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神棍召唤萌宠后 140.小甜饼(十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四十章

  叶长生听着贺九重的问话, 稍稍直起了身子回过头,将脸上的嬉笑之色瞬间都收了起来。

  当初贺九重的出现在意外之余又实在太过于理所当然, 再加上之后一直快节奏的生活, 让他这么长时间以来从没有仔细地想过这个问题。

  皱了皱眉头, 眸色微沉:“你的意思是……”

  贺九重看看他,将手伸过去,指腹贴在他皱起的眉心上揉了揉:“别多想,我只是一时想到随口说说罢了……只不过, 你还记得当初你是从哪里买到的那本什么《入门召唤术》的吗?”

  叶长生想了一会儿, 道:“我记着也就是随便在街边一个流动的二手书摊贩上看到的。”顿了一下,将头抬起来看着贺九重道,“你记得七月份的时候,我曾发作过的那次怪病吗?”

  贺九重道:“突然发烧, 烧了整整三天的那次?”

  叶长生点点头“嗯”了一声, 回忆着道:“虽然自从成年之后, 发病的日子已经固定在了七月前后,但是具体的时间却也是不确定的。那一次病发得也很突然,我是自己用意志力强撑着才能从外面赶回了家,不过再往后,我就彻底昏死了过去, 直到三天之后才勉强恢复了意识。”

  他颇为唏嘘地摇了摇头叹息一声, 道:“不过好在当初还有扇桃木门替我挡了一挡, 要不然凭着那时候的状态, 三天里我怕是早就死了几百次了。”

  将腿盘起来, 托着腮歪头看着贺九重:“所以等醒来之后,我看在被那群阴灵折腾的乱七八糟的客厅,觉得这朝不保夕的日子过得实在太过于凄惨。为了不至于有一天突然横死街头,所以从那之后到我将你召唤来的两个月之间,我就渐渐开始疯狂地寻找各种方法以求保命了。”

  贺九重回想了一下自己刚来的时候,在这个本就狭窄得如鸽笼一般的客厅里堆积如山的“幸运物”和“平安符”,微微挑了一下眉道:“难为你自己就是吃这行饭的,竟然还能中招花钱去买那些毫无用处的废物?”

  叶长生啧啧两声,掀了眼皮望他一眼,一本正经地道:“这你就不懂了,阴阳之术之外还有一种叫做‘玄学’,玄学这事谁都说不准的。虽然你看着我买的那些东西好像是没什么用,但是要是万一量变产生质变,那么多没用的东西堆积在一起产生了什么奇妙的反应了呢?”

  贺九重点了点头:“所以你这是病急乱投医,所以被你的那些同行们给骗了?”

  叶长生清了清嗓子,略有几分心虚地伸手摸了摸鼻尖:“……嗯,如果你非要这么说的话。”

  贺九重轻声笑了一下,伸手在他的头发上揉了揉。

  “不过,虽然大部分的钱都是拿去交了智商税,但是也不是全无收获啊。”叶长生仰着面努力给自己进行辩解,“比如那本《入门召唤术》也就是那个时间段里被我无意中买回来的。”

  他微微皱着眉头,似乎是在大脑中努力翻找、还原着当时的片段:“买书的人我倒是没什么印象了……你知道我的记忆一直不怎么出色,只隐约记着好像是个年轻不很大的男人,顶多二十七八,头上戴着个帽子把脸遮住了一大半。”停顿着又想了想:“书就放在那种流动的小三轮车后面,因为是收购的二手书,杂七杂八的什么都有。”

  “不过我买的那个书倒是被摆在最上面几本里,蓝色的封皮,繁体的字,用白色的线缝得书脊,一眼看过去跟电视里放得那种武林秘籍似的,夹在一堆书里面特别抓人眼球。”叶长生伸手比划了一下,笑眯眯地,“因为看着像是已经有了些年头,翻了几页觉得里面内容也玄乎得很,什么‘召唤萌宠消灾挡祸’啊之类的东西刚好切合了我的需要,越看越觉得勾人的慌,所以再后来自然而然也就顺手买了下来。”

  “哎,一本书可花了我整整二十块呢,那么薄的一本书,我都估摸着该是那个书摊的全场最高价了……现在想想看你要是说那书有问题也不是没有可能。你想想啊,我当时穷的连吃饭都成问题了,二十块钱可是我两天的菜金呢,要不是被鬼迷了心窍,我能好好地花那么一笔钱去买什么一看就在胡说八道的破书吗?”

  贺九重听着叶长生在那头长吁短叹,扬了扬唇似笑非笑:“怎么,你现在后悔花那二十块钱,觉得书买的不值了?”

  叶长生听到贺九重这么问,眼睛一眨,马上举手表忠心:“怎么会呢?要是早知道能够遇见你,别说是花二十,就是两千、两万,二十万!”声音一顿,咳了一声,“那我也没有。”

  迎着那头贺九重的脸,叶长生掰着手指一件件地数着:“贺先生你应该明白我那时候有多穷的,手上唯一能见到点红色的现金全拿去给你买衣服了——哦,虽然最后你还没领情。”

  说到这儿,又忍不住继续翻旧账:“那时候贺先生你对我可真是特别不友好,给你买了衣服你看都不看就扔了这也算了,竟然还想要折断我的胳膊!”

  贺九重看着叶长生眼睛眨都不眨地在他这头恶人先告状,手顺着他的头发滑到后颈上轻轻地捏了捏,看着那头因为有些痒而笑着缩起了脖子的模样,淡淡出声提醒道:“当初我对你动手,你半点伤害都未受到,但是我这边却是直接就受了反噬。”

  说完,又补充着道:“而且我会对你动手,难道不是你怂恿唆使的吗?”

  叶长生眨了眨眼:“是这样吗?我都不记得了……证据呢?”

  贺九重被那头理不直气也壮的无赖样子给气笑了,舌头往后抵了抵上牙膛,伸手将那边整个人都搂紧了自己的怀里。

  单手捏着他的下巴往上抬了抬,张着嘴用牙在那头红润的下唇唇瓣上轻咬了一下,随即又立刻用舌尖在刚才被自己咬过的地方一点一点地舔舐了过去,两人的鼻尖相抵,连呼吸都交融在了一处,湿热的鼻息让人的心头不由得就有些躁动起来。

  另一只手扣着叶长生的后脑勺,与他细致而又缠绵地接了个长长的吻,一吻罢了,将他的脑袋扣在了自己的胸膛前。

  两个人的呼吸都有些微的紊乱,叶长生将耳朵贴近他左边的胸口,隔着薄薄的皮肤,能够将他心脏跳动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怦。怦。怦。怦。”

  强劲有力的心跳一下一下地在耳边回想,恍惚间他都觉得像是与自己的心跳频率一起重合了似的,他靠在他怀里,一种莫名的安心感便翻涌了上来。

  缓了好一会儿,叶长生因为温暖舒适的体温和怀抱而懒洋洋地半眯起了眼睛,哼哼一声有些困倦散漫地开口道:“怎么,贺先生因为拿不出证据就开始利用美色,打算用美男计来迫使我屈服吗?”

  贺九重就拿着手一下一下地顺着叶长生的发往下梳理着,听着那头的控诉责问,无声地勾唇笑了一下。他微微低下头,将唇贴在叶长生的耳侧,声音低低的,带着一种能够撩拨人心的味道,性感的让人耳朵都快要怀孕似的:“嗯,这个对你有用么?”

  耳边的气息又湿又热,配着那能要人命的沙哑声线,叶长生感觉自己的心脏都陡然地颤了颤。捂着自己的耳朵抬起头看着那头因为眼底浮着笑而显得面部轮廓莫名温和下来的贺九重,好半天,叹了口气,又将自己摔进了他的怀里。

  嗯,他的投降绝对不是因为我方的战斗意志太薄弱,要怪只能怪敌人的力量太过于强大了——用这张脸这个声音来进攻,这明明是开挂犯规啊。

  将下巴搁在他的肩上,认命地点了点头应着声:“嗯,我屈服。你长得好看,说什么都是对的。”

  贺九重听着那头拖长了的调子,又在他耳边低笑了一下。

  虽然说一个男人,尤其是像贺九重这样一个实力逆天的男人,对于别人夸赞自己的样貌就算不至于生气,但是大概率也不应该感受到什么愉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这种话是从叶长生嘴里说出来是,他听在耳里,心里却又的的确确觉得受用得很。

  贺九重思索了一下:也许倒也不是在于被夸赞了什么,而只是因为说话的人是叶长生,所以不自觉地就会开始心生欢喜。

  又微微侧过头在他耳垂上亲了亲,继续回到之前的话题道:“虽然根据你刚才说的那些经历听上去似乎也没什么问题,但是若是真的只是巧合的话也未免太过于刚好了,你觉得呢?”

  叶长生思索了一会儿;“虽然的确是巧了一点,但是现在毕竟书也扔了,那个书摊也无处可寻了,就是我们再在这里纠结也没什么用处啊。”又笑了笑,语气轻快地道,“而且当初我的情况,也的确是用穷途末路形容也不为过了,那本书能够将你带到我的身边,的确是救了我一命。就算这真的是有人有意预谋的,对我来说也是绝对的利大于弊不是吗?”

  “现在我有了你,已经不再是孤军奋战了,无论之后发生什么事,我们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招拆招就是了,没什么需要特别担心的。”

  贺九重看着那头说的头头是道的样子,上下打量他一圈道:“怎么你看起来似乎很有信心?”

  叶长生嘿嘿一笑,挪到他的身边去:“那不是因为有你这个‘金大腿’在旁边么?既然上天给我的人生都开了这么大一个挂了,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贺九重被他没心没肺的笑脸笑得心里有点痒,稍稍低了头,在他的鼻尖上又轻轻地吻了吻,然后喊了一声他的名字:“长生。”

  声音虽轻但是却又无比坚定:“无论如何,我绝对不会让你出事的。”

  叶长生点点头,唇角的弧度更大了一点:“嗯,我知道。”

  *

  十月中旬的时候,A市某个酒店内,一对看起来并不那么年轻的夫妇办了一场小型的家宴用来庆祝自己的孩子满月。

  宴席邀请的人并不很多,一个厅里只摆了两小桌,来的全是夫妇两个关系最亲近的亲人和朋友,相互之间就算不算亲近但是基本个个都是眼熟。然而就在宴席开席之前,众人陆续相互打完了招呼落座了之后,却突然发现屋子竟又来了两张陌生的面孔。

  那是两个年轻的男人,个子高些的那个穿着身黑色的休闲装,大约二十五六的模样,虽然一张脸长得极为俊美,但是表情寡淡,看上去气势叫人有些害怕,不像是来参加宴席倒像是来砸场子似的。

  但是那个黑衣男人身旁的矮个少年看上去倒是面善。一张白嫩嫩的瓜子脸,乌黑的眼睛圆溜溜的。

  他微微探头往大厅里扫了一圈,视线往某处定了定,也不知是看到了谁,脸上扬起了些笑,圆圆的眼瞬间便弯了起来,看上去有一股说不出的乖巧,配着一身浅灰色的休闲服,乍一眼竟叫人看不出具体年岁来。

  厅内的一群人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这两个陌生人到底什么来头,正窃窃私语着,突然见到那头正在一旁抱着正哇哇大哭的孩子哄着的夫妇脸色一变,紧接着小跑着朝着门口的两个年轻人就走了过去。

  叶长生看着那头周定安夫妇两个人微微笑了笑:“好久不见。时间过得真快啊,都已经一年了吧。”

  那头林红因为刚刚生产结束,身材还没有恢复,但是大约是因为新生命的降临,比起一年之前那副苍白憔悴的模样,现在的她看起来面色红润,连眼睛里都闪烁着幸福的光。

  她看着叶长生,神情异常激动:“叶天师……好久不见,你……我、我……”

  周定安看着妻子突然间激动得话都说不完整了,忍不住笑了一下。伸手搂住她的肩膀,和那头对望一眼,然后又对着叶长生点了点头,克制着自己同样也不怎么平静的心情清了清嗓子开口道:“叶天师,我们这是见到你太高兴所以都语无伦次了……真的非常感谢……非常感谢你能百忙之中抽空来参加琳琳的满月宴。”

  “既然是周先生和林女士亲自写了请帖来请的,无论多忙自然也是要抽空过来贺一贺的。”叶长生说着,又低了低头,将视线落在林红怀里抱着的那个还在不停啼哭着的女婴身上,眉眼之间神色温柔:“周念琳是么?”

  林红颔首,垂眸也看着自己怀里的孩子,眼底流露出了一种失而复得的幸福:“嗯,我和老周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叫这个名字。琳琳是我们的宝贝,是上天残忍的夺走过一次却又还回给我们的宝贝。”

  叶长生伸手在那个襁褓上抚摸了一下,轻声道:“挺好的,她以后肯定也会喜欢这个名字的。”又有些疑惑地道,“孩子是不舒服吗?怎么哭的这么厉害?”

  林红听着叶长生问了,无奈地低头看了看怀里把一张脸都哭的通红的小婴儿。低头怜爱地亲了亲她的额头,再叹一口气,忍不住又觉得有点头疼,“这孩子啊,真是跟琳琳小时候一模一样,乖得时候乖得厉害,可只要一哭起来,怎么也哄不好。哎。”

  叶长生想了想,又掀了眼皮看了看林红,笑着问道,“那不知道方便把孩子给我抱一会儿吗?”

  “当然,当然!”林红听到叶长生这么问,微微一愣,随即连忙点了点头,走到他的侧边,然后将怀里的襁褓小心翼翼地交到了叶长生臂弯之中。

  叶长生这是第一次抱这么小的孩子。

  小小的脑袋,小小的胖胳膊,小小的个子。

  所有的一切都是小小的。

  不仅是个头小,身子到处还软的不可思议。

  叶长生抱着她,感觉自己的手臂都无处使力。孩子的脖子都是软绵绵的,让他抱着的时候不由得就开始担心会不会一不小心就将他给弄伤了。

  而更令人惊奇的是,几乎是在叶长生抱住她的一瞬间,原本啼哭不止的孩子突然就停止了哭声。她眼睛睁得大大地朝上望着叶长生,婴儿那纯净得似乎没有半点杂质的黑色眼瞳将他整个儿地缩小囊括了进去。

  她就这么眼眨都不眨地望了他一会儿,一双白嫩嫩的小胖手探出来攥紧了叶长生的衣角,然后突然“咯咯”地就笑了起来。

  几个人都是一愣,随即林红眼圈却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她看了看孩子又看了看叶长生,又哭又笑:“叶天师,你看,琳琳她……她还记得你呢!”

  叶长生显然也是极诧异的。

  按照道理来说,阴灵被超度去了黄泉,经过那头的审判再投胎,无论如何都是要在孟婆那里走一遭的。喝了孟婆汤怎么可能还能留下前世的记忆呢?

  不过说虽然是这么说,看着怀里笑得叫人的心里都甜得出蜜的笑脸,叶长生心底也不由得就柔软了一点,伸手在她的鼻尖上蹭了蹭,弯唇笑了笑道:“看来这个孩子的确是和我有缘。”

  又回过头看着贺九重,问道:“你要抱抱看吗?”

  贺九重视线在周念琳粉嫩嫩的脸上转过一圈,淡声道:“我身上的煞气太重,婴儿还太小,只怕受不住。”

  叶长生思索了一会儿觉得确实是这样,觉得有些可惜地摇了摇头,但随即又将孩子给林红还了回去,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只小香包塞进了襁褓里。

  “这次来得行程也是匆忙,也没能好好准备什么给她的满月礼。不过好歹和这孩子也是缘分一场,也就随便做了个小玩意儿。”

  周氏夫妇两个人一听这个香包是叶长生亲自做出来的,心底一怔,自然是明白了这句话是什么分量,等回过了神,连忙不由得连声和那头道起了谢来。

  叶长生笑眯眯地摆了摆手:“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不过里面放得香料还算有些功效。孩子还小,正是容易招惹邪祟的年纪,将这个香包贴身放着,总归是能叫你们做父母的安心一些。”

  伸手在她眉心上又轻轻地点了点,随即才将怀中抱着的襁褓还了回去,看着那头夫妻二人更加激动的模样笑了笑道:“那我们就不打扰周先生你们的宴席了。宾客们都在里面等急了,快进去吧。”

  周定安闻言,连忙将视线从孩子身上挪了过来,看着叶长生问道:“叶天师这么急着走吗?都已经大老远地赶来了,怎么不留下一起吃个饭?”

  “对啊,对啊,留下吃个饭吧?”林红也赶紧点头应和了一句。

  但是那头两个人却是并不打算再留下了,笑了笑摇了摇头道:“这是周先生你们的家宴,有我们两个外人总归是不大好。我们来也只是想要看看琳琳,现在人见到了,礼物也带到了,这就足够了。”看了一眼时间,“时间也不算早,我们还得赶回去的末班高铁车,也就不再多打扰。要是有机会的话,下次有空再见吧。”

  说着,告了别便同贺九重一道转身又准备离开了。

  随着那头两人离去的背影越来越远,怀中刚才还“咯咯”笑开的周念琳转头又突然哇哇大哭了起来,林红心里莫名有些不安,突然就对着那头喊了一声:“叶天师!”

  叶长生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

  林红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突然地喊住他,只是刚刚那一瞬间,她看着那头两个人的身影,心里忽地就升腾起来一点不怎么好的忐忑感来。

  她嘴唇动了动,半晌,着那头出声道:“等到今年过年了,我和老周带着琳琳过去给你和贺先生拜年啊。”

  叶长生笑起来:“来是欢迎的,只不过我家里穷,红包可是没有的啊。”

  说罢,又朝那边挥了挥手,在那头两人的视线里渐渐走远了。

  周定安看着林红倚着门框一直愣愣地看着叶长生消失的方向,有些不解地往那头看了一眼:“怎么了?”

  林红回过神,伸手轻轻地拍了拍怀里又哭起来的周念琳,一边哄着孩子一边轻声道:“没什么,我就是突然觉得……”

  “觉得,像是以后再也见不着叶天师他们了似的。”

  周定安笑道:“怎么会呢,你啊,就是刚生完孩子还没恢复所以爱胡思乱想。叶天师不就住X市么,倒时候咱们直接过去他家不就行了?”

  林红点了点头,抱着孩子和周定安又回到了大厅里。

  大厅里头,早就好奇得不行的众人见两夫妇进来了,忍不住都直接围上来七嘴八舌地问起刚才来的那两个陌生人的情况。

  “刚才那两个是谁家的孩子,模样可真俊啊……哎,不过那个个儿高的可真吓人。”

  “就是就是,我说老周你们什么时候认识了那么两个人?他们也是来给琳琳过满月的,怎么不留下吃饭啊?”

  “对啊,他们是谁啊,我都没听你说起过。”

  林红被众人围在中间,听着他们的七嘴八舌,顿了好一会儿,和周定安对视了一眼,笑了笑:“他们啊……是我们家的贵人。”

  “是我和老周两个都愿意拿命去祈求他们一生平安的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