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六十八章

  耳边的蝉鸣似乎是在一瞬间戛然而止。

  紧接着, 叶长生周围的一切景物都以他为中心开始缓缓地褪去了自己的颜色。

  一开始只是他附近的地板和窗台,紧接着那种褪色的速度越来越快, 几乎只是几秒的工夫便就开始大面积地朝外扩散覆盖了起来, 蔓延到最后, 甚至连天空也变成了一种黯淡的灰。

  然而整个世界里,只有那轮太阳依旧耀眼夺目,在整个灰白色的背景的衬托显得突兀而又诡异。

  叶长生的眼睛因为长时间对视着阳光,这会儿已经看不见任何东西, 但是他却依旧执拗地仰着头, 半晌,朝着那太阳的方向又开口问了一遍。

  “够了吗?”

  整个空间静谧了许久,就在叶长生要以为对方想要再这么继续长久地沉默下去时,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阵细弱的爆破声, 乍一听起来, 就像是吹起的肥皂泡上升到了半空然后破裂了似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 那爆破声开始变得越来越密集,无数细弱的声音重合在一起,竟然觉得有些震耳欲聋。

  无数已经变成灰白色的高楼随着远处的山峦都渐渐地都坍塌了下来,那景色颇为壮观而又透露着说不出的诡异,在阳光的笼罩下, 仿佛一场史诗级的灾难大片。

  ——只可惜这场大片唯一的观众却因为暂时性的失明而无法欣赏到这一幕了。

  直到所有的一切都坍塌结束, 叶长生忽地感觉到了眼前晃过了一道淡淡的光。他皱了皱眉, 下意识地用手在眼前挡了一下, 好半晌, 这才像是适应了一点,又将手放到了一旁,眨了下眼朝眼前那出现了淡光的方向看了过去。

  没有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湍急的水流,也没有那些形形色色他曾见过、认识过、相处过的其他人。

  他依旧独自一人呆在那个黑的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所谓的“第十九层地狱”里。

  微微地仰着头朝着四周望了一圈,最后又还是将自己的视线缓缓落到了面前那道之前一度被他认定为幻觉的淡色光晕之上。

  光晕之后那隐约可见的拱门竟然也还依旧存在着,但是与之前他曾看到所不同的是,原本完全由枯枝编制的拱门的左半边却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密密麻麻地绽放出了一片花骨朵儿。

  那些花骨朵儿品种不一,颜色各异,有很多品种叶长生甚至闻所未闻,但是仔细地看过去无一不是娇艳至极,像是有谁偷偷地将天上的那些花采摘了下来一般,将整个拱门装点得美轮美奂。

  而在左半边百花争艳的极致美丽的衬托下,右半边本就无比萧瑟寒酸的枯枝看上去就更加黯淡诡异,那些枯枝有些未完全被编制起来,角度奇怪地支棱着,看起来倒像是从地狱里伸出来的魔爪似的,盯得久了,让人背后不由得有些发毛。

  叶长生淡淡地瞧着那扇拱门,好一会儿,轻轻地笑了一下,低声道:“都已经这么多次了,相同的把戏还要再换汤不换药的来一次,你就不觉得乏味么?”

  这边的话音刚落,周围沉寂的空气里似乎突然产生了一点细微的波动,紧接着,在那浓稠得仿若半固体的暗色里,似乎突然出现了一个淡淡的人影。

  从叶长生的方向看过去,并不能透过那种黑暗瞧见对方的具体模样,但是几乎是瞧见那个人影的第一瞬间,他的脑子便立即解读出来的对方的身份。

  那个人影似乎也在打量着叶长生,许久才缓缓地开口,声音不高,但是声音却像是蕴含着某种力量似的,一字一句地,让人在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之前,灵魂上反倒先一步地臣服在了这种天威之下。

  “这一次你醒得很快。”

  那声音听不出男女,也听不出年纪,语速倒是放得很缓,难得地带着一丝可以听出来的疑惑:“你觉得哪里不满意?”

  叶长生笑笑:“父母双全,生活富足,朋友也多。没什么不满意的。”说完,又稍稍地顿了顿,耸了下肩继续道,“只不过就是因为太过于满意了,我老是在脑子里想着,‘啊,这是个梦吧,世界上哪有这么美好的事情呢’,想着想着,自然而然就醒了。”

  那头听着叶长生的话,似乎是笑了一下,但是说出的话声音平稳无波的,叫人猜不出他心底真正的意思究竟是什么:“果然,无论你经历过多少轮回,你还是你,一点都没变。”

  叶长生揣摩了一下,没揣摩头这话说的好还是不好,索性笑眯眯地将它当做夸奖收了下来:“毕竟有句话说的好,做什么事都要不忘初心嘛。”

  “不忘初心?”

  叶长生的话音未落,那边的声音又不疾不徐地响了起来,他将他话里的几个字重复了一遍,然后淡淡地追问道:“那你还记得你自己的初心是什么吗?”

  叶长生甚至还来不及反应,听着对面的问话,他的脑子里第一瞬间出现的词便是“去六道轮回”。

  这五个字他已经不记得是谁出来的了,但是就像是已经刻进了灵魂似的,让他下意识地就要脱口而出。

  但是就在他张了张嘴准备将这话说出来的一瞬间,他的脑子里却突然出现了一张拥有着猩红色眸子的男人的脸。

  他微微垂着眸似乎是在看着他,表情寡淡的脸上却有一种显而易见的温柔。

  叶长生垂在身侧的手轻轻地动了一下,他越过浓稠的黑暗看着那头的人影,唇角微微掀了掀,笑着叹息着道:“大概就是,好好活着吧。”

  他的话说出来的一瞬间,叶长生能明显感觉到对面的那个人影轻微地动了一下。

  似乎是惊诧于这么多次所谓的“审判”以来,对面那个少年第一次给了他完全不同的答案,那边这次沉默了许久,声音似乎微微沉了一些,比起怒意更多的反而像是遇到了什么新奇事物时展露出的那种不解:“你想活着从这里走出去?”

  叶长生大约是觉得那头的问话听起来实在有些不合逻辑,忍不住笑了出声,但是等笑完了,这才无奈地反问道:“不想活着出去,难道有谁一开始就是奔着死来的吗?”

  那边的声音回答的语气理所当然的:“但是你不同。你本来就不属于阳世,去往阳世用这具皮囊活个二十载,不过就像是你刚才的黄粱一梦。对于你而言,生与死又有什么区别?黄泉才是你的归宿。”

  叶长生听着他的解释,仔细想了想竟然觉得很有道理。他点了点头,异常认真地:“我觉得你说的对。”

  “既然你也认同,这样的话——”

  那边听着叶长生似乎有了松口的意思,声音又平和了下来,刚准备说些什么,但是话才起个头,却又被那边强行给打断了。

  “但是区别还是有的。”叶长生掰着手指数着,“首先,黄泉里面的死灵太多了,他们一天到晚哭哭啼啼得吵得我觉都睡不好,但是做人的时候就没有这种烦恼。”

  “其次,阳间的美食那么多,我还没吃遍天下呢,就这么变成鱼,我死都不会甘心的。”

  “最后。”叶长生心情颇好地微微弯起了眼睛,朝着那头缓缓地,“阳世还有人等着我回家呢。”

  那声音又沉默了下去,他似乎是往着叶长生的方向靠近了一步,半晌,声音陡然冷沉了起来,他淡淡地问道:“那个异世人?”

  叶长生笑了笑,没作声。

  看着叶长生陡然从容下来的样子,那头似乎反而有些暴躁了起来,他的声音极冷,夹杂着隐约的雷鸣:“你是想要造反?”

  叶长生忍耐下那种直接在灵魂上感受到的威压,勉强依旧挺直着背脊道:“不。从始至终,你应该都明白我从没有过那种不切实际的野心。”他极认真地,“我只是想要活下去罢了。”

  周围的那层暗色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涌动得更加厉害了。

  “你本就不是生灵,为什么偏偏这一次要执着于生死?”似乎是成为了天道之后,从来没有被这么一而再、再而三地驳过面子,他的声音不满之中带着一种不解,“如果你真的只是想要过人类的日子,只要你愿意,通过这道门,我可以像之前那样给你再塑造一个小世界。”

  他许诺着:“在那个小世界里,你还可以沿用现在的模样,像我之前给你看过的那样,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只要你愿意,你可以一直长长久久地在那里百年终老之后,再选择回到这里。”

  叶长生思索了一下,似乎是觉得他的提议十分诱人,歪了歪头又问道:“那么,那个小世界里有我家贺先生吗?”

  提到贺九重,那原本稍稍缓和些的声音又冷了下去:“异世之人,本来就不该出现在这里。你利用自身那些旁门左道的力量欺骗我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但是他——自然是从何处来,便回何处去。”

  叶长生轻轻地“啊”了一声,声音里似乎是带上了些惋惜:“那可能就不行了。”

  “——什么?”

  叶长生脸上挂着笑,他隔着那个拱门看着对面藏匿与黑暗中的人影,一字一句异常清晰的:“如果是这样,那我可能就没办法答应你了。”

  “毕竟我早就和我家贺先生说好了,这一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我都是要和他在一起的。做人嘛,最重要的就是要守信用,我这样一个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五讲四美好青年,怎么能够平白失信于人呢,你说对不对?”

  随着叶长生话音落地,原本寂静无风的空间里舒然刮起了一阵冷风,那风如薄刃,从叶长生的眼角划过,立刻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有鲜血顺着那伤痕滚落下来,看起来像是一滴血泪似的。

  叶长生伸手将那血珠抹去了,垂眸看着手背上的那抹殷红,笑了笑:“所以其实从来都没有什么审判对吗?无论我选择什么,在你的眼里我的结局只能有一个,对吗?”

  对面沉默不语,风却越发狂乱了起来。叶长生头上的碎发被风吹得凌乱,但是他却也顾不得理了,一双黑瞳紧盯着对面,突然一双阴阳鱼浮在了起来,绝对的黑暗之中,竟闪烁出了一种妖异夺目的色泽来。

  叶长生脸上笑得弧度更大了一些,他的声音缓缓地,带着某种微妙的恶意:“你在害怕。可是你是天道,你的命令一出,天下莫敢不从。这样的你又害怕什么呢?”

  “是害怕我会重复你在五千年前所做过的事,将你,”唇角微扬,一字一顿地,“——取而代之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