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神棍召唤萌宠后 37.冥婚(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十七章

  因为接连几天暴雪的缘故, 街上的店铺有一多半都已经提早打烊了。

  叶长生艰难地在雪地里挪动着,突然地, 一偏头瞄到了街边上还在营业的二十四小时便利店, 眼睛微微亮了一下。扭头对着贺九重说了一句“你在这里等我一下”后, 挣扎地又踩着雪去了便利店。

  贺九重就站在店前等他。

  不过几分钟,那头拎了个塑料袋便又走了出来。他垂眸望他一眼,随口问道:“买了什么?”

  叶长生却没有立刻回答,只是笑眯眯地仰面回望着他, 美滋滋地道:“回去再说。”

  贺九重的视线在那塑料袋上转了一圈又移到了身旁少年人的眉眼上, 略微定了定,把视线移开了,倒也不很在意那头的故弄玄虚。

  因为雪天出租难打,两个人在雪地里硬生生站了近半个小时之后才等到一辆空车, 折腾着到回到自家楼下已经是傍晚了。

  就近在附近的餐馆里吃了个晚饭, 直到天色黑透, 然后才心满意足地回了家。

  回到屋子里首先换了双棉拖,冻人的寒意让叶长生甚至都来不及将手里的东西放下来,急急忙忙地冲进屋子里摸出空调遥控器转身就将暖气开到了最大。

  站在风口吹了十分钟,直到感觉整个房间都暖和了,这才将手里拎着的塑料袋放到床头, 然后一脸幸福地仰面躺倒在了巨大的双人床上。

  侧头看见贺九重正倚着门望着他, 笑眯眯地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过来, 过来。”

  贺九重把门掩了, 缓缓踱步走过来坐了, 眼尾的余光却还是落在那个塑料袋上:“已经回来了,那里头是什么?”

  叶长生翻过身趴在床上,双手交叉用手背撑着下巴,笑嘻嘻地望他:“你自己拆开来看看。”

  贺九重扬了扬眉,伸手将塑料袋拿着放到了床上。

  袋子里是一个包装得格外可爱的小盒子,他将盒子拆开,只见里面是一个圆形的大约有碗口大小的散发着甜香的东西——虽然他不认得,但看起来应该是些吃的糕点。

  “这是什么?”贺九重问道。

  叶长生歪歪头:“蛋糕啊。”又努了努嘴,“再帮我把蜡烛插/上……嗯,一根就行了。就那个大红色的!”

  贺九重看了他一眼。瞧着他眉眼之间舒展开的笑意,眸子垂了垂,到底没说什么。

  随手替他拿了根红色的蜡烛插/进了蛋糕里,顺便还贴心地给他点上了火。

  叶长生见蜡烛被点亮了,便撑着床坐起来,伸手够了够将屋里的灯按掉了。“啪”地一声,屋子瞬间便暗了下来。

  他们两人隔着一个小小的蛋糕面对着面坐着,其他都是模糊的,狭窄的空间里只能瞧清彼此脸上闪动着那一点蜡烛带来的昏黄的光芒。

  “今天是我生日。”叶长生声音带着点笑意,他望着那插/着蜡烛的蛋糕,偏偏头,像是回忆了一下,“想想看,我好像很多年没有和别人一起过过生日了。”

  贺九重问道:“你家人呢?”

  叶长生托着脸:“刚出生没两年,我妈就因为身子弱去世了,后来不等我完全记事,我爸也出了点事故没了。再后来跟在师父身后又呆了几年——嗯,结果你也知道的。”

  叹着气笑了笑:“我虽然八字轻,但没想到偏还能是个天煞孤星的命格。要不是有你,我真的以为我要孤独终老了。”

  抬了抬眼望着近在咫尺的那个人,乌黑的眸子里被烛光映照着,像是有星光在里头闪烁:“谢谢你。”

  贺九重深深地看着叶长生,觉得他的每一次呼吸都让他胸口有些发紧:“为什么谢我?”

  “没什么。”他淡淡地笑了笑,“我只是觉得,你不会像他们一样随随便便地死去,实在是太好了。”

  他望着贺九重,声音里带着一丝喟叹:“陪在我身边的是你,实在是太好了。”

  贺九重被他这么看着,突然发现自己在一瞬间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心脏的位置传来一种陌生的悸动,像是有细小的电流穿过,剩下一点奇异地酸胀,难受却又叫人有些莫名的雀跃。

  “本来生日的时候应该要许三个愿望的,但是现在有你在我身边,那些愿望就不需要了。”叶长生恢复了精神,笑嘻嘻地将蜡烛吹灭了。

  黑暗之中,贺九重只能听见那头带着叹息的、似乎是在自言自语的声音,“太贪心的话,老天把你收回去怎么办?”

  在那一刹那的黑暗里,贺九重突然萌生了一种冲动,他想要抓住叶长生的手,告诉他,他同意了他当初的提议,同意在接下来的日子继续留下来陪着他。

  那种莫名的冲动来的又急又凶,几乎让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这太奇怪了。

  贺九重微微皱了皱眉头,感受着心底深处那股陌生的过于强烈的情感波动——这也是契约带来的影响吗?

  如果是,那这契约也未免太过于霸道。

  但,如果不是呢?

  他还没有想明白,只听轻微的“咔嚓”声后,屋子里的灯又被人按亮了。突如起来的光亮将屋内先前那样暧昧惑人的气息仿佛冲淡了许多,贺九重眯了眯眼,心底却又萌生了一点极淡的不满足来。

  叶长生从塑料袋里找了找又翻出两把塑料叉子,留了一把,将剩下的一把递了过去,笑眼弯弯:“蛋糕我特意买了个小的,正好够我们两个吃不用浪费。尝尝看么?”

  贺九重低头看一眼那正散发着甜香的蛋糕,“我不嗜甜”四个字在喉咙里滚了一圈,直到掀了眼皮对上那头少年人乌黑的眼,最终却也是没能说出口。

  接过那头递来的叉子在蛋糕上撇了一小块,张口吞下去,浓重的奶油味儿在嘴里化开,甜腻得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

  “很腻吗?”叶长生好笑地看看贺九重不怎么好看的脸色,随口问了一句,用叉子就着蛋糕上的那块凹陷插了一小块也顺势吃了一口。

  低劣奶油的味道充斥着口腔感觉让他微微一怔,再看着那头皱着的眉心,忍不住大笑了起来,“难为你这么不爱吃甜的人还能把蛋糕咽下去,我还以为你会直接吐出来的。”

  贺九重望着他,眉心还有着浅浅的皱褶,开口时声音略有些冷淡:“不是你让我吃的么?”

  叶长生笑眯眯地又挖了一大块奶油塞进嘴里,感受着那样甜腻的味道,仿佛连呼吸都染上了蛋糕的味道:“亲爱的,你这句话听起来会让我误会的。”

  那头微不可查地顿了一下,向后仰了仰靠着床头,把眸子半压下来瞧他:“误会什么?”

  叶长生没说话,只是望着他的眸子在灯光下显得又黑又沉,明明含着笑,却让人觉得有种捉摸不透的冷静与凉薄。

  那是剥离了那副纯良无害外表下的真正的他。

  贺九重低低地笑了起来。

  “我要是说你没误会呢?”他挑了下眉,声音些许低沉。

  叶长生将蛋糕捧在手里,小口小口地吃着上面用彩色奶油绘制的花纹,因为糖分摄取所带来的满足感而让他的眼睛愉悦地弯成了月牙的形状:“如果我没误会,那我想,大概就是你误会了。”

  他将叉子含在嘴里,偏偏头,闪着细碎笑意的眼瞳映照着贺九重的身影,黑黑亮亮的,看起来有种能够洞察人心的力量。

  猫儿似的舔舔嘴边蹭上的奶油,眼睛一眨不眨地:“贺九重,你真的明白你现在对我所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吗?”

  对面没有立即回话。

  他看着这样的叶长生,头脑中发热的部分似乎是渐渐冷静了下来,但是与此同时,心底深处的某个角落却好像有什么在更加隐秘地破土而出。

  他似乎是思索了好一会儿,直到瞧着那头独自将一个小蛋糕完全吃完后一脸惬意地摸着肚子的样子,他才又将视线落在他脸上,淡淡开口道:“如果等什么时候,我发现了我也没有误会呢?”

  “真等到了那时候,你再问我一遍,”叶长生眨了一下眼,迎着他的视线倏然笑开了,透过沾了些许奶油的唇角,隐约能瞧见一点里头糯米似的小尖牙,“我到时候再告诉你我的答案吧。”

  *

  月底,就在“双旦”的气氛日渐浓烈时,叶长生突然收到了一封来自Z市的结婚请帖。

  请帖上的内容很简单,只简单地写了这对新人结婚的时间和地点。他大致地扫了一遍,看完了,又缓缓地把视线落到最开头新人名字的部分。

  刘倩。张思远。

  新娘的名字他没见过,但新郎的名字倒是让人觉得有几分眼熟——到底是在哪见过呢?

  他一手托着脸,再用另一只的手指在请帖上的那两个名字轻轻搓了搓,微微皱着眉头,看起来像是陷入了沉思。

  贺九重从他身边经过,视线放低了一点扫了扫他手上的那张暗红得近乎不详的请帖,倒了杯水坐到他身边问道:“谁寄来的?”

  叶长生将请帖在手指上转了一圈又捏住了一个边角,笑眯眯地道:“一个朋友。”

  贺九重挑了一下眉,面色微妙:“……哦?”

  “哦什么?难道我长了一张帅到没朋友的脸就真的不能有朋友了吗?”叶长生脸不红气不喘,理直气壮地望着贺九重,“怎么,难道你没有朋友?”

  真·帅到没朋友的魔尊大人淡淡地回望着他,好半天,喝了一口水缓缓开口回道:“没有。”

  叶长生努力让自己的幸灾乐祸不要太外放,咳了一声,佯装悲痛地感慨:“那你过去那么长的人生真是太悲惨了。”

  那样流于表面的浮夸演技让这头的贺九重微微眯了眯眼,他指尖在手中的杯子上划过,声音似乎有些危险:“我的世界里只有两种人。”

  叶长生眨眨眼,下意识地接话:“活人跟死人?”

  贺九重似笑非笑地望着他:“你倒是知道的很清楚。”

  叶长生笑得阳光灿烂:“那是的,你也不看看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那头瞧着他的笑脸,突然冷不丁追问了一句。

  “——契、契约关系?”

  正又低下了头研究请帖的少年人听到这个问话怔了一下,随即抬了眼像是思考了一下,微微歪着头反问。

  贺九重被叶长生的插科打诨气笑了,伸手将那张请帖从他手上抽了过来,视线在上面那些让他并不是很能看懂的字上顿了顿:“你要去?”

  “去啊去啊。”叶长生笑眯眯的,“难得别人特意送了请帖过来,不去岂不是太不给面子了。再者说——”

  从茶几下摸了个打火机点了火,伸手又将那张请帖拿回来,将背面放在火上烤了一会儿。不过片刻时间,只见原先暗红色的卡片被火苗烤的发了黑,但是在那之上,却有两个凌乱的字渐渐浮现了出来。

  “救命”!

  贺九重的视线在身旁人的脸上流连了一会儿,微微扬了扬眉看上去似乎来了点兴趣:“逼婚?”

  叶长生用指尖擦了擦那两个潦草到几乎有些忍不出的字,唇角弯了弯,揶揄道:“看样子大概是这样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新娘子到底长什么样,竟然能让新郎千里迢迢地传个这么隐秘的消息来跟我求救。”

  贺九重又道:“准备什么时候动身?”

  叶长生把请帖放到茶几的玻璃下压住了,盘算了一下道:“Z市离这里倒不算很远,今天已经不早了,明天收拾一下后天再出发吧。”

  贺九重点了个头,起身拿着杯子正准备往卧室走,还没走几步,身后突然一道声音又把他叫住了。

  “诶!”

  他步子一顿,微微偏了头往身后看了过去。

  只见那头的穿着一身厚实棉衣的少年人笑得开心,整个人趴在沙发靠背上正探着身子望他:“你先前说你的眼里只有两种人,那我算哪种?”

  贺九重微微勾了唇,猩红的眸子半压着,似乎是带着一点笑。他的声音有些低,尾音却略微上扬着:“你觉得你是哪种?”

  叶长生把脸贴在自己的胳膊上歪头瞧他,声音异常轻快:“那我可不知道。”

  “哪种都不是。”贺九重的视线幽幽地在他身上打了一转,随后倒不看他了,伸手拧开门把手,空气里只留下他淡淡的声音。

  “你是叶长生。”

  叶长生看着那关起的房门,忽而仰面到在沙发上,举起手遮了遮顶上有些刺眼的灯光,好一会儿,忍不住轻轻地笑了起来。

  在沙发上又躺了一会儿,稍偏了下头,视线还是落在了茶几玻璃下的那张请帖上。

  先前那两个叫人忍不住生起猜疑的“救命”已经褪去了,暗红色的请帖上这会儿只剩下了一小块被火苗燎黑了的印记,看起来颇有些变扭。

  张思远。

  叶长生暗自回想了一下这个人的模样。

  他的记忆里向来算不得好,饶是他这么认真地将能记得的线索梳理了一遍,也只能勉强想起那是一个半路转学过来、总带着深色鸭舌帽坐在教室的角落里,几乎不怎么和别人说话的孤僻身影。

  严格说来,别说是朋友,就是同学身份,因为叶长生和张思远分别转学的缘故,他们两个也不过堪堪只相处了两个月。

  他摸了摸鼻尖:要不是因为那件事儿,估计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指不定都还记不得他曾经认识过这么一个人。

  毕竟都过去六年多了。

  叶长生想了想,事情的起源似乎是因为全班为他的转学所特意组织了一场欢送会。

  他记得那是七月份,刚刚考完期末考,正是最热的时候,十五六的半大孩子凑在一起去了临县的避暑圣地,一同胡吃海塞、唱歌打牌胡闹了两三天,到了最后一天晚上,不知道是在谁的提议下,已经玩疯了的几十个人又来到了当地最有名的一个小荒林,说是要来一场试胆大赛。

  几乎是听到这个提议的一瞬间,他就觉得头皮隐隐有些发麻。看着那群兴致勃勃的组织者们举了举爪子,叶长生决定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赶紧选择带头反抗:“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天又这么晚了,要是出了事那多不好。”

  他的话一出,周围几个胆子小些的女孩连忙点了点头,但是还不等他们这群人继续发表意见,另一群素来天不怕地不怕的男生们便嬉笑开了。

  人群里长得最高壮的男孩走过来,随手拍了拍叶长生的肩膀,笑着道:“怕什么,这一带我年年都来,事前班长他们也过来探过路了,里头没什么危险的地方,闭着眼睛都不会出问题的!”

  叶长生眉心微微动了动,觉得事情有些麻烦,正准备再劝一劝,却见班上一向文静内向的学习委员也开口小声对他解释道:“没关系的,我们会留几个熟悉地形的同学在里头接应,要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我们也能控制的。”

  “不是这个意思……”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瞧着周围一群人兴味盎然的样子,他心里明白再说下去就是扫兴了,暗地里叹了一口气,终于也只能是妥协下来:“好吧,那我们先过去看看。”

  这边松了口,整个班上的男生都吹起口哨欢呼了起来——除了呆在最角落那个用鸭舌帽遮住了大半张脸,莫名显得几分孤僻阴郁的那个男孩。

  这是两个月前半路来的插班生?叫什么来着……好像是姓张?

  叶长生想了一会儿,还没想起来就前面突然一片巨大的阴影涌过来,一抬头,直接被几个人来疯的男生们拉扯着带到队伍前头,一起笑笑闹闹地往他们计划好的“试胆”的地方走了过去。

  那是一个才开发了一半的森林公园,大概因为资金投入的关系,后续没有跟上,工程已经停止了,整个公园现在变成了一片荒林。

  站在荒林前还没进去,几乎是他看到眼前林子的一瞬间叶长生就本能性地觉得背后有些发凉。这种感觉他太熟悉了,说不上具体的,但反正每次有了这样从预感后,他就不会遇到什么好事。

  他停住了步子,仔细地观察了一下那片荒林,这一看,顿时整个人更是觉得心惊肉跳。

  林子主槐木,阴气与鬼气都重,像他这样八字轻的人就算是白天过来也是要避讳着的,更别说是这样的深更半夜。

  或许别的人进去只不过是试个胆,他这会儿要是进去了,怕就是要试命了!

  叶长生收回视线,心底暗自有些发愁。但是还没等他将这场试胆游戏叫停,一打眼,他就看到其他人已经兴致勃勃地讨论起来怎么分组,胆子大的男孩子门更是一个个的摩拳擦掌,恨不得马上走进林子去闹腾闹腾。

  “林子里面有一口井,传说在这个森林公园还在修建的时候,有游客不小心闯进去掉进了井里,三天后尸体才被施工的工人偶然发现了。”

  一个男生站在林子前刻意压低了声音,绘声绘色地讲着故事渲染气氛:“后来,听说再有人经过那口井,经常能看见一个女人在周围徘徊,等到有人过来,就——”他把手电筒突然从下巴往上照着,眼瞳上翻,声音幽幽的,“下面好冷……你来陪陪我吧。”

  也许是因为他的表演太过于生动,不光是胆子小的女孩子惊叫起来,就连一些男孩子也不由得有些发憷,吓了一跳后怒气冲冲地追着他便满场打。

  先前那个高壮的男孩和学习委员偷偷摸摸地笑了一下,见气氛差不多抄热了,便清了清嗓子:“好了好了,现在就按照学号的顺序,五个人一组,以十分钟为准依次进去,在那口井的旁边我们已经放好了相应的铃铛道具,你们去把写了自己名字的铃铛带回来就行了。”

  那年的一个班大多数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男孩子,又正处在好勇斗狠的年纪想着在班里喜欢的姑娘面前表现表现,叶长生看着他们干劲十足的样子,心底直叫不好,但是却是有心要劝也是劝不住。

  叶长生的学号排在最后,眼看着所有参加试胆的同学都依次进了荒林,他背后的凉意也越来越浓厚起来。在原地留守负责记录的学习委员看出他面色有些沉,忍不住过来道:“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他眼睛微微动了一下,随即仰起脸笑眯眯地望着那头道:“啊,不是,我就是觉得我有点害怕。”

  学习委员大概是平时打肿脸充胖子的男孩子见多了,叶长生这会儿这么干脆的认怂倒是让她忍不住愣了好一会儿,等反应过来看着那头清清秀秀的一张小脸,忍不住也笑了起来,小声道:“刚才他们说的都是骗你的,其实里面那口井从来没死过人的。”

  叶长生挠了挠头,声音里透露出了几分腼腆:“我知道……但是我还是不敢去。”他望着她,白皙的脸上一双乌黑的眼让他瞧起来异常乖巧无害,“再说了,你们几个女孩子大晚上的在这里呆着多不好,我留下来也能给你们壮壮胆。”

  话音未落,周围剩下的一拨人围着他都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叶长生歪歪头,把眼睛笑成一个小月牙:“好吧好吧,我承认我是真的不敢去,我就在这里留守阵地,你们快去快回……啊,要是有谁能帮我做个弊,替我把铃铛拿回来那我也是愿意接受的!”

  这话要是由别的男生说出来,就算不被他们嘲讽也得遭一顿奚落,但是作为全班的团宠一样存在的叶长生,众人虽然有些无奈,但是看着那头眉眼弯弯的样子,莫名就心软地包容了下来。

  “哎,算是怕了你。”男生们拍了拍他的肩,笑骂道,“等着,到时候要是看到你的铃铛了,我们再给你带回来。”

  叶长生点了点头,同剩下几个女生找了个歇脚的地方坐了,一抬头,正见着最后一个小组也准备出发了,再一细看,那跟在最后的,竟然就是之前的那个转学生。

  “那是谁?”

  叶长生朝身旁的女孩随手指了一下问道。

  女孩顺着他示意的方向看过去,想了想道:“好像叫‘张思远’吧,我也不是很熟……他在班上一直不怎么和别人说话,我也就是看点名册的时候才记下的他名字。怎么了?”

  叶长生却没有回答,只是又看了一眼那个背影,眉心微微浮起一丝沉色。

  那么虚的阳火,这样进去真的没事吗?

  荒林虽然荒,但是按照原定的路线走范围并不算大。班里参加试胆的同学在里面走了一个小时陆陆续续地也就回来了。

  叶长生在外面等着,眼看着所有人都到齐了,刚刚松了一口气,但一错眼,竟见站在队伍最末尾的那个和他从来没说过话的男孩身后竟然还跟着一个漆黑的影子!

  那影子和男孩一般身高,半透明的黑色阴影中,隐隐约约能看到与他相似的眉眼和轮廓。

  他下意识地放慢了步子走到了张思远的身边,只见那个平时面色就带着几分阴郁病色的人这会儿脸色更是苍白的可怕,他的一双眼眼神木木的,带着不正常的迟钝。

  叶长生看了看张思远又看了看他身后的黑影,一时间竟然觉得有几分奇妙。

  他一直知道自己八字轻,但是他倒是不知道,这世界上竟然还有人比自己八字还轻。跟着一群人进去试胆,这个张思远竟然能把自己的一魂两魄都吓得离了体!

  ——他这可还是第一次看见生人的魂魄半离体时候的样子。

  叶长生在他身后跟着观察了几日,或许是因为觉得很稀奇,又或许是一时兴起,最终在他临走之前他还是选择出手帮了他一把。

  虽然替他将离体的魂魄重新导入进身体这件事对于当时的他来说还是颇为麻烦的一次尝试,但是折腾了好几天,试了无数种咒术好歹也算是成功了——也正是因为这样,叶长生知道了张思远的一个秘密。

  原来不只是他,那个看上去孤僻得有些过分的男孩竟然也有一双阴阳眼。

  听那头的意思,应该是小时候曾经出了一场车祸,他的父母在车祸里丧生,而他也因为严重的伤势在医院里躺了半个月,等到他再清醒过来,莫名其妙的就开始能看见鬼了。

  那一晚在荒林里面,他曾看到了很多死状不同的死灵。虽然因为当时结伴的男孩很多,阳气重,那些死灵并没有对他出手,但是在那样强烈的视觉冲击下,他甚至不用对方攻击,自己就先吓得三魂不见七魄了。

  嗯,字面意义上的那种三魂不见七魄。

  叶长生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只不过紧接着那件事后不久,他就从Z市搬到了X市,重新转到了这里上学。而在那之后,他就再也没见过这个叫做“张思远”男孩。

  或许是因为他们同病相怜,所以对于这个同样能看见鬼不说还八字轻得特别容易招惹邪祟的男孩,他的心里总是有一种淡淡的亲切感。

  在身边熟识的人里,大概这也是唯一一个知道他能力的人了。

  叶长生把自己飘散的思绪又拉了回来,用手指轻轻地在茶几的玻璃桌面是点了几下:能够这么费劲地找到他身上求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

  嗯,不管怎么样,好歹结婚算是喜事——先准备个份子钱过去看看再说吧。

  而与此同时,Z市的某个小镇上。

  张思远静静地靠着床头半躺着,眼神虚虚地望着某个位置,神色有些麻木。

  整个屋子很安静,静得只能让他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和不远处那个落地式挂钟秒针移动时所发出的“咔嚓”声。

  外头极偶尔地回传来一点往来的脚步声,声音很轻,但是这样细微的声音每每响起时,他就像是被突然惊扰了似的,连忙抬起眼,不安中连带着些许惊恐地朝着门口的方向望了过去。

  天色越来越暗,他看了一眼钟表,只见那时针慢慢悠悠地已经快要爬到了“十”的位置上。

  像是被突然按动了什么按钮似的,他整个人猛地从床上弹跳起来冲到了门口用力地拍打起了门来:“放我出去!救命!她要来了……她要来了!放我出去!!”

  外头隐约有窃窃的交谈声隔着薄薄的木门传过来,间或夹杂着一点笑声,张思远把耳朵贴在门上听着屋外的动静,眼珠子因为惊慌而快速转动着,原本拍门的手紧握成拳“咚咚”地继续砸了上去,另一只手不停地拧动着门把手:“开门啊,我知道你们在外面,开门啊!!救救我,救救我!”

  但是那扇门依旧没有开,在他绝望的嘶喊下,屋子里的钟突然响了起来。

  沉闷的“当当”声在狭窄的屋子里几乎有点震耳欲聋的味道了,张思远腿下一软跪坐了下来,心脏因为这巨大而突兀的声响而倏然紧缩在了一起。

  他颤抖着将头轻轻地抵在门上,听着耳边那规律的钟声,巨大的恐惧几乎让他失去了呼吸的能力。

  不知过了多久,那沉闷的钟声终于停了下来,但是张思远跪在门前,心底的恐惧和绝望却越来越浓烈了起来。

  明明已经将门窗关严实的屋子里突然刮起了一丝冷风,幽幽地,从他的后颈钻进去,冻得他似乎全身都打起了冷颤。

  有冰冷的手缓缓地从他背脊上缓缓滑动着,明明隔着厚厚的棉衣,但是那样清晰的令人头皮发麻的触感却让他在一瞬间就明白了房间里此时此刻已经多了一个不属于这里的“人”。

  他死死地将手指扣进眼前紧闭着的木门里,挣扎地在上面留下了一排触目惊心的指印。

  “走开……不要找我……我不知道会变成这样的,我不是故意的……”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他不敢睁眼,只能将自己蜷缩起来感受着身边一直盘旋不去阴森鬼气,声音里带着哀嚎:“救救我……快点……谁来救救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