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六十一章

  “我记得你这个壳子的原主人。似乎是一年前来的地府, 懵懵懂懂的三魂七魄都不全,所以到现在还拘在地府里面没能投胎。”陆阚凑近仔仔细细地打量着陆呈, 好一会儿笑了笑, 又往后退了一步, “但是怎么会呢?不过才一年的工夫,这个壳子就已经有这么浓的死气。能够沾染这种死气,看样子在这一年里哥哥你用着这具身体也没少做一些有趣的事情啊。”

  陆呈并不理会那头明显的话里有话,一双眼只是冷冷地看着陆阚, 眸子里神色冰凉:“你到底想说什么?”

  陆阚摇了摇头, 笑了一下:“没什么,隔了一百年再见面,我也不是特意过来找你的茬的。这次过来,我只是奉上司的命过来知会你一声——”说到这里, 声音顿了一顿, 紧盯着他的眸色变得有些沉锐, “这么多年来你做的事,上面也不是全然不知道的。虽然现在因为种种缘由还没来得及对你处理,但是那也只是现在没有抽的出空来管你罢了,你明白么?”

  又意味深长地:“而且有些东西,命中注定了不是你的, 哥哥你就不要妄求了。”

  陆呈听着陆阚的话, 原本垂在身侧的手微微地紧了紧, 他抬了抬眸子与那头对视着, 好一会儿, 又缓缓地笑了起来:“果然是已经做了地府那头的狗了,张口闭口的全部都是‘上面的命令’了。”

  眯着眼睛瞧他,“陆阚,你也不想想,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难为你这么忠心耿耿地一心为主,但是你以为地府里的那群牛头马面的,就算嘴上没有明说,但是心里头真的能容得下你这么个由异族生下的异类?”

  陆阚听着陆呈的话却是满不在乎地笑开了,他点了点头应了一声:“谁知道呢,或许它们真的不服气我坐到了现在的位置。不过左右是天道认定了我,我也并不需要它们服气。”淡色的唇角扯开了一抹略显得几分张扬的弧度,整体看上去竟让那份清俊的面孔显出了一些邪气来,“谁若是不服,打到他服就是了——你说对不对,哥?”

  陆呈看着陆阚张扬得甚至于有些肆无忌惮的模样,眸底涌动的颜色更冷,他咬着牙一字一顿地问道:“所以你现在是决定了要帮叶长生?——这也是所谓的天道的选择?”

  陆阚听着陆呈的话摇了摇头,继续笑着:“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他倚靠着墙壁,视线与那头的陆呈齐平着,“谁让我和哥你从小就不对盘?每次你越是想要除掉什么,我就越是想护着什么,你看,所以从小咱们两个就知道我们彼此是对方天生的死对头,每次只要我们兄弟两个对上了,一出手都是恨不得将对方弄死不是么?”

  “陆阚,你、找、死。”

  陆呈眸色猛地一沉,声音从齿缝里挤出来,与此同时身形一晃往那头直冲而去,双手迅速地掐着指诀,有幽蓝色的光电笔直地往那边陆阚的眉心就弹射了过去。

  那头却是不急不忙,只是手心往侧前方一抖,随即虚虚地一握,只听一阵细微的嗡鸣声响起,一把轻巧的被淡白色光电包裹着的镰刀倏然显于手中。陆阚将那镰刀握紧了,极轻巧地往前一挡,甚至都未曾如何用力,竟是就直接将对面弹射来的幽蓝色光电给碎裂了开来。

  将镰刀尾部握在手心,看着尖端不停闪烁着细小的白色电流的刃口,掀了眼皮朝着陆呈望过去:“哥,你还是一点儿都没变。我这不过说上一两句实话,你好好地又何必动怒呢?”嗤笑一声,“再者说,如果不说是死对头,难道我们还能算作是兄友弟恭的典型模范吗?”

  陆呈眯着眼瞧着他手里握着的那把异常熟悉的镰刀,手掌紧紧地在身侧握了起来:“审判之镰?”眸底透露出一丝震惊,他的嗓音陡然紧绷了起来,看着陆阚似乎有些不可置信:“你——是审判者?”

  那头陆阚将手中的镰刀从空中划过一道凌厉的白线,“砰”地一声立在地上,然后单手扶着那镰刀的手柄缓缓站直了,一双眼淡淡地看着陆呈,将脸上的笑意缓缓收了起来:“你应该明白,审判日将作出审判的,不仅仅是阴阳鱼的拥有者,也可以是其他犯下其他重大罪行的人。”

  陆呈紧盯着他手中的那把审判之镰许久,又将视线缓缓挪到陆阚的身上:“你是什么意思?”

  陆阚迎着他的视线,声音冰冷的:“你利用叶长生的血从黄泉引来阴魂戾气与阴阳鱼共鸣,欺骗天道降下灾祸,想要以此加重叶长生身上的罪罚。陆呈,利用这么多人命来完成你的谋算,你的心思也未免太歹毒了些。”

  陆呈与他对视了许久,又低笑了一声:“陆阚,我们身体里流着一样的血,虽然我们彼此都看对方不顺眼,但是我一直以为我们其实是一样的人。”一双琥珀色的眸子看向另一双相似的琥珀色眸子,“——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具有正义感了?果然是在地府被当做家犬养久了,现在真的连自己都以为自己是条狗了吗?”

  陆阚深深地看着陆呈一眼,握着那把镰刀在掌心微微转了一转。随即只见那刀刃上的白光暴涨,蓦地将整把镰刀包裹起来,再然后像是被风一吹整把镰刀化作一道白烟就这么消失在了半空。

  “无论如何,好歹我们还算同脉同宗的亲兄弟。”陆阚将自己的兜帽又缓缓带了起来,黑色的斗篷与苍白的肤色对比,更显得他的气息有一种锋利的冰冷,“作为兄弟,我给你的提点也只到此为止。不属于你的东西,无论你怎么强求也比不得别人站在原处轻轻松松地一挥手。”

  “无论叶长生这次能不能通过审判,阴阳鱼也不可能属于你。它孕育于黄泉,如今在阳世辗转了这么久,也该重新回到地府了。至于你——”转过身,用眼角微微朝身后的那人望了过去,“好自为之吧。”

  说罢,再也不多做停留,抬着步子就朝外面走了去。

  地上的雪又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路边的行道树已经有大半因为枝叶承受不了这雪的重量而被完全压折了掉落了下来。但那些枝叶很快地,却又被新一轮的雪花密密麻麻地压实了,一眼望去,竟是再也看不见踪迹。

  陆阚披着斗篷缓缓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前行着,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骤然停下了步子。捏着帽檐微微抬头朝着抬天望了过去,瞧着渐渐晴朗起来的天空,眸子里划过一丝异色。

  ——雪停了。

  *

  叶长生抱着笔记本,在包括“阴阳界”等一系列他能够登录进入的相关私密论坛都翻找了一遍,能搜刮出来的与“审判日”有关的记录还是少得可怜。

  贺九重看着那头一直眉头紧皱着寻找了许久,出声问道:“找不到相关消息吗?”

  叶长生抽空抬头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应了一声道:“虽然知道所谓‘审判日’的人不算少,但是基本上都是道听途说居多,没几个人是真正了解的。”

  手指噼里啪啦地在键盘上飞舞着输入关键词,然后滚动着鼠标一路翻找,深蓝色的页面在他白皙的脸上投射出了深色的光。

  点击到一个帖子,刚准备进去仔细看看,但是上面巨大的“您的权限不足”却又将他死死地卡在了这头。

  有些无奈地伸手锤了锤自己隐隐作痛的额头,将笔记本合上放到一边,疲惫地向后躺在了床上,哀哀地叹息一声:“我觉得我的头很疼,大脑可能是因为长时间高负荷的运转而开始缺氧,再这么继续下去它可能会就这么立即停止工作了。”

  贺九重走到他的身侧,将以“大”字型躺在床上的叶长生整个儿抱在了怀里,双手按在他的太阳穴上替他轻轻地揉了揉。

  一丝温热的气流透过太阳穴上薄薄的皮肤渗入进去,而后顺着血液流动的方向渐渐蔓延了开去。随着那丝气流不断地游走,叶长生感觉大脑中的钝痛似乎瞬间便被缓解了下来。

  轻轻地喟叹一声,等着那头将手移开了,这才又缓缓睁开了眼睛,笑眯眯地仰着头朝后望着贺九重道:“贺先生,我觉得你如果开一家中医馆专门给人针灸、推拿,专门就治身上这疼那疼的,我觉得生意可能会出乎意料的火爆。”

  贺九重不轻不重地扯了扯他的发梢,问道:“还有哪里不舒服么?”

  叶长生摆了摆手,刚准备说什么,眼角却突然瞥见一抹透过窗户朝屋内投射进来的阳光。瞳孔猛地一缩,一手撑着身侧的床起了身,几步走到窗户前推开窗子朝外看了好一会儿,有些惊讶地自言自语道:“这怎么可能呢?”

  贺九重也跟着走了过来,越过叶长生的肩膀朝外看了一眼,微微一顿,语气里也带出了一丝疑惑:“雪停了?”

  叶长生点点头,将窗户推了开来,只感觉一股热浪夹杂着融雪后特有的那种冰冷迎面扑了过来,仿佛是在盛夏躲在空调间里吹着空调一般。

  “这不仅仅是雪停了这么简单啊。”,他皱了皱眉头,回头看着贺九重道,“这就仿佛是季节已经开始完全混乱了。”

  不好的预感在心底下蔓延,叶长生对现在这种诡异的情况越发觉得琢磨不透。正沉默着思索着对策,突然,从客厅的方向却传来了一阵突兀的敲门声。

  那敲门声不疾不徐,但是明明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声音却清晰地如同是在耳侧。叶长生心中猛地打了个突,随即下意识地抬起头来与身边的贺九重交换了一个眼神。

  贺九重冲着他扬了扬唇角,伸手在他的肩膀上安抚性地轻按了一下,低低地道了一声“我去开门”,而后便将手又收了回来,几步走到卧室前推开了房门,径直地朝着大门走了过去。

  叶长生看着贺九重没有丝毫迟疑的背影,心里莫名就安定了下来。轻轻地笑了一声摇了摇头,随即也跟着那头走出了卧室。

  随着一阵细微的“咔嚓”开锁的声响,大门被贺九重从屋子里头向外推了开来。

  站在外面的是个高高瘦瘦的青年,模样清俊,穿着黑色的斗篷,约莫二十七八的模样。

  皮肤是有些不正常的苍白,一双色泽浅淡的琥珀色眸子听着这头的动静便地缓缓地朝这边望过来,明明脸上带着一点礼貌性的笑,但是看起来却还是觉得似乎是有一点说不出的疏离。

  ——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

  贺九重倏然地眯起了眸子,异常戒备地打量起来面前这个看上去似乎平平无奇的青年:稀罕的是,在这个几乎找不到灵力与魔气的地球上,他竟然从这个人的身上察觉到了一丝属于九州那些修士的特有的灵力波动!

  叶长生自然是察觉到了贺九重身上倏然升起的警惕和无形之中就在他们和那个青年之间划开的界线,微微皱着眉,随即也不自禁的带上了一点戒备感将对面的男人打量了一圈。

  但仔仔细细看过了一遍,似乎是并没有感觉到那头传来什么敌意,心里的戒备又稍稍褪下去了些许。朝着贺九重的方向看了一眼,轻轻地扯了扯手边的袖子,冲他摇了摇头,而后上前了半步对着那头的青年开口问了一声:“请问你找谁?”

  虽然从之前那一晚想要暗中窥探一下叶长生的生活,但还没开始却被贺九重察觉并警告了的事件里,陆阚就能察觉到这个男人并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但是等这会儿真的与他正面对上了,他才是真正地感受到了这个男人的恐怖之处。

  这是一种没办法控制的,从灵魂深处传来的,来自于绝对的阶层压制所造成的恐惧。

  勉强控制着自己的呼吸让他在贺九重的目光里不要露怯,他直了直背脊将视线缓缓地挪到一旁的叶长生身上。微微调整了一下状态,朝那头开口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知道关于‘审判日’的事情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