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神棍召唤萌宠后 159.灾难(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五十九章

  第二天一早, 叶长生和贺九重两人就出了门。

  尽管已经整整落雪落了超过一个星期,但是雪势依旧不见减小。这次的雪不仅来的大, 而且来的突然。经过最初的慌乱之后, 虽然X市政府已经紧急调动了能调动的各方人力日以继夜地对道路上的积雪进行了清理, 但是因为大雪一直不停,就算是早间时候刚刚清理过一次,这会儿还不到两个小时就又已经没过了鞋面。

  因为连日的大雪和可怕的低温,周边的学校和企业都陆陆续续地开始放了假。虽然是工作日的早上, 但是街道上也几乎看不见什么行人。走了好一会儿, 只偶尔能看见几辆警车和救护车缓缓地开过,在蓬松的雪面上留下两行车轮轧过的印记。

  贺九重和叶长生顺着马路漫无目的地走了一会儿,正对着手机里的地图琢磨着第一个要去的地点,突然间, 一道欢快的铃声从叶长生的口袋里就响了起来。

  叶长生眸子里闪烁过一道光, 赶紧将手中从口袋里掏了出来。扫了一眼上面亮起的名字, 然后赶紧按下了接听键。

  这通电话异常短暂,从叶长生这边只能听见几个单音节的回应,和最后一声“谢谢”。贺九重在一旁等着叶长生那头将电话挂断,然后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淡淡问道:“找到了?”

  叶长生应了一声, 从手机上将某个红点圈划出来举到贺九重面前:“应该就是这里了。”

  贺九重垂眸扫了一眼手机上显示出来的地址, 又将视线挪到叶长生身上看了他一会儿, 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伸手将他拉到一个隐蔽的小巷子中, 看着那张紧绷着的脸,不怎么放心再次出声地询问了一遍道:“真的准备好了?”

  叶长生攥紧了拳头狠下心来点了点头,但是眼见着那头的手环上了自己的腰之后,还是忍不住小声嘀咕一句:“记得飞低点啊。”

  贺九重对上他的眼神,伸手安抚性地在他后颈上捏了一下,低低地“嗯”了一声,然后将人揽在了怀里:“抓紧了。”

  “等等!”叶长生赶紧紧闭上眼睛,把整个脑袋埋下去,身体缩成了个小鹌鹑似的还不忘继续嘟囔,“还是飞高点吧,别也叫人给拍下来了。”

  贺九重却没有在回话了,只是将放在他腰间的手收的更紧了些,然后抱着叶长生御风而起,朝着之前那头给出的地址朝着一个方向便飞了过去。

  在空中飞了好一会儿,眼前的景物似乎渐渐有些眼熟了起来,贺九重眯着眼仔细打量了周围一圈,确定应该就是这里了,然后这才抱着叶长生又缓缓地降落了下去。

  “确定就是这里?”

  叶长生也不知道是冷还是晕,浑身颤啊颤啊地抖了好一会儿,一只手死死地抓着贺九重的胳膊,缓了十几分钟,好不容易等到自己能够腿不发软地直立起来后,这才面无血色地往面前那个曾在水镜中窥得一角的建筑看了过去。

  “如果秦潞给我们的消息没错的话。”叶长生用力地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勉强忍住自己胃里的翻江倒海哑着声音回了一句。

  贺九重看着叶长生那头实在是难受得厉害,眸底闪过一点担心:“还撑得住吗?”

  叶长生做了一个深呼吸,冰凉的空气被吸入肺中,缓缓地又被吐了出来。连续两三次,似乎是终于感觉身体上的不适被缓解了下来,点点头应了一声:“进去吧。”

  两个人进去的时候前台只有一个年轻的姑娘在值班,瞧见叶长生和贺九重过来了,先是微微一愣,随即有些抱歉地道:“对不起先生,我们酒店现在所有的房间都已经满房了……”

  叶长生不动声色地将那个姑娘打量了一圈,等视线扫过了她胸前的名牌时,眸子里闪烁过了一丝光亮,随即对着那头笑了笑道:“我不是来住房的,我只是想要询问你一些情况。”说着,将一张明显是被从哪里截下来的半张男人的照片递了过去,“请问在你的酒店里面你见过这一位客人吗?”

  姑娘将照片接过来扫了一眼,又看了看那头的叶长生和贺九重,脸上闪现出了一点犹豫:“这的确是本店的客人。不过,有关于客人的一切隐私,我们这里是有规定,不允许……”

  叶长生不等那头说完,突然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绿色的证件放到了面前的台子上,证件上面大大的“公安”两个字简直显眼都有些刺目了。

  “不好意思,警察办案。”叶长生将先前的那一点笑意收了起来,苍白的脸上一双黑色的眸子异常沉锐,“这个男人是我们一直追查的连环杀人案嫌疑人,现在警方通过监控发现他一直出没在这片区域,现在希望你们能够都协助我们警方尽快将嫌疑人逮捕归案。”

  前台的姑娘看起来只有二十上下的年岁,大约是刚刚出社会,从来没见过这个阵仗,一听到那头说到了“连环杀人案”,顿时吓得整张脸都白了。

  双手微微打着颤,看着叶长生和贺九重那头,连忙点头应着:“我、我、我一定配合。”

  叶长生看到自己真的将人唬住了,眸子微微转动一下,将警官证收了起来,脸上又浮现出了一点安慰似的笑,朝着那头温声细语地道:“那么,这个人的房间号是?”

  小姑娘连忙从抽屉里翻找出对应的房卡向叶长生递了过去:“就在七楼,七零二房间!”说着,又微微顿了顿,迟疑地道,“警察同志,这……需要我去叫保安什么的吗?”

  叶长生接过房卡,笑着摆了摆手:“那个嫌疑犯行事凶残的很,你们还是保护好自己,不要随意插手的好。”

  说着,拉着贺九重一同径直往电梯里走了去,刷了下卡,在电梯里直接按了七楼。

  眼看着电梯门缓缓地合上了,贺九重垂着眸似笑非笑地往那边瞧了一眼:“叶长官,嗯?”

  叶长生笑嘻嘻地耸了耸肩:“实际上我还可以是叶医生、叶律师、叶记者。证件都在家里的抽屉底下塞着,十块钱一本,还带包邮呢。”

  说着,又不禁摇头感叹一下:“不过还好赶上前台的姑娘单纯,竟然真的就被这么糊弄住了。要不然真的被那边打电话去警局查人那岂不是很尴尬么。”

  贺九重看看他黑亮亮的眼睛和已经恢复了些许血色的脸,淡淡问道:“看你的样子现在是终于缓过来了?”

  叶长生听着那头的问话立刻又倚着电梯,佯装虚弱地咳嗽了一声:“大概是回光返照吧,我还觉得腿软着呢。”

  两人说话间,电梯已经缓缓升到了七楼。

  叶长生和贺九重一前一后从电梯里走了出来,然后顺着墙上的指示牌缓步走到了对应的七零二房间门前。

  闭着眼睛定了定心绪,从口袋里掏出磁卡来在门前贴了一下,只听“嘀嘀”一阵响动,门把手就被直接地从外面转了开来。

  就在开门的一瞬间,一个速度极快的矮小身子像是一颗炮.弹似的从屋子里蓦然弹射了出来,叶长生猛地一侧身,紧接着将一张一只攥在手里的符纸倏然“啪”地一下便往那个冲来的人影脸上拍了过去。

  只不过那张符纸还没有贴到那个人影的身上,只见一阵劲风从屋内吹过,风将符纸整个儿卷到了一旁,紧接着便四分五裂地碎成了无数碎纸片,飘飘荡荡地落了满地。

  “回来。”

  屋子里头一道男人的声音蓦然传了过来,那声音并不重,但是却清晰得很。之前冲到叶长生面前的那个男孩听见了这个声音,耳朵微微动了一动,随即看了一眼门前的两人,却还是乖巧地转过身,又退回到了屋子里头去。

  叶长生又在门前站了两秒,直到身后的贺九重将手放在他轻轻地按了一下,这才抿了一下唇,定下心神朝屋子里走了过去。

  屋子里头穿着一身墨绿唐装的男人正负着手背对着两人,站在窗前欣赏在屋外的雪景。在他右手边,一个约莫十岁大小,脸上爬满了滕文的男孩正带着些警惕地侧头看着他们,他的神色有些焦躁不安,似乎随时都准备冲上去再进行一轮厮杀一般。

  “师父。”

  叶长生朝着那头淡淡地喊了一声。

  男人听到叶长生的声音,微微偏过头来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他一眼,脸上带着些笑意:“上次见面的时候,你不是说那是最后一次叫我‘师父’了么?都已经摆明了要叛离师门的决心,现在你这一声叫唤我可担不起。”

  转过身来看了一眼那头的两个人,一只手轻轻地在身旁那个孩子的头发上拨弄着,声音淡淡的:“不过看来我还是低估你了,你们来的倒是比我想象中要快得多。”

  叶长生沉默了一会儿望着他道:“所以说,你真的是故意的?”

  陆呈笑了一下,对他的疑问不置可否。

  叶长生看着作用的陆呈,眉心微微皱起了些,他往前走了一步问道:“我不明白。你做了这么事,到底想要干什么?你想要阴阳鱼究竟是要做什么?我不明白,你已经可通晓阴阳、可模糊生死,这一对阴阳鱼对你来说到底还有什么用处?”

  陆呈看着叶长生缓缓地笑了起来。

  一开始只是轻笑,但是紧接着却是双手环抱着肚子,笑得几乎直不起身子来。他仰头看着叶长生,琥珀色的眼瞳里闪烁着愉悦的光:“长生,所以说,有时候我真的是爱极了你这么无知懵懂的样子,但是却又同时讨厌得恨不得你直接将你的喉咙捏碎。”

  他的手卡在身旁的那个傀儡娃娃的喉咙上,看着随着自己手心一点点地收紧的动作那头眼底显出的惶恐,脸上的温和的笑容却没有分毫的影响:“你们这些人明明不曾付出任何努力就轻易拿到了我所一直渴求的东西,但是到头来却还是一个个顶着这样的脸来问我,我所渴求的东西对我来说是不是真的那么重要?”

  将手中的傀儡扔到一旁,漾着笑意的眼睛逐渐地凉了下来,连声音都显得异常地沉冷:“你们不觉得自己的姿态实在是太无耻了么?”

  叶长生微微眯了一下眸子,敏锐地从他的话语中捕捉到了一个词:“‘这些人’?除了我之外,难道还有过其他人吗?”

  陆呈眸子动了一下,又忍不住笑开了。他轻轻叹息了一声道:“长生,你真是个奇怪的孩子。每一次每一次,你总是在奇怪的地方表面出了不恰当的敏锐。”

  叶长生不依不饶地追问:“所以曾经是有过其他人?那他的结局呢,你没有在他的审判结束后拿走‘阴阳鱼’?”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眉头紧皱着猜测,“——是审判出了问题?”

  那头陆呈却只是笑:“长生,都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去关心别人么?”

  叶长生一顿,心底里泛起了些许不安,没再作声,只是半抬着眸子朝那头看了过去。

  陆呈推开窗户,将手从窗户探了出去。

  雪花飘落到手心,很快就又被掌心的温度融化成了水珠。轻轻地将手握了起来,声音里都带着一种微妙的笑意:“你该不会到现在还以为这场暴雪是因为我的缘故吧?”

  叶长生听着他的话,心中的不安愈发明显了一些,侧头与身旁的贺九重对视了一眼,压低了一点声音朝着那头问道:“什么意思?”

  陆呈伸开手,将掌心的水珠又顺着自己的手指滴落下去,回过头看着他,声音带着一种显而易见的恶意:“这些……明明都是你的罪业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