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五十六章

  从杨雯慧那里出来之后, 叶长生一直有些神思不属。终于,在他一天之内第三次差点撞上电线杆时, 贺九重终于忍无可忍地拦下一辆出租车, 然后按着他的肩膀将人塞到了车里。

  叶长生回过了神, 侧头往坐在自己身侧贺九重那头看了一眼,有些茫然地眨了一下眼:“怎么了?”

  贺九重眼角下压着往叶长生的方向瞥过去,淡淡道:“怕你再接着这么下去,真撞到了电线杆给自己撞傻了。”

  说着, 朝着出租车司机那头报了个地址, 看着整个车子又缓缓地开动了起来。

  叶长生自知理亏,伸手摸了摸鼻尖,朝那头讨好地笑笑道:“我也不是故意不看路的啊,我这不是在想事情么。”

  贺九重偏过头来看着他:“你师父?”

  叶长生点了点头, 眸子里的颜色沉了一些, 看起来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好半会儿, 看了看前面正在开车的司机,又看了一眼贺九重道:“我们回去再说。”

  那头不置可否,将叶长生的捉到自己的手里轻轻捏了捏,算是勉强同意了他这个提议。

  冬季的黑夜来得似乎都格外的早,两个小时的车程结束后, 街道两旁的路灯已经全部都亮了起来, 到处都一片灯火辉煌。

  两人下了车在附近吃了个饭, 等回到家已经是快七点了。换了棉拖径直走到卧室里, 找到遥控器“嘀”地一声将空调打开, 直到一股暖暖的风将他整个人都笼罩起来后,叶长生这才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有些懒散地将眼睛半眯了起来。

  贺九重跟在他的身后,远远地瞧着他一脸幸福的模样,无声地笑了一下抬步走了过去。

  坐在叶长生身后的床上,仰头问了一句:“缓过来了?”

  那头正站在暖风风口上,听见这边的说话声便稍稍转过来半个身子看着他点点头,一只手朝着空调出风口探过去,感受着那阵有些发烫的暖意不由自主地喟叹一声:“空调真的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发明之一了!”

  贺九重点了点头,竟然也觉得挺有道理。

  又等了一会儿,直到整个屋子的温度都升了上来,叶长生这才身上厚厚的外套脱下来放到一边挂了,然后伸开双手,整个人呈“大”字型,悠闲自在地躺在了床上。

  “我师父——”叶长生眯着眼看着顶上正散发着光亮的吊顶,有些突兀地忽而开了口,“他是一个很奇怪的人。”

  贺九重听到叶长生的话,转过头来看着他。

  叶长生双手撑着床,慢吞吞地又坐了起来靠在了床头,看着贺九重道:“你觉得他是个好人还是个坏人?”

  “重要么?”贺九重看着他淡淡地道:“哪怕他是所有人都亲口认下的善人,但是只要他想动你,他就该死。”

  叶长生听着贺九重的话忍不住笑了起来,一双眼弯弯地看着那头:“贺先生,我跟你说,你说这句话的时候特别霸道!特别总裁!特别的帅!我都要为你倾倒了。”

  贺九重却没有笑,一双猩红色的眸子牢牢地将对面的叶长生锁在里面,脸上的每一个线条似乎都在说着他这句话到底有多么认真。

  叶长生被他这样看着,笑渐渐地便也止了。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随手拿起旁边的枕头抱在了怀里,将下巴搁在枕头上:“或许你应该是最明白这个道理的。纵然是到了这个时候,我也没办法去定义他。当人强大到如同神明的时候,由其他人所制定的‘规则’就无法再约束他了。”

  “他做事不分正邪,全凭己身好恶。就像当初他能够毫不在意地想用青山镇十万人口替身边的傀儡温养出一具身体一样,他也能在一场天灾中以一人之力亲手救下千万的民众。”叶长生淡淡地,“如同人类会因为好奇而随意捣毁一整个蚁穴从而给整窝蚂蚁带来灭顶之灾,但我们对此也并不会有多大的批判之声一样,人在他的眼里与玩具和蝼蚁没有什么区别。”

  “无论他是救还是杀,其实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不过是一时的心血来潮罢了。他不会因为杀人而愧疚,也不曾因为救人而喜悦。他有时候冷静残忍地让我觉得他似乎根本没有人类的情感一般。”

  叶长生一双黑色的眸子里那一双正在游动着的阴阳鱼若隐若现,让他整张脸呈现出了一种奇异的模样,“所以我一直很奇怪,在这个世界他明明连死而复生都能做到,强大得都已经近乎于神,那他为什么还偏偏就执着于这一双‘阴阳鱼’呢?”

  他伸手在自己的一只眼睛上摸了一下,有些困惑地:“他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呢?”

  贺九重听着叶长生的描述,总觉得之前心里就隐约存在些的不安这一刻又不自禁地加深了些。起身走到叶长生身侧坐下了,抬手将叶长生覆在自己左眼上的那只手拿下来攥在了自己的手里,开口的时候声音异常低沉:“无论他想要做什么,长生,保护好你自己。”

  叶长生沉默了一下,随即看着贺九重微微皱着的眉头,用另一只手在他眉心的皱褶上揉了揉,又笑了起来:“放心放心,虽然我看着是这个样子,但是实际上是最惜命的,你不是知道吗?”等将手下的皱褶揉平了之后,又举起手来起誓,一本正经地,“我保证,我一定会努力保护我自己,绝对不让其他不法分子的阴谋得逞!”

  贺九重只是牢牢地看着叶长生,许久,将人抱在了怀里:“长生。”

  “嗯?”

  “不准不见了。”

  “哎,你就在这,我能跑到哪儿去呢。”

  “长生。”

  “诶,在呢在呢。”

  男人将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声音低低的。

  “……我想带着你,在冬天第一场雪来临的时候再走一次忘忧路。”

  叶长生听着他的似乎带着电流的声音,先是整个人一愣,随即连忙将贺九重稍稍推开了一点,望着那头有些惊异地道:“程诗苗写的那本小说——你看过了?”

  见那头没有否认,随即更加惊异地:“你什么时候看的,我怎么不知道?”顿了两秒,“——不对,应该是说,你竟然会认字了?”

  贺九重垂眸着叶长生满脸掩饰不住的惊讶,扬着唇微微地笑了一下,然后继续将程诗苗写在扉页上的那后半句话补全:“那一年,你站在树下,霜雪满头。那是我第一次发现自己爱上你的时候。”

  叶长生看着他,似乎是觉得能因为自己的一句话真的偷偷去学习这里的文字的贺九重有些让人受不了的可爱。微微地倾过身子,在他的唇上印上了一个吻,随即,又稍稍往后退开了一点距离,朝着那头歪头笑了一下,追问道:“那你呢?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贺九重伸手在他的脖颈上捏了捏,思索了一会儿:“大概……是在青山镇的时候,我被从阵中传送出来,留下你一个人呆在阵内的时候吧?”

  “那是我第一次发现,我竟然会担心另一个人的生死。”

  叶长生看着贺九重那双看不出丝毫敷衍之色的眸子,感觉自己的心脏因为他的话而微微紧缩了一下。那种奇怪的悸动感让人觉得难受而又温暖,让人害怕的想要逃离但是却又忍不住地想要再多靠近一些。

  他吸了一口气,将眼睛弯了起来,露出了自己一点糯米似得小尖牙朝着那头道:“贺先生,你这话说的不对啊……按照小说和电视剧的套路,这个问题的标准答案难道不应该是见到我的第一面起,就开始对我梦萦魂牵,此生只认定我一人了么。”

  贺九重听着叶长生略有些夸张的声音,脸上却没有笑,他似乎又认认真真地想了一会儿,才对着那边勾了勾唇,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淡淡地道:“谁知道呢?”

  叶长生看着这样的贺九重,心中先前压抑下去的悸动感反而更明显了。像是有只小猫爪子在胸前挠啊挠的,他舔了舔自己略有点干涩的嘴唇,随即又凑过去亲了亲贺九重。

  那头感觉到了叶长生在自己唇瓣上细细舔过的小舌头,和那一双不安分地在自己的身上东摸西摸地点着火手,眸色深了深,伸手卡住他的下巴将他的脸微抬了半分。

  “怎么,不是之前在路上说困了想要睡觉么,现在不想睡了?”

  “那是刚才。”那头扬起的脸上一双黑色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贺九重的时候便弯成了可爱的小月牙,“现在我比较想睡你,不行吗?”

  贺九重只感觉自己的脑子里“轰”地一声被点了一把火。他卡着叶长生下巴的手微微地紧了紧,声音变得更加干燥低哑起来:“长生,这是你自己点的火,之后你就算哭着求饶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好啊好啊。”

  那头依旧笑得没心没肺的,他将双手抱着贺九重的脖颈往下拉了拉,又在他的唇上啄了一下,微微眯着眸子,清润的声线里带上了一种说不出的诱,听起来竟有一种情.色惑人的味道。

  “那正是我想要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