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十二章

  贺九重走到他身边坐了, 灯光下,少年人的发乌黑细软, 看起来让人很有伸手去摸一把的冲动。他眸子微闪了一下, 偏过头, 将视线滑落在他的脸上:“既然你不想折腾,当时为什么要答应?”

  “二十万呢好歹。”叶长生把脸偏过来,微微摇晃着手比划,乌黑的眼里闪着亮亮的光, “苍蝇再小好歹是肉!”

  贺九重这会儿却没心思再听他在说什么了, 他的注意力微微下滑,完全落到了叶长生下滑的棉衣拉链下,里头锁骨处那半明半暗的一小块白的发光的皮肤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家宾馆的大床房灯光要格外暧昧些,偏暖色调的光线打下来, 在床上那人的身上勾勒出一片暧昧的光影。

  纵然因为天气的缘故让他穿得有些臃肿, 但是或许正是如此, 当那头侧躺下来透过宽大的棉衣偶尔窥见里头的一点玉色,反而半遮半掩显得愈发撩人起来。

  贺九重的眸色微不可查地深了半分。

  强装着若无其事将视线移到屋子里头的灯具上,压了压嗓子开口:“明天到了木槿镇你想好了要怎么去纪家村吗?”

  叶长生蹬掉鞋,抱着枕头坐起来抓了抓头发:“什么怎么去,不是早先那司机说了再走两三个小时就到了么。”

  贺九重用眼角斜睨他:“山路不好走, 你的体力真的能撑上三个小时?”

  叶长生顿时觉得有些苦恼。

  实际上像他这中战斗力只有五的体力废, 就算是在水泥砌好的平地上, 走上两三个小时他也得累的半死……山路什么的, 他真走, 到时候可能要给贺九重一根绳子让他绑在他身上,将他吊着拖上去了。

  “那我不走还能怎么办?”

  贺九重望着他,对他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叶长生一眼就看穿了贺九重的丑恶心思,他扯着手里的枕头,将头摇成拨浪鼓:“不,不飞!”将手握成拳摆在胸口,异常坚定地,“哪怕这双腿走废了我也不会再让你带我飞一回!”

  贺九重把身子侧过去,扬了扬眉:“上次飞到最后,本尊见你不是也没那么害怕了吗?”

  叶长生愤怒地反驳:“什么叫‘没那么害怕’,我那明明是害怕过了头反而大脑已经死机了你懂吗?”

  贺九重点点头:“那你明天要是真的走不动了,记得千万别来求本尊。”

  叶长生仰面,一双乌黑的眼里展现出了新时代年轻一辈的铁骨铮铮:“我不会的!”

  然而,打脸的时刻来的总是那么快。

  第二天当那个好心司机将他们送到木槿镇与纪家村的交界口时,下车的那一瞬间,看着满地坑坑洼洼的泥巴路,真·体力废·战五渣·叶长生几乎一瞬间就后悔了昨天夜里他满脸骄傲地在贺九重面前夸下了海口的行为。

  “我说,这泥巴路这么脏,”叶长生舔舔嘴唇,看着站在自己身边面色冷淡的男人,眨眨眼讨好地道,“你要是这么走,到时候别把你的衣服和鞋都给弄脏了。”

  贺九重偏过头,猩红的眸子里带着点玩味,勾勾唇笑道:“没关系,反正你都已经知晓了本尊的真名,本尊可以等你走到了纪家村再来召唤我过去。”

  “这怎么行!你不是说我作为你的炉鼎,一时一刻都不能离开你身边吗?”叶长生连忙摇头,痛心疾首“我怎么能够残忍地将你一个人抛弃在这种荒郊野外?”

  “偶尔一次没什么关系。”贺九重却气定神闲,“再说,你不是怕这泥地弄脏了本尊的衣服鞋子么。”

  叶长生被自家召唤兽的无耻震惊到一时无话可说,沉默好一会儿,紧了紧自己的衣服,昂着头继续铁骨铮铮:“红军万里长征都走过来,这几里山路算什么!你在这里等着,不用多久我就走到了,到时候我再召唤你!”

  说着,抬步便往前大步迈去。

  一步,两步,三步。没跟上来。

  九十八步,九十九步,一百步。还没跟上来。

  九百九十八,九百九十九,一千。

  叶长生回头,终于忍无可忍:“贺九重,你给我滚出来!!!”

  几乎是话音落地的一瞬间,黑衣红眸的高大男人便立即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男人微微眯着眸子,半垂着眼皮瞧他,唇角陷下去的弧度看起来似笑非笑:“你刚才说什么?本尊没听清。”

  叶长生见他真的出现了便怔怔地眨了眨眼,作困惑无辜状:“我说什么了?我什么都没说啊。”又眨眨眼,视线在他身上转一圈,更加困惑无辜,“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让你在原地等我吗?”想了一会,恍然大悟,凑过去靠在他身上甜腻腻地,“哦,我知道了,你还是心疼我,舍不得让我一个人奔波的对吧亲爱的?”

  贺九重看着仿佛被戏精附体的叶长生,唇角微微翘了翘,伸手在他头顶按了按:“别废话了,快走吧。”

  果然,那头发比想象中的手感还要细软舒服,在掌心划过的时候,便引起了一点淡淡的酥麻。

  而那一点酥麻随即又像是活了似的,顺着那掌心渗入皮肤流进血液,然后又一点点地瘙到了心脏的某处泛起一丝浅浅的涟漪。

  叶长生在身后瞧着前头那人高大却又异常坚定的背影,摸了摸鼻尖,眼底微微浮了一抹笑。拉了拉肩上背包的带子,随即也抬步跟了上去。

  后半段路叶长生到底是没能自己走下来。

  熬过前半截凹凸不平的泥巴路后叶长生已经觉得自己体力濒临极限,带这一段走完,再看看那到处都是碎石陡坡,几乎下不去脚走的山路,已经红蓝条双双耗尽的他终于向贺九重举了白旗。

  那头嘴角勾了丝笑意望他,猩红的眸子里带着点懒洋洋的挑衅:“你昨天在床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叶长生苦哈哈地立即道:“床上的浑话怎么能当真呢?”

  贺九重挑挑眉,漫不经心地道:“那你现在是想跟本尊认错了?”

  叶长生赶紧点头,态度无比诚恳:“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应该不知天高地厚不知好歹!我真的走不动了,再往上爬这双腿就该废了——”伸手比划一下自己的腿,声泪俱下地,“亲爱的,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你为什么不说话?”

  贺九重冷冰冰地:“是不是你心里没点数吗?”

  叶长生听到这句话却立马喜笑颜开,一个小冲刺跳到贺九重背上像只无尾熊似的将他攀住了,脸贴着他的长发蹭一蹭,声音甜腻腻的:“谢谢亲爱的!”也不看那头带着凉意的视线,只是自顾自地给他鼓劲儿,“不要用飞的,反正就这么一点路了。加油么么哒。”

  贺九重感受着耳边温热的气息,眸子微不可查地眯了一下。

  如果是按照他以往的脾气,叶长生敢对他这么放肆,他早该将人拽着衣领丢出去了。但是要命的是,他现在心底明明还盘旋着这个念头,只是身体再无法果断地做出这样的动作来。

  他最近一段时间似乎已经越来越纵容叶长生了。

  贺九重这么想着,手上却不自觉地环住了背上那人垂下的腿,好让他趴得更舒服一些。

  啧。太瘦了。

  虽然乍一眼瞧过去,他就知道叶长生的身材是纤瘦单薄的,但是直到背在身上亲手触摸到后,他才知道他比他看到的还要更加瘦弱。

  明明平日里吃的也不少,那么多东西吞下肚子后又被藏到哪里去了呢?

  贺九重下意识地捏了捏叶长生难得还长了一点肉的大腿。那头自然是察觉到了他的动作,脑袋懒洋洋地压在身下人宽厚的肩膀上,声音漫不经心中带了点提醒:“亲爱的,你再捏下去,我就要告你性/骚扰了。”

  贺九重闻言,唇角似乎是扬了半分,用眼尾往身后轻瞥了一下,一副有恃无恐地嘴脸淡淡道:“那你是要自己下来走?”

  叶长生歪着头看了看一眼似乎望不到尽头前路,思考一秒钟,重新趴回去挥了挥爪子笑眯眯地:“啊,性/骚扰是什么?我们两个都老夫老妻了,不存在的,不存在的!”

  前头的贺九重微微侧头望他,眼底含了点似笑非笑的玩味,只是到底没再说什么,紧了紧环着叶长生的手,然后加快了脚下的步子。

  因为后半程贺九重的功劳,才刚过十二点不久两个人就已经抵达了所谓的“纪家村”。只是说是村落,往里头一眼瞧过去也不过寥寥三四十户人家,大约是能算是个生产队的数量。周围是已经开垦好的农田,将里头的农户不规则地环绕着,形成了一个深山里头的小小聚集地。

  先前还算明媚的阳光一瞬间便消失了,风一吹,刮在身上更显得阴寒。

  大概是因为村子里封闭的厉害,基本上没来过什么外人,叶长生和贺九重刚一出现便立刻受到了好几个村民远远地围观和议论。

  过了好一会儿,一个看上去已经年岁很大的老太太朝他们走了过来,她的脸上已经满是皱纹,身材也是异常瘦小干瘪,浑浊的眼睛望着人的时候带着一种显而易见的敌意:“外乡人?”

  她说的是纪家村的本地话,带着浓重口音话听起来有些艰涩难懂。

  贺九重偏头看了一眼叶长生,却见那头一点也不怯,微微欠下身,将视线与那老太太齐平,笑眯眯地用着还算地道的本地话与老太太道:“是从外地来的。朋友说纪家村人杰地灵、山清水秀,是个好地方,特地请我们过来做客的呢。”

  老太太似乎愣了愣,狐疑的视线在叶长生清秀讨喜的脸上转了下,眼底的防备稍稍去了一些,开口又问道:“哪个叫你来的?”

  叶长生便将程诗苗给他的那张照片从包里掏了出来递过去,嘴里问道:“奶奶您认识纪筱吗?”

  老太太伸出的手还没接稳照片,听到叶长生的话身子猛地抖了抖,再抬头望过去,眼神里重新装上了浓厚的防备:“什么纪筱?我们这没这个人!”话音未落,又伸出手就将叶长生往外推,嘴里一边不干不净地骂着什么,一边嚷嚷道,“我们村不欢迎外乡人,滚,滚出去!”

  老太太这一闹,原本只是远远地在外头观望的村里人一时间全操着家伙聚集了上来,有小孩子在旁边怪叫着,性子虎一点儿的,甚至摸着地上的石头就往叶长生这头砸了过来。

  眼见着一块鸡蛋大小的石头就要砸到他的额头上,还没来得及躲避,却见一只宽大的手蓦然横切过来将那石头握住了,而后反手随意地一掷,正中一旁那个闹腾得最欢的孩子的腹部。

  明明只是块并不很大的石头,但是莫名巨大的冲击力却将那孩子撞得直往后滚了好几圈才停住。那孩子像是被砸懵了,在地上狼狈地坐着愣愣地捂着肚子,呆呆着望着周围的人,好一会儿才觉出疼张大了嘴巴嚎啕大哭起来。

  伸手卡着那个凶神恶煞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的老太太的脖子将人缓缓地提溜起来,黑中泛着猩红色异芒的眼瞳冰冷地含着一丝狂肆:“从现在开始,你如果再多说一个字,本尊不介意抉了你的舌头,缝了你的嘴。让你这辈子再也不能开口。”

  老太太在这村子里嚣张蛮横了一辈子,想来也是从来没遇见过贺九重这样的狠角色,她双脚扑腾地试图想要重新踩回到地面上,一张脸因为缺氧而变得紫胀,她对上了那双冰冷的眼,一时间只感觉自己像是和死神相望了一样,忍不住打从心底起了一丝战栗。

  “妈!”一个壮汉从远处赶来,看着贺九重正掐着老太太,怒吼一声操着铁锹就朝着他就冲过来,只是这边却是连个眼神都欠奉,直接一脚踹在他心窝上,这一脚就将个近二百斤的汉子踹飞了十多米。

  “听懂了?”贺九重将手中的老太太随手丢到了一旁,冰冷的视线一一从周围蠢蠢欲动的村民脸上划过,他声音很轻,却带着一丝嗜血的戾气,叫人听在耳里,便忍不住地想要跪在他面前求饶似的。

  所有的人在对上他双眼的那一刹那便立即丧失了所有的战意,他们战战兢兢地,只怕多动一下就要惹得那头大开杀戒。

  “哎呀,干什么,干什么。”一直站在旁边的叶长生看着成功被震慑住的一众村民,心里满意地点个赞,面上倒是立刻摆出了笑眯眯的样子上前来打圆场,“我们来纪家村是玩的,又不是寻仇的,把气氛搞这么僵干什么?”

  弯下腰,将掉在地上的那张照片捡起了放在手里轻轻拍了拍灰,瞅一眼上面笑的阳光灿烂的女孩,然后将照片举在手里扬了扬,弯着唇角也朝四周看了一圈:“那么现在有人能告诉我,纪筱她到底在哪儿了吗?”

  村民们面面相觑却并没有一个人开口,面色似有古怪。正在一片微妙的沉默中,突然,一个女人细弱的声音传了出来,带着一点外地的口音:“我、我知道。”

  叶长生一抬眼,顺着那道声音望了过去。

  那是一个和周围的农妇画风明显不同的女人。大约只有十六七的年纪,一头秀丽的长发,一张小巧的瓜子脸。虽然因为风吹日晒皮肤已经开始粗糙了,但是依旧遮不住她原本白皙秀气的模样。

  女人的话一出,站在她旁边的男人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但是还没等那个男人再做其他动作,眼见着叶长生和贺九重走了过来,他又只能赶紧龟缩下去,眼观鼻鼻观心,想尽量让自己不去引起那头那个黑衣煞神的注意。

  叶长生走到那个女人的面前,笑着放轻了声音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人瑟缩了一下,她把头深深地低下去,双手绞着衣角,声音细若蚊呐:“严小秀。”

  “小秀,真是个好名字。”叶长生点点头夸赞了一声。

  贺九重淡淡地瞥了一眼身边少年人的侧脸。那张脸上一双乌黑的眼微微弯着,笑意盈盈地竟看不出半点虚伪来。

  他一直觉得叶长生这一点确实非常的让人佩服。他的长相明明也说不上多么漂亮,但是当他一笑起来,却像是整个人突然地有了一种魔力。这个时候无论他对你说什么,仿佛都是真心实意,让你忍不住地便想要去相信这个人。

  天生的欺诈师。

  贺九重这么想着,却又忍不住微微勾了一下唇角。

  很久没有听到这样夸赞的严小秀抬起头感激地看了一眼叶长生,做了个“谢谢”地口型,然后道:“纪筱家就在里头,你们跟我来吧。”

  说着,转身就想走。

  只是她刚走一步,一直站在她身边的男人终于还是受不了了,一手抓住她的衣角,焦急地低声道:“你这婆娘,不要命了?奎子的那个婆娘说不定还在屋子里呢!”

  严小秀侧头望了男人一眼,她微微抿了抿唇,虽然模样依旧怯生生地,但是声音却很坚定:“你们怕兰姐,我不怕。”又把眼睛垂下去,低低地补充道,“我没害过她,我不怕。”

  说着轻轻地将衣角从男人的手里抽了出来,闷着头就往前走。

  叶长生跟在她身后,视线划过周围村人们乍青乍白的脸,眸底深处像是有两尾阴阳鱼缓缓地游动了一下,但紧接着,他便又敛了眸,带着贺九重一道快步跟了上去。

  村落里的屋子虽然大体是聚在一起的,但是也有离得稍远些的。而在这其中,纪筱的家大约就是离得最远的那个。

  严小秀领着两个人走了好一会儿,直到停在了一个看上去就很破败的屋子,才停了步子,伸手往前指了指,细声细气地道:“纪筱家就在这里了。”

  叶长生点了点头,又把视线落在了严小秀身上,眼尾轻轻掠过那跟在远处的一群人,微微弯了弯唇,放轻了声音似乎有几分突兀地开口问道:“没想过要逃吗?”

  严小秀愣了一下,直直地朝着叶长生望了过去。

  她似乎是没想到自己什么都还没说,仅凭着刚刚在人前的三言两语,眼前这个乍眼瞧起来便觉得涉世未深的少年人竟已经将她的事情猜了出来,眼眶微微一红,又把头低垂下来,轻轻地道:“怎么没想过呢?”

  叶长生的眸子很黑,但是一眼却看不出什么情绪来。他似乎是看着她,但是又似乎是透过她在看着别的什么,沉默了片刻他又突然道:“如果现在能逃出去,你还愿意走吗?”

  严小秀半低着头笑了一笑。明明是一张依稀还残余着几分稚嫩感的脸,只是神色却带着些悲凉和沧桑。她迟疑了一下,缓缓的摇了摇头:“现在我在这里孩子都生了两个,人生已经全毁了。逃不逃出去,又有什么区别呢?”

  叶长生又看了她一眼,没再说话,只是瞧着她又转身走远了,这才微微眯了下眼,转过来抬手拍了拍门。

  开门的是个腿有点儿瘸的中年男人,他的皮肤蜡黄,一双眼睛木然无神,朝外望过来的时候带着一种病恹恹的迟钝:“你们……找谁?”

  叶长生不动声色地将男人打量了一圈,带着点笑模样问道:“纪奎?”

  男人似乎是没想到会被人叫出名字,轻轻地点点头,又僵硬地开口:“你是?”

  “我姓叶,是纪筱的朋友。”叶长生笑眯眯地,“纪筱在家吗?”

  纪奎似乎看起来更困惑了:“筱筱的朋友?她怎么没跟我说过……”

  话音未落,却听后面一道温柔的女声传了过来:“当家的,是谁过来了?”

  女人声音响起的一刹那,只见门前的纪奎身子便猛烈地颤抖了起来,他木然的眼里浮上了深深的恐惧,牙齿几乎都在打架。他侧过身,给身后的女人让出路来,畏畏缩缩地道:“有、有人……来找筱筱……”

  女人便走了过来。

  她有一张年轻得看不出具体年岁的脸,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一双水汪汪的黑色眼睛含着一点笑意,瞧上去温柔又和善。她的视线掠过在门口站在的两个人,微微点了点头便将他们请进了屋子:“我是李兰,纪筱的表嫂,这是她表哥……哎,这小村子太偏僻了,平时几乎从见不着外人,真难为你们还能大老远过来。”

  说着,泡了两杯茶端了上来:“你们坐,一路走过来累了吧,筱筱在屋子里,我这就给你们把她叫过来。”

  “表嫂不用麻烦了。”叶长生伸手虚虚地拦在了李兰面前,一双眼依旧是笑得弯弯,声音低缓而温和,“我们两个是想给筱筱一个惊喜才特意事先都没联系就这么突然过来的,表嫂现在叫她不是就让我们两个的苦心功亏一篑了么。”

  李兰微微一怔,视线随即在叶长生和贺九重身上转了转,像是想明白了什么,捂着嘴忍不住一笑:“啊呀,那确实,我这一插手可真是不识趣了。”又伸手指了指,“那最里头那个就是筱丫头的屋子,你们直接过去就行了。”

  叶长生眨眨眼,笑眯眯地:“那我就先谢谢表嫂了!”低头扫一眼桌上热气腾腾的茶,又掀了眼皮将视线落在李兰秀丽的脸上,“这茶表嫂替我留着,等晚些时候我们再来喝。”

  李兰被叶长生一口一个表嫂喊得笑个不住,点点头柔声道:“快去吧。”

  叶长生伸手一拽贺九重袖子,止了那头略有些深沉的视线,扯着人便赶紧朝着纪筱的房间走了过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