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五十七章

  第二天的清晨, 天还未大亮外面便又下起了雪。

  一开始还只是小小的雪籽,落到地上瞬间便融化了没了踪影, 但是再等到中午的时候, 那雪势却陡然变大, 雪花如同鹅毛一般,一片片地从空中往地面上压了下来。

  叶长生搬了个小板凳坐在窗边,托着腮往外看着正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一双黑色的眼睛里似乎有什么正缓缓地游动着。

  贺九重走到他身后, 顺着他的视线往窗外看了过去。屋子外面一片白茫茫的, 窗外的小巷子里连半个行人都没有。那满眼的白色不仅仅是吞噬了其他的色彩,而且像是将所有的声音也吞噬掉了一般,除了偶尔的风声呼啸,到处都呈现着一片冷寂。

  将视线又收回来垂眸看着叶长生:“怎么了?”

  叶长生仰着头往他的方向看了看, 笑着道:“看雪啊。”

  贺九重问道:“你喜欢雪?”

  叶长生摇了摇头, 又把头低下去, 手肘压在窗台上,将身子大半窗户的方向倾斜着:“不,某种意义上我其实挺讨厌下雪天的。”他看着被雪完全掩盖了的街道,声音淡淡的,“看起来能把所有的肮脏不堪全部掩盖下去, 但是太阳一出来, 它就会融化。到最后, 还是什么都无法改变。”

  贺九重很少能听见叶长生说这种话, 他低头看了他一会儿, 但是见那头并没有什么开口的意愿,到底没有再选择追问。

  “啊,都已经十二点了。”又看了一会儿外面的雪景,似乎终于觉得没什么趣味,偏头瞄了瞄放在床头的闹钟,看着上面时针爬到的数字,伸了个懒腰又抽出一只手,在自己的胃上揉了揉,“难怪感觉有点饿了。”

  贺九重拉着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出去吃饭吗?”

  叶长生皱着眉头,忧郁地看了看外面正下得凶猛的大雪,有些担心地:“这个天出门会死人的吧?”

  贺九重倒是并不是很在意这些:“那就定外卖吧,等过几天雪化了再出门。”

  叶长生点了点头,对这个提议表示了赞同。

  但是他们所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场大雪一下就下了整整一个星期。

  连日的积雪将露天的公共设施几乎压塌了一半,X市周围近三分之一的公交站顶棚出现了垮塌,造成了几十名群众不同程度的受伤。

  大雪密密麻麻地将整个城市都掩盖了起来,道路上的积雪严重的地方已经可以将十岁的幼童完全淹没。等到了最后几天,几乎全部的交通都因为这场大雪而陷入了瘫痪,整个X市因为这场诡异的暴雪而突然变成了一座孤城。

  叶长生在屋子里用电视收看着关于这场风雪的报道,通过航拍机的俯拍,能够明显地看到整个城市都已经沦陷,整个画面看上去城市白茫茫的一片,仿佛是个冰雪捏就的城市一般,一眼看上去竟然都找不到其他的杂色。

  电视里的画面切换到室内,两位主持人针对航拍机拍摄到的画面正一边进行着解说一边不停地用积极的语气激烈着人心,但是叶长生看着电视,态度却没办法向他们说的那样乐观。

  他换了一个频道,仔仔细细地看着那些户外的记者采访拍摄到的画面,看的越多,心面的不安便越发地深重起来。

  虽然说X市属于北方城市,每年到了冬日都是大雪连绵的,但是像是这样严重而古怪的雪灾,就算往前再倒一百年,也不见得能再有一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心烦意乱地正准备将电视给顺手关掉,但是手按在电源上还没等他按下去,电话画面中却忽而闪过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个身影只是一闪而过,雪地上甚至都没有留下什么脚印,快得仿若只是眼花时产生的错觉,但是在屏幕这头的叶长生却像是被电击打了一般,整个身子猛地怔了一下。

  往后迟疑地退了半步,拿起遥控器将电视的画面往后倒退了十几秒,然后定格在了那个身影闪过的瞬间。

  虽然那个身影只占据了屏幕的一个小拐角,画面并不能算的上多清晰,但是叶长生却也还是一眼就瞧出了那个人的身份。

  陆呈。

  他竟然还在X市。

  不,不,或者说,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他现在不在他的身边守着反倒比较稀奇。

  只不过他现在留在X市是要准备做什么吗?他身边养的那个小鬼呢?

  ——还是说,这场古怪的暴雪跟他其实是有什么关系?

  叶长生皱着眉头紧紧地盯着电视上的那个身影,因为太过于专注了,甚至连贺九重走到了他身后他都没有发现。

  “你在看什么?”

  略有些低沉的声音从后方的头顶上响起,吓得叶长生猛地颤了一下,回过头看着贺九重的脸有些无奈地身后锤了锤脑袋:“亲爱的,你听说过一句话叫‘人吓人,吓死人’么?”

  贺九重没接话,只是视线往那头被定格下来的画面上瞥了一眼:“在看什么看的这么认真?”

  叶长生无奈地将身子偏了偏,把整个电视屏幕让了出来,然后食指在整个画面的小拐角上的人影上点了点:“这个。”

  贺九重眯着眼睛看着上面那个人影仔细辨别了好一会儿,有些不确定地看着叶长生:“陆呈?”

  叶长生点了点头:“如果我们两个都没有认错的话。”

  贺九重将视线放在叶长生身上,意味深长地道:“这么模糊的一个人影,你看得倒是仔细。”

  叶长生似乎是嗅到了他话里那一点不同寻常的意味,觉得头顿时更疼了:“贺先生,你确定我们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贺九重转身到一旁坐了,抬着头往这也才是,将之前那副调侃的样子收了起来问道:“你觉得这场暴雪也是他弄出来的?”

  叶长生将电视开关按了下去,又走到贺九重身边,随意地一手按着他的肩膀坐在了沙发的扶手上,思索了一会儿道:“或许跟他无关,但是我想关于这种不正常的异变他肯定知道些什么。”

  贺九重听着叶长生这么说,立即明白过来了他的意思:“你是想现在去找你师父?”

  叶长生笑眯眯地凑到贺九重脸旁“吧唧”一声落下一个响亮的问:“贺先生你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我在想什么你果然全都能猜到呢!”

  贺九重皱了皱眉头:“你想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雪一直下,下得确实挺烦的。”叶长生无辜地望着他,皱了皱鼻子,“我难得还想赶在审判日之前再好好地去周围的美食店大吃一顿,偏偏这会儿雪大得连交通都瘫痪了,这下可好了,连外卖都没得送了,我已经吃便利店的面包吃的快吐了呢。”

  贺九重还是淡淡地看着他,并不作声。

  叶长生被那头看得没法子,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道:“贺先生,你应该了解我的。虽然我真的很喜欢‘人’,但是我的目标也不是做解救世界的超级英雄啊,我没那么伟大想要牺牲自己舍己救人的,真的!”他举着手起誓,“我真的只是想要等雪停了之后,好好下馆子吃个饭而已!”

  贺九重又看了他一会儿,忽地问道:“什么时候?”

  叶长生被这样突兀地一问弄得没能立即反应过来:“什么?”

  贺九重无声地叹息了一下,伸手在他的发梢上轻轻地捻了捻:“你准备什么时候去找你师父?”

  叶长生看着贺九重那张表情寡淡的脸,唇边扬起的弧度却是怎么也忍不住了。脸上笑得阳光灿烂的往那头凑了凑:“你同意了?”

  贺九重眯着眼睨了他一眼:“如果我说不同意,你就会放弃自己的想法?”

  叶长生笑起来,眸子微微一转,带着几分狡黠地辩解:“要是你说的有道理,那我当然是要听得呀。你可是我最亲爱的贺先生呢。”

  贺九重自然是听得懂那头的潜台词的,眸子沉了半分,伸手不轻不重地在发梢上扯了一下:“这些好听的话就留着在床上说吧……所以呢,你准备什么时候去找他?”

  “如果可以的话,尽快吧。”叶长生将脸上的笑意收敛了起来,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毕竟这雪来的实在是太凶猛了,如果不想办法让它尽快停下来,之后还不知道到底要发生些什么。”

  贺九重点头淡淡地应了一声:“好。”

  叶长生伸出双手捧着贺九重的脸,将自己的脸也凑过去,和他额头轻轻相抵着:“无论我去哪里,你会一直陪着我的对么?”

  贺九重深深地看着他,没有立即说话,却是用力地扣住他的后脑勺,将他的唇舌用吞噬般的姿态与自己的交缠在了一起。

  这个吻激烈而绵长,像是在用自己几乎喷薄欲出的情感在坐着什么承诺,带着一种叫人心惊的热度,但却又不但半点情.色的味道。

  许久,直到那头的叶长生都觉得自己难得地又因为一个吻而缺氧的时候,那头才传来了一个夹杂着粗重喘息的单音节,只一个字,却像烙印在胸口似的灼烫。

  “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