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十五章

  上山的路虽然不长, 但是却并不好走。路是没有修过的,只有一条窄窄的被人踩出来的小路, 间或被杂草枯枝掩盖着, 在月光下看不分明。

  整个山头上长满了杉树, 因为没有人来修剪,一棵棵地密密麻麻紧挨在一起,枝丫交错着,让本就不怎么明晰是视线在夜色下变得更加模糊起来。

  两个人摸索着走了一会儿, 月色下, 透过杉树的枝丫遥遥地看见一块突兀的墓碑,叶长生眯了眯眼,赶紧朝着那头走了过去。

  土是新翻的,还没有盖严实, 不知是被风吹雨淋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原本形成一个圆包状的土层诡异地凹下去了一块, 站得高些甚至隐约能看见薄薄的黄土土层下面埋着的漆黑的棺材的一个边角。

  叶长生朝贺九重望了一眼,那头便明白了他意思,一抬手,突然一阵极强劲的风垂直地朝着那坟包的凹陷处吹去,狂风席卷着黄土, 没多会儿就让底下一具完整的棺材露了出来。

  “要打开吗?”贺九重用眼尾瞥了一眼叶长生淡淡问道。

  叶长生点点头, 只见那头又抬了抬手, “吱呀”一声, 那厚重的棺材盖便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掀了开来, 然后“砰”地一声整个翻过来倒在了一旁。

  棺材里,本该躺着尸体的地方却是空荡荡的一片,只有一些衣物遗留下来,不像是埋了人,反而像是个衣冠冢。

  叶长生凑近了看了看那空空的棺材,突然间他像是发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眉头也紧皱了起来。

  贺九重问道:“怎么了?”

  叶长生没作声,只是又去那掀开的棺材上看了一眼,果然,在棺材盖里一个奇怪的图腾正刻在棺材偏上方的位置,仔细一看,竟是个变异的起尸符。

  “糟了。”

  叶长生脸色有些难看。

  “你到底发现了什么?”贺九重走到了叶长生身边也低头朝那刻着咒符的棺材盖看了过去。

  “我全部都弄错了。”叶长生黑色的眸子异常冷沉,他缓缓地站起来,一张脸没有半点表情,在不甚明亮的月色下贺九重竟然能从那素来没心没肺的人身上瞧见一丝肃杀。

  “什么意思?”贺九重偏头望着他。

  叶长生把唇用力地抿成了一条僵硬的直线,片刻后,掀了眼皮望他,缓缓道:“你还记得我白天讲得那个‘魇魔’的故事吗?”

  贺九重回道:“自以为不死,从而化魇?”

  叶长生点头道:“魇魔虽然有实体,但是也不过是灵体凝结而成,她的尸体却应该还在原地的。”转过身看着那个空棺,“……但是李兰却是真的被人用咒术复活了。”

  贺九重眸子里闪过一抹异色,好奇道:“那她如今算人算鬼?”

  “这都不重要了。”叶长生紧紧地皱着眉头,从包里拿出一把白符,又伸手抓了一把朱砂,用掌心在白符上按出凌乱却又自带章法的印记,嘴里低喃着什么,然后蓦地往空中一扬。

  那些白符在脱离叶长生手心的一瞬间便四处飞散开去,但未多高,却像是撞到了什么然后依次猛地炸开,紧接着,那些炸开的白符又带着火苗缓缓地飘落到那敞开的棺材盖上然后迅速地烧了起来。

  “看。”

  贺九重眯着眼朝着周围看了去,却见原本被杉树遮挡着的后山一下子露出了自己本来的面目,以现在他们所在的地方为中心,周围密密麻麻的,竟然都是新立起来的坟包!

  叶长生缓缓走了过去,在一个最新的坟包前微微顿了顿,伸了伸手,将指尖在墓碑上那漆黑的名字上摩挲了一下。

  贺九重走过来用余光瞥了一眼,只见墓碑上面贴了一个十六七的姑娘照片,模样说不上多好看,一双眼望着前方透着一股怯生生的劲儿。

  ——严小秀。

  贺九重终于明白过来事情的诡异性——不单单是叶长生,连他竟然也被这一场完美的移花接木给骗了!

  叶长生将手收了回来,一双乌黑的眼睛里有寒意闪烁:“走,我们现在就回去!”

  *

  不知道是不是叶长生和贺九重的出现给了她勇气,当夜里李兰再来敲门的时候,纪筱竟然突然觉得自己也没那么害怕了。

  她握了握饭后叶长生给她的那张符纸,然后将符纸揣进了口袋,深吸了一口气,走过去将门给开了开来。

  外头李兰正静静地站着,看见她竟然主动过来开门了,脸上似乎划过了一丝淡淡的惊讶。

  “表嫂。”纪筱抑制着身体本能地颤抖,望着屋外那人温和的眉眼,努力地心平气和,“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李兰望着她微微笑了一下:“没什么事就不能过来了么?”伸手将自己滑落到脸颊的发别到而后,声音柔柔的,“表嫂想和你说说话。能进去坐坐吗?”

  纪筱听见这个话下意识地便想拒绝,但是话涌到喉咙上了,看着那头与平常似乎不同,略带着几分忧愁的模样,将垂在身侧的手悄悄地握了握,最后还是点了点头,道:“那就进来坐吧。”

  李兰笑了笑,进了屋子顺手准备将房门栓起来,但是这头刚将门栓抬上去,那头纪筱在一旁看着头皮都炸了:“诶,别关门!”

  “怎么了?”李兰偏头望了她一眼,“你不是说你怕冷么?”

  纪筱勉强地笑了笑:“现在好像也没有那么冷了……门关了一天,房间里不透风该有味道了。”

  李兰却还是将门关起来,用门栓插上了,回过头来拉着她到床边坐了,低声道:“不该贪凉的时候还是暖点好,要是生病了可就糟了。”

  纪筱按捺住身体里想要夺门而出的冲动坐在了李兰身边,靠的近了,隐约就能从身旁的人身上嗅到一丝古怪的臭味,她也说不好这个味道是什么,但是大概类似于腐坏的肉那样。

  “筱筱,你是不是很怕我?”

  李兰沉默了一会儿突然侧头望着纪筱轻轻地道。

  纪筱似乎没有预料到那头竟然会这样单刀直入地发问,她微微一怔,呐呐回道:“表嫂,我怎么会怕你?”

  李兰叹着气笑着摇摇头:“筱筱,你还是那么不会说谎。从小到大,你每次一说起谎就会绞手指,让人想要装作看不到都费劲儿。”

  纪筱身子一僵,赶紧将下意识绞在一起的手分了开来:“我……我……”

  “你为什么怕我呢?”李兰双眼望着她,认真地问道,“是因为我没有影子吗?”

  纪筱被那双鬼气森森的黑色眼瞳吓得不清,她“啊”地一声惊叫着站起来,甚至一不小心撞翻了床头柜上的果盘。

  她惊慌地往后退着,双眼望着视线正落在自己身上的李兰,声音因为惊惧而颤抖着:“表……表嫂?”

  那头又叹了一口气:“失去影子是我复活的代价,但是我没想到你会因为这个这么害怕。”无奈地望她一眼,声音依旧是温和的,“筱筱,这么久了表嫂害过你吗?”

  纪筱看着李兰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她的脸皱成了一团,带着哭腔害怕地道:“你、你知道你已经死了?”

  李兰点了点头:“知道的。”

  这和叶长生跟她说的不一样!

  纪筱不知是惊还是慌,感觉脑子里一团乱麻:他白天跟她说的,是只要找到魇魔已经死去的证据并让她相信,那么魇魔就会消失了。

  但现在李兰都已经知道自己死了,为什么她还能好好地在这里呢?

  “筱筱,对不起,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害怕,我的本意不是这样的。”李兰低声道歉,带着些苦笑,“我只是想着,你这娃儿上了大学便再也没能回来,这会儿想好好看你一眼……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是我是真的把你当做妹妹一样看的。”

  纪筱听了这话,心里蓦然涌出一点酸楚,她脱口而出道:“我也是一直把你当亲嫂子,亲姐姐一样看的!”

  李兰抬起眼望着她。

  纪筱还是害怕,但是这会儿和李兰对视着,却好像有另一种力量将她固定在了这儿。

  她站了好一会儿,然后缓缓地跪在她面前,匍匐着将头深深地贴在地面上,开口时声音带着细微的颤抖:“我……是畜生,表嫂,当年是我害了你。”

  李兰也蹲下来,伸出手,缓缓地摸着她的头发。

  “当初你是故意告诉他们的吗?”

  “我不知道。”纪筱哽咽着,撑在地面上的手指因为用力而关节泛白,“我不知道。我想说不是,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毁了你的一辈子。”

  “筱筱,我还记得我刚被卖到这里的时候。”

  李兰微微地笑着,手指细细地梳理着纪筱的长发,“那时候啊,我真的是太痛苦了,我不甘心啊,我不甘心一辈子就这么嫁给你哥,我当时想着,如果要和你哥结婚那我就去死。”

  “我自杀过一次,但是被救活了……那时候你还小,可能不记得了。”她道,“后来他们怕我再折腾,就把我绑在屋子里,房门是一步都不许出的。”

  “再后来,你就来了。”

  李兰微微笑着,像是在回忆着什么美好的事情:“你那时候才十二三岁吧,瘦瘦小小的,但是笑起来就跟小太阳一样,天天围着我‘嫂子,嫂子’地喊,我看着你啊,突然也就觉得在这里的生活也不是那么难熬了。”

  纪筱颤抖着抬起头,嘴唇无声地动了动,她没有说话,却有豆大的泪水从眼眶里滑落了下来。

  “后来我就没想着寻死了,我看着你就觉得,生活还是有希望的。”李兰说到这,又叹了一口气,“只是没想到你这个丫头是个没良心的,一走便再没个影儿,连我最后一眼也没看成。”

  “嫂子,我是畜生,我没脸见你……我没脸……”纪筱跪在地上大哭了起来,“你该恨我的……你该恨我的……”

  “谁说我不恨你呢?”李兰伸手轻轻地抹掉了纪筱的眼泪,“但是这么多年了,再多的恨也消散了。恨比爱更难,恨一个人其实挺累的,六年啦,我已经没有什么多余的力气再去恨你了。”

  “嫂子……”

  “跟我血脉相连的亲人我已经没法再瞧见了,我只能希望你能活下去……我知道你还放不下。”李兰笑笑,“既然这样,那你就背负着对我的这种罪恶感好好活下去吧。”

  纪筱从李兰的话中听到了一种决绝的味道,她略带着几分仓皇地望着她:“嫂子,你是什么意思?”

  “筱筱,你一个人在外头也记得要好好的。”李兰温柔地望着她,声音里有一种纪筱不太明白的意味深长,“不管遇到什么事,再痛苦也要活下去。”

  “什——”

  “你们来了?”

  那头的话还未说完,李兰的视线却突然越过她朝着她身后看了过去。纪筱回过头,却见不知什么时候屋子里竟无声无息地多出了两个人来。

  叶长生眯着眼看着李兰,声音低低地:“是谁复活了你?”

  李兰缓缓地站起来,笑着摇摇头:“我没瞧清,只在迷迷糊糊间听见那人的声音,似乎是个年轻的男人。”

  “是你镇压住了整个纪家村的鬼气?”叶长生又道。

  “可能是吧,谁知道呢?”李兰将一脸茫然地纪筱从地上拉起来,然后将她带到了叶长生的身边,“她是整个村子里唯一活下来的人了,我很努力的想要保护她,但是太难了……幸好你们来了。”

  纪筱惊慌地看看叶长生又转头看看李兰:“唯一的活人,什么意思?嫂子?叶天师?”

  其他人却并没有顾得上回答她的疑问,叶长生紧盯着李兰,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字字清晰:“你知道你这样做意味着什么吗?”

  李兰笑笑:“我本来也就该死了不是吗?”低头看看脚下,明明屋子里点了灯,她的周围却没有影子,“而且现在我又能算活着吗?就算再怎么遮掩,身体腐烂的味道也已经遮不住了,用这样一个怪物一样的身体活下去又有什么意思呢?”

  “什么?什么怪物?什么‘意味着什么’?”纪筱彻底懵了,她扯着叶长生的衣袖,“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叶长生缓缓地将视线移到了纪筱的身上,好一会儿缓缓开口:“我讲得那个故事里,书生本已经死了,尸体都由妻子收回去下葬了,只是灵体自以为逃生,所以化作魇魔如常人一般又活了许久,直到再次看到他妻子,被告知死亡才消失,对不对?”

  纪筱的心跳因为恐惧而跳动得很厉害:“你先前说我嫂子是魇魔?”

  “不,她不是。”叶长生一字一顿地道,“但是,这个村子里的其他所有人,包括你表哥,已经都成为了故事里的魇魔。”

  “什么?!”纪筱怔了怔,随即摇摇头,“不可能,不可能!他们明明都好好的,怎么可能?”强笑着望着李兰,“嫂子,你说说话,怎么可能呢?村里面的人明明都好好——”

  话未完,看着那头脸上略带着些怜悯的表情,她突然愣住了:“你、你们骗我。”

  叶长生叹口气:“你要去后山看看吗?上面全是村里人的墓碑——山上埋着的还只是早先死的,后死的那些人估计尸体还留在家里,只要你去找找或许还能找见个腐烂程度没那么严重的。”

  纪筱木然地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摇摇头:“你们骗我……我要去找我哥……你们骗我。”

  李兰伸手想要去拦,但是却被叶长生阻止了,那头回头给她一个笑:“够了,你在这个家里为了纪筱替他们遮掩了这么久,你做的够多了。”

  李兰呆呆地望着叶长生,唇角微弯,眼里却落下了泪:“人啊,都是贱骨头。我明明应该恨筱筱的,但是我看着她跪在我棺材前给我守灵,看着她在没人的时候哭着跟我道歉,我这心啊,突然就软了……我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小时候我跟弟弟争东西,我可是小心眼得厉害,一点小事我能记很久——我现在都记得十五岁那年我弟弟抢了我碗里最后一块红烧肉。”

  她喃喃着,又哭又笑:“我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我这一辈子怎么就这样了呢?”

  叶长生沉默许久,望着她笑了一下:“等这事结束后,我会把你的骨灰带回你的故土,你是个好姐姐,你弟弟肯定也是这么想的。”

  李兰闻言,唇角的弧度扬得更大了些,她擦去了自己的眼泪,点点头应了一声。

  而另一头的屋子里,纪筱冲进去,纪奎正在床上坐着,见纪筱进来了,略有几分呆滞地望了过去:“筱筱?”

  纪筱看着纪奎,似乎是放心下来,声音有些哽咽:“哥。”

  “你怎么……过来了?”纪奎走过来,觉得纪筱的表情有些奇怪,迟疑地问道“你嫂子找你了?”见那头只是瞧着他并不答话,大约是觉得猜对了,叹着气安慰道,“你吓坏了吧?”

  纪筱摇摇头,顺着纪奎走到床边坐了:“没有,跟嫂子没关系,我只是太久没好好跟哥你说说话了,所以过来坐坐。”

  纪奎坐到正对着她的桌子旁坐了,摸摸脑袋憨笑道:“哎,妹妹毕竟是大姑娘了,高材生,哥哥比不上了,也没什么话能跟你聊。”

  和记忆中一模一样的纪奎让纪筱逐渐放下了心,她坐在床边,脚轻轻地晃悠着,和那头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只是隐隐约约地,她总觉得空气里弥漫着一股难闻的味道,像是李兰身上的那股尸臭。

  “哥,屋子里空气有点闷,你把窗户打开吧。”纪筱说道。

  “诶,等着。”纪奎点点头,起了身一瘸一拐地走到窗户边开了窗。

  纪筱看着他的背影,晃悠的腿幅度大了点,像是往床下踢到了个什么东西。她皱皱眉,疑惑地往床下看了看,然后,一具已经高度腐败的尸体便就这么大喇喇地闯进了她的视线中,而尸体上穿着的,正是她曾经在纪奎身上看到过的那件套头长衫——

  “筱筱,你在看什么?”

  幽幽的声音像是带着古怪的森冷,纪筱僵硬地抬起看,看着纪奎突然阴沉下来的脸,终于颤抖着尖叫出声。

  李兰推开了屋子,视线在纪筱和纪奎身上停了停。那头被她这一瞧,身子立刻瑟缩了起来,再也不敢有什么其他动作。

  她收回了放在纪奎身上的视线,然后微微笑了笑对着身后的叶长生道:“带筱筱走吧,其他的有我。”

  叶长生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她姣好的面容上有着一种淡淡的森冷之色,乌黑的眼珠子上闪烁着一点幽幽的绿光,周围的空气似乎在一瞬间便阴冷了起来,带着刺骨的寒意仿佛要钻进骨髓一般。

  她到底还是怨的。这一个村里的人害了她的一生,她活着的时候没有办法报复,或许也只有死了,才能借着其他的力量彻底地摧毁这个开满了恶之花的腐败村落。

  他没办法帮她什么,这会儿只能选择成全她。

  进屋扯着纪筱出来了,路过李兰身边的时候低低地道了一声“有缘再见”,听到那头淡淡的“谢谢”,微微笑了笑,而后同贺九重一齐便朝着村子外面走了去。

  像是一块鲜美的肉落入了饿狼狼群中,纪筱刚从屋子里出来,其他所有的村民都纷纷在自家院子里探出头来张望。

  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事实,纪筱只觉得他们的眼里都幽幽地泛出了一丝森冷鬼气,看的叫人毛骨悚然。

  叶长生看见纪筱的模样笑着拍了拍她,然后朝着贺九重的方向努了努嘴道:“有他在,没事的。”抿唇一笑,“那些充其量不过是些魇魔,但我身边这位是个阎王——专治各种不服的那种。”

  纪筱努力压抑住自己的恐惧,问着叶长生:“我哥他们真的……全死了?”

  叶长生点点头:“严格意义来说是这样没错。甚至在你嫂子之前,他们就已经死了。”

  “那、那我嫂子……”

  “哦,她啊,被人复活了。”叶长生道,“只不过术法还不成熟,外面看着是活了,里头倒是全烂了。就算没我这一遭,大概也撑不了多久了。”

  纪筱低着头,许久,低低地道:“我嫂子她这两个月——”

  “啊。”叶长生点点头,“虽然你可能觉得害怕,但是她的确是为了保护你。整个纪家村鬼气弥漫,要不是她护着你,你大概已经死了。”

  纪筱不说话了,只是走着走着,伸手抹了一把眼泪。她死死地咬紧了牙关,竭力不让喉头间的哽咽泄露出半分。

  叶长生用眼尾瞥了一眼她,但是却没再说半句安慰的话。

  走到村长家外,远远地正看见一个瘦弱的女人在外面忧心忡忡地徘徊着,一偏头瞧见他们三人,眼底闪过浓浓的惊愕,几步走上前望着叶长生连话都要说不全了:“你、你……里面……你们没死?”

  “没事了。”叶长生停下步子看着她,好一会儿,轻轻地开口:“没事了,小秀。没有谁再拦着你了,你现在可以彻底离开这里了。”

  看着那头迷茫的样子,微微笑了笑,伸手替她将粘在头发上的落叶拿了下来:“你自由了。”

  严小秀明明没有听懂叶长生的话,但是这一瞬间,她却忍不住地哭了出来。声音细弱地,带着一点怯懦:“我真的……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叶长生在她眉心虚划了一线,微微笑着:“你被这村子困了太久了,该投胎去了。”

  严小秀怔怔地,像是突然间想起了什么。她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复杂而又释然地光,在原地又站了一会儿,环顾了整个村子一圈,脸上的惊和怨交织在一块,最终却化作了一片怅然。

  许久,又朝着叶长生深深鞠了一躬,随即整个人便化作一道青烟倏然消失了。

  纪筱眼睁睁地看着严小秀真的从自己的眼前消失了,她才终于彻底掐断了心底那一丝微弱的幻想。

  像是整个人都被抽空了一般,她整个人都茫然了起来。

  死而复生?魇魔?鬼?天师?

  这些明明只应该存在于都市传说中的东西,怎么就突然穿插进了她的生命里了呢?

  怎么会这样呢?

  带着她走夜路下了山,站在山脚下,纪筱一个踉跄,又突然停下来转过了身。仰着面看着山上的方向,好一会儿,倏然跪下地上重重地朝着纪家村的方向磕了几个响头。

  叶长生也仰头望着那山,似乎在想着什么,许久,几步走到纪筱身边道:“现在才八点,你不会是准备在这里一直跪倒天亮吧?”

  纪筱默不作声。

  叶长生笑了笑,伸手比划了一下:“这次你嫂子在上面,这会儿可看不到你这一跪了。”

  纪筱身子颤了颤,她听出了他话语里淡淡的嘲意,心脏似乎是紧缩在了一起,许久,偏过头,声音沙哑地道:“他们会怎么样?”

  “怎么样?”他似乎是微微地笑了笑,随后漫不经心地淡淡道,“尘归尘,土归土。该投胎的投胎,该下地狱的下地狱——”又一弯唇,乌黑的眼睛微微闪烁着光,迷迷糊糊地好像能瞧见那眸底似乎有什么在轻轻游动着,“放心,你嫂子是个好人,应该会上天堂的。”

  纪筱笑笑,她轻轻地:“如果我也死在这里了,那我应该会下地狱吧?”

  叶长生耸肩,异常坦诚地:“那我就不清楚了。”

  溜溜达达走到贺九重身边,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喂,是陈师傅吗?是我,小叶……嗯嗯,对的对的,我们临时下山了,想问问你能不能来纪家村下面接一下……一共三个人,价钱随你开,只要把我们接到镇上就可以了……对对,好的好的,四十分钟是吧?那我就在这里等你。”

  说完,心情大好地把电话挂了。

  贺九重挑挑眉:“价钱随便开?你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

  叶长生眨眨眼,反问道:“总不能让我们就在这里睡吧?”又望望纪筱,理直气壮,“再说,谁说我付钱了?”

  又过去将纪筱拉起来,面对着面她缓缓地道:“李兰已经死了,无论你觉得错在不在你,反正她已经彻底死了,死透了——但是她希望你活着,你明白吗?”

  明明是个清秀温暖的模样,这会儿纪筱却突然从那双纯黑色的眼瞳里看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凉薄与冷意。

  她怔怔,低哑地道:“我知道。”

  “很好。”叶长生将手松了开来,再一弯唇,依旧是那个没心没肺的轻松样子,“今天晚上不太平,我带你先去木槿镇上找个地方歇息一晚,明天中午再来一次,将所有的事情都给我全部处理干净。”

  “这一次,就是真正的永别了。”

  纪筱重重地咬住了自己的下唇,直到那里都渗出了血,她才沉缓地点了一下头,声音涩而低:“我知道。”

  第二天是个阳光异常明媚的大晴天。

  三个人再次回到纪家村,没了咒术的影响,整个村子终于也暴露在了阳光下。只是这一次,不会再有围观的村民,也不会再有上前赶人的老太太——一眼望去,整个村子半个人影也没有,到处都是一片死寂,仿佛已经是一个徒有空壳的荒村。

  叶长生眯了眯眸子,黑色的双眼深处有什么缓缓游动着,让那双眼显出几分妖异:他还是骗了严小秀。死后化魇的人再次死亡后,这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不光肉体,就连灵魂也将消散,灰飞烟灭之后他们将永远失去投胎了机会。

  ——所有的罪恶深埋于尘土,纪家村从这一刻起已经成了真正的死村。

  纪筱首先回了自己的家。

  外头的大门半敞着,里头有一股混合着霉味的尸臭,她从屋子里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又去其他屋分别找到了她姑姑、姑父还有纪奎的尸体,怔怔地看了好一会儿,跪在地上给他们磕了两个头,而后带着行李出了屋子。

  “他们……”纪筱声音有几分涩,“你们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吗?”

  叶长生歪歪头,指了指天,没心没肺地笑道:“也许是天谴吧,谁知道呢?”

  纪筱沉默了很久,点了点头,喃喃道:“对,这是天谴。”

  垂下眼,将行李箱放在门口,带着叶长生又去了后山。

  整个后山新立的坟包随处可见,三个人找了一会儿才摸索着去了李兰坟前。原先空荡荡的棺材里这会儿已经躺了一具严重腐坏的女尸,女尸的五官已经看不清了,只是她身上穿的棉袄倒是眼熟得很。

  叶长生望了贺九重一眼,那头明白了他的意思,微微抬了抬手,只见一团幽火自掌心跃起,而后倏然落到那棺材上,一眨眼的工夫,整个棺材便猛地燃烧了起来。

  凶猛的火势持续了大约十几分钟,随后又渐渐地熄灭了。奇异的是,在那么凶猛的火势下,除了里头的女尸,外面的棺材竟然是未伤分毫。

  纪筱走过去,在棺材前磕了几个头,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瓶子来,小心翼翼地将棺材里李兰的骨灰一点一点地装了进去。

  “走吧。”

  叶长生眯着眼瞧她将李兰的棺材用土掩埋了起来,又仰头看了一眼天色,淡淡道:“时候也不早了,我也已经给警局那边打过匿名电话报备了,剩下的就交给警察去处理吧。”

  纪筱点点头。

  她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个曾经充满了罪恶,如今却已经只剩了一片荒地的村子,将手上的瓶子握紧了,拿回行李箱跟着叶长生和贺九重离开了这里。

  但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三人离开后不久,却还有一个人也踏入了这个死村。

  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缓步走到李兰的坟前,望着那坟包若有所思地站了一会儿,一双明明应该显得温暖的琥珀色眸子向下压了压,眸底深处却有着冷色闪烁。

  “又失败了?”

  他低喃一声,指尖在墓碑上摩挲着。一阵风吹过,他忽而半抬起眸子,朝着不知名的某处微微笑着叹息了一声,随即便又收回了手,转身离开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