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神棍召唤萌宠后 165.审判(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六十五章

  叶长生听着陆阚的话, 沉默了好一会儿,感觉到自己的眉头轻轻地抽动了一下。他的喉结因为吞咽的动作上下滚动了会儿, 带着几分艰涩地开口道:“告诉我不是我想的那个意思。”

  陆阚笑了笑, 没有作声。

  叶长生觉得自己的胃突然就开始抽痛了起来。他叹了一口气, 举起自己的右手道:“我有一个问题。”

  陆阚看看他:“什么?”

  叶长生回望着他,表情十分诚恳地:“能把时间倒退回半天前,你问我要不要拒绝这次审判的时候吗?我觉得我当时可能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我需要一次改选权。”

  陆阚:“……”

  叶长生凝视着陆阚的双眼, 让自己的表情变得尽可能的真挚:“我是认真的。”

  陆阚似乎是从他的双眼里感受到了他的认真, 于是他仔细地思索了一会儿,然后微微地笑着吐出三个字来:“快走吧。”

  叶长生看着那头虽然不算强硬,但是明显没什么商量余地的模样,不死心地又挣扎了一下:“真的不行吗?”

  陆阚笑笑:“别耽误时间了, 你的贺先生不是还在外面等着你吗?”

  叶长生仿佛一下子被戳中了死穴。

  他安静了一会儿, 又苦笑着叹了一口气, 只能无奈地选择跟着陆阚继续往前走。

  看着周围越来越阴森的环境,和耳边已经隐约能听见的哀嚎,叶长生只能将视线放在相对比下来勉强还算的上赏心悦目的陆阚脸上。半晌,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对着那头开口道:“对了,之前发生了太多事情一时耽搁住了, 弄得我到现在还没来得及和你道谢。”

  陆阚看他一眼, 对他所说的道谢心领神会:“那本《入门召唤术》吗?”

  叶长生点了点头, 轻轻地笑了一下:“我能遇到贺九重, 多亏了你。”

  陆阚听着叶长生的话, 脸色有一点微妙,顿了好一会儿淡淡地道:“没什么值得谢的,我不过是一时兴起而已。你能从那么多书里面找到这本书,并且通过它成功将贺先生召唤过来这都是我没有想到的。这是你自己与贺先生有缘,与我没有什么太大的干系。”

  叶长生大约是没想到那头这么谦虚低调,唇角弯了一弯,还是坚持着道:“就算是这样,那也要感谢你当初的一时兴起。”耳边此起彼伏的哀嚎声听着似乎更明显了些,眯着眼瞧了瞧前头已经能隐约瞧见的入口,看了看陆阚问道,“就是那里了吗?”

  陆阚也朝那头看了过去,“嗯”地应了一声,又一路将叶长生送到了第一层地狱的入口前,对着那头的两个鬼差出示了一个什么证件,又低声嘱咐了两句什么,见那头点头将事情应承下来后,这才又转过头来对着叶长生开口道:“很抱歉我只能送你到这里,接下来的路得你自己走了。”

  叶长生看着陆阚,有些不放心地多问了一句:“怎么样才算是审判通过?只要能从这里出来就行了吗?”

  陆阚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他看着叶长生,“怎样审判才能算是通过,是只有你和天道才知道的。在整个的审判过程中,我充其量也不过是个监督者罢了。”

  叶长生听着陆阚的话,忽然间就觉得自己的脑袋更痛了起来,他伸手轻轻锤了锤自己的额头,近乎叹息地自言自语了一句道:“明明像是我师父那样拼命渴求着这一双阴阳鱼的人还有许多,好端端的,为什么它就偏偏选择寄生在我身上了呢?你说,这到底是以什么为寄生标准的呢?”

  虽然是问句,但是那头显然也没想着要别人的回答。自顾自地将话说完了,随即摇了摇头冲着陆阚摆了下手,便直接转了身,随着一个原本正在地狱门前值班的鬼差从地狱的入口走了进去。

  陆阚站在入口外看着叶长生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了眼前,半晌,然后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浊气,将身子倚靠在了旁边的石壁上。

  不,不是阴阳鱼偏偏寄生在你身上,而是——

  后面的半句话在脑子里转过一圈,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里似乎是闪烁过一点什么,但是只一瞬,长长的睫覆下来,所有的一切又瞬间都被全部掩盖了起来。

  他偏头又掀了眼皮,朝着叶长生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无论如何,希望这次是个好结局吧。

  从地狱的入口进去,先前还只是能听个隐约的哀嚎声顿时便变得无比清晰了起来。一声一声地,尖锐而又凄厉,此起彼伏地,像是在挑战着你神经的忍受极限一般,直直地往你的大脑里钻。

  虽然对于拔舌地狱他也不是没听说过,但是书上说的再生动形象那毕竟也不过是文字,这会儿眼睁睁地真的瞧见了小鬼当着他的面将受刑者的嘴掰开,用铁钳夹住里面的舌头一点点地拖出来拔下,那种充满了血腥味的酷刑让他自己都忍不住觉得舌根发疼。

  “别愣着,继续走啊。”一旁的鬼差看着突然停下了步子,偏头望着正在受拔舌之刑的受刑者脸色怔怔的叶长生,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伸手推了推他,“你要去的地方不在这。”

  叶长生勉强地将视线收了回来,听着鬼差的话,一面不自禁地觉得安心,一方面又更觉得忧愁了起来。虽然不用沦落到被小鬼拔舌是很值得庆幸,但是如果传说没有偏差的话,十八层地狱也应该是层数越高,受的刑罚越残酷吧?

  他如果不在第一层,那会是第几层?

  叶长生愁眉不展:无论是第几层他好像都消受不起。

  而且,即使说现在地狱里正在遭受着刑罚的那些受刑者模样看起来的确非常的凄惨,可他们因为已经是阴灵,在这里受刑虽然是很痛苦,但也至少不用担心着生命安全。

  那作为还是一个大活人的他怎么办?

  ——原地升天吗?

  脑子里这么乱七八糟地想着,但是跟着鬼差前进的步子倒是没有停。一路走过剪刀地狱、铁树地狱,又径直穿过孽镜地狱和蒸笼地狱,叶长生看着眼前景象的血腥程度不断加深,心里的巨石也一步步压得更加紧实了一些。

  一直走到了第十六层的火山地狱,眼看着带路的鬼差还是没有什么停下来的意思,叶长生终于觉得有些熬不住了,对着那头问道:“兄弟,你这是要带我去哪,能不能给个准信?”他伸手擦了一把被火山的温度熏得不停冒着汗的额头,神色里有些无奈,“我觉得我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的人,要是真要把我丢去第十八层地狱,你觉得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陪行的鬼差却一直恪守本分地没有对叶长生多说一个字,只是又伸手在他肩膀上推了推,木着脸示意他继续往下走。

  叶长生伸手将自己已经被汗打湿的碎发往后撸了一把,随即老老实实地就又跟着那鬼差继续往下走了去。

  等到绕过了第十七层的石磨地狱看着那鬼差还没有停下步子的意思,叶长生终于认命地跟在他身后去了第十八层的刀锯地狱。

  站在第十八层地狱里看着那些受刑人一个个被脱光了衣服,一溜儿地呈“大”字形状被绑在四根木桩上,然后再由小鬼拿着锯子从裆部开始往头部锯开,觉得自己不可言说的某个地方似乎正隐隐作痛。

  “等等,真的是这里?”叶长生将视线从那头几乎要将嗓子都嚎破的受刑者身上挪回来,有些不死心地举手申诉,“我觉得你们一定是弄错了……你确定你不需要再出去和你的上司们核对一下?”

  那个鬼差瞧着叶长生插科打诨的模样,却依旧神情严肃。他绕过他径直走到地狱的尽头,看着面前的石壁停顿了一会儿,随即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牌子,抬手镶嵌进了某一块石壁的凹陷处。然后只听一阵轰鸣,原本完全没有空隙的石壁竟然又出现了一个极小的入口。

  几乎沉默了一路的鬼差看了看叶长生,这次终于开口说了一句。

  “到了。”

  叶长生有些错愕地看着那个被从第十八层地狱的尽头开出来的小口,愣了三秒,看着鬼差问道:“这是……地狱的第十九层?”

  鬼差点了点头,但是随即又摇了摇头。

  叶长生看着他的样子,心底顿时更觉得古怪了:“什么意思?”

  但是那头的鬼差却是显然不愿意再多说,只是继续指了指那个入口,声音平板无波地:“你的地方到了。进去吧。”

  叶长生又看了一眼那怎么看显得怎么不靠谱的入口,眸子里闪烁过一道带着些怀疑之色的光,虽然还想仔细问问情况,但是看着那头只差在脸上写着“拒绝对话”的模样,最终到底还是耸了一下肩,无奈地选择妥协了。

  用第十八层地狱里正在受刑的那些死灵的惨叫作为背景音乐,叶长生克制着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缓缓地做了一个深呼吸,而后狠下心咬牙朝着那个入口走了进去。

  几乎是在他刚刚进去的一瞬间,身后的那个小小的入口便被鬼差从外面直接封锁了起来。叶长生站在原地略有些紧张地回过头朝着石壁摸过去,所有的地方已经全部严丝合缝地合在了一起,这么摸上去竟然是半条违和的裂缝都找不到。

  如果说前面的十八层地狱只是光线昏暗诡异,那么这个所谓的“第十九层地狱”就是彻底地失去了所有的光线。

  极度的黑暗让人几乎以为自己已经彻底失去了视觉一般,叶长生摸索着石壁缓缓往前走了两步,随即又将耳朵贴在那个石壁上听了听。

  仅仅只是隔着一道石壁,但是第十八层地狱里的那些哀嚎惨叫也全部都在一瞬间都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伸手在自己隐隐作痛的脑袋上敲了敲,然后紧贴着石壁转过身,顺着石壁的角度缓缓往下滑落坐了下来,单手手肘抵着弓起的膝盖撑了撑额头,缓了一口气。

  一旦休息下来,之前所积攒着的疲累似乎就全数爆发了出来。叶长生使劲地甩了一下脑袋,尽力让自己的精神重新保持在一个紧绷的点上,不要轻易陷入已经开始一点点袭来的困倦感中。

  从口袋掏出三张符纸,随着嘴里低声念出的咒语迅速将符纸朝着四周掷了出去。

  只见那三张符纸“嘭嘭嘭”地几声炸开,在黑暗之中形成了几簇巨大的火花。然而着几簇火花的存在不过两秒,紧接着就像是被一盆凉水迎头浇下似的,那火花“噼啪”一声,瞬间就被黑暗给完全吞没了。

  叶长生眉头紧拧了起来,他扶着石壁站了起来,又摸出五张符掷了出去,然而这一次甚至符纸的火花都没有爆出来,所有的符纸就又被全部吞噬了个干净。

  没有光。没有声音。身处在这片黑暗之中,他渐渐地,甚至连自己呼吸发出的动静都快要听不见了。

  叶长生将自己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压抑着自背后缓缓爬上来的那种寒意,他深呼吸了一下,回忆着第一次符纸闪出火光时,在那短短的一瞬间他所看到的景象。

  那一小块被火光照亮的暗色浓稠得恍若半固体一般,比起纯粹的缺少光线,叶长生觉得那更像是一种具有吞噬力量的某种瘴气似的。

  他能吞噬所有不属于这里的东西,从光线,到声音,到那些符纸。

  也许不知什么时候,就该轮到他了。

  强烈的危机感让他的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了起来,他仰着面朝着完全无法看见前路的黑暗看了过去,随即又微微将眸子垂下来,将垂在在身侧的两只手握得更紧了一些。

  ——在被这个所谓的第十九层地狱弄出该死的黑暗幽闭症之前,他得赶紧离开这见鬼的地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