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神棍召唤萌宠后 163.审判(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六十三章

  叶长生和贺九重两个人跟在陆阚身后, 走过了一条长长的窄巷。

  外面本来正是午间阳光正好的时候,但是天色却诡异地黯淡了下来。耳边有水流的声音响起, 空中浮动着一种古怪的花香, 一丝一缕地缠绕在你身侧, 熏得脑子有些发晕。

  陆阚停下步子,嘴里念了一句咒语,与此同时右手缓缓地在空中虚画了一个“冥”字,只见一道暗光闪过, 三人面前忽地显出了几阶台阶, 于台阶尽头,便显出了一道木门来。

  陆阚身子侧了些将路让了出来,偏头看着叶长生向门的方向示意了一下:“进去吧。”

  叶长生“嗯”了一声,定定看着那门几秒, 缓步走了过去。

  贺九重也紧随其后往前走去, 但是还未走到门前, 陆阚却突然将一把镰刀横在了他胸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过了此门便是黄泉。”陆阚看着贺九重,淡淡地道,“一切生者皆在此处止步。”

  贺九重的视线从身前那把闪烁着淡白色的镰刀一点一点挪到了那头拿着镰刀的陆阚身上,猩红的眸子里涌动着一种叫人胆寒的血腥味儿:“你说什么?”

  陆阚被那头看的寒毛直竖。

  尽管骨子里的本能是想让他离面前这个煞神越远越好,但是面上的表情却还是死死地绷住了。将眸子垂下来避开那头的视线淡淡地回答道:“还是说, 你想让叶长生的审判还未开始就被判定已经结束?”

  贺九重的眸子倏然眯了起来, 他低低地笑了一声, 声音从舌尖上滚过, 带着浓烈的死亡的气息:“你是在威胁本尊?”

  叶长生听着两人在自己身后的对话, 有些无奈地回过头来看了他们一眼。

  眼瞧着那头本就站得笔直的陆阚这会儿直面着贺九重的杀意,整个人紧绷得仿若一根快要绷断了的弦,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偏过头朝着贺九重的方向招了招手。

  贺九重看了他一眼,单手将面前的那把镰刀挡开,然后大步地朝着叶长生的方向走了过去。

  叶长生站在台阶上方,接着台阶的优势,视线难得地和贺九重那头齐平了。双手捧着他的脸颊,微微欠下身凑了过去看了看他的眼睛。

  猩红色的一双眼,泛着血玛瑙似得色泽,里头倒映着一个小小的他。这会儿褪去了之前面对陆阚时的那种杀气,叶长生从这双眼里面能够读到的,却只那一丝无论如何都掩盖不住的焦灼与担忧。

  叶长生弯着唇笑了起来,手心在他略有几分冰凉的皮肤上揉搓了一下:“贺先生,别担心。”他的声音轻快的,“就算不为我自己,为了你我也会好好地回来的。”

  贺九重眉头依旧紧拧着,他看着叶长生,许久,声音沙哑地道:“如果真的无法通过审判——”

  叶长生瞬间明白了贺九重是什么意思,立刻点点头保证:“我发誓我绝对不想当什么超级英雄,我的目标一直都是长命百岁啊。”将一只手挪到他的眉心轻轻地将上面的褶皱揉开,“如果情况不对,我一定选择先把自己的命保住了,出来再找你汇合。”

  说着,满意地看着手下的皱褶完全恢复了平坦的模样,将身子又直了起来,笑眯眯地:“再者说,你忘记我们还有契约了吗?实在不行,我还能召唤你啊。”

  贺九重听到叶长生的话,半晌都沉默不言,本就表情寡淡的脸上此时更是连半个多余的微笑都瞧不见,叫人看着无法猜透他对于那头的话到底有没有听进去。

  一双眸子沉沉地看着叶长生,就在那头疑惑于自己的话是不是没说清楚,准备再开口补充一两句时,这边却突然往台阶上来走了一步。

  一只手将他的后脑勺轻轻扣住,另一只手将他整个身子抵在了身后那扇木门上,然后微微俯下身,将自己滚烫的唇印在了叶长生带着点凉意的唇瓣上。

  这个吻不算激烈,却细致磨人得让人连呼吸都觉得奢侈。

  他的眸子紧紧锁着他的,许久,将他抱在怀里,声音极低地一字一句道:“记得你刚才说的话。如果出现了什么意外,先保住自己的命。”

  叶长生将下巴搁在贺九重的肩膀上,视线透过他的颈侧落到了那头神色复杂的陆阚身上。冲那头挤了挤眼,笑着道:“贺先生,你吓到那边的公务员先生了。”

  贺九重有些不满于那头的转移话题,伸手在他的头发上不轻不重地扯了一下:“回答呢?”

  叶长生听到他话里的催促之意,先是嘻嘻地笑着用力将抱着贺九重的手臂收紧了一下,随即抬起头来,与他的眸子对视着,一脸郑重地:“我发誓我一定会的。”

  说罢,又仰着头在那人的鼻尖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的亲吻,然后这才将人缓缓推开了,咧着嘴笑了起来,露出里面一点糯米似的小尖牙:“行了,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我还要回来的,弄得这么郑重其事干什么?好端端地搞得人怪伤感的。”冲着贺九重挥了挥手,转过身将手放在那扇门上,声音轻快地,“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我该进去了。”

  贺九重就沉默地站在距离叶长生一个台阶的位置,看着他将那扇充满了不祥味道的木门缓缓地拉开,眼看着他一只脚踏进了门内,之前被一只压制在心里的不安又瞬间翻涌了上来,让他整个心脏出现了一种令人十分不适的悸动。

  “长生!”

  叶长生听到了他的声音,一手扶着门,一边侧过头来望着他。门内透出的暗色印在他的一半脸上,将他的整张脸分割成半明半暗的模样。

  贺九重定定地看着他,唇角陷落出一个有些柔软的弧度:“我等你回来。”

  那头听着他的话,便将一双眼笑成了弯弯的月牙状,点头应了一声道:“好啊。”

  说着,又回过了头,步履轻快地朝着那扇门里走了进去。

  眼看着那扇门即将关上,贺九重下意识地就想要再跟上去,然而脚步还未动,一道劲风划过,陆阚握着那把镰刀又紧紧地跟了上来:“叶长生已经做出了选择,你现在再进去就是在害他。”

  贺九重缓缓地转过身子,看着面前的陆阚,许久,淡淡地开口:“你和九州那群人有什么关系?”

  陆阚似乎并不意外于贺九重能看出他的身份,他将手中的镰刀收了起来,对着那头笑了笑道:“家母在世时,曾经是九州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门派里面的女修。”

  贺九重眸子微微动了动,明白了一开始就从他身上感应到的那股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灵力波动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

  陆阚点了点头:“像我这种人,大概就是所谓的异世混血儿吧。”又道:“那本所谓的‘入门召唤术’,其实就是家父亲手编撰的。”笑了一下,“只不过也不知是不是对召唤者的资质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要求,两百年了,除了我父亲之外,也没看见过别人能根据这个阵法召唤出其他的异世人来。”

  说着,又看了一眼贺九重,略带着些感慨地叹息了一声:“倒是没想到,叶长生不仅成功了,而且一出手竟然就……”

  后半句话为了顾及到自己的生命安全没有再继续说出口,但是从他看着贺九重的眼神中,他的意思也早就显露无疑。

  贺九重倒是并没有在意这些,他半垂着着眸子看着陆阚问道:“你在帮他?——为什么?”

  陆阚先听着贺九重的话,脑子里忽而晃过一双带着温和笑意的黑色眼睛,他眸子微微动了一下,随即却是笑了:“大概……是因为我跟他有缘吧。”

  这句话若是单独听来是有些许暧昧的,贺九重微微皱了下眉头,但是再看着那头的陆阚,见他神情坦荡,似乎又不是这个意思,眸子里闪过了一点若有所思。

  沉默了一会儿,又问道:“以往那些被阴阳鱼寄生的宿主本性如何本尊并不清楚,但是只长生一人而言,他从未做过什么大奸大恶之事,无论如何也不至于让天道降下这样的灾祸。”看着陆阚,低声问道,“所谓的‘审判日’审判的究竟是什么?”

  陆阚眸子里有淡淡的光闪烁:“贺先生问的这些,其实已经不是你所能知晓的范畴了。”他顿了一下,又开口道,“多的我不便说,只不过‘审判日’之所以降临,的确是和叶长生有着关系。而现在于审判日结束前死去的那些人,也不过是些本该就死于此时的人罢了。”

  贺九重听着这话,像是突然从中捕捉到了什么一般,倏然伸手提着陆阚的衣领将人扯到了面前,声音沉冷如刀刃:“所以,你之前所说的如果长生不接受审判,整个X市就要替他就要替他接受神罚——全部都是在说谎?”

  陆阚被贺九重拽着衣领的动作勒得脖子有些难受,他挣了挣,发现实在是没办法从他的手里挣脱,只能强压着令人几乎丧失斗志的恐惧对着那头解释:“不,那个是真的。”

  贺九重眯着眼瞧他。

  陆阚被这种压迫感逼得实在没办法,看着那头一副“若是自己不老实交代清楚,这条命就可以彻底交代在这里”的模样,为了暂且保住自己的命,左思右想,还是只能狠了狠心,冒着泄露天机的风险勉强地开口道:“如果叶长生当初选择的是拒绝审判,审判就会直接宣告失败。天道降下的神罚会直接由整个X市的民众来承受。”

  因为感觉到不适而微微转动了一下脖子,而后继续道:“但是与此同时,天道是不会承认自己的滥杀无辜,所以,神罚结束的一瞬间,所有的血债会在立刻转移到叶长生的身上,而第二次的审判也会立即开启。”

  贺九重眉头皱的更紧,他将攥住陆阚衣领的手松开,冷声问道:“所以所谓的‘审判’本来就是无法避免的?”

  陆阚双手将自己被攥得变形的衣领稍稍扯了扯,有些无奈地应了一声:“天道是不会允许任何人欺骗他的。”

  贺九重顿了一顿,又问:“曾经的那些人呢?他们有谁拒绝过接受审判?”

  陆阚摇了摇头,低声道:“不,他们全部都接受了。”

  贺九重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显得有几分干哑:“——怎么样才算通过审判?”

  陆阚低着头想了一下,笑了笑道:“大概……就是让天道满意了吧。”说罢,也不打算再给贺九重继续问下去的机会了,几步走上台阶,“天机我已经泄露得够多了,再说下去我可能就要被从地府的公职人员名单上除名了——毕竟对于异族血统,总有那么一群人是从打从心底觉得排斥的。”

  伸手拉开那扇门,抬步走了进去,只是在关门的那一刹那,他回头看了一眼贺九重:“虽然在此之前没有一个人真正意义上的成功过,但是这一次,我衷心地祝福你们。”

  说着,“啪”地一声将门关了起来。

  再紧接着,只见那道木门又闪烁过一道暗色的光,紧接着便在半空中渐渐化为粉末随风而逝了。

  贺九重心中一突,连忙往门的方向追了几步,但是却已经为时已晚。

  眼睁睁地看着那扇木门与底下的台阶在眼前消逝,贺九重在原地站了许久,而后缓缓地将垂在身侧的手握成了拳。

  大约因为太用力了,甚至能看见有殷红的血顺着掌心滴落下来。

  耳边水流的声音听起来异常欢快,鼻间还能隐约地嗅到那种奇怪的花香,混合着血的腥气,让这一切越发显得古怪了起来。

  贺九重抬着眸子看着前方的某一处,许久,低声喊了一声叶长生的名字。

  “叶长生。”

  “我在我们的家里等你。”

  微微顿了一下,再开口,声音淡淡地近乎呓语一般:“——记得早点回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