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章

  叶长生在半梦半醒听见窗外隐约传来了唢呐声,像是谁家的亡人正出殡,吹吹打打的热闹中带出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诡异。有阴冷的风悠悠地在他面上吹拂,随着那忽近忽远的唢呐声,吹得他全身都泛起了鸡皮疙瘩。

  他睁开眼,从沙发上起身看了一眼时间。凌晨三点,正是一天里阴气最重的时刻。叹了一口气,赤着脚走到了贺九重给他设的结界前,探头朝里望了望:“你睡了吗?”

  贺九重停止了打坐,缓缓睁开眼朝着叶长生的方向望了过去。

  “这房子风水不大好。”叶长生倚着门框,虚虚地指了一下客厅的方向,“客厅那附近尤其不好。”

  贺九重扬了扬眉:“所以?”

  “所以,反正你也只是打坐,”叶长生见贺九重应了声,立即试图谈判,“床也不算太小,匀给我半张对付一晚上就行,我保证不碰到你,怎么样?”

  贺九重冷冷一笑,闭上眼,重新让自己进入冥想。

  “诶!等等,我们再商量一会儿!床给你,我睡地,我睡地上成不成?”眼看着谈判破裂,站在结界外的的叶长生愁眉苦脸赶紧割地赔款,“这个点儿客厅里阴气太重,没桃木门镇着我一个人有点受不住。”

  贺九重依旧没搭理他,叶长生望着自家宠物特别冷酷特别无情的侧脸,长长地又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这个主人能当成这样大约也是有史以来第一遭了。

  伸手抓了抓脑袋,背对着结界坐下来,随手摸了个红绳将早先取下来的那块玉石串了又系到了脖子上。

  静谧的黑暗中,少年乌黑的双瞳中像是有色泽奇异的两尾阴阳鱼正缓缓游走:没办法了,先这样熬着吧,没弄清楚这个“主宠契约”是怎么回事之前,贺九重总不会让他死的。

  伸手挠了挠脸,小小地打了一个呵欠,闭上眼靠着结界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等过几天捞了一票大的,他立刻就去换房子!

  平稳的呼吸声规律地在咫尺的距离外传了过来,贺九重睁开眼,越过门口的叶长生,突然朝眯着眸子朝窗外看了一眼,只听一阵轻微的火焰爆破声后,客厅里污浊的空气又渐渐恢复了洁净。

  他缓缓地走到门前,微一抬手,将结界撤了去。

  支撑点的突然消失让原本靠在结界上的叶长生立即仰倒在了身后贺九重的腿上,贺九重忍着自己下意识便想踢过去的动作,微微皱着眉看着靠在自己腿上此时睡得正熟的叶长生。

  虽然已经过了二十岁,但是叶长生却长着一张明显更加少年化的脸,他的五官明明精致却不富有攻击性,组合在一张巴掌大点的脸上,瞧起来虽不如何惊艳,却讨喜得难以叫人难以对他生出什么防备之心。

  贺九重的视线微微偏了偏,移到了他的眼角上。

  虽然经过一晚上,但那道被女鬼指甲划伤的伤口依旧还没能结痂,在叶长生白的似乎要发光的脸上,这样一道足有三厘米长的划痕突兀得实在有些碍眼了。

  鬼使神差地,几乎是在贺九重自己明白自己在干什么之前,他便下意识地伸手摸上了叶长生眼角的那道伤——等到他反应过来时,那道伤已经在他手下完全愈合了起来。

  贺九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猩红的眸子闪过一丝困惑:这也是契约所带来的影响?

  思考了一会儿,到底没能得出什么结论,又看一眼睡得香甜的叶长生,心情微妙的魔尊终于人生中难得发了一次善心,微微欠了身,将他提溜着扔回了床上。

  这一晚叶长生睡得极好,几乎一夜无梦直接睡到了第二天上午十点半。

  揉了揉睡得有些发肿的双眼,从床头摸到空调遥控器“滴”地一声将冷气关了,坐起身四处望了一圈,见视线之内没能瞧见贺九重,跳下床套了双拖鞋踢踢踏踏地往客厅走。

  客厅里穿着黑衣的男人正坐在窗子上微微眯着眼朝外望着,过于刺眼的阳光直直地照在他身上,将他的整张脸晕得一塌糊涂。

  叶长生穿过客厅晃悠到洗脸台刷牙,一抬眼,正瞧见自己完好眼角,刷牙的动作微微停了停,眼底划过一点了然的笑意。

  洗漱完毕了走出来望贺九重一眼,瞧着他被八月正午的阳光暴晒后还依旧清爽干净的一滴汗都没有的模样,羡慕地道:“你都不怕热的吗?”

  贺九重望他一眼,似笑非笑:“修魔之后你也可以。”

  叶长生走到沙发上坐了拿起外卖单子翻了翻,脸上笑眯眯地:“我觉得我适合修仙。”

  贺九重嗤笑一声,从窗户上跳下来,近一米九的身高在这低矮的房子显出了十足的压迫力。

  “你有什么忌口吗?”叶长生正看着外卖,突然像是又想到什么,“还是说你已经辟谷,不用吃饭了?”

  贺九重走到沙发的另一边坐了,反问道:“你之前不是说要自己洗衣做饭?”

  叶长生摆摆手:“我怕出人命……我现在要是死了,搞不好就是一尸两命的惨案!”

  贺九重侧过头冷冷瞧他一眼,那头却一无所觉,只是用手划拉着外卖单,然后艰难地从沙发缝隙里摸出一只电话,对着外卖单上的号码自顾自地定起了午餐。

  “那是什么?传信工具?”

  叶长生用余光瞥了一眼贴在耳侧的手机,而后眨了一下眼,着贺九重突然狡黠地一笑:“我突然觉得,或许有一天,你会爱上这里的。”

  点了几个爱吃的菜和贺九重一起填饱了肚子,瞧着时钟已经快走到“十二”上了,火速地将碗筷收了收,从客厅堆满的箱子里扒拉出一个箱子,然后从中掏出一个暗红色的盒子来。

  “槐木?”贺九重视线在叶长生的盒子里打了一个转,“你阳火虚、八字轻,双眼又有阴阳鱼寄生,本来就是个招厉鬼的命了,还敢藏这种槐木?”

  叶长生无所谓地耸耸肩:“本来命里就多凶煞,当时想着,说不定能以毒攻毒呢?”说罢,瞄一眼身旁的男人,摸了摸鼻尖,深以为然:嗯,虽然这槐木没什么用,但现在他有贺九重在身边,可不就是以毒攻毒么。

  欠身从沙发下抽出一把小刻刀,将槐木拿在手中,坐在了沙发上。贺九重听见叶长生口中似乎是低声念了一句什么,紧接着便见他左眼的阴鱼蓦然动了一动,手上倒是迅速地在那块槐木上雕刻了起来。

  一旦沉入自己的世界后,叶长生与平时的模样便截然不同起来。他的面色很冷,一双漆黑的眼里虽隐约能瞧见一点阴阳鱼游动的痕迹,但是整个眼底却瞧不见属于他的半丝情感波动。

  整整刻了一整个下午,直到天色都暗了下来,叶长生那头才终于算是歇了手。精疲力竭地靠在沙发上缓了一会儿,又撕了左手上的纱布,将掌心上多灾多难的伤口再次撕裂后,让血缓缓地滴在了已经颇有几分精细的人形木偶的双眼上。

  “这是什么意思?”贺九重站在叶长生身后看着行云流水的自残动作,轻挑了一下眉问道。

  “赵孟在业界里信佛是出了名的,这几年到处花钱请菩萨放在宅子里供着,我不用血遮一遮那女鬼的戾气,只怕她都进不去他的屋。”叶长生说着话,又检查了一下手中的木偶,直到确定没什么疏漏了,这才用一块布包了揣到了兜里。

  贺九重走到叶长生的面前,垂眸瞧着他忙前忙后地找纱布给自己包扎,好一会儿,突然出声问道:“为什么不求我?”

  叶长生正低头用牙咬着纱布的一端,配合着右手的动作打结,听见贺九重说话,头都没有抬:“不会死的伤浪费你的力气干什么?”

  贺九重似乎没有想到叶长生会这么回他。明明嘴里一口一句地承认自己怕死,但是到这会儿应该是真的发现他的便利之处了,叶长生的态度又叫人看不明白。

  欣赏了一下被自己缠得严严实实的左手,暗叹一声这两天确实折腾,叶长生摇摇头暗自发誓过几天一定要去庙里去去晦气,站起身来抬头望望杵在一旁正打量着他的男人,眉头一扬,笑眯眯的:“不过我脸上的伤,还是谢了。”

  ——真是个怪人。

  贺九重这么想着,眼底却浮上了一丝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浅淡笑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