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神棍召唤萌宠后 164.审判(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六十四章

  木门的后面是一片开得正灿烂的曼珠沙华花田。

  比鲜血还要浓艳的花绽放着一种摄魂夺魄的美, 大片大片地将整个地面都填充了起来,让人几乎都找不到落脚的地方。

  叶长生蹲下身子就近观察着离他最近的花, 好一会儿, 像是发现了什么一般轻轻嘀咕道:“原来传说也不是全是胡扯。这种花开的时候真的看不见叶子啊。”

  感叹了好一会儿, 双手环抱着膝盖,懒洋洋地抬着眼朝周围看了一圈。

  阴界没有日月星辰来照明,只有旁边点燃的篝火和不知名的鬼火漂浮着好让这里不至于暗得完全无法视物。四周整个儿的色调阴沉沉的,灰暗压抑得叫人喘不过气来。

  叶长生就保持着这个姿势, 微微仰着头看着黑得看不见半分亮色的天空, 一直等到身后传来了另一个人的脚步声,他才开口低声道:“虽然一直在和那些阴灵们打着交道,但是这样来到地府还是第一次。阴界原来是这个样子啊。”

  陆阚站在他身后,看着叶长生蹲坐在曼珠沙华花丛之中几乎都快要被花淹没了的样子, 笑了一下回应着:“和阳间还是不一样的吧。”

  叶长生点了点头, 伸手掐了一朵花捏在了指间, 放在鼻间轻轻地嗅了一下,垂眸看着那冶艳的颜色,摇头啧啧一声:“就连花都沾染着死亡的味道,让人觉得心里憋闷得慌。”

  说着,又撑着地面站了起来, 随意地舒展了一下四肢, 喃喃地:“但是奇怪的是, 明明我应该是第一次来, 我对这里却感觉有些熟悉。”回头看着陆阚, “我曾经来过这里吗?”

  陆阚被那头直直地瞧着,脸上的表情依旧平静如常。浅色的唇微微弯着一个弧度,淡淡地笑了笑道:“阴灵轮回大多都是要通过地府的,也许现在只是你投胎前的记忆被唤醒了一些残余的部分,觉得这里熟悉当然也很正常。”

  叶长生的视线落在陆阚的脸上,思索了一会儿,也弯起了唇,似乎是接受了他的这个说法:“或许真的是这样。”用一只手拍了拍身上沾染上的花瓣,“我们走吧。”

  陆阚点点头,与他一同从曼珠沙华花丛从穿过,径直往那头的奈何桥上走去。

  站在奈何桥的一段,叶长生忽地停下了步子。偏头看着桥下湍急的一条长长的河,黑色的瞳孔中那两尾鱼瞬间似乎游得更加欢快了起来。

  他往河边靠近了些,低头看着面前奔腾着的河水,声音低低地问道:“这就是黄泉?”

  陆阚也顺着叶长生的视线朝着那条河看了过去,对着叶长生淡淡提醒道:“注意些。虽然黄泉看上去似乎和普通的河没什么区别,但是下面全部都是些无法投胎的枉死鬼,要是掉下去,被他们察觉到了你是生灵,可能连我也没办法救你。”

  叶长生笑笑,没有作声,只是缓缓地弯下了腰,将之前一直握在手里的那种曼珠沙华放进了黄泉中。花朵随着水流的方向飘飘荡荡,冶艳的红色成了整片暗色的河面上唯一的色彩,但是那抹色彩很快却又被河水吞噬消逝不见了。

  陆阚看着叶长生将曼珠沙华放进黄泉中的动作,琥珀色眸子里闪烁过一丝异芒,但随即却又敛眸将那异样的神情收拾了起来,状似不经意地问道:“这是什么?一种仪式吗?”

  叶长生愣了一下,看着自己被曼珠沙华的花瓣汁液染得有些许泛红的指尖,好一会儿,又往陆阚那边走了过去,开口道:“也不是。”

  他似乎是措了一会儿词,稍微停顿了一下,才又继续开口:“只是我觉得,如果那么做的话,他们或许会高兴。”

  陆阚似乎没太听明白叶长生的意思,略有些疑惑地重复了一下他的话:“‘他们’?”

  叶长生伸手指了指那条河,笑了起来:“对啊,他们。”补充着道,“你感受不到吗?”

  陆阚听着叶长生异常明媚的笑脸,再看看那头奈河桥下水流湍急、幽暗阴森的黄泉,心底浮起了一种很微妙的情绪,让他一时间竟不知道怎么回复。

  ——也许这就是代沟。

  陆阚难得有些忧郁:毕竟差了一百多岁,也许真的是他老了,跟不上年轻人的思维了吧。

  转过身有些沉默地抬步走上了奈何桥,叶长生在那头看着,也赶紧快步跟了上来。

  奈何桥很长。叶长生感觉自己跟着陆阚一同走了很久却还是感觉走不到底。

  不知走了多久,他们突然听到从身后的方向突然传来了一阵奇异的铃声,叶长生带着几分好奇地回头,正看着一个穿着与陆阚款式相同的白色斗篷的男人站在离他们不远处,身后跟着一溜儿手脚上都带着镣铐的阴灵。

  男人的手中拿着一个巨大的古铜色铃铛,每走上一段距离,他手上的铃铛就会轻轻摇晃一下。铃声并不算很响亮,但是却偏偏像是能够刺透人的灵魂,听着那铃声,仿若全身都被那铃声所束缚了似的,叫人想要挣脱都挣脱不了。

  叶长生在心里惊叹,传说中的镇魂铃果然是厉害的。如果这不是地府人员办事专用的设备,外人无权动用的话,那他还真的是想要想法子从这头匀一个回去,放在身边用来防身。

  男人不紧不慢地走到了叶长生和陆阚的身边,淡淡地瞥一眼叶长生,而后对着陆阚冷冷开口:“就是他?”

  陆阚看着面前的这个穿着白色斗篷,面色冰冷得仿若冰雕的男人,脸上显现出一点麻烦上门似的表情,但是随即,却又将那外露的表情压了下去,脸上扬起一点礼貌的笑:“这似乎与你没有关系?”

  男人听见陆阚的话,本来就冷气四溢的脸似乎顿时又更冷了一些,他深深地看了陆阚一会儿,将视线收回来,面对着叶长生冷声道:“速战速决,要死要活都快些,别给……”声音几不可查地顿了一顿,眸子半阖了起来,而后又赶紧将后半句话补了上去,“别给地府添麻烦。”

  说罢,也不再过多关注于这头的两人了,带着身后的那一群阴灵又朝着奈何桥那头走了过去。

  叶长生看着那远去的男人背影,又看看自己身边的陆阚,试探地问道:“同事?”

  陆阚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不以为意:“只不过或许将我们成为死对头还要更合适一点。”淡色的唇弯起一个淡淡的弧度,“作为整个地府系统里唯一一个异族,他大概一直都不怎么看的惯我。”

  叶长生听着陆阚的话,又扭头朝着那头已经几乎看不见身影的男人方向看了一眼,眼底闪过一丝微妙的怜悯:“哦,那可真是太遗憾了。”

  陆阚显然是并不怎么想要和他继续讨论自己的那些所谓的同事的,伸手在他肩上轻轻推了一把:“行了,别再继续耽搁时间了,之后的路还很长。继续走吧。”

  叶长生应了一声,顺着奈何桥延伸的方向继续又走了起来。

  奈何桥的尽头是一座占地面积大的不可思议,看上去极为宏伟壮观的宫殿,宫殿外面有或是穿着现代西装或者穿着奇异古装的人站着当值,看见陆阚过来了,便恭恭敬敬地朝着那头鞠躬打了个招呼。

  陆阚只是淡淡地点了下头,当做了回应,随即便带着叶长生从正门直接进了宫殿里去。

  叶长生虽然早就知道陆阚此人就算只是再给地府打工,但是身上的职位应该不算低,这会儿跟在他身后在地府走了一圈,再看看其他人对他的态度,心里的猜想随即便更加确定了起来。

  十殿阎罗之下,那能是个什么职位呢?

  叶长生脚下乖乖地跟着陆阚,脑子里忍不住就开始天马行空地开始乱想了起来。看看他身上漆黑的斗篷,再想想刚才在奈何桥上遇到的那个穿着同款白色斗篷的冷脸男人,忍不住就有点儿乐:难不成是黑白无常吗?

  一路随着陆阚兜兜转转,眼看着周围的环境越来越阴森古怪,叶长生背后不由得觉得有些发毛。伸手搓了搓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问着前头的陆阚道:“现在要去哪?不去阎罗殿吗?”

  陆阚摇了摇头,理所当然地回答他道:“你又不是死灵,去阎罗殿干什么。”

  叶长生听着陆阚回他的话,下意识地就觉得这里头含括的意思也并不怎么美好,有些头疼地皱了皱眉头:“那我们是要去哪儿?”

  “当然是直接审判之地。”陆阚回答道。

  叶长生脑子里突然模糊地出现了一个猜想,盯着那头继续追问:“审判之地是?”

  陆阚听着叶长生的追问,脚下的步子稍稍缓了缓。

  侧过头往叶长生的方向看了一眼,在四周幽绿的鬼火映照下,他原本清俊的面孔看起来莫名就有些鬼气森森,陪着唇角的那抹笑,越发叫人毛骨悚然。

  “——第十八层地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