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七十六章

  魔尊贺九重要与一名来历不明的男人大婚的消息仿佛插了翅膀一般, 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就传遍了整个神魔大陆。

  消息一出,仿佛是在众人的脑子里砸下了一枚□□似的, 不禁让九州那些游离在状况外的仙修们惊掉了下巴, 就连魔族自身也对这个消息感觉震撼不已。

  而对这种震撼感受最为直接的, 无疑当属直接侍奉与贺九重魔宫内外的一众仆役。

  毕竟,在所谓的“魔尊夫人”出现之前,他们作为已经在贺九重身边侍候了几百年的老人,可从没听说过看起来冷血冷面、几乎完全对美色不感兴趣的魔尊喜好的居然是男人!

  还是个名字听都未曾听过, 似乎是一夜之间从天而降的男人!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难道说, 其实这位“夫人”有什么特殊的来历?比如……只要贺九重娶了他,就能率领魔族统一神魔大陆?

  因为对于叶长生,众人所知的信息实在太少,一时之间各种猜测不禁甚嚣尘上。从真爱论到阴谋论不一而足, 唯一确定的是无论是九州还是魔界, 几乎所有人都对贺九重即将大婚的这件事予以了最高关注。

  不过不管其他人在背后如何议论纷纷, 婚礼的一切依旧在按部就班地筹备着,一切关于婚礼的猜测对处于风暴中心的两位当事人毫无影响。

  而在魔宫深处,传说中“冷血冷面”、“对美色不感兴趣”的魔尊此时正抱着自己的准“新娘”准备去浴池一起沐浴。

  从侧门进去,绕过屏风,看着面前巨大无比的浴池, 叶长生面色不由得有些微妙了起来。侧头看看贺九重, 由衷地感叹:“难怪那次去T省你会对那里的温泉不屑一顾。跟这种几乎能媲美游泳池的浴池比起来, 不管是什么都显得黯然失色了吧?”

  贺九重倒是觉得这一切稀松平常, 但是看着叶长生略带着几分感慨的模样, 忍不住觉得心情就有些愉悦了起来。伸手揉了揉他的头顶:“你喜欢就行了。”

  叶长生笑嘻嘻地侧头看了他一眼,蹲下身用手撩水试了试温度,然后将外衣脱在一旁,像一条鱼一般地跃进了池子中。

  贺九重看着那头在水中愉悦的传说的模样,眸子里闪现过一点浅浅的笑意。

  叶长生自由自在地在这巨大无比的浴池中游了一圈,直到感觉浑身筋骨都舒展开了,这才神清气爽地又从池子里浮了出来。

  双手从脸上自下而上地擦了一把水,仰着面朝着贺九重那头招了招手,笑眼弯弯地:“还在上面呆着干什么,下来一起泡啊!”

  贺九重弯下腰伸手捻了他一缕还在滴水的发,声音里带着点打趣:“长生,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深刻地了解到,你的本体果然是一条鱼没错了。”

  叶长生朝着自己额前垂落的头发吹了一口气,脸上扬着点懒洋洋的笑意:“如果非要从这个角度来说的话,那么恐高想来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了。”

  说着,又有点忧愁:“贺先生,你们这里出行难道出了飞就没有别的法子了吗?”

  贺九重也进了浴池,捏了捏叶长生的耳垂低头在他唇上亲了亲,思索了一会儿点了点头:“有。”

  叶长生来了点精神,瞥着他:“什么?”

  贺九重缓缓道:“利用法器。”顿了一秒,“御风而行。”

  叶长生琢磨了一下他的这八个字,然后眉头缓缓地又拧了起来:“那不还是飞吗?”

  贺九重看着叶长生疑惑的表情,毫无愧疚地点了点头:“换句话也可以这么理解。”

  叶长生顿时觉得有些头疼起来:“……”

  “我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对我可能不是那么友好。”叶长生面色忧郁地在手里拨拉一下,“我觉得我走的时候应该去汽车店里偷一辆汽车带着一起过来的。”

  贺九重听着叶长生的话,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顺便再偷个加油站?不然可能一车油支持不了你开几公里。”

  “贺先生。”

  “嗯?”

  “你真烦人。”

  贺九重看看身边人一本正经地控诉着他的模样,这会儿终于是颇觉得几分愉悦闷声笑了起来。长臂一揽,将那头拉进自己的怀里抱住了,又忍不住亲了亲他的眼角,低声道:“没关系,无论你要去哪,我陪着你走就是了。累了我就背着你走,反正我们的时间还很长。”

  叶长生闷闷地笑了起来,他咧开一口小白牙,仰头在一口咬在了贺九重的下巴上,用尖尖的牙在上面厮磨了一会儿,声音从喉咙里漏了出来:“贺先生,虽然我很想说你的这句话我听着很感动……”

  贺九重垂下眸子看着他,应了一个单音节:“嗯?”

  “但是,就算没法子用你们这些仙修、魔修的高级法器,难道我还不能使用由我们这些普通人制造出来的初级智慧结晶吗?”叶长生一双黑色的眸子里漾着一点散漫而又狡黠的笑,猫儿似的,撩得人心头有些麻酥酥地发着痒,“马车什么的了解一下?”

  那头说了什么话贺九重都觉得听得不是很明晰了,他的眸子紧紧地落在他的身上,看着从他发梢落下的水滴顺着脸颊滑落到尖尖的下巴,然后一路划过形状优美的锁骨没入水中,他突然就感觉喉咙有些烧灼了起来。

  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地在叶长生微微凸起的喉结上摩挲着,贺九重的声音低低地,隐约能嗅到一种叫人神经不由得紧绷起来的危险味道。

  “长生,明天是大婚的日子,你一天都会很累。所以现在,别再胡乱撩拨我。”

  叶长生听着贺九重的话,微微愣了愣,随即深刻地自我反省了一会儿。严肃认真地思索了好几秒,怎么也没回忆起自己到底哪点是在刻意撩拨,再看看那头的贺九重,然后顿悟,觉得这简直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眸子冲着那头望过去,微微偏了偏头问道:“会有多累?”

  贺九重眯了眯眼瞧着叶长生。见他眸色澄澈,表情乖巧而无害,心里反而是立即反应过来他这会儿大约是又在动什么歪心思。

  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这样的叶长生实在是太过于撩人,撩得他心里仿佛有一只小猫爪子在不停地抓挠着,让他恨不得就这么将他按着就地正法。

  贺九重声音更沉了,带着一点夹杂着情.欲味道的沙哑,听起来竟然要命的性感:“长生,别胡闹。”

  叶长生瞧了贺九重一眼,忽地整个人凑得近了些,视线顺着水面往那头的身上看了一眼,随即又抬着头冲他暧昧地扬了扬唇角:“都已经这样了,可不是我在胡闹吧?”

  贺九重眸子里有猩红色的光芒涌动,整个身子都微微紧绷了起来,他紧紧地盯着他,却紧抿着唇没有作声。

  叶长生又打量了那头好一会儿,见他真的不打算行动,略有些遗憾地耸了耸肩:“好吧,虽然我觉得我应该受的住,但是如果你坚持的话。”

  说着转身,一转身准备再继续在池子里游一会儿,但是还没等他有什么动作,却听身后突然一阵“哗啦啦”的水声,似乎是贺九重整个人从池子里站了起来,再紧接着,一双手臂像是钢铁一般便从后面穿过他的腰,然后将他整个人转过面,从池子里抱了起来。

  叶长生一只手环着贺九重的脖颈,另一只手抽着空用指尖在贺九重的喉结上轻轻画着圈,脸上笑意灿烂:“看到没贺先生,这才叫真正的撩拨。”

  贺九重垂眸深深地看着他,一双猩红色的眸子仿佛是能烧起火来。

  “长生。”

  他的唇角微微勾起了一个带着三分邪气七分危险的弧度,声音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柔和惑人:“竟然这是你自己点的火,那你待会儿就不要哭着求饶了。”

  叶长生看看贺九重的表情,突然觉得自己这次可能有些嘚瑟过头了,那只正在他喉结上画圈的手指顿时僵硬了起来。

  规规矩矩地双手将他脖子搂住了,叶长生的表情顿时无比严肃正经:“贺先生,我们明天还要结婚的。”

  贺九重抱着他从浴池里走了出去。

  “我明天一天会非常非常的累,”叶长生垂死挣扎,“你明白的。”

  贺九重点点头:“还有呢?”

  叶长生和贺九重那双明显闪烁着火光的眸子对视了三秒,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作死,心底默默给自己点了根蜡烛,然后勉强地从脸上挤出一个笑:“请你温柔的?”

  贺九重将他放在浴池外的软塌上,给了他一个格外缠绵的吻,再垂眸看着他,唇边勾出一抹笑:“长生。”

  “你是你自找的。”

  叶长生:“……”

  贺九重动作极缓地伸手解开榻上的少年人身上唯一一件避体的衣服,声音里带着意味深长的笑意:“今天时间还很长,不是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