那我也不至于在找到你之前活得那么艰辛了。”耸了耸肩,像是认了命了,“我跟他不一样,我的阴阳眼是天生的,目前还消除不了。”

  伸了个懒腰,侧头看了一眼已经重新开始缓缓走动的时钟,时针越过了正中向右上角缓缓挪动着。凌晨一点多了,正是夜最深的时候。

  “一时没注意,都这么晚了?”叶长生嘀咕一声,将手握成拳头锤了锤自己略有些酸痛的肩膀,随即朝着贺九重那头望过去和他商量道,“这个点也没办法回宾馆了,我看着他们给我的那间屋子床还挺宽敞的,不如今晚就在这边挤挤,等白天把事情都结束了,过两天我们再回X市去?”

  贺九重倒是没什么意见,淡淡地点了个头,跟着叶长生便一起出了张思远的屋子。

  院子里,那口井里的井水已经顺着土壤重新渗入了地下,黑色的煞气已经淡了许多,仰头朝着天空瞧瞧,透过那层黑色隐约还能瞧见一点淡淡的白雾。

  “看样子明天真的是要落雨了。”

  叶长生嘀咕一句,带着贺九重溜溜达达地又回了一开始的那间屋子去。

  一夜无梦。

  第二天,刘倩的家人从沉睡中清醒过来时已经快到中午了。外头淅淅沥沥地下着雨,寒风呼啸着,一阵阵的冷意便汹涌地钻进了屋子来。

  明明房间里开了暖气,但是身体上却似乎无法感知到这些暖意,他们强撑着莫名疲倦的身体起了床,一推开门就看见自家院子里有两个人正背对着他们,撑着伞仰着头,似乎是在观察着什么。

  “你们——”

  刘倩的父亲刘兴明微微皱着眉头开口喊了一声,那边站着的两个年轻人便顺着他的声音侧过了身往他这边看了过来。

  那个穿着一身黑色风衣的高大男人他看着眼生,但是旁边那个纤瘦清秀的男孩子他倒是有印象,瞥一眼那亮的几乎有些刺眼的亮黄色羽绒服:这可不就是昨天被他强留下来的那个少年么。

  还没等他继续说话,只见那头穿着羽绒服的少年对身旁的男人说了句什么,那男人微微点了个头,随即两个人竟是打着伞一同往他们的方向走了过来。

  “昨天婚宴太匆忙,没来得及向主人家正式自我介绍。我姓叶,叶长生,是张思远的朋友。”

  叶长生脸上含着笑,落落大方地将自己的名片递了过去,眉目舒展,看上去与昨天那个畏缩怯懦的模样竟是大相径庭。

  他声音不轻不重,带着恰好的温和与从容:“——也是您的女婿特意请来的职业捉鬼师。”

  刘兴明身子猛地一颤,准备接过名片的手微微一抖,那名片竟直接从他的手上掉了下去。

  在另一旁瞧着他们两人说话的李梅这会儿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她走过来带着些戒备地将刘兴明往自己这边拉了拉,压抑着心里的不安皱眉道:“……小伙子你在说什么?什么神啊鬼啊的,我们听不懂。”

  叶长生弯下腰将地上被雨水些微溅湿了的名片捡起来,又将它递到了李梅手里:“刘倩小姐的母亲是吧?您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不是吗——毕竟我也算不是第一个来贵府叨扰的术士了吧。”

  李梅的面色明显僵了僵,她不安地握紧了手上的名片,眼里复杂晦涩的神情来回变换了几次,许久,低哑着声音:“是张思远让你来对付我女儿的,他不想娶她是不是?”

  她说到这儿,微微顿了一下,见那头没有否认,情绪立刻激动了起来:“他忘恩负义,害了我女儿一次不够,还想害他第二次是不是?”

  李梅的声音很低,像是因为想要压抑住内心激烈的情感似的,她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一呼一吸之间带动着全身都颤抖了起来:“倩倩那么喜欢他,把命都给他了……他就是这么报答她的?找捉鬼师?他还有没有良心?他的良心是都被狗给吃了吗!”

  刘兴明看着李梅激动的脸色通红,急忙将她拉过来伸手拍着她的后背替她顺气:“别着急、别着急,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你急什么!慢点呼吸,呼——吸——呼——吸,好点儿没?”

  看着妻子往后退几步抵着门,闭着眼睛放轻了呼吸微微点了下头,他已经显出苍老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痛苦灰败的神情:“哎……你啊,前几天才住了一次院,难道还想再去一次吗?”

  李梅的眼里靠着墙,呼吸渐渐平缓下来,眼底的神色却是木然的很。

  刘兴明看着她的模样摇了摇头,又叹一口气,重新把视线落到叶长生身上去,神色冷淡地道:“无论如何,倩倩死了,冥婚在昨晚也已经结了。我们家现在你也看到了,小一辈陆陆续续搬出去,这里只剩下我们两个半只脚都快埋到土里地老东西在了……这位天师你还想怎么样?”

  叶长生却对他语气里的责问置若罔闻,他的视线在他身上掠过,而后轻轻地笑了一下,淡淡开口问道:“你女儿死了,你心里不好过,所以就要要让张思远和你所有的亲朋好友给你女儿赔命吗?”

  刘兴明一皱眉,略有些戒备地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叶长生忽地抬眸对上了那头的视线,他乌黑的瞳在雾蒙蒙的雨天里看起来有一种摄人心魂的威慑力:“你和尊夫人这两天在屋子里呆着一直头晕眼花,胸口沉闷……难道你真的以为这些只是上了年纪所出的毛病么?”

  刘兴明怔了怔,下意识地回过头和自己身后的李梅交换了一个眼神。

  虽然自从过了五十岁之后,他们两人身体就一直时不时地出现一点小毛病,但是像最近这几天这样,频繁地感觉体力不支、胸闷头晕的却还是奇怪的很。

  他又把视线落到了自称为“捉鬼师”的叶长生身上,心下不由得惴惴,再开口声音带了几分迟疑:“你——看出什么来了?”

  叶长生笑眯眯地望他:“外头冷得很,能进屋子里说话吗?”

  刘兴明眉心的皱痕深了深,刚准备说什么,却感觉自己的衣袖被人拉了一下,一侧头正看见李梅面色有些憔悴地上了前,她的视线在眼前看起来分外纯良无害的少年人身上定了定,随即叹了一口气微微转过身道:“都进屋子吧。”

  叶长生看了贺九重一眼,让那头将伞收了搁在了门外,两人随即便同刘兴明一道随着李梅进了大堂去。

  昨夜的红色绸缎和随处可见的“囍”字都还没有收拾,配合着正中央那个巨大而又扎眼的“奠”字显得无比荒诞而又怪异。

  “你刚才在外面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叶长生站在大堂中央,似乎是欣赏一般微微仰着面对着那个“奠”字瞧了好一会儿,直到听到那头刘兴明再开口问话,他才稍稍动了动,朝着坐在主位上的两人看了过去。

  他不答反问:“你们知道什么叫做‘煞’么?”

  刘兴明和李梅都没说话,只是直直地望着他。叶长生也不在乎那头的反应,溜溜达达地带着贺九重往一旁的椅子上坐了,手搭在椅背上轻轻摩挲一下缓缓地道:“‘煞’指凶神恶鬼,也指亡者的魂魄。民间有传说,人死七日后亡灵会重返故宅,灵体身旁有煞神紧随,所以这又被称为‘煞回’。”

  “如果只是普通的‘煞回’,除非是本就阳火过虚、寿数不多,不然与亡灵自身煞气所造成的寻常冲撞也没什么大的后果。”叶长生倏然抬了眼朝那两人望了过去,一双漆黑的眼瞳带着一点沉色,“只不过冥婚形成的‘红白极煞’可就不同了。”

  坐在主位上的夫妻二人听了这番话脸色乍青乍白,忍不住将身子往前探了一点皱着眉头急道:“那这个……‘红白极煞’形成了又会怎么样?”他们迟疑着寻找一个合适的措辞,“会害人吗?”

  叶长生把搭在椅子扶手上手收回来,偏了偏头重复道:“害人?”将这两个字放在嘴里咀嚼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妙,“如果害人的最高定义是杀人的话——那大概是算的。”

  说完,想了想又补充一句:“害的还不少。”

  刘兴明一下子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几步冲到叶长生面前站定了,对着他又惊又疑地怒道:“你到底在胡说些什么?!”

  叶长生用眼尾压着瞥了一眼身旁的贺九重,微微摇了下头示意他不要轻易出手,这头看着已经明显紧张起来的刘兴明依旧从容得很:“昨天夜里我在这屋子里吃婚宴,屋子里的煞气已经浓的凝结成了实体。虽然当时我已经想办法做了结界,但是我的道行不够,没办法能保住所有人。”

  “席间的宾客有些本来就是大限将至的,如果再过些时候你们接到了他们逝世的消息——”他缓缓地抬眼对着那头的视线,面色明明带着一丝浅淡的笑意,但是整个人瞧起来却有一种不近人情的沉冷,“也不必太过于自责。”

  刘兴明被叶长生这一眼看的心脏猛地一揪,他慌乱地退后了半步,一只手不自禁地小幅度颤抖起来:“你、你说我们……我们会害死……”随即又摇摇头,退回了自己的位子坐下了,有些心神不宁地否认道,“这不可能。”

  李梅看着刘兴明的样子有些担心。

  如果是三个月前,他们碰到叶长生这样神神叨叨地对他们说什么鬼神的人,他们大概也只会一笑置之。但是自从刘倩惨死后,他们两个人的精神负担都太大了,这个时候的他们已经再经不起其他的压力了,更何况现在他们面对的是叶长生说的这种近乎于弑亲的罪名?

  ——他们不过只是想给自己唯一的女儿结一个冥婚而已,好好的怎么就会害死人了呢?

  叶长生的视线牢牢锁定着二人,声音淡淡地:“你们为什么要让张思远和刘倩结这门冥亲?是谁指点你们这样做的?”

  李梅伸手在刘兴明的手背上安慰似的拍了拍,缓缓开口道:“没什么谁指点的。只是我们知道我家倩倩一直喜欢那个小子,这次也是为了救他那傻丫头才这么不明不白地没了。倩倩还这么小,在下面一个人冷冷清清的得多孤单啊。”她说着,眼眶红了红,声音低哑地,“所以我们家才想了这么一出。”

  刘兴明用另一只手握住妻子按在自己手背上的手,深吸了一口气,喉咙里也带着些哽咽:“虽然让个活人给我女儿做丈夫是有些强人所难,但是这毕竟也是他张思远自己亲口答应下来的婚事!怎么?他从我女儿手里讨了一条命,又从我们家里拿了八十万,现在就想翻脸不认人了?”

  叶长生看着那头的刘氏夫妇,觉得好像事情跟自己想象的有些许不同,他右手的手指轻轻在自己的衣角上捻了捻,开口问道:“但是你们想用八十万买一条你们女儿亲自保下的命去下面陪她,这似乎也说不过去吧?”

  那头的两人望着这头,神情里似乎是有些困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叶长生眯了眯眼,开门见山地道:“你们不是打算杀了张思远,好让他下去陪刘倩吗?”

  李梅一怔,随即立刻皱着眉头怒道:“你在胡说什么!我们不过是想让他跟倩倩结婚好实现倩倩生前的愿望罢了,什么时候想过要杀他了?”

  叶长生这会儿是真的觉得自己可能误会了什么了,他坐直了身子望着那头道:“你们没想杀他?”

  “我们杀他干什么?”李梅听到叶长生的问话,又是怒又是冤,“这么多年,我和孩子他爸一直知道倩倩有个喜欢的男孩子,后来倩倩去世了我们整理房间,发现了她的日记才知道那个男孩就是这个张思远。我们折腾这么多,为的不也就是能让倩倩安安心心地上路吗?他可是倩倩拿命救下来的人,我们要是真的杀了他,倩倩她怎么可能会开心呢?”

  叶长生继续问道:“那你们为什么这么多天都要把张思远关在屋子里?”

  刘兴明叹了一口气道:“那是因为他想逃婚。”

  叶长生侧头与贺九重交换了一个眼神。

  “本来一开始提出冥婚的时候,我们是做好了被拒绝的打算的,只不过姓张的那个小子也不知道是为了钱还是真的处于愧疚,他竟然最后还是答应下来了。为了怕他反悔,当天我们协商好,给了礼金就把他带了回来。”

  刘兴明继续道:“第一天什么都是正常的,但是没想到的是,只过了一晚上,那小子说翻脸就翻脸,嚷嚷着就说不愿意结这个婚了。”

  李梅接着话儿道:“我们问他为什么反悔,他也不愿意说,只是执意要走——我们当然是不答应的,闹得厉害了所以后来索性就将他关了起来,想着无论有什么事,也要等这冥婚结完了再说。”

  一旁一直沉默着的贺九重听着他们的话突然带了些兴味地开口问道:“张思远屋子里的那个钟又是怎么回事?”

  李梅一愣,随即回答道:“那是家里辈分大的老人说的主意,张思远是个年轻男人,阳气重些,怕冥婚当天不好叫倩倩近身,所以在屋子里放一个钟压一压他的阳气,好让这冥婚结的顺利。”

  叶长生摇摇头叹口气,随即却又觉得这个误会太大了,一时间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们这么想,张思远可不知道你们是这么想的。”叶长生抬起眼来望着他们,淡淡道,“你们不是想知道他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就反悔了想要逃婚吗?”

  那头的夫妻两人顿了顿,随即道:“还有什么‘为什么’?不就是不愿意和倩倩结婚吗?”

  “如果是这样,那他一开始就不会答应这个冥婚了。”叶长生靠在椅子的椅背上,神色轻松地对着两人解释,“实际上,在这里呆着的几天里,张思远看见刘倩了。”

  刘兴明和李梅俱是一惊,似乎是不信却又似乎是有些感觉到了情理之中:“你说什么?”

  “我说,张思远他看见刘倩了。”叶长生笑笑,比划了一下自己的眼睛,“他的眼睛跟一般人不一样,他能看见鬼。”

  他又继续道:“我不知道我的话你们能信几分,但是实际上就是,张思远看见刘倩了,而且那会儿刘倩怨气太重还一直想杀他,他害怕了,所以才想要逃婚。”

  李梅激动地站起来:“他看见倩倩了?那他怎么不告诉我们?而且如果真的是倩倩回来了,她怎么可能会想要杀他?”

  看着叶长生,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你如果是为了替张思远来编瞎话糊弄我们,那完全没这个必要。我说过了,我们家本来就没想着要对他怎么样,婚已经结了,今天我们就会放他离开。”

  叶长生看着那头不寻常的激动弯着唇笑了笑:“我也希望这是一个瞎话,这样的话,我们彼此都会比较轻松。”

  刘兴明也起身走了过来,他看着叶长生哑着声音道:“我们都已经说了,刘家没想对你朋友怎么样,难道你到现在还想骗我们,说自己是什么天师?你到底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好处?”

  叶长生依旧笑眯眯的:“我想得到一个消息。”

  李梅皱皱眉头,警惕地道:“什么消息?”

  “刘倩之所以想要杀张思远,是因为这几天她被强留在这里吸收了太多不属于她本身的怨气,所以已经有些失去自我意识了。”叶长生盯着李梅道,“我现在只想知道,这屋子里用来给刘倩固魂的‘锁魂阵’,究竟是哪个天师高人摆弄出来的?”

  李梅被叶长生那双漆黑的眸子盯着的时候,下意识地便想要把视线挪开。

  “你问这个干什么?”

  叶长生道:“让你女儿因为吸食太多怨气而差点无法投胎,甚至沦为祸及周围的‘恶煞’的罪魁祸首,你不想了解一下吗?”

  他站起来缓步踱到她面前:“还是说,你到现在还想包庇他?”

  李梅被叶长生难得的咄咄逼人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明明乍一眼看上去是个温和乖巧得的孩子,但是这会儿接触稍久了她便知道了,之前看到的那些不过都是些假象罢了。

  她微微握了握垂在身侧的手,咬牙道:“我凭什么相信你?这世界上哪会真的有什么鬼啊、煞啊的?”

  叶长生倏然就笑了,他望着她反问道:“既然你真的不信这些,又为什么要给刘倩结什么冥婚,你当初又是凭什么相信的那个人呢?”

  李梅被叶长生这句话堵得哑口无言。

  他们一家在这件事之前,的确都是真真切切的不信鬼神,但是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他们如果不信,那倩倩没了就是真的没了,什么都不剩下了——他们怎么能接受怎么残酷的现实?

  刘兴明看着妻子复杂的神色,自己同样这会儿心里也是五味杂陈,他把那头拉到椅子上坐了,自己低低地开口道:“谈不上什么包庇不包庇,我们家和之前那个年轻人也只是一面之缘罢了。”

  转头看着叶长生:“那是倩倩走的第二天,我们都还不能接受这个事实。那天傍晚的时候,我出门正看见那个人带着一个小孩在我们家门口站着,他穿着一件奇怪的绣着金色图案的墨绿色唐装,模样……模样……奇怪,他的长相我倒是记不大清了,就记得眼睛的颜色似乎挺浅的。

  这条胡同里很少会有外人进来,我觉得奇怪,就准备过去问他要干什么,但是还没等我开口,那头却先问我想不想要倩倩留下来。”

  叶长生半眯起眸子,纯黑色的眸底有什么东西正缓缓游动着:“你同意了?”

  刘兴明惨笑道:“那时候我除了同意还能有别的什么想法吗?”他看着李梅,哑声道,“倩倩是我和她唯一的孩子,我们都已经是半只脚踩进坟墓里的人了,现在没了,你让我们还怎么活下去?”

  叹了一口气:“他说他能让倩倩留下来,我当时头脑一热就同意了。他进了屋子,也没做什么别的,只是四处转了一圈,又在院子里的那口井里望了望,后来就走了。”

  李梅道:“起先答应让他进来就是一时头脑发热,但是我们瞧他也没干什么,也没想着忽悠我们拿钱,之后也就没再想这事了。”她说着,又有些不安地道,“倩倩真的——”

  叶长生点点头:“真的。他把刘倩的亡魂留下来了——只不过用的法子实在阴毒了些。”又看着那头欲言又止的两人道,“只不过我昨天晚上已经又将你们女儿送走了。她本来就不应该留在阳世的,再留下去成了地缚灵,你们这一片倒时候一个都活不了。”

  刘兴明和李梅并不十分相信叶长生的话,但是这会儿光是听着那头描述,却也还是觉得心惊肉跳,他们迟疑地问道:“那现在就算是没事了?”

  叶长生似笑非笑:“‘红白极煞’带来的伤害是几乎不可逆的,我说过我道行不够,只能替你们遮挡一下,其余的,你们就得看自己的造化了。”

  又道:“给你们摆阵的术士比我厉害,他轻轻巧巧摆了一个阵,我却得大动干戈地破阵。昨天夜里情况实在太过于危急,我没法子,只能先用些粗暴的方法先破了阵——哦,简单地说,我的意思是,我把你院子里的那口井给炸了。”

  “什么?”刘兴明和李梅又是一愣。

  叶长生摸了摸鼻尖:“就……炸了啊。之前那个术士将月影封在井里,如果不让那井水流干净,刘倩可就真投不了胎,要永生永世地被困在这个房子里了。”眨一下眼,分外无辜,“我好歹也算是救了她,你们不会想让我赔钱吧?”

  那头的夫妻两人这会儿是真的觉得眼前这个看上去没什么杀伤力的少年可能真的跟自己想象中的不大一样,他们把井炸了?用什么炸的?

  普通的□□根本不可能有这个威力,有这个威力的□□他们又是怎么拿到的?

  再退一万步,就算他们真的是拿到了这些□□,夜里那么大的动静他们两个睡眠这么浅的人怎么可能一无所觉?

  虽然他们两个还没办法在短时间理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这会儿再看着叶长生和贺九重,两人心底都不自禁地生起了一丝忌惮起来。

  叶长生见那两人面色古怪,心里也知道那头大约在想着什么,笑一笑也并不作解释,走到贺九重身边又偏头望那两天继续道:“今天我的话,你们是信了也好,当做我胡言乱语诓骗你们也无所谓,反正你们一开始的目的也只是给刘倩办一场冥婚罢了。现在婚已经结了,刘倩也投胎去了,所有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同贺九重一起准备出屋:“张思远昨天夜里受了点伤,早些时候我们把人送去医院了,你们也不用再管这头的事……只不过我说的‘红白极煞’你们也别听听就算了,那些宾客还好点,你们夫妻两个之前在这屋子里呆的久了只怕伤害还要再大些。这两天若是没什么事,就多去拜拜佛,晒晒太阳,好歹能恢复一点。”

  到屋外拿了伞撑开又随手递给身边的贺九重,冲着大堂里的刘兴明和李梅微微点了个头道:“那我们今天就不打扰了,以后有缘再见。”

  说着,与贺九重一道缓缓消失在了雨幕之中。

  而另一头的大堂里,刘兴明和李梅呆怔了很久,相互看了看,也拿了把伞撑着一起走到了院子里。只见在院子中央的那口井,果然已经如叶长生所说的被炸了。

  而且不仅仅是被炸毁了这么简单:两人仔仔细细地观察着那几乎粉碎性地被破坏了的石井的残骸,心下不自禁地泛起了一丝凉意——明明这井已经承受了如此严重的破坏,但是除了那井之外,周围的地面却是分毫未损,连个轻微的裂痕都不曾有。

  这种诡异的力量真的是一个人类可以徒手做到的吗?

  刘兴明和李梅对视一眼,双双看到了对方眼里的震惊,好一会儿,两人一言不发地又带着沉沉的心思重回了屋子里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