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十章

  程诗苗听到身边人失去了动静, 便微微偏头看了她一眼。视线从汪锦的脸缓缓下滑到她心脏的位置,稍稍顿了顿, 又起身将桌上的杯子和茶壶拿去厨房洗了洗。

  将茶具洗完搁在柜子里, 再去王婶一楼的屋子敲了敲门, 见里头探了探身子,便笑了笑道:“婶子我记得你家里姑娘最近要搬家吧?”

  “小姐还记得这事儿啊。”王婶搓搓手,点头道:“可不是吗,最近正折腾着呢。”

  程诗苗望着她道:“婶子这几年都在我们家劳心劳力的, 平时也没什么休息, 今天我就给你半个月的假,你回你姑娘家看看吧。”

  王婶猛地一惊,有些紧张地道:“小姐,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

  “没事的, 这是带薪假, 我跟锦姨也已经商量好了, 你就这么先回去吧。”程诗苗摆了摆手,神色虽然平静,但是语气却不容拒绝,“半个月后再回来就行了。”

  王婶心里惴惴,但是却也不好再说什么, 在屋子里随便收拾了点东西便离开了。

  屋子里唯一的佣人一走, 客厅便只剩下了她和陷入昏睡的汪锦两个人。程诗苗站在她面前, 居高临下地看着汪锦精心保养的脸, 唇角往上扬了扬, 眼底终于毫不掩饰地向上翻涌起一种令人生惧的戾气与恨意。

  汪锦醒的时候到处都是黑蒙蒙的一片,她起先是以为天色晚了,但是很快,全身不正常的束缚感让她知道自己是被用黑布绑上双眼,并被胶带捆着禁锢在了床榻上。

  巨大的恐惧在汪锦心里蔓延开来,她瞪大着眼看着眼前的黑暗,拼命地试图挣扎着,手上的手铐与床头不停地发出碰撞的声响,只是除此之外,整个屋子都是死寂的,几乎听不到半点其他的动静。

  挣扎了二十分钟,终于最后一点力气也用完了的汪锦终于气喘吁吁地停止了动作,僵直地躺在床上,只能听着自己的心跳声,不断地猜测着程诗苗到底想要怎么对待她。

  现在家里除了他们就一个常住的老佣人,但那个佣人的心明显偏在那个死丫头身上,就算她求救,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帮忙。

  至于程磐——汪锦心里有点绝望。

  程磐最近正在洽谈一个项目,忙得脚不沾地。这两个月都不怎么着家,接下来的半个多月也应该不在X市。

  ——之前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会大着胆子在这个时间里对程诗苗下手。可是现在偷鸡不成蚀把米,程诗苗万一想对她做什么,她可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在完全黑暗的空间里一动都不能动的呆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直到汪锦觉得自己就要在这股黑暗里崩溃时,突然“吱呀——”地一声开门声响起,紧接着,便是鞋跟与地面摩擦发出的“嘚嘚”声,再紧接着,有人走到她的床头,扯住她眼上的布条猛地一拉,一道强光直接朝着她的眼睛扫来,让她痛苦地微微偏过头闭上了眼睛。

  “锦姨,这一觉睡得好吗?”程诗苗拉了一把椅子坐在她身边,微微啜着笑垂眸望着她,声音柔柔的,“五人份的安眠药……你真是奢侈。因为你,我可是太久太久没有敢在晚上安心合眼了呢。”

  好不容易适应了光线,终于睁开眼的汪锦程看着诗苗越看越阴森恐怖的脸,好一会儿,颤颤巍巍地动了动嘴唇:“杀……杀人是……犯法……的……”

  “犯法?”程诗苗重复了一遍,在嘴里咀嚼了一会儿这两个字,然后轻轻地笑了起来。

  她垂下眸子,就着手铐拉过汪锦一只手放在自己掌心里细细地瞧着。只见那纤长细腻的手指上,玫红色带着亮片的指甲正在光线下闪出莹润的光泽,将整只手衬托得更加白皙诱人。

  “锦姨,你的手可真好看,跟七年前我刚认识你那会儿那双做惯农活的手完全不一样了呢……就是这指甲艳俗了点。”唇角扬起的弧度更大,“不过毕竟是靠着脸爬上来的女人,眼皮子浅,我也不能怪你。”

  汪锦看着程诗苗嘴上轻轻巧巧地说着话,手上却拿出来一个指甲剪,顿时身体抖得更厉害了:“你……你想要干什么!”

  “这指甲不好看,锦姨你要是这样出去,别家富太太会笑你的。”程诗苗微笑着,“你毕竟对我那么好,我也不能薄待了你。来,我这来帮你修修。”

  说着,一手捏住她的手指,另一只手拿着指甲剪毫不犹豫地猛地剪了下去。

  “啊——!”

  指尖上传来的尖锐的疼痛让汪锦尖叫起来,程诗苗笑着睐她,轻声细语地:“锦姨,你好好的动什么,你这一动我就不好给你剪了。怎么,剪到肉了不是?”低头看看那冒出血的指尖,笑着道,“疼不疼?”

  汪锦眼里飚出泪花,手指上的疼痛倒是其次,但现在的程诗苗实在是太让她害怕了,她几乎不敢想象接下来她要对她做什么。

  “苗苗,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汪锦哭着道,“我不该鬼迷心窍,我不该做那种事!但是苗苗,你这样是犯法的,你想想你爸,你爸知道你这么做会多担心,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我爸?”程诗苗笑笑,垂着眼给汪锦细细地剪着指甲,虽然她没有再剪到她的肉,但是那一声一声清脆的“咔嚓”声,却像是一下一下剪在汪锦的心里,吓得她几乎晕厥,“你说我爸要是知道你给我灌毒品,你猜猜,除了你,你们整个汪家会怎么样?”

  将那剪平的指甲对着光瞧了瞧,满意地勾勾唇,一双黑色的眼在惨白的脸色下显得更加深沉,“我记得你爸不久前已经过了六十大寿了?你说他这个年纪要是出个车祸,这以后还能不能再站起来走路?”

  汪锦脸色惨白:“你……你不能……我爸什么错都没有……你不能……”

  “我能。”程诗苗将指甲刀缓缓地从汪锦的额心上往下滑,然后停在她的眼皮上,笑得甜美,“你爸最大的错,就是有一个女儿叫汪锦。就这一条,就足够他死上一万次。”

  说着朝着她颤抖的眼皮“咔嚓”一声剪下去。

  汪锦吓得闭上眼疯狂地尖叫起来,她叫得实在是太凄惨,声音几乎要刺破别人的耳膜。

  但是程诗苗在旁边听着却是愉悦地笑了起来,她将指甲剪收回来,看着指甲剪上被剪断的几根睫毛,再看看进闭着眼的她抖似筛糠,大笑不止:“你在怕什么?怕我虐待你?放心吧,你不值得我脏了手。”

  声音蓦然低沉下来,脸上的笑意明媚而诡异:“我会是世界上最希望你长命百岁的人。”

  汪锦哆哆嗦嗦地睁开眼,她看着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程诗苗,发现自己这么多年真的是一直没有看清这个看似有些孤僻的大小姐本性到底是什么样,她哭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你、你……到底想要……对我……做什么?”

  “做什么?”

  程诗苗拽着汪锦的头发站起来,脸上的笑意甜美中带着狠戾:“昨天我喝了你给的橙汁后神情恍惚地出门,甚至还夜不归宿,你是不是很开心?想着我可能一时没注意被车撞死了或者是不小心失足掉进河里,最不济也是被人在外头‘捡尸’带回去糟蹋了,是不是美得你一晚上都睡不着,一大早就忍不住出门做了个头发?”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头皮拉扯的疼痛让汪锦崩溃得大哭,她拼命道着歉,“我真的是被鬼迷了心窍,你给我一个机会……求求你,我以后不敢了……求求你,你放过我,我等你爸回来就会跟他离婚了,我会滚,滚得远远的,以后再不污你的眼……求求你,你不要害我!”

  “离婚?”程诗苗低低地笑着,她从床头摸出一把锋利的美术刀,用刀背在汪锦脸上轻轻地划着线,“你不是一心想要取代我妈成为整个程家真正的程太太,想着挤进上流圈子里风光无限吗?你会舍得离婚?”

  “我会离的,我会离的!”汪锦一双眼紧张地盯着程诗苗手里的美工刀,她屏住呼吸甚至连哭泣带来的喘息死死地压抑住了,“明天……不,不,今天,我马上就去签离婚协议。所有的东西我都不要,我净身出户马上就走!苗苗,苗苗你不要冲动!”

  程诗苗冷笑一声,举起手里的美工刀,猛地朝着她的头发割了去。

  “啊!!杀人了!救命啊!救命啊!!”

  汪锦看着那把锋利的刀就要朝着自己刺过来,一时间害怕地拼命垂下头大哭着尖叫起来,因为极度的恐惧,她甚至下身失禁了,随着被褥的上淋湿的污迹渐渐扩大,一股刺鼻的尿膻味也在小小的房间里扩散了开来。

  程诗苗看着汪锦的丑态,嫌恶地将手里割下的一缕长卷发丢到一旁的垃圾桶里,居高临下地垂眼望着她,声音冷冷的:“锦姨,有时候我倒也是真的可怜你。”她把美工刀收起来,又漫不经心地笑笑,“我说过,我不会杀你的,我会比谁都更向上苍祈求你能够长命百岁。”

  汪锦泪眼朦胧地望着她,虽然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是几次的惊吓让她整个人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她声音嘶哑地:“……你到底想怎么样?”

  程诗苗似乎是思考了一会儿,突然地,像是想到什么,薄薄的唇勾起一个似有若无的笑,她将重新将视线挪到了她的脸上,声音轻柔中带着些许诡秘:“汪锦,你觉得世界上有没有鬼?”

  汪锦以为程诗苗说这句话是为了讽刺她,但是当她抬了眼向她望去,他们两人视线相撞的那一刹那,她从程诗苗的眼里读到了一种诡异的认真,那种认真的神情让鸡皮疙瘩一瞬间爬满了她的身上,让她甚至有些毛骨悚然:“你是什么意思……你现在问我,是想责难我吗?”

  程诗苗摇了摇头,她望着汪锦,神情冷漠而又怜悯:“我以前是觉得没有的,但是我现在知道了,这个世界上是真的有鬼的。”她倏然一笑,缓缓地抬了抬手,“不信,你看啊。”

  汪锦茫然地看着程诗苗手指的方向,只见头顶上悬挂的吊灯突然闪了几闪,然后熄灭了,整个屋子重归了一片黑暗。

  但是却又不是完全的黑暗。

  屋外有路灯灯光透过窗帘斜斜地投射进来,让整个屋子隐约能看清楚一点东西的轮廓。

  紧接着,汪锦就在一片黑暗中,突然听到了一阵细碎的声响,再接着,一阵阴森窃笑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汪锦躺在床上,模模糊糊地看见黑暗里,原本应该只有她和程诗苗的屋子里突然多出来些什么。

  ——那是什么?

  汪锦不安地转动着眼珠:“苗、苗苗,那是什么?那是什么!你别吓我……”

  “是什么?”黑暗中,程诗苗的笑声显得格外阴森,她声音很慢,一字一句地,“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吗?”说着,缓缓地走到门边,又是“吱呀”一声,推开门走了出去。

  虽然开门只有一瞬间,但是走廊的光投射进来,却让汪锦清楚地瞥见了屋子里的情况:那些模模糊糊的黑影,竟然是三四个孩子。只不过与其他的孩子不同的是,这些孩子一些没有头,一些没有腿,全部漂浮在半空中,正在咫尺处望着她,用腐烂的脸对着她狞笑。

  “啊——!!!”

  激烈的惨叫声透过木门闷闷地传了过来,程诗苗背贴在门上一点点地滑落下来,虽然毒瘾发作的痛苦让她整张脸都扭曲了,但是她的心情却异常愉悦。

  低垂的视线里缓缓出现了一双脚,她艰难地抬起头,正对上叶长生那笑成月亮形状的黑色双眸,勉强地弯弯唇角,冲着他点点头道:“谢谢……叶天师,我已经……撑、撑不住了……”她用力咬了下舌头,利用疼痛让自己尽力保持一点清醒,“接下来,就……麻烦你们了。”

  叶长生伸出手将程诗苗拉起来:“真的不去医院?”

  程诗苗摇摇头,她浑身抽搐着,眼神涣散得厉害,嘴里语无伦次地断断续续:“我、我会……熬过去……”

  叶长生回过头,看在站在另一旁的贺九重,讨好地朝他笑笑:“亲爱的过来搭把手。”

  贺九重眯了下眼,看起来似乎全身散发着拒绝的气息,但是看见叶长生叫他却还是抬步走了过来:“本尊为什么要帮你做这种事?”

  叶长生眨眨眼,想了一会儿,铿锵有力地道:“因为她还没付我们尾款!”

  贺九重挑挑眉,觉得这个理由非常充分以及正当,自己似乎找不到什么拒绝的借口。又低头扫一眼程诗苗,伸手抓住她的后衣衣领,丝毫不曾怜香惜玉,提溜着她便朝三楼的房间走了过去。

  叶长生在后面跟着,看着贺九重分外粗鲁的姿势摇头晃脑感叹一句“注孤生啊注孤生”,随即回过头看一眼正不停传出哀嚎的房间,一抬手,拍了张符纸贴在门上,瞬间将屋子里所有的声音隔绝了起来。

  三楼的房间里苗橙的灵还未散,看着贺九重提溜着程诗苗破门而入,一双眼直直地便看了过来。

  贺九重也不看苗橙,离得很远就伸手将手里的程诗苗粗暴地丢回床上,那头的身体撞击在床垫上,发出“砰”地一声,紧接着便痛苦地□□了出来。

  苗橙将程诗苗痛苦的模样看在眼里,心疼的厉害,但是对于贺九重却也是敢怒不敢言,正焦急地在床头飘了飘去,就见门又突然被人一把推开,再一看,是叶长生脚步轻快地走了进来,四处环顾一眼,皱皱眉:“都傻愣着干什么?亲爱的,你没看见我们的雇主在床上都要抽过去了吗?”

  说着,去卫生间里拿了块毛巾,沾湿拧干了走到程诗苗的床头,俯身伸手掰开了她紧紧咬住牙齿,将手里的毛巾往她嘴里塞了进去。

  贺九重和苗橙就在一旁看着他,面上表情各异。

  “你们都望着我干什么?我脸上长出花来了?”叶长生掀了眼皮瞧他们一眼,“看我可是收门票的,十块钱一眼。”又从背包里拿出两幅带绒毛的手铐,将程诗苗的手往床上拷住了,又从床上找出一开始就准备好的绳子将人捆了起来。

  虽然活不算是重活,只是床上正犯毒瘾的程诗苗力气大的厉害,旁边苗橙指望不上,贺九重又是个摆明不肯帮忙的甩手掌柜,只能一人埋头苦干的叶长生前前后后折腾了一个小时,才气喘吁吁地勉强将程诗苗捆住了束缚在了床上。

  “绳子绑的不错。”坐在一旁冷眼望着叶长生忙活了许久的贺九重见那头终于歇了手,扬着眉头表扬了一句道。

  叶长生累的直接面对面地跨坐在贺九重身上,把下巴瘫在他肩头蹭了蹭,语气竟有些骄傲地:“那是!你也不看看我当初专研龟甲缚专研了多长时间!”

  贺九重用眼尾瞥他,声音玩味:“龟甲缚是什么?”

  叶长生眼睛一眨,直起身子望望他,笑眯眯地:“一种绳艺,以后有空我教你啊。”

  贺九重勾勾唇,意味深长地:“好啊。”

  叶长生看着贺九重猩红的眸子,不知怎么的,竟然下意识地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伸手在他肩头按了按,借一把力赶紧从他腿上跳下来,又晃晃悠悠走到苗橙身边,陪着她一起看着被结结实实地困在床上,已经出汗出得像是从水里捞起来一般的程诗苗:“你很担心吗?”

  苗橙点点头,视线却未从她身上挪开。

  “你虽然不是鬼,但是在她身边久留,对她也不一定是幸事,你能明白吧?”叶长生继续道。

  苗橙明显愣了一下,她微微偏头,看着身边这个明明长了一张少年感十足的长相,但是这会瞧起来却莫名有几分冷漠的叶长生,许久,艰难地点了点头。

  她对着叶长生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床上面目狰狞扭曲的程诗苗,眼里流露出了几分哀求。

  “你想用你的灵气帮她?”叶长生挠了挠头,“也不是不行,但是,你也该知道,你成型不久,其实身上并没有多少富余的灵气的,要是帮了她,这次你就真的会消散了。”

  苗橙深深看了程诗苗一眼,然后对着叶长生点了点头。

  叶长生叹了一口气,从口袋摸了一张符,将右手食指指尖咬破,挤了一滴血印上去,又一巴掌拍到床上的程诗苗额头上,他手上掐了一个诀,低声念了几句什么,大喝一声“收”,指尖苗橙身上白光一闪,随即整个人影化作一团白烟全部附在了那张符纸上。

  而与此同时,原本神情痛苦的程诗苗却在苗橙被符纸吸收的一瞬间面目逐渐缓和下来,她双眼微微张开,涣散的视线似乎是在房间里找寻着什么,但是没多会儿,她却又像是极疲惫了似的,缓缓地沉入了梦乡。

  贺九重朝她那处望了望,挑眉道:“这就好了?”

  叶长生摇摇头:“毒瘾比你想的要厉害多啦,这才是万里长征第一步,以后还有的熬呢。”

  贺九重似乎有些不能理解道:“如果是这样,那刚才的那只‘灵’消失的有什么意义呢?”

  “也许只是想让她稍微好受一点吧,至少她以后发作的时候都不会那么痛苦。”叶长生耸耸肩,回头望他,“我也不是很清楚。我说过,母性对我来说一直是个伟大而又奇妙的东西。”

  贺九重垂眸冷冷地勾了勾唇:“并不是所有的母亲都是这样的。”

  叶长生想了想,觉得这句话也没错,点点头道:“当然,凡事都有特例。”

  贺九重抬眸深深望他:“你不想问什么吗?”

  叶长生笑嘻嘻的回望着贺九重:“你想我问下去吗?”

  贺九重站起来走到叶长生的身旁,他高大的身材完全能将叶长生覆盖住,微微低下头,猩红的眸子带来一种要命的压迫感:“如果本尊说,我想要你继续问下去呢?”

  叶长生歪着头思索了一下,然后仰面地迎上了贺九重的视线,缓缓地道:“那我也还是不问了。”又掂着脚替他将被衣襟压住的发放了下来,笑眯眯地,“我等着你有一天亲自告诉我。”

  贺九重眯眯眼睛,声音压得有些低:“你很有信心?”

  叶长生眨眨眼:“毕竟我们的时间还长。”

  他扬着唇,露出一口糯米似得小白牙,理直气壮地道:“毕竟你还要和我一起过完我的一辈子呢。”

  贺九重望着叶长生弯弯的笑眼,不知怎么的,对他口中所说的一辈子,突然觉得也不是那么令他反感起来。

  ——或许更甚一步来说,不仅仅是不反感,或许还有产生了一丁点儿模糊的期待。

  他这么想着,却没有作声。

  而另一旁的叶长生也不并在意他冷淡的回应,他只是自顾自地从程诗苗房间里的柜子里又翻出两床被褥往地上垫了,坐在上面拍了拍身边朝着贺九重望过去:“要过来打坐吗?”

  其实如果说距离的话,无论是在这里还是在叶长生旁边,恢复功力的效果都是一样的。但是看着那头叶长生微微歪着头望他的模样,贺九重心里稍稍动了一下,沉默了片刻,还是顺从着自己的心意起了身,坐到了他身边去。

  “时候不早了,那我就先睡了。”叶长生在贺九重身边躺下去,拿个毯子将身上盖住了,嘟嘟囔囔继续道,“夜里要是有什么情况就叫醒我,到时候我来想办法。”

  贺九重依旧没回话,只是垂下眸来望他一眼,随即一抬手,将屋子里的灯熄灭了。

  事实证明,叶长生的话果然不是虚的。程诗苗到了凌晨四点,头一波压下去的毒瘾又再一次发作起来。叶长生从睡梦中惊醒,四处张望一圈,正看到自家魔尊大人深深地拧着眉头站在她床头,视线在她身上扫动这,似乎是在计算动哪里可以最快地结束她的生命。

  他吓得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几步冲了过去:“手下留人,好汉饶命!”他伸手将从侧面将贺九重环腰连两只手臂一把抱住了,惊慌地道:“她钱还没给,你可千万别冲动!你这一爪子下去可都是钱啊钱!”

  贺九重凉凉地瞥他一眼,淡淡道:“本尊没想杀她。”

  “……真的?”叶长生半信半疑地望他一眼,见那头眼神笃定,这才松了环住他腰的手,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你嫌她吵,所以……”

  “本尊是觉得她有些吵。”贺九重并不否认,他似笑非笑,“所以本尊正在想办法能让她永远地闭上嘴。”

  ——那不还是想杀她吗?

  叶长生脸上的笑意有些许的僵硬。暗地里叹一口气,揉了揉自己僵硬的脸,随即又忍不住庆幸:还好他醒的及时,要不然这回算是白干,一出一进他可亏大发了!

  想到这儿,去卫生间挤了个毛巾替程诗苗擦擦汗,随口问道:“先前我不是说,如果有什么情况就把我叫醒的么,你怎么不叫我?”

  贺九重眸子几不可查地动了一下,他的手收到了宽大的袖袍里,脸上却是神色如常:“本尊叫了。”侧头看他一眼,“但是你没醒。”

  叶长生怔了怔,不可置信地侧头望着贺九重:“不可能,我睡眠可浅了,别人翻个身我都能醒过来!”

  贺九重扬起唇来笑了笑,瞧他一眼,说出的话颇有一番意味:“你晚上睡着的时候听过谁翻身了?”

  叶长生想了一圈,确实没能想出来,挠挠头:“我就是打个比方。”说完还是觉得有些困惑,低声嘀咕起来,“难道是因为有你在身边后,我因为安心了所以睡眠变沉了?虽然我的确世是觉得这几个月越睡越熟,可这也不应该啊……”

  贺九重看着叶长生嘀嘀咕咕,敛眸冷声道:“别啰嗦了,快点做事吧。”

  叶长生闻言点点头,倒也赶紧把这事放到了一边,又用口诀催动了一次贴在程诗苗额上的符纸,赶紧将她强烈的反应缓解下来。

  虽然通过符纸的效应程诗苗很快又安静下来,但是比起第一次时那样迅速的效果,这一次符纸的效力明显要下降了许多。叶长生收回手看着那符纸,好一会儿小声嘀咕一句:“消耗比想象中还要快啊。”

  贺九重看着他一副要准备出门的模样,抬抬眸子,道:“你要去哪儿?”

  叶长生伸手指了指柜子上的荧光灯道:“都已经五点多了,我去厨房弄点吃的。”又往下面比了个手势,“别忘了楼下还有一位已经一整天没进食了,到时候别一不小心将人饿死了,那就完了。”

  贺九重回忆起了当初在他的强压下,曾让叶长生下厨的那一次惨痛经历,眉心忍不住动了动:“你做?”

  叶长生笑眯眯的:“这么大清早的,总不能让人送外卖过来吧。”又皱了皱鼻子道,“还是说你对我的厨艺有什么怀疑吗?”

  贺九重一脸冷淡地摆了摆手:“你去准备他们两个人的份便行了,左右还死不了人。”

  叶长生站在门边上,无辜地眨眨眼:“你不要吗?”

  贺九重抬眼望他,皮笑肉不笑地:“你自己吃吗?”

  “我又不是味觉失常了,活着不好吗。”叶长生认真严肃地与贺九重对视三秒,然后突然笑了,“来的时候我侦查过地形,附近有个包子店,味道还不错,我待会儿去买点包子过来,豆腐粉丝馅儿的你吃吗?”

  贺九重手指轻轻在墙上点了两点:“只要不是你做的,本尊都可以勉强下咽。”

  叶长生将右手举至太阳穴往前小小一扬,弯着唇道了一声“收到”,随即开了门便迅速地下了楼去。

  程诗苗暂时遣散了屋子里的佣人和钟点工,屋里的杂事就暂时全落在了叶长生一人身上——贺九重天生富贵命,不说他有没有心思帮忙,反正叶长生是从来没有指望他能出手的。

  ——他不给他添乱已经是万幸了!

  两个人在程诗苗的别墅里整整住了两个星期,那头的毒瘾才算初步地戒断了。只不过戒毒是个长期任务,这会儿强行戒断了,以后也还是需要处处仔细就是。

  她让叶长生将她全身的捆绑束缚除去了,一个人好好地在浴室洗了个澡,又出来换了身干净衣裳。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苗橙的灵气起了作用,虽然这两个星期戒毒程诗苗过得苦不堪言,但是她整个人的气色倒是好看了不少,虽然脸上还是缺少了一点血色,可比起半个月前那副惨白似鬼的模样,这会儿瞧起来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

  叶长生望着她,笑眼弯弯:“这个时候我应该对你说恭喜?”

  “礼尚往来,这个时候我应该跟你说谢谢。”程诗苗回以一笑,她倚着墙,乌黑的眼里带着一丝疲惫和解脱,“这段时间……多谢。”

  “毕竟是我亲口答应下来的交易,”叶长生笑笑,煞有其事地道:“作为一个职业的神棍,我靠得就是一个‘诚信’嘛,要不然怎么会有回头客光顾呢?“

  程诗苗点点头:“钱我这几天就会汇到你账户上,”她沉默了一会儿,声音很沉,“叶天师,你挽救了我的整个人生。”

  叶长生笑眯眯地:“救你的不止我们,你要感谢的还有另外一个。”

  程诗苗这会儿才像是想起什么,她道:“我妈……我是说,那个‘灵’呢?”

  “哦,”叶长生道,“她本来就是被我用咒符强行化形的,前些日子看你差不多要康复了,心里宽慰便又重新回去了。”

  程诗苗眼里有一抹怅然若失:“我还没有向她道谢。”

  “你就在这房子里道谢,她会感应到的。”叶长生眼睛眨都不眨,“本来那个‘灵’就是这个屋子幻化而来的嘛。”

  程诗苗听了叶长生的话,像是觉得有些道理,她转过身做了一个深呼吸,伸手贴在墙壁上,闭着眼沉默了好一会儿,像是在心里默念了什么,然后转过身,望着他道:“我以后还能见到她吗?”

  叶长生思索了一会儿,点点头道:“她是你的守护灵,你要是有危险,说不定她还是会现形的。”

  程诗苗听着叶长生的话,似乎是有些无奈地勉强扬了扬唇:“天师你这么说,我都不知道该是希望她现形,还是不希望她现形了。”

  叶长生笑着摆摆手:“这也不是能随你自己的意愿而改变的,顺其自然、顺其自然!”说着,开了门便往外走。见他出门,贺九重紧随其后,走到他身侧压低了声音极轻地笑道:“叶长生,这就是你所说的‘诚信’?”

  叶长生瞥他一眼,也压低着声音为自己辩解:“这是善意的谎言,你不懂!”

  贺九重不屑地冷哼一声,用眼尾的余光睨他:“本尊发现你说谎的时候还真的是草稿都不需要打的。”

  叶长生不服:“你怎么知道我没打草稿,说不定我从第一天答应那个‘灵’的要求时我就打好了腹稿呢?没有做过严谨调查的话不能乱说,也就是我包容你,要换做是别人,早就告你诽谤了!”

  两人说着,一路正走到关着汪锦的屋子,伸手掀开贴在门上的“禁言符”,伸手推开门,屋子里安静地近乎死寂,只有一种恶臭扑鼻而来,叫人忍不住想要夺门而逃。

  但是叶长生和贺九重却对这种难以容忍的恶臭似乎没有丝毫的反应。两人一同走进屋,先是四处瞧了瞧,随即一人走到窗边将窗帘拉开推开窗户让屋内的恶臭稍微消散了些,另一人便弯下腰将地上几张残缺不全的人型白符一张张收回来。

  叶长生走到汪锦身边,连续半个月的惊吓已经吓得她三魂七魄都有离体的症状,要不是他每日还来用符咒替她巩固魂体,也许这会儿她早就被他的那些符纸做成的恶灵幻觉给活生生吓死了。

  或许是两人的动静将已成惊弓之鸟的汪锦吓醒了,她猛地睁开眼,眼神涣散,脸上表情似哭似笑:“有鬼啊,有鬼啊!我错了,呜呜呜,我错了!有鬼啊……”

  屋子外头,刚刚从楼上走下来的程诗苗缓缓走进了屋子,她站到汪锦的面前,突然轻轻地笑了:“锦姨,你还认得我吗?”

  汪锦看见程诗苗似乎是瑟缩了一下,但是随即她便嚎啕大哭:“有鬼啊!放我出去!有鬼啊!!”

  程诗苗望着面色惨白眼底乌青,肮脏憔悴得像一个真正的疯子的汪锦,恍惚间像是看到了半个月前的自己,她的表情既快意又冷然,她伸手将她伸手的胶带全部撕扯开来,又拿了钥匙将她手上的手铐解了开来。终于身子能动弹了,汪锦小幅度地活动了一下,然后迅速将自己抱成团,缩在一旁瑟瑟发抖。

  “看样子你是不认得我了。”程诗苗笑笑,“无论你是装疯还是真疯,对我来说都无所谓。锦姨,我不像你那么狠心,我是不会杀你的。”

  汪锦并不敢看程诗苗,只是抱着自己的腿浑身发抖,嘴里一直嘀嘀咕咕:“有鬼,我错了,放过我……”

  程诗苗弯了弯唇:“锦姨,如果不出意外,这将会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你以后一个人,会在精神病院过得很好。你放心,不用跟爸爸离婚,到死你汪锦都会是程太太,怎么样,高不高兴?”又微微欠下身,凑到她耳边,幽幽地道,“还有,我希望你长命百岁是真的。以后的每一天,我都会衷心地祝你在精神病院里,长命百岁——生不如死!”

  说着,啜着一丝笑,优雅地起身,转身便又出了屋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