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神棍召唤萌宠后 171.结局(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七十一章

  陆阚站在原地静静地目送着那个黑衣煞神带着叶长生相携离去的背影, 眸子里似乎闪烁过一丝什么,但随即又将视线收了回来。几步走到严峥身边, 看着他的惨状摇头啧啧两声, 微微弯下腰将手伸了过去:“起得来吗?”

  严峥似乎是没有想到陆阚会主动过来拉他, 微微怔了一下,竟是好一会儿没有动作。

  陆阚等了一会儿没看到那头动弹,再瞧瞧那头眉眼冷淡的样子,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暗叹自己又是热脸非往人家的冷屁股上贴, 直了直身子刚准备把手收回来,但是动作刚做到一半,那头却是突然拽住了他的手,然后缓缓地起了身。

  虽然说他们的体温肯定普遍都不会高, 但是严峥的手摸起来却像是一块冰似的, 跟他整个人倒是相称得很。

  心里头这么想着, 陆阚看着他突然问道:“你刚才为什么不让贺九重进来?”声音地带着点不解,“别跟我说是因为什么规矩不规矩的,你之前硬闯进来可就已经算是坏了规矩了。”

  严峥听着他的问话,抬眸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你还在里面。”

  陆阚一怔, 莫名觉得这话听起来显得有些暧昧。但是再看看那头冷冰冰的一张脸, 那点暧昧又瞬间化为了乌有。见他站稳了, 便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 对着那头笑了笑感叹着道:“相处整整一百年, 倒是难得看你表现出一次不那么讨厌我的样子。”

  严峥眉头微微拧了一下:“我一直都没有——”

  “行了,还好叶长生没什么事,要不然那个煞神如果真的发起疯来,就怕地府那几个殿主过来都救不下你了。”陆阚舒展了一下手臂,背对着他摆了下手道,“走吧,地府都被闹成了这个样子,估摸着上面几位一时半会也想不到要罚你。现在过去看看有什么能够帮忙善后的好将功抵过吧。”

  说着,抬步便走了。

  严峥看着陆阚头都不回一下的背影,觉得心里憋屈得厉害。关于叶长生,关于审判,关于他出去时发生的最后发生的事情,关于他对他的那些误会……他又一肚子的话想要问,但是每次看到陆阚的时候,他总是会因为紧张而什么都问不出来。

  他什么时候讨厌过他了?他明明一直都——

  将嘴唇抿成一条僵硬的直线,眸色变了好几变,最终却只是将手握了握拳,沉默地朝着那头的背影追了上去。

  陆阚步子极快地朝着秦广王的宫殿行进着,然而才走到一半,忽地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一般,陆阚的步子突然就停了下来。

  他侧过身朝着另一头看了过去,眯了下眸子,冷声道:“出来。”

  一个带着浓重腐尸气息的男人满脸阴沉地从阴影处走了出来,他看着陆阚,一字一顿地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叶长生就是阴阳鱼?”

  陆阚看着陆呈,微微地笑了一下,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反而是上上下下将他打量了一圈:“你用现在的这幅样子还敢来地府?你真的以为阴界无人,整个地府都拿你没办法吗?”

  陆呈却像是发了狂一样往陆阚那头冲了过去:“你们都在骗我!”

  陆阚闪避了几下,但是那头的架势太过于不管不顾,招招出手都是想要他灰飞烟灭的架势,一来二去之间他竟然隐约地落了下风。

  眼看着那头双手掐诀,一道混合着诡异黑气的光电朝着他的面门直扑而来,他连连往后退了数十步,但是那光电却是如影随形,以极刁钻的角度追了过来。

  眼看着避无可避,陆阚索性也不再后退,虚手一握将镰刀变化出来,正准备咬牙挨上这一下,突然听得“叮”的一声,竟是一把通体漆黑的匕首从后方掷了过来,直接将拿到光电碎裂了开来。

  那头陆呈似乎是没想到还有别人紧跟在后,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与此同时陆阚倒是抓住了这个机会乘胜追击,直接猛地一挥镰刀,不给那头半点反应时间,直接将陆呈的头整个儿地砍落了。

  “砰”地一声,那脑袋掉下来,在地上滚落了几下,直接就掉入了旁边的黄泉。还没等在黄泉上漂浮几秒,黄泉里头突然翻涌上一群死灵,他们欢呼尖叫着,发了狂地一拥而上,争抢着将那颗头拖向了水底。

  陆阚面无表情地将镰刀又收了起来,垂着眼看了看面前缺了脑袋的剩下大半截尸体。

  明明应该是个活人的身子,但是里面却已经被黄泉和阴界的死气浸染得完全腐坏了。就算是砍了头,从伤口处竟也是流不出半滴血来。

  严峥看一眼陆阚,又朝着从那尸体中幻化出来的黑气逃窜的方向看了一眼,淡淡地问道:“不追?”

  陆阚摇了摇头,蹲下身子将地上的那把匕首捡起来交给了严峥:“没什么必要。他已经入魔,不该是阴界管的领域了。”

  严峥点了下头,将匕首接了回来:“那走吧。”

  陆阚皱着眉头看他一眼:“你不问?”

  严峥本来已经准备抬步的动作又停了下来,看着他道:“你想要我问?”

  陆阚久久地看着他,好半晌,忽地笑了一下:“我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应该重新认识你了。”说完,没再管地上的那具无头尸,继续往第一殿走着,“快走吧。”

  *

  叶长生和贺九重从阴界出来的时候,外面正是一个艳阳天。

  暖暖的太阳照在身上,偶尔挂着一点已经带着冬天气息的风,混合在一起竟让人有一种懒洋洋的自在。

  街道上的商店已经都开了门,交通也全部恢复了畅通,路上的行人三三两两的走在一起,说说笑笑得看起来格外生机勃勃。

  叶长生笑了笑,侧头看了一眼贺九重:“我到现在才终于感觉自己活过来了。”

  贺九重没作声,只是握着他的手紧了紧。

  叶长生经过一家咖啡店,看着店里的玻璃上倒映出来的他们两人的身影,突然开口问道:“说起来我都还没问……今天是几号了?”

  贺九重思索了一下,回道:“应该是十二月二号。”

  “十二月二号啊,那在阴界其实也只呆了一天而已……”叶长生叹了一口气,异常感慨地小声嘀咕道,“我怎么感觉自己像是已经呆了几十辈子了?”说着眼睛转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笑道,“贺先生,你还记得我之前说过什么吗?”

  贺九重望着他:“什么?”

  “如果我通过了审判,我们要出去狂欢,去找个地方大吃一顿啊,你忘了吗?”叶长生望着他,把笑收敛了一点,一脸严肃地,“之前吃了那么久的干面包的痛苦回忆,现在必须要用法式大餐来洗刷。”

  贺九重恍惚记起来似乎是有这么一回事,伸手在他的后颈上轻轻地捏了捏:“现在去吗?”

  叶长生用力地点点头:“去啊去啊,事不宜迟啊!”说着,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赶紧就将自己和贺九重都晒了进去。

  辗转了一个多小时,到达了市中心,贺九重真准备同叶长生那头去找找哪里有他喜欢的法式餐厅,但是走着走着,两人却来到了罗小曼的甜点店前。

  甜点的香气隔着很远都能嗅到,那种香气在冬日暖暖的阳光下散发着一种使人幸福的味道。

  叶长生在那门前停了一会儿,又侧头看看贺九重,讨好地眨眨眼:“要不然,在大餐之前先进去吃点饭前甜点?”

  贺九重扬了扬唇看了他一眼,随即替他拉开了门,低声道:“进去吧。”

  叶长生嘿嘿一笑,脚步异常轻快地就走进了店里。

  走进店里,那种蛋糕的甜味儿就更加浓厚了起来。随着每一次呼吸,仿佛那种香气会从皮肤里渗透进去一般,连自己的心都变得甜蜜了起来。

  大约是因为才刚刚重新开业,店里的人竟然意外的不是很多。

  前台里罗小曼似乎正在算账,看到有人过来了,将手上的东西放下了,扬着笑脸冲着来人语气轻快地道:“欢迎光临sweet,请问客人有什么需要吗?”

  贺九重听着罗小曼的声音,微微抬眸往那边看了一眼。

  素面朝天的女孩脸上带着一种小太阳般的满满元气,即便是这种最模式化的欢迎用语,由她这样说出来都会让人感觉到一种亲切感来。

  贺九重的眸子里划过一丝什么,下意识地又往身边的叶长生看了过去。

  ——但是无论怎么显得亲切却也不能掩盖,他们对于她而言也不过只是个陌生人的事实

  叶长生脸上的表情倒是一如往常,似乎是并没有发现任何一样一般,他径直走到了前台,双手搭在前台上,冲着里头的罗小曼笑了笑:“我能请你帮我一个忙吗?”

  罗小曼微微愣了一下,但是随即点了点头道:“可以呀。如果有什么是我能提供帮助的话。”冲着他挤了挤眼睛,嘴唇咧开一个大大的笑,“毕竟没有人能够拒绝一个好看的男孩子的请求!”

  “那么。”叶长生回头看了一眼贺九重,随即再回过头笑着看着她道:“今天是我们结婚的日子,能麻烦你给我们做一个蛋糕吗?”

  一旁的贺九重又是一怔,垂着眸子望他那头望了过去。

  少年脸上扬着笑,黑色的眸子干净澄澈,说出的话虽然有几分吓人,但是神情却是看不出半分玩笑的味道。

  一向处事波澜不惊的贺九重都被叶长生这句话给说的愣了一瞬,这边罗小曼的反应与之相比便更显得讶异。

  整个人足足地在原地愣了五秒,视线在贺九重和叶长生两人之间来回了好几次,眼睛里突然迸发出一种奇异的亮光来,一开口,声音都不自禁地结结巴巴起来:“结、结、结婚?您和旁边的这位先生吗?”

  叶长生点了点头,似乎并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对,笑着又问了一遍:“可以吗?”

  “当然可以!”罗小曼看起来似乎是兴奋到了极点,她用力地点了点头,几乎都要跳起来似的扬着笑脸手舞足蹈地,“我马上去厨房让甜点师给你们做蛋糕!”

  但是还不等她转身,叶长生却突然拉住了她。

  他对着她摇了摇头道:“不,我的意思是……”他看着罗小曼,黑色的眼睛里带着一种认真,“能请你亲自给我们做一个结婚蛋糕吗?”

  罗小曼似乎是觉得叶长生的这个要求有点奇怪。

  虽然她在店里比较忙的时候也会客串几回甜点师,但是她毕竟不是专职做甜点的,就算她对自己的手艺很自信,但是也不会狂妄地认为在蛋糕这方面她会比厨房里那些被自己用高薪挖角来的甜点师做的更好。

  但是为什么,他会这么执着地让她来做他们的结婚蛋糕呢?

  旁边的店员小姐姐似乎是看出了自家老板的为难,赶紧替她出面向叶长生解释道:“这位客人,我们店里的甜点师都是很专业的,你不用担心……”

  话说到一半,罗小曼看着叶长生,不知道怎么的心口却突然悸动了一下,那种奇妙的憋闷感让她忍不住地突然出声将旁边小姐姐替她解围的话就给打断了:“好啊。”

  小姐姐似乎愣了愣,看着罗小曼,有些不解地喊了一声:“老板?”

  “好啊,我来做。”罗小曼却没有理会自家店员的困惑。

  她看着叶长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这个画面有些似曾相识,她伸手锤了锤自己的脑袋,又提起精神来扬着大大的笑脸道:“既然客人都这么信任我了,那请务必让我来做。”

  叶长生笑了起来,轻轻地道:“麻烦你了。”

  罗小曼没作声,只是笑着冲他比了个胜利的姿势,一甩自己的高马尾,转身蹦蹦跳跳地便去了厨房。

  罗小曼走后,旁边穿着女仆装的服务生小姐姐连忙将两个人带去了一旁的空座位上坐了。贺九重看看叶长生好一会儿,缓缓地:“结婚?”

  叶长生丝毫都没有先斩后奏的愧疚,他笑眯眯地点点头:“对啊。”

  “我之前夜观星象,算出来十二月二号实在是前后十年里最宜嫁娶的一个良辰吉日,一旦错过,那可就得再等上十年呢。”将一只手托着脸,歪着头着看他:“怎么,你不愿意?”

  贺九重伸手在他的脸颊上轻轻捏了一把:“你认为呢?”

  叶长生笑嘻嘻地用两只手将他的手包住:“那不是一拍即合真正好吗?”

  贺九重看着叶长生满脸阳光灿烂的样子,哽在喉咙里的疑问好一会儿还是没有问出来,只是手上轻轻挣了一下,换了一个姿势与他的手指十指相扣。

  阳光透过巨大的玻璃窗照进来,照在身上,浑身暖洋洋的感觉让人不由得昏昏欲睡。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头罗小曼顶着个高高的厨师帽,提着蛋糕就冲两人冲了过来:“蛋糕做好了!”

  叶长生连忙站起身,将人扶了一把,笑着道:“罗老板还是这么风风火火的,地板这么滑,你也不怕摔了?”

  罗小曼咧嘴一笑:“不是怕你们等急了么。”将蛋糕递了过去,又像是有些疑惑,“不过……你知道我姓什么?”

  叶长生垂着眸望着她,好一会儿,缓声道:“《饕餮盛宴》里面关于罗老板的报道我有关注过。”

  “哦,那个啊。”罗小曼听了这个话,恍然大悟,“所以你们才会让我们来给你们做蛋糕的吗?”

  “这倒不是。”叶长生摇了摇头,他看了看手里的蛋糕,神色温和:“这只是一个约定。”

  罗小曼看着叶长生,之前胸口那种令人难受的悸动又传了过来,她下意识地追问了一句:“什么约定?”

  叶长生笑笑:“那已经不重要了。”

  罗小曼望着叶长生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想要反驳他,但是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要反驳什么,一时间竟然语塞在原地,心里头却是堵得慌。

  “罗老板,这蛋糕的钱……”叶长生又开口问了一句。

  罗小曼摇了摇头:“这个蛋糕送给你们。”她看着他们,“这是当是我送给你们的新婚礼物。”

  叶长生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笑了一下道:“怎么好意思白白接受你的礼物呢?”从口袋里摸出一只纸鹤,“我用这个跟你的蛋糕作交换好不好?”

  “纸鹤?”罗小曼接过那纸鹤,脑子里似乎闪过什么,脱口而出道:“它是能消灾祛祸招桃花么?”

  叶长生笑着点点头:“说不定呢。”

  说着,提着手里的蛋糕,与那头告过别之后,便与贺九重一同准备出店门。

  还没来得及出去,那头突然开口道:“下一次——”

  叶长生回头看她。

  罗小曼看着他,笑着挥挥手:“下次还要继续来啊!看在你们两个这么好看的份上,我给你们全场免费啊!”

  叶长生笑起来,点了点头:“好啊。”

  说着,和贺九重一起,推开了门,渐渐地走远了。

  门上的银铃散发着“叮当”的轻响,罗小曼站在原地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像是突然缓过神一样,低头看着手里的纸鹤:“咦,哪里来的纸鹤啊?”

  旁边的女仆小姐姐看了一眼笑道:“什么哪里来的,一直拿在你自己手上,不是你自己折的吗?”

  “去去去,我哪有闲工夫弄这个。我也不记得是从哪拿来的了。”

  罗小曼回到了前台,将那纸鹤随手放在台子前,好一会儿,疑惑地皱着眉头:“是我最近真的老了吗?”

  “怎么……总感觉忘了什么事儿了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