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神棍召唤萌宠后 177.番外(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七十七章

  叶长生很快就知道了什么叫做自作自受。

  尽管昨天夜里其实贺九重已经有所收敛, 但是今天一早看着自己一身斑斑点点不可告人的痕迹,和那下身传来的酸涩感, 叶长生简直懊悔得想要直接穿越回前一天, 将那个没事瞎嘚瑟的自己揪出来暴打一顿。

  顶着一众侍女暧昧的眼神艰难地换好格外精致复杂的婚礼礼服, 刚刚一出门,正巧遇上那头同样换好衣服往他这边走来的贺九重。

  下意识地一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叶长生竟然有一瞬间真的被震撼住了。

  也不知道是为了方便还是天生嗜好, 贺九重一直极少去穿黑色以外颜色的衣服。虽然叶长生看着他那张出奇好看的脸心里也明白, 只要顶着这个模样,恐怕无论是什么颜色他都能轻松驾驭,但是倒是没想到这种喜庆的大红色竟然有男人能穿得让人觉得如此惊艳。

  明明是复杂繁琐的样式,但是在他身上却分毫不显得拖沓, 配着那表情略显寡淡的一张脸, 华丽之中竟带出了几分淡淡的清贵霸道。

  贺九重看着叶长生显然眸子也是闪烁了一下, 好一会儿,察觉到了那头对自己痴迷,唇角弯出一个淡淡的弧度。

  缓步走过去,伸手捏着他的下巴轻轻往上抬了一点,瞧着他问道:“看什么?”

  叶长生眼睛眨都不眨地看着面前的贺九重, 乌黑的眼睛里漫着笑意:“看你。”

  贺九重唇角的弧度深了一点, 声音却还是平稳无波的:“看我干什么?”

  “看你好看。”叶长生笑嘻嘻地向他招了招手, 看着那头把头低下了, 微微掂着脚凑过去在他脸上“吧唧”声就是一个响亮的亲吻, 语气欢快地,“一想到今天要昭告天下,这么好看的人以后就是属于我的了,突然就止不住地开心呢。”

  贺九重伸手轻轻捏了捏他的后脖颈,看着那头的眼神温柔得几乎都不像他了一般:“嗯。”

  跟在叶长生的侍女偷眼看了看贺九重,一时间简直被自家魔尊这个宠溺温和的眼神吓得呼吸都窒了一窒。

  虽然说这几天跟在叶长生身后,她已经看了自家素来以冷酷暴虐形象示人的魔尊大人崩过太多次人设,但是每一次再见,她还是忍不住再一次地感觉到震惊。

  ——可是,这样的人真的是他们那个魔尊贺九重吗?能够真正的爱上一个平平无奇的男人,他真的没有被人夺舍吗?

  似乎是感觉到了那头的窥视,贺九重微微抬了抬眸子冷冷地往那头看了一眼。侍女被那一眼的冷意冻得浑身一哆嗦,赶忙又将头低了下去。

  仔细地分析了一下那个眼神中夹杂着的警告和危险意味,心脏又忍不住颤了一颤,暗地里往衣角擦一把手心里沁出来的冷汗,轻轻地吸了口气。

  嗯,果然还是他们记忆里的那个光用眼神就能杀人的魔尊没错。

  那,既然没有被人夺舍的话……

  又悄悄地看一眼面前站着的叶长生:那这个情况是怎么回事呢?

  他们那个一向只对武力感兴趣的魔尊,他真的开了窍,爱上别人了?

  侍女感觉这个结论令人觉得有些微妙的惊悚,左思右想,倒也不知道与贺九重被人夺舍这个相比起来,到底是哪一个事实更让人觉得难以接受一些了。

  偏头看了看天色,见时间差不多不能再耽搁了,壮着胆子朝贺九重道:“魔尊,时候不早了,夫人这边还有些东西未准备妥当,您看是不是……”

  贺九重又看了她一眼,这会儿倒没说什么,伸手又轻轻地在叶长生的后腰上拍了拍,低声道:“去吧。”

  叶长生感受着自己后腰传来的些许酸涩感,忍不住闷哼了一声。略有些不满地抬头瞪了那边暗自使坏的贺九重一眼,随即轻哼了一声带着自己的侍女便离开了。

  而贺九重站在原地,静静地目送着叶长生走远了之后,眼尾淡淡地往旁边的院子里压了一分,声音冰冷地开口:“还没看够?”

  他的话音未落,庭院中的空气突然不同寻常地转动了起来,一阵劲风吹过,随即一道声音带着些笑意从半空中传了过来。

  “本皇和魔尊你相识数百年,好不容易听说至交好友大婚,自然是等不及婚宴开席,想着赶紧提前过来贺上一贺。”男人坐在树上往下望了过来,只见那一双桃花眼里闪烁着看戏似的光,唇边的一抹笑意灿烂,“虽然擅闯内院是有些失礼了,不过念在本皇诚意可嘉,这点失礼想必魔尊你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贺九重没有说话,只是掌心微微一抬,一道幽绿的火球自他掌心飘起,“嗖”地一声朝着树上的那个桃花眼男人就直冲而去。

  男人原本带着笑意的眸子见着那火球扑面而来,瞬间便沉了一沉,一掌猛地拍向身下的那颗古木树枝,借着这力道一个腾跃便落到了地面之上。

  然而待他落了地,那原先扑空的火球却像是长了眼睛一般,直接一个转弯从后脑勺的方向又扑了过来,饶是男人无论怎么闪避,最后都是如蛆附骨,如影随形。

  眼看着最终躲不过去了,男人咬了牙正准备祭出武器,但还没等动手,却是一道黑影倏然闪过,硬生生将那团幽火用手紧紧攥住了。

  只听“噼啪”的声音炸开,一道仿佛什么被烧焦了的味道瞬间在小小的庭院里传了开来,火焰将来人的手心烧出一片血肉模糊,那头却是眉头也不皱一下,直接单膝着地,对给贺九重行了一个跪礼:“魔尊息怒,今日私闯内宅之事纯属误会,我皇虽然好奇心重些,但您应该明白,妖族绝无冒犯尊夫人之意。还请魔尊看在尊夫人的面子上,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给妖族一个赔罪的机会。”

  贺九重微微眯了下眼,看了看跪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搜索了一下记忆,勉强地找出一个模糊的名字来:“狼妖彧郢?”

  狼妖不卑不亢地应声道:“是。”

  贺九重看了他好一会儿,随即意味深长地道:“若是以后在妖族呆的不痛快了,随时可以来魔族做客。”

  狼妖身子微微顿了顿,随即回答道:“多谢魔尊厚爱。只是彧郢身为妖族一员,无论我皇如何,此生所侍之主也只会是我皇一人罢了。”

  贺九重点了一下头,视线从已经走到了狼妖身旁的妖皇身上又挪到了彧郢那头,眸子里似乎是闪现了一丝遗憾:“无论如何,只要你改变主意,魔族永远为你敞开大门。”

  说着,也不再看那两人,收回了视线,转身便离开了。

  眼看着那头人也消失了,妖皇将狼妖拉起来,若有所思地上下看了看自己的下属,眉心似乎有些忧愁,欲言又止。

  已经太过于了解自家主子的狼妖脸色黑了又黑,敢在那头说出什么乱七八糟的话之前,抢先开口道:“魔尊没有看上我,你刚刚也应该看见了,魔尊夫人是一个正常的纤细少年。”叹了一口气,“他的口味没有那么奇特,他只是在为我感觉到可惜罢了。”

  妖皇似乎有些不相信:“可惜,可惜什么?”

  狼妖平静无波地吐出五个字:“良将随庸主。”

  “庸主?我?这不可能!”妖皇皱皱眉头,果断地否定,再看看自家属下,斩钉截铁地,“他肯定是看上你了!”

  狼妖静静地看着自家妖皇那张写满了认真的脸,突然有那么一瞬间开始怀疑自己刚才拒绝贺九重加入魔族的决定到底是对是错。

  “所以呢?”狼妖声音淡淡的,“你要把我送过去?”

  妖皇摇了摇头,下意识地回答道:“那怎么可能,你是我的。”

  狼妖身子猛地一僵,眼睛里微不可查地闪过一道淡淡的光:“什么?”

  “你毕竟是我的子民,虽然据说魔族并不怎么排外,但是你要是过去了,他们欺负你是妖族人怎么办?”妖皇理所应当地继续说着,“我们妖族人怎么能被外人欺负,传出去多没面子啊!”

  狼妖眼里的光瞬间又散去了,暗自感叹,都这么多年了,他早就明白自家主上是个什么性子,刚刚心里还抱着什么奇怪幻想的自己简直像个傻瓜似的。

  从地上缓缓地站了起来,转身准备离开:“走吧,去前厅,婚宴待会儿该要开席了。”

  “等等。”

  那头还没走几步,这边妖皇突然在后面将他胳膊扯住了。

  将他那只已经被烧焦了的手摊开了,微微皱着眉头看了一会儿,声音里有点儿怒:“刚才谁让你帮我挡这一下的?”

  狼妖有点无奈:“不然呢?你要是在魔尊的大婚上拔刀,给那头惹了晦气,不怕明天魔尊就带着十万魔将过来剿灭妖族么?”

  妖皇皱皱眉:“那也用不着你替我接吧。我比你法力高,那头又没下死手,我挨着一下也不会像你这样。”

  狼妖眸子微微动了动,却没继续作声。

  那边叹了一口气,将狼妖的手心摊开,突然低头朝伤口舔了过去。

  “你——!”

  “别动!”妖皇皱皱眉头低声呵斥一声,随即又伸出舌尖细细地舔了起来,直到将整个手心全部舔过,再抬抬头,看了看狼妖那只已经恢复如初的手,脸上终于露出一个满意的表情来。

  “这么看来,妖皇传承的这个治疗能力虽然不怎么好给自己用,但是也不是一点用处都没用啊。”

  将彧郢的手放了下来,朝着出口走了两步,见着身后没人跟着,侧过头朝着明显还捧着自己的手在原地发呆的狼妖看了过去:“别看了,不是已经给你治好了吗?快走吧,婚宴要开始了!”

  彧郢愣了好一会儿,将自己已经痊愈的那只手轻轻握了起来,感受着上面似乎还残留着的湿热感,好一会儿低低地“嗯”了一声,而后异常坚定地朝着自己这辈子唯一认定的那个主上走了过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