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神棍召唤萌宠后 179.番外(五)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七十九章

  本章的故事发生在叶长生与贺九重一起在神魔大陆生活了很久很久之后的某一天。

  叶长生半夜从梦中惊醒, 睁开呆呆地看着头顶上正随着风微微飘荡着的床幔,似乎一时之间看着眼前的场景竟有些不知今夕何夕来。

  一手按着床榻缓缓地坐了起来, 又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好半晌, 才像是终于清醒过来了一般,轻轻地舒了一口气。

  贺九重本来睡眠就浅,被那头动静一折腾,自然也是早早地就醒了过来。侧过身子朝叶长生那头望了过去, 伸手将他落在脸侧的碎发拨到了而后, 轻声问道:“做噩梦了?”

  叶长生靠在床头,微微偏着头垂眸望他,脸上带着点后怕:“想到我还在地球那会儿的日子了,黑咕隆咚的地方, 一群鬼在我后面张牙舞爪地跟着, 我就拼命在前面跑啊跑啊。”

  贺九重也坐了起来, 将叶长生搂进自己的怀里,低头在他头上吻了吻:“都已经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你都已经恢复了元身,真的计较起来,估计鬼见着你都要绕道走的, 你怎么还会梦到这些?”顿了顿, 又问道, “然后呢?”

  叶长生将脑袋在他怀里蹭了蹭, 声音有些闷闷地道:“然后我就回家了, 你在家里等着我,我看到你的那一瞬间,身后跟着的那群鬼一瞬间就都消失了。”

  “再然后,你也就不见了。”

  贺九重听着叶长生的声音,呼吸微微窒了一窒,好一会儿,伸手揉了揉叶长生的脑袋:“那只是个梦罢了。”

  叶长生趴在他身上躺了好一会儿,突然,闷声开口道:“贺先生,你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有事吗?”

  贺九重听着他的问话就知道他大约又有了什么想法:“你想干什么?”

  叶长生将头微微扬了扬看着那头:“我在想……当初我会答应天道离开地球,说来说去还是因为当时我们打不过他。但是既然你的伤早就已经好全了,那么为什么我们还要继续遵守约定呢?”

  贺九重挑了下眉头:“你的意思是?”

  叶长生笑了起来,一双黑色的眸子里闪烁着一点狡黠的光:“亲爱的,如果接下来一段时间你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务需要处理的话,那么你觉得这个时间用来让我们进行一个小小的地球一日游怎么样?”

  贺九重看着叶长生明显愉悦起来的模样,心情也不由得明朗了几分:“如果你想要回去的话。”稍稍顿了一下,“什么时候出发?”

  叶长生脸上的表情阳光明媚的,他掀了被子跳下了床,扭头看着还坐在床上的贺九重,冲那头眨了眨眼:“事不宜迟,既然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那当然是……越快越好啊!”

  几乎什么动静都没有弄出来,趁着月黑风高夜,魔宫里头的魔尊夫人便静悄悄地携带着自家魔尊大人撂了担子,神不知鬼不觉地从魔宫之中消失了。

  叶长生看看贺九重,脸上忍不住地就浮出笑:“我怎么感觉我就像是古代小说里那种耽误君王朝政的祸世妖妃,三天两头就不带着你干正事,等明儿个早上宫里的人发现我们不见了,又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子。”

  贺九重垂着眸子望着他,眸色带着一点宠溺的温柔:“怎么,你怕了?”

  叶长生将手放在虚空之中,看着空气扭曲成了一黑一白两条阴阳鱼的模样的圆形门,冲着他笑嘻嘻地道:“怕什么,反正他们又打不过我。”

  说着,将那扇门推开了,朝着贺九重招了招手:“快走吧。”

  贺九重看着那头一脸有恃无恐的模样,唇角稍稍扬了扬,倒也没再多说什么,跟在那头身后也通过了那扇圆形门。

  在通过门的一瞬间,有强烈的失重感立即便翻涌了上来。不过好在两个人都已经在事前就做好了准备,在降落的过程中叶长生虽然还是难以避免得会感觉到一些不适,但是在这么多年里贺九重刻意的训练之下,总不会再像当初那样对于高处完全无所适从了。

  来的时候魔界正是半夜,但这边到了地球却正好是下午时分。

  阳光地笼罩在大地上,配合着一阵一阵吹来的秋风,有一种叫人神清气爽的惬意。叶长生站在街道上,看着周围熟悉而又陌生的车水马龙,一时间竟有些恍惚了起来。

  贺九重看着叶长生的样子,伸手轻轻地揉了揉他的脑袋:“怎么,不是心心念念地想要回来看看吗。这会儿时间有限,怎么还发起呆来了?”

  叶长生侧头看他一眼,唇角略略地弯着:“只是有些感慨,感觉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怎么X市看起来也还是一点都没变啊……你看,那个塔,还有那边那家咖啡店,你记得吗?”

  贺九重自然是没什么印象了,但是这也并不妨碍他接话。

  顺着叶长生的示意往周围看了一圈,缓缓道:“虽然你在魔界的确已经过了五十多年,但是换成地球也不过才刚刚过了五年罢了。”

  叶长生听到那头提醒,似乎才想起两边的时间流逝并不一致的事实,微微顿了一下,偷眼看着贺九重,有些讨好地笑了笑道:“贺先生,我发誓在那之前我是真的不知道两边的时间会不一致!如果我知道,我一定不管什么天道要不要求,一早就直接飞奔到你那头去了,绝不会害你多等九年的,真的!”

  贺九重睐他一眼:“行了,这些道歉我已经听得耳朵都起了茧。”伸手在他的后颈上捏了捏,凑近了将唇贴在他的耳廓上,“有些话还是省一省,留着在床上说吧。”

  叶长生被那温热的气息弄得有些痒,忍不住就笑了起来。点了一下头应着声:“如果这样你能满意的话。”又道,“行了,好不容易忙里偷闲过来一趟,还是赶紧到处转转吧。”

  贺九重又在他耳垂上咬了一口,听着那头痛呼了一声,随即才又低笑着在他咬下的地方舔了一下,拦着他的肩膀往前推了推:“走吧。”

  虽然这里的时间轴不过只过去了五六年,但是毕竟他们实际上已经走了五十多年,即使再次旧地重游,很多地方应该怎么走两个人都已经全部不记得了。

  带着一种观光旅游的心态,两人手牵着手顺着人群随意地在街上游荡,不知不觉中,竟然走到了一个小公园里。

  公园里似乎有人正在举办着婚礼,周围的欢呼笑闹声一时不绝于耳,那声音夹杂着幸福和喜悦,勾得一旁的路人都不由得驻足。

  “小柔,我发誓,这一定会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婚礼蛋糕,会被记录进吉尼斯纪录的那种!”

  隔着人群,一道充满元气的声音突然从里面传了出来。从声音上已经能听出这个女人已经不算太年轻了,但是语气却依旧元气满满,仿若少女一般活力十足。

  叶长生的脚步微微顿了顿,下意识地就朝着公园里头看了过去。

  透过围观的人群,他能面前地看见里面穿着一身洁白婚纱的新娘正看着面前豪华得不成样子的结婚蛋糕,安静而漂亮的脸上闪过满满的感动。

  而之前说话的那个女人似乎是站在蛋糕之后,她的整个身子都被蛋糕挡住了,从叶长生的这个角度竟然一丝一毫都瞧不见她。

  “我都说过了,姐,你不用这么辛苦的。”新娘声音很温柔,带着一点羞涩,“你为了准备这个蛋糕,这几天你都没休息好吧?”

  那头扎着马尾穿着香槟色礼服的女人从蛋糕后面站了出来,画着淡妆的脸上绽放着大大的笑:“那有什么关系,你可是我的宝贝妹妹!”又伸手将自己额前的碎发往后拨弄了一下,“而且我很早以前不久答应过你了吗,说是等你结婚,我要给你做一个超级无敌厉害的蛋糕,我还求了你很久,你才答应让我来做呢!”

  新娘听了这个话,脸上微微闪过一丝疑惑,随即轻轻地笑着道:“姐,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件事?”

  “怎么就不记得了?对,对!就是这个公园,我看见我妹夫给你求婚……”女人说到一半,声音突然卡了壳,眉头微微皱了皱,伸手锤了锤脑袋,“不对啊,我妹夫给你求婚那会儿,你们应该是在国外啊……咦?不对……那是谁啊?”

  新娘看着自家姐姐一脸纠结地小声嘀咕的模样,有些无奈地跟身旁的丈夫对视了一眼,再回头轻轻将她拉到身边:“姐,我看你就是最近忙的厉害了,记忆都有些混乱了。你呀,还是赶紧找个时间出去玩玩,好好休息一会儿吧。”

  叶长生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那头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场面好一会儿,唇角微微地弯了弯。随即拉了拉贺九重:“走吧。”

  贺九重垂眸看了看他,嘴里似乎是想说什么,但是却到底没有开口,略略颔首,同他一起转身便准备离开。

  但是还没等他们走几步,身后却突然出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诶,等等!那边两个小哥,你们等等!”

  叶长生步子一顿,转过身朝那头看过去,正看着那头穿着香槟色礼服的女人正笑嘻嘻地朝着他们这边走过来。

  “我们这边正举行婚礼,结婚蛋糕做的大,想着大家都能分一份喜气。小哥你们要过来吃蛋糕吗?”

  叶长生看了他一会儿,笑了一下语气轻快地:“好啊。”

  看着女人:“很多年没有吃过罗老板的甜点,我也的确是有点怀念了。”

  被点了名的罗小曼微微一愣,随即眨巴眨巴眼看着叶长生:“你是……sweet的客人?”

  叶长生笑了起来,他侧头看一眼贺九重,又看看罗小曼:“罗老板或许不记得了,我和我先生的结婚蛋糕,当初也是老板亲手做给我们的。”

  罗小曼更吃惊了。

  她看着叶长生和贺九重,不知怎么的,竟然觉得有些手足无措:“对、对不起,我都不记得了。”又盯着叶长生和贺九重的脸,感觉自己脑子里明明像是闪过了什么,但是每次等她仔细捕捉,却又全部不见了踪迹。

  她皱着眉头,感觉有些着急:“怎么会呢……像你这样的客人我看见过绝对不可能忘记的……怎么会呢?”

  叶长生又笑着摇了摇头,伸手在她的肩膀上安慰性地按了一下:“没关系的,不是你的错。”

  说话间,那头罗小柔和新郎一起将切好的蛋糕递给了叶长生和贺九重,看着罗小曼一脸纠结地抬头看着那两个人,略有些好奇地看看自家姐姐:“这是姐你的朋友?”

  罗小曼听着罗小柔的话,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但是点完了头,随即才意识到自己实际上连对面两个人的名字都还不知道,僵着脖子看看叶长生,脸上的表情顿时更纠结了。

  不过好在那头叶长生似乎是看出了她的尴尬,礼貌性地对罗小柔和新郎点了点头,笑着自我介绍:“叶长生。”又示意了一下身边的贺九重,“这是我先生,贺九重。”

  罗小柔似乎是有些吃惊,但是脸上随即倒是立刻露出了一个温和腼腆的笑来,冲着叶长生也点了点头回礼:“我是小曼的妹妹,罗小柔。这是我先生,姓何。”

  双方打完了招呼,新郎新娘端着蛋糕又去招呼了别的宾客,一时这里又只剩下了他们三人。

  叶长生看着罗小曼一直紧皱着的眉头,微微叹了一口气,对着她笑了笑:“今天是你妹妹大喜的日子,别这么愁眉苦脸的。忘了就忘了吧,人的脑容量只有那么多,对于不重要的事物忘记才是正常的。”

  举了一下手中的蛋糕:“谢谢你的蛋糕。还有,再次见到你我很高兴。”

  说着便准备和贺九重一同离开。

  “不是的!”罗小曼看着叶长生的背影,突然开口喊了一声,“不是不重要的!”

  叶长生的脚步又停顿了下来。

  罗小曼看着前面两个人的背影,明明脑子里有什么东西就要呼之欲出,但是却又偏偏什么都想不起来。

  “结婚蛋糕是最神圣的,我才不会给不重要的人去做什么结婚蛋糕。”罗小曼莫名其妙地感觉自己的鼻子有点儿泛酸,她声音哑哑地,脸上却咧出了一个得意的笑,“看,这就是证据。”

  叶长生没有说话,只是将眸子微微地垂了下来。

  罗小曼上前了半步,胸口有一种强烈的冲动迫使着她对着面前之于她明明应该只是陌生人继续开口问着:“我们是朋友,对吗?”

  又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在这里求婚的那两个人,是你们……对吗?”

  叶长生眸子猛地动了一下。他似乎是没有想到明明已经被斩断了缘,但是现在的罗小曼竟然还能记得这件事。

  他极慢地动了一下,然后缓缓地转过身,一双黑色的眸子闪烁着一种淡淡的笑意:“好久不见了,我送你的那只千纸鹤,罗老板还留着吗?”

  罗小曼怔怔地看着叶长生,一瞬间,她的脑子里似乎有无数个画面喷涌而出。她的眸子瞬间闪过一道极亮的光芒,她几乎是全身颤抖着朝着两人走了过来。

  她的嘴巴微微动了动,然后仰头看着叶长生,终于喊出了一个似乎有些陌生的称呼来:“叶……叶……天师?”

  叶长生看着罗小曼,心里一种不可思议和另一种说不出的感慨交织在了一起,复杂的情绪让叹息着笑了起来:“难得了,你还记得我。”

  罗小曼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

  她的依旧是模糊的。像是所有的东西都被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纱,明明像是看的见,却又什么都看不清楚。

  叶长生看出了她此时脸上那种挣扎的,将蛋糕递给了贺九重,缓缓地走过去,伸手在她头顶上拍了一下:“没关系的,想不起来也不用勉强自己。你还能记得我,这就已经是非常厉害的一件事情了。”

  “叶……天师?”

  叶长生看着她笑了笑,神情里带着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你能让我明白,这个世界还有人能记得我,这就足够了。”

  “我……”罗小曼甩了甩脑袋,似乎是想让自己清醒一点,但是脑子里那层纱却始终挥之不去。

  “行了,别难为自己了。这样真的就足够了。”又笑着在她的头顶按了按,“你妹妹在叫你了,快回去吧。”

  罗小曼一愣,看着那头正在朝她这头招手的罗小柔,好一会儿咬了咬牙,看着叶长生道:“叶天师,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马上过来!”

  说着,赶紧朝着罗小柔那头小跑了过去。

  叶长生看着罗小曼风风火火的背影,好一会儿,笑着伸了个懒腰,朝着贺九重看了一眼:“行了,走吧。”

  贺九重侧头望他:“不再等她过来?”

  叶长生摇了摇头,脸上带着愉悦的笑,似乎心情颇好:“没必要了。”拉着贺九重往远处走着,“就像我说的,就算是天道想要斩断我与这个世界的缘,这个世界里却仍有人记得我,这就够了。”

  “天道他以为自己赢了,但是这么想来,从头到尾,他根本都未曾赢过不是吗?”

  贺九重看着那头笑得弯弯的眼,忍不住俯身在他眼角上落下了一个吻。

  低声问道:“回去吗?”

  叶长生垂眸笑笑:“回去吧。”看着他,“这里大半日,魔界都得快十天了。再不回去,只怕他们真的得恨上我了。”

  走到无人的巷口,在虚空画出一道阴阳鱼图案的门,正准备走进去,又偏过头朝着贺九重眨了眨眼:“只不过这么看来,或许以后我们可以多来地球几次。说不定再多来几次,天道所谓的斩断的那些缘,全部自己都回来了也说不定呢?”

  贺九重看着叶长生那副兴致勃勃的样子,喉咙里溢出一声低笑。单手将他的手握住了,一双猩红色的眸子含着笑意看着他,无比珍重应了一声道:“好。”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