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神棍召唤萌宠后 155.空屋(十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五十五章

  杨雯慧哭了许久才渐渐地又从那种无法抑制的悲伤之中缓和了下来, 她双眼通红地看着正一脸紧张不安地看着自己的严思齐,又看看叶长生, 突然地双手撑着地面调整了一个姿势, 冲着他的方向跪下来, 声音绷成了一条紧紧的线:“天师……天师,你之前说过有办法能让我儿子醒过来的对吗?”

  重重地磕了一个头,“砰”地一声闷响光是听着就觉得叫人疼得慌,“天师, 求求你, 只要我能做到的,什么都可以,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吧。”

  严思齐显然是被杨雯慧有点决绝的模样吓到了,他又赶紧围着那头小跑了一圈, 朝着她的方向伸手, 试图拽着她的衣角将人从地上拉起来。但是连续几次尝试, 发现自己都根本无法触碰到对方后,他顿时急的忍不住带着些哭腔哽咽了起来:“妈妈,妈妈……你别磕了,你的额头都磕红了,你起来, 你起来, 不要这样呜呜……”

  但是杨雯慧却对他的哭喊充耳不闻, 她只是将头抵在叶长生前头的那一块地面上, 身子蜷缩着, 背脊却很直,模样看上去带着一种豁出去一般味道。

  严思齐见自己拉不动杨雯慧,赶紧又扭头看着叶长生:“……哥哥。”

  叶长生被那双包着眼泪的眼睛看的没法子,伸手抓了抓头发,朝着这头走了一步,然后伸手朝着严思齐的脑袋上安抚性地虚拍了一下,然后再偏头看着杨雯慧的头顶,轻声道:“杨女士,你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明白对吗?”

  杨雯慧一怔,微微直起身子,抬了抬眸子望叶长生的方向看了一眼:“什么?”

  叶长生直直地看着她的眼睛问道:“‘什么都可以’的意思是,如果必要,你愿意以命换命吗?”

  杨雯慧张了张嘴,刚准备点头回话,但是话还没说出口,却被那头用一个暂停的手势强行打断了。叶长生对着她笑了笑:“杨女士,言语是有力量的,所有的话说出来都要好好想一想,万一真的实现了可真么办?”

  那头还是没能理解他话里的意思,赶紧道:“就算是那样也没关系,我是真的愿意——”

  “你看看你的儿子再说这句话。”

  叶长生又将她的话打断了,淡淡地对着她道。

  杨雯慧下意识地朝着严思齐看了一眼。

  小小的男孩一脸手足无措地站在旁边,看着她朝他望来,他摇了摇头,双手紧紧地攥着自己的衣角,一直强忍着的眼泪一下子就滚了下来:“我不要。”

  “我不要妈妈死……呜呜,我不要……”

  杨雯慧顿时有点慌了,她朝他伸过手去,但是手刚刚伸到一半却又因为想起了她并不真的碰触到他的事实而无力地垂落下来:“别哭、别哭,妈妈只是随口说说,妈妈不会死的。”

  那头却像是真的被吓到了,也不再回话,只是攥紧了小拳头,仰着头哇哇大哭,看起来又伤心又凄惨。

  叶长生也偏头看着那头的孩子哭得眼泪鼻涕糊了满脸的狼狈样子,好一会儿,对着满脸写着无措的杨雯慧道缓声道:“所以,从过去到现在,你每做一个自以为对孩子好的决定的时候,真的有设身处地的去考虑他到底需要什么吗?

  ——先不讨论失去父母的一个不满十岁的孩子之后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单单只说今天,如果他用你的命去换得了一个苟且偷生的机会,杨女士以为被迫背上这样一个‘弑母’的罪名后,你孩子的余生真的还能如你所希望的那样顺遂快乐么?”

  “我——”杨雯慧被他的问话噎得一时语塞,她的嘴唇轻轻哆嗦着,脸色乍青乍白。

  明明肚子里装着千言万语,但是所有的言语在严思齐的哭声下都显得格外的苍白无力。她将身子痛苦地瑟缩起来起来,哑着声音道:“你说的对,我不应该这样的,可是我没有办法……我真的没有办法……现在除了我这条命,我也没有什么能够作为交换的了。”

  “虽然这方面我的收费一向不低,不过,”叶长生朝她那头伸了手,弯起唇来笑了一下,“面对一些有缘的客户我也会适当地提供一些优惠。比如——可以先打个白条?”

  杨雯慧看着叶长生,激动喜悦和一些其他复杂的情绪一并涌上来,让她鼻子蓦然一酸,眼眶顿时就又湿润了。

  拉着那头伸过来的手微微摇晃了一下站起身来,用另一只手的衣袖在眼睛上擦了擦,又朝着叶长生深深地鞠了一躬:“天师,谢谢……真的谢谢你,以后,等以后我们的情况稍微好转些了,我一定会立刻将酬劳凑齐还给你。”

  叶长生看着杨雯慧笑了笑点头道:“嗯,我相信那一天应该不久就会到了。”

  又低头看了一眼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止了哭泣,正瞪大眼睛朝着他们这边偷偷望着的严思齐,有些好笑地朝他招了招手。

  那头经过这两天显然是对叶长生已经极为信任了,看到那边招手叫他,又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杨雯慧,然后小狗似的,赶紧一路小跑地跑到了叶长生的身边。

  张嘴朝着那边喊了一声,声音里还残留着点哭泣之后的那种些微的哑:“哥哥。”

  叶长生垂着眸子望着他,眉眼笑得弯弯的,语气带着一种叫人忍不住也雀跃起来的轻快:“哥哥这次真的要把你送回你妈妈身边去了,你也看到现在你家里的情况了,就算回去了,以后的日子可能也并不轻松。你准备好了吗?”

  严思齐似乎是非常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异常严肃地对着叶长生点了点头:“我马上就要十岁了,是大孩子了,我不怕辛苦。”又侧头看着杨雯慧,声音更坚定了一点,“我要保护妈妈。”

  叶长生点了一下头,夸奖道:“嗯,我们小思齐真棒,已经是个想着能保护家人的小男子汉了。”

  说着又抬着头朝那头神色复杂的杨雯慧瞥了一眼,带着严思齐一起走到了床边。

  严思齐这是第一次能够面对面地看到另一个自己,不免觉得有些新奇,正打量着床上双目紧闭的那个他,突然又听到那头叶长生开口对着他道:“你的身体太久没有动弹过,最初的时候可能会有一点不舒服,你可以忍耐的对吗?”

  严思齐听着这个话心里其实是有些害怕的,但是侧头看看叶长生,还是咬着牙点头应了一声道:“我可以的!”

  叶长生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迅速地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符纸,朝着严思齐的方向就甩了过来。严思齐站在这头,只感觉有个什么长长的东西贴在了自己的额心,紧接着有低而快速的咒语声响起,短短的时间里,额心上贴着的东西温度却越来越高,最后甚至到了有些灼人的程度。

  他忍住想要叫喊出来的欲.望,紧紧地咬着嘴唇忍耐着,然后只听那头一声低喝“回”,他感觉身子又猛地一凌空,再然后,眼前的一切都被虚化了,他合上了眼睛,随即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杨雯慧眼睁睁地看着面前的严思齐在叶长生的咒语下慢慢腾空漂浮到了床上躺着的那个严思齐身上,紧接着一个猛坠,两者合二为一,之前那个便就彻底消失不见了。

  她下意识地往这头走了几步,看看床上的儿子又看看站在一旁的叶长生,紧张不安地道:“这样……这样就行了吗?”

  叶长生缓缓地舒了一口气,神情轻松的点了点头,看了她一眼道:“只不过魂魄虽然是归体了,但是他的这个壳子终究是太过于虚弱,如果想要彻底清醒过来,大概还需要再等几天工夫。”又思考了一会儿,提醒着道,“当然,之后的复健也别耽误了。”

  杨雯慧忙点了点头,应着声道:“谢谢天师提醒,我一定不会耽误的!”

  像是终于了却了一桩心事似的,叶长生稍稍地舒展了一下筋骨,走回到贺九重身边,随口就朝着那头问了一句道:“不过,严先生的失踪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么长时间了,你没有试图去报警寻人吗?”

  杨雯慧听着叶长生问话,苦笑了一声道:“怎么可能没有找呢?”她叹了一口气,“实际上他离家的路上我们曾经短暂地通过一个电话,他只告诉我要去Q省就匆匆忙忙挂断了。在那之后,我再怎么联系那头却始终都是关机,于是半个月后,我实在是放心不下,就报了警。”

  “后来那边的警方跟我说,根据目击者和一些路边的监控录像上得到的证据,我先生应该是落入了当地的一个传销组织。也是正巧,当初Q省对传销抓的正严,透过我这个事,他们没过多久,就一举将当地的传销窝点端掉了。”杨雯慧伸手抚了抚严思齐的头发,低声接着道,“只不过,我先生却不在那里。他像是突然人间蒸发来了一样,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得到过他的消息。”

  叶长生在听到Q省的一瞬间,眸子微微地动了一下,他看着杨雯慧,突然问道:“冒昧地问一下,杨女士你有你丈夫的照片吗?”

  杨雯慧一愣,却还是点了点头:“有的。”说着,去柜子里翻找了一下,找出一本相册拿了过来。

  相册里第一张照片就是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上面的男女都很年轻,看起来才二十出头的年岁。女人手里抱着一个刚刚百天的婴儿,男人则是侧头看着身边的妻儿,眸子里透露出了满满的温柔。

  叶长生死死地盯着照片上那个年轻的男人,看着他温润的脸部线条,和除了不是琥珀色的眼眸外几乎和记忆中曾经见过的那个男人一模一样的面孔,一双黑色的眸子里划过了一道略显妖异的光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