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神棍召唤萌宠后 170.审判(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七十章

  眼前的暗色如潮水一般翻腾着, 在那团黑暗之中,严峥能隐约地看见里面似乎有一条用着银色双瞳的巨龙正若隐若现地在那团暗色里上下翻涌。

  虽然他从未曾见过天道真身, 但是几乎是一瞬间, 他便明白过来了对方的身份——那种几乎叫人从灵魂深处臣服的天威压制感, 除了那一位外不会再有别人了。

  但是除了天道竟然离开了九重天,纡尊降贵地来到地狱之外,更加令他感觉到惊异的却是站在那条巨龙正对面的那个人。

  明明之前他在奈何桥上见的那一面时,他还不过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 现在这种感觉是怎么回事?

  严峥在恍惚之间, 仿佛看到了在那暗色之中,叶长生的背后也隐约升腾起某一种巨型的图腾。在绝对的黑暗之中那图腾他看着并不是十分明晰,但是根据他所感受到的黄泉的气息,和那偶尔闪现出来的一点白色, 却也能大致推断出那是阴阳鱼的轮廓。

  只不过是被阴阳鱼寄生的一个宿主罢了, 怎么可能……

  超出意料的情况让他难得地觉得有些混乱, 下意识地侧头朝着身旁的陆阚瞥了一眼,却见他神情略有一份紧张地一直往叶长生的方向紧盯着。眉头微微地皱了一下,电光火石之间,一个有些荒谬的想法在脑子里突然就闪了过去。

  大约是这个想法太过于荒谬了,让他的本就没什么表情的脸顿时线条变得更加僵硬了起来。他又转过头去朝着叶长生的方向深深看了一眼, 然后暗自将自己藏在斗篷里的手握了一握。

  正在两人思忖着眼下到底是什么情况的时候, 里面那巨龙却突然朝着他们的方向看了过去。

  “审判者。”

  他没有真正发出声音, 但是那声音却像是直接在陆阚的脑子里炸响一般。他身子微微动了动, 而后朝着那入口走了进去。

  严峥下意识地攥着了他的胳膊, 那头回过头来瞪他一眼,眼角往里头示意了一下,无声地做着口型:“放手。”

  严峥觉得现下的情况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一双眼牢牢地看着陆阚,眉宇里带着些不安。

  陆阚觉得自己大概是因为一整天的提心吊胆所以把自己弄得有些意识不清醒了,这会儿看着对面那个总是跟他对着干的男人,竟然觉得他看起来似乎是有些担心他。

  嗯,看来他离瞎是不远了。

  这么想着,将严峥的手缓缓掰开了,然后抬步赶紧朝着里面走了过去。

  “大人。”陆阚停在巨龙对面,并不敢抬头与他对视,微微低垂着头朝着他喊了一声。

  “审判已经结束。”那头一双银色的眼瞳直直地锁在叶长生身上,声音低沉,隐隐似有雷鸣,“该是行刑的时候了。”

  陆阚身上微不可查地僵了一僵,他似乎想要抬起头来看对面一眼,但是却像是又因为顾忌着什么,好半天过去整个人竟是没有动作。

  “审判者?”

  从灵魂上炸响的声音更加浑厚低沉了一些,陆阚浑身一震,终于没办法再拖延下去。

  颔首低声应了一个“是”,随即虚手一握,一把长长的镰刀凝聚于掌心,他转过身看着叶长生,琥珀色的眸子里神色有些无奈。

  “抱歉了。”

  陆阚声音极轻,带着一丝隐约的叹息。

  但是那头的叶长生神情倒是从容自在的,他抬着眼看着陆阚,黑色的眼瞳闪烁着淡淡的光,上面一黑一白两尾鱼正在其中游得欢快。

  他笑了笑,声音淡淡的:“没什么,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罢了。”

  陆阚望着叶长生,似乎还想要说什么,但是嘴唇微微动了动,终于还是什么都没说。他握紧了手中的审判之镰,稍稍后退了两步,而后将所有的力量灌注于那把镰刀之上,直到看见那刀刃上附着的淡白色的光变得有些刺眼了,眸色沉了沉,而后朝着叶长生的方向猛地劈了过去!

  *

  贺九重是直接撕裂开阴阳的分界处,生生从阳间闯进阴界之中的。

  一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追寻着叶长生的气息追到了地狱入口前,正准备入内,外面一个穿着白色斗篷的男人却挡在了他面前。

  “此乃地府重地,非受刑者不得入内。”

  贺九重看了他一眼,甚至都没有对他着句话做出什么回应,只是忽地一伸手,直接将对面那人的脖子掐住整个儿提了起来,按在了他身后的石壁上。

  声音冰冷得仿若能将人的血液都给全部凝固起来一般:“叶长生在哪里?”

  严峥心中大骇。

  虽然他的力量与十殿阎罗无法比较,但是在整个地府里也算排的上号。他从没想过在贺九重面前,他竟然连看清楚对方怎么出手的都做不到。

  艰难地低头看着贺九重一眼。他的脸上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但是那双猩红色的眸子里带着一种叫人忍不住颤抖的寒意。额心一道赤色的火焰图腾仿若活了一般,在那猩红的眸子映衬下显得有些刺目。

  这种于灵魂上传来的压制感严峥只在天道身上感受过。

  但如果说天道的天威是最正统的万物法则,叫人打从心底想要臣服的话,那么这个男人就仿若碎裂九霄而来的上古邪神,那种阴郁中透露着浓厚杀伐之气的血腥味儿叫人只一眼就感觉到了入骨的恐惧。

  尽管他原本就已经死过一次了,但是从这个男人的眼神中,严峥毫不怀疑他会就这么动手,让他彻底的灰飞烟灭。

  贺九重见他默不作声,眸中的暴虐之意更深,手上的力度大的几乎要直接捏碎他的喉咙:“我再问你一次,叶长生在哪里?”

  严峥咬紧了牙冠,依旧沉默着没作声。

  贺九重的怒火终于到达了顶点,就在他想要将他的喉咙彻底扼断丢出去时,一道熟悉的清润嗓音却突然隔着空气传了过来。

  “诶,我说贺先生,你这是在干什么呢?”

  贺九重浑身陡然颤了一下。

  眸中的杀伐之气似乎瞬间就褪了下去,他僵硬着身子缓缓地朝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望了一眼,只见在那头的地狱入口前,一个纤瘦白嫩的少年正懒洋洋地靠在石壁上朝着他这头看过来。

  一双黑色的眼睛弯弯的笑成了月牙,唇角也往上弯着,露出里面一点糯米似的小尖牙,脸上看上去有些许的疲惫。

  陆阚从叶长生的身后走了出来,他看了看被贺九重掐着脖子,看起来快要被他给弄死的严峥,觉得脑子一抽一抽地疼。将叶长生往贺九重的方向轻轻地推了推,对着那头道:“贺先生,叶长生我已经好好地给你送回来了,你能不能看着他的面子上放我同事一条活路?”

  他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你知道我们都不是活人,要是这次你下了死手,我们可就真的没什么复生的机会了。”

  贺九重却是听不进去他的话了。

  他的一双眼牢牢地看着面前离他约有三步之遥的叶长生,似乎是因为过于震惊,一时竟是没能做出别的动作来。

  叶长生大约是觉得贺九重终于的反应很是难得,忍不住冲着他招了招手。

  那头极细微地动了一下,似乎终于才缓过了神。将扼住严峥脖颈的那只手缓缓地放了下来,然后走到了叶长生面前,上下打量了他一圈,然后将手轻轻地覆盖在他了眼角下面那道伤口上。

  他开口,声音有些低哑:“疼吗?”

  那头似乎是觉得有些委屈,瘪了下嘴满眼可怜巴巴地点了点头:“疼啊。”

  贺九重轻轻地叹息了一下,捏住他的下巴将他的脸往上抬了一点,然后俯下头去将唇浅浅地覆在了那个伤口上。

  将那个伤口细细舔舐而过,而后再看看那已经瞬间愈合了的地方,低声问道:“还疼吗?”

  叶长生忍不住笑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贺九重捏住他的发梢晃了一下,低声问:“到底疼不疼?”

  叶长生眼睛眨都不眨地看着他:“疼啊。”

  贺九重凝视着他的眸子,低声笑了一下问道:“那要怎么才能不疼?”

  这头的少年听着他的问话似乎是认真地思索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经地回答着:“因为太疼了,大概需要一个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能好。”

  “一个就够了吗?”那头认真地追问着。

  叶长生一手握拳往另一只手的手心里轻捶了一下,严肃严谨地:“那就很多个!”

  伸手环着贺九重的脖颈,将那头整个人往自己的方向拉了拉,仰头朝着他的唇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的轻吻,然后望着他,笑眼弯弯的:“贺先生,我回来了。”

  他的声音轻轻地:“我们回家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