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十八章

  叶长生听着那头的话, 唇角一弯,倏然笑了起来。

  贺九重皱了下眉望他:“你笑什么?”

  叶长生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 眉心舒展开来:“原先你一直不肯告诉我名字, 我还以为你的名字很难听。”望他一眼, 眼尾弯弯,“贺九重……嗯,我发现我竟然很喜欢这个名字。”

  贺九重瞧他一眼,眸子微微动了一下, 却没有接茬, 只是环顾四周一圈道:“你还准备继续?”

  叶长生按着自己被碎石撞击得发疼的胃部,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咬牙切齿:“继续!都已经折腾成这样了,要是这么走了才是真的亏了!”

  贺九重望着身旁人灰头土脸却又神采飞扬的模样, 挑了一下眉, 没说什么, 只是继续跟在他身侧陪他一道在这个巨石阵里探索起来。

  他们二人原先是从西北方的“开门”进来的,经过一番折腾,这会儿正停在了原本应该在东南方的“生门”上。从生门再次出发,走到巨石阵正中央,叶长生带着贺九重缓慢地在整个阵内移动着。

  他的每一步走得都异常谨慎, 每每到了一些不确定的地方, 他便就停下来, 将手里提着的那一袋子彩色弹珠随手丢下一粒去探路。

  走走复停停, 小心翼翼地绕过死门、惊门, 又提心吊胆地在伤门外探了一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依旧还是一无所获的叶长生终于生了一点放弃的心思。

  只是正准备鸣金收兵按照着原路返回时,他的视线却掠过正北方一直最是平静无波的“休门”上。

  若是按照最初建造的聚气之阵,“开、生、休”三门应最是吉利,也是生机最旺盛之处,但是如果这阵已经变成了一个极凶之阵呢?

  叶长生沉吟一声,稳住了气,将手中最后一个弹珠扔进了“休”门的方位,随即只听“啪”地一声,那颗玻璃弹珠瞬间粉碎,碎开的粉末撒了一地。

  ——果然是在休门!

  “找到了?”贺九重看着他问道。

  “就是‘休门’了。”叶长生点点头,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但是却也并不敢完全松懈下来,他环顾了一下四周,仔细回忆了一下记忆中聚气阵应有的样子,而后抽丝剥茧地反推演算着这个阵究竟是哪里出了错。

  这样庞大而精细的一个阵,布置起来需要耗费数月的心血。若是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改动他,自然不可能是如何劳师动众。

  叶长生仔细地观察着巨石围城的休门,一寸一寸地寻找着不该出现在此地的变动:阵法这东西向来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想要改变整处的风水,说难也并不难:只需找到极凶之物压在关键阵眼之处——

  叶长生巡查的视线倏然在某一处停了下来。

  那是一块已经有一半被埋进土里的血玉,露出的部分约有一节尾指指节大小,通体暗红,在光的照耀下散发着瑰丽而又阴冷的光。

  他陡然打了个冷颤。

  贺九重察觉到了叶长生不自在的动作,皱皱眉头:“怎么了?”

  叶长生指了指那玉,意味深长地道:“血玉形成本就不易,便是最普通的血玉都需要随着亡人在地底下陪葬几百年,你猜这种色泽纯正,尸寒迫人的又须得多少年?”

  实际上,就这么一小块玉,估计得要让数位女子死后带去陪葬,再含在嘴里藏上数千年,吸取无数怨气才能结出来。这改阵的人真的只是为了养一个傀儡就这么破费?啧啧,如果真的是,那还真是壕气冲天,好大的手笔!

  ——将这么个至邪之物压在“休门”上,再吉利的阵可不也得变凶么!

  叶长生突然便能明白为什么这个镇子所有的气运都并不流通了,感情这个法阵不仅仅只是想借灵脉的运道——埋玉的人这是想要赶尽杀绝,将整个镇子的气运全数转借过去啊。

  啧啧,这真是,心狠手辣啊心狠手辣!

  叶长生蹲下来看着那块血玉,叹一口气:幸好这凶阵成型至多不过半年,若是再长久一些,怕是这整个镇子上的十万百姓全都要死于非命。

  从口袋里将所有的符纸都掏出来,扬手撒到空中,用匕首在手上拉开一道血口,只见血液喷溅在那些符纸上,只见那些符纸吸了血,竟只散发出一阵微弱的光,在休门里撑了不足眨眼工夫便又滑落了下来。

  叶长生眸色微沉,侧头看一眼贺九重,凑过去靠在他腿上蹭了蹭,“亲爱的我可能需要你的帮助。”

  贺九重冷冷地望他一眼,没多话,却是将指尖一划,给他在血玉周围划出了一个小小的结界。

  叶长生看着贺九重口是心非的模样不知道怎么的竟然觉得有些有趣,冲着那头带着些兴味地瞧了一眼,随即又挪了回来,将还尤滴着血的手伸进休门阵眼处去取血玉。

  当他指尖方碰触到那血玉的一刻,却见那暗色的玉倏然颜色变得鲜亮起来,它如同一只嗜血的兽,开始疯狂地从他手上的伤口处开始吸食鲜血。

  阴冷的尸寒随着伤口拼命地往四肢百骸里蔓延,叶长生眸色很沉,扯了脖子上挂着的玉石也握在手中。嘴里低声反复地念了些什么,随后只见那翠绿色的玉石蓦然散发出一点温润的光,而一旁因为吸了血而颜色鲜亮起来的血玉在那温润光泽的压制性又渐渐黯淡了下了来。

  这头正待松一口气,但是紧接着,只听“咔嚓”一声,那块他已随身佩戴了十几年的玉石却突然应声而碎。叶长生皱着眉头看着手里已经碎裂成两节的玉石和一旁终于彻底安静下来的血玉,许久,叹息了一声,将他们收进了之前装着弹珠的袋子里。

  贺九重偏过头,视线落在他再次光荣负伤的左手手心上,眉心微不可查地一皱,出声问道:“结束了?”

  “结束了结束了。”叶长生单手从背包里翻出纱布和药膏,笑嘻嘻的摇了摇手里装着玉的袋子,“虽然害我碎了一块玉,但是多了这么个极品,这次算是我赚了。”

  从叶长生手里将纱布和药接过来,贺九重尝试着给他包扎了一下。试了好一会儿,看着被自己越裹越显得糟糕的伤口,一扬眉,不耐地将纱布扯了,饭将自己的手覆在叶长生的手心上。暖暖的热流顺着他的掌心传了过去,不一会儿再松手,却见那头手心里的伤口竟已恢复如初。

  他将自己的手收回来,冷笑道:“那血玉是极阴邪之物,若非阳气重、福泽深厚的人收了不日便会遭受灾祸。你拿着它,不丢了性命就算万幸,还提什么赚?”

  叶长生没心没肺地将袋子扔进包里,眨眨眼,掀起眼皮瞧了他甜蜜蜜地道:“不是还有你么。”

  贺九重视线掠过那块叶长生因为失血过多而比平常更加苍白的脸,许久,像是终于妥协了:“事情结束了,回去吧。”

  叶长生点点头,与贺九重又寻着地上彩色弹珠的找到了出阵的生门。只是就在二人准备出阵的时候,贺九重的视线一瞥,却落在了那个本该躺着一具尸体此的角落。

  “怎么了?”叶长生顺着贺九重的视线望过去,在瞧见那个只留着一些血迹却在没有其他的角落是眼眸也深了深。

  ——天阴的更厉害了。要落雨了。

  而与此同时,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

  “我早同你说过,现在还不是时候。”男人看着颤颤巍巍挪到自己面前,脑袋怪异地耷拉在肩膀上,身体已经破损得几乎不能行走的男孩,琥珀色的眼里神色淡淡:“好不容易花费半年时间,用十三具幼童尸体的阴气和整个青山镇的运道给你温养了一具身体,你就这么又给弄坏了?”

  男孩低低地呜咽一声,跪在他脚下深深地把头埋了下去。

  男人垂眸望着他,好一会儿,又轻轻地笑起来。伸出手温柔地抚摸了一下他的头顶:“罢了,这次就算了,如果再有下一次——”

  虽然男人的动作很温柔,男孩却因为他声音里的冷意而微微颤抖了起来。

  *

  叶长生和贺九重回到镇上去了另一家宾馆又开了一个房间,这几天累惨了的叶长生躺在床上,头刚刚挨到枕头,甚至来不及在跟贺九重交代什么,一合眼便陷入了深眠。

  他这一睡,就整整睡了一天两夜,等到他再因为胃里的饥饿悠悠转醒时,时间已经是第三天的早上了。捂着饿到隐隐作痛的胃从床上爬起来,偏着头欣赏了一会儿床边人美好的侧脸,直到那头因为察觉了他的偷窥而侧过头来,他才眨眨眼,无辜地道:“我饿了。”

  贺九重似笑非笑地望着他:“如果不是你尚且还会喘气,本尊都要以为你是不是要就这么驾鹤西去了。”

  “那不会的。”叶长生笑眯眯地瞄他,甜腻腻地拖着尾音:“我怕有人舍不得。”

  贺九重猩红色的眸子危险地眯了眯,叶长生见状,连忙知情识趣地见好就收,打了个滚从床上跳下来去浴室刷了牙又冲了一把澡,再出来,终于神清气爽感觉自己原地满血复活。

  拿着浴巾随意地擦了擦头发,叶长生偏头看着贺九重,视线掠过他的眉眼,突然开口道:“是我的错觉吗,我怎么觉得同样是两日未进食,你的气色比我明显要好得多?”

  “你这两天睡得昏天黑底,的确是滴水未进。”贺九重勾了勾唇,懒洋洋地掀了眼皮瞧他:“但是谁跟你说本尊这两日是陪着你辟谷的?”

  叶长生震惊地僵住了正在擦拭头发的动作,有些不可置信地道:“你居然抛下饿的前胸贴后背的我一个人跑去吃独食?”突然像是想起什么,快步走过去翻了翻自己明显少了几张钞票的钱夹,转过头,哆哆嗦嗦地控诉,“居然用的还是我的钱!”

  贺九重斜眼望他:“如何?”

  叶长生愁眉苦脸地挤出笑:“您做的真是太对了。”

  贺九重点点头,对他言不由衷的马屁表示很满意。

  哀叹着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地缩成一团,怂巴巴地拨打前台电话叫了两份盖浇饭送上来,这会儿他也不再挑什么味道好坏了,风卷残云地将两盘子盖浇饭一扫而光,又接连喝了几大杯水,饿的发慌的胃才终于被填满了起来。

  满足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叶长生突然想起之前自己拿到的那块血玉,四处看了一下,没能感应到它那股阴寒邪乎的气息,疑惑地想了想,将视线落到了贺九重身上:“你把那玉扔了?”

  贺九重一挑眉,从袖口里摸出一块什么扔了过来,叶长生忙伸手接了,一摊手,那样莹润光滑约莫尾指两根指节大小的绯红玉石不是他带回来的那块血玉又是什么。

  “你——怎么做到的?”叶长生将那块玉在手上翻来覆去的把玩,眼底不由得漫上来一点惊奇。虽然玉还是那块玉,但是一直浸裹在玉石里,沉淀了千余年的阴寒怨气却全数消散了,握在手里触而生温,竟是隐约有了一点大吉之貌。

  “在九州大陆上,若是想要修仙,便要先有灵根,再修成内丹,期间需吸取灵气无数。再若是想要成为一方大能,除却本身资质,更是要配上天时、地利、加之无数资源环绕,千百中方可成一。但是修魔却没有这么麻烦。”贺九重语气轻松,像是在回忆着什么,“无需灵气,无需灵根,便是内丹碎了了也无碍,只要你懂得掠夺便可——”一抬眸,猩红的眸子里带着些狂傲和玩味,“那血玉里的千年阴气,已经被我吃了。”

  严格来说,这是贺九重第一次对他说起他那个世界的情况,虽然只是这样寥寥数语,叶长生却敏锐地从他的话里捕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他望了望贺九重,又看了看手里的血玉,决定将自己一开始打算把它卖掉的心思彻底掐灭,找了根绳子将玉捆住了戴在了脖子上,随口调笑道:“既然你特地费了这么多心思,那我就当这玉是你给我的定情信物了。”摆弄了一下,笑眯眯的,“谢谢你啊亲爱的。”

  贺九重抬眸将视线在乐不滋滋的叶长生身上定了定,他的眸子里划过一丝什么,但是紧接着却又在旁人发现前又悄无声息敛了下去。

  叶长生倒是没有注意到贺九重情绪的变化,他将屋子里的行李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套了件外套,便带着贺九重下楼退了房。给孙超打了个电话,将人约到了离宾馆不远处的一个小公园里。

  两人在公园的凉亭里大约等了不到二十分钟,便见一辆黑色轿车“嗖”的从面前飞驰着停下,紧接着车门一开,一个矮胖的男人看到他们两个,便灵活地横跨过公园的栅栏,一翻身,三步并作两步地就飞奔到了叶长生的面前。

  “天、叶天师!”孙超浑身地肥肉随着他的喘气而微微晃动着,他拿了一块手帕擦了擦一脑袋的汗,又上气不接下气地用手撑着膝盖缓了一会儿,“我正在家里等着呢,一、一接到你电话,我马上就赶过来了!”

  叶长生笑眯眯地望着他,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坐下:“孙老板看样子是等急了?”

  孙超坐下来,愁眉苦脸的:“怎么能不急呢?银行那边贷款办不下来,底下那些人催债已经催了好几次了。再这么干耗下去,我这是真要破产了!”又抬起眼,带着些小心翼翼地期盼望着叶长生,“叶天师,我那矿——”

  叶长生含着笑点了点头,迎着孙超眼里蓦然迸发的狂喜缓缓道:“我替你在矿山上做了三日法事,又布了个招财阵改去了山上与孙老板你命格相冲的部分,明日里只要孙老板再去入口上三炷香,日后便可放心无忧了。”

  孙超又是喜又是疑,他舔了舔唇,望着叶长生道:“叶天师,我……我也不是不信你。只不过,如果这法事做了,万一日后再——哎,我真不是不信你,只是我最近的资金链也……”

  叶长生却是摆了摆手,对于孙超的话并不动怒,他微微一笑,道:“孙老板的难处我也不是不理解,只不过老板眉心霉运已尽去,于钱财方面的忧虑尽可宽心,好消息最多半日便到。”

  孙超一愣,正在琢磨叶长生的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只听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他下意识地将手机拿出来一看,不好意思地对着叶长生和贺九重笑了笑,起身走到一旁接起电话:“小刘?怎么了,我不是说我现在在外头跟一个重要的客户见面,没事不要来打扰我吗?”

  那头被称作“小刘”的男人声音却是很激动,他道:“孙总孙总!我这边是有急事儿!刚才XX银行给回复,说我们之前提交的那个一千万贷款请求上头已经批下来了!!”

  “什么?”孙超似乎是恍惚了一下,紧接着瞪大了眼睛,双手捧着电话,又惊又喜地放大了些声音,“批下来了?”

  小刘忙道:“是的,十分钟前刚刚来的消息,我这接到消息不马上就来通知您了吗!”

  那头再说了什么,孙超都一概没有听进去了。他侧头看着凉亭里那个微微含着笑朝他这里望来的少年人,小腿肚子一软,终于开始相信这个世上真的是有天师高人。

  挂了电话走回凉亭,对着叶长生弯下腰深深地就是一鞠了一躬,颤着嗓子道:“叶天师今日救我一命,此等大恩,孙某将铭记在心,永生都不敢忘!”

  叶长生失笑,起身走过来将孙超扶了起来,轻声道:“孙老板是个福泽深厚的善心人,只是命里注定该有此劫。今年这一劫熬过去了,日后便是平坦顺遂,财源广进的福相了。”

  孙超点点头,忙道着谢,将叶长生和贺九重又送回来最初他们来时所租住的那个宾馆里。

  第二日一早,两人又陪着孙超去了一趟矿场,当众请了香,又正正经经做了开工仪式,忙了一天,直到下午才彻底将这一桩事了结了。

  孙超是亲自将两人送去的县里车站,临别的时候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地给叶长生,脸上带了些窘迫:“叶天师,这里是十五万……不是我想到手杀价,只是我现在资金紧张,一时间拿不出约定的数目——天师再等我几个月,只要等到工程动工盈利,我必定带着厚礼亲自登门拜访!”

  叶长生将银行卡收了,点了点头,脸上依旧带着温和的笑:“孙老板品性如何,我自然是看的出来的。”

  孙超闻言,更是感动。千恩万谢地将两人送上大巴,又目送大巴开动了,这才又开车回了镇上。

  而坐上了直达X市的长途大巴,终于能够松一口气的叶长生瞬间褪去了人前那副仙风道骨、视金钱如粪土的模样,他宝贝地将手里的银行卡塞在包里的夹层放好了,双手抱着自己的背包,美得简直浑身都在冒泡。

  贺九重望着他,扯了扯唇玩味道:“若是让那些人看看你现在这幅样子,怕是以后也没人再敢叫你替他们驱鬼算命了。”

  叶长生用眼尾瞄瞄他:“我这个样子是别人想要看就能看到的吗?”一弯唇,笑出一排糯米似的小白牙,“也就特别贡献给你了!”

  贺九重深深望他一眼,随即扬了扬唇,意味不明地低喃一声:“也好。”

  叶长生歪歪头,没有听清:“你说什么?”

  “我说,”贺九重侧过身压在他的肩上,缓缓合上眼,“我累了,想要睡一会。”

  叶长生一怔,指指自己消瘦的肩膀,翻旧账道:“你不是嫌我骨头硌得慌么?”

  贺九重却只是低低地笑了一声,他没睁眼,只是唇角略微陷落下一个不明显的弧度:“现在不嫌了。”

  叶长生挠挠头,暗自感叹一声他的喜好还真是多变。没再多想,只是单手艰难地给手机插上了耳机,然后打开音乐,靠在椅背上闭着眼,不一会儿也睡了过去。

  *

  房间里的厚厚的窗帘第遮盖住了窗户,黑沉沉地透不出一丝光。

  程诗苗从床上坐起来,愣愣地靠在床头大约发呆发了足足十分钟后,一手掀开身上的被子,艰难地下床,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到卫生间,然后对着镜子的自己开始怔怔出神。

  明明是很精致的一张脸,只是气色却很难看。苍白的脸上一丝血色都没有,眼底下浮现着大片的乌青,蓬头垢面得看起来仿佛苍老了十岁。

  多久了?程诗苗伸手接了点水拍在自己的脸上,黑色的眼睛里带着深深的疲惫麻木与绝望:十天?半个月?一个月?——天知道她能够看见“那个东西”之后,她有多久都没能睡上一个安稳觉了!

  事情到底是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程诗苗有些想哭,但是却强忍着没有让眼泪滚下来。

  做了一个深呼吸,匆匆地洗了脸刷了牙,正将毛巾放进盆里,准备从卫生间走出来,只是刚刚转过身,不远处蓦然出现的人影却让她倒抽一口凉气,小腿一软直接瘫坐到了地上。

  那是一个几乎全透明的人影,看不清楚她的五官,从卫生间的方向望过去,只能朦朦胧胧地看清一团淡白色的人型,模糊却又无比清晰。她站在她的床头,离她甚至不足三米远。

  程诗苗望着那个鬼影,全身痉挛似的颤动着,她唇瓣哆哆嗦嗦,好一会儿,终于崩溃地哭出声来:“我求求你,你别缠着我!我求求你,世界上有这么多人,你为什么非得找上我呢?我真的没做过什么坏事,你别害我!”

  那团鬼影听着她的哭喊,微微晃动了一下,似乎是想要往她的方向飘动。程诗苗将她的意图看在眼里,立即忍受不住地尖叫了起来。她用手撑着地拼命地坐在地上往后挪动,直到背脊抵住了冰凉的瓷砖,退无可退的窘迫下,她终于一脸恐惧地一边大叫着一边匆忙拿起洗脸台上的瓶瓶罐罐拼命朝着那团鬼影砸了过去:“滚开!滚开!别过来!啊啊啊!你别过来!!”

  激烈的尖叫声持续了很久,直到一阵女人的声音突然随着拍门声响起,程诗苗像是突然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猛地从地面上弹跳起来,连滚带爬地走到门前颤抖着手地把门打了开来。

  “锦姨……锦姨,救救我!”

  纵然是平日里十分讨厌的女人,在经历了那样绝顶的恐怖之后现在再看着似乎也变得可爱了起来,程诗苗“砰”地将身后的门关起来,挣扎着往前挪,嘴唇颤抖着,声音里带着恐惧的哭腔:“有、有鬼……我的屋子里有鬼!!”

  汪锦似乎是愣了一愣,随即弯下身子,温柔地替她将脸上哭的乱七八糟的泪痕擦去了,又伸手将她扶起来抱在怀里给她顺了顺气,轻声细语道:“苗苗,你这是又做噩梦了吧,说什么胡话呢?大白天的,哪来的什么鬼呢?你是不是又在写那些什么神啊鬼啊的小说了?”

  程诗苗拼命地摇着头,她不敢再往自己的房间里望,只能颤抖着伸手往自己房间的方向指了过去:“她就在里面,她一直缠着我!呜……呜呜……她一直都在缠着我!”

  汪锦松开程诗苗,推开门走进去将屋子里厚实的窗帘拉了起来。外头的光透过窗户照进来,原先那些恐怖的气氛仿佛一瞬间便消散了大半是的。她在屋子里头转了一圈,视线不着痕迹地掠过地上被砸碎了的瓶瓶罐罐,眸子动了动,随即又转过身笑着对站在外头的程诗苗道:“你看,这屋子不是好好的吗,哪有什么鬼?”

  程诗苗却还是摇头,惨白憔悴的面容让她看上去有些神经质:“有鬼,她一直缠着我……真的有鬼,真的有鬼!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骗你,这屋子里真的有鬼!”

  汪锦看着她的样子,微微叹了一口气:“你这丫头呀,就是心思太重,最近压力大了。”拉着她下了楼去客厅坐了,“我知道你最近忙着你那本灵异小说的出版忙得厉害,但是再忙也得注意身体啊。你爸平时工作忙,没几天着家的。我这个后妈也当得不称职,与你平时里说不上几句话。但是终归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了,你要是有什么烦恼了,想要与我说说,我还是很乐意听的。”

  坐在光线明亮的客厅里,身边有人陪着,程诗苗一直紧绷的精神终于渐渐放松了下来。她抿抿嘴,疲惫地抬眼看了看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且与自己眉眼间有着些许相似的女人,压了压心里好多年的芥蒂,好半天才低声道了一句:“谢谢锦姨。”

  “都已经是一家人了,还谈什么谢不谢的,这听起来多生分?”汪锦笑着伸手拍了拍程诗苗的手背:“你最近精神都不大好,今天也就别忙着工作了,就现在这坐着休息一下吧。我去厨房给你倒杯橙汁。”说着,又轻轻地按了按她的肩膀,随即便起了身往厨房的方向走了过去。

  从柜子里拿出一只玻璃杯,将橙汁缓缓倒进去后,随即她又放下橙汁,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粒药片,用刀背碾碎成粉末倒进了橙汁里头。用勺子将橙汁与药粉搅拌均匀,看着那橙黄的液体,她娇美的脸上缓缓地浮现出了一丝阴毒与得意,随即一敛眸,又将那神色收了,端着杯子回到了客厅。

  “喝了饮料就在沙发上上躺一会儿吧。”汪锦微笑着将橙汁递了过去,“你现在什么都不需要想,你只需要好好休息就行了,不管出了什么事,还有我和你爸在呢。”

  程诗苗点点头,她知道汪锦对她的话是根本不信的,这会儿话说得好听也不过是在哄她。从汪锦手上接过了那杯橙汁,怔怔地看着杯面好一会儿,直到那头低声催促了,她才仰头将那杯橙汁一饮而尽。

  *

  自从有了贺九重作为自己坚强的后盾之后,叶长生觉得自己的神棍生涯像是陡然开了挂一样,不但一直困扰他的来自恶灵的侵袭烦恼通通都消失不见了,就连平日里占卜抓鬼的生意也日渐兴隆起来。

  笑眯眯地将一对占卜未来婚姻的小情侣送走,将桌上的钱收起来,看看天色不早,正准备赶在逢魔之时前收摊回家,只是还未动手,眼尾却瞥见街头突然出来一个女人。约莫二十五六的年岁,她脸色惨白,黑色的眼睛里带着一点神经质的紧张,跌跌撞撞地像是丢了魂儿一样地朝着街的这头走了过来。

  叶长生眼神在那个女人身上定了定,眸子里闪过一丝微妙的光,瞧着她失魂落魄地走到了自己摊子前头,突然开口将他喊了下来:“这位小姐,请稍稍留步!我见你印堂发黑,阳火微弱,怕是近来有血光之灾——要算个卦吗?”

  程诗苗微微一怔,僵硬地转动着眼珠子,侧头朝叶长生的方向看了过去,好半天,有些迟钝地重复了一遍道:“算命?”

  叶长生点点头,指了指自己牌子,笑眯眯地道:“逆天改命,治病消灾。无论是姻缘、财富、健康、前途,甚至寿命皆可一算。不灵不要钱!”

  程诗苗听着叶长生的话,原本木然的眼里突然迸发出一阵诡异的亮色,她侧身将双手按在桌子上,身子往前探过去,声音因为干渴而微微有些粗嘎:“我不要你算命——”她憔悴的脸上带着一点狂乱的神色,压低着声音带着一丝恐惧与激动,“你会抓鬼吗?”

  叶长生微微愣了一下,随即眯着眼笑起来:“可以是可以。”他慢吞吞地道,“只不过,若是要抓鬼,我收的费用可不低的。”

  “我有钱!我有钱!”程诗苗听到叶长生的话,脸上突然扬起一点神经质的笑来,伸手在身上摸出一个皮夹子,然后将里面的钞票全部倒出来捧到了他的面前,“这些够吗?要是不够……要是不够等我的出版稿费下来了,我全给你!我一分钱都不要,全给你!”

  叶长生没有接下钱,只是微微皱着眉头看着程诗苗明显呈现出不正常的癫狂的眼神,似乎在想着什么,半晌都没作声。

  “……还是不够吗?我全部都给你了,还是不够吗?”程诗苗因为叶长生的沉默而有些慌张,她嘴唇轻轻地颤抖着,似是有些无助,但是顷刻,她瞪着那头却又勃然大怒起来,“你还想怎么样,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是不是故意不肯帮我?”她语无伦次地,眸子隐隐有些发红,整个人散发出一种狂躁来,“你们都是一伙的,你们都想害我……你们都想害我!”说着,将算命的摊子往旁边猛地一推,伸出手就朝着叶长生的脖子掐了过去!

  然而还没等程诗苗的手碰到叶长生,却见身后蓦然一道极具压迫力的身影靠了过来,紧接着她只觉手腕一紧,竟是整个人被捏着手腕腾空提起扔到了一边。

  “诶诶——别那么粗暴,那可是我的客户!”

  听着那头痛苦的哀叫声,叶长生忙伸手将面色冰冷的贺九重拦住了,迎着那头略闪着一丝红芒的黑眸,咽了一口口水又对着他眨眨眼,腻着声儿插科打诨道,“亲爱的,你每次出场都那么的及时和帅气,我简直要再一次爱上你了!”

  贺九重用眼尾睨他,冷笑一声将无尾熊似的黏在自己身上的叶长生扔下来,将手中刚刚买来的运动饮料扔给他,垂眸瞧着正蜷缩在地上,单手握着自己右手手腕瑟瑟发抖的程诗苗微微扬了眉道:“这是怎么回事?”

  忽悠了别人一下午而正口干舌燥的叶长生接了饮料,赶紧将瓶盖拧开仰头灌了几口,等到将那一瓶饮料牛饮了大半,这才舒了一口气,擦了擦嘴角道:“你刚才不是看见了吗。”

  贺九重瞥他一眼:“我只看见她好端端地突然便暴起了,你对她说了什么?”

  叶长生摇摇头:“我可什么都没说。”将饮料瓶丢进路边的垃圾桶里,几步走到程诗苗身边,半蹲下来望了望她那只明显被贺九重甩得脱了臼的手腕,看了好一会儿,低声问道,“你是磕了药吗?”

  一直在不正常地打着颤的程诗苗抬起头,她的眼神已经有些散了,望着叶长生似乎有些不能立即反应她究竟在说什么:“什么……药?”

  叶长生仔细地看了她一会儿,突然将她脱臼的那只胳膊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咔”地一声接了回去,在那头痛苦的□□里却是微微笑了起来:“行吧,你的单子我接了。”站起身,朝她又伸了一只手,道,“时候不早了,那我们要不要先去找个地方来谈谈抓鬼的具体事宜?”

  程诗仰面呆呆地望着叶长生,因为之前手腕脱臼的疼痛而造成的面部扭曲似乎还没有缓和过来,她似乎是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明白过来他在说什么,眼珠子呆滞地动了动,而后微微点了一下头,用完好的那只手拉着叶长生的手站了起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