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四十章

  本来略有些狂躁的情绪在接收到叶长生递来的眼神那一刹那, 张思远仿佛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似的,脑中突然一片清明, 整个人的神情稍稍开始缓和了下来。

  虽然自从他高中转学后他们两个已经六年多没见, 但是那个人看起来却像是一丝一毫都没有变。依旧是那么一副纤长消瘦的模样, 白皙的脸上一双天生的笑眼,看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纯良乖巧感,乍一眼望过去,仿佛还是记忆里那个十六七的少年。

  只是那双过分干净无害的黑色眼睛在现在的张思远看来, 却是夹杂着某种说不出的凉薄与理性, 被这么瞧上一眼,他就像是被里里外外地彻底看穿了似的,叫人不自禁地便生出一股无所遁形的狼狈感。

  不过在最初的狼狈感过后,他再继续看着那双眼反而缓缓地生出了一点安心。

  他来了, 他来了!叶长生真的来救他了!

  他这么想着, 压抑多日的恐惧与委屈喷涌上来让他眼眶忍不住地有些发热。

  十二点整, 婚宴准时开场了。

  菜是一早就由服务员上过了的,满满当当摆了一桌子,闻起来菜香扑鼻——但是却没有人动筷。所有人的视线都投在张思远身上,密密麻麻的,像是沉重的锁链, 缠得让人几乎站不起身来。

  没有正规的婚庆司仪, 拿着话筒上去的大概是谁家的亲戚, 开口说话的时候, 不标准的普通话里带着一点本地的方言, 听起来有些说不出的滑稽。

  但是现场却没有一个人笑,整体严肃刻板得几乎叫人有些窒息。

  “现在有请新郎新娘上台。”

  简单的开场白之后,司仪盯着台下的新郎缓缓开口道。

  张思远被他看得浑身忍不住地打了一个颤,他略有几分惊慌地偏头去找叶长生,直到目光捕捉到了那头一个细微的颔首动作,他这才又收回了视线,不安地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拖着分外僵硬沉重的步子上了台。

  而就在他上台的同时,另一头,一开始去门前迎叶长生的那个女人也捧着一个蒙着红盖头的相框走到了台上并将那相框摆到了中央的柜子上。

  司仪将一个中间系了一个花球的绸缎一端连着那个相框,又将另一端塞进张思远手里,随即便高声吆喝道:“现在新郎新娘都已经到场,请新人在到场宾客的见证下完成拜堂仪式!”

  张思远听着这话,下意识便想要逃。他仓皇的视线无助地划过在场所有来宾的脸,而后面色灰败地垂下头,暗暗地握紧了攥着那艳红色绸缎的手,咬着牙走到那盖着盖头的相框对面,离了大约半米宽停住了,随后就听到那司仪高声喊着“一拜天地”。

  他闭了闭眼,好一会儿像是认命了似的,身子微微动了动,极缓地屈下膝盖向下矮了身去。左腿缓缓跪倒地面右腿再挨了上来,整个身子匍匐下来,额头深深地贴到了地面,遮掩住了他脸上痛苦的神情。

  “二拜高堂亲朋!”

  他顺着口令站起来又转过身,面色麻木了一些,也并不抬眼,直接面对着屋子里的所有人跪下去,又深深磕了一个头。

  “夫妻对拜!”

  张思远半转过身,看着即将要和自己拜完天地的那个相框,眼底闪过些晦涩的暗光,但是没犹豫多久,还是屈膝跪下去安安分分地完成了仪式。

  “礼成,恭喜新郎新娘从现在起正式成为夫妇,从此不求生同衾,但求死同穴,一生相爱百年好合!”

  这祝福的话平常听着可能觉不出什么问题,但是在眼下这样的场景里显得就有些诡异了,但底下的人听着却好像不觉得有什么不合适,不但不去挑错儿反而纷纷鼓起掌来叫好了。

  张思远听着那句“死同穴”,一张脸青了又白、白了又青,他捏紧了拳头却到底没多说什么。

  掌声雷动间,又有个年纪轻些的姑娘端着个托盘走到了他身边,司仪见状马上道:“新郎可以掀开新娘的盖头了。”

  张思远低头看着那个托盘上的喜秤,沉默了一会儿。

  但是大概是先前已经拜了天地,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念头,这时候也再顾不上忌讳其他。伸出微微发颤的手将它拿了起来,然后上前几步用称将那块盖着相框的盖头掀了开来。

  鲜艳的红盖头下面是一张女孩的黑白照。

  大约二十出头的年纪,一头俏皮的短发,鼻梁上带着秀气的半包边眼镜,看起来有一种青春而又知性的美。

  ——只不过无论照片上的女孩长得有多好看,张思远也实在无法再去欣赏。

  强烈的荒唐感和恐惧一直死死地压在他,让他整个人都一直都处于在崩溃的边缘。他在司仪的示意下双手将刘倩的遗照抱在胸前,然后下了台一一给刘倩的父母敬了茶,随即又抱着照片落了座,随着外头一阵鞭炮炸响,这婚宴才算是正式开始了。

  像是在一瞬间被按动了什么按钮似的,刚才还死寂的屋子里气氛突然就活跃了起来,所有人都笑笑闹闹地吃着菜,乍眼看过去还真像是真正的婚宴了。

  早就饿了的叶长生自然是不会客气的,对着桌上的菜一顿胡吃海塞,顺便暗自里盘算一下哪几个菜做的大概是符合贺九重的口味的,之后可以再单点几个给他回去尝尝。

  一顿饭吃到将近一点半,看着周围的宾客也渐渐散了,叶长生正琢磨着怎么才能跟着张思远一起回昨天他们去的那个四合院,还没等他思考完怎么开口,就见一道巨大的影子覆过来,一抬头正对上之前那个堵门的壮汉略有几分怜悯的眼神:“你待会儿,跟我们一起走。”

  叶长生眨了下眼,觉得自己不能把内心的喜悦过分地流露在自己的脸上,双手拉扯住背包垂下来的带子,努力地板着脸憋住笑去表演出一点惊慌与困惑的表情。

  壮汉看着那个似乎已经被状况外的婚宴吓到脸色发白、全身颤抖的少年,眼底的怜悯更深了一分,只不过为了防止任何意外破坏这场婚礼,他们只能尽力将所有的不确定因素在今天结束前都控制起来。

  “一起走是指……”叶长生慢吞吞地试图谈判,“我可能没什么时间,已经一点半了,我还要赶下午回X市的大巴。”

  刘倩的妈妈带着张思远走过来,微微笑着:“急着走干什么,晚上家里那边还有家宴要办的。既然大老远地来都来了,就留在我家住一晚吧,褥子被子都是现有的。”

  语气虽然温温和和的,但是随着她说话的工夫,周围几个身强力壮的男人们都渐渐走了过来,被困在中间显得更加纤瘦的叶长生面色有些愁苦,他纠结了好一会儿,终于是叹了一口气苦笑着点头:“婚宴嘛,沾沾喜气、沾沾喜气。”

  看着叶长生似乎妥协了的样子,周围的人似乎神色间的戒备也稍稍放下了一点。一群人带着张思远和叶长生出了酒店又分别叫了车,几乎不给叶长生再反应的时间,转眼间便将他带上了回刘倩家的路。

  去的自然就是那个四合院,但是奇怪的是早一步他们先走的张思远和刘倩的父母却不见人影。

  他四处看了看,跟他一起坐车的那个壮汉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冷声道:“别找了,舅舅他们带着你朋友去给祖先上坟祭祀去了。”

  叶长生眼睛动了动,点了点头没再多问。

  大概是他这么个纯良乖巧的样子让人看着也说不出什么重话,那壮汉将他带到客房,叹了一口气道:“就算是冥婚,这也是我们家跟姓张那小子的事,他是朋友就不该把你拖下水,这事他做得忒不地道!”

  又道:“我们家也不是什么不讲理的人,就是怕你出去捣乱坏了亲事。你在这里住一晚上,等到明天白天,我们亲自送你去车站坐车。”

  叶长生又轻轻地点了点头,并不出声反驳什么。直到目送着那头出了屋子,微微眯了眯眼,随即才走到床边,把背上背着的包放到一旁柜子上,然后仰面在床上躺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阴冷的气息在屋子里缓缓流动起来,叶长生眼皮动都没动,只是抬着手微微遮住透过窗户而照进来的光线,开口的时候声音里带着懒洋洋的笑意:“我说昨天在外面怎么没能感应到你的气息呢,原来是用锁魂阵把鬼气全锁在屋子里头了。”

  屋子里并没有其他的动静,但先前只是缓缓流动的阴寒之气却倏然变的狂乱起来,本就温度不很高的室内这会儿更是阴风刺骨。

  叶长生却像是对这样异常的阴冷一无所觉似的,他全身舒展地躺在床上,眼角眉梢带着一丝惬意:“今儿个红喜白丧难得都让你一个占了齐乎,你瞧着我现在是不是应该跟再跟你说句新婚快乐?”

  刚才还狂乱的阴气倏然停滞了一瞬,紧接着,屋子里的寒意流动又迅速地平缓下来,渐渐的,只留下了淡淡的一缕。

  那头穿着一身大红嫁衣的女鬼始终没有开口,清丽的脸上带着一点浅浅的哀愁。她背对着叶长生看着屋子外面某个不知名地方,许久,又一声不发地从屋子里消失了。

  在她消失的一瞬间叶长生稍稍抬头朝着门口望了一眼,见那里已经空荡荡的没有人影了,啧了一声,眸底闪过一丝冷色,好半晌摇摇头又躺下去,再随即捞过被子盖在身上,闭上眼睛舒舒服服地又睡了过去。

  他这一睡睡得舒服惬意,另一头被留在酒店的贺九重心情就不怎么美妙了。

  将魔气自丹田引向周身,自体内走完了完整的两个循环,等收了式再睁眼,窗外的天色已经有些黑了。

  他下床走到窗户旁,推开玻璃窗往外看了看。

  雾气还是未散,被傍晚的暗色携裹着,越发叫人看不清楚周围的情况。

  叶长生还没有回来。

  他这么想着,微微垂下眸看着正在弥漫着浓雾的街道上不停闪烁着灯光和喇叭的汽车,脸上的表情冷淡中带着一丝显而易见的不悦。

  那头出去那么久,想必除了参加喜宴,依照他的脾气大概还会想办法混进他们那群人之中,甚至跟着再回一趟刘倩的家好一探究竟。

  而很显然,虽然叶长生可能因为一些小小的麻烦没办法过来通知他自己的去向,但是既然在这段时间里他没有选择召唤他就代表他的人生安全是有保障的。

  他应该没什么可担心的。

  但是这种奇异的焦灼感又是什么呢?

  贺九重将唇抿成一条直线,半垂下的眸子看着某个方向好一会儿,转过身出了房门。

  叶长生这一觉睡得很沉,一直到了暮色四合,外头尖锐的唢呐声吹吹打打地透过薄薄的墙壁传进他的耳朵时,他整个人才猛地被惊醒了过来。

  他掀开被子坐起身,用手握成拳头砸了砸自己睡的有些昏沉的脑袋,随即穿了鞋走到窗户前往外看了一下。

  院子里并没有瞧见什么人,但是大堂那边的灯倒是亮着,即便是隔着这么远也能隐约听到那边传来了叽叽喳喳的说话声。

  有人正从另一个房间出来往他这边走,不一会儿,一阵脚步声响起,紧着着有人推开了房门,一个约莫十岁左右的男孩走进来望着这头脆生生地开口道:“宴席开始了,姑妈让我叫你过来吃饭!”

  叶长生眼睛微微动了一下,随即却是点点头,跟着那男孩身后去了大堂。

  大堂里到处都贴着红艳艳的“囍”字,鲜红的绸带装饰挂在天花板上,被灯光一照,整个屋子都被映照出了一点淡淡的红色。

  堂内只摆了一个大的圆桌,上面坐着的人还是大半还是中午那一拨人,只是这会儿气氛却不如先前那么严肃,大家说说笑笑,气氛竟然和乐融融。

  ——如果没有看见大堂正中的墙壁上那大大的“奠”字的话,大约真的会有人相信这是一场普通的婚宴。

  “坐吧。”

  男孩将叶长生带到位置上,然后转身又小跑着出了大堂。

  他顺从地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面上不动声色,只是一双乌黑的眸子在看明白了堂内的模样后却划过一点暗沉。

  周围的人看见他坐了进了,纷纷带着些许好奇将他打量了一遍,但是除此之外也并没有人同他搭话,仍由那头一人冷清。

  叶长生自然是不在意这种刻意的排斥的,他又掀了眼皮在大堂里找了一圈,刘倩的父母大概在厨房里帮忙,而吹唢呐的丧葬队则在外面另摆了个桌子,并不进屋与他们坐在一起。

  张思远依旧不在这里,也不知道是被刘家人关到哪个屋子里去了。

  他又把视线挪到了那个白底黑字、巨大无比的“奠”字上。

  红白冲撞会形成“煞”,本来若是只是冥婚,红白二事情集于刘倩一人身上,形成的“煞”最多不过让人意识消沉、食不知味,浑噩数日后自己多晒晒太阳,补足了阳火,自己便能好的。

  但是坏就坏在这屋子里藏着的“锁魂阵”。

  他回忆着院子里那些花草盆栽摆放的位置,再结合整个四合院的走向布置,心底像是有一块石头沉甸甸地压了上去。

  刘倩不是厉鬼,身上的怨气并不足以让她强留在人世,但是现在却偏偏有人强行将她留了下来。

  既然要让她化形,就必定要巩固甚至强行增添她自身的怨气。

  “锁魂阵”原先只是为了将厉鬼束缚在某个固定场所的小阵法,但是这里的这个却有细微的不同。它不但将几乎没有怨气的刘倩留下来了,甚至能吸取来自周围死灵残余的怨气强行移花接木嫁接到了她的身上。

  叶长生低垂下眼皮,手指轻轻握了握:难怪他说昨天来探路的时候,怎么觉得这条胡同干净的有些过分了。

  而现在最大的麻烦就在于,无论刘倩本身想法如何,但实际上她已经成为了怨气浓到足以形成“极煞”的恶灵。与这样的恶灵结成冥亲,张思远必然会成为“极煞”最直接的承受人。

  叶长生抬头看看屋子里一群觥筹交错的宾客,再看看充斥着整个屋子的一层淡淡的黑雾,顿时觉得从刚才睡醒开始就一直隐隐作痛的脑袋现在变得更疼了——怨气都已经凝结成实体了,现在别说张思远,就这一屋子不相干的人要想保住只怕都不是件容易的事。

  ——但凡有几个寿数本就所剩不多的,只怕他想要弄个法子给他们续上阳火都不能够。

  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觉得几分哀怨:好好的在X市呆着,赚赚双旦前过来问姻缘的小情侣们的算卦费不好吗?他为什么非要千里迢迢地来Z市上赶着趟这次的浑水?

  什么?朋友?朋友是什么,值钱吗,能吃吗?

  他深深地叹着气,悄悄地将藏在袖口装着朱砂的盒子打开,用指尖迅速沾了一点,然后涂抹在桌子底部,他低垂着眼嘴巴轻微地动了动,像是默念了一句什么,与此同时手上迅速比了一个略有些奇异的手势来。

  一层看不见的红光闪过,而后那一直在屋子里聚拢黑雾微散开了一点。但是尽管如此,不过片刻,那些黑雾却也还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地又重聚了回来。

  依照这样的架势,想要突破那层简单的防护罩大概也就是时间的问题了。

  叶长生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看着满桌子还算的上色香双全的饭菜竟然也突然觉得有些没了胃口。

  虽然因为陆呈——他那短命的师父死的早,他其实已经不是很记得他的音容笑貌,但是记忆里的那个人应该是个厉害到让人甚至奉为神灵的一个大天师。

  或许他应该再回去仔细找找,看看他的好师父有没有给他留下什么秘籍——哪怕让他再多学个一招半式、阵法咒术的,也总比现在眼睁睁地发现自己的弱小无力要好吧。

  嗯……虽然现在他是有贺九重在身边了,但是万一,万分之一那头不高兴了,撂担子不干了,他岂不是很危险么。

  叶长生越想越忧愁,他再一次叹了一口气,凄凄惨惨戚戚地拿起筷子,望着一桌子菜怔怔三秒,然后以风卷残云之势迅速地开始了扫荡。

  直到宴席结束,所有的宾客都散去了,张思远还是没有露面。

  起身离席的时候,叶长生手上抹一把掺了朱砂的符纸灰烬,尽可能动作隐蔽地分别抹在了其他人的身上,随即才又一言不发地被人送回到了原先的那个屋子里。

  回到屋子,关上门的那一瞬间,他就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微微皱着眉一回头,视线正对上了一双隐约夹带了些冷意的猩红色眼瞳,一时间不由得怔了一怔,随即忍不住笑了:“我正准备去叫你,你倒是自己过来了。”

  贺九重眉头动了动,他走过来,伸手在叶长生的肩头轻轻拍了两下,一缕一直萦绕在他身旁的黑气立刻消散了开去。

  眼皮微微向下压着望着他,声音似乎漫不经心的:“宴席吃的还开心么?”

  叶长生回味了一下,然后异常诚恳地点头道:“味道不错,虽然周围的气氛古怪了点,但是吃的还是开心的。”

  贺九重眯着眼睛,声音有点儿凉:“看出来了。”

  叶长生倏然就笑了,他微微向前倾着身子歪着头自下往上仰着头望他,声音里带着点揶揄的调笑:“怎么,我不在身边,你感觉寂寞了?”

  那头没反驳,这是拧着眉心望他。

  “好了好了,玩笑就开到这,现在情况已经不大好了,我们先把正事做了再回去甜甜蜜蜜吧。”叶长生把放在床上的背包捞起来背在的肩上,看着贺九重比了比窗外,“外面那些煞气你瞧见了吗?”

  贺九重视线也顺着他示意从方向看过去,原先只是极淡的黑雾与周围的浓雾交缠在一起隐藏于夜色中,它凝聚的速度快得甚至让人有些惊骇了,加上宴席的时间几乎只是前后短短的一个多小时这会儿已经形成了浓稠得仿佛能将人溺毙的半固体胶状物。

  “红白极煞?”

  叶长生点点头:“你的结界最多能扩展多大?”

  贺九重思索了一会儿道:“只能勉强遮住这一条胡同。”

  “够了够了!只要能把这个屋子罩起来就够了!”他应了一声,对着他道,“你先在这里划一道结界替我撑一会儿,我去看看院子里的那个锁魂阵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说着,刚准备抬步走人,但还没走两步,突然感觉到背后一阵飕飕的冷意。

  叶长生微不可查地抖了抖,脸上浮现出一个淡淡的无奈的表情,随即一回头,讨好地笑笑又凑了过去:“还是说你要和我一起过去看看?”

  贺九重瞥一眼他,几步走上前,手指在门上虚划了一道,只听“咔嚓”一声,房门应声而开。他偏头用眼尾扫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少年人,声音淡淡的:“走吧。”

  叶长生颇为赞赏地感叹了一下来自魔尊简洁高效的暴力开锁法,随后顺手掩了门跟在他身后溜溜达达地走进了院子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