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五十二章

  那头的女人听见叶长生的问话, 声音中明显带了一点迟疑:“对,我是杨雯慧。请问你是——”

  叶长生笑了一下道:“我姓叶, 叶长生。”

  “哦哦, 叶先生。”那头顺着他的话喊了一声, 但是稍稍顿了一下,语气中的困惑依旧显而易见,“我的手机里似乎没有存过叶先生的号码,请问我们是在哪里见过吗?”

  叶长生否认道:“这倒不是。”

  “那……叶先生这个电话的意思是?”

  叶长生看着手中似乎在微微扇动着翅膀的纸鹤, 眸子微微动了动, 对着电话那头的女人道:“不过,如果杨女士的时间允许的话,我想最近两天我们最好见上一面。”他声音缓缓地,“你儿子现在的状况, 或许我能想点办法。”

  *

  虽然联系上了人, 但是由于时间上的冲突, 最后两人将见面的时间定在了第二天的上午。

  杨雯慧在电话中报给叶长生的地址距离市中心很远,远的几乎都快要出了X市的地界。就算叶长生和贺九重两人起了个大早,打了车直奔目的地而去,也大约花了两个多小时才终于赶到了目的地。

  那是个很破旧的小筒子楼,从外面看上去, 墙皮已经脱落了大半, 看起来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 像是只要稍微吹的风大些就能将整栋楼连根拔起似的。

  叶长生观察了一会儿面前这危房似的建筑, 又偏头和贺九重对视了一眼, 有些感叹地道:“你看,比我们条件还差的房子还是存在的。比上虽然不足,但好在比下还是有余的,所以我们要学会知足。俗话说得好,知足者才能常乐。”

  贺九重垂下眸子淡淡地瞥一眼叶长生,伸手在他的后脖颈上轻轻地捏了捏,提醒着道:“先做正事。”

  叶长生“嘿嘿”地笑了一下,站直了身子乖乖地在自己的嘴上比了个拉上拉链的动作,然后与贺九重一同朝着筒子楼的里面走了进去。

  因为整幢楼的位置都不朝阳,楼道里又灌着风,叶长生刚一进入楼道就感觉有一种湿寒直往骨头里钻,“嘶”地一声被冷得抽一口凉气,随即只能赶紧将双手交互在一起搓了搓,以期从这个行为里获得一点热量。

  不过好在没等他冷得更厉害,那头贺九重便发现了他此时的状况,将自己的手覆在了他的手上,将热量通过两人双手相触的地方传递了过去,好歹让叶长生那头能从这股寒意中缓过气来。

  叶长生感觉到暖意像是顺着血液流动的方向正缓缓地往四肢百骸中扩散开来,这让他不由得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异常感慨地看了贺九重一眼,叹息着道:“如果今年整个冬天都像现在冷的这么异常的话,我觉得我可能要一整个冬天都抱着你过活了。”

  贺九重听着叶长生的话,勾了一下唇角低笑一声道:“求之不得。”

  叶长生也笑了起来,被包在贺九重手心的那只手反过来握住他的,带着几分颇为亲昵的意味在他的指尖捏了捏,随即倒是没再多耽搁下去,接着顺着楼梯往上爬了上去。

  接连爬了几层,停在了五楼,然后顺着外面的走廊一路扫着门牌号走过去,最后停在了电话那头说过的506号房间。

  一共有两扇门,一扇不锈钢的门栅栏似的挡在外面,里面的那扇则是普通的木门。两扇门看上去也很有些使用痕迹了,似乎随便来个成年男人就能够从外面一脚踹开,看起来安全性似乎并不怎么住户值得信任。透过极薄墙壁,两人站在门外能清晰地听见屋子里面传出来的动静,“吱呀吱呀”地,像是在拖动着什么。

  叶长生将手从贺九重手里拿了出来,轻轻地在门上敲了敲,然后就听里面原本的动静一瞬间停了下来,紧接着一阵略显急促的拖鞋摩擦着地面的脚步声又响了起来,不多会儿只听“咔嚓”的细微开门声,最里面的那扇木门便应声而开。

  从屋子里面,一个穿着厚棉衣的中年女人缓缓走了出来,隔着最外面的那道不锈钢的门,警惕而又紧张地打量起外面的两个陌生男人。

  叶长生与此同时也在打量着她。

  如果根据推算,杨雯慧最多也不过三十刚出头,如果生活富足、保养得当,这个年纪的女人甚至可以比外表看起来更年轻一些——但是面前这个女人却显然要比他想象中要苍老的多。

  女人很瘦,脸颊微微向内凹陷着,一双本应该闪亮动人的眼睛这会儿却满是血丝,带着一种浓浓的疲惫感。

  肤色是蜡黄的,眼角已经有了细纹,眼底下因为睡眠不足而显出的青黑令她整个人显得没什么精神。

  “杨女士,我是叶长生。昨天在电话中冒昧地提出要上门叨扰实在是不好意思。”

  叶长生微微笑着朝那头首先打了个招呼。

  杨雯慧却没什么心思听那头的客气话,上上下下将面前那个笑得无害的少年审视一遍,看着他的模样心中琢磨着应该不是特意上门来找她麻烦的,心底的不安稍稍放下了一些。她的手紧紧地握着木门的边缘,朝着这边声音沙哑地开口问道:“你们是怎么知道我电话的?”

  叶长生没有直接地回答,就看着那头弯弯唇角问了一句道:“你还记得翟先生吗?”

  那头显然是不记得了,听着叶长生问出这个话时面上显出了一点茫然。直到那头又在后面加补地提示了“房子”两个字后,她才像是突然回忆到了什么,面色变得有些复杂复杂起来,好半晌才稍稍地点头应了一下。

  “但是你们怎么会跟他有联系?”杨雯慧细想一下,皱了皱眉头觉得有些奇怪。再看一眼叶长生,脑子里倏然又回想起昨天在电话里他所说的有关于严思齐的那些事情,眼神晃了晃,身子下意识地前倾了半分,再开口时不免就带上了几分克制不住的焦灼感来,“对了,还有我儿子……你昨天说你有办法——”

  不等那头把心中的疑问一股脑地全部倒完,叶长生微微比了下手势直接打断了那头追问。用眼神往四周稍稍示意了一下,笑着道:“事情有些复杂,恐怕三言两语说不清楚。杨女士确定我们现在就要在这里进行对话吗?”

  杨雯慧一时语塞,显然也是想起了这里隔音到底有多差。

  看了看叶长生,又稍稍犹豫了一会儿,但是最终却还是狠了狠心上前将门给他们打了开来,然后退后两步侧了侧身,让出一条路来请他们进了屋:“进来坐吧。”

  叶长生微微颔首,和贺九重一同跟在她身后就往里头走了进去。

  屋子里面倒是比想象中的样子要好上不少。

  虽然面积很小,但是好在主人家勤于收捡,所有的东西摆放得井井有条,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肥皂香气,整体看上去干净明亮,空间也不至于显得那么逼仄拥挤。

  将两人带去客厅坐下了,又去厨房泡了两杯茶给他们送了过去:“家里简陋得很,没什么好茶,叶先生要是不嫌弃就随意润润喉咙吧。”

  叶长生笑着朝那头道了一声谢,随即将水杯接过来捧在手里暖了暖手。视线往屋子四周扫了一眼,出声问道:“严先生不在家吗?”

  杨雯慧大约是没想到叶长生还会突然地向她提起严超,身子不自然地顿了一下,随即缓缓地抬起头望着他,表情异常复杂地:“你怎么知道我丈夫?你们是特意过来找他的?”像是又联想到了什么,神情又陡然紧绷了起来,连声音都微微地变了调,“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别激动,别激动。我们没有恶意。”将心比心,叶长生自然也是知道他们这会儿在对方眼里是有多可疑的,稍稍思考了一会儿,考虑到他的身份要是这会儿说出来可能会更加地引起对方一些不必要的误会,眸子微微动了动,还是避重就轻地回答道:“杨女士放心,不管我们是谁,总不会是你的敌人的。”

  杨雯慧的脸色还是异常紧张的,她久久地打量了叶长生一会儿,但是无论从哪方面瞧,到底也没能从那张看起来纯良好欺的脸上瞧出什么端倪来。

  好半天,她微微地叹了一口气,双手撑着大腿坐到了另一侧的沙发上,只感觉那种紧张感退了下去,但身体里浓厚的疲惫感却又不断地翻涌了上来。

  她沉默了很久才淡淡地开口道:“如果你想知道我先生——”喉咙哽了哽,声音因为混合着太多情绪,在这一刻反倒是显得有些麻木了起来,“我先生他已经失踪了很久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