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神棍召唤萌宠后 162.灾祸(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六十二章

  “审判日”三个字对于现在的叶长生来说, 无疑有着最为致命的诱惑力。

  尽管叶长生和贺九重都觉得眼前这个用一件黑色斗篷将全身包裹的严实的男人确实是怎么看怎么可疑,但是相互用眼神做了个简单的交流之后, 这头的两人还是决定暂且妥协, 放他进了屋里来。

  “虽然你可能早就已经知道了, ”叶长生对着陆阚礼貌性地点了下头,自我介绍了一下,“叶长生,一个职业神棍。”又指了指身旁站着的男人, “这是我的伴侣, 贺九重。”

  陆阚似乎是没想到叶长生会这么直白地介绍两个人的关系,神色里有微不可查地一丝惊奇,但是紧接着他便赶紧将不应该展现出来的失礼都赶紧收拾了起来,也礼貌性地回应了一句:“陆阚。”顿了顿, 又笑着补充着道, “现在暂时就职于地府, 为十殿阎罗卖命。”

  叶长生听着他的身份,眸子里闪烁过一丝奇异的光来,“哦”了一声,望着他,恍然大悟:“就是传说中的……地府公务员吗?”

  虽然叶长生这么多年来一直游走于阴阳的边界, 但是实际上真正与地府那些人打交道的经历还是屈指可数, 更别提这会儿这么一本正经地与他们坐在一起喝茶聊天了。

  陆阚微微愣了一下, 似乎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解释自己的职业。但是稍稍思索了一会儿, 觉得这个说法似乎也没什么错:“大概就类似于这样。”

  听着陆阚承认了, 叶长生明显觉得对这更起了几分兴趣。朝那头走了两步稍稍靠近了一点儿,上下打量着他身上的斗篷,带着些许好奇地问道:“我听说地府那边为了留住人才,最近给手下的员工开出的待遇都不错,这是真的吗?”

  陆阚看着那头乌黑的一双眼,和里面因为带着期待而欢快游动着的一双阴阳鱼,莫名觉得背后有些发冷。稍稍又离他远了一步,随即才点了下头应道:“待遇的确不错,至少衣食住行都是上面给报销的,要是业绩实在出色,听说还能免费分配一套房。”

  ——虽然他在地府干了这么多年也没听说过谁是真正分配到了房子的。

  叶长生听着陆阚的话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又连着往那头走了两步问道,面色有些兴奋地道:“真的连房子都给包分配么?地段呢,面积呢?是那种坐地三百五十平起的小别墅吗?也带五险一金吗?”噼里啪啦地说完一大串,见那头没有立即反驳,脸上的笑意更灿烂了,“我说——你们现在地府还要人么?”

  陆阚被那头机关炮似的追问弄得有些语塞,刚准备回个话,只是嘴还没张,从叶长生身后方向传来的幽幽冷意让他忍不住地陡然打了个颤,低低地咳了一声,赶紧将还未出口的话又全数吞咽了回去。

  叶长生作为第一当事人,自然也是感受到了身后传来的那阵凉意。

  迅速地从成为地府公职人员,然后火速升职加薪继、而走向人生巅峰里的兴奋感里恢复了神志,略带着几分僵硬地回过头,瞥了瞥那边贺九重明显不太好看的脸色,心里顿时凉了大半。

  颇有几分心虚地摸了摸鼻尖,又赶紧凑回去,讨好地朝他眨了眨眼道:“我就是随便问一问,绝对没其他意思。”

  贺九重似笑非笑地垂眸看着他,一双猩红色的眸子里泛着冷色的光,薄薄的唇里吐出一个冰冷的单音节来:“哦?”

  叶长生又偷偷地掀了眼皮瞧了那头一眼,觉得他的这个表情实在不大妙,心底下又哀叹一声,随即立即挺直了背脊,举手起誓,声音铿锵有力地:“真的,我发誓!”

  贺九重看着叶长生这么个讨巧卖乖的模样,眯着眸子冷笑了一声。

  伸手在他的后勃颈上警告似的捏了捏,但是到底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又缓缓地将视线放到了那头的陆阚身上:“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不必再在这里跟我们兜圈子了。”

  陆阚被贺九重的眼神刺得皮肤有些隐隐作痛。

  为不小心就成为这个男人眼中钉的自己默默地叹了一口气,随即颔首应了一声道:“时间紧急,我知道的。”

  缓步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了,抬头四处打量了一圈叶长生所住的屋子,又带着些微妙的神色冲着那头的两个人笑了一下,道:“虽然我知道阴阳鱼的宿主鲜少有大富大贵的,但是这一次的也未免太惨了一些。”

  叶长生去提了热水泡了杯茶给那头递了过去,听着陆阚的话,脸上颇有几分戚戚然:“原来我果然是过得最惨的一个吗?”

  陆阚将茶接了过来,同情地看着他,缓缓地道:“一百年前的那位,虽然生于乱世,但是家里早些时候毕竟是当地最大的财阀。我见到他那会儿,光是四合院和土地,他一个人就不知道分了多少。”

  叶长生听着陆阚的话,觉得自己的心肝脾肺肾都在因为仇富的情绪翻涌而隐隐作痛。偷偷摸摸瞥一眼站在自己身旁的贺九重,按捺住想要再一次仔细地去询问一下地府待遇的心思,咳了一声继续问着那头道:“那然后呢?”

  “然后?”陆阚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了,垂着眸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轻描淡写地弯了弯唇道,“然后,在他二十三那一年,他所居住的地方突降了一场极为罕见的瘟疫。”

  “瘟疫扩散极快,他也没能躲过去。染上病之后,没过几日便就这么去世了。”

  叶长生眸色倏然暗了半分。

  他背脊挺直了些,一双眼紧盯那头神色淡淡的陆阚,低声问道:“是因为他没有通过审判?”

  陆阚将捧在手上的那杯水举起来浅浅抿了一口,笑了笑颔首:“可以这么说吧。”

  叶长生又沉默了下去。手指在一侧的沙发扶手上轻轻摩挲着,好半晌,忽而掀了眼皮瞧他道:“所以你是过来通知我,如果我不能通过审判,我也会得到如同上一任宿主那样的结局?”

  “不不不。”陆阚摇了摇头,他看着叶长生声音放得极缓地:“我这次是想来告诉你,其实除了接受审判之外,你也可以选择放弃。”

  叶长生身子一怔,下意识地就看着那头开口问道:“什么?”

  而这话一出,原本垂着眸坐在一旁的的贺九也倏然抬了眼朝这头看了过来。陆阚再次成为两人目光集聚的中心,脸上的表情倒是依旧淡定自若。

  “我的意思是,你们可能一直对于‘审判’存在什么误解。”视线从贺九重那头再移到叶长生身上,不疾不徐地道,“虽然这次‘审判日’的降临的确是因为你,但是是否接受这次审判却也要遵循你的意思。只要你选择拒绝,那么这次的‘审判日’就与你无关了。”

  叶长生听着他的话却没有立即作声。

  他看着那头的陆阚许久,开口问道:“如果我选择不接受审判——会有什么后果?”侧头看一眼窗外明媚的甚至称得上毒辣的阳光,黑色的眸子里一黑一白的两尾阴阳鱼缓缓地浮现了出来,“像我师父说的那样,让整个X市的民众来代替我接受神罚吗?”

  陆阚淡淡地道:“我以为你是一个很惜命的人。”

  叶长生干脆利落地点点头:“我是啊。”又缓缓地笑开了,“只不过,我觉得做人做事,最主要的是扪心无愧。而且你也明白我的体质的,如果今天真的用上千万的人命来换我这条命,我怕我以后晚上睡觉都不敢闭眼啊。”

  贺九重的视线在叶长生的侧脸上流连了一圈,猩红的眸子里闪烁过明明灭灭的光,但是最终是将眸子半垂下来,一言不发地将他的手紧握在了手心里头。

  陆阚看着叶长生的那一双无比妖异的双眸,轻轻叹了一口气,身子往后靠了靠贴在了沙发靠背上,问着那头:“所以你是选择想要自己死?”

  “不是啊。”叶长生一双眼睛弯了起来:“我是选择让大家一起活下来。”

  陆阚笑了一下:“你应该知道吧,在你之前,从没有一个人真正地通过审判。”

  叶长生点了点头:“所以我会是第一个。”

  陆阚看了叶长生两秒,见他表情从容镇定得厉害,看上去竟然不像是虚张声势模样。在为他盲目的自信觉得好笑之余,忍不住又生起了一丝好奇:“你很有信心?”

  叶长生看着他:“老实说,不是很有信心。”

  “那——”

  “但是我的面前除了成功再没有第二条路了。”叶长生侧过头,对着身旁的贺九重咧开灿烂的笑,“毕竟在我身边,还有我家贺先生在等着我回来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