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四十六章

  翟根青看着叶长生, 站在原地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哑着声音开口问道:“你真的……也看见他了?”

  叶长生点了下头, 反问着道:“他是谁?”

  翟根青神色有些颓唐地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 双手插.进自己的头发里, 声音带着点崩溃的味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我不认识他,我好好的买的房子,突然他就出现了, 我也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长生站在一旁看着他一副不堪重负的样子, 想了想问道:“这栋房子你是怎么得到的?”

  那头的听着叶长生的问话抬着头朝这边看了一眼,眸底带着浓浓的疲惫:“大约是今年年初的时候,我是在有关中介上看到的这套房子。当时手上正好宽裕,想着买个复式以后结婚有了孩子空间也大, 再加上这边的价钱实在是很合适, 实地看了看, 觉得环境什么的都还不错,所以最后就买下了。”

  “难道你没有想过,这么一幢无论位置、风水都还算不错的房子,如果没有问题,为什么它最后售出的价格会这么便宜吗?”叶长生追问着道。

  翟根青苦笑一声:“想过啊, 但是中介那边只是说这边只是因为房子使用痕迹比较明显, 看上去比较老旧, 房主又急着用钱, 所以在房子的价格上才会出现一定的让步。”

  说到这里, 稍稍停顿了一下,又直起了身子往沙发的靠背上靠了过去,叹了一口气,眸子里面泛着红血丝:“其实说到底也是当时被利益冲昏了头脑。第一想着这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第二又实在是喜欢这个房子,所以最后还是选择掏钱将房子买了下来。”

  “然后等着年过完,我这边就去找了专门的设计师,好好地给房子做了个装修设计。前前后后折腾到了五月底,又将屋子搁置了几个月散味道,这个月月初的时候,我才正式搬进来入住,但是没想到的是从住进来的第一天,噩梦就开始了。”

  翟根青不知道是联想到了什么,喉结不安地滚动了一下,声音略有些低哑:“首先是半夜的时候,我总是会被隔壁书房搬动桌椅时,椅子四角在地板上拖行时尖锐刺耳的声响吵醒。前两次的话,我还只当是因为最近工作压力太大出现了幻听还是别的什么,但是当这样的事情发生得多了,我就再也没办法再自欺欺人下去了。”

  “然后呢?”叶长生听着那头的自白,又继续追问着道。

  翟根青手上微微发着颤从口袋里摸出一包香烟,然后从里面抽了一根放进嘴里,用打火机点燃了烟,深深地吸了一口。

  尼古丁的味道从肺里蔓延,像是起到了短暂的镇定和麻痹的作用,让情绪已经有些失控的翟根青稍稍恢复了一点理智:“然后,没办法用科学解释清楚的事情就越来越多了起来。我是一个强迫症很严重的人,什么东西放在哪里就是哪里,不然就算挪动了一点,我都会立即发现。

  于是在书房事件之后,我开始发现我的东西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会被这个房间里不存在的第二个人挪动。一开始痕迹还并不明显,但是最近一段时间,东西无端失踪的现象却越来越多了……而且我在房间里活动的时候,偶尔还能看到一个身影从眼前一闪而过……”

  他又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紧接着吐出一个白色的烟圈来,眉头紧紧地拧在一起看着叶长生,似乎是不想相信地试探着问道:“你们真的在上面的房间看到了一个男孩?”

  叶长生笑了笑:“这个很重要吗?”

  翟根青被他这么一问便又不作声了,指缝间夹着的烟有一点火光明明灭灭地闪烁着,直到那烟灰长的都快要掉到地上去时,他这才回过神,将烟灰在烟灰缸上敲了敲,然后将烟头往里面摁灭了。

  心里估摸着这一单大约是彻底黄了,翟根青这会儿也懒得再在叶长生他们面前强撑着友好热情的样子,叹了一口气站起来道:“我知道我隐瞒这个屋子的实际情况的事对你们来说,做的确不地道,这点上我跟你们道歉。”

  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替自己辩解了一下道:“只不过我也有我的难处。之前租的房子早已经在住进来的时候就退了,为了买这个房子,我也几乎将这么些年的积攒下来的底子全部掏空。现在这个房子我已经住不下去了,如果不想点办法尽早卖掉回血,我恐怕真的就要这个天气里睡大街了。”

  叶长生对于那头的解释只是稍稍抬了眸子往翟根青身上扫了一圈,视线又在一楼的屋子里面环顾过一圈,对着那头问道:“所以翟先生是准备继续降低售价、隐瞒这里闹鬼的事实,好把房子卖给别人?”

  翟根青没有再回答那头的问题,只是将车钥匙拿在手里,对着那头两人有些疲惫地道:“昨天下的暴雪路上雪太厚了,大概不怎么容易打到车,我送叶先生你们回去吧。”

  但是叶长生那头倒是没动,他依旧站在翟根青前头,微微笑着道:“在X市这么个寸土寸金的地方,买到一套自己喜欢价格又合适的房子一直是个可遇不可求的事情,翟先生就这么放弃这个地方真的不觉得可惜吗?”

  翟根青被屋子闹鬼的事情折磨了将近一个月,心里焦虑与其他东西夹杂在一起,本来就憋火憋得厉害,这会儿听到叶长生这么一问,整个人像是突然找到了发泄口似的,情绪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冲着他就怒吼着道:“如果不放弃我还能这么办?难道要我继续呆在这个该死的屋子里等死吗?!”

  叶长生站在他的正对面,正好成为了那头用来宣泄心里情绪的迁怒对象,他本人对于此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但倒是站在叶长生身旁的贺九重微微掀了掀眼皮,朝着翟根青看了过去。

  那是一双没什么感情波动的眼,明明瞳色漆黑,但是在被他盯上的一瞬间,翟根青却像感觉有一种古怪的血色翻涌,让他激动的情绪一瞬间就被冰冻了起来,连带着身子也变得僵硬无比。

  他听到这个这一路上一直只是静静地跟在叶长生身边的黑衣男人难得地开了口说话,他的声音偏低,声音很淡,但是说出的话却带着浓浓的叫人胆寒的血腥味儿:“不会说话的话,那你的舌头留着也就没什么用处了。”

  如果这句话是由别人说出来,大约不过只是一句挑衅,但是当它从眼前这个男人的嘴里说出来时,翟根青却就清醒地意识到他绝对是认真的。

  垂在身侧的手刹那间就不可遏制地小幅度颤抖了起来,脸色比起之前来似乎也更难看了一点。

  叶长生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紧张和慌乱,伸手轻轻地在贺九重胳膊上拍了拍,随即又对着那头安慰地笑了笑道:“我家贺先生有时候说话比较幽默,翟先生你别太紧张。而且刚刚只是随便聊天罢了,正事还没谈,急着走干什么?”又指了指旁边的沙发,“翟先生坐吧。”

  那头的贺九重在叶长生对他示意后就已经将自己的视线收了回来,但是尽管如此,那头的翟根青身上还是滞留着那一点几乎被冻住似的僵硬感。

  幽默?这种仿佛能叫人窒息的杀气如果也能叫做幽默?

  翟根青再偏头看看那头顶着一张极具欺骗性的少年面孔的叶长生,觉得自己这次可能正巧走了霉运,招惹了什么不该惹的人物,一时间心里不由得觉得苦不堪言。

  虽然是百般不情愿,但是迫于无奈,他还是动了动身子往叶长生指的地方坐了下去。微微抿了抿唇,压低着声音道:“如果叶先生觉得我欺骗了你们,耽误了你们的时间,我可以再郑重地道一次歉。”

  “翟先生,放轻松点,我想和你谈论的可不是这件事。”叶长生拉着贺九重坐到了他的正对面,摇了摇头笑道。

  那边微微一愣,似乎是不太明白他的意思:“那你……”说了两个字,似乎是觉得有些不可置信,“难道叶先生你还愿意买这个房子?”说着,又有些激动起来,“如、如果你愿意要这个房子,那我们价钱可以再讨论,我可以再便宜点卖给你!”

  叶长生又摇了摇头,整个人看起来一本正经地:“翟先生给出的房子价钱其实都已经非常优惠了,但是这并不是钱的问题……况且君子不夺人所好。这房子是你所看中的,我这么好用过分的低价从你手里把它要过来呢,这不是跟明强差不多了吗?”

  这句话结合着现下情况来听,怎么听都只能算作耍弄讽刺无疑了。翟根青脸上的表情变了好几变,似乎是想要发火,但是又碍于贺九重那边的威压,紧紧咬着牙也只能将所有的不满强吞下去,勉强声音平缓地出口道:“那叶先生是什么意思?”

  那头望着他,倏然就笑了起来,一双圆圆的眼睛完成月牙状,看起来似乎异常无害纯良:“既然翟先生中意的是这个房子本身,唯一的担忧只是屋子里面的邪祟的话,那么我们只要将屋里的邪祟超度了不就可以了吗?”

  从口袋摸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唇角上扬着,露出里面一点糯米似的小尖牙:“翟先生你觉得呢?”

  翟根青有些不明所以地将那头递来的名片接了过来。视线随意地往名片上扫了扫,然后一眼就瞧见了那名片正面除了名字外最显眼的两行黑字。

  ——职业捉鬼,逆天改命。

  怔怔地看着那几个字好几秒。再抬头看看那头一张白皙乖巧、怎么看都是一副未成年的模样,眼底浮现出一丝微妙而复杂的感觉来:所以说,这两个人其实就是个……神棍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