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十章

  天还未亮,整个A市却已经猛然骚动了起来。

  困扰了警方三个月之久的幼童连续走失案终于在热心群众的匿名举报下得到了重要线索,总局连夜下达了出警命令,结合附近所有能够出动的警力,几十名干警倾巢而出,奔赴电话中所提示的地点连续搜查挖掘了整整两个小时,终于在清晨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将所有失踪儿童的尸体挖了出来。

  而更令人不寒而栗的是,除却新闻报道中所说的五名走失儿童外,警方一共还挖出了八具已经腐化成白骨的残骸——经过法医检验,这些尸骸年龄大约都在五到十二岁之间,死前皆接受到了极为残忍的虐待。

  事件一出,全市哗然。

  而与此同时,失踪儿童的家人在警方的通知下也开始陆续抵达了埋尸现场,由于时间的原因,孩子的尸体早已腐烂得辨别不出长相,父母们只有靠着失踪时的衣物和鞋子,才勉强辨别出他们的身份。

  周定安和林红是第一对到达埋尸地点的被害者家人。因为连续多日的失眠与担忧,他们的面容看起来惨败而憔悴,浓重的黑眼圈里,一双眸子因为充血而通红。

  在被警方排列在一旁的被害人尸体中,林红几乎是一眼就看见了那件周琳琳最喜欢的粉色泡泡裙。

  她的身子猛地一软,眼眶里的泪水瞬间喷涌而出,在原地几乎要站立不住,周定安连忙将她搀扶起来,夫妻二人相互支撑着对方走到了那个已经腐烂了大半的女童尸体面前。

  眼前的女孩五官已经完全扭曲,再看不出来半分那个一笑起来就像小天使的模样。林红挣脱了周定安的搀扶,颤抖着跪在女儿的尸体面前,她望着她,唇角抽搐地弯出一个笑,眼泪却“啪嗒啪嗒”地掉落下来:“琳琳……琳琳……妈妈带你回家了。走,我们走,妈妈接你回家了。”

  周定安想要伸手安抚一下自己的妻子,只是颤抖的手伸到林红的肩上,却是连自己都抑制不住地哽咽了起来:“孩子他妈,”他喉头滚动着,忍着鼻头的酸涩抬着头硬生生不让眼泪滚落下来,“走,我们带琳琳回家。”

  林红点点头,颤抖着双手用布将女孩的尸体盖了起来,她站起身一个趔趄,旁边办案的年轻小警察连忙伸手将她扶住了。

  “谢谢。”林红木然地跟警察点了点头道了谢,然后同周定安一起,将放着周琳琳尸体的担架抬了起来。

  年轻的小警察看着这对夫妻的模样似乎是于心不忍,张了张嘴开口道:“有什么我可以帮忙——”

  “你能帮我将杀了我女儿的凶手千刀万剐吗?”林红打断他的话,一双仿佛失去了所有生活希望的眼直勾勾地望着那个警察,声音带着因为长期的哭喊导致的沙哑。

  小警察一愣,面上浮现了一丝窘迫:“我们没有这个权利,但是请您放心,有法律在,凶手他一定逃不过法律的制裁!”

  “不用了。”林红又木然地低下头去,她和周定安将周琳琳放到了他们的车上,一回头,苍白的脸上浮起一个古怪的笑,“那种猪狗不如的畜生,用法律解决他,实在是太便宜他了。我要的是他永世不得超生!”

  说着,也不等小警察明白过来她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林红和周定安便已经迅速地坐车远去了。小警察愣愣地看着远去的车尾,又看了一眼排在旁边的一溜儿幼童的尸体,许久,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走开了。

  叶长生在宾馆里一觉睡醒准备去前台退房的时候,发现自己房间的房费已经被结清了。前台将他付的押金退还给他之后,又拿了一个信封递过去:“这是给您付清房费的先生委托我们交给您的东西,请您查收。”

  叶长生撕开信封看了一下,只见薄薄的信封里头,一张银行卡正躺在里头,背面用圆珠笔端正地写上了卡的密码。

  贺九重用眼尾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看样子买房子的目标似乎又进了一步?”

  叶长生叹了一口气,随手将那张卡又塞回了信封里,脸上似乎有些苦恼,他叹了一口气随口应道:“嗯,加上这笔钱大概可以再多半个厕所吧。”

  贺九重挑了挑眉,看着叶长生皱着眉将那张卡仔细地收到了背包里,倒没再多说什么。

  正是中午人流密集的时候,出了宾馆,不远处大厦外悬挂着的大屏电视正在滚动播报着警方最新破获的儿童走失案的结果——包括之前报案的五名儿童外,此次共发现十三名儿童受害者的尸体。而在距离埋尸地点不足三公里处,警方锁定了儿童虐杀案嫌疑人的窝藏地点。但当警察赶往嫌疑人藏生处时却发现嫌疑人已经在屋里离奇死亡。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在嫌疑人的家中,警方还找到了一名年仅六岁的男性幸存者,该幸存者现已被警方送往第一人民医院进行紧急救治。

  叶长生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左眼眼底有什么缓缓动了一下,然再后指了指屏幕,对着贺九重道:“你看,我说的吧,就算我们不出手,那个孩子不也得救了吗?”拉了拉背包的带子,理直气壮的,“我们普通的群众要学会相信人民政府和公安警察的力量!要不然作为纳税人每年要上缴那么多的税给国家岂不是很亏?”

  贺九重的视线扫过屏幕上那个被医护人员用担架抬着送上救护车的男孩,又缓缓落在了站在自己身旁侃侃而谈的叶长生身上,似乎是在认真地审视他:“你交过税?”

  叶长生回想起自己每次都是从委托人那里压榨现金的行为,摸了摸鼻尖心虚道:“……合理避税也是一门学问。”

  贺九重不屑地冷笑出声。

  “行了行了,我逃税还不是为了给你早点买房子吗?我也不容易啊!”叶长生觉得自己十分委屈,伸手拦了一辆出租,嘴里嘟囔着,“都已经耽搁两天了,趁着去镇上的大巴还有班次,我们还是快点走吧!”

  贺九重看着叶长生神采飞扬、分外积极的样子,微微眯了眯眼,紧随着他之后也矮身进了出租车里:“是个大单子?”

  叶长生对司机道了一声“直接去车站”后,侧过头望着贺九重,唇角一扬,露出一口糯米似得小白牙。他眼尾弯弯,兴奋地将双手握拳抬至胸前:“这一单要是成了,我们两个二环内的卧室就差不多够了!”

  贺九重瞧着他的财迷样,似笑非笑地扬扬唇:“既然你这么说,那本尊就等着我们两个的新卧室了。”

  叶长生把头点的很欢,他趴在车窗上乐滋滋地盘算着即将到手的巨款能够在X市的几环内买一个卧室,盘算来盘算去,好一会儿终于察觉出了一点不对。

  等等,既然贺九重已经认为他是他的炉鼎,就连睡觉都要黏在一起,那么他们现在还要买什么房呢?

  ——难不成,要用来做他们两个爱的同居新房吗?

  叶长生侧头瞥一眼贺九重俊美无俦的侧脸,托着下巴开始天马行空地胡思乱想:这么想想还真有点小激动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