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四十三章

  今年的冬天似乎来得特别的早, 十月还未过完,一场强烈的冷空气经过, X市陡然降温了十几度, 当天夜里便开始下起了雪。

  暴雪下了一整夜, 整个城市都像是要被雪花淹没似的,拉开窗帘到处都是刺眼的白。

  叶长生早上被这阵寒意冻醒的时候还不到六点,外面天色还未大亮,但是屋顶树梢堆积在一块的白雪反射出来的光却格外抢眼, 让人在屋子里一时间都分不清这会儿到底是什么时间。

  自从上一次和贺九重开诚布公地讨论过自己的担忧后,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得到了那头的承诺,突然放下了心,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左右从那以后他的生活又已经开始恢复了正常。

  早上也依旧一觉睡到大天亮, 一天下来该吃吃、该喝喝, 再也没有焦虑到早上六点就醒的情况。

  这会儿难得再次感受了一次, 瞥一眼钟表上时针走动到的位置,叶长生先是一愣,随即伸手在自己被冻得有些泛起鸡皮疙瘩的手臂上搓了搓,随即翻了个身,将身子缩成了小团。

  将并不算很厚的被子往上又提了提, 虽然确定自己的浑身都已经被薄被遮盖住了, 但是冷意还是一阵比一阵的鲜明。

  折腾了这么久, 身上的热度没能提上来, 脑子里的睡意倒是被驱赶得差不多了。揉了揉眼睛, 打了个小小的呵欠,随即侧头睡眼惺忪地看了看躺在自己身侧呼吸平稳的贺九重。

  视线在他的平静的睡颜上停留了许久,叶长生眨了下眼,这会儿似乎彻底清醒过来了,眸底缓缓地就浮现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来。

  偷偷将自己的手从那头的衣角下探了进去捏了捏他精瘦结实的腰,见着他没醒,紧接着整个人冰凉的身子也跟着挪了过去。

  然而就在他整个人都贴上去的一刹那,那头本来紧闭着的眼却突然睁了开来。稍稍地偏过头,视线直直地正对上那头叶长生的脸,猩红色的眼里神情淡淡的,一点儿都看不出刚刚从睡梦里清醒过来时那种惺忪。

  叶长生见被自己骚扰着的正主似乎早就醒了,脸上的笑意有些无赖了起来,手上的动作不但没收敛,反而更加肆无忌惮。他伸手抱着他的腰,侧着身子意图整个儿钻到他的怀里去,脸在那头的下巴上蹭了蹭,然后扬着头笑得异常灿烂地对着贺九重打着招呼道:“啊,早上好呀。”

  贺九重被叶长生的晃得眼花,侧了侧身将人搂进了怀里,低声问了一句:“怎么这个点醒了?”

  叶长生便顺着贺九重的姿势将自己往他那头更缩了缩,将脸埋在他的胸前,瓮声瓮气地:“被冷醒了。”

  贺九重的视线朝窗户那头瞥了一眼。有强烈的白光透过窗户透进来,只不过乍一眼瞧去却并不能确定这究竟是雪天的反射还是晨光终于降临。

  窗户的玻璃上这会儿因为内外的温差而氤氲了无数的小水珠,水珠细细密密地挤在一起,将整面玻璃都遮盖了起来,让里面的人无法瞧见外面现在到底是什么模样。

  但是倒是还能隐约听到屋外的风声呼啸。

  风一阵一阵地抽在玻璃上,发出一种让人就觉得冷的慌的撞击声。

  贺九重对于寒冷的感知并不敏锐,但是低头看看叶长生的样子大概知道这确实是冷的厉害了,又看了一眼时间,见才刚刚过了六点,思索了一会儿问道:“需要去柜子里将厚些的棉被搬来吗?”

  本来叶长生就是被强行冻醒的,这会儿在那头格外温暖的怀中窝着,顿时一阵又一阵的睡意便又重新翻涌了起来。他半阖着眸子环抱着贺九重的腰,将自己尽可能地被他的温度所笼罩,声音不由得就有些断断续续:“现在别去了……等我白天……等白天再……”

  话没说完,整个人的呼吸渐渐缓和绵长下来,再仔细一看,竟然已经是又昏睡了过去。

  贺九重垂着眸淡淡地瞧着怀中人露出来的侧脸,叶长生那本就格外细软的头发经过一夜的折腾这会儿显得格外凌乱,后脑勺一簇头发不听话地向外卷翘着,衬着他安静乖巧的脸便多出了一抹略带稚气的可爱。

  白嫩嫩的脸颊因为靠近热源而被熏得有些泛红。拥有一双乌黑眼瞳的眸子轻轻闭合着,长长的睫毛乖顺地垂落下来,在眼下赤裸出了一片淡淡的阴影。

  贺九重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叶长生的时候,他只觉得这是个从里到外都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凡人。单说外貌,除了那一双特别些的眼睛,其他的别说是在盛产美人的魔界,就算是在地球,那也远远排不上号,最多只能归为中上之姿。

  但是现在却又不同了。

  他将环着叶长生的手挪出来,缓缓地顺着叶长生脸部的轮廓描摹着,眸子里泛起了一层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到的笑意。

  明明还是那个人,还是那张脸,可现在再看着叶长生,他却觉得怀里的这个人真的是哪儿哪儿都像是为了讨他欢心而雕琢出来的一样,从整体的轮廓到每一根头发丝,怎么看就觉得怎么合心意,怎么看就觉得怎么心生欢喜。

  不管是他笑的没心没肺的样子,还是偶尔闪现出的严肃沉锐的样子,哪怕是平时见钱眼开时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样子,他看着都觉得抓人得厉害,让他有时候都恨不得将他变小揣在怀里,像是恶龙守护着自己的宝藏,谁都不允许靠近、谁都不允许惦记才好。

  明明是这耀眼的一个人,他当初怎么会觉得他普通呢?

  贺九重将手最后停在他尖尖的下巴上,看了好一会儿,无声地扬了扬嘴角:还是说,其实是叶长生给他下了什么蛊,所以让他和他在一起呆了不过短短一年的工夫,连自己的审美也就这么被改变了?

  在脑子里胡乱地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却也并没有思考出什么结论来。将怀里的那个人抱着微微调整了一个姿势,好让他不至于被堵住呼吸,然后侧身将手拦住他,俯身在他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吻。

  然后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随即又抱着他一起陷入了睡梦之中。

  但是这一次睡眠却也并没有持续很久,大约时间才刚过七点,屋子里突然地响起了一阵手机铃声。

  虽然那铃声并不算很大,但是在极为安静的屋子里便就显得格外突兀了起来。

  本来正在贺九重温暖的体温里做着美梦的叶长生几乎是受到了惊吓一般整个人大幅度地一颤,然后双手攥着被子的边角就“噌”地坐了起来。

  睁着双眼略有些茫然地往房间四周看了看,似乎是看见了周围熟悉的环境、摆设,轻轻舒了一口气,高度紧绷的神经又渐渐地放松了下来。

  将身子缓缓地往后靠在靠背上,从床头摸到了还在不停响着的手机,看了一眼电话,见是一个没有备注过的陌生号码,眸子里闪现出一点疑惑,然后随后滑向了接听键,将手机放到了耳边:“喂?请问您是?”

  电话那边却不等他礼貌性的问候语说话,急急忙忙地便哑着嗓子开始说起话来:“喂,叶长生叶先生吗,我是你前些日子联系过的翟根青你还记得吗?”

  叶长生听到那头叫出自己的名字,先是微微一愣,随即,因为刚被从睡梦中惊醒而显得一片混沌的脑子终于开始缓缓运作了起来。

  在自己的海里搜寻着有关于“翟根青”的信息,但是也不知道是记忆力实在是太过于差了还是什么,左思右想也没能回忆出什么相关线索。但是好在,还不等他这头说出什么,那边的男人很快地便善解人意地接上了话,缓解了两人之间无声的尴尬。

  “就是、就是两个星期前,叶先生不是曾经打过电话询问过我关于房子的问题吗?”

  叶长生听到他说这句话,手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这才恍然大悟。

  半个月前他正处于莫名的焦虑期,期间也的确是产生了赶在审判前完成买栋房子的心愿,所以很是积极的查看了一些关于房子的相关信息。只不过大多数看得上的楼盘对于囊中羞涩的他来说都是可望而不可即,其他能够买的起的地方,风水和地理位置又不是很得他的意,虽然看的不少,但是真正他打电话联系过的也不过那么几家。

  他记得这个翟根青的房子的话……

  眸子里微微流转过一丝光,随即清了清嗓子应了一声道:“哦,是翟先生是吧,不知道这么早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

  那头男人的呼吸略有些粗重,像是格外紧张:“叶先生,我是想要问问你是不是还想要买房呢?如果你诚心想要买,我可以在我之前给你说的价格上再下降百分之五。如果你能半个月全款交齐的话,我可以给你优惠百分之十!您觉得怎么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