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神棍召唤萌宠后 173.结局(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七十三章

  叶长生回到屋子里的时候贺九重正在客厅坐着等他。

  换了双棉拖朝他那边走过去, 扫一眼被那头放在餐桌上的蛋糕,笑着地问道:“都到家了, 怎么还不拆开来?”

  贺九重微微抬头, 朝着叶长生招了招手, 那头眨了下眼,随即笑嘻嘻地便朝贺九重那头腻了过去。

  贺九重将坐在身侧的叶长生抱到自己的腿上,手上不轻不重地拽着他的发梢,低声道:“我们两个的结婚蛋糕, 不应该留着等你回来一起拆么。”

  叶长生听着贺九重的话, 乐不可支地双手捧住了他的脸,凑过去低头亲了亲他的嘴唇,一双眼睛闪烁着欢快的光:“贺先生,我倒是没想到你居然是仪式感这么强的人吗?”

  贺九重低声笑了笑, 将叶长生整个儿又抱了起来, 几步走到了餐桌旁, 将人轻轻地放到一旁等他落了地了,这才淡淡道:“我以前也从没想到过。”

  叶长生抬头望了他一下,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些,将那头的手握住了:“好啊,那就一起拆吧。”

  贺九重垂眸看着他, 没作声, 但是手上倒是配合着那头的意思, 一起将蛋糕盒子上绑着的绸带解开后, 将上面的盒子拿来开来。

  那是一个漂亮小巧的双层蛋糕。以白色为主基调色, 周围用奶油雕着形状复杂的纹路,夹杂着巧克力雕刻成的玫瑰作为点缀,在整体简洁的造型之中又处处透露着制作者精巧的心思。

  甜蜜的蛋糕香气缓缓地扩散开来,一呼一吸,仿佛这样的甜香味儿都能渗入自己的身体之中似的。

  叶长生静静地看着蛋糕顶端上摆放着小小玩偶。像是婚礼的蛋糕上经常能瞧见的那样,两个小人偶穿着相称的白色结婚礼服,一双手紧紧的牵在一起,脸上带着喜气的笑。

  只不过跟普通的那种小人偶不同的是,这一对无论怎么看,都应该是两个男孩子。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叶长生越看越觉得那人偶的模样与他和贺九重竟然颇有几分相似。

  他看了好一会儿,转过头朝着贺九重感叹着道:“我们今天去的突然,也不知道罗小曼哪里搜罗来的这两个东西。”

  贺九重也看了那对人偶一眼,随即将视线落到了叶长生的身上笑了笑道:“也许这是她很早以前就已经准备好了的呢?”

  叶长生唇角扬了起来,点了点头:“或许是呢。”

  说着,伸手准备去将那两个人偶拿下来,只是手刚伸到一半,那头贺九重却将他的胳膊抓住了,一双猩红色的眸子看着他,缓声道:“长生,你没有什么想要告诉我的吗?”

  叶长生也回望着他,乌黑的眼睛弯成一个弯弯的弧度:“不如等我们吃完了蛋糕再——”

  贺九重没有说话,只是继续看着他。

  叶长生迎着贺九重的视线,半晌,终于是叹了一口气,将手缓缓地垂落下来。冲着那头笑了一下:“故事可能有些长,但是我会尽可能的长话短说。”朝着旁边的凳子示意了一下,“不如我们坐下来再说?”

  贺九重点了下头,将叶长生带到那边的凳子面前,垂眸瞧他:“说吧。”

  叶长生仰着头看着站在他面前,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的贺九重,伸手摸了摸鼻尖:“你这样站在我面前让我感觉很有压力。”

  贺九重又看了他一会儿,拉了张椅子坐到他对面:“继续。”

  叶长生仰头看了一眼天花板,想着伸头缩头都是要挨这一刀的,在心底暗叹了一口,琢磨了好一会儿应该怎样委婉的将话题开个头,打了一肚子腹稿,清了清嗓子开口道:“我就是我师父一直在找的那个阴阳鱼。”

  贺九重:“……”

  叶长生看着贺九重明显愣住的样子,突然有点想要打爆自己的狗头。

  但是直球已经打出去了,现下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从来都没有什么阴阳鱼择人寄生,从古至今,所有被记载下来的阴阳鱼宿主,嗯,大概……都是我。”说着,又补充着道,“当然,还有一大堆的昆虫走兽,大概因为寿命太短了,甚至都没能被记载下来。”

  言罢,看着那头沉默着许久都没有反应,有些心虚地咳了一声问道:“你没有什么要问的吗?”

  贺九重望了他好一会儿,开口问道:“所以你恐高就是因为你的本体是一条鱼?”

  “……”

  叶长生看着贺九重那张写满了认真的脸,觉得自己一时之间竟不知道应该摆出怎样的表情来应对。眨了一下眼,思索了一下回答道:“有可能?——毕竟我当鱼的时候一直都是生活在水里面的。”

  又抓了抓头:“没有其他的了吗?”

  贺九重看看他,又问:“所以陆阚所说的那个一百年前的……”

  叶长生点了点头:“也是我。”

  他回忆了一下道:“那一世里,陆阚的家族一直侍奉于我的家族,我与陆阚的父亲自小相识,既是主仆也算的上是朋友,陆阚小的时候还要叫我一声‘叔叔’的。”说着,又顿了一下,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哦,对了,之前一直忘记告诉你,陆阚和我师父……嗯,他们两个是兄弟来着。”

  “一母同胞的那种。”

  贺九重脸色忽地有些微妙起来。

  叶长生看着贺九重的表情,甚至都不用那边开口便明白过来了他的意思,又点了下头承认道:“是的,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师父看到我,也应该叫我一声‘叔叔’的。”

  话题一旦打开了,接下来的说起来就要流畅的多了。

  将已经回忆起来的那些记忆挑拣着重要的部分和贺九重说了,一直说到了那个作为审判之地的“第十九层地狱”,叶长生摇了摇头感叹道:“明明天道自己也知道我从没有过反叛的心,偏偏隔三差五地就要来找我麻烦,真的是心眼比针尖还要小呢。”

  贺九重道:“所以之前的审判之所以会失败,是因为你自己也同意了?”

  叶长生笑了一下道:“本来我去六道轮回转世也只是因为当初转轮王的那一句话,为了逃避天道磋磨罢了。而且我本体来自黄泉,命里本来就带煞,基本上每次做人都是孤星命格,就算是在阳间也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既然天道的意思是让我再入轮回,那我也没有什么理由去反抗不是么。”

  说着,又托着下巴看着贺九重笑起来:“只不过这次有点不一样。”他道,“这次我终于遇到了无论如何也不能放手的人了呀。”

  贺九重深深地看着他,好一会儿问道:“你拿什么与天道做的交换?”

  叶长生的笑里夹杂了点无奈:“贺先生,我明明是在和你说情话,你能不能反应不要这么扫兴?”

  贺九重却是拧着眉头看着他,低着声音又重复了一遍:“你拿什么做的交换?”

  看着那头叶长生依旧笑而不语的样子,哑着声音问道:“你斩断了和这个阳世的缘分?”

  “不。”叶长生摇了摇头,笑着补充道:“是整个世界的缘分。”他的神色异常平静,似乎并不觉得自己说的话有多么惊人,语气有些散漫地,“只不过阴界那里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处理完,所以反应可能有些慢罢了。”

  贺九重蓦地将他的手抓住了,因为情绪太过于强烈,他手上的力道甚至都让叶长生觉得有些疼了起来:“你知道你再说什么吗?”

  叶长生笑了起来,他用空着的那只手捏着贺九重的脸颊往外扯了扯:“贺先生,你才是,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垂眸扫一眼他的手,打趣着,“要不是咱们两个的契约解除了,你知道就你这个手劲儿,你怕是要被契约的惩罚反噬给疼死!”

  贺九重听着叶长生这一句话,眸色不由得更沉了一分。猩红色的眸子里死死地盯着叶长生,里面像是在翻涌着一场风暴一般。他开口,声音喑哑得厉害:“所以我们的契约为什么解开了?”

  “长生,你不要告诉我——”

  叶长生仰面看着他,唇角的笑意淡淡的:“如果我说‘是’呢?”

  贺九重没有再说话了。

  他看着他许久,突然低低地笑了起来,一字一顿地,那种浓稠的血腥味儿几乎要化为实质一般:“那我就杀了天道,将他从你身上夺走的东西全部抢回来。”

  将叶长生抱进怀里,手臂紧的像是一个牢笼。他压低着声音颇有些冷沉地:“然后在九重天上找个地方将你囚禁起来,让你好好反省你到底做错了什么。”

  叶长生将下巴搁在贺九重的肩膀上,思索了一下他描述的画面:“虽然听上去好像有点吓人……”说着,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一旦接受这个设定,听起来竟然有些带感是怎么回事?”

  乐不可支地伸手顺了顺贺九重的发,好一会儿轻声笑笑:“放心吧,我怎么舍得斩断我们两个之间的缘分呢?”他的吐字的气息湿热,带着一点柔软的笑意,“你明明是属于我的唯一的羁绊。”

  “所以……”伸手将贺九重稍稍推开了一点,深深地看着他,一双黑色的眸子有什么沉沉的东西在闪烁着淡淡的光:“贺先生,如果有机会,你想回到你的世界吗?”

  贺九重一怔,眸子微微眯了眯:“什么意思?”

  叶长生笑笑,道:“阴阳鱼的力量除了能够模糊阴阳之外,同时也可以沟通异世。陆阚给我的那本《入门召唤术》虽然是他的父亲撰写的,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当初他父亲之所以能够召唤出他母亲,其实借用的是我的力量。”

  他看着贺九重:“一开始的时候你不是心心念念地想要回魔界么?今晚是最好的时机,你想要回去吗?”

  贺九重看着叶长生的眼睛,立刻反应过来:“这也是你对天道的妥协?”

  叶长生耸耸肩,叹了一口气:“贺先生,有些事情我们就不能心照不宣吗,非得讲出来干什么。这样不是显得我很没面子吗?”

  贺九重伸手拉住了叶长生的胳膊,沉声道:“那你呢?”

  叶长生笑嘻嘻的:“我和这个世界的缘分都被斩断了,连天道都容不下我,我还能怎么办?当然是跟着你一起去魔界啊。”说着,站起来,在贺九重皱起的眉心上落下一个吻,看着他,声音轻轻的,“只不过,不是现在。”

  “什么意思?”

  叶长生没立即回话,只是单手掐了一个指诀,只见一道白光自他指间炸开,地面上忽地浮现出了一幅巨大的阴阳鱼阵图来。将贺九重拉到了那个图案旁,仰头看着他道:“进阵,我送你回去。”

  贺九重却不动,只是握着叶长生的手臂:“我们一起走。”

  叶长生有些无奈:“我倒是也想。只不过有些因果还没结束,我想走也走不了啊。你知道的,天道很小气的。”又看了看那个忽明忽暗的阴阳鱼阵图,有些苦恼,“而且经过这一千年轮回的消磨。我的力量也不足以承受两个人穿越异世。”

  贺九重立即拧着眉回道:“那我留下来等你完结你的因果。”

  叶长生又摇了摇头,道:“你能被召唤过来,本来就是我利用自己的能力欺骗了天道的结果。现在他已经发现了你,如果现在不走,也许以后就走不了了。”

  贺九重的眸子里闪烁过一丝杀意:“何必在乎这些?如果天道真的容不下我——”

  “打住,打住!”叶长生赶紧将他的嘴捂了起来,又好气又好笑,“我的贺先生,我知道你很厉害,真要是你鼎盛之时,的确也未尝不可与他一战。但是这里毕竟是地球,不是你的主场。你本来就有伤在身,伤还未好利索,现在能力又被规则压制着,真等到你能去九重天上将他拉下马时,都不知道得什么时候了。”

  仰着面认真地看着他,黑色的眸子里倒映着他的模样:“我答应你,最多一年。你在那边等等我,只要一年时间一到,我立刻就过去找你,好吗?”

  贺九重眸色阴沉,唇角紧抿成一条直线,并不作声。

  漆黑的天空上突然划过一道亮白的闪电,那闪电像是就在他们的窗前炸开一般,一瞬间里将整个屋内都照出了一种诡异的亮色。紧接着便是轰隆隆的雷声,震耳欲聋的,听得让人心里无端发慌。

  叶长生侧头看着那闪电,眸子里划过一丝冷色,再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见时间已经将近子夜,心里明白这是天道降下的催促了,心里又是沉了一沉,咬着牙喊了一声。

  “——贺九重!”

  贺九重低头看着叶长生,许久,才淡淡开口:“我小的时候被贺家带回九州,看着分家将我当做物品一般送去本家,只是为了替本家的孩子更换灵根,那是我第一次感觉到了己身力量不足所带来的绝望。”

  “但我没有想到这种滋味我会再尝到第二次。”

  叶长生看着贺九重,感觉自己的心口一阵紧缩,他想要说什么,但是在这一刻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贺九重捏着叶长生的下巴,低下头和他交换了一个吻,许久,将自己唇贴在他的唇上,低低地吐出一句话来:“魔界美人无数,诱惑众多。回到那里,我可能会忘了你。就算是这样,你还要我走吗?”

  叶长生看着他猩红色的眼,忽地,张嘴将他的下唇含进了嘴里,舌尖在上面划过,然后咧开自己的小尖牙,朝着上面用力地咬了下去。

  有鲜血的腥气在两人的唇齿间蔓延着,混合着一点刺痛,竟然莫名变得有些甘美了起来。

  “你可以试试。”叶长生舔着唇笑起来,明明无害的一张脸,但衬着唇间沾着一点血色,看上去竟然有些惑人,“你要是敢忘了我去勾三搭四,等我去了魔界,我就亲手杀了你。”

  伸手将人推到那个阴阳鱼阵里,从旁边的水果篮子里抽出一把水果刀,往自己的手臂上猛地一划,瞬间便有大量的鲜血从他的手臂上滴露了下来,然后转瞬又被整个阵给吸收了进去。

  外面的闪电和雷鸣声越来越恐怖了起来,像是有谁在声嘶力竭地催促着什么。叶长生没有去管自己已经血流不止的那只手臂,他只是微微带着笑看着阵里的贺九重,声音轻轻地:“贺九重,记得等我。”

  “不然我真的会杀了你。”

  大约因为吸收了足够的血液,整个阴阳鱼阵已经变得一片猩红,贺九重紧紧地盯着与他只有一臂之隔的叶长生,好一会儿,低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叶长生。”

  叶长生看着他。

  “——记得早点回家。”

  紧接着,一道红光忽地在原地暴起,那红光持续了数十秒才渐渐淡去,而随着那红光的消失,所有的声音也都瞬间消失了。

  没有闪电、没有雷鸣……也没有了贺九重。

  叶长生怔怔地看着陡然只剩下他一个人的屋子,好一会儿,艰难地弯了一下唇角对着冰冷的空气应了一声:“嗯……好啊。”

  血液依旧不停地滴落在地板上,空气中浮动着浓厚的血腥气。时钟刚刚过了十二点,忽地,刚刚平静下的屋子里又陡然掀起了一阵阴森的狂风。

  叶长生微微侧了头,朝着那狂风的刮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在他身后的窗户玻璃不知道什么时候碎裂了开来,那个一直跟在陆呈身边的傀儡男孩这会儿正趴在他的窗头望着他。

  只不过男孩的眼睛却不是记忆中的深黑色。

  那一双琥珀色的眼带着让人不舒服的阴沉与贪婪,将叶长生整个人都牢牢地锁在了视线之中。

  他从窗户外面轻巧地跃进了屋内,轻轻地嗅着空气中的血腥气,白嫩的脸上缓缓地浮现出了着一种诡异而扭曲的笑:“长生,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我真的没想到我在找的东西,竟然一直就是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