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神棍召唤萌宠后 166.审判(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六十六章

  似乎在完全的黑暗之中, 时间的概念就容易被完全被模糊下去。

  叶长生从体力的耗费情况上推算,感觉自己在这里已经呆了起码超过了半天, 但是大脑对于时间的流逝却是没有半点感觉。

  最开始的时候, 叶长生还试图着在心底读秒来计算着时间, 但是很快,他便开始停止了这种无用功,转而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了如何寻找出路上。

  他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放在了原地作为标记,然后一手扶着石壁, 一边顺着石壁的边缘朝外探索着。与其他虽然地形千奇百怪, 但是总体来说还是有着固定规模的十八层地狱不同,这个他闻所未闻的第十九层地狱显然大的有些可怕。

  加上中途因为感觉到疲倦而休息的时间,叶长生感觉自己已经花费了很长时间,但是在他沿着石壁行进的过程中, 他既没有回到起点, 也没有找到什么其他的显露出出口迹象的破绽之处。

  他又尝试着放了几只千纸鹤去周围探路, 但是与之前那些符纸相同的,那些纸鹤只不过刚刚飞到一人高,就又像陡然失去了动力一般垂直掉落了下来。

  叶长生叹了一口气,背靠着石壁又坐下来休息了一会儿,思索一下眼前这种完全看不到胜利影子的情况, 忍不住就觉得有些绝望了起来。

  独自一个人长时间处在完全封闭的黑暗环境之中, 这不仅仅只像是失去视力这么简单而已。这种几乎让人窒息的静谧和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妙的死亡气息无时无刻不笼罩着你, 让叶长生感觉就算是小憩时, 自己的精神也没有一刻是真正能够放松下的。

  从刚刚进来到现在, 叶长生能够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状况正在变得越来越糟糕。

  这不仅仅只是指的体力,其实更重要的是他现在的精神状态。

  他用双手搓了一把脸,竭力调节放松着自己情况已经不是很好的神经和异常焦灼的情绪,仰着头吐出一口浊气,将后脑抵在了石壁上,试图用思考着其他事情的方法缓解一下自己现在精神上的压力。

  ——只不过,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平静下来之后,叶长生觉得有些脑袋忽地又开始一抽一抽地发疼,他睁着眼睛看着上方,勉强地运转着自己仅剩的那些脑细胞:他进来这里为的不应该是审判吗?

  这就是传说中的审判?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样啊!

  叶长生从地上随手摸起来一块石头,百无聊赖地放在手里把玩,与此同时自言自语地低声喃喃:“虽然之前对于审判的过程从来都没有详细的描述过,但是我椅子还以为所谓的‘审判’就是一个人拿着你的生平功过簿,当众检阅一下罢了——就和阎王殿审判阴灵那样。”

  说着,又看一眼周围,啧了一声,眸色里显出几分不耐,“可是就算不是这样,也不应该是把人关进小黑屋吧?这是什么意思?让我自省自己的错误,自省完了就可以放人离开了吗?”

  吐槽到这里,忽地又想起进来这里之前,陆阚对他所说的关于如何通过审判的那番话,脑子里的小凿子一下一下地,凿得似乎更起劲儿了:“如何通过只有他和天道知道”?知道什么?

  ——在小黑屋里当一个又聋又瞎的孤独残障人士的心得体验的吗?

  他自嘲地这么想着,但是因为现下的惨状,让他脸上实在笑不出来。摇摇头叹一口气站起身,正准备收拾心情继续出发,但是大脑深处一阵猝不及防的尖锐疼痛却让他身子一软,竟然就这么生生地顺着石壁又跌坐了回去。

  原本只是轻微程度的头疼,就在这短短的一段时间,痛感骤然鲜明地叫人无法忽略。叶长生双手抱着自己的脑袋在地上滚了几下,随即又半坐起了身,拿身子拼命地抵着石壁,一手握着拳砸着脑袋,喉咙里不停地溢出一种类似于哀鸣的声音来。

  那是一种很古怪的疼,不像是单纯躯体上的病理性疼痛,而像是从灵魂上传递过来的一般,让他躲都躲不掉。

  冷汗从后背渗了出来,尽管这里的温度不算太高,但是叶长生却还是在极端的时间里就被冷汗浸透了全身。

  痛苦的低声呜咽着,到最后连嗓子都啥哑了起来。这种仿佛撕扯着的灵魂的痛楚不知道又持续了多久,就在叶长生躺在地上疼得感觉自己都几乎快要昏厥过去的时候,安静的近乎于死寂的空间里突然传来了细弱的水滴的声音。

  “滴答,滴答”,一声声地,不知是哪来的水滴声轻轻地在这个空荡荡的地方回响着,让叶长生在昏迷的边缘还是挣扎着恢复了一点意识。他忍耐着脑子里那阵撕扯着神经的痛楚,微微抬着头往传来水声的方向看了过去,然后只见原本完全黑暗的空间里这会儿却突然出现了一道淡淡的光晕。

  透过那片光晕,叶长生能隐隐约约地看见那头似乎有一个用枯枝编制而成的拱门。

  明明已经是极微弱的光,但是在双眼已经适应了长时间的黑暗的情况下,乍一看过去还是觉得那片光耀眼的甚至有些刺目了起来。

  ——是大脑实在承受不住这种痛苦,所以为了逃避痛苦,现在它都会自己编造幻觉了?

  叶长生苦中作乐地这么想着,但是视线却还是没有离开那道突兀出现的拱门。

  眯着眼睛紧盯着那片光晕许久,本就漆黑的眸子颜色更深,只是面上的表情里掺杂了一点无奈:只不过,无论是幻觉还是陷阱,难道说他现在还有选择么?

  勉强将脑子里一波接一波翻涌着的疼痛感熬下去,趁着中间暂时缓和下的那点功夫,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撑着地面将身子缓缓地支了起来。

  身子微微打了个摆子,又扶着石壁艰难地将身子稳定了下来。伸手擦了一把从额头滚落下来的汗珠,抬头往再那边看了一眼,然后咬了牙,跌跌撞撞地便起身朝着那片光晕走了过去。

  尽管他的体力已经快要到达极限,但是所幸他与那道光晕相距的距离并不太远。

  然而就在他停在那层光晕之外,准备朝里观望一会儿时,突然之间,“轰隆隆”的雷鸣后,只感觉一阵地动山摇,让叶长生整个人猛地一个趔趄跌坐了下来。

  到处像是发着大地震一般颤动着,手边没有什么可以搀扶的东西,纵然是已经竭力地降低着自己的重心,但是叶长生却感觉自己还是有一种随时要被这阵震动甩出去的感觉。

  随着最初的那一阵持续了数分钟的震动之后,这头刚刚从地上又站起来,还没弄清楚这是什么情况,紧接着又听见一阵巨大的响声夹杂着水流的“哗啦”声,空气陡然变得潮湿了起来。

  没过几秒,像是有洪水被人放了闸从高处突然倾泻而下,奔腾着的水流发出可怕的轰鸣声,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

  叶长生反应过来可能发生了什么,猜测出来的结果让他站在原地整个身子都僵硬了起来。因为周身几乎完全的黑暗让他甚至连逃跑都摸不清方向,他只感觉在看不见的黑暗之中水流形成的巨浪如同一头正在咆哮的野兽一般,突然地就朝着自己的方向冲了过来。

  那浪来的气势汹汹,从四周一起奔腾着朝着中央席卷而来。到处都已经避无可避,几乎就在眨眼之间,叶长生就被这突如其来的大浪整个儿卷起吞没了下去。

  口鼻瞬间都被水流灌了进来,叶长生痛苦地用双手掐着自己的脖子在水里咳嗽了一声。但是在这个动作下,反而导致更多的水不停灌了进去,让他的呛水感变得更加浓重。

  一开始的时候,叶长生还试图顺着水流的方向游到水面上去换口气,但是还没等他浮上水面,突然,又一波更大的浪继续覆盖了上来,将他整个人又重新打入了水底更深处。

  强烈的窒息感已经让人彻底无法思考,脑子一直传来的尖锐刺痛感这时候反倒是渐渐麻木了起来。叶长生微微睁开眼透过水面看着不远处的拱门,勉强地朝着那头伸了一下手,但是身子却是越来越重,在暗流湍急的水里几乎半点都动弹不得。

  不知过了多久,浓重的疲倦感渐渐从深处一点点地涌现了上来,睁开的眼又渐渐因为无力而闭合了起来。躺在水流之中,叶长生一直紧握在身侧的手缓缓地松开了些,感觉整个世界似乎缓缓又恢复了最初的那种死寂。

  没有光线。没有声音。什么都没有。

  就像是所有的生命孕育最初时的那个样子。

  ——令人舒服的样子。

  他最后残存的意识里突然闪现过这个有些古怪的想法,整个身子逐渐地朝着水底慢慢地沉没下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