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三十九章

  而与此同时, 在另一头的屋子里,叶长生好不容易和贺九重一同从“桃源”里逃出来, 而后将徐家两兄弟的魂魄归位, 又将那些照片之类的东西全部处理善后结束, 再一路赶回了家已经是到了黎明时分。

  匆匆地洗了把战斗澡松了口气,随即扑腾着躺倒在柔软而又巨大的床上,闭眼倒头就睡了整整一个白天。

  心满意足地睡到自然醒时外面的天色都已经又暗了下来,伸了一个懒腰往身边躺着的人身旁凑近了些, 然后将脸贴在他身上亲昵地蹭了蹭:“亲爱的, 早安啊。”

  贺九重垂下眸子来看了他一眼:“‘早安’?”

  叶长生坐了起来,偏头看了一眼已经快走到“七”上的时针,脸上没有半丝不好意思,只是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恍然大悟地道:“哦, 原来都已经晚上了, 难怪我这么饿。”

  贺九重瞧着他这么个理不直气也壮的样子笑了一下,起了身淡淡道:“先去洗漱吧,我去订饭。”

  叶长生笑眯眯地应了声“好”,将身上的被子掀开了趿拉着拖鞋踢踢踏踏地就往浴室走。

  先在洗脸台刷了个牙,这会清醒之后又好好地洗了个澡, 直到确定将从“桃源”里沾染上的气息全部冲掉了之后, 然后这才哼着不成调子的小曲儿顶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用毛巾胡乱地擦着一边走了出来。

  订餐的酒店就在附近, 不久前下的单, 不到二十分钟东西就已经全数送了过来。本来就一天没吃饭, 加上之前消耗的体力太大,叶长生看着这一桌子饭菜,肚子立刻颇为捧场地咕噜噜地唱起了歌。

  迅速地拉开凳子坐好,从打包袋里拿了双筷子,迫不及待地就吃起了饭来。

  “嗯,睡饱之后就能吃到好吃的饭菜果然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了。”叶长生将嘴巴里的菜嚼了嚼咽下去,喟叹一声,脸上浮现出满足的表情感叹道。

  贺九重看着叶长生仿佛再吃满汉全席一般享受的神情唇角微微扬了扬,不禁就被他的样子勾起了食欲来。

  陪着那边将桌上的饭菜吃完,再看看那头吃饱了之后靠在椅子上,一脸幸福地拍着自己的小肚子的表情,像是想到什么问道:“你之前从徐城那里抽了其中一魄大半的力量用来固定徐池的一魂两魄,这真的不会出事?”

  叶长生立刻睁大着眼回道:“当然会出事,那可是七魄之一的大半力量!是随随便便能抽的吗?他付出的代价足以让他后半辈子都在痛苦和后悔之中苦苦挣扎!”

  贺九重看着那头夸张的表情挑了挑眉:“所以?”

  叶长生冲着他笑了一下,对着自己的嘴比划了一下:“所以,他这辈子与世界上各种美食都无缘了啊。”靠在椅子上,两条腿垂下来晃啊晃啊,一脸认真地,“没有什么比味觉正常的人突然间失去味觉更凄惨了,徐警官以后那吃什么什么都不香的日子真的想想就让人觉得同情啊。”

  贺九重听了叶长生的话,稍稍回忆了一下曾经在万剑宗吃的那些简直让人难以下咽的东西,随即点了点头,对他的结论表示赞许:“嗯,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

  *

  徐城带着徐池过来登门拜访是第二天上午的事儿了。

  虽然那头徐池因为几个月不晒太阳,也不正常进食,所以身形消瘦、脸色惨白,但是至少眼睛里有了神采,整个人的精神状态看起来就好了不少。

  叶长生将兄弟两个上下都打量一圈,然后笑了笑,往后靠在了沙发上道:“看样子你们从‘桃源’出来之后整体恢复得不错。”

  徐城听到叶长生的话,瞬间便又想到了之前在那个可怕的幻境中遇到的一系列事情,站在他面前朝着那头拉着徐池一道给叶长生鞠了个躬,道着歉道:“只在在那个地方,我们兄弟两个实在是给天师添了很多麻烦,现在想想真的是太冲动了,甚至差点也连累了叶天师和贺先生……”他说着,将头更低了一点,“对此我们真的是感到非常抱歉。”

  徐池也朝着叶长生的方向深深的弯下了腰。所有的一切都是始于他的懦弱和退缩,比起徐城,他身上所背负的羞愧和歉意要来得更加浓厚。他声音压得低低地,跟在徐城后面道歉:“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

  叶长生摆了摆手:“倒是算不上麻烦,毕竟是我亲口和徐警官约定好了的交易,将你们带出来也只是尽自己本分罢了。”伸手指了一下旁边空着的沙发,“徐警官和小池小弟弟别干站在那里了,坐吧。”

  徐城点点头“诶”地应了一声,拉着徐池到另一侧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叶长生给两个人分别倒了一杯茶递过去,那头徐池将被子接了过来捧在手里,手指在杯口上摩挲了一会儿,似乎是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朝这边开口吞吞吐吐地开口问道:“叶天师……那个照片……”

  “照片已经昨天就被我们拿出去烧了。”叶长生掀了眼皮瞧他,眼睛弯弯的,说出的话不知是在打趣还是在警告:“怎么,你觉得几个月的体验不够鲜明,还想要将照片要回去,再去一次‘桃源’?”

  徐池听到那头的话,大约是因为联想到了之前那让人不堪回首的记忆,本来就没什么血色的脸立即更白了一点,摇了摇头赶忙道:“不,不是,我只是想知道,是不是只要没了那张照片,”他声音略微哽了一下,又压得稍低了一点,“其他人就再也不会被骗进那个地方了?”

  叶长生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水,抿着杯口润了润嗓子,好一会儿,等到那头望着这边都暗自猜测着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而感觉到紧张时,他才缓声开口问道:“这个问题,小池弟弟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他抬了抬眸子,一双眼直直地望着他的眼睛,“在‘桃源’里除了你之外,你也看到过很多其他的从现实世界逃过去的人不是吗?”

  他笑了笑:“这个世界上通往‘桃源’的入口有千千万万,那张照片不过只是千万中显露出来的一个罢了。”

  徐池听了这个话,抿着唇把头低下去,似乎是陷入了某一种挣扎之中。

  徐城看着徐池这个样子,伸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随即又看着叶长生问道:“叶天师,我想知道那个所谓的‘桃源’到底是什么?那里面的怪物呢,它们是妖怪还是鬼?真的没有办法彻底清除干净吗?”

  叶长生笑眯眯又抬眸看了他那边一眼,将水杯在手心中微微转了一下:“徐警官应该明白,实际上‘桃源’这个概念很久以前就存在了。古今上下几千年,钻研精通阴阳之术的大能天师不计取数,如果真的能彻底清除干净,‘桃源’怎么可能到现在还依旧存留着呢?”

  他笑着叹息道:“桃源本来就是由人自己构建出来的东西。只要人类还继续繁衍着,‘桃源’大概就永远不会消亡。”

  那头徐池一愣抬起头,随即琢磨了片刻,反应过来:“你是说……是因为我们想要逃避现实的想法太过于强烈,所以才会催生出‘桃源’和里面的那些怪物吗?”

  叶长生用“孺子可教”的慈爱眼神看了他一眼,又继续补充道:“那只是很小的一部分而已,更多的还包括人类的恐惧、懒惰、不正当的欲.望等等这些情绪,这些巨大的负面的意念结合在了一起,最后就催生了之前我们所见的那个所谓的‘桃源’。”

  “只不过,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光凭借着那些负面意念凝聚的力量他们似乎已经无法满足,所以就会选择更加直接地方式将人类诱骗进去,直接从人的魂魄本身汲取自己所需要的养分。”叶长生调整了一下坐着的姿势,“虽然出来的时候,我和贺先生已经尽可能地将洞口封闭了起来,但是这也不过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谁知道那个‘桃源’会在哪一天又重新开启呢?”

  徐池微微地垂下头似乎是在仔细咀嚼着叶长生的话,好一会儿,嘴唇微微颤了颤,喃喃道:“是啊,遇到了事情总是要自己去面对的。逃避又有什么用,世界上哪儿有什么真正的桃源呢?”

  徐城有些担心地看了一眼徐池,犹豫了一会儿,到底也没说什么,只是搭在他肩膀上的手臂稍稍用了点力,安慰似的往下按了按。

  徐池感觉到了那头的担忧,朝着他笑了笑,摇了摇头低声道:“哥,我早就想通了,我已经错过一次,不会再继续犯傻了。”

  “哎。”徐城听到徐池这么说,心里又是觉得宽慰又是觉得有些心酸,最终只能摇了摇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叶长生的视线又将那边兄弟俩扫了一遍,最后把目光落在了徐池的身上:“那小池弟弟今后的打算呢?我听徐警官的意思是你喜欢摄影,你是准备以后继续走这条路?”

  徐池紧抿着唇,点了一下头:“虽然我先天在把色彩辨别的条件可能稍微欠缺了一点,但是难道遇见了一件想要做的事情,我还是想试试。”又顿了一下,补充着道,“但是在那之前,我的打算是先去完成学业。就在最近两天,我准备一下插班进XX中学复读一年,至少先考上大学。有关于摄影方面,到底是把它作为职业还是爱好,我可以等大学的时候再去仔细考虑。”

  叶长生看着徐池,眉眼舒展着:“看样子这一次,你的确是有在认真地为自己的未来去做着计划了。”

  徐池轻轻地“嗯”了一下,虽然模样看上去依旧青涩的很,但是至少终于有了一点韧劲儿,不再像是最初那种一踢就碎的玻璃瓶样了。

  “不好意思,请问一下天师家的洗手间在什么位置。”

  叶长生往身后指了指:“那个门后面就是了。”

  徐池道了个谢,将一直捧在手中的水杯放到了茶几上,随即顺着叶长生手指的方向走了过去。

  眼看着那头进了厕所了,叶长生这才又将视线放在了徐城身上,身子凑过去,压低了几分声音道:“你的……”手指在自己的嘴上比划了一下,眼瞳里闪过一丝深深的同情,“还好吗?”

  徐城读出了叶长生眼底的那丝同情,脸上不由得便浮出了点艰难来。将手指插.进头发里往后扒拉了一下,苦笑着道:“除了吃饭的时候无论吃什么都味同嚼蜡,其他的都还好。”

  一向信奉“民以食为天”的叶长生听着那头亲自承认自己现在的所面临的惨状,眼中的同情之色更甚:“哎呀呀,这可真是……见者伤心,闻者落泪。”

  徐城本来已经觉得失去味觉很令人绝望了,再看着叶长生这会儿的反应心中更是萧瑟无比。手指在裤子上轻轻地搓了搓,将想要抽烟的冲动忍了下来,唇角扬着一个弧度,强行安慰自己道:“不过是味觉罢了,反正我平时对于饭菜的味道也不算挑剔,用这个换回小池平安也是值得的……哎,总比断手断脚要来的好吧?”

  叶长生眨了一下眼,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一本正经地道:“不,我觉得失去味觉可比断手断脚严重多了。”

  咂了咂嘴:“我的梦想一直是吃遍世界美食,如果失去了味觉,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说着,微微一顿,又将身子朝那头倾了倾,眼珠子往那头示意了一下,“他知道吗?”

  徐城下意识地往那头看了看,然后摇了摇头:“因为这次的事,小池本来就已经很愧疚了,我不想让他再背负更多的罪恶感了。”

  叶长生看着徐城,觉得那头圣父的光辉闪亮得简直要晃瞎他的眼,大约只差头顶上一个光圈就能直接晋升入天堂。

  “失去味觉虽然不像断手断脚那么明显,但是到底是家人,朝夕相处得怎么瞒得住呢?”

  徐城笑了笑:“我在警局里事情多,平日也不和爸妈、小池他们住在一块。小池又马上就要复读,紧接着就是大学,更是凑不到一起去,只要平时注意着点,应该也不会被发现的。”又将被自己搓皱了的那一小片裤子的布料用手指抹平了,“至于再之后……哎,再之后就随便糊弄糊弄,就说是生病了呗,世界上没有味觉的人总不会只有我一个的。”

  “你真的不会后悔?”叶长生不死心地带着好奇心又追问了一遍。

  “老实说,我现在就开始后悔了。”徐城听着叶长生这么问,居然异常诚实地直接这么回答了一句。

  “当我发现一日三餐吃什么都完全没有味道的时候,感觉日子真的像是在活在地狱里一样,后悔的我心里像是有只猫在抓。”他说着说着,脸上微微地带了点了笑,虽然是一直在这么抱怨,可眉眼之中却没有半丝怨愤不平,“但是除此之外,每当我看见小池,比起后悔,我感觉到的更多的是庆幸。我庆幸在那个时候,我最终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我觉得这是值得的。”

  叶长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又往后倒回到了沙发,看着徐城,眉眼弯弯:“那我就只能祝徐警官贺小池弟弟两个人以后生活顺利了。”

  说着,又一脸诚恳地安慰着那头道:“而且,说不定什么时候你被抽去的魂魄力量被重新养回来了,味觉突然就恢复了呢?虽然几率有些小,但是人总是要有梦想的。没有梦想,我们和咸鱼有什么差别。”

  徐城砸了下嘴,不抱什么期望地笑着附和了一声:“对啊,也许呢……奇迹这东西,谁说的准呢。”

  两个人将报酬的金额确定了下来,又随意地聊了一会儿,随即徐城带着徐池便又告辞离开了。叶长生将两人送走之后,伸了个懒腰趿拉着拖鞋往自己的卧室里走了过去。

  贺九重正盘腿在卧室打坐,叶长生便踢掉自己脚上的鞋,猫儿似的从旁边钻到了床上躺下了。

  那头将身体运转着的魔气收回丹田,睁开眼往旁边看了看,正瞧着那头趴在床上用手肘支撑着身子,双手托着腮帮子往他这头望。

  “跟那两兄弟说了什么?”贺九重将手放在叶长生的头发上轻轻地抚弄着,手下的黑发细软,摸起来有一种格外舒服的触感。

  叶长生仰着头在他手心里蹭了蹭,又睐他一眼弯着唇问道:“你没听见?”

  贺九重的视线从他的头发一路滑落到他的眉眼上,半垂的睫将猩红的眸子遮得影影绰绰,但是眼底的缱绻倒是依旧分明:“嗯,我想听你再说一次,不行么?”

  叶长生眼睛眨了一下,看着贺九重,好一会儿问道:“贺先生,你这是在对我撒娇吗?”

  那头低笑一声,也不反驳,只是不轻不重地扯了一下他的头发,反问了一声:“不行吗?”

  叶长生听到这个话,脸上的笑意就绷不住了,甜腻腻又在他手心里蹭了蹭:“行啊行啊,欢迎撒娇啊。”说着又翻了个身,抱着个抱枕整个身子凑过去,将头枕在他的大腿上,抬着眼睛往上望,“也没什么好说的,就是徐城的那个弟弟在鬼门关前头晃悠了一圈之后终于幡然醒悟,愿意回去上学了。”

  贺九重来这个世界已经又一年多的时间,虽然对于所谓的“地球”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但是有很多观念听起来还是觉得有些奇怪。捻着叶长生的发梢:“在X市,读书是这么重要的一件事?”

  叶长生理所当然地点头:“重要啊,而且不光是在X市,就算在华国在全世界,有关于教育的问题都是重中之重啊。”将抱枕扔来扔去的,“而且不说其他的什么理想啦、报效国家啦这些话,至少一定的学历也是以后大部分工作的一个门槛嘛。”

  贺九重垂眸若有所思地看看叶长生,问道:“我记得你好像也读过大学?”

  叶长生听到这话,立刻坐了起来,转过身怀里抱着个枕头,微微昂着下巴理直气壮地道:“我当年可是拿满了大学四年一等奖学金,正正经经地从Z大毕业出来的高材生!”

  “高材生。”贺九重点了点头:“毕业之后就出来当了神棍?”

  叶长生闻言嘻嘻笑着又凑到他身边靠了过去,将背靠着他的肩膀,腿悬在床的边沿晃啊晃的:“我那不是生活所迫么。你知道刚毕业的大学生要想靠着企业那点微薄的工资在X市生活下来多难吗!”

  贺九重看了一眼现在他们住着的这间简陋的经济房,“嗯”了一声:“看起来确实很难。”

  “对吧。”叶长生说着,微微一顿,又偏过头来望他道,“而且要不是这样,我怎么会遇到那么多阴灵邪祟,在路上的时候怎么会想到要买什么《入门召唤术》,又怎么会把你召唤过来跟你相遇呢?”摸了一下下巴,煞有介事的,“所以说,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嘛。”

  贺九重听着叶长生再说起这段,先是忍不住一笑,但是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微微眯了一下眸子,缓声道:“不过,长生……”

  叶长生抬了抬头:“嗯?”

  贺九重看着他道:“虽然你说,你通过那个阵法将我召唤过来只纯粹是一场意外……但是仔细地想想,能够打通两个世界的隔阂,那真的只是单纯的一场意外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